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你是我的刻骨铭心

唐诗小说唐诗&你是我的刻骨铭心免费阅读

来源:ysg|小说:你是我的刻骨铭心|时间:2019-11-18 15:56:04|作者:唐诗

作者唐诗原创小说你是我的刻骨铭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你是我的刻骨铭心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你是我的刻骨铭心免费阅读:一场长达近十年的单恋没有开花结果,她终于放弃了……却没想,曾经的男神居然会变得对她死缠烂打!卧室内,男人步步逼近。唐诗靠着墙壁,退无可退:“陆阎寒,你说过你不会喜欢上我。”男人眉梢一挑,“我不会喜欢上你,可你确定你放弃得了我?”后来,她丢下离婚协议消失了。男人几乎掀起了一座城。他将她堵在机场,离婚协议书砸了过去,“陆太太,离婚可以,想逃也行,但,必须带上我。”

你是我的刻骨铭心唐诗

你是我的刻骨铭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时间滴滴哒哒地流逝着,靠着身侧的男人,整晚,唐诗都有些睡不着。

不知道多久,男人转了个身,盖在身上的被子被卷了过去,身体暴露在十度左右的冷空气中,唐诗冷的打了个寒颤,她睁开眼,攥住被子想扯一点过来,男人明显把被子压住了,任由她如何扯也扯不过……

陆阎寒真的是越来越没有绅士风度了,她都被他挤在角落旯旮里面了,可是他还是连她的被子也不放过。

唐诗深吸了好几口气,卷缩了身,试图用身体来取暖,那空调的风哗啦啦地吹着,越来越冷。她睁开眼睛,听着旁边男人淡淡的呼吸声,心底有些不甘心,凭什么她在这里冷得哆嗦,陆阎寒却在被窝里面睡得这么香啊?

唐诗紧咬住下唇,一不做二不休,慢慢地往他所在挪,冰凉的娇躯瞬间被暖意给覆盖,唐诗小脚一伸,踢到了陆阎寒的脚,她心一惊,抽回脚,下意识地秉着呼吸看着他,夜色下,男人闭着眼睛没反应。

陆阎寒的脚跟个烤炉一样,热乎乎的,唐诗试探性地再度把冰凉的脚搭在他脚上来取暖,男人没反应。心脏噗通噗通地跳着,有些紧张。唐诗深吸了一口气,又试图把另外一只脚搭在他腿上。

男人双腿一弯,稳稳地夹住了她的双脚。长臂一弯,直接把她揽入怀。

唐诗撞入他胸膛,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心简直跳到了嗓子眼。

醒了吗?陆阎寒是醒了吗?

冰凉被暖意覆盖,时间滴答滴答地流逝着,唐诗靠在他胸前,忐忑不安等着他大发雷霆,慢慢地昏昏欲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唐诗从来没有睡这么沉过。

她睁开眼的时候,身侧已经空空荡荡。她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气,掀开被子起身,去浴室洗漱了一下,然后她从衣橱里挑了套衣服穿上,下到大厅,出奇的,陆阎寒今天并没有去上班,而是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菊嫂看她下楼,迎上前,“太太,您醒了?饭菜已经做好,在餐桌上。”

“谢谢。”唐诗礼貌性地向她道了句谢,本来犹豫着要不要跟陆阎寒打声招呼,可是,转念一想,他对她向来都是冷冰冰的,总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唐诗还是决定不去拿热脸贴人冷屁股。况且,她也没有受虐的体质。她走到客厅餐桌坐下,菊嫂端了碗饭给她,唐诗仰起头对她道了句谢,目光扫向桌面上的菜,微微一愣,除了一两道青菜没放辣椒。

几乎全是辣的,那些菜还都是她曾经爱吃的。

她爱吃辣,陆阎寒平常却吃的比较平淡。曾经,他就用这个理由来拒绝过她。

他说,“就拿最简单的,我们连喜欢吃的口味,都不是一样的。你觉得怎么生活得到一起?”

后来,为了迎合他的口味,她真的改了。从一个无辣不欢的辣妹子变成了吃清汤寡水的淡妹子。以至于最后她放弃陆阎寒,跟秦飞亦订婚,也没能改回这个习惯。

爱吃辣的唐诗现在已经不能吃辣了。

唐诗对着站在旁边的菊嫂轻声问,“有你们家先生吃剩的菜吗?”

菊嫂一怔,这些菜都是他家先生特地吩咐的。那个时候,她还试探性的问他,万一太太不能吃辣怎么办?他家先生冷着脸说,她要是不能吃辣,就饿着。

先生性格虽然冷,但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这样过。菊嫂也觉得他家先生在这件事上做的有失厚道。以为唐诗觉得这饭菜不和她胃口,所以故意说的比较委婉。她道。“太太要是不喜欢桌上的饭菜,我给你重新做?”

“不用。我只是不太能吃辣。”唐诗从来不喜欢麻烦别人,“你们先生不是吃的比较清淡吗?厨房还有没有他吃剩的菜?”

“呃。”菊嫂被她弄蒙了,“这些菜就是先生已经用过的。”

唐诗一愣,有些讶异地看着她,“陆阎寒不是不吃辣吗?”

菊嫂对此也有些纳闷,“先生以前不能吃辣,可是在几年前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变得能吃辣了。”她记得那段期间,他家先生为了能够适应吃辣,每天晚上都辣到胃疼,好几次住院,最后好在终于适应了……

唐诗:“……”

她喜欢吃辣的时候,他不喜欢吃。她不喜欢吃辣的时候,他却喜欢上了。

果然。她跟陆阎寒八字相克,天生就不适合在一起。

菊嫂试探性的问,“太太要是不能吃辣,我给你重新在做两样菜过来?”

唐诗摇了摇头,“不用,我吃青菜就好。”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微微仰起脸,看着唐诗慢条斯理地夹着青菜,对于其他的菜丝毫未动,甚至面上没有一点欣喜的模样,皱起了眉头。

菊嫂从客厅走了出来,他壮似无意的问,“刚才她跟你说什么?”

菊嫂看了他一眼,回答道,“太太说,她不能吃辣。”

男人俊脸一冷,刷的一下站起身,拿起手中的报纸往玻璃茶几上重重一砸。

不能吃辣?呵。这女人无辣不欢,现在特么的告诉他,她不能吃辣?

矫健的长腿大步走到客厅,强烈的压迫感从背后传来,唐诗只觉得背脊莫名一寒,转过身,就看见陆阎寒铁青着脸大步走进来。视线移在那没有动的菜上,当着她的面,粗暴地,一个个把桌上盛菜的盘子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垃圾桶不断响起碗盘摔碎的声音,眼看着陆阎寒端起那唯一的一盘青菜要砸下去,唐诗连忙道,“这是我要吃的。”

“砰!”青菜被重砸入垃圾桶。

唐诗愤怒地瞪着他,“陆阎寒,你讨厌我,直接说就好了。大不了我不出现在你面前的就是了。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地针对我。”

“针对你?”男人眼底怒火翻滚,原本盛怒到极致的脸既然低低地笑出了声。他面上闪过一丝戾气,钳住她的下颚,猛地一抬,“你倒是有点自知之明。”

他眯起狭长幽邃的眼睛,“你不是讨厌唐念慈吗?今晚晚上体育馆举办金马奖颁奖典礼,你跟我一起去。一起去看看你讨厌的敌人,是怎么踩着你唐家大小姐的身份,站上最高的位置。”

第八章

唐诗是真的被他气到了,张嘴就往他的手指咬下去。

陆阎寒吃疼,随手一甩,唐诗猝不及防地往后一仰,砰地一声,撞在了身后不远的花瓶,哗啦地一声,花瓶率先落下,唐诗跟着摔倒,手覆上了满地的花瓶碎片……

陆阎寒神色微变,下意识地想上前,却在抬步的瞬间,看着唐诗发红的眼睛瞪着他,又生生地停了下来。

他冷着脸转过身,“砰!”狠狠地踹了一脚旁边的桌子,粗暴地扯了一下衬衣上的领带,转身大步离开。

菊嫂看着陆阎寒走远,这才慌乱地走上前,扶起她,“太太,您没事吧?”

唐诗摇了摇头,站起身,平静道,“菊嫂,麻烦你帮我拿一下消炎杀菌的药膏跟绷带过来。”

上了楼,唐诗随意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去了一趟医院,看了眼她的父亲,又去了唐氏集团。

三年前,出现那起恶意操控经济市场的案子,导致唐氏股份下跌,她就被股东踢出了董事会。

现在公司已经被她继母操控,她只能另想办法再进公司了。

唐氏集团是他爸跟黄董一起闯下来的,他虽然占公司股份不是很多,却相当的有话语权。

“对不起,唐小姐,黄董不在公司,可能没办法见你。”办公室外,唐诗被秘书拒绝在外。

唐诗淡声问道,“请问黄董去哪了?”

女秘书温柔的答,“很抱歉,这是黄董的私事,我不能告诉你。”

唐诗抿住唇,“那麻烦你帮我转告他,我有事找他。”

接着,唐诗又去找其它的人,接连找了几个股东都是一样的答案,她的心也跟着越来越沉重,一两个可能是巧合,但几个同时这样,那就存心避着她了。

天快要黑的时候,她才回到陆家。

劳斯莱斯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唐诗怕又惹到陆阎寒,在司机叫了她一声后,匆忙地上了车。

劳斯莱斯在街道上疾驰,转弯处,司机突然一个刹车,唐诗没坐稳,身子一歪,倒在陆阎寒的膝盖上。

唐诗仰起头,正好撞到他复杂难测的眼眸投递下来的视线,她心一惊,爬起身,说了句,“抱歉。”

陆阎寒眼眸危险一眯,骤沉了呼吸。

前方司机转过头,“不好意思,先生,太太,刚才马路上闯出来一个人。你们没事吧?”

陆阎寒冷冷道,“没事。”

司机又继续开车,车内气息冷得吓人,唐诗刻意忽视身边男人散发的寒意,撇过头,看向窗外。

金马奖颁奖典礼现场很快就到,司机开门下车,陆阎寒带着她从VIP通道走出,避开了喧闹的人群。

“素来清心寡欲的陆大公子,带着女伴出现在这里,对于现场的女人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身后打趣的声音响起。

唐诗转过身,一名穿着红色西装很妩媚的男人,带着个女伴吊儿郎当地走了上来。

当看到他身边的女伴就是唐念慈的时候,唐诗的脸色沉了下去。

“唐诗,你怎么会在这?”唐念慈同时也注意到了陆阎寒身边的唐诗,精致的小脸遽然一变,情绪几乎有些失控。

唐诗情绪不悦的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唐念慈急了,“陆总,您跟她……”

“她是我今晚的女伴。”陆阎寒揽住唐诗的细腰,不急不缓地说了一句。

唐诗眉头一皱,下意识地想要挣开他的手,却被身边的男人死死地桎梏住。

陆阎寒冷睨了他一眼,薄唇冷冷一挑,警告意味明显,“听说你跟她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是吧?估计你们姐妹两个也很久没见了,不如两人一起去旁边叙叙旧?嗯?”

唐诗听出了陆阎寒语中的警告意味,十指紧攥了一下。

唐念慈瞬间反应过来,最近她跟唐诗的关系处在风口浪尖,今天正是一个洗白的好机会。

她就说嘛,这些年来,陆阎寒将她捧上了最高的位置,享受着最大的荣誉,所有的人都说,即便他不喜欢她,对她也是有绝对的好感。

虽然唐念慈的心已经交给秦飞亦了,但是陆阎寒不跟她挑明,她也就当做不知道。

陆阎寒喜欢的,也应该是她这类人,怎么可能喜欢上唐诗这样的丑女人?

原来之所以带唐诗出现在宴会,都是为了她啊!

唐念慈瞬间高傲的笑了起来,阴阳怪气道,“姐姐,我们去旁边叙叙旧吧。”

“我跟你没什么好叙旧的。”她对着陆阎寒说道,“我去趟洗手间。”接着转身就走。

唐念慈没想到唐诗这么不给她面子,小脸一拉,跟了上去。

夜井西看着唐诗离去的背影,略带兴味道,“事情已经按你交代的办好了,等会就可以实行了,不过,你为了她设下了这么大一场局,她看起来好像不领情。”

陆阎寒眼波诡异地动了一下,抬手拿起经过服务员端起的一杯红酒,嗓音低沉道,“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明白。”

夜井西嗤笑,“三年前,唐诗坐牢后,你丢下国外数十个亿的生意跑回国,涉足娱乐圈,办了影视公司,将唐念慈一个小八线演员活生生的捧成了一线女星。”

“娱乐圈比她漂亮的比比皆是,就她那演技,说她花瓶都有点看不下去。而陆大公子你对她也没什么男女之情。你砸了那么多钱,好不容易把她捧成了巨星,让她成为了国民女神。甚至内定她成为金马奖影后,现在却想让她在全国直播的面前身败名裂,难不成你告诉我,只是为了好玩?”

陆阎寒眼底有寒意凝聚,他轻轻摇晃了一下红酒杯,喝了一口,低低地笑了出声,“谁说不是呢?毕竟,站得高才摔得惨啊。”

第九章

唐诗刚从洗手间出来就被唐念慈给拦住了。

“唐诗,你可真是一点都没变,和三年前一样喜欢倒贴。”唐念慈趾高气扬,眼带施舍,“要不是我,你今晚也做不成陆少的女伴,我也不为难你,跪下给我说声谢谢就行,不然,你别想从这儿出去!”

唐诗眸色瞬间转冷,“堂堂影后人品堪忧,要不想明天换个方式火,就别招惹我!”

在监狱待了三年,她身上狠劲儿多了不少,对于唐念慈这种只会放狠话的,她还不放在眼里。

回到晚宴现场,陆阎寒正跟夜井西谈着什么,唐诗沉默的在旁站好,做一个称职的女伴。

不多时,唐念慈便回来了。

她眼眶通红,一手捂着脸颊,看着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夜井西扫了她一眼,很给面子的问道,“怎么了?”

唐念慈咬咬下唇,目光在陆阎寒脸上转了转,“我本想和姐姐叙叙旧,却没想到姐姐这么不待见我,她还……”

她将手从脸颊拿下,白嫩小脸上赫然一个五指印。

陆阎寒周身气势骤冷,“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姐妹情深?”

唐诗没想到,唐念慈这么下得去本,为了陷害她连自己都打,她冷哼一声,“唐影后道行不够啊,连别人扇巴掌该扇出什么印子都不知道。”

唐念慈脸上那个印儿是拇指在下,只有自己能打出来。

她这话一出,顿时让周围被这出闹剧吸引来的人看出了猫腻,议论纷纷。

唐念慈变了脸色,指着唐诗你了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好了,”陆阎寒幽深的目光在唐诗身上停留一瞬,看向唐念慈,“现场还有媒体,你先重新上妆,我让助理送药过来。”

冷冷的语气里带着令人不易察觉的关心,唐诗垂了垂眸,没再说话。

唐念慈得意的瞥了唐诗一眼,踩着高跟鞋同她擦肩而过。

她眼里的算计出现的突然,唐诗尚未反应过来,一旁恰巧经过的侍者不知怎的突然手中一乱,猩红的酒液顿时浇了她满身。

“不,不好意思唐小姐。”侍者语气慌乱的道歉。

唐诗没理会,她蓦地扬声,“唐影后,你是不是该跟我说声抱歉。”

唐念慈的脚步停下,转过身来一脸无辜的看她,“我怎么了呀?”

唐诗张了张嘴,正要说话,一件西装突然兜头披下,将她所有的话都噎了下去。

“还不走,嫌不够丢人么?”陆阎寒语气不耐。

洗手间镜子前,唐诗用纸巾擦着礼服上的红酒渍,裙子雪白,红酒显眼,且浸湿之后,衣服下的光景清晰可见,她现在连洗手间都出不去。

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她戒备的望过去,看到来人,柳眉蹙起,“陆阎寒,你疯了?这里是女洗手间。”

陆阎寒神色淡然,将一个盒子递给她,“换上。”

唐诗狐疑的接过,打开,发现里面竟是一条紫色的礼服。

她讽刺的扬唇,“这是打一巴掌又给一颗甜枣?”

陆阎寒没解释,他抬眸将唐诗上下打量一番,最后意味深长的冷哼了一声,道,“不换也行,就你这身材,估计也没人想看。”

“你!”唐诗气结,“你这混蛋,给我滚出去!”

最后,唐诗还是乖乖的将礼服换了。

等她回到现场,颁奖典礼已经在进行中了,唐念慈正站在台上笑脸盈盈的拿着奖杯,说着获奖词。

唐诗没再往陆阎寒跟前凑,找了个角落沉默的喝酒,吃甜点。

她长的漂亮,气质又好,很快就有人来搭讪。

“小姐,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你是我的刻骨铭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你是我的刻骨铭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你是我的刻骨铭心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