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宠妻超给力全文阅读-总裁宠妻超给力目录

  • 时间:
  • 总裁宠妻超给力花舞轻轻
  • 来源:SPY

总裁宠妻超给力全文阅读-总裁宠妻超给力目录

《总裁宠妻超给力傅奕铭夏如歌》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傅奕铭夏如歌小说总裁宠妻超给力推荐章节

第6章 你是不是怀孕了?

  石岚挑了下眉梢,她一打眼就知道这个女人有野心,没想到竟然这么直白。

  她暗暗打量于佳悦,又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犹豫一会儿才问:“丫头,你之前没流过产吧?”

  于佳悦脸红的摇头:“奶奶,我第一次给了奕铭,之前虽然也交过男朋友,但一直很介意婚前发生关系。”

  万幸她有先见之明,认识傅奕铭之后就赶紧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不然还真不好办。

  石岚脸上略过一丝笑意,“那你平时不逛夜店吧?不喝酒抽烟吧?”

  “不,我爸妈管的严,我也不喜欢去那些地方。”

  “好,好啊。你没生养过,又没那些不良嗜好,第一胎的孩子聪明健康。明天让如歌和奕铭带你去做个孕前检查。”

  厨房里,夏如歌忽然“啊呀”一声,左手食指不断的冒出来鲜血。

  于佳悦第一个冲过来,“天哪,好多血!奕铭,快来,如歌切手了。”

  傅奕铭半天才出现,皱眉嘲讽:“怎么,连切菜都不会了?”

  夏如歌脸色惨白,顾不上手指还在滴血,推开于佳悦就冲出去,然后跪在石岚跟前。

  “奶奶,您让我带于佳悦去孕前检查,您也认可她吗?你同意让她代孕?!”

  石岚目光凌厉的看着如歌,“从小我便调教你遇事不要慌,可你看看你,弄得到处都是血,还不赶紧擦了?”

  夏如歌死死的咬住嘴唇。

  老宅里十几个佣人,都各司其职,这种事根本轮不到她来做,奶奶是在惩罚她。

  同时也是在告诉她,她的决定不容置喙!

  夏如歌忍住眼泪,去工具间拿了拖布,低头擦地的时候,眼泪也不断的往下掉。

  她原本还以为奶奶不会同意,毕竟她也算跟在奶奶身边长大,就算奶奶平时对她很严格,但终究是疼她的。

  可原来,又是她一厢情愿啊。

  夏如歌正默默的哭着,门外忽然进来一个大肚子的女人,看到她直接啧啧两声:“哎呀大嫂,怎么自己干起活了?又惹奶奶不高兴了吧?”

  夏如歌浑身一僵,手指倏地收紧。

  这人是她的弟妹孟洁,她老公叫傅逸荣,是傅奕铭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就是公公在外面养的小三生的孩子。

  傅奕铭的家庭比较复杂,兄弟感情不好,所以她和孟洁这个妯娌之间也不算和谐。

  孟洁喜欢找她麻烦,冷嘲热讽是常事,平时她都淡淡一笑,不跟孟洁计较。

  但今天,她没有搭腔。

  夏如歌看着孟洁的肚子,从未像现在这么羡慕,这已经孟洁的第二胎,可为什么她却连怀孕都那么难?!

  孟洁进屋,石岚立刻笑着,“小洁,快来,奶奶看看。”

  “奶奶,我肚子里可是你的曾孙哦,这次是个大胖小子。”孟洁说着,再次朝着如歌得意一笑。

  石岚立刻眉开眼笑,“哎呀,这是真的?那你婆婆怎么没告诉我啊?”

  “嗐,我妈肯定是想给您一个惊喜,是我自己忍不住想让您先高兴高兴。而且……”

  孟洁顿了顿,笑着说:“我听说大哥找了个代孕的,所以想来看看,想必这就是小嫂子了吧?”

  于佳悦站起来伸出手,“我是于佳悦,你好。”

  “小嫂子,我叫孟洁,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请多多关照弟妹和你的小侄女哦。”

  于佳悦喜上眉梢,“那是当然。”

  这边孟洁和于佳悦聊得火热,夏如歌独自在一边备受冷落。

  她收拾好那些血迹就躲进洗手间,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冰冷一片。

  她赶紧洗了把脸,一转头,孟洁竟然开门进来。

  “嫂子,不是我说你,竟然能容忍那个狐狸精。我要是你,非撕了她不可。”

  夏如歌苦笑,温声说:“我没有你有魄力,而且连奶奶都默认她的存在,我还能怎么办!?”

  她要出去,孟洁却一把拉住她,“嫂子,我有办法帮你,保证让她怀不上,你想不想听?”

  夏如歌一愣,“你……什么意思?!”

  孟洁冷笑一声,双手抱胸的靠在墙上,“你就别装出了。你肯定心里也这么想的吧?”

  “咱傅家可是南城首富,家产无数,哪怕百分之一的股份都够吃一辈子的。”

  “但现在大部分股份还都在奶奶手里,大妈为什么那么着急让你怀孕?还不是为了能多争一份财产?!”

  “我呢,第一胎是个姑娘,没分上,这胎总算争脸,再加上你肚子不争气,所以反而成全了我。”

  “老太太如果一高兴,多分我们点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我当然不可能让那个半路跳出来的于佳悦得逞。”

  “怎么样?跟我联手吧,我保证让那只骚狐狸连蛋都生不出来。”

  夏如歌垂下眼睑,“孟洁,别乱说,被人听到,对你对我都不好。”

  说着,她无声的退出了洗手间。

  她是恨于佳悦,可到底是闺蜜一场,她不想害于佳悦。

  更何况她和傅奕铭之间的问题不是孩子,而是他想跟她离婚,就算于佳悦一直没有孩子,他也不会在意。

  夏如歌用创可贴包好了手指就又到厨房帮忙,这些活她干着顺手,而且也了解一家子都是什么口味。

  六点钟的时候,婆婆和公公一起回来,一家人到齐,可以开饭了。

  这次二妈和傅逸荣倒是没来,不然不知道会有多么混乱,她不喜欢应付这样的家宴。

  “都坐下吃饭吧。”

  石岚说了一声,一家人都上了桌。

  夏如歌本来应该坐在傅奕铭旁边,可于佳悦却比她抢先一步,“奶奶,我和奕铭一起坐好不好?”

  “也好,奕铭能照顾你。”

  石岚说完,冷眼看看夏如歌,“你坐孟洁身边。”

  夏如歌没办法,只好入座,而她对面就是她的丈夫傅奕铭。

  他嘲讽的看她一眼,开始给于佳悦夹菜,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待遇。

  夏如歌本来就没什么胃口,所以动筷子不多,可偏偏孟洁是个左撇子,她俩的筷子总碰一起。

  “哎呀嫂子,你就让着我点嘛,我肚子里怀的可是咱家的金孙呢。”

  夏如歌还没开口,婆婆就沉声喝道:“如歌,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不知道让着孟洁?!”

  “对不起。”如歌轻声道了歉,更加如同嚼蜡。

  就在这时候,对面的于佳悦忽然一阵干呕,之后就冲进了洗手间。

  夏如歌脑袋“嗡”的一声,下意识的追上去。

  她双手死死的抠着门框,艰涩的问:“佳悦,你……你是不是怀孕了?”

  于佳悦用水冲了冲嘴,之后看着夏如歌高深一笑,“你猜呢?”

  她话音刚落,傅奕铭也跟了上来。

  “让开!”

  傅奕铭直接把夏如歌扯到了地上,她当时就觉得肚子很疼,似乎这次痛经比之前严重,她竟然疼出了一身冷汗。

  可傅奕铭并没看她,而是着急的看着于佳悦:“怎么了?”

  于佳悦摆手,“我没……呕……”

  

第7章 流产

  夏如歌傻了,这两年她一直在备孕,当然对孕期反应十分了解,于佳悦这分明是怀孕了啊!

  可她竟然这么快?!

  她到底和傅奕铭在一起多久了,为什么她才发现他们的奸情,于佳悦就已经怀孕了?!

  石岚和江辛月等人也都跟过来,却没有一个人向她伸出手,把她扶起来,而是十分期待的看着于佳悦。

  “丫头,是不是有了?”

  于佳悦脸红的摇头:“我、我还不知道呢。”

  “快,带她去医院检查,这可是我们傅家的头等大事啊。”

  石岚说了一句,立刻转过身安排,可看到夏如歌还坐在地上,刚要斥责她就猛的瞪大眼睛,又惊又怒的大喊:“你、你……混账东西!”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夏如歌,她自己也看向自己的两腿,鲜红的血正顺着大腿根流下来。

  夏如歌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蠢货,你怀孕了自己不知道吗?

  江辛月一声厉喝,炸的夏如歌脑袋嗡嗡直响,她忽然眼前一黑,隐约听到婆婆大吼:“快,送她去医院!”

  ……

  夏如歌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婆婆就坐在床边,脸色十分难看。

  她想起昏倒之前的事,急得想要坐起来。

  江辛月一把将她按回去,不耐烦的斥责:“行了行了,还起来干嘛?孩子都没了!”

  夏如歌曈孔骤缩,像是被五雷轰顶,心脏的地方更是传来一阵尖锐的痛。

  她竟然真的怀孕了,等了两年她终于怀孕了,可这个孩子竟然就这么没了?!

  为什么老天对她这么残忍?!

  夏如歌死死的咬住嘴唇,眼泪瞬间决堤,“妈……你骗我的对吗?”

  江辛月瞪她,厉声道:“我骗你?!我倒是希望是骗你,也就不用接受孙子没了的事实!”

  夏如歌一听,再也忍不住呜咽出声:“啊……为什么……我的孩子……”

  “行了!现在哭有什么用?你早干嘛了?”

  “身为一个女人,自己怀孕竟然都不知道?!”

  “你这两天就已经先兆流产,如果及时发现,这个孩子完全能够保住,可就是因为你大意,孩子没了!”

  “奕铭出轨,完全是你的错。你看不住自己的老公,甚至连孩子都保不住,你还能干什么?!”

  “看着你就有气,我也走了,你自己好好反省吧!”

  江辛月说完直接摔门离开。

  偌大的豪华病房里,只剩下夏如歌一个人,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放声大哭,将所有的委屈、愤怒、悲伤都化为眼泪流出来。

  是她没用,她早该知道这次肚子疼和每次痛经不一样,为什么就不注意?!

  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丈夫身上,因为他和于佳悦的事不吃不睡,所以她的孩子才会选择离开?!

  她不只是一个失败的妻子,更是一个失败的母亲,她不配有孩子。

  夏如歌悲痛欲绝,可也只能一个人痛哭不止,没有人安慰她,也没人能安慰她。

  她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听到开门声,立刻抬头看过去,多希望是傅奕铭来看她了?!

  然而进来的不是她的丈夫,是一个年轻的男医生。

  那人无奈的叹口气:“既然能听到开门声,怎么就没听到警报声?”

  夏如歌一脸茫然,直到他走到跟前换液,才发现原来输液器里的药已经没了。

  “你的家人呢?”

  夏如歌苦笑,“他们……很忙。”

  “那你丈夫呢?你流产,他怎么不陪着?”

  夏如歌抿紧嘴唇,好半天才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也想知道他在哪。”

  想知道他是不是和于佳悦在一起,想知道于佳悦是不是怀孕了。

  医生愣愣的看她一眼,无声退出房间。

  ……

  夏如歌在医院住了三天,除了陈叔会到医院给她送些鸡汤之外,婆家的人和傅奕铭都没出现过。

  这些,她都的默默的忍受下来。

  第四天早上,夏如歌一个人办了手续,拿着自己的东西在医院门口打车。

  一辆车忽然停在跟前,车里的人摇下车窗,“我送你吧。”

  夏如歌微微愣了一下,竟然是之前给她换液的值班医生,她赶紧摇头拒绝:“不麻烦您了。”

  她和这个人不熟悉,而且总归是个年轻男人,她该避嫌。

  那人笑了:“上来吧,我正好想跟你聊聊你的病情。”

  夏如歌皱了下眉头,“我的病情?”

  “先上来说吧,南城的夏天太热了。”

  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可说话却透着一股威严,不容拒绝的样子。

  夏如歌咬了下嘴唇,开了后座的车门坐上去,急声问:“医生,您想跟我说什么?我怎么了?”

  “别紧张,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我看过你的病例,你有输卵管阻塞。”

  “嗯。不过一年多前就已经做过手术,这段时间也在吃调节身体的药,但一直没能怀孕。好不容易……”

  夏如歌说不下去了,想到那个失去的孩子,她就觉得呼吸都掺着玻璃碴子,痛彻心扉。

  医生沉吟了下,又继续说:“你的血检里有米非司酮,这是流产药的成分,我看你失去孩子十分痛苦,这孩子不是你的主动流掉的?!”

  轰!

  这医生的话对夏如歌来说,简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她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您说……流产药?!”

  医生从后视镜看她一眼,脸色微微凝重:“看来你果真不知道。”

  “我……我不知道!”她拼命的想怀上孩子,怎么可能吃流产药?!

  “那你就小心了,应该是有人给你吃了这个药。以后你不要乱吃药,有问题随时找我。”

  医生说着,递过一张名片来。

  夏如歌接过来,上面写着“段然”两个字,她狠狠握紧,心里翻江倒海的难以平静。

  到了家,夏如歌跟段然道过谢就进了别墅,楼上楼下的把她最近吃过的药都捣腾出来,然后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手指都是冰的。

  这么多药,到底哪个有问题?是谁要害死她的孩子?!

  别墅外面,段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下车点了一根烟,看着别墅沉思。

  夏如歌在南城也算是名人,毕竟这个时代,很少人家还会买童养媳,偏偏又是南城第一豪门傅家。

  大家都说她是麻雀变凤凰,上辈子积了大德才能嫁进傅家,可在他看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她流产之后,她丈夫一次都没出现,婆婆也是斥责几句就离开,她的处境相当不好。

  傅家对这个看起来坚强但骨子里柔弱的女人这么苛刻,她自己也不知道争取,真不知道该怒其不争,还是觉得她可怜。

  不过,身为医生,他最介意的还是那流产药,她吃的剂量不小,这对身体的损害是不可逆的。

  

第8章 流产药的事他知道

  段然还在想着夏如歌的事,可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霸气的声浪,是傅奕铭的柯尼塞克。

  他回到车上重新发动引擎,车开走之前还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

  那个从跑车上下来的男人,身材修长笔挺,一身名贵的西装更是将他衬得英气逼人。

  他还是第一次见傅奕铭本人,这个傅氏集团的执行总裁比杂志上更有魄力。

  只是,这么一个英俊非凡的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出轨的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段然的车子彻消失不见,傅奕铭才收回冰冷的目光,漆黑的眼底闪着一簇火光。

  刚才那个男人和夏如歌是什么关系?

  从小到大,他对夏如歌的生活虽然不关心,不过她身边的异性他基本都知道,不记得有这么一个男人!

  傅奕铭心中不悦,关车门的时候力道极大,车子都被震得一晃。

  于佳悦被他的火气吓得一个激灵,不过她似乎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这可有意思了。

  “难怪我们去医院扑了空呢,原来是有人送如歌回来啊。”

  “说起来,如歌的异性缘一向很好,每次宴会结束都有人抢着送她,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过这样也挺好,等你跟如歌离婚,我们也就不用担心她会孤单一个人了。”

  于佳悦趁机火上浇油,傅奕铭听完,脸色顿时更加冰冷,一句话没说就大步流星的往里走。

  “我应该让崔秘书给你打过电话,说过会去接你出院,为什么不等我?!”

  傅奕铭进门就冷冷质问,对她的身体丝毫不关心。

  夏如歌听到他的话,动作猛的一顿,心口一阵冰冷的寒意。

  她看着他,嘴角扯出一抹惨笑,寒心的说:“崔秘书跟我说的是昨天,可我一直等到今天也没见到你,干脆就自己回来了。”

  “你可以打电话!”

  “我是打过电话,是崔秘书接的,他说你太忙了。”

  “可你是真的忙吗?难道不是在陪小三逛商场,买钻石项链吗?!”

  夏如歌正说着,于佳悦也从外面进来,脖子上那闪耀的钻石刺得她眼睛生疼。

  她仓促的收回目光,继续悲伤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发红的眼眶被雾气浸染。

  “奕铭,我流产住院,因为大出血,差点连命都没了,你却还有心思陪小三?!”

  “住院这三天,我要忍受失去孩子的痛苦,还要时不时收到于佳悦发来的照片,都是和你在一起亲热的画面!”

  “你知道我这三天有多痛苦吗?!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根本不关心我的死活!”

  最后这句话,夏如歌几乎是喊出来的,之后跌坐在沙发上,用冰冷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傅奕铭沉眉,脸色越发不悦:“你又在闹什么脾气?我不喜欢医院,你应该知道。”

  “是,我知道。”夏如歌笑中带泪,“可你是我的丈夫,难道就不能来看我一眼吗?”

  “在我心里,你从不来不是我妻子。”傅奕铭沉入沙发,黑眸充斥着怒火,却在隐忍没有发作。

  夏如歌脸色一白,仿佛被人打入冰窖,浑身冷得彻底。

  这就是她深爱的丈夫,他总是能用一句话将她伤得鲜血淋漓,让她无力反抗。

  她死死的攥着拳头,感受指甲嵌入掌心带来的痛意,忽然站起来,歇斯底里的大吼:“傅奕铭,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会没了?!”

  “因为有人给我吃了流产药,他是被人害死的!”

  傅奕铭蓦地眯紧黑眸,他吸了一口气,随即沉声道:“流产药的事我知道。”

  夏如歌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知道流产药的事……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再谈这件事!”

  傅奕铭越过她,余光瞥到茶几上的那些药,他眉心微微一折,弯腰将那些药都扔进了垃圾桶。

  “这些都处理掉,孩子已经没了,再追究这些没有意义。”

  夏如歌心如刀割,眼泪终于忍不住决堤,“什么叫没有意义?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她心里有个可怕的念头,却不敢继续往下想,她怕自己知道答案会活不下去!

  傅奕铭冷冷的看她一眼,没有回答便转身离开别墅,只留下于佳悦和夏如歌。

  于佳悦坐在沙发上,啧啧笑道:“夏如歌,我真心觉得你可怜,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夏如歌抹掉眼泪,咬牙道:“你给我说清楚!”

  于佳悦嘲讽的笑着:“你还不明白吗?谁最不希望你有孩子,就是谁下的药,你猜那个人是谁?!”

  夏如歌脑袋“嗡”的一声,被于佳悦这句话炸得一片空白,等她回过神的时候,于佳悦已经不在了。

  她喃喃的重复着于佳悦的话,傅家很多人不愿意看到她怀孕,孟洁、二妈,还有此刻的于佳悦。

  然而我最不希望她怀孕的人,应该是……她的丈夫!因为一旦有了孩子,她更不可能答应离婚!

  可那是他的亲生骨肉啊,他真的忍心亲手杀了她吗?

  夏如歌呆呆的看向垃圾桶,把里面的药盒都翻出来,她想要查清楚,却又害怕查清楚。

  她问自己,如果真的是他,她要怎么办?!

  夏如歌跌跌撞撞的上楼,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没有出门,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准备晚饭。

  她觉得好累,更感到害怕,所以选择懦弱的躲起来。

  晚上六点多的时候,于佳悦来敲她的门,假装好心的问她:“如歌,奕铭来接我,要带我去吃法餐,你要一起去吗?”

  夏如歌眼睛一厉,猛的开了门:“于佳悦,不要再来跟我挑衅,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于佳悦得意一笑,靠近她后压低声音挑衅:“好啊,我等你来咬我,我倒要看看你的牙齿到底有多尖利!”

  “于、佳、悦!”夏如歌红了眼睛,为什么之前没有这个所谓的“闺蜜”竟然有这么丑恶的嘴脸?!

  于佳悦笑了两声,踩着高跟鞋下楼,还耀武扬威的冲着她举起中指。

  夏如歌在原地愣了几秒钟才追下去,却看到于佳悦挽着傅奕铭的手臂,上车的时候丈夫体贴的给于佳悦开了车门。

  她刺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回想这些年,她和丈夫极少那样亲密,为什么于佳悦可以?!

  她无力的靠在门边,直到他的车子消失不见才回到客厅,看到那些药发呆,她死死的咬住嘴唇。

  想了想,她终究是拨通了段然的电话:“段医生,我是夏如歌,您什么时候方便见我一下?”

  

总裁宠妻超给力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宠妻超给力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宠妻超给力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