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逸君小说落雨儿&总裁别爱我免费阅读

  • 时间:
  • 总裁别爱我落雨儿
  • 来源:ysg

蓝逸君小说落雨儿&总裁别爱我免费阅读

《总裁别爱我蓝逸君》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总裁别爱我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我偷偷看了一眼易木寒,正被围着说话。看到我看过来,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我赶紧低下头,不敢看他了。

“可人啊,你的手包是Dio,今年最新款吧。真精致啊。”那个什么李编辑不甘示弱,也夸起我。那三个女孩子,则是有点不屑一顾的样子。

“李大编辑,你也不错啊,你拿的包包也是,Aiana去年的最新款吧?”

“哼,你的鞋子不也是deal去年的版式吗?”

……

几个女人在没完没了的说,我有些头疼。她们说的那些东西,自己连听没有听过。我一直微笑着看着她们,慢慢的后退,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就往卫生间去了。

几个女人看被“拍马屁”的对象都走了,没什么意思,也就散了。

我走出洗手间之前,深呼一口气,像是准备好要去下地狱似得。

我刚走出卫生间,看到对面的卫生间走出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那个人抬头也看到了她。赶紧压低了帽檐。

我也没有在意,就往外走。刚到拐角,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唔……唔……”刚刚那个戴鸭舌帽的男人绑架了我,迅速带我上了楼。我一直在挣扎,从来没有遇上过这种事情,心里害怕极了,那人在我脖子上用力一劈,我就昏了过去。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醒了过来,被反绑着手,蒙着眼睛。

“大哥。”推着我的人叫了一声。

“打开蒙眼布。”那个被叫做大哥的人开口道。

旁边的那个人便粗鲁的撤掉了我眼前的布。等我适应了眼前的亮度之后。便看到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客厅,摆设十分简单,只有一组沙发,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

“看完了吗?”等我还没转过头来,那个老大便开口问道。我挣扎了两下,手上绑的绳子很紧,根本挣扎不开。

“你想做什么啊?”那个老大大步走过来,一只手扯着我的头发问道。

“你为什么要绑架我?”我发痛的说。没道理啊,自己那么穷啊。自己也没有的罪过什么人啊?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被人绑架呢?难道是……

“为什么?因为你是易木寒的新欢啊。”那个男人大叫道。果然。

“可是,他不喜欢我,他就是花钱让我给他做挡箭牌的,真的,大哥。你放了我吧,好不好,我跟他真的不熟啊。”我急得都要哭了,看这个样子,这个男人应该不会像易木寒那样对自己网开一面啊。

自己今天要是为了易木寒死在这里,就太冤了。

“说什么废话?”刚刚那个戴鸭舌帽的人,上来就是一脚踹在我的腿上,我站不稳,立马摔在了地上。

“你能不能对易木寒起作用,不是你说了算,知道吗?”那个老大蹲在地上,狠毒的说。“我只要今天玩了你,那易木寒就带了绿帽子了,他一辈子都要带着这个头衔。他的女人被她的手下败将给上了,哈哈哈……”那个男人说完,我就觉得脊背发凉,一动不敢动,这个男人已经丧心病狂了,现在不能激他了。

“大哥,真的,易木寒真的不喜欢我的,你放心吧。他是不会来救我的。我也不是她的女人,现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他是绝对不会来的。”我马上都要哭出来了。

“啪”的一声,那个男人打在我的脸上,“我都说了,能不能起作用,不是你说了算,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那个老大吼完,便过来拉扯我,我奋力反抗,但是无奈她双手被绑,没有办法。

“呲”的一声,那个老大把我的晚礼服撕烂了。我趁机往后退。

“哈哈哈……我看你还望哪跑……”

那个老大话还没落音。

“啪……啪……啪……”房子四周的玻璃全部被踹开了,装备良好的私家保镖破窗而进。两个歹徒愣在哪里,估计他们没有想到,易木寒的人到的这么快。

客厅的门被推开,易木寒带着助理走了进来。

“易木寒……”那个老大反应过来,想跑出去拉我做人质。后面的保镖立马过来,把他和带鸭舌帽的男人一起绑了起来。

易木寒赶紧过来扶起我,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给我穿上。

“没事了。”易木寒带着微微的笑意,认真的给我说,像在哄着一个小孩子。说完,便搂着我走向门外。

“易木寒,你一定会后悔的。你一定不得好死……”那个老大见大势已去,在哪里骂骂咧咧的。易木寒松开我,转身过来,看着他说。

“我最不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后悔,你也没有让我后悔的资本。你做的最蠢的一件事就是动我的女人。”易木寒高傲的说,让那个男人一点一点的感到寒意。

“做的干净点。”易木寒冲着手下说。手下冲他点了下头。易木寒搂着我出去了。

易木寒给我贴心的紧了紧外套领口,紧紧的搂着她。我在心底泛起点点感动。

虽然说这件事因易木寒所起,但是,现在我也不怪他了。

我想起小时候自己被别的小朋友嘲笑说是捡回来的孩子,她总是默默的承受,在被窝里自己流泪。有时候会给她们打起来总是几个人打她自己,她总是最少玩伴的那一个,她总是被欺负,却无能无力。

现在,却好端端的有个男人来救自己,这应该不是梦吧?

我偷偷看了一眼易木寒,尽管已经做进车里了,依然抱着自己,这份温情不会是假的吧?

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一直以来,我都告诉自己不要轻易寄希望于人或物,难道易木寒的重现,要改变一下自己的行为准则吗?

易木寒用左手揽住我,往外走的时候,我听到房子里传出来惨叫声。

“你……把他们怎么样啦?”我有些犹豫的问易木寒。易木寒左手搂着我的肩膀,眼神里都是杀气。

“既然敢动我的女人,那他就准备好了面对什么样的后果。”说话间,我明显感到易木寒的手在收紧。她心里有些不安。

“你……杀了他们?”我眼神里透着惊恐,关于这个男人的太多太多,她都不知道。这么一个有着多重背景的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她能承受的。

易木寒转头看着我,满眼的杀气消逝,转化而来的是脉脉的温情。

“我不会杀了他们,那样太便宜他们了。我有更好的办法。”易木寒,说完,移开目光,玩味的看着前方。

我在那一刻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深不可测。他像个恶魔,任何对他,对他身边的人不利的人,都会遭到让人发指的报复。也是这个恶魔,刚刚救自己出了那个危机。我慢慢的把头,贴近易木寒坚实的胸膛。

他让我反而觉得安心。我心里一惊。难道自己对这个男人动心了不成?这个念头,吓了我一跳。

这个男人从相识到现在,不过一个星期而已。却已经深入自己的骨髓,他对自己做的事情,已经让自己对他再也抹杀不掉关于他的记忆。这个男人的好与坏,我都清楚。但是,两个人真的会有未来吗?

“怎么了?”易木寒好像感受到我的变化,不悦的问道。我赶紧摇头。

“没有,没有。”我站直了身体,不觉间脸有些红了。低着头不敢看他,易木寒像看破了我的心思似得。

“不该有的念头,最好不要有,否则你会后悔。”易木寒说完,便高傲的搂着我向外大步又去。我脸红又加了一度,什么都不敢说,生怕泄露了自己心底的秘密似得。

我跟随易木寒下了楼,到了大厅。我吃了一惊。

大厅里好多人都被绑了起来,有好几个刚刚还在谈笑风生,大腹便便的老总,现在都被绳子捆得紧紧的。

很显然,这场商业酒会是一场请君入瓮的戏码。我抬头迷惑的看着易木寒。但是,易木寒丝毫没有把她的疑问放在眼里。

“易木寒,你搞什么鬼?”

“对啊,竟然跟警察合伙,搞我们?”

……

一见易木寒走进大厅,这几个被绑的人便开始大声嚷嚷开了。

易木寒眉头微微皱起,什么话都没有说,一个下手走上来,小声汇报说,“老板,周警官带人正在来的路上,马上就到。”

易木寒摆摆手,手下赶紧鞠躬退下了,他自己也换上了和颜悦色的样子。

“各位老大。”易木寒开口说,“稍安勿躁。今天这场酒呢,是我带头请的,但是,也是想犒劳犒劳大家啊……”

“你就这么犒劳我们的?”一个中年男人愤怒的站起来,想给易木寒理论,但是被易木寒的手下压了下去。

“是这样的。”易木寒重新开口说,“今天呢,周警官马上就到,大家卖给我一个面子,回去好好想一下,跟周警官做个笔录。实不相瞒,周警官早就想请大家坐坐了,只是,你们实在太狡猾了,老是抓不到你们确实的犯罪证据,现在,我是替他做东,让你们走一趟。”

第八章

“艹你大爷的,易木寒……”一个男人,话还没说完,就被易木寒的手下打昏在地。

“你们在周警官哪里,就好好的反省,放心啊,今天要是冤枉了谁,改天,我亲自接你们出来,给你们行大礼道歉,如何?”易木寒微笑说完,倒是没人说话了。

“周警官到了。”一个手下过来说。

我看到易木寒背在后面的手,松开了。一下子觉得很轻松。原来,搞这么大的动静,他也很紧张。

门被推开,特警,警察,便衣,“哗”的一下子涌了进来。把那些被绑的人,松了绑。重新用手铐,拷了起来。

“易老板。”一个警官走过来,给易木寒打招呼。

“周警官。”易木寒微笑着给他握手。

“麻烦你和你朋友的配合,让你女朋友受委屈了。”说着,周警官冲着我点了点头,我没有反应过来,没有一点回应。

易木寒见状,拉着我的手。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易木寒微笑着说。周警官微笑点点头,便开始带人走了。

我,现在心乱如麻。易木寒早就知道这个聚会是提前安排好的吗?他还知道自己一定会被绑架?所以?他是带自己来了酒会?他都不会在乎自己的安危的是吗?

我越想越觉得心凉,冷冷的看着易木寒。

易木寒猛的回头看看我的眼睛,四目相对。我的眼睛充满了疑惑,不安,质问和背叛,而易木寒呢?除了泰然,还是泰然。

末了,我别开目光,她不想看到易木寒这副嘴脸,这让她更加揪心。

“我从来不喜欢解释,很多东西,你觉得是这样,那就是这样吧。”易木寒淡淡的说。

我猛的抬头,却不见易木寒有什么神色的转变,只是一味地看着大厅,不再说话了。

警察很快摆平了一切,这个地方也被查封了,暂时不能有人员出入。

易木寒牵着我的车,坐进了已经准备好的车子。

“回家。”易木寒简单的给司机说。

一路无语。我想抽回自己的手已经做进车子里了,易木寒还不能肯放开自己。但是,易木寒哪里会放?他真怕,自己这么一撒手,再也握不到了?

易木寒猛的一拉我的手,她便被带进了自己的怀里。易木寒轻轻的吻着我的头发。左手不安分的拉我裙子的侧链。

“什么声音?”易木寒突然松开不安分的手。

“老板,计时器。车底被安了炸弹。如果立即停车,可能会马上爆炸的。”前排开车的保镖紧张的说。

“那就打开车门,跳下去。”说时迟那时快,易木寒说着就拉开了车门。抱着我奋力一跃。

前排的保镖也身手敏捷,打开前门,跳了下来。

易木寒根本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带着我就跳到了外面,我就木然的被易木寒带着跳下车,在路边的草地上,不知道滚了几圈。

“哎,你没事吧?”易木寒拍了拍我的脸,我两眼圆睁,一动不动。估计是吓傻了,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听到易木寒叫,慢慢的看着他,满眼含泪。跟着男人在一起,一定要这么刺激吗?

易木寒拉着我刚站起来,发现气氛不对。旁边的树丛里,“哗哗哗……”跳出来很多手拿砍刀的人,像是看到猎物一样,看着我和易木寒。

易木寒用手轻轻捂着我的眼睛,我紧张的抓着他的衣服,不敢乱动。

“哈哈哈……”从外围走进来一个人,应该是这些人的老大,还没走进来,就大笑起来。

“怎么样?易木寒喜欢我们家少爷安排的礼物吗?”那个人有一米八多,健硕的肌肉因为穿了贴身的黑色T恤,轮廓显的更加明显,像是两只手就能把易木寒撕开一样。

“我对这种恶趣味的东西,没兴趣。你们少爷对我感兴趣,让他来给我慢慢谈,不需要这样吧?”易木寒悠悠的看着他说。一只手拉紧了我。

黑衣人冷哼一声,显然知道他是在拖延时间。

“你今天一定要死在这里,你忘了把我们少爷腿打断的事情了吗?易老板你贵人多忘事啊。”黑衣人凶狠的说。

“上。”黑衣人说完话,就后退一步,让手下人药剁了易木寒。

“等一下。”有个人突然冲外面冲过来,是易木寒刚刚开车的那个保镖。他冲过来,挡在易木寒的面前,“我警告你们,我已经通知了我们的人,你们还是快点离开。不然,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动手。”黑衣人依旧不放弃。几个杀手就开始慢慢的靠近易木寒三个人。

“啊……”一个胆大的率先发起进攻,刀快劈到易木寒的时候,易木寒一个侧身,躲掉了,趁机,抬脚,踢到了那个人的手腕。那人的刀应声而落,易木寒赶紧抓起刀,被保镖挡了一下。

右边又一刀砍过来,直冲我过来。易木寒猛地把我往前一拉,挡在我的前面。刀砍在了易木寒的背上。我睁大了眼睛。易木寒的保镖赶紧过来,为易木寒用刀挡了几下。

易木寒坚持着又挡了一下,进攻了一会,开始往外退。好不容易冲出了重围。拉着我躲在灌木丛里。

“你流血了……”

“闭嘴。”易木寒低声沉沉的说。我的眼里默默的流。“不许发出声音。”易木寒眉头紧皱。十分痛苦的样子。

我慢慢的扒开易木寒的衣服,看他的伤势。易木寒的背一直在出血,我吓到不行。

怎么办?怎么办?我着急到不行。突然,我想到电影里,用衣服止血的戏码。赶紧撒开自己的裙子,给易木寒绑上。

我紧张的不行,听到那些人往这边靠近的声音。没过多大会,几声急刹车的声音划破天寂。

易木寒的手下终于赶到了。易木寒当即昏了过去。

我一直抱着易木寒直到回到家里,几个保镖,手忙脚乱的把易木寒抬到卧室。我很疑惑,为什么不马上送到医院呢?

“易老板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企业家形象,他这个样子,一定不希望出现在媒体面前。所以,老板现在必须在家休养,我已经叫了私家医生过来,请你不要担心。“易木寒的助理说道。

我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易木寒,摸了摸额头,开始有些发烫了。

“易木寒?易木寒?”我担心的叫着。易木寒闻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一脸担忧的我。

易木寒微笑着,睁开眼,左臂已经被血染透了。

“医生马上就来,你别怕。”我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哄着易木寒,易木寒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轻轻翻动身体,我也不知道他要干嘛,慌忙帮他翻过身子。

“来,你给我处理伤口。”易木寒装作风轻云淡的说。实际上,疼的要死吧?

“我?不行,不行,我会弄疼你的。”我满脸泪水的说。

“没事,我相信你。”易木寒邪笑着说。

“我……”我看着易木寒坚定的眼神。助理拿来了药箱,里面有纱布和清水,还有其他的医药用品。显然,这不是易木寒第一次受伤了。

我拿着剪刀,把易木寒的衣服从背后轻轻的剪开。顿觉的有些触目惊心。这是人的脊背吗?

上面横的,竖的刀疤,大小有数十处。有些地方缝了几十针。连着刚刚的新伤,血肉模糊,这个词形容最贴切不过。

我捂着嘴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所谓人前的风光,所谓的上市企业的老总,原来都是易木寒的这些伤痛换来的。

我用干纱布轻轻的帮易木寒擦干了血迹,这期间,易木寒闭着眼睛,微笑着,没有吭一声。

“陈小姐,医生到楼下了。”易木寒的助理进来说。

“麻烦让他马上进来。”我立马站起来说。一边把东西放在一边,看了一眼易木寒,医生进来了。我想转身出去了,怕耽误医生的治疗。

我刚转身,易木寒伸手抓着我的手,我一怔,重新坐下来,陪着他。

医生给易木寒处理了伤口,打了麻醉。慢慢的给易木寒缝起了伤口,还有胳膊上,也有两处伤口。医生都一并处理了。

“小姐。”医生给易木寒处理完之后,看着我说。

我本来一脸心疼的看着易木寒,那么危机的情况,他让不抛下自己,我心里不仅仅是感动,那么简单。我很惊讶,易木寒竟然能这么为了我这么奉献。我从心里觉得这个男人让人很踏实。

“要不要帮你处理一下你脸部的伤?”医生微笑着问道,一边把沾满血的一次性手套,脱下来扔在盘子里。

“啊?”我闻言,赶紧摸了摸脸。手上竟沾了些血,我的下巴右边竟然被划了一道口子,刚刚还没顾得上疼,现在被人一提醒,觉得疼的不行。

易木寒心疼的看了看我。

“给她包扎一下。”易木寒说。包扎?只不过一个小伤口罢了。

医生给我简单处理了一下,交代说最近不要碰到,不然会留疤,之后,他便出去了。

“碍事吗?”我心疼的看着易木寒问道。

第九章

易木寒伸手一把把我抱在怀里,用力抱紧,告诉我自己到底怎么样。

易木寒紧紧的抱着我,直到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他才松开我。这家伙,明明受伤了呀,还这么大的劲。

“你还在担心吗?”易木寒满眼含笑的看着我说。

“我?我哪有担心你?”我笑着说,一边站起来,想出去一下。

“你去哪?”

“我出去一下,给你倒点水,喝药啊。”

“我不吃,你过来坐下。”易木寒侧着身子,倚在床头,霸道的拍着旁边的床边说。

“我……”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易木寒冷厉的目光,吓了回去。嘟嘟嘴,乖乖走回去。索性脱了鞋,躺了下来,闭着眼睛。

这一天,我也是够累的了。一闭眼,都是白天刺激的场面。

易木寒在我旁边,慢慢的躺下去,我赶紧睁开眼,想帮他一下。

“干嘛?”他明知故问的说。

“帮你躺下去啊。”我说。

“不用,我又不是残废了。”他强大的自尊心,不允许我帮他。我也是无语。不管他,把手臂背在头下面,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他往下挪的时候,可能是扯到伤口了,眉头皱的不行,但是没有吱声。等他快躺下来的时候,我赶紧拿了抱枕放在他的左边,让他靠得舒服一些,毕竟伤口不能动。

易木寒好像很欣慰的样子,笑了笑,既然又皱紧了眉头。我伸手替他抚平,因为他皱眉的样子,一点都不帅。

我抬眼看着他,他看着我微笑,抓着我的手在手心。安静的躺在易木寒的身边,我以为这就是永远。

第二天,我睁开眼的时候,易木寒已经醒了,坐在床边看着窗外。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

“你醒啦,没怎么。等下,昨天那个医生打电话说要过来给我换药,你收拾一下。”易木寒说完就站起来,出去了。

我赶紧起床洗漱,昨天,又是跳车,又是逃跑,搞得一身脏,晚上有没有洗,现在我的状态真的是糟极了。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贴着创口贴,一身邋遢,真的是不忍直视啊。赶紧扔掉了刚买的裙子,好好的洗了个澡。

收拾齐当之后下楼去,医生刚好到了。昨天的那个助理也在!

医生没有作什么大的处理,伤口刚刚开始恢复,不能过早的去碰它,反而不会利于伤口的愈合,他只是给易木寒擦了药,换了纱布。

“易先生,这几天伤口千万不要碰水,这样你才能尽快的回到公司,好好工作!”医生特意强调说。

“好的。”易木寒微笑回答!

易木寒换好了纱布之后,就和助理去了书房。我去帮忙准备早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易木寒好像出什么事情了。但是,我问他,他又不说话!

“行了,你先回去吧。”我正端早餐到餐桌上,听到易木寒说。回头,看到他的助理推门出去了!

“吃饭吧。”我穿着围裙,微笑着对着他说。

“好。”易木寒走过来拿起叉子,我赶紧把准备的清汤给他拿过来,盛了一碗,他喝了一碗,挑眉!没说话!

真是,这算什么?这可是我做拿手的汤了,竟然没说什么话!

我嘟嘟嘴没说话,埋头吃饭!我的手机在厨房,铃声大作!

我赶紧站起来,去接电话!是妈妈!

“喂,妈!”

“可人,你快……快回来。”妈妈急促的说!

“怎么了吗?妈?”我惊奇的问道。

“你别问了,快回来。”妈妈着急的说。

“好好好,妈,我现在就回去,你别慌啊,我现在就回去。”我马上挂掉了电话,一边解围裙,一边出去。易木寒拿着汤勺看着我。

“我家里有急事,要回去一趟。”我着急的给易木寒说。

“我让助理送你。”

“不用……”

不等我说话,易木寒马上站起来,拿起电话,拨通一个电话。

“基恩,你先回来,接上可人回家一趟。”易木寒说完,便挂断了。回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回去吃饭。

我感激的看着他,没说什么。转身上楼,拿了包包,收拾了一下!出房间的时候,看到易木寒进了书房,关上门,身影有些落寞,我莫名的有些心疼!

“那我先回去了。”我敲敲门,尽量让语气保持活力。

“嗯。”他轻声回答。我转身就下了楼!

助理在门口等,开着车,直接去了我家!一路上,我都担心的不行!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下了车,直奔家门!我们家在福寿巷的里面,还没到家呢,我就看到我们家门口挤满了人。

“妈,怎么了?怎么?”我好不容易推开了众人,看见我妈坐在门前哭的像泪人一样。

“可人回来了,这就好了,这就好了。”旁边的街坊看见我,议论说。

“可人啊,可人你可回来了,你看啊,过不下去了,不能过来……”我妈一看见我,就拉着我,大喊道。

“怎么了妈?你坐在这干嘛啊?”我赶紧蹲下来问道!

“你看,你自己去看。”妈妈指着院子里说。

我站起来一看,吓了一跳!大门上,小院子里,还有客厅的房门上,全都被人泼了红油漆!还贴了白纸,上面只有两个字“还钱!”,触目惊心!这哪是平时的那个小院子啊,就是一个坟场!

又是陈建海!

“妈,这怎么回事啊?”我紧张的问。

“你爸在外面欠了赌债,现在债主追上门来,说不还钱,就烧了这个家啊……”妈妈还没完,就嚎啕大哭起来!

我颓然的坐在妈妈身边,我有什么用啊?我会有什么办法啊!

“陈建海呢?”我推了推妈妈,着急的问!

“他?他可能出现吗?他会管我们母子吗?”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看着她这样,我心酸的不行!而又无可奈何。

街坊们看了一会,都各自散了!我和妈妈坐在门前,不知道怎么办!

“你好,是你们报的警吗?”突然身后有声音问道,我和妈妈赶紧站起来,回头看,真的是警察!

“你好,没有啊,我们没有报警啊……”妈妈还没说完,我连忙拉拉她!我妈瞥了我我一眼,打掉我的手。

“妈,你为什么不报警……”

“你闭嘴!”我妈阻止我说下去!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样,为什么忍气吞声呢?陈建海的赌债跟我们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牵扯到我们呢?为什么要欺负我们?我和妈妈,石头惹谁啦?

“没有,没有,已经没事了。”妈妈尽力笑着给警察说!警察拎着公文包,走近我们院门看看,转了一圈,撇撇嘴。

“没事就好。”说完转身出了巷子!

“妈,你为什么不报警啊?”我急忙问道!

“你还不嫌丢脸吗?”妈妈对着我喊道!我一下说不出话来了。是啊,报了警,街坊邻居更有笑话可看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呢?

“你进来。”妈妈进了院门说!我跟了进来,走进客厅。说是客厅,不过是十平米左右的小屋子,连转身倒水都会碰到!

“你说实话,你到底哪来这么多钱?”妈妈问道!

“什么钱?”我一愣,不知道妈妈指什么。

“石头的手术钱,你那来的?”妈妈坐在凳子上,严肃的看着我。

“我……”

“你爸说你现在在一个有钱人家当住家保姆,真的假的?”

“嗯,是的。”我轻声应道!

“好吧,你好好做,人家一下子付了那么多工资,看来也是个好人家!不要让人家生气。”我妈妈认真的说。

“哦,好的,你放心吧妈。”我低着头说。“哪现在怎么办呢?”

妈妈听到这个,眼神一下就暗淡下来了,坐在哪里,不说话了!

“嗡……嗡……”我的手机响了!

显示的老板!易木寒?我什么时候存的他的号码,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赶紧走出客厅,去接他的电话!

“喂。”

“出来!”

“啊?”

“我在你家巷子门口,现在出来见我。”

“但是……”

“别废话。”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我没给妈妈打招呼,就赶紧出了门,看到一辆黑色轿车挡在巷子口!还好是中午的时候,“长舌妇”们都回家做饭了,不然她们又有的聊了。

我赶紧跑过去,上了车。易木寒在后座坐着,摆弄他的手提电脑。

“基恩,去公司……”

“哎,我不行。”这个男人,真的从来都不会为别人着想的吗?现在,我什么状况他真的知道吗?为什么一定要为难我?难道被baoyang就意味着被夺去自由吗?

“你的事已经完了。”易木寒拿着我的手,严肃的说,眼看着基恩开着车要走了。我慌得不行。现在留妈妈一个人在家,哪简直就是混蛋。

“易木寒,你太过分了!”我大喊道!眼泪都要急出来了。易木寒紧紧抓着我的手,任凭我怎么挣扎都不放开!

“老板……”

“闭嘴!”基恩在前座开着车,想开口说点什么,被易木寒霸道的打断了!基恩也不说话了,安心开车。

总裁别爱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别爱我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别爱我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