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谢白楼月免费阅读完整版

来源:zsy|小说: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时间:2019-11-18 14:36:52|作者:不可休思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在线全文阅读,作者不可休思是如何刻画的。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楼月替渣男顶罪三年,锒铛入狱。    为了前途,渣男将她狠心抛弃,另娶它妻。    人生无望之时,却无意进驻娱乐圈,自此光芒万丈,桃花不停,欢宠不断。    渣男频频回头,后悔不已。    高冷深情的总裁霸道囚住她的身心,楼月,你只能是我的。    就连温柔迷人的国际巨星也意外冲她伸出橄榄枝,楼月,来我身边,我爱你,比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谢白楼月

谢白楼月小说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推荐章节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 第四章 演得很好

楼月就像个疯子一样的笑了,她并未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只是笑着冲镜头,冲司蘅,冲着满堂的记者说:“诸位不是想知道刚才是不是在试戏么?”

忽的,楼月伸手轻轻一指,却像要用力戳中一个人的死穴,“你们不是该问他么,去问问这部戏的男主谢白啊!他最清楚,最清楚了……”

话锋一转,就像突然猝不及防的丢了个炸弹到他这边一样,谢白的脸登时一脸惊愕的出现在镜头下。

还没来得及收拾好情绪,十几把话筒就已经如洪水般凑到了他跟前,每个记者的脸上都透露着对八卦的兴奋与渴望。

“谢白,你作为这场婚礼和电影的主角,楼小姐在婚礼现场质问你的那段话真的只是试戏吗,那你和顾清妍的婚讯是真的吗,还是只是为了预热新作《囚》而精心安排的一个炒作爆点……”

“谢白,你和楼小姐以前是认识的吗……”

之前那段歇斯底里的质问实在是太逼真了,要不是实在演技太好,任谁都不能仅仅只把它当做一段戏来看,比起新人演员的炒作,那些记者们更愿意从现如今被人万众追捧的谢白身上挖出点让人振奋的猛料。

比如曾经抛弃前女友,找人顶罪,以及,过失伤人……

如果以这种事上了头条,娱乐圈绝对动荡!

在一个接一个如同轰炸般的追问下,谢白的脸已经黑得不行,乌青的俊脸下可以看出他隐隐压抑的怒气,他往楼月那个方向神色不明的看了一眼,然后狠狠咬着一排牙微笑道:“是!”

说完这个字,谢白恨不得把差点毁掉他整个人生的罪魁祸首抓过来抽筋扒皮,但他现在只能故作镇定,压抑好一切情绪,像是早就知情似的冲着镜头得体一笑。

“各位,司总说得没错,今天我们的确只是在试一场戏,这件事司总很久以前就和我说了,说《囚》的女主要选了,需要我和清妍配合给新人试一场戏。”

缓过神来,谢白再一次说道:“所以今天我和清妍的婚礼也是假的,我们刚刚在一起没多久,彼此之间还需要更多的磨合,暂时还没到谈婚论嫁这个地步,如果真的有了喜讯我们自然会……”

一旁的顾清颜一脸惨白的看向谢白,满脸的情绪几乎要强压不住的迸发出来,轻轻呢喃了一句:“谢白,你在说什么,这都是假的?”

谢白心头一惊,刚要拉住她的手解释,就有记者看出这其中的不对劲立马将话筒朝顾清妍伸了过来,带着点期待的问道:“顾小姐,难道事实不如谢白所说?”

顾清妍抬头,正好对上正朝她这边看来的司蘅,她长长的指甲都已经快要控制不住的插到白嫩的血肉中,但她依旧只能死死的压抑着。

“没有。”

明白过来的顾清颜颤着身子深深吐出一口气。

随后,顾清研放下手里的捧花,放完后才极其艰难的对着镜头嘴角一弯,扯出一个甜笑道:“谢白说的没错,就是这样,等下还要私下聚会庆祝,不过对不起大家,我今天有点感冒,陪着试了这么久的戏,现在已经很不舒服了,得先走了。”

“小周,帮我卸妆!”

谢白强忍着才能没让自己追过去,他的身子也被气得微微发抖,不过他还是冲着镜头温和一笑道:“实在抱歉,清妍的确有些不舒服,之前就跟我说了,今天能参与到这一场新人试戏的场景我也感觉很荣幸,江山代有才人出……”

然后眯着眼睛往楼月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字一句的强调道,“楼小姐今天……的,确,演,得,很,好!”

楼月正完全无力的瘫倒在司蘅怀中,接收到他这个眼神也报以一笑。

恨他吗?

好恨!

谢白……

这个人被她掏心挖肺的爱了这么多年,最后情散的时候,就像突然在心里刮了一场惨烈的台风,那场风好大,它吹散她所有的思绪,卷走她所有的爱慕。

就连那颗心,也被吹得再也不知去向了。

最后,她意识朦胧的朝他做了一个无声的口型,这句话她以前没有对他说过,以后,也不会再说了。

……

等楼月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了一间很宽敞的豪华房中,天花板上挂着一个极其晃眼的坠灯,四周布置得低调又奢华,看样子像是酒店的总统套房。

她突然想起自己最后被谢白一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直接晕在那个男人的怀中了。

她勉强的想让自己撑起身子来,却发现自己受伤的额头和双脚已经被人上过药了,还极为娴熟的在上面包了一层厚厚的药纱,她略微恍惚的摸了摸额头,正好看到正站在窗前听到有响动声而回过头的司蘅。

两人四目相对。

那个男人长了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深棕色的眸子,不同于刚才在大堂的盛世凌人,他安静看人的时候,眼神看起来深邃而又安静,还带着一点迷人的温柔。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会儿,还是楼月先移开眼睛,哑着嗓子问了句:“我刚才晕过去了?”

司蘅点了点头,从床头拿过一碗青菜粥,用汤勺稍微搅拌了一下,才用手递给她,说:“你一天没吃饭,医生说你体力不支,先把这个吃了吧。”

楼月没去接,只虚弱的摇了摇头,她还记得这个男人不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不了,谢谢你帮我解围,我该走了。”

楼月掀开被窝,刚准备下床穿鞋,却尴尬的发现地上只放了一双酒店拖鞋,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她原来那双高跟鞋早就在她跑去谢白婚礼现场的时候被她半路抛弃在雨中了。

面色看上去有些赦红,让楼月整副脸看起来都稍微有了那么点人色,她动作微顿,想了一下,直接就绕过那双酒店拖鞋,赤足就踩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刚准备去推门的时候,司蘅轻声叫住她:“楼小姐。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 第五章 姐姐

司蘅眉头轻轻的皱着,看上去神色略微不佳。

楼月还没来得及问有什么事吗,就被迈步过来的司蘅腾空抱起,她低叫一声,眼睁睁的看着他又把自己抱回了床上。

“穿上这个吧……”司蘅从来没见过能把自己活得那么糟糕的女人,从旁边坐凳的礼盒里拿出一双款式简单又精致的平跟鞋给她。

楼月皱着眉,有些难为情的拒绝道:“不……”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司蘅打断了,他反问道:“还要我给你穿?”

楼月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把鞋接过来,也没再说什么,埋头穿了起来。

“我不清楚你和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不过你恨的谢白和顾清妍,都是我捧红的。

”司蘅盯着她正在系鞋带的那双手,突然开口。

楼月穿鞋的动作一顿,没回应这句话,继续系着她的鞋带,等待着他的下一句。

果然,司蘅接着说:“如果你想,你也可以。”

甚至,还可以更红。

但是如果妄想要用今天那种做法去发泄心中的愤懑,以求彻底毁掉所有人的话,这种不经大脑的方式,简直是愚蠢到家。

就算把所有人都毁掉又怎么样呢,最后你还不是只能站在食物链的底端,对着一堆曾经伤害过你的蝼蚁,苟延残喘,一无所有!

稍微一想,就知道这实在不是一个聪明人的做法。

司蘅以为楼月听完这个提议会沉默,会思虑,甚至可能会直接欣喜的答应,可没想到她居然只是低头发出了一声轻笑,极清,又极脆,一时间让人分辨不出那是觉得这句话可笑还是仅仅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笑。

司蘅这才发现她原来长了一张足够吸引住男人的脸,皮肤白皙,五官柔和,清秀的眉目在灯光的清衬下显得淡薄异常,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很淡很淡却足以引起你注意的气质。

“司总。

”楼月抬头看他,薄唇微抿,唇角还挂着一抹还未消散的笑意,她缓缓开口,语气平淡得就像说在我今天不想去吃午饭一样,“我是挺恨他们,不过我不需要,这是两码事。”

司蘅心彻底一沉,嘴角噙出一抹难以捉摸的笑,看着她,“我好像之前就说过让你别闹?”

她在大堂那样闹,差点就把事情弄到无法收拾的地步,现在居然还这么直接就拒绝他的邀约,她可能根本还不知道能进司娱乐到底意味着什么,她甚至都不知道,只要她答应了,他会怎样尽心尽力的捧她。

“你是说过,但是你不是我,又怎么会明白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仅凭一面之缘就想揣测我整个人的想法,甚至还要插手干预我的人生,你这个人未免也太狂妄自大。

司蘅眯了眯眼,轻声道:“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凡是个聪明人就不会像你这样,你现在的处境你自己清楚,我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一下……”

事实上,司蘅只是这么打量她一眼,就知道她出了这个酒店还能去做什么,不仅身无分文,而且背负案底,她要是实在没有演戏的天分,哪怕就在司娱乐混混日子,他这么大的公司,也不在乎多养一个闲人。

她居然就这么想也不想的拒绝。

楼月淡然一笑,反问他一句:“我比较好奇的是,无缘无故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呢?仅仅是因为那些?”

司蘅看着她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沉默了一会,那些头发细碎而又柔软的伏在她额头,却不知什么时候被吹到他心头一样,蹭得他喉头一紧,好痒,淡淡的移开视线,漫不经心的说:“你不需要知道。”

“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为什么拒绝你,你也不必知道。”

说完,楼月一脸沉静的看向窗外,“换句话来说就是,我在婚礼上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与你无关,我以后会去做什么事,说什么话就更是与你无关,一根针扎在我身上,也许以后会好,可你根本不知道当时我会痛成什么样……当然了,谢谢你,替我解围,我以后尽量的,不给你带去麻烦,当然,如果给你带去了麻烦,我也没办法。”

司蘅皱眉盯着她看了很久,似乎想透过肉眼彻底看穿她这个人,不过一时之间好像没什么结果,他发现她正在看着酒店的窗外,他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在窗外驻足,从这里能看到很好的夜景,那些在地面上拥堵成长龙的汽车,在高空看下去却如美丽的星河,这个被***堆砌起来的城市,只有在高处,才会有好风景。

可他看了她那么久,却没有在里面发现一丁点的***,有的只是世事落定的沉静与沧桑,甚至连一丁点希冀都没了。

这个人,不过就短短几年,怎么会变成这样?

司蘅压住心头的情绪,从怀里签出一张支票递给她,就像走一个公式化的程序一样,哪怕他有点感觉这是个错误的决定,不过他还是这么做了。

“楼小姐,无论你怎么说,司娱乐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不仅是我,所有的商人亦是如此,谢白的合同还有两年,他需要以明星这个身份继续为公司赚钱,所以我希望我以后不要再听到任何有关于谢白找人顶罪的……”

楼月嗤地一声轻笑,打断了他的动作。

她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既没怒目质问他,更没伸手去接那张支票,她只是说了句:“打扰太久了,天色晚了,我也该走了。”

说完,楼月直接起身开门离开了。

关门的时候她仿佛想起什么,特地在门口顿了一下,但还是没有什么感情的说:“如果可以的话,比起支票,我更希望司总能安排我和顾清妍顾小姐见一面。”

“她如今比以前还要大牌,以我一己之力,根本见不到。”

司蘅在房里眉头微皱,一针见血的问了一句:“她是你的……?”

最后司蘅没有看到她的表情,只听到一句略带嘲讽和单薄的语句从门外轻飘飘的传来。

“姐姐。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 第六章 家

从圣尔顿酒店出来的时候,楼月身无分文。

雨已经停了很久,只是风还像没拉闸似的刮个不停,她抱着手臂恍恍惚惚的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看着一对对在她身旁陆续走过的亲热伴侣。

他们脸上的笑容那么温暖,要去的地方也那么明确,好像就唯独她是个没有希望的游魂,这个城市那么大,可没有一个地方是她的家。

她还是不想死,哪怕会生不如死,她也还是走回了原来的那个家。

自从母亲带着满身的伤痕过劳死在那间房子后,楼月就已经很少回到那个地方了,她那时候有了令人艳羡的稳定工作和温柔体贴的可靠男友,除了只需每个月固定打一笔钱供那个男人喝酒赌博以外,她的日子过得很好。

那个男人还是习惯性的会把备用的钥匙放在门口的第二排鞋柜上,摸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楼月这才略微颤抖的发现自己的手心是潮的,就连背上也渗出了涔涔的冷汗,她强装镇定的把门打开,老式防盗门刚被钥匙转出一声“吱呀”的声响的时候,她就紧紧的攥住了刚在半路捡上的那块极尖的石头。

里面没开灯,有种压抑到极致的沉闷,楼月一脚踏进黑暗中,迈过狭小的客厅,借着窗外微弱的月色,看到了正倒睡在床上早已醉得不省人事的楼浩东。

摸到开关把灯打开,这才发现整间屋子乱得就像被强盗洗劫过了一样,楼浩东床前吐的那滩污秽早已发出了异常难闻的恶臭之味,那个角落仿佛还起了一层污垢,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在那吐了一遍又一遍,新的污秽覆盖旧的,却从来没有被人清洗过。

楼月实在被熏得受不了了,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找了一些清洗工具出来,先用拖把把那个地方用力的拖洗了一遍,再蹲在地上用抹布擦了一遍又一遍,才好不容易止住那些从地板里头散发出的难闻的呕气。

然后她就看了一眼楼浩东,他好像和三年前没什么变化,只是略显苍老一些了,她都很奇怪以他这种滥赌成性又素爱与人争吵的脾气是怎么能在她没法给他打钱的情况下活到现在的,她揉了揉痛得要命的脑袋,就像母亲以前常做的那样,去厨房打来了一盆温水,准备给楼浩东擦擦他那不知道多久没洗的糙脸。

可毛巾刚碰到他脸上,他就一胳膊拐过来,正巧撞到她包了纱布的额头上,快接近五十的男人手腕力量依旧极大,还带着极大的醉酒情绪,当时就撞得她脑袋一懵,整个人都往后一仰,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楼月脑海突然就闪过无数副他在这间屋子里打她母亲的场景,母亲凄厉又隐忍的叫声每每压抑的从这个房子里传出来的时候,她都咬碎了牙恨不得直接冲进去掐死这个畜生。

母亲秦婉,那么温婉的一个女人啊,书香门第,豪门世家,却落到这个人的手里,被他生生给折磨成那样。

被打了,还要在第二天做早餐的时候强扯着笑意安慰她说:“月月,月月,你听妈妈说,昨天叔叔只是喝多了酒脾气不好,你知道他平时不这样的,在妈妈被赶出顾家却发现肚子里怀了你的时候,是他收留了我,也一并收留了你,所以咱们乖一点,不和他闹,不和他闹好不好……”

一想到秦婉,楼月就一脸痛苦的皱紧了眉头,已经有好久,她都不敢去想她当时躺在这张床上身体冰冷,面部发僵的情况了。

不过破产,不过是因为秦家破了产,她的丈夫顾青海就能另找新欢,甚至堂而皇之的把女人带回家,最后还在那个女人生下顾清妍之后直接就将她给扫视出门。

她的亲生父亲是顾青海,继父是楼浩东,哪怕一个在云端,一个在尘埃,可半斤八两的,全都不是个好东西!

楼月再也不想给他收拾,直接一脸嫌恶的把毛巾扔到楼浩东脸上,迈步去了客厅。

楼月用遥控器拂开放在客厅饭桌上的那几只臭袜子,垫了几张纸坐在了那个早已破旧不堪的沙发上。

楼月根本就不知道楼浩东还愿不愿意再收留她几天,早在三年前听说她要入狱的时候他就冲到她住的地方给她了一巴掌,瞠目欲裂,青筋暴起的骂了一大堆不堪入耳的难听话。

她有三年都不能再给他打钱了,他自然是该愤怒的,愤怒到哪怕他要拖着她去医院,扬言要把她全身的血都卖掉换钱给他,她都觉得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她甚至连电视都不敢开,柜台上摆了一堆楼浩东闲着打发时光的黄色光碟,DVD的仓还是开着的,不过瞥上一眼,封面上的内容就能恶心得让人反胃。

她强迫自己撑起精神,也不敢去睡,就这样直接在黑暗中坐到天亮。

天蒙蒙亮的时候,楼月仿佛终于得到了解脱,长吁一口气,换上以前还留在这儿的衣服和取出床头柜上的一点零钱,去厕所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直接就出了门。

她没办法在楼浩东清醒的时候和他共处一室,那个人实在是太无耻,太下流,她无法想象和他单独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

好在今天是礼拜五,秦婉和楼浩东生的儿子,她正在上高中的弟弟楼绪下午放学就会回来,她正好可以趁这段时间去外面找找工作,才好尽快离开那个像炸弹一样随时都会爆炸的地方。

虽然以前早就想过,但在人才市场逛了一天,楼月才发现她身上背负的那个污点让她有份好工作就如登天一般的难,律师是不能再做了,诸多歧视和议论不说,很多地方一听她有案底也立马就摇头。

快到傍晚的时候,她才终于在超市找到一个收银员的工作,早晚两班倒,试用期三天,如需食宿全包,费用则在工资里扣。

一听可以有地方住,楼月几乎是立马就答应了。

只要不寄人篱下,和楼浩东那种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工作落定的事情让楼月这两天百转千回的心情终于好了那么一丝,她还想着她和楼绪已经三年没见,她那个弟弟会不会记得她,会不会想她?

想着想着就在半路买了个楼绪小时候挺喜欢吃的西瓜,但由于身子单薄和双脚受伤,一路都只能一瘸一拐的提回家。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她揉了揉被勒出红印的手指,停下来准备换个手来提袋子,刚一把西瓜放下,才发现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车,她记得早上走的时候明明没有的,可现在,底下的破败路灯一闪一闪的,就像个势力的人一样,把仅有的灯光也尽数打在那辆此刻正安静停在一片老式居民楼,突兀而又打眼的黑色玛莎拉蒂上。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 第七章 怒火

楼月一步步的走进楼梯间,突然莫名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沉在了那片漆黑不已的楼道。

忐忑的掏出钥匙开门,正好就看到楼浩东坐在门口的对角,像条饿极了的狗突然瞧见骨头一样的死活盯着桌上放着的那张支票,大概数额惊人,他脸上的肥肉都被他的笑意挤做一堆,油腻腻的看上去恶心得慌。

他正点头哈腰的冲着对面的人说些什么,一听见开门声,就兴奋的一拍大腿起来道:“哎呀,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你看我们刚聊到什么来着,快来,月月,有人来找你,在这儿等你好久了,你们来这儿聊!”

楼月被他那句月月恶心得肝胆直颤,但还是放下手里的西瓜,皱着眉头不情愿的走了过去,刚一过去,一直沉默着的谢白就突然抬起头来,顿时两人四目相对,视线交缠间,谁也没能移开目光。

饶是楼月在楼下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会是这种情况,可无论怎样,真正看到他的时候还是让她整个人都气到浑身发抖……

谢白!

谢白!!

这个人怎么还敢出现在她面前,把她毁成这样,他怎么还敢来!!!

楼月看了他一会,就像情绪突然泄了堤一样,甚至还没能问他为什么会在这儿,就猛地冲到门口,扶着门把手就是用力的一撞,指着门外冲他大吼一声:“滚!”

顺手,楼月抓起了那张支票,直接砸了过去。

谢白脸色一直不好,还没说什么,楼浩东就冲了过去,不满的抓住楼月的衣袖,就像抓住一棵关键时刻不肯落钱的蠢材摇钱树,粗着嗓子一口的酒气冲着她吼:“楼月!谢白是来这做客的客人,不欢迎不说,还叫别人滚,你这是什么态度!!!”

楼月冷笑一声,拂开他那双恶心的大手,直勾勾的盯着谢白说:“不好意思,我还真不认得他,谢白是谁啊?你新养的狗吗?那就抱歉了,我还真不待见他,你不让它走是吧,好,我走!”

“嘿,你长本事了?你妈死了你就敢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是吧!老子这就让你见识见识这个家到底是谁做主……”楼浩东眼睁睁的看着谢白的脸越来越黑,顿时气得浑身的酒气都上来了,面红耳赤,举起一巴掌就甩到这个不识抬举的臭丫头的脸上,一巴掌还没抬起来,就被人从后面重重的喝住。

“伯父!”

楼浩东手一顿,梗着个红脖子转身看他。

谢白略显疲惫的从凳子上起来,他一抬头,楼月才发现他两只眼睛都布满了红血丝,他满脸阴郁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男式钱包,从里面数出几十张大红的百元钞票,然后走到楼浩东面前,递给他说:“你先去外面待一会儿吧。”

顿了一会儿,谢白略显复杂的看她一眼说道,“我需要安静的在这和楼月谈谈。”

楼浩东一看到钱什么气也没了,立马眉开眼笑的把钱全数接过,“成成成,你们谈,来了就是客人,楼月,你给我记住了,好好招待着,别没点礼貌?”

楼浩东边说边好用手沾着唾沫数了数钱数,数完后还一脸欣慰的拍了拍谢白的肩膀说道:“没想到你小子现如今还真出息了,看来那支票也不是假的啊,成,那你们好好谈,我出去摸把牌……”

楼月气得差点一脚把他给踹出门,最好能踹到太平洋,她都不知道她妈妈那么美的女人为什么要嫁给他,她现在甚至都觉得自己跟着他姓楼是件极其恶心的事,恶心,恶心透了……

楼浩东刚颠着他那身肥肉出了门,谢白就极其嫌恶的用纸擦了擦刚才被他拍过的肩膀,楼月正好看到,看着他那皱着眉头的厌弃样子,靠在门口漫不经心的讽刺道:“原来你也嫌脏啊,在我看来你们也没什么区别嘛,他不过就打打老婆欠欠赌债什么的,你为了上位和权势也能和各种各样的女人睡,看起来也没比他干净多少嘛!现在你不是要谈吗?那好,谈吧!!”

谢白本来在婚礼那天就一直压抑着情绪没有爆发,一听这话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上来,她居然敢拿他和楼浩东比?!他谢白现如今是什么身份,她那恶心的继父又是个什么身份,她居然敢拿这么卑贱的人和他比!!!

更何况,之前楼月的举动,差点毁了他一辈子。

仿佛终于找到一个泄洪的堤口,让他迫不及待的一把就用身子将楼月使劲抵在门口,恶狠狠的攥住她的下巴道:“楼月,从婚礼当天到现在,你真的很会惹我生气!确实,我也愤怒了。”

满眼的怒火,一直蔓延,对于谢白来说,他早就想来找她了,从她差点毁掉他整个婚礼,还那么宝贝的被司蘅当个易碎的陶瓷抱出去的时候,他就想来找她了!!

“你究竟还要毁我毁到什么程度?!”压抑得不能再压的愤怒好像终于在这一刻尽数迸发出来,谢白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厉声吼道,“婚礼那天来的都是权贵名流,你这么一闹,活生生让他们看了我谢白这么大的笑话不说,你知道外面那些娱乐周刊现在都在怎么写?呵,说我谢白抛弃女友,找人顶罪,疑似品行不端,那些八卦记者的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活活打得我头晕,这么大的事,要不是公司用尽关系在替我往死里压……”

谢白咬牙切齿的样子看上去想要直接掐死她,“我奋斗了三年,一步步才走到今天这个地位,就因为你一番话,我他妈差点就被你给毁掉,被你那愚蠢幼稚的感情毁掉!!!”

楼月被他掐得喘气不来,膝盖狠狠的往谢白身上一提,才好像终于唤醒了他一丁点残留的理智。

看着谢白那张扭曲的脸,楼月突然觉得可笑极了,她甚至都觉得没有人能无耻到这种地步了,连楼浩东也不能比了,她被攥住的下巴已经被捏得隐隐泛红,但她强迫自己必须昂着脖子和他说话,她清秀的面庞泛着如玉的光芒,嘴角却擒着一抹刺骨的寒笑。

“是,我愚蠢,我幼稚,你谢大明星高贵,好高贵,非得跪着求我这个卑贱的人去替你顶罪去坐三年牢,好高贵,高贵极了!”

谢白目光一紧,好像终于被人狠狠的戳中了什么了不得的痛处,气得他一把就踹翻了旁边的玻璃茶几,水杯纸巾遥控器顿时稀拉散落了一地,衬得本就杂乱的客厅愈发狼藉。

“三年,三年是吧!”

谢白红着眼睛抽出放在桌上的那张三百万的支票,恶狠狠的就像施舍个乞丐一样鄙夷的甩到她身上,气急败坏的吼道:“你不就是替我坐了三年牢吗?轮得你这样三番五次的到处去跟人宣扬?!是,是我谢白良心操蛋欠你的,你闹这一出不就是要钱吗?你他妈不就是穷疯了吗?好,我谢白现在有的是钱,你要多少,三百万?五百万?”

“还不够,不够是吗?我他妈还有,都给你,都给你啊!!!”谢白像疯了一样摸出怀里的钱包,取出里面厚厚的一沓现金,手一扬,全部都甩在了她脸上。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 第八章 疯了

钱币的纸质粗糙,打得楼月脸上白嫩的肌肤隐隐作痛,那些纷纷扬扬的纸币就像一阵雨,巨大而又猛烈,淋得她的心湿嗒嗒的一片,她伸手进去摸了一摸,才发现已经不能了,再也不能了。

她那里早已被淋得潮湿一片,被婚礼当天的大雨,被现在的钱雨,无论什么,都不能让它再恢复如初了!

谢白甩完钱后整个脸色都暗沉得可怕,他一脸阴郁的盯着楼月,仿佛还看到了她眼里隐约闪烁着的泪花,后来他想,这个人还会哭吗?闹成这样,这个女人还会在他面前哭吗?!

不知道是被钱还是被他那番话砸到,她沉默了一会儿,就开始蹲下身子一张张的捡那些散落在地的红色纸币,她的视线模糊一片,眼前仿佛都是鲜红的血色,让她开始分不清那些到底是钱还是谢白以前哄她用的廉价玫瑰。

她以前有一对翅膀,她好喜欢它,不含任何杂质的喜欢它,喜欢到可以为它做任何事情,可现在这个翅膀长大了,沉重了,要生生从她身上剥离,她强忍着让自己坚强,却还是扯得她剥筋带骨,痛苦不堪。

她连起身的时候都强忍着才能让自己不捂住自己的胸口。

好痛,痛极了!

“谢白……”楼月起身直视着谢白的眼睛,他以前最爱看她的这双眼睛,说它清澈,而又美好,眸色淡得就像一弯不染尘事的清潭,可他现在却再也不想看了,他的眼里全部都是那些高处的繁华,它们吸引着他,纠缠着他,让他眼里再也看不到除***以外的其他。

好。

好……

不看,再也不要看了!

她再也不会在原地等他了,这么长的时间,爱他这么长,够了,犯贱犯得足够了!!!

楼月的脸惨淡得没有一丝血色,她的下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一排很浅的牙印,隐隐往外渗透着血迹,她把那些大钞和支票原封不动的递给他,甚至还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对,你说的没错,我是为了钱,为钱才替你去坐三年牢,为钱才在婚礼上大闹一场,我楼月从来就没爱过你谢白,所以我们谁也不欠谁,好,就这样,你走吧,从此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也不要有瓜葛了。”

谢白在来这之前就已经在路上想过无数种和她碰撞的情景,他知道她是一个怎样倔强的人,他还在想如果她要钱,他就可以用钱摆平她,三百万五百万都不在话下。

如果她要的是他这个人,只要她不再拿他的这个把柄跑去外头招摇,在他和顾清妍顺利结婚后,他就可以买栋房子偷偷把她养在外面做他的情、妇,每到身体有了需要就跑过去和她欢好,再适时的给她说说情话,买买鞋子,买买包。

女人嘛,不过如此!

可他万万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一种,她一如几年前让他动心的倔强,整个人明明都已经万籁俱灰却还要故作坚强,明明狼狈成这副不堪入眼的模样,却还要矜着一身傲骨仰着脖子的看他,倔强得就像只早就被人拔光全身所有羽毛,却还要骄傲的说自己还能开屏的孔雀!

她说她不要他的支票,不要他的钱,甚至连他这个人,她也不想再要了!!

谢白甚至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生气过,他紧紧的攥住她的手,就像攥住一个再也不能为他所有的私人物品,“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一遍,再说一遍?!!”

楼月眼里满是无尽的嘲讽和凄凉,她再也懒得和他纠缠,转身就准备从他面前离开。

可刚走几步,身子就被人从墙壁上死死抵住,巨大的冲力让她后背被撞得隐隐作痛,她呼痛一声,还没来得及挣扎,整个人就又被人用蛮力猛地甩到旁边的沙发上。

谢白在沙发上狠狠压住她,眼底满是散不开的阴霾:“你要干什么?闹掰了,就想去和记者爆料?去爆我谢白的料是吗,嗯?是吗?!”

“你放开我!”身上的伤疤被他压得隐隐作痛,楼月拼了命的想挣脱,却整个人都被他压的更紧。

你来我往的挣扎禁锢下,楼月突然像感觉到什么似的,动作一停,冲着谢白不可置信的吼道:“谢白,你疯了?!”

楼月顿时大脑一片空白,等清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开始拼了命的挣扎。

疯了!

简直是疯了!!

谢白眼底满是浓得化不开的憎恨与阴霾,他冲着她冷笑:“动啊,你动啊,你不是挺能闹腾的么……”

呵,居然还想出去,还想,毁了他!!!

谢白整个脑子就像被一团巨大的烈火操纵一样,那凶猛而又热烈的火势在他耳旁烧得呼呼作响,让他看不到所有任何的其它,满脑子都是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在蛊惑,在叫嚣,冲着他喊:毁了她,毁了她!!!

越想谢白的火就愈盛,楼月还在不断拼命用力的推攘着他的胸膛,还没把他推开,谢白就眸色一暗,狠狠的吻住了她!

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名门挚爱司总娇妻太惹火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