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深情不及你》小说全文免费试读&主角(盛唯一厉少辰)

来源:zd|小说:深情不及你|时间:2019-11-18 16:18:34|作者:厉少辰

深情不及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深情不及你在线全文阅读,作者厉少辰是如何刻画的。深情不及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精品小说深情不及你免费试读厉少辰全文主角盛唯一厉少辰讲述了:爱上一个人要付出什么代价?坐牢七年,失去一个孩子,算不算?厉少辰说,“盛唯一,当年你做的那件事现在是时候偿还了。如果你不答应,将永远见不到你儿子。”盛唯一答应了,可是,她还是没有再见过她儿子……。。。

深情不及你盛唯一厉少辰

深情不及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一章 连你都忘记了我是谁

“本庭宣判,被告人盛无双,其犯罪事实成立,判有期徒刑七年……”

随着法官的一锤定音,盛无双慌乱不安地看向陪审席,寻找那道她熟悉的身影。

刚转头,就被身边的执法人员戴上手铐架着往外走。

她拼命地回头,努力地张大眼睛,希望可以看到那个人。

哪怕只是一眼,一眼就够了。

终于,她看到了。也看到了男人眼中的淡漠和凉意。

“滴!”一阵尖锐的电铃声。

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到头顶斑驳潮湿发霉的天花板,蓦地幡然清醒。

“1956,再不快点起来,监狱长又该骂人了!”旁边狱友的一声提醒,盛无双快速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动作麻利地三十秒钟洗漱好,在监狱长进来检查前跟其他罪犯站在一起,等待着每日的晨检。

回想起来,当年刚进监狱的时候,过惯了养尊处优日子的她,一开始吃了不少苦头。现在想想,就像一场令人绝望的噩梦。

晨检完毕,监狱长走到她面前,冷漠地说,“1956,有人要见你,跟我出来!”

被点名的她心中一顿,猛然想到什么,暗藏着克制不住的喜悦。

——她终于要见到他了!

她戴着手铐脚链跟在检查员后面,很兴奋很激动。每年一次的见面,她很珍惜,只有她知道自己准备了好多话要跟来人说。

单独的探监室门外,检查员示意她可以进去。盛无双忽然有些紧张,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不敢向前。

“愣着干什么?只有十五分钟,还不快进去!”

检查员催促让她如梦方醒,搓了搓已经不再滑嫩的脸,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堆着僵硬的讪笑,端端正正地站着,努力让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却没有人告诉她,坐牢了这么多年,她连站立都变得畏缩,透露着一股小心翼翼的胆怯。

室内,一个男人坐在阴影处,盛无双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能感到他身上的寒意。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盛无双睁大眼睛四处看,还是没有看到。

心里一落,她疾步上前,走到男人身前,“兜兜呢?兜兜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凑近距离,盛无双才看清楚男人英俊的脸。那张脸波澜不惊,一双薄情冷淡的眼睛扫了她一眼,平静疏离,“先坐下。”

在那样的注视下,盛无双坐下了,还是忍不住追问,“为什么兜兜没跟你来,不是说好了这次要带他来见我。厉少辰,你不能说话不算话。”

她好不容易盼到他来看自己了,却没有把兜兜带来。天知道她有多想念他,三年了,她已经三年没有见到儿子了。”

“安静点,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咋咋呼呼,难道你想让兜兜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也不怕丢人!”

厉少辰冷漠说完,盛无双愣住了,像是被人点穴了一样呆住。

一双眼睛裹着幽怨和心痛。

她哽咽了下,苦笑,“厉少辰,你现在嫌弃我丢人了?是不是我在这里坐牢久了,连你都快要忘记我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厉少辰的眼眸厉了厉,“盛无双,请你注意自己的措辞。”

“生气了?被说中了?”她自嘲一笑,站起来望着他,一字一顿地说,“这么多年可能连你都忘了,我的名字不叫盛无双,我是盛唯一!”

第二章 你只能是盛无双

她刚说完,厉少辰的脸色瞬间变了。站起来,一双眼睛冷冷地凝着她,像是结了冰一样。

“是不是想起来了?”看到他那种眼神,她的心如同刀割。很快,她又扯了扯唇角自嘲笑了,“我在这里坐牢三年。三年了,连我自己都快忘记自己真实名字。更别提你们这些在外面的人了。”

“闭嘴,不要再说了!”

厉少辰厉声阻止她继续说下去,盛唯一冷笑,“怕了?怕别人知道我根本不是盛无双?那你知道吗?我每一天都很害怕。”她停顿了下,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声音嘶哑,“每一天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每天掰着指头算日子何时才能把我放出去……”

“三年了,厉少辰!三年了!我在这里暗无天日受着非人折磨,现在却连见一面孩子的权利你都不给我。你是不是太残忍了!”

“我说了,让你闭嘴!”他倾身向前,一只手掐住她脖子,因为愤怒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却因为在拼命压抑,手背青筋凸起。

盛唯一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因为愤怒生气变得有些扭曲模糊。

脖子被掐的很紧,她感觉快要窒息了。心里却是沉甸甸的冷,逼得她视线模糊。

一年没见面,见面之后却是这样的情形。

谁能够想到这个人是他结婚证上的丈夫,本应该爱护她照顾她的人现在却因为说了一件事实恼羞成怒,要被他灭口?

眼看着盛唯一脸色越来越灰白,眼睛没有一丝光。厉少辰像是被烫到一般,猛地收回手后退两步。

“咳咳咳……”他一松手,盛唯一身体像是脱水一样矮了下去,瘫在地上剧烈咳嗽。

“刚刚怎么不把我掐死呢?”盛唯一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抬头对上他凉薄的视线,“你应该把我掐死的,这样那个秘密就永远不会被人知道。”

她说完,情不自禁笑起来,笑得眼泪花都冒出来。

厉少辰冷眼睨着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看着眼前这个癫狂的女人,又瘦又黑,哪里还能看出以前半分姿色。

他不着痕迹地眯眯眼,轻启薄唇,话语如同他声音一样冷。

“你该知道你待在这里是罪有应得。”厉少辰走近,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别忘了,你曾经做过的事。就算是死,你也得先把罪赎清,否则根本没有资格。”

他说完,就看着那双眼睛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最后变成漆黑一片。

像是突然失去希望方向一般,没有了色彩。

厉少辰别开眼睛,朝一旁走去,“兜兜这次生病,这里条件这么差,指不定还会加重。再者,我也不希望他知道自己有个坐牢的妈妈。”

“兜兜怎么了?怎么会生病?他哪里不舒服?严不严重?”

盛唯一忽然疾步过去紧张追问,脸上全都是担心。

厉少辰眸光变了变,很快恢复平静,只是说,“没事,有人会照顾好他。”

盛唯一还是担心,没有听懂他话里的深意,“真的吗?你没骗我吧?我想去看看他可以吗?你不是有关系吗?求求你让我看他一眼好不好。我保证只看看,如果她没事我就回来。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惹事的。我会乖乖在这里坐牢,只求你让我看一眼兜兜。”

“你知道自己在胡说什么吗?”厉少辰眼里明显流露出厌恶,“你是犯了故意杀人罪的盛无双,你以为想离开就能离开这里?”

轰隆!

脑海中好似有什么炸裂开,盛唯一猝然后退几步,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陌生的令人害怕。

“可我不是……”

“不。你就是!”厉少辰厉声打断,“从你答应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是盛无双,也只是盛无双!”

第三章 想起她长得像谁了

“你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兜兜我们会照顾好。”

“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你该知道这是你欠的。”

“但凡知道你有任何私心想法,我都不会再让你见到兜兜。”

盛唯一看着头顶的木板,脑海中反复回荡着厉少辰的话。

他还说,“兜兜现在跟无双相处的很好,无双也很爱他。你放心,只要你老实,我们不会亏待他的。”

盛唯一闭上眼睛,眼泪不自觉地从眼角滑落,悄悄地滚落不知何处。

他们的儿子,他居然说不会亏待他。

厉少辰,对你来说我们母子两究竟算什么?

她盛唯一成了罪犯,她的儿子成了他控制她的一个工具。

“1956,你过来。这块地的草你负责了。”同监狱的一个大姐头一向嚣张跋扈,这种劳务从不屑于做,基本都是让人代劳了。

而作为从来不想惹事的盛唯一,自然而然就成了她们眼中的软柿子,专门让她干活。

这次和往常一样,盛唯一没有反抗,默默地把自己分内的草拔完之后,就去拔另外一边的。

那一群人就站在边上抽烟聊天,声音不大,盛唯一也没有偷听的打算,可有些话就是那么钻进她耳朵里。

“唉,我跟你们说,我发现1956越看越像一个人。”

“谁啊?”

“忘了叫什么,就感觉很像某一个人。”

“瞧她又黑又瘦的,能像谁?估计是路边的清洁工阿姨吧。”

说完,一群人哈哈笑起来。

“对了,我听说最近A城首富厉少辰前两天又举办了一次婚礼。”

“又举办?不是以前举办过婚礼吗,怎么又举办一次?有钱人的世界真是让人搞不懂。”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听说好像是他们的孩子不幸夭折了。厉夫人郁郁寡欢,为了哄她开心,所以才又举办了一次。据说比上一次更盛大更轰动……”

“你说什么?”

不知何时,盛唯一冲了过来。抓着大姐大的衣领,脸色如同嗜血的兽。她死死瞪着,狠狠地抓紧她的衣领,对方被她逼的毫无招架之力,脸色憋的铁青。

“1956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快放手!”周围的人纷纷围过来。

盛唯一好似没有感觉,只是盯着她,“我问你,刚刚究竟在说什么?”

大姐大被吓懵了,看着盛唯一感觉她就像不要命了一样。她这种人什么都不怕,就怕不要命的疯子。

只得快速回忆刚刚说的话,颤颤巍巍地回。

“厉夫人郁郁寡欢,为了哄她开心,厉少辰才又举办了一次婚礼。据说比上一次更盛大更轰动……”

“不是这一句。”盛唯一眼睛通红,手上一使劲,她瞬间憋红了脖子,说不出话。“上一句。”

“我听说好像是他们的孩子不幸夭折了……”

“你胡说,他们的孩子怎么可能夭折,明明活的好好的。”前几天厉少辰来的时候就说过兜兜只是生病,但是照顾的很好。

“不是我胡说,是新闻报道都出来了。我姐妹来看我的时候给我带了一份杂志,上面写的清清楚楚。”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盛唯一抓紧了手,“你胡说,那不是真的。”

她越使劲,只见那人脸色越来越青紫。

周围的人吓坏了,哪里会想到平时顺从安静的1956会突然蓄意伤人。眼看着要闹出人命,连忙叫狱警过来。

狱警拿着电棍趁着她茫然失神中给她一击,她才放了手晕了过去。

大姐大终于得以喘口气,看到盛唯一被人抬走的时候,她捏着脖子咳嗽着,猛然尖声说了一句,“我想起来她长得像谁了!”

这个1956不就长得特别像首富妻子,厉家太太盛唯一吗!

深情不及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深情不及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深情不及你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