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大亨吴铁山吴铁林黄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肥希

  • 时间:
  • 物流大亨肥希
  • 来源:KX

物流大亨吴铁山吴铁林黄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肥希

《物流大亨吴铁山吴铁林黄珊》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物流大亨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物流大亨 第12章 兄弟出头天

我当时也是确实没什么经历,不然打死我我也不会欠人情债!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麻烦和人情债都是长腿的怪物,你不来找他他还得来找你。不过混社会都这样,你要指望你不吃亏光占便宜,那根本不可能!那就不是混社会,那是有人带你坐火箭!

我们一路飙车赶回托运站,黄老大跟我说,往后半个月,让我天天半夜带人过去,也不跟人干仗,也不跟人拼命,每天就一个土制燃烧瓶,砸到车了就算中奖,砸不到就拉倒,反正人是怎么去的,就得怎么带回来。我这会儿才明白,黄老大叫我带这么点人,敢情不是要和人拼命,而是要逼着对方按我们的规矩来!

这要是换了以前,我肯定直接码人找场子,但是黄老大今天算是给我上了一课。解决问题没必要就靠打打杀杀,其实还有其他途径,问题关键不是你怎么干,而是你怎么选!

一连三天,我天天半夜带人摸到桥城下黑手。有了黄老大提前给我上灯,我也怕对方有了防备,每次都换着花样来,头天给你来个调虎离山,第二天就给你来个虚虚实实,让他们防不胜防,第三天更干脆了,拿石头往厂房和车库里扔。那群流氓当时还以为我们扔的是燃烧瓶,吓得在里面哭爹喊娘,等发现我们扔的是石头以后,也不敢出来,就在里面大声骂我们。

毕竟命就一次,谁也摸不准我们什么时候往里扔个真家伙!其中一个弟兄小何还不如我大,这小子干起仗来特别敢下黑手,用我们临溟话来讲,他就是从小吃王八长大的,比王八蛋还王八蛋!小何这小子连续几天有点得意忘形,站在对方厂房外面就对墙上开始撒尿。

干仗这种事儿,讲究的就是个群胆。你要让他一个人过来,就算他再胆大包天他也不敢在人家门口尿尿,但这会儿我们一来人多,二来对方也不敢出来,这群小子个个都开始肆无忌惮。在小何带头脱裤子以后,一个个都把家伙给亮出来了。

要说这会儿正是北风烟雪的季节,外头起码得零下三十度。这要是放在平时,你让他出去撒尿他都不带乐意。但今天热情高涨以后,那真是草长莺飞乌雀连天,别提浇的有多高兴了!我有点犹豫,毕竟你还在人家门口呢,你在这儿酣畅淋漓,人要是跑出来那还不打爆你的鸟头!

不过可能是这几天竟占便宜了,我也有点上头,在小何的反复催促下,亮出家伙也跟着他们一起释放青春。

老话说得好,得意别忘形,我这刚出去一半,就听两边突然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我心合计坏了,这是要让人给包饺子了!

小何没等我放完,拉着我就往回跑,我这一小半都甩裤子上了,虽然外面冷的我就差闭气了,但我还是能闻到身上那股味儿!我百忙之中让乌雀还林,跟着小何他们一起拼命往回跑,但这会儿还是晚了一步,让人提前把路给堵上了!

对方没等我们突围,其中一个头头拿着汽油就往面包车里倒,跟着就有一个矮子递上去一个打火机。就听砰的一声,两台面包车相继起火。火光映在头头的脸上,他的笑容显得十分狰狞!

我知道这要是冲不出去,那就得被人关门打狗。到时候这几天的憋屈劲儿,都得一股脑的洒在我们头上。没等我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开始板砖、石头向我们扔了过来。我被一块板砖砸在腿上,疼得我龇牙咧嘴,就差没骂娘了!再看身旁那几个弟兄,身上也没少挨砸!

头头冲着我们大喊,不是挺能耐吗?今天不把你们这群瘪羔子放风筝,老子就跟你姓!

我们这群人一个个被砸的头破血流,再这么下去,不被人砸死,也得失血过多翘辫子!我合计既然对方跟我们来阴的,那也别跟他们客套了,有什么来什么!我冲着小何大喊一声,把玻璃给我弄碎!

小何想也没想,一头撞向玻璃。他刚才一直用胳膊遮挡身体,结结实实挨了几下,这会儿手都快抬不起来了,所以只能来个头槌!我从怀里拿出燃烧瓶,往厂房里使劲儿一扔,那头头看我这么混不吝,气的大骂,给他们都点了!

我冲着他大喊,卡愣子,别在这儿没屁咯愣嗓子了,想救火你就沙比楞的!

我们临溟话和桥城话差不多,对方也都能听懂,知道我在埋汰他们,让他别没话找话,想救火就赶紧去!那头头虽然不情不愿,但他也明白,一个厂房可比我们这些人要值钱!他愤怒的看了我一眼,对着手下大喊,沙比楞的救火!

一群人乌央乌央去找水桶,顿时就清场了!我招呼弟兄们赶紧跑,我们一群人跑到一个岔路口,就见两辆出租车停在那块儿。我二话不说,上去拉开头前那辆。司机一看我满脸鲜血,也吓了一跳。跟我说,兄弟,我这不接活,我等着交班呢!

我看了司机一眼,知道他是怕惹事上身。我说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你看着办吧!司机估计也看出来了,我这人就是块滚刀肉,也没敢多说什么。我们一群人挤了两辆车跑回临溟,等我们到了托运站,天都已经大亮了。

黄老大见我们个个带伤回来,也没问我车哪去了,又是怎么受得伤,先叫人给我们送到医院。我们虽然个个挂彩,但受得都是皮外伤,包扎一下也就没事了,不过医院还是挺重视,派了个医生来。

我当时也没理乎,正说隔壁床的小何呢,我说你啥时候撒尿不行,非得这时候放水,我就应该把你那玩意剁了喂狗,让你一辈子放不出来!小何老脸一红,说林哥你小点声,还有别人在呢。我一回头,就见上次那个年轻女医生站在我面前,一脸厌恶看着我,还有点脸红。

我干笑两声,也挺不好意思,刚才就合计批评教育小何了,压根没注意她。我估计女医生肯定是以为我是故意的,不然早不说晚不说,怎么就等她进来了我就开始讲荤话呢!

女医生铁青着脸按了我几下,问我哪块儿不舒服。我当时也没反应过来她是给我检查身体,正好膝盖这两天有点酸,我就说我波凌盖挺不舒服的。

女医生想也没想,弯腰往我膝盖上凑,一手摸着我的膝盖,一本正经的看着我问是这里吗?我被她这么一按,膝盖舒服不少,就说对,你再按两下!女医生也没多想,双手扶住我膝盖轻轻往下按。

就在这时,黄老大和我弟突然进了病房,两人从背后一看我们这姿势,都吓了一跳,黄老大说铁林你小子也他娘的太开放了!我弟在哪儿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说哥我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本事,啥时候你教教我啊!

隔壁那群弟兄也跟着瞎起哄,女医生这才反应过来,我两这姿势有点少儿不宜。加上我那会儿放水蹭上的味儿,被暖气一烤更浓重了。她以为我是在条类她,我们临溟话讲,条类比欺骗还要可恶。她脸色通红,愤怒的看着我,一双桃花眼里面全是眼泪。

我知道我这会儿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左右不是人!我刚合计跟她解释一下,她突然一巴掌打了过来。我平时干仗干习惯了,下意识就抓住她手腕,她被我这么一抓,顿时就委屈的哭出来了。

我苦着脸和她说,我真不是那个意思,但女医生根本就不相信,使劲儿往回抽手。我这会儿就合计跟她解释清楚了,想也没想就给她拉了过来,哪知道就那么巧,又把她拉我波凌盖来了!

她一头栽我膝盖前头,这会儿真是该碰的不该碰的都让她碰上了!整个病房里面的弟兄全都傻眼了,个个目瞪口呆看着我,跟着就有人开始吹口哨,说吴铁林你真是硬茬子,霸王硬上弓你都来了!

女医生这会儿就差把我给恨死了,拼命挣扎。我合计得了,这会儿人太多了,想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就把手一松,哪知道她就往我这边使劲儿了,一下就把我给扑倒在病床上。我这手伸在半空中,这会儿真是放哪儿都不对劲。我就问她,大夫,我还是个病号呢,要不你先起来得了!

女医生摸着眼泪跑出病房。黄老大在门口给我鼓掌,他说铁林你小子真是缺德带冒烟,你条类人家丫蛋,你也私下里条类,你说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你好意思人家也不好意思啊!有几个能像你这样没脸没皮的!

 

物流大亨 第13章 麻烦到家

我说老大你可别整事儿了,我是那种人吗!

黄老大哈哈大笑,也没继续埋汰我。他走到我床前坐下,跟我说铁林,车没了就没了,人没事就行!

在我们当时来说,谁家能有车那可是个稀罕物。当时车可比后来房子值钱多了!那两台面包车虽然挺破,但再不济没个三四千块也下不来!两台加一起就得一万块,这等于我跟我弟一辈子奋斗的目标!

我说老大,亲兄弟明算账,这车是因为我丢的,你也甭管我是要回来是抢回来还是再给你买回来,反正这事儿搁我这了!

黄老大和我说,两台车算什么,就你小子这脑袋瓜子,我以后还指望你给我挣一百台一千台!人是我让去的,出了事情没道理你们小的往上顶雷!

我能感觉到屋子里的人都对黄老大十分服气,实话实说,我这会儿也觉得跟他不白跟!黄老大又和我说,铁林,多余的事儿你也不用多想。过几天等铁山出院了,我带你们去会会桥城那群卡愣子!

黄老大离开以后,我合计去找那个女医生道歉,毕竟我是个混社会的,不是个无赖。我拦了个护士,跟她大致形容一下那个女医生,护士跟我说我找的是杨涵,是新来的实习大夫,估摸她这会儿应该在办公室了。

我按着护士指的路来到办公室,没等我进门,就听办公室里面传来啪的一声响。我这个人混社会混多了,再加上最近老遇麻烦,有点神经敏感,啥事情都自然而然就往出事上想。我一脚把门给踹开,刚往里进就听里面传来一声尖叫。

没等我看明白呢,一个水瓶迎头砸了过来。我一闪身躲过,热水瓶在地上砸开,洒了一地热水。我合计得亏没砸到,不然还不得二进宫!我说,杨大夫,你不至于吧,你说咱俩有多大仇多大怨的,你这么搞我!

我见没人回话,就看向前面,就见杨涵躲在角落里,身上胡乱盖着一件白大褂,露出一条大腿。我下意识就说了句真白!说完了我就后悔了!我心说坏了,搞不好得让人定个盲流罪抓进去!

杨涵这会儿也忘了她是个知识分子了,站在角落里对我破口大骂,你个流氓,变态!我要报警,我要把你抓进去,让你枪毙,坐一辈子牢!

我说杨大夫,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要故意的我出门就让车给撞死!

杨涵根本就不信我,一直让我滚蛋!她这一吵,顿时就把人给引过来了。一个男医生突然跑进门,二话不说就要往杨涵身边跑。我看他一双眼睛上三路下三路往杨涵那边招呼,贼眉鼠眼压根就不像个好人,我一把给他拉出去。我说你瞅啥?

男医生还挺气愤,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我给挡了,还是真为了杨涵路见不平,和我说让我快点滚蛋,不然他立马报警!又问杨涵有没有事儿,让他不要害怕,他现在就来保护她!

我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敢情也是个占便宜的。我这会儿解释都来不及,也没工夫跟他扯瘪犊子,拽住他脖领子,一脚就给他送出门外。我把办公室门给反锁了,冲着杨涵走过去。杨涵看着我都傻眼了,估计她这辈子也没见过我这么不讲道理的人!明目张胆占便宜也就算了,这会儿还把门给锁了!她一只手护着大腿,另一只手就翻箱倒柜找东西。一边找还一边往我这里扔,但她手劲儿太小了,扔一半就掉地上,害得我还得紧赶慢赶给她收拾起来。

男医生在外面使劲儿拍门,杨涵跟我说你别过来,你要过来我一头撞死!

她看我没什么反应,还真就往旁边的柜子上撞了。我情急之下一把就给她搂住,但左手又摸到不该摸的地方。杨涵一着急又哭出来了,她狠狠踹我一脚。

我也不敢松开,紧紧抱着她,我说杨大夫,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都没那个意思!你要再吵,我顶多让人判个流氓罪,几天就放出来了,但整个医院都知道你让人揩油了,你说以后谁还敢跟你搞对象!

我这也是没招,要不吓唬吓唬她,指不定多少人过来围观!到时候没有的事儿,也得让人给说成有了!

杨涵一听,果然不敢再乱叫。我说门口那小子没安好心眼,等会儿我就出去给他打发走,前提是你把嘴闭好!到时候你爱换衣服就换衣服,爱干嘛干嘛,我保证没人过来!

杨涵估计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一脑门子糊涂,茫然跟我点头。我也没有废话,抬脚就往外走。刚走了一半,杨涵突然跟我说,你……你也不准偷看!

我老脸一红,也没回答,直接出了办公室。那男医生就站在门口敲门,被我一推顿时摔了个跟头。他还想往里进,我一把又给他推在地上。

我这时候一脸不高兴,就说你小子装什么护花使者,要不然就滚蛋,要不然就老老实实站在这块儿给我等着!男医生愤恨的看着我,说你给我等着,我二大爷是副院长!

我也没搭理他,杵在门口当门神。过了十来分钟,就听身后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我把门给让开,让杨涵出来。杨涵一张脸通红,桃花眼里满是泪水。她看着我,脸上十分复杂,显然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我说杨大夫,你放心,咱俩就是萍水相逢,等我出院了,以后能不能见到还两说。你别这么看我,我知道你烦我,但能有啥用?你一个知识分子,就算把你那些七大姑八大姨都叫来,也不敢跟我动手。我知道你吃亏了,但这社会就这样,光吃亏没用,你还得能找回来!

杨涵一张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半天没吭声。我估计她应该也想明白了,她们知识分子那套,对我这种人不管用。我也没再多说,转身去看我弟。我进了我弟病房,我弟还问我是不是又去找人家杨大夫了!

我说你小子一天天不合计点正事,就这种事情上有能耐,我弟嘿嘿一乐,说男人这辈子,要是连搞对象都不合计了,那还算什么男人!我也懒得跟他多说,就坐在床边有一搭没一搭跟他扯瘪犊子。

我弟跟我说,往后得注意点,黄老大说了,这次那群人吃了大亏,肯定得找后账!我就说,找就找呗,谁怕他们了!我告诉你,他们不来就算了,来了我都给他们挂医院天台上晾衣服!我弟就笑,说哥你这嘴皮子功夫见长!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睡到半夜,就听门突然被人给轻轻推开了。这段时间成天跟车,把我这精神熬的跟层窗户纸一样,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能被弄醒。我合计这么进来的,多半没安什么好心!

我坐在床前继续装睡,就听两个人悄悄往病床方向走。两人走到床前,把我弟抬了起来,我借着月光隐约看见两人并不是黄老大的弟兄,就见他们抬着我弟往窗前走。我合计坏了,这他娘的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真过来找后账来了!

我弟的病房在三楼,这要是让他们摔下去,就算不摔成植物人也得落个终身残废!我知道这两人肯定是桥城过来的,要在谈判前给我们个下马威!

我怕我一动反而让他们紧张,到时候要给我弟来个三刀六洞,那真得后悔一辈子!我等着他们走到窗前,就在其中一人拉开窗户的一刻,我拽着凳子突然往后面那人脑袋上抡。

那人被我砸了个结结实实,一下扑在我弟身上。前面开窗户那个这时才反应过来,冲着我就是一脚。病房里空间不大,我就算想躲也来不及了,结结实实被他揣在胸口,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我忍着痛,一把将他头按在玻璃上,也不管玻璃碴子刺进我手掌里,连着撞碎了好几块窗户。我们那群弟兄就住在旁边,一听病房里有事儿,呼呼啦啦全冲了进来。上来上下五除二,就把这两个桥城来的盲流给揍趴下了!

二十分钟以后,黄老大赶了过来。他一见了这两个小子,脸上都快阴出水来了。这次他没让我做主,先一人赏了一顿暴揍。这才跟我说,铁林,我要把人给放了!

我还以为他要把人交给我处置,过会儿才反应过来,黄老大要把人给放了。我一脸惊讶,大声问他就这么把人给放了?

 

物流大亨 第14章 谈判

黄老大没说话,冲我点了点头。我一听这话火气就上来了,我说这两个小子要把我弟给弄成残废,就这么放了!

黄老大和我说,他答应人了,有什么话都搁桌上唠开。我说不行,别人要我弟一条腿,我就要他命!

黄老大愤怒的看着我,但我这会儿脾气一上来,哪还管你是谁?脖子一抬,当众跟黄老大叫起板来!

那两个桥城盲流在哪儿阴阳怪气说,到底谁是老大?

我刚要动手,黄老大上去又是劈头盖脸一顿踹,把这两个人打的一脸血呼啦的,跟两个血葫芦一样。但这会儿也没人注意他两,都在看我跟黄老大。他看着我说,你以后就明白了,跟人干仗就这样,第一波你要不占便宜,往后就占不到便宜了!

我当时挺不服气,后来等我走出临溟才明白,除非你找外星人干仗,不然总有人给你当和事佬。你要是第一波不打回来,那你吃亏也没用,根本找不回来!

我没说话,黄老大也没再吱声,场面就这么僵住了。我这会儿脑子清醒多了,开始有点后悔。我这是把黄老大给架起来了,根本没给对方留个台阶下。但我刚才把话说得太狠了,要是出尔反尔,往后我也就没脸再继续混下去了!

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个名声,名声要没了,那你真就混不下去了,这也是为啥从古至今的流氓,宁可不要命也得要名的原因。

好在我弟这时候开口说话了,这小子平时没什么心眼,但今天还真让他聪明一回。他跟我说,哥,咱听老大的,老大说放咱就给放了!

我没吭声,往旁边让出一个位置。我能看见在场的弟兄们顿时轻松了不少,黄老大拍了拍我肩膀,也没说话。那两个桥城来的盲流从地上站起来,大摇大摆从我身边走过。其中一个还嬉皮笑脸跟我说,等我以后立棍了,再出来发号施令!

我当时真是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踹死!但黄老大拦在我面前,他跟盲流说,我放你走是我讲道义,但我也没说就这么让你们走了。

屋里的弟兄乌央乌央的,顿时又把门给堵上了。那两个盲流这时才知道害怕,黄老大把小何给喊过来,他说你不是尿多吗?给我往他们头上浇,有一个没淋湿的,我今天就把你那玩意给剁了!

小何也没敢废话,当着我们一群人就把裤子给脱了。四个弟兄把两人按在地上,小何哆哆嗦嗦就想办事,但估计他这会儿太紧张了,站了两分多钟也没尿出来。我看黄老大开始不耐烦了,二话没说就把裤子给脱了,冲着两人头上一人来了一泼。

其中一个盲流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骂,老子记住你了,老子要是不把你给办了,我就跟你姓!

我也没有废话,提上裤子跟他说,我叫吴铁林!我原本合计尿完了拉倒,但既然对方这么说了,我也必须要让他们怕我一辈子!我说外面天冷,你们要这么走了肯定得感冒。那两个盲流恐惧的看着我,也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我让小何把人给我按住了,我从旁边拿过一个热水瓶,顺着头就往下浇水。那盲流使劲儿挣扎,我死死的拽着他头,也不管热水是不是浇在我手上。一瓶子热水倒下去,那盲流被烫的哭爹喊娘,另外一个就嚎啕大哭,说哥我不敢了,我真不敢了!

我也没跟他废话,我说你他娘的怕什么!你既然敢来,你就得有这个觉悟!我接过另一个热水瓶,左手刚被烫过,这会儿手上火烧火燎的,差点就没拿稳。好在黄老大给我搭了把手。我跟盲流说,这水浇你也浇我。我他娘的没照顾好我弟,我就该浇!我也没跟他再说废话,从头到尾又淋了一瓶,这才给他放了。

那两个桥城盲流跌跌撞撞跑了,黄老大让弟兄们给我弟换个房间,病房里顿时就剩下我们两个。我这会儿真有点尴尬,也不知道说点啥好。没等我说话,黄老大先开口了,他和我说,铁林,我知道我这么做挺对不起铁山的,但你得明白,咱们混的是社会,干的是买卖,谁也不能把路都给走绝了!

我说哥,我刚才不该跟你急眼,你要怎么打我都是应该的。黄老大拍了拍我肩膀,说得了,都是自己弟兄,扯这些没有用的干啥?他笑着和我说,要他以前的脾气,有人敢跟他说这话,他连那人都给一起揍了!

他这么一说,我反倒更不好意思了。黄老大告诉我,其实你别看他挺风光的,但是吃了多少苦,咽了多少泪,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想给弟兄们泄愤,但到头来就能收拾两个小的,屁用没有!而且说出去还要让外人笑话,他黄老大没能耐,就能跟两个卡愣子撒火!

黄老大又安慰我几句,说这个仇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报,到时候我要是躲后面,他一脚给我踹死!

黄老大离开以后,我也跟着离开了。我看我弟病房里坐了好几个人,也没好意思再进去。我悄摸下了楼,刚出了月亮门,就见一男一女两人站在墙根上。两人外面都穿了个白大褂,应该是医院的大夫。

我原本也没合计看热闹,但一听那女的发脾气让那男的滚蛋,就觉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我一拍脑门,这么爱叫人滚蛋的,这不是杨涵杨大夫吗!

我悄悄靠近,隐约听到那男的跟杨涵说,你就让我看一下,反正你都给人看了!你要是不让我看,我转身我就给你说出去!

我一听就明白了,敢情是那个贼眉鼠眼的男医生过来占便宜了!我合计这还得了!这事儿原本是因我而起,我要是没碰到也就算了,但碰到了就不能当没看见!

我跑上去一把拽住男医生的脖领子,往后使劲儿一撂,把他摔了个结结实实。杨涵一看我原本还挺害怕,随后就大声咆哮,问我想干什么。估计她对我的印象差到极点了,压根就没把我当好人!

我问她那小子想看什么,杨涵被我这么一问,顿时哭了出来。我刚才在病房里窝了一肚子火,这会儿忍不住大吼,我说你哭什么哭,你除了哭你还会什么!

杨涵被我一骂,哭的更凶了,朝我大吼,还不是因为你,他要看我大腿!他说我要是不给他看,他就让全医院的人知道!

我合计这群知识分子真是太操蛋了!比我们这群流氓还缺德!我一回头发现那男医生要跑,上去一脚给他踢翻。那男医生跟我求饶,说他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杨涵跟我搞对象。我说你他娘的别跟我泛酸,我听不懂!你小子不是想看大白腿吗,我让你看个够!

我一脚踩在男医生肚子上,奋起全力把他两条裤子裤腿给拽坏。他两条腿顿时就暴露在寒风之中!男医生哭着跟我说,要我放过他,他二大爷是副院长,要是惹了他我也没有好果子吃!

我刚才在病房里就让那两个桥城盲流给威胁了,这会儿他这么一说,算是彻底把我给惹毛了。我哪还管你二大爷是谁,就这会儿,你二大爷就算是国宝儿我也得揍你!我拎起两条裤腿,把他绑了个结结实实!

我对杨涵大吼一声,上楼把人都给我叫下来!杨涵没反应过来,问我叫谁。我说你就把我那群弟兄叫下来,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多叫点人一起下来卖呆儿!

杨涵这会儿都傻了,我就催她赶紧的,你再慢点,等会儿人被冻死了,你也得负一半责任!杨涵紧赶慢赶往医院里跑,没过一会儿我那群弟兄和医院里其他闲人都赶过来。一群人把墙根围了个水泄不通,那男医生一见这么多人,嗷一声就晕过去了。

我说这王八蛋想占女医生便宜,被我给逮住了,今儿我也不给他送局子了,就让他冻二十分钟,保证他下半辈子都不敢起坏心眼子!我那些弟兄跟着瞎起哄,周围那群卖呆儿的一看更起劲了,说什么的都有。

我站了十来分钟,让弟兄们给男医生抬回去,这会儿卖呆的才都散了。等我走到楼门口,就见杨涵站在门口,冻的满脸通红。她看着我,也不知道该说点啥好。我说得了,不知道说啥就别说了,这事儿因我而起,我也得负责替你摆平了!我也没心思跟她搭讪,说完就往我弟病房走。但杨涵还是跑上来,跟我说了句谢谢。

我一回头,她也没注意,两人又来了个脸贴脸儿。她骂了我一声流氓又跑开了。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就犯嘀咕,这知识分子就是麻烦,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跟有病一样,别看她长得好看,谁要是跟她搞对象,那肯定要倒八辈子血霉!

三天以后,黄老大带着我跟我弟去了省城。黄老大在车上跟我们说,今天要见的都是大人物,让我跟我弟别胡说八道。我说你放心,等会儿我就把自己当哑巴!

等到地方,我一下车整个人都傻了,以前去过最豪华的地方就是我爸单位礼堂,但跟这一比,连厕所都算不上!

黄老大回头看了我跟我弟一眼,说走吧,赶紧进去吧,你们再看看里面,就知道什么叫上层人了!

我估计他以前肯定也被吓傻过,不然哪知道我跟我弟想什么!我们一群人刚往里面走,就见一行人从里面出来。我无意中看见其中一个女人,下巴差点没掉地上!黄珊、张媛媛、杨涵都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但在这个女人面前,连脚后跟都比不上!

我跟我弟说,我说我吴铁林这辈子要是睡不上她,我就把我自己给阉了!我弟也没吭声,我估计他跟我差不多,也被那女的跟震住了。她冲着我捂嘴一乐,在我耳边轻轻说,吴铁林,我记住你了,你也记住我的名字,我叫何亦薇!

何亦薇和我擦肩而过,我还傻乎乎站在原地。黄老大拍我肩膀,苦笑着对我说,铁林,你小子爱耍流氓回家耍去,这里不是你说话的地儿!

我知道黄老大没条类我,我跟我弟在这里,可能连个看大门的都不如!我两也不敢多说话,跟着黄老大一路走到一个包厢。黄老大站在门口恭敬的敲门,过了一会儿门开了。黄老大带着我跟我弟进门,其他人则被赶出包厢。

我刚进门,就见桥城托运站那个管事儿的头头也和我们一样站在门口。他身前站着一个光头,估摸应该是他们大哥,正在弯腰赔笑。正中间四个人正在打麻将,完全没注意我们这群人。我知道这几位的分量已经超出我能想象的范围,大气儿也不敢出。站了能有半个多钟头,就听其中一个穿黄衣服的老头说,就这么着吧!

我一脑门子问号,根本就没听懂。黄老大和光头急忙应了两声,带着我们就往外走。我们出了包厢,就见黄老大和光头一脑门子汗,我弟问黄老大,咱们不是谈判吗?黄老大小声说,谈完了!

 

物流大亨 第15章 握手言和

我弟还要问,被黄老大一把给推走。我们一群人出了会所,就见黄老大和光头同时舒了口气。两人相视一笑,突然握起手来。黄老大和光头说,坤哥,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了。光头忙不迭的点头,说咱们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以前那些都是误会。

我心里明白,什么误会,无非就是有人说话了,黄老大和光头不得不听。但混社会就是这样,你混的再牛,有钱的还是能拿钱把你砸死,所以想混社会你就得明白一件事,不管到哪天,你充其量也就是个孙猴子,只要如来佛一来,那你就要玩完!

黄老大拉着光头快步离开,我们一行人开出去老远,才又停下。两拨人从车里出来,在草地上一字排开。黄老大和坤哥站在最中间说了几句话,我也没听清说什么,就见两人在哪儿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坤哥冲我走过来,他看着我说,吴铁林你小子有点意思。

我弟一听他这话,合计他是要埋汰我。我看他眼神不对,一把给他拉住。我心说那个穿黄衣服的,显然不是我们这群人能惹得起的,要是因为我和我弟又挑起事儿,黄老大那边也不好过。

我不软不硬回了他一句,我就是个小孩,我能有什么意思。坤哥嘿嘿一笑,跟我说以后要是来桥城,就过去找他,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也没说话,他手底下那个头头倒是过来了。他看着我和我说,上次我那把火烧了他半拉厂房。

我说我弟也差点丢了一条命。头头跟我说,你弟的命在你眼里值钱,在我眼里就是狗屁!他一句话说完,两边的兄弟又呼呼啦啦围上来。黄老大和坤哥都没说话,就站在一边儿看着。我合计这要是把黄老大和坤哥拉进来,那就是不给黄衣服面子,这事儿就得我们自己解决!

我跟头头说,在我眼里,你就是狗屁,你和你那个厂房加起来都不如我弟鞋底子值钱!头头一听就乐了,说要不咱们两个就在这儿比划比划?谁他妈的怂了谁就是老瘪犊子!我说私人恩怨!头头给我个白眼儿,说你这不是说废话呢吗!

我没等其他人表态,用头狠狠撞他脑袋。头头被我一个头槌撞的五迷三瞪。我合计这要是就他挂彩那肯定说不过去。我猛一下扑着他一起摔跤,双双倒在地上。他虽然摔的不轻,但我也搁到腰上了。我拎起头头,也没跟他废话,就拿脑袋撞他,不多时就撞的我两都是一脑门子血,也不知道血是谁的。

我看头头被我干晕了,就给他松了。坤哥手下的弟兄不乐意了,上来就要揍我。但坤哥摆摆手,说我还是那句话,你这小子挺有意思的!我接过黄老大递来的毛巾,把脸上的血迹都擦干,跟坤哥说,私人恩怨就算结了!

我们各自回了车上,黄老大说行,还知道弄个私人恩怨!我笑笑,也没说话。我弟问黄老大,不是说了要谈判吗?黄老大说傻小子,你以为什么叫谈判?我告诉你,谈判那不是我们这种人该干的,我们这种人不过就是听个通知!

我当时还不明白,听结果这种事情为啥要我们两拨人大老远过来听。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是分量。你站的够高,才有人听你说话,不然你说的天花乱坠,别人也都当你是放屁!

黄老大说好不容易来一趟省城,那也别急着回去了,今天就带我们这群土鳖到处转转,让我们知道啥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黄老大带我们去省城最好的馆子吃饭,当我拿到菜单的一刻,我手都在哆嗦。这哪是吃饭啊?这根本就是在吃钱!光这一顿饭,就得吃掉我爸二十年工资!黄老大说,这顿饭是五爷请的,让我们敞开了吃!

菜一上来,除了黄老大,我们一群人都傻眼了。这哪是菜,你说这是工艺品都没问题!我们一群人小心翼翼吃饭,生怕有浪费。其中一个弟兄掉了块肉在地上,二话没说捡起来就吃了。一旁的服务员捂着嘴偷笑,我估计她肯定是在笑我们农村人土鳖进城!

我吃了一半忽然肚子疼,我合计我真是狗肚子装不了二两油,实在是太没用了,这么一肚子好东西就这么让我给浪费了!我起身去了卫生间,没等我出来就听见有人在外面呕吐。我合计这人比我还不如,就不明白浪费可耻吗!

我刚要出来,就被人一把又给推进去了。这要是换了我以前的脾气,早把对方掐死了。但今天到了省城,震撼是一波接一波,把我整个人都给震住了!尤其是这会儿又在这么高档的场所,那是生怕触了眉头。我这个人虽然一惯都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但我也不是个傻子,分得清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

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人往我怀里撞了过来。我刚合计扶好对方,对方又是一口吐了出来,结结实实都吐我胸口了!我一张脸差点没气歪,我这身新衣服,过年都没舍得穿,就合计今天这种场合出来撑撑场面,哪想到刚穿出来就让人连吐了两口!

我刚合计要个说法,就见对方抬起头来。当我看到那双大眼睛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这不是何亦薇吗!

何亦薇一身酒味,显然是没少喝。她眼睛里这会儿就跟上了一层雾一样,迷迷蒙蒙的,看我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我磕磕巴巴说,这里是男厕所。她冲着我傻笑,那又能怎么样?

我被她这么一问,脑子里更乱了。我乱七八糟说了一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何亦薇对着我笑,说我记得你,你叫吴铁林对不对?我心说姑奶奶,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你越说话我心就越慌!

何亦薇又吐了两口,一点没浪费,全都赏给我了。我心说得了,今天就算是你欠我的,我以后把你睡了咱就算两清了!我合计这里毕竟是男厕所,咱们孤男寡女在这块总是不好,刚打算把她拉出去,她忽然一把把我抱住,问我她好不好看!

我这会儿真是大脑一片空白,虽说我近来运气不错,但我也没膨胀到天上掉馅饼就能砸中我!我没敢回答,她又问我是不敢说,还是因为她不好看?

我心说你这娘们真是个祸害,好话坏话全都让你说了,那我还说什么?我说等你酒醒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她趴在我肩头上笑,说你们男人啊,都是一个样!

我合计这娘们肯定是个知识分子,不然也不能这么爱打哑谜。我也没说话,扶着她往外走。我们刚出了男厕所,就见一个中年女人站在男厕所外面,一张脸十分阴沉。她一看到我和何亦薇,那真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

中年女人虽然年纪不小,但不管是身材模样还是气质,都跟何亦薇没差多少,估计年轻时候应该也是个万人迷。就听中年女人说,回家。

她虽然已经怒极,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轻飘飘,软绵绵的,不像我们这种人,一跟人说话就跟干仗一样,比谁嗓门大。何亦薇推着我往前走,没有回应中年女人的话。中年女人又说,你知不知道你喝醉了?

何亦薇自嘲一笑,说喝醉了又能怎样,你还当他敢碰我?谁敢占你们的便宜?

我一听这娘俩在这儿打哑谜我就觉得头晕,直到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何亦薇当时为什么要嘲笑她,谁敢占她们的便宜。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中年女人也没说什么,也没跟上来。我被何亦薇推着离开,中间我让服务员去包厢知会黄老大一声,就说我跟个朋友先走了,晚上我自己回宾馆就行。我们走到门口,被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拦住了。男人一身西装革履,皱着眉头看我一眼,随即就跟何亦薇说,他是谁?

何亦薇嘲笑的看着男人,说你管他是谁呢?你在乎的不就是钱吗!男人说你喝醉了,我不跟你计较!何亦薇的脸贴在我脸上,小声跟我说,你帮我打他一个耳光,我今天晚上就陪你睡觉!实话实说,有那么一刻,我真是快动摇了。我这会儿算是明白纣王为啥会毁在妲己床上了,这狐狸精勾引起人来,那真是一点道理都不讲!

男人跟我说,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你走吧。

我合计虽然你一看就有钱有势,但我毕竟是个男人。你让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就这么走了,那我下半辈子也抬不起头做人了!不过我也知道,能进这里的非富即贵,我要是老哥一个我想怎么来都行,但我有家人,我一个成年人,办事不能拖累家里人。

一个服务员恰好经过,我不动声色绊了服务员一脚,服务员手里的海鲜羹脱手飞出。我急忙把何亦薇抱在怀里。这一大碗羹一点都没浪费,结结实实淋在我跟男人的身上。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的衣服都让何亦薇淋到了。但男人就完了,他这一身西服,我也不知道得多少钱,但一脸汤汤水水的,显然让他异常狼狈。他这会儿也没工夫搭理我们,我也就不声不响带着何亦薇离开饭店。

我们出了饭店,何亦薇突然抱着我亲了一口,我愣住了,随即才意识到,不是说好了陪睡觉的吗!她看着我说,不满意吗?不满意你下次打他一巴掌,我肯定说到做到!我合计不能光让这娘们在我身上占便宜,突然抱住她狠狠亲了一口,我说就当你提前支付了!

她眉眼含春,刚想说话忽然吐了出来。得亏我躲开了,不然都得让她吐脸上。她站在路边又吐了几次,已经开始清醒了。不过她这会儿大醉以后就开始头疼,走路就跟摇拨浪鼓一样左右乱晃。

我心说可得拉着点她,不然再见她我就得去火葬场了!也不知道今天撞的哪门子邪,我刚合计到火葬场,她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我们去哪儿,何亦薇迷迷糊糊说去火葬场!

我一听吓了一激灵,这娘们是狐狸精变得吧,怎么连我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我刚合计说点什么,她突然一头栽在我肩膀上睡着了。

我合计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认倒霉吧!出租车一路开了两个多小时,来到省城市郊的火葬场,我给了车费,半抱半拽把何亦薇拉下车。她迷糊的看着我,问我到哪儿了?我说你不是要来火葬场吗,这不就是吗!

她也没说话,闷头往前走。我两走一半碰上个工作人员,何亦薇问他1号厅在哪儿。工作人员跟何亦薇指了路,我两一路赶到1号厅。我站在门口往里看,这1号厅得有我们小半个操场大,里面站满了人。

没等我问,何亦薇忽然站在门口大喊了一声:恭喜!

物流大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物流大亨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物流大亨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