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迦音小说全文慕溪&《二婚宠入骨》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二婚宠入骨慕溪
  • 来源:ysg

宋迦音小说全文慕溪&《二婚宠入骨》免费在线阅读

《二婚宠入骨宋迦音》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二婚宠入骨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婆婆一嚎,孙晓云也跟着大呼小叫,原本冷清的门口呼啦一下围满了人。

婆婆坐在地上拍着腿嚎,“大家都来看呐,这个小娼妇,潘金莲,不守妇道,跟人鬼混,把我儿子给害了,现在还要害我老婆子,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呀!”

围观人群不明真相,顿时就炸了锅,各种难听的话纷纷向我飞来。

我百口莫辩,打又不能打,骂又骂不赢,气的眼泪直往下掉。

尚岩一看我哭了,冲过来就抓住了婆婆的衣领,提拳要揍她。

我赶紧拦住他,本来没事的,他这一拳下去事就大了,到时候我更说不清。

尚岩大概也怕给我添麻烦,愤愤地松开了婆婆。

我只顾着这边,却没注意到孙晓云在那边打电话报了警,两天时间,我第四次进了警察局。

警察了解情况后,向我婆婆证明我说的话都是真的,还出具了孙海洋卖掉店铺和房子的证明。

但我婆婆根本不相信警察的话,说我贼喊捉贼,说警察被我骗了,一口咬定我害死了孙海洋,弄的警察都没脾气。

婆婆最后跟着我回了店里。

尚岩要送我回去,被我拒绝,让他别再给我添乱,他便走了,临走还给我一个号码,让我有事打他电话,我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刚丢了那么大的人,我不想回店里,可是人家只给我半个月的时间甩货,我没办法,还是硬着头皮回去。

回到店里,婆婆和孙晓云坐在收款台里,我卖一件衣服她们就把钱收了,一分钱都不让我碰,还说这钱都是孙海洋的血汗钱。

咬牙坚持到天黑,关门回家,一进家门,她们母女就大摇大摆的坐在沙发上,吩咐我沏茶做饭伺候她们,只要我有一点不情愿,立刻就要出门去宣扬我谋杀亲夫。

我窝着一肚子火,忍气吞声地做了饭,她们吃完一抹嘴,直接到我房里睡觉去了,留下一桌

晚上,我去卧室拿衣服,打算到次卧睡,一开门,就看到孙晓云在房里乱翻。

我的衣服被她扔了一床,她身上穿着我的毛衣,手里还拎着一件风衣对着镜子比划,问婆婆好不好看。

婆婆一边说着好看,一边把我新买的围巾往身上披。

我一下子就火了,上前抢过孙晓云手中的风衣,大声喊道,“你们别碰我的衣服!”

“就碰了,怎么着吧,这些全是海洋的血汗钱买的,你个败家娘们儿,你看看这一柜子,得多少钱,怪不得海洋不要你,就是你作的……”婆婆毫不示弱地吼道。

“你刚才说,海洋不要我?”我质问她,“你不是说我把他害了吗,现在又说他不要我,你是不是压根就知道?”

婆婆不自在地咽了下口水,目光躲闪地说道,“我知道什么,我不过是顺口一说,就是说你太铺张而已,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这样不会过日子的,是个男人都不会要你!”

一股无法控制的愤恨在我心里翻腾,我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拿着睡衣出去了。

那对母女在我身后得意的笑,还故意把门关的很大声,我坐在次卧的床上,心里憋的难受,恨不得拿头撞墙。

手机在口袋里响了两声,有信息进来,很简短的五个字:胃药记得吃。

我盯着信息怔怔一刻,才意识到是易轻尘,眼泪啪嗒一下砸在屏幕上。

“谢谢你,我知道了。”我回复他。

刚放下手机,他忽然打电话过来。

“你怎么了?”他突兀地问道。

我愕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凭一句客套话发现我的异常的。

鼻子酸酸的,我忍不住吸了一下。

“在哭啊?”易轻尘说道,“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我下意识的摇头,忘了他看不到,他错把我的沉默当认可,说道,“一刻钟后到楼下等我。”然后挂了电话。

婆婆和孙晓云还在悉悉索索地翻我的东西,我本想进去换件衣服,最后还是放弃了。

反正我最丢脸的样子易轻尘也见过,就不要再为了这个去惊动她们母女了。

过了大约十分钟,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声音不大,却吓的我心惊肉跳。

他怎么提前了,而且还跑上来……

我蹑手蹑脚的溜去开门,刚打开门,婆婆裹着我的羊绒大衣像个大毛毛虫一样蠕动着就出来了。

“谁在敲门?”她一边问一边往门口走,我刚要说没谁,易轻尘开口道,“一路绿灯,来的快了些,走吧!”

婆婆用力拉开了门,看到是个男人,随即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宋迦音,你个小娼妇,原来你的贼汉子还不止一个,你说,你到底给我儿子戴了多少绿帽子?”

第八章

易轻尘没想到屋里还有其他人,但即便是面对婆婆突如其来的谩骂,他的神情都没有出现一丝慌乱。

“这是谁?”他问我。

“我婆婆。”我涨红着脸说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没事,可以走了吗?”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冷静,根本没把婆婆当回事。

婆婆大怒,上来就要打他。

我不知出于什么想法,跨前一步挡在易轻尘面前,婆婆的手就扇在我脸上,火辣辣的疼。

易轻尘一把将我拉到身后,沉声道,“你再打一个试试!”

婆婆被他的气势震住,迟疑了两秒,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又扯着嗓子嚎起来,“打人啦,打人啦,左邻右舍快来看呐,儿媳妇偷汉子偷到家里来啦,还欺负我这孤寡老婆子啊……”

孙晓云穿着我的衣服跑出来。

一看她妈坐在地上嚎,立刻尖声骂我,“宋迦音你个贱货,你又欺负我妈,我撕了你的嘴……”

她面目狰狞地冲出来,在看到易轻尘后忽然就停下了,脸红的像猴屁股,两眼直放光。

“你,你……你是谁呀?”

“你管他是谁,还不快把他赶出去!”婆婆拍着地喊道。

“赶我出去?”易轻尘冷笑道,“你儿子已经把这套房子卖给我了,我不过是看宋女士被你儿子坑的太惨,让她多住几天找到房子再搬,你要是再这么闹,我今晚就让你滚蛋!”

婆婆愕然看着易轻尘,有点不相信,半天没说话。

易轻尘冷哼一声,一只手非常自然地揽住我的肩向电梯走去。

我低着头跟他进了电梯,眼眶酸涨酸涨的,一汪泪就在眼底,又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易轻尘忽然伸出三根手指,捏住我的下巴,迫使我抬头看他。

“我说了,眼泪是最没用的。”他的目光还是毫无波动。

“我知道。”我吸吸鼻子,“我就是觉得在你面前丢了太多人。”

“再丢人,能有你披头散发在警察局哭更丢人吗?”易轻尘说道,“我说过了,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以后的每一步,都是从谷底往上走。”

“可是,你说了之后,我的店铺也被卖了。”我苦笑道。

易轻尘微一挑眉,这大概就是他表示惊讶的方式了。

“这是赶尽杀绝!”他说道,拇指压了下中指,骨节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我早该想到的,不过这样也好,你这种性子,就是要置之死地才能后生。”

我满嘴苦涩,“你这是安慰吗?”

“不是。”他说道,“你不需要安慰,你需要的是当头棒喝。”

电梯停下,我没再说话,跟着他走出去。

他穿了件烟灰色的羊毛衫,质地看起来特别柔软,让人忍不住想把脸贴上去蹭一蹭。

我看的出神,不防他突然停下来,我一下子撞在他后背上。

他的羊毛衫果然很柔软,柔的像阳春三月被风拂过的水面。

我微红了脸,后退两步,说了句不好意思。

“你偷看我的时候好像没有不好意思。”

他带我去了一间酒吧,一瓶红酒,四个果碟,两个人坐在僻静的角落浅酌慢饮。

我敬他酒,对他这几天的帮助表示感谢。

他勾唇一笑,不置可否。

我忽然好奇起他的身份,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他也没说,只说慢慢我就知道了。

但我知道他肯定是个有钱人,这点从他的车,腕表,衣服和喝酒的品位就能看出来。

又喝了几杯后,我还是忍不住问出来,“易先生,你这么有钱的人,怎么会买一套二手房呢?”

他修长的手指夹着高脚杯随意晃动。

“前不久,我遭遇了和你一样的事,我未婚妻变卖了我的资产和别人跑了,我重新置了一处宅子,装修大概需要一年,暂时没有落脚之地,所以先随便买个便宜的过渡一下。”

我一口酒呛在嗓子眼,差点没喷出来。

我们当初穷尽所有买的房,到他这里只是过渡一下,关键是这样的男人都会被人背叛,背叛他的女人是有多瞎?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难过或者气愤吗?”我问他。

“没有。”他摇头,“她拿走了自以为最有价值的东西,但她不知道,最有价值的是我这个人。”

我生平从没见过哪个男人有如此的气魄,是视金钱为粪土的傲慢。

我觉得我穷尽一生都不可能达到他这种高度。

一瓶酒喝完,他问我心情有没有好些,我说好多了,知道有个人和我同病相连,心里平衡了很多。

他笑起来,“果然人的快乐需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我第一次看到他笑,感觉一刹那,全世界的灯火都亮了,亮的眩目。

他叫了代驾送我回家,我不想回去面对婆婆那副嘴脸,便让他送我去我妈家。

我妈给我开门,闻到我身上的酒味,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叨叨我,说都是孙海洋把我惯的。

我有苦难言,抱着她哭的稀里哗啦。

我始终没告诉她最近发生的事,想着等我找好房子搬了家,一切稳定了再告诉她。

但事情它偏偏不照我预想的来,仅仅过了一夜,就发生了我这辈子最痛心的事。

第九章

我抱着妞妞睡了这些天来最踏实的一觉,第二天一早,妞妞发现是我在搂着她,激动的不得了。

我把她搂在怀里揉,揉得她咯咯直笑。

闹了一阵子,我们安静下来,她嘟着小嘴问我,“妈妈,我好想你呀,你怎么现在才来接我?”

我一阵心酸,揉揉她乱蓬蓬的小脑袋,问她,“外婆没告诉你吗?”

“外婆说了,她说你最近很忙,没时间照顾我。”她的大眼睛像黑葡萄一样盯着我,“妈妈你现在是忙完了吗,我好想跟你回家,我还想爸爸了。”

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我不知道该怎样告诉她孙海洋抛弃了我们这个残酷的事实。

恰好这时我妈走进来,假意嗔道,“你个小白眼狼,外婆每天这么辛苦照顾你,你还是跟你爸亲,太让外婆伤心了。”

妞妞很会见风使舵,立马扑进我妈怀里腻她,“外婆,你别伤心,我在我家时,也是这样想你的。”

我妈笑的合不拢嘴,趁机教训我,“冲着妞妞以后你也得消停点,过日子过的就是孩子,为了孩子,天大的委屈也要忍着,知道没?”

我的心仿佛被狠狠捅了一刀,但脸上还带着笑,“知道了,碎嘴阿婆!”

我妈习惯性的拿指头戳我脑门,“你这不孝女,说你两句就嫌我碎嘴,还不如海洋有耐心。”

我真想马上逃离,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哭一场。

吃过早饭,我和我妈带着妞妞下楼,我妈坚持要送妞妞上学,让我快去店里开门做生意。

走到城中村的路口,迎面就撞上了婆婆和孙晓云。

我妈已经认出了婆婆,热情地迎上去,“亲家母,你怎么来了?”

婆婆黑着脸,一把将我妈推开,乡下人力气蛮,我妈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妈!”我吓坏了,赶紧去扶我妈,婆婆却抢上一步抓住我的头发,大声骂道,“小娼妇,你跟着野男人鬼混,连家都不回,害我们娘俩在家没人管没人问,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婆婆嗓门大,现在又是上班上学的高峰,路口很快就围了一大群人对我们指指点点。

我头皮被扯的生疼,看我妈脸色发白,妞妞又吓的大哭,心里着急,咬牙在婆婆脚上用力一跺,婆婆嗷嗷叫着松开我,抱着脚坐在地上,又开始那老一套。

我顾不上管她,跑过去扶我妈,我妈虚弱地摆摆手,让我别动她。

我不敢随便乱动,只好掏出手机打120,孙晓云跑过来把我手机夺走了,尖声道,“宋迦音,你个鸡婆,偷汉贼,你把我妈踩骨折了,你还有脸报警?”

我又气又急,抡起妞妞的书包就打她,打的她连连躲闪,泄愤似的把我手机摔在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婆婆一看自己闺女挨打了,又开始扯着嗓子嚎。

我妈被刺激狠了,捂着心口叫了我一声,两眼一翻,歪倒在地,妞妞在旁边哭的撕心裂肺。

我扔掉书包抱起我妈,一边给我妈按压胸口,一边哭着求围观群众帮忙打下120。

救护车赶来时,我妈已经快不行了。

我哭的肝肠寸断,一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医生就地给我妈上了氧气,要把她抬上车,我妈呜呜的示意医生拿下氧气,跟我说了这辈子最后一句话:“迦音,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然而,她并没有等到我告诉她,说完这句话后,她的生命就戛然而止,成为我此生最深最痛的遗憾。

“妈!”我撕心裂肺地喊她,用力摇晃她,她的眼睛却再也没有睁开。

我哭得昏天黑地,连连求医生再救一救我妈,医生很理智的告诉我,不要再做无谓的救治。

“你看看孩子,你再这样下去孩子会吓出毛病的。”医生提醒我。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向妞妞,她已经不知道哭了,就那么呆呆地坐着,像个没生命的木偶。

我心疼不已,赶紧把她搂在怀里,她无声无息地靠在我怀里,一动不动,我流着泪不停地哄她,亲她,安抚她,许久,她才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总算松了一口气,抬头才发现救护车已经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抱着一个吓傻的孩子,守着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场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也就是从这一刻起,我发誓我决不会放过孙海洋,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让他为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付出代价。

我不知道自己傻坐了多久,终于有好心人过来提醒我,借给我手机,让我赶紧联系家人过来帮忙。

可是我举目无亲,哪里有可以帮忙的人。

我思来想去,只能打给易轻尘。

二婚宠入骨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二婚宠入骨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二婚宠入骨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