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宠妻无度最新章节(青桐)苏茜蒋云辰无弹窗广告免VIP

  • 时间:
  • 总裁宠妻无度青桐
  • 来源:KX

总裁宠妻无度最新章节(青桐)苏茜蒋云辰无弹窗广告免VIP

《总裁宠妻无度苏茜蒋云辰》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总裁宠妻无度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天价手术费

A市医院。

“快!病人需要及时手术!”

“爸!爸!”苏茜看着被医生推进手术室的父亲,泪如雨下。

“病人的家属是哪位?”护士拿着一杯病历本,站在手术室的门口对着苏茜的方向询问。

苏茜抹了一把眼泪,向前一步靠近护士说:“我是,我是病人的女儿。”

护士看了一眼苏茜,没说太多的废话,直接从手上的病历本中抽出一张纸塞进苏茜的手里说:“手术费,50W,赶紧去交吧,要不是手术就得停了。”

苏茜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后紧紧的捏住那张缴费单,焦急的说:“别停,求你们了,我这就去交手术费。”

护士抬起头,露出标准的微笑:“您是苏氏企业的小姐,区区50W而已,赶快交了吧。”说完,护士一转身,匆匆离开。

苏茜确实是苏氏企业的大小姐,昨天她还是个无忧无虑备受万千宠爱的千金,而现在,别说50W了,就是五万块,她都不能及时的拿出来。

回头看了一眼手术室的门,苏茜捏紧了拳头,下了楼。

苏氏企业破产了,就在昨晚。

苏茜的爸爸住进医院也跟公司有关,现在苏氏企业破产的消息还没传出来,要是被各大媒体知道了,呵呵,估计这家医院都不是收留苏茜的爸爸。

来到楼下,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苏茜的精致的小脸上,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都怪自己平时太贪玩,要是攒一些钱,何苦现在连父亲的手术费都拿不出来。想到这儿,苏茜的拳头握的更紧了一些。

拿出手机,翻看着联系人,找到平时那些苏茜自认为交好的朋友,挨个打电话过去,看能不能借到一点。

20分钟过去了,苏茜一毛钱都没借到,有的说刚刚花掉了,有的压根就不找借口,直接说不借,还有人压根电话都打打通。

呵,什么狗屁朋友,有钱的时候一个个的都围着自己转,没钱了,有多远就躲多远。

苏茜正为人心的变迁感到可悲,之前给她缴费单的护士拍了她一下问:“苏小姐,您怎么还没缴费?再过一会儿,可就要停止手术了。”

苏茜转过身去,礼貌的笑了笑:“抱歉,刚给司机打了电话,他很快就送过来。”

护士一听,连忙说:“哦,我也只是问问,怕耽误了苏总的手术。”

“谢谢。”苏茜对着护士点了一下头,快步走到医院外面。

她狠狠了吸了一口气,哪里还有什么司机,苏氏企业现在都乱成一锅粥了,她要怎么办才好,怎么做才能换来50W?

卖掉自己的肝脏?可现在就需要50W,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迅速的得到50W呢?

苏茜越想越着急,电话不停的打,一个又一个,无论是自己的好友还是平时那些与自己父亲长来往的叔叔,都是借口一大堆,或者压根就不接电话。

苏茜在医院的门外来回踱步,长这么大,她有神困难只要跟自己的爸爸说一声,立刻就可以得到解决,现在父亲需要她,而她,只能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点实质的事情都做不到。

“苏大小姐。”

苏茜闻言,停下焦急的脚步,抬起头看向声源处。

只见苏茜面前不远处,听着一辆黑色的法拉利,透过车窗,她看见了自己最讨厌的人,井亦然。

井亦然见苏茜看了过来,打开车门,优雅的的下车。

他真是一个让女人为之发狂的男人。

从井亦然下车的一刻,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

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

一身黑色正装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

苏茜看着面前这个逐渐靠近自己的帅气男人,目光变得越来越愤怒,如果可以,她现在恨不得就杀了这个男人!

“苏大小姐,看你的样子似乎不怎么欢迎我,看来手术费,又着落了?”

一听手术费的字眼,苏茜的体内的火气更加大。

他还知道,他还敢提?!苏家变成现在的样子的都是拜他所赐!而他,竟然敢这样以一副悠闲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

苏茜打量着面前这个让苏氏企业破产的男人,强忍着即将就要爆发的怒火,揉了揉额头问道:

“你什么意思?来看我笑话?”

苏茜抿着嘴,紧皱着眉头,摸不透面前的井亦然。

井亦然迈着优雅的步子,来到苏茜面前,毫不忌讳的搂上苏茜的纤细的腰肢,让她靠自己更近一些。

苏茜的双手下意识的撑在井亦然的胸膛上,心里恶心极了,就算是被外面的脏兮兮的乞丐抱,也不要井亦然这个混蛋碰她一分一毫。

正要挣扎,井亦然的另一只手飞快的拿过苏茜手上的缴费单,

“50W?我出。”

苏茜停止手上的动作,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井亦然。

“你、你说什么?”

“我说,这50W,我出。”

苏茜虽然从小就养尊处优,不过天上不会掉馅饼的事情她还是明白的。更何况,面前的男人可以说的上是自己的仇人。

虽然她厌恶井亦然到极点,但,父亲的手术费急需。

“说吧,”苏茜别过脸去,看着一边的地面:“你有什么条件?”

“谁说苏大小姐只是个花瓶的,我看,倒是挺聪明的。”

接着,井亦然叫了一声:“姚叔。”

这个姚叔也不知道刚才在哪站着,井亦然一叫他,他便立刻出现,井亦然将缴费单交到他手上,命令到:“给苏老爷子的手术费交了。”

“是!”姚叔毕恭毕敬的接过缴费单,径直到缴费窗口去了。

“钱,我交了,现在我们来好好聊聊你要做的事情。”

井亦然捏起苏茜的下巴,眯了眯清澈的眸子:“我要你,跟我结婚。”

话音一落,苏茜的眼睛瞪的溜圆:“什么??”她怎么也没想到井亦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第二章 结婚

这太疯狂了,或者说,这太荒诞了!能跟井亦然面对面说上几句话,苏茜已经用了最大的耐心。

结婚?开玩笑,开国际玩笑?让她跟井亦然结婚?怎么不让刘邦和项羽搞基呢???

苏氏企业的倒台井亦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就好似让她与自己的仇人结婚,她现在最恨的人就是井亦然,她怎么可能愿意跟井亦然结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苏氏企业已经破产了,就算你娶我,也的不到任何好处,我看,你还是换个条件比较好。”

井亦然伸出食指,放在苏茜的唇上:“商品的价值是由我定的,而不是商品本身,懂吗?”

他竟然说自己是商品?苏茜的抿着嘴,强忍着自己想要立刻撕碎他的怒气。要不是需要钱,她早就一个抬腿踢在井亦然的下体让他断子绝孙才好,哪还会给他机会让他跟自己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要不这样,井总,钱,算你借我的,一会儿打个欠条,我以后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苏茜的耐着性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井亦然松开苏茜的腰,向后退了一步,像是打量怪物一样打量着苏茜。

“苏大小姐,你现在用什么还50W?就算是你去陪睡,也得够资本才行,我为什么要借钱给你,你有什么能给我的回报价值吗?你的那点利息,我井亦然,不稀罕。”

苏茜当然明白井亦然说的话,但凡她还有利用价值,那些好友以及叔叔们,都不会一分钱都不借给她,以井亦然的资产来看,她的那点利息,人家确实不稀罕正眼瞧。

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苏茜看着面前井亦然脑子里飞快的盘算着,除了答应他结婚的要求,还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案。

“姚叔好像在排队。”井亦然稍稍歪头,看向姚叔的位置:“看来你还没想好,我先叫姚叔回来。姚……”

没等井亦然叫出姚叔两个字,就被贴过来的苏茜捂住了嘴巴。

井亦然眼里含着笑意,握住苏茜我在自己嘴上的手,略带戏谑的说:“我才刚离开你一步,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贴过来了?”

苏茜才意识到自己跟井亦然贴的很近,连忙抽手后退,可井亦然根本没给她机会,紧紧的握着她手,目光死死的盯着苏茜,一字一顿的说:“跟我结婚,苏老爷子的命在你手里,只要你松手,手术立刻就会停止。”

苏茜的的目光从井亦然的脸上移动到二人我在一起的手上,脑海里逐渐浮现出父亲被推进手术室时,那苍白的脸和紧闭的眼。

想起从小到大的父亲对自己的宠爱,苏茜红了眼眶。

就在苏茜回忆自己与父亲只见的亲密情感时,只见井亦然的手开始放松,就在他的手即将脱离苏茜的手时,苏茜哪里还顾得上的什么仇恨愤怒,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抓住井亦然的手。

“我答应你!”

苏茜几乎是用吼的方式说出了这句话,她害怕因为是自己的犹豫,错过了救治自己父亲的最好时机。

什么仇人,如果父亲没了,她要这份仇恨做什么?现在是手术费50W,接下来的住院护养呢?明天媒体知道苏氏集团破产,没有井亦然的支撑,她拿什么让父亲在医院养病?

“我答应你……”苏茜的眼里啜满了泪水,双手紧紧的抱住井亦然手。

“我跟你结婚。”

井亦然抬手抚去苏茜脸上的泪水,嘴角逐渐上翘:“看,我说过,商品是没有权利决定价值的,你,只能乖乖听我的话。”

无论面前这个男人究竟要做什么,羞辱她也好,带回家凌辱也罢,苏茜都认了,只要能救爸爸,任何,她都可以接受。

井亦然看着苏茜妥协的眼神,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带上你的东西,跟我去登记。”

“啊?”

井亦然松开苏茜的手,整理了一下衣领:“啊什么,不是答应跟我结婚,上楼拿上你的东西,我在车里等你去民政局。”

说完,井亦然已经转身回到车上,苏茜在原地愣了愣,转过头去看见姚叔正在交钱。咬了咬牙,事情已经是定居,不由得她反悔。

拿上自己的包,跟着来到井亦然车的旁边。

她看了看车身,最后决定坐在后面,刚打开车门,井亦然清朗而又情感的声音传进苏茜的耳朵里。

“到副驾驶来。”

本来苏茜就是想躲开一下她跟井亦然的近距离接触,这回倒好,只能硬着头皮做副驾驶了。

关上后门,苏茜有些不自在的坐进副驾驶,为了不让井亦然看出自己的不自在,她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的说:“麻烦你快一点,我希望我爸手术完以后我能第一时间陪着他。”

井亦然快速的看了一眼苏茜,嘴角上翘:“别急,很快的。”随后,他毫无征兆的发动车子,苏茜惊呼了一声,踩点撞到头,她有些生气的看向井亦然。

而后者,降低到正常车速,优哉游哉的开着车。

不管怎么说,毕竟这个男人出了钱救了爸爸。

苏茜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

到了民政局,井亦然解开安全带,转过头去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下车。”

苏茜趁着井亦然转过身下车的空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怎么说她以前也是大小姐,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要不是为了爸爸,她早就上去揍姓井的了。

下了车,苏茜来到井亦然身边,井亦然转过又去垂眸看着苏茜,不冷不热的吐出一句:“最好不要有其他奇怪的想法。”

苏茜一惊,这个男人难道会读心术?

“什、什么奇怪的想法,明明只有你再说奇怪的话!”

苏茜有些结巴的掩饰自己被井亦然看穿心事的事实,井亦然伸手搂住苏茜的腰,力道大的让苏茜有些吃痛。

“最好是这样。”

语毕,井亦然搂着苏茜大步迈进民政局。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苏茜看着自己手上的红本本,恍然如梦。真的就这么嫁了?嫁给了让父亲公司破产的男人。

 

第三章 嫁人!

真是可笑,父亲病因为破产才突发,现在这个幕后指使又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跳出来说结婚,天知道身边这个叫井亦然的男人脑子想的什么。

苏家与他与冤无仇,他为什么这么做?

苏茜低下头,打开结婚证,上面她跟井亦然笑的开心,好像真的是一对恩爱的情侣一样,不,应该是夫妻才对。

拍照的时候,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说投来羡慕的目光,只有苏茜心里知道,自己有多么逼不得已。

还没等苏茜合上结婚证,手上小红本就被人抽走了。

苏茜顺着小红本消失的轨迹看过去,只见井亦然用食指和中指捏着结婚证的一角:“这东西,我保管,上车,回医院。”

哪有这样的?明明应该一人一份,凭什么他保管。苏茜看着小红本,再看看井亦然那张英俊的脸,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走到副驾驶上了车。

算了,不过是一个结婚证,她本来也没有多在乎,这场婚姻不过是为了救自己的父亲,至于结婚证在谁呢,是被丢弃还是被保存,她不在乎。

看着坐在车上忍着气的苏茜,井亦然将另一份结婚证也放进口袋里,才坐进车里,发动车里回到医院。

一路无话,井亦然将车子停到医院大门口,有些不耐烦的说:“下车。”

苏茜也没跟他客气,解开安全带就下车。

她刚关上车门,井亦然就飞快的发动了车子,害的苏茜差点摔倒。苏茜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王八蛋!”

井亦然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苏茜有些狼狈的模样,挑起唇,冷哼一声:“看你能忍多久。”

回到医院,苏茜来到手术室门口,让她意外的是,之前交钱的姚叔还在,见苏茜回来了,姚叔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对苏茜说:“小姐,不,太太,晚一点,我再来。”

说完,姚叔快步走进了电梯。

对于姚叔的这声太太,让苏茜很不爽,什么太太,她一点都不稀罕!

转过头,看见亮着的“手术中”,所有的气势全部垮了下去。

太太不过只是一个称呼,就像别人叫她苏茜、苏小姐一样,对吧?

苏茜大概在手术室外又等了近2个小时,手术终于结束了。医生一脸疲惫的走出来,苏茜见你上前询问父亲的状况。

“大夫,我爸爸怎么样?”

大夫摘下口罩,点了点头说:“放心,手术很顺利,剩下的只要病人好好休养,没问题的。”

“您的意思是?我爸爸没事了?”苏茜的眼睛里啜满了泪水,大夫对这样的场景早就见怪不怪了,揉了揉太阳穴说:“也不是完全没事,康复之后也要注意保养,不能喝酒,更不能劳累,毕竟患者年纪也大了。”

苏茜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我知道的大夫,谢谢你,谢谢。”

谢过大夫以后,苏茜又连忙跑进病房,看着自己的父亲带着氧气罩躺在床上,抿抿嘴,眼泪再次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太太。”

姚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苏茜的身后,苏茜吓的一哆嗦,回过头去,见是姚叔,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问:“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姚叔面带微笑,看起来十分和善。

“太太,您也叫我姚叔就好,不用客气。”接着,姚叔又说:“井总说了,等苏老爷子的病情稳定一些,会让老爷子转去最好的医院,请最好的护理,请你放心。”

苏茜听后,转过头去,重新坐回爸爸的身边,握着爸爸的手,点头说:“姚叔,麻烦你替我谢过井、井总。”

姚叔乐呵呵的笑了一下:“井总还说了,如果太太想要感激,大可不必,毕竟都是一家人,论起来,他还要叫苏老爷子一声爸。”

苏茜皱了皱眉头,井亦然这话说的漂亮但也让她窝火。

“知道了。”她淡淡的应了一句,姚叔听后,无声的退出了病房。

“爸,女儿不孝……”苏茜紧紧的握着爸爸的手,她的无能为力,最后对父亲的守护,竟然靠的是自己的嫁人。

真是讽刺,嫁人还是嫁给了最不该嫁给的人。

“井总,话我已经传到了,只是,太太的反应,不是很强烈。”

坐在宽敞办公室的井亦然,叠着双腿,一只手握着手机在耳边,另一只手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

放下手机,井亦然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

起身,来到落地窗前,井亦然俯视着窗外的繁华,嘴角上翘,露出一个清冷的笑。他就像是可以主宰世界的王者,在他的世界里,所有人的命脉和行动,都由他一手掌控。

慢慢来,不着急,要是现在苏茜就对他感恩戴德,他反倒觉得没意思了。猎物,要反抗,才有趣,太顺从,他不喜欢。

夜幕降临,苏茜简单的吃了点医院食堂的饭菜,看着父亲均匀的呼吸,苏茜心里的算是宽慰了一些。

只是,等爸爸醒过来,要怎么跟他说自己与井亦然结婚的事情,要是如实跟父亲讲了,爸爸会不会气坏自己。

想到这儿,苏茜觉得有些头疼,要不她找井亦然商量一下,能不能先对爸爸隐瞒他们结婚的事情。

不行,家里破产之后,还有多少积蓄,没人比父亲更加了解了,昂贵的费用,加上过几天的转院,父亲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一眼就知道钱一定没少花。

这可怎么办,怎么才能完美的瞒着爸爸呢。

苏茜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看着窗户上反射出来自己的倒影,叹了口气。

“铃铃铃。”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苏茜的思考。

真是奇怪,这个时候怎么还有人给自己打电话,大家不都是像瘟神一样躲着自己吗?

拿起手机,看到来电的联系人,苏茜的眼睛一亮,这不是正是帮忙的最好人选嘛!

“喂,云辰哥。”

“小茜,我在国外听说你那边出了点问题,我正要回国,你等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温柔的话语,苏茜的本来就红肿的眼睛,又溢满了泪水。

 

第四章 蒋云辰

“云辰哥,我爸住院了,我现在在医院,苏氏集团,明天就要宣布破产了。。。”

“什么?怎么回事?苏叔叔呢,他怎么样?你在哪个医院?”

苏茜抹了一把眼泪,带着鼻音说:“爸爸已经做过手术了,医生说好好养着就没事,我在A市医院。”

“好,我知道了,小茜,别怕,云辰哥很快就回去了。”

苏茜握着手机点点头,闷声嗯了一句,随后挂了电话。

手机还没等完全放下,又响了起来。苏茜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这是谁?会不会知道公司破产来讨债的?

苏茜想了想,按了挂断键,现在的她,没有心思周旋这些。

刚挂了电话,陌生的号码立刻又打了进来。

苏茜皱了皱眉头,看着来电的手机号码,一直这样逃避,也不是办法吧。

长吸了一口气,苏茜接起电话,刚说了一个“喂。”字,对面便传来了让苏茜火大的声音。

“苏大小姐,你还真是拿自己当回事,我的电话你也敢挂?”

苏茜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从井亦然的语气中,明显听不出了不悦,她耐着性子解释道:“我没有你的号码,以为是其他人。”

“其他人?什么人?蒋云辰吗?”

听到蒋云辰三个字,苏茜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跟云辰哥的电话刚刚挂断没有一分钟,井亦然就知道了?

苏茜有些惊悚的看了看周围,是不是井亦然在自己身边安排了什么监控之类的东西,要不,怎么会这么快得到消息。

见苏茜没说话,井亦然继续说:“蒋云辰要回来了,是吗?”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井亦然说的笃定,苏茜静静地握着手机,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父亲,来到了病房外面。

“你不是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苏茜靠在墙上,有赌气的说。

“当然是想听你一句实话了。”

苏茜透过走廊的窗户,看到医院外面的人来人往,正好有一个急救人员被大家慌张的推进医院,看着那些跟在后面家属哭的肝肠寸断的样子,苏茜抿了抿嘴。

“既然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

此刻,靠在卧室床上,陷入一片黑暗的井亦然,握着手机嘴角上翘,笑了起来。这个苏茜,终于忍不住了问自己结婚的目的了。

“苏家大小姐有涵养,长的又漂亮,多少人都梦寐以求,我娶你,这些,还不够吗?”

要是换个人这样夸自己,苏茜早就美到天上去了,可对方是井亦然,苏茜连扯一下嘴角的心思都没有,他的话,自己一个字都不会信,甚至觉得虚伪和恶心。

正所谓无奸不商,井亦然管自己叫做商品,自然是有他的目的,只是苏茜,还想不到这个目的。

良久,苏茜压低了声音问上一句:“你不怕我报复你吗?”

“报复?”井亦然那头传来了一连串的清朗笑声,“我救了苏老爷子,哦不,我救了咱爸,最后的来的结果就是你的报复,苏家教育上的涵养,我井亦然,算是见识了。”

苏茜被噎的脸色通红,这件事情本来就让她窝火,害爸爸生病的是井亦然,结果及时让爸爸手术的还是井亦然,现在的苏茜找不到一个平衡的态度去对待他。

“不过,”井亦然的声音变的低沉,语气中带有一丝危险的味道:“苏茜,想报复我,可以,前提是,你要有这个资本,明白吗?”

苏茜另一手臂抱紧了自己的胳膊,在以前大大小小的聚会里,她没少见过井亦然,只是两个人接触少之又少。

从别人的嘴里她听说过,井亦然职场上心狠手辣,那时候她还不明白,一个不过比自己大了几岁的男人,怎么就会心狠手辣,现在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井亦然的语气,透过手机,都让他觉得冰凉。

这个男人,他摸不透。

“住病房,还是回家?”

没等苏茜从井亦然危险的语气中回过神来,对方的声音变的稍稍柔和了一些.

“嗯?”

“我说,你说住在病房陪爸爸,还是回家来?”

回家?苏茜哪还有家了,破产以后账户冻结,房子也被拿去做了抵押,回家?家在哪?

“我,我要陪着爸爸,他还没醒过来。”

说着话,苏茜移动到病房门口,打开一条缝,看了看屋子里的父亲,他昏迷着,屋内只剩下仪器,亮着冰冷的灯光。

“夜里会凉,注意身体,一会儿我会让姚叔给你送个毯子。”

苏茜不明白,前一分钟井亦然对自己说话的语气,好似寒冬的冰雪,这会儿,就好像冬天过去了,春暖花开了一般。跳跃太大,她一时有些慌乱。

“不、不用的,医院不冷。”

“我说过的,商品的价值由我决定,既然你是商品,那么你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说完,井亦然利落的挂了电话,苏茜一脸茫然的被挂断的手机。

井亦然,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出5分钟,病房门被打开,苏茜以为姚叔真的来送毯子了,定眼一看,竟然是井亦然!

苏茜皱着眉头看着拿着毯子和水果的井亦然,有些不满的问:“怎么是你?”

井亦然放下东西,来到苏茜身边,不客气的捏起她的下巴:“对我不满意?”

苏茜厌恶井亦然跟自己的亲密接触,他的触碰,让自己觉得是一种玷污。

看见苏茜眼神中的厌恶,井亦然心里有些不爽,全天下的女人恨不得都扑到自己的怀里任由自己摆弄,这个苏茜,竟然不识好歹!

井亦然更亲密的靠近苏茜一些,苏茜紧紧皱着眉头向后退,一直退到空病床的旁边,苏茜感觉自己的腿抵在了床上,伸手想要推开井亦然,不料,井亦然却厚颜无耻的搂上了她的腰。

“放开我!”毕竟是病房,苏茜不敢太大声,她压低了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井亦然不但没放开她,反而顺势将她推到,随后整个身子压在苏茜身上。

苏茜惊呼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井亦然,他这时做什么?这里可是医院,是她爸爸的病房!

 

第五章 无耻!

“井亦然!你无耻!!”

井亦然低低的嗓子音笑出了声:“我无耻?我做了什么,还是?你期待着我做无耻的事情?”

说着话,井亦然的一只手放在苏茜纤细的腰上,苏茜像是过电一样,立刻抓住井亦然的手,防止他有下一步的过分行为。

“苏家大小姐是觉得我放的位置不对,要亲自引导我?”

井亦然轻佻的语气,让苏茜气的涨红了脸。

“你起来!”

看着红透的脸颊,井亦然竟然很想亲上一口,冒出的这样的想法,井亦然吓了自己一跳。

他迅速起身,看着床上一副自卫姿势的苏茜,冷哼一声说道:“这真以为有男人会愿意碰你?”

说完,井亦然转身,大步离开病房。

苏茜还沉浸在慌乱中,好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来,这个井亦然,说走就走了?躺在床上的苏茜,感觉自己好似置身于一个漩涡里,井亦然,他像是一个正负两极,搅的自己头大。

看着天花板,想起了云辰哥的电话,云辰哥回来,事情就好解释了。

要是爸爸醒来问起钱的事情,说是云辰哥给的就好了,毕竟云辰哥,也是个赫赫有名的大老板呢~

而且,只要把话说明白,云辰哥是一定会帮助自己的。

至于井亦然,苏茜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猜测他,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苏茜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有双重人格,实在是太奇怪了。

第二天一早,苏茜醒来的时候,先是向父亲病床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切还跟昨晚一样,父亲还是均匀的呼吸,没有其他表现。

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抬头的瞬间,看见一身黑色如墨的井亦然,身边还站着满脸和善的姚叔。

两个人一坐一站,一冷一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太太,你醒了。”

姚叔恭敬的问候,苏茜没有回答,而是有些迷茫慌乱的看向井亦然:“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不需要知道。”井亦然说完话,对着姚叔使了一个神色,姚叔立刻会意,来到苏茜身边,笑容满面的说道:“太太,我先带您回家好好休息,这里有井总照看,放心。”

本来对井亦然回答有些愤怒的苏茜,一听姚叔说他要在这里照看自己的父亲,已经升上来的怒火,被不可思议的情绪压了下去。

她疑惑的看了看井亦然说:“不用了,我自己照看就好。”

话音一落,井亦然的清澈的眸子一寒,看的苏茜不由自己住的打了个哆嗦:“叫你回去你就回去,别在这儿给我丢人。”

苏茜一听,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裳,因为睡了一夜,上面布满了褶子,再看井亦然,他的视线已经转到别处,就好像因为自己太邋遢,怕脏了眼睛一样。

苏茜抿了抿嘴,掀开被子下了床,看了一眼病床的父亲,想着自己离开一会儿应该没有问题,转过头来对井亦然说:“我很快就会回来,麻烦你了。”

说完,她又对姚叔说:“走吧。”

姚叔正要迈步出去,一旁的井亦然忽然占了起来。

姚叔见了,立刻会意:“我会照顾好苏老爷子的。”

没等苏茜说什么,井亦然嗯了一声,瞥了一眼苏茜,径直向病房门口走去。苏茜看看姚叔,再看看病床上的父亲,咬咬牙,跟了上去。

苏茜跟着井亦然出了医院,坐上一辆车子,这车跟昨天井亦然开的那辆不一样。

也对,井亦然那么有钱,多有那么几辆车,是很正常的。

靠在座位上,苏茜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风景,思考了良久才张了张嘴问道:“井亦然,你为什么娶我?”

井亦然一听,清冷的眸子扫过苏茜,语气冰冷的反问道:“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你吧?”

井亦然的话,让她想起了昨晚的嘲讽,是她自己蠢,明知道井亦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竟然还要问。

苏茜没再说话,井亦然也安静的看着车,直到井亦然将车子停在一栋别墅前,苏茜看着这个别墅,目光变得有些犀利。

“井亦然,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知道这已经不是我家了吗?还是说,你故意让你带我到这儿,为了羞辱我?!”

苏茜说完话,胸口因为生气上下起伏着,而井亦然依旧保持了原本淡漠的模样,拿出一个档案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扔到苏茜面前。

“算是给你的礼物。”

苏茜看着面前的房产证,有些不解,她打量了一样淡漠如冰的井亦然,又看看被扔在自己腿上的房产证,最终,颤抖着双手拿起房产证。

打开房产证,苏茜的错愕的红了眼眶,房产证上的面子,只有苏茜二字,再无其他。

苏茜以为自己看错了,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没错,只有苏茜的名字,没有井亦然,更没有其他乱七八糟人的名字。

见苏茜惊讶的张着嘴,井亦然点上一根烟,缓缓了吸了一口。车内,随着井亦然吐出的烟雾,被淡淡的烟草香所包围。

“你想要的我可以给,那么,将来我想要的,你是否,也能毫不犹豫的给我?”

苏茜抬起头合上房产证,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井亦然:“你想要什么?”

井亦然转过头,看着苏茜笑了笑,伸出手来捏住苏茜的脸颊说:“你说,我想要什么?”

总裁宠妻无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总裁宠妻无度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宠妻无度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