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女神的超级赘婿

《女神的超级赘婿》免费阅读(林阳苏颜)-《女神的超级赘婿》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ZW|小说:女神的超级赘婿|时间:2019-11-18 11:24:00|作者:黑夜的瞳

《女神的超级赘婿》是一部很好看的社会都市 </td> <td> <a href="https://market.zhangwen.cn/manage/report/book/detail/4028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女神的超级赘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三章决裂

苏老太是见过徐南栋的,但苏家其他人没见过。

因为他们还没有这个资格。

徐南栋是南城商业大亨,也是奠定徐家南城第一世家的支柱。

仅靠徐天是不行,虽然徐天在南城灰色地带混的风生水起,可靠这种小打小闹根本成不了气候。

现在是法治社会,那一套永远上不得台面。

苏老太也只见过徐南栋一面,那还是几年前的一场会议,这会是由政府提出举办的,因为上面下来文件,要着重规划南、江两地的经济与市场,两城的商业大佬齐聚,徐南栋作为巨头,也出席了这场会议。

她还记得那场会议她连正坐都没有,只能在门口听着,若不是工作人员看她年纪大搬了个凳子,否则她也得跟那些小老板一样站着。

像徐南栋这样的人物,不可能正眼瞧他们一眼。

然而今天徐南栋却亲自登门了。

怎么回事?

难道徐、苏两家的关系已经恶化到要徐南栋亲自露脸了吗?

苏老太脸色苍白至极。

"你是谁啊?"苏张扬站起身问。

"张扬!"

苏老太严厉一喝。

苏张扬一愣,其余苏家人见状,立刻明白此人身份显贵。

"徐董亲自光临我苏家,真是令我苏家蓬荜生辉啊,来来来,徐董请坐,小北、小桧,快给徐董倒茶,好生招待徐董,莫要怠慢了贵客!"苏老太笑呵呵道。

徐董?

苏桧、苏北几人一看,瞧见徐天都站在此人身后,当即猜出此人身份,一个个脸色骇变。

他们虽未见过此人,但也是听过此人之名的。

徐南栋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很是规矩。

这可让苏家人大为意外。

难道说这位徐董不是来找麻烦的吗?

想来也是,苏桧父子都安全回来了,徐家肯定是气消了,再加上徐家找的名医治徐老爷子,老爷子性命无忧,这事多半是过去了。

想到这,苏家人皆松了口气。

"徐董,您亲自过来,多半是为了徐耀年先生的事吧?这件事的确是我苏家的过错,老婆子在这向您赔不是了。"老人家走了过去,年迈的鞠躬。

徐南栋急忙扶起,一副惶恐模样道:"老太太这是做什么?你是长辈,这不是折煞了我吗?更何况这件事本就是个意外,跟苏家无关,相反,该说道歉的是我们,愚弟徐天太过鲁莽,惊扰了苏家各位,这次过来南栋是代表徐家特地来向苏老太及苏家各位道歉的,十分抱歉!"

话音落地时,徐南栋起身弯腰,朝苏老太鞠躬。

苏老太懵了。

苏家人也懵了。

徐南栋这是不是做的有点过火了?

他们不追究苏家责任也就算了,反而亲自登门道歉?

为什么?

徐家人都傻了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

苏老太老眼一沉,感觉有些不对劲。

"徐董您太见外了,总之这事过去就过去了。您今日过来,应该不只为这事这么简单吧?如果您有其他的事,还请直言无妨,只要我苏家能办到,我们绝不会推辞。"老太太换上笑颜。

"既然老太太都这么爽快了,那我再弯弯绕绕,也的确够折腾人了。"徐南栋微笑道:"南栋这次过来,是为林先生而来,但不知哪位是林先生?"

"林先生...林阳?"

苏老太笑容僵住了。

其余人也懵了。

这位大佛...竟是为了林阳而来?

苏老太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徐南栋何等人物,立刻嗅到了一点不对劲。

徐天在他身旁低语了几句,徐南栋立刻望向苏颜,不禁双眼一亮,便走上了前。

"请问您就是林太太吧?"

苏颜吓了一跳,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但旁边的苏美心却是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什么林太太,他们马上就要离了。"

"美心,闭嘴。"

苏老太与苏北异口同声的喝道。

苏美心浑身一颤,继而满脸委屈的噘着嘴。

徐南栋立刻明白了所有。

看样子这位林先生与苏家人相处的并不和睦嘛。

不过这跟他没关系。

"林太太,请问林先生现在在哪?"

"在我家。"

"方便带我们过去吗?南栋有事相求,放心,我们绝不会打搅到林先生的。"徐南栋礼貌道。

"这...好吧..."苏颜思绪了下,点了点头,继而便要朝外面走,但走了没几步,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侧首对着苏老太道:"奶奶,关于跟林阳离婚的事,请你再给我点时间..."

说完,人便走向了外头。

这话一落,苏老太脸色白了数圈。

徐南栋眉头微皱,扫了眼苏家人,一言不发直接离开。

"徐董,徐董,请等一下!"苏老太赶忙追上去。

但这回徐南栋竟是正眼都不瞧苏家人一眼,直接上了车。

徐天将苏老太拦下。

"但愿林阳与你们苏家离婚的事不会是真的。"徐天冲着苏老太等人低语了一声,也转身上了车。

这辆奔驰商务车直接扬长而去。

苏老太完全傻在了原地。

苏北、苏桧、苏美心等人也懵了。

他们不是傻子,哪能听不懂徐天话中的意思?

他们徐家过来道歉低头,完全是因为林阳,可现在他们知晓林阳竟被苏家逼的要离婚,要被苏老太赶出苏家,那他们可就完全没必要对苏家客气了。

区区苏家,在他们眼中算什么?

这态度简直是云端到谷底啊!

"怎么会这样?"张于惠慌了。

"那个小兔崽子是怎么回事?"刘艳等人也叫骂了起来。

"妈,现在怎么办?徐家似乎对咱们的态度又冷了起来。"苏北上了前,小心的问。

苏老太眼神晃动了下,侧首道:"走,去老四家里!去找林阳!"

"这...合适吗?"

"有什么合不合适的?现在这婚还没离,我是他奶奶!他还敢造次?"苏老太连杵着手杖,老脸涨红。

几人点了点头,立刻驾车朝林阳所住的老楼赶去。

车子停在楼下,苏老太在苏美心跟苏张扬的搀扶下朝楼梯口走去。

但楼梯口却立着两名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他们身高接近两米,直接拦下了苏老太等人。

"你们干什么?"

苏泰急怒呵斥。

却见其中一名男子面无表情道:"林先生交代过,如果几位苏家的客人来了,就请你们回去!"

"什么意思?"苏老太一愣。

"林先生不想见到你们!"那人直白道。

"什么?"

苏家人全部气炸了。

"反了!反了!我是他奶奶,他这是大逆不道!"苏老太气的直哆嗦,浑身颤抖,最后双眼一黑,直接晕厥过去。

"妈!妈!"

"快,把妈送医院去!"

"林阳,你给我听着,我们苏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苏北、苏桧气的连连叫骂,若不是有这两名徐家的保镖在,苏刚、苏张扬说不准就冲进去打砸林阳的家门了。

两侧的邻居们纷纷开窗探出脑袋围观起来。

但屋子里的林阳浑然不理。

从他被逼着去徐家的那一刻起,这些苏家人就已经跟他没关系了。

"林先生,要不要我去把这些家伙赶走,免得搅扰了您?"徐南栋望着坐在书桌前写字的林阳,忍不住道。

"不用了,如果他们再吵闹我报警就行。"

林阳淡道,继而放下笔来,将那张写满字的纸递给徐南栋:"给秦柏松,他知道该怎么做,你父亲不会有事的。"

这就完了?

徐南栋将信将疑,但没有表露于脸上,反倒是一脸激动道:"多谢林先生了。"

"快去吧,你父亲不能拖太久。"

"如果父亲真的痊愈了,南栋必会再度登门拜谢。"

说完,徐南栋留下一张金色的银行卡:"小小心意,还请笑纳。"

"不必。"

"若是林先生不肯收,我便让徐天留在这,报答林先生。"

"好吧,我收下吧。"

"林先生,这是我电话,如果有什么问题,您也能联系我。"

徐南栋微笑着递过名片,而后恭恭敬敬的走了。

走的时候,顺道把下面还在骂街的苏美心、苏张扬等人一同轰走。

坐在客厅内局促不安的苏颜挤出笑容送走了贵客,而后朝房间内走去。

"他们是来找你治病的吗?"

"是的。"

"你怎么没去?"

"你希望我去?"

"当然不希望,你这半桶子水,要是出了事怎么办!"

"哦。"

"你怎么回复他们的?"

"我就是把以前我在医书上看到的一个方子抄下来给了他们,这方子能治徐耀年。"

"这...有用吗?"

"放心,有用。"

"这样吗...那奶奶那怎么办?你这次连门都不让他们进,你是想跟他们决裂吗?"

"实际上,他们已经跟我决裂了。"

"爸妈那...你打算怎么交代?"

"我没想过。"林阳沉默了片刻,突然抬头:"你怎么看?"

"我?看什么?"苏颜有些意外。

"离婚的事。"林阳淡问。

苏颜眼神有些慌乱,沉默了片刻,却没回答。

她拿起了手机,按了几下。

一个号码跟一个地址发到了林阳的手机上。

"我已经跟我那同学打好招呼了,你明天早上八点去她家医馆上班吧,一个月三千,虽然低了点,但也总比你在家好吃懒做的好。"

"嗯。"

林阳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追问。

 

 

第十四章人命关天

马风这两天很郁闷。

不是因为徐家的事,而是因为那个赘婿林阳。

他实在无法接受,一个吃软饭的废物怎么在那秦老头的嘴里就成了个少年神医?

假的吧?

他给秦老头打电话想问清楚情况,但秦老头鸟都不鸟他。

这次过来医人是为偿还他爹马海的人情,如果不是这个,秦老头怎会跑这来?

现在秦老头不说,马风也不知道这个林阳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说来说去,不就是个赤脚医生嘛!穷鬼一个!"马风吐了口唾沫,眼里荡过一抹邪气:"我堂堂江城四少马风,还能怕了一个窝囊废?苏颜的瓜我要是破不到,我名字倒过来写!"

说完,马风便拿起了电话,又不知是要打给谁。

徐家这边是兴高采烈,秦老头按照林阳所写的方子竟是救活了徐耀年。

徐家人感恩戴德。

秦柏松离去后,徐南栋立刻嘱咐徐天要好生关注林阳。

毕竟一个连秦柏松都得喊老师的人,哪能是泛泛之辈?

林阳对这一无所知,第二日一早,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按照苏颜所说的那个地址,便去了城中心的医馆。

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但他现在还得留在江城。

毕竟时机...还没有到。

三芝堂位于江城市的中心地带,距离最为繁华的步行街不算远,离周围的几个大型商场也不过几分钟的脚程,但三芝堂这条路却不算繁华。

毕竟这条街狭窄破旧,而且另一头是通往城中村,所以很少有人往这走。

接待林阳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孩。

女孩戴着副眼镜,看起来十分文静,皮肤白皙有着一头齐耳短发,但让人震惊的是她的身材,简直火爆到快要爆炸了。

前凸后翘的加强版呐,哪怕是穿着白大褂也难以掩盖那股宏伟的壮观。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就是形容她吧?

"你就是林阳?"女孩扶了扶眼镜,柳眉轻蹙,眼里厌恶闪过。

显然,她感受到了林阳的目光。

哼,男人都一个德性!

"洛芊,你好。"林阳微笑的伸出手,但对方却没有搭理。

"本来我们医馆是不招人的,不过既然是老同学请求,我也不好拒绝,话说你有医师证药师证吗?"

"没有。"

"行吧,那你就负责药柜吧,采购的药材你负责分类,另外没事的时候打扫下卫生,洗洗擦擦就够了。"洛芊开口道。

虽然她的脸蛋清秀文静,但说话做事却有着一股子雷厉风行的劲儿。

林阳点头:"好!"

林阳办了个简单的手续,便正式成为了三芝堂的一名工作人员。

不过严格来说,他只是个打杂的。

洛芊也没准备让林阳去碰医患上的事,毕竟林阳不算是一名医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就麻烦了。

"我现在要出诊,你在这里待着,如果有病人来了,你就先让他等一等,稍晚严医师会来,到时候他会处置的,明白吗?"洛芊看了下表,颇为焦急道。

"嗯。"林阳点点头,洛芊便出去了。

林阳安静的坐在药柜前,百般无聊的望着面前的药柜

"那边,应该也有个这样的柜子吧?而且还是黄金打造的。"

"这样算一算,应该年初的时候,就可以过去了吧..."

林阳出神的望着柜子,喃喃自语。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的孩子吧!"

就在这时,一阵惊慌失措的呼喊声响起。

林阳猛然回神,却见一名妇人正抱着个四五岁大小的孩子冲进了医馆。

孩子满脸通红,汗水涔涔,呼吸十分的急促,一看便是病的不轻。

医馆里没有人,林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几步上前,用手抵着额,接着又快速为孩子号脉,大概两分钟后...

"快把孩子放到里面的理疗床上去!把他的衣服脱了。"

"哦...好...好的..."那妇人焦急万分,但眼里流露着疑惑。

她没看到林阳穿着白大褂,而且这么年轻的医生...能行吗?

这可是中医馆啊!

这个人该不会是实习生吧?

妇人怀疑起来,但不敢拖沓,立刻照做。

林阳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一套针袋,取出银针,酒精消毒,而后娴熟的为小孩施针。

妇人站在一旁,还心存疑虑,可当她看到林阳这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的施针手法,当即呆住了。

她不懂针,也没怎么看过针灸,但林阳施针的手法实在是太惊艳了。她今天带儿子逛街,儿子突发疾病,她也是病急乱投医进了这家医馆,她本来有些后悔为什么不去大医院,又怕儿子有什么问题,可现在不知怎的,她倒有些心安。

这时,电话响了。

妇人低语了几句,没过多久,一名穿着白衬衫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冲进了医馆。

"阿芳!儿子怎样了?儿子怎样了?"

中年男子焦急的质问。

"别吵!"妇人忙道。

中年男子一愣,才看到里面正在施针的林阳。

小孩很平静,像是睡着了一样,不再吵闹,气色也在慢慢恢复。

中年男子不再出声,却也如妇人那般充满疑虑。

片刻后,林阳停了下来。

"医生,我儿子怎样了?"中年男子急上前问。

"急性肠胃炎,不过没什么大碍,买点龙眼,回去用龙眼核焙干研成细粉,每次25克,每日2次,白开水送服,过段时间就好了,平常注意饮食,不要什么都给小孩吃。"

"多谢医生,多谢医生!"妇人连连致谢。

但中年男子还是心存疑惑,小声道:"要不咱们带孩子去大医院看看?万一这小医馆不靠谱怎么办?"

"这个..."妇人也迟疑了。

的确,看林阳这面相,确实不像医生。

就算是,也不是能让人放心的那种。

但就在这时,一名男子突然走进了医馆,错愕的望着林阳:"你是谁?"

这三个字可是把这对夫妇吓到了。

"你就是严医师吧?你好,我是林阳。"林阳伸出手客气道。

严医师没有去跟林阳握手,而是扫了现场一眼,冷冷问道:"林阳,你这是干什么?你在给人治病?你不是个打杂的吗?谁让你在这里胡搞瞎搞?"

这话一出,那对夫妇当场色变。

"什么?原来你不是医生?"

"好哇!不是医生你还给我儿子看病!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好看!"

这对夫妇怒声呵斥着,随后抱着小孩冲出了医馆,打了个车往医院赶去。

新闻上可没少刊登假医生害死人的事啊!

严浪瞪着林阳呵斥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治病救人。"林阳安静道。

"治病救人?你也配?林阳!你别以为我没听过你,你就是苏家那个软饭王嘛!你老婆给好不容易给你找了份工作,你就在这里胡作非为?你懂医术吗?你会医术吗?如果医死了人,你来负责??"严浪呵斥着,丝毫面子都不给。

"刚才那小孩的情况很紧急,送医院来不及了,如果我不出手,怕就真的要出人命了,他死在了这,我们医馆还是要负责任。"

"真要负责,那也是你负责,你现在马上给我滚!"严浪咆哮着。

林阳叹了口气,暗暗摇头。

既然这样,那就走吧。

反正他也没什么兴趣待这小医馆,走了也自在些。

收拾收拾,林阳已经决定回家了。

"慢着,你晚些再走。"

严浪突然又喊住了林阳。

"干什么?"

"我想了下,你还不能就这么走,万一那孩子出了事,别人找上门来怎么办?所以你现在这待上一小时再说!"严浪哼道。

感情严浪是不想惹祸上身。

林阳眉头暗皱,虽然心里很不爽,可严格来说,严浪并没有做错。

半个小时后,那对夫妇果然去而复返。

"呵呵,你完了!"严浪见状,暗暗冷笑。

林阳依然淡然。

却见中年男子快步朝林阳行去,也不知要干什么。

严浪后退半步,示意这事与他无关,完全一副高高挂起的模样。

到时候这男人要揍林阳也好,或者斥责也好,他都不会去管。

但是,就在男人靠近林阳时,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叠钞票,硬塞给林阳,且满是歉意与愧疚道:"小医生,那个,刚才真的很不好意思啊,这是您的诊金。"

这一幕落下,严浪当场傻眼了。

"你们带孩子去医院了?"严浪问。

"去了。"

"医生怎么说?"

"人民医院的张医生说,孩子没什么大碍,还好孩子的病症处理的及时,否则可就有生命危险了,这可多亏了这位医生啊。"妇人抱着孩子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道。

"这位医生,多谢你了!多谢!"中年男子激动的要跪下。

他年过四十,算是老来得子,如果这唯一的儿子出了什么三长两短,那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林阳赶忙将人扶住。

"孩子没事就好,他现在身子还很虚弱,带回去好好休息吧,按时吃药。"林阳笑道。

"谢谢,谢谢你医生。"男子感动说道,而后在三芝堂抓了些药材,二人便带着孩子离开了。

严浪愣在了原地。

这个家伙,还真会治病?

怎么可能?不是说这个入赘苏家的软饭王是个废物吗?

严浪有些想不通,但很快他还是回过了神。

"误打误撞罢了,你没有行医资格证,我们医馆可经不起你瞎折腾,滚吧!"严浪哼道。

林阳懒得搭理他,将钱放在柜台上,转身朝大门走。

这时,刚刚出诊归来的洛芊匆匆的跑进大门。

她走的急促,直接撞进了林阳的怀里。

林阳眼疾手快,立刻抱住洛芊。

顷刻间,一股香软入怀,林阳只觉自己是抱着一团棉花糖...

洛芊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推开林阳。

"你干什么?你是有夫之妇!还占我便宜?你想过小颜的感受吗?"洛芊脸颊发红,愤怒斥责道。

一想到自己最要好的闺蜜嫁给这样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她便一阵恼火。

这个男人怎么配得上颜儿?

"下次你要摔倒,我不会扶了。"林阳面不改色道。

洛芊顿时语塞。

"你去哪?"洛芊调整了下心态。

"回去,严医师似乎不太欢迎我。"林阳淡道。

"那是因为他擅自给人看病!"后面的严浪立刻跳了出来喊道。

洛芊一听,小脸极度难看。

"林阳,我知道你懂些医术,但你想害死我们吗?我们是正规的医馆,没有证你就不能给病人看病!如果出了差错,你自己负责!"

这是原则问题,洛芊是不会让步,哪怕林阳治好了病人。

但是,人命也关天呐。

林阳也不辩解。

"那我可以回去了吗?"

"快滚吧。"严浪哼道。

洛芊却是犹豫了下,严肃道:"如果你能保证以后不犯这种错误,看在颜儿的份上,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

"小芊!"严浪急了。

但洛芊浑然不理,盯着林阳。

林阳思绪了下,刚想拒绝,但就在这时...

嘎吱!

两辆车黑色商务车突然停在了医馆大门旁,随后一群人将门踹开,直接冲了进来。

严浪、洛芊骇然失色。

"你们干什么?"

"给我砸!"

为首一名穿着黑色背心的光头壮汉大手一挥道...

 

 

第十五章坐轮椅的小女孩

随着壮汉一声令下,这些个三大五粗的汉子哗啦啦的冲了进来,掀桌踹椅,翻箱倒柜。

本还整洁的医馆立刻变得一片狼藉。

"住手!快住手!"

"严浪,马上报警!"

洛芊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连忙上前阻止。

但她一个女孩子哪能挡得住这些暴徒?

这间医馆是她爷爷开的,爷爷年事已高,极少待在医馆,可即便如此,这也是她们洛家的心血啊!

严浪吓的连连后退,缩在内屋颤抖的掏出手机报警。

林阳则皱眉连连。

再怎么着,洛芊也是他妻子的同学兼闺蜜,而且洛芊虽然看起来很'凶',但为人不坏。

"臭婊子,滚开!"

见洛芊扑过来,黑背心壮汉一甩臂膀。

洛芊受惯性影响,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

"臭婊子,我黑虎不打女人,但不代表我就会任由女人发疯,你给我老实点!否则别怪我辣手摧花!"壮汉凶道。

"我跟你们拼了!"

洛芊气的眼眸噙泪,眼眶发红,一口白牙咬的咯咯响,竟又要冲上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壮汉也怒了,直接把腰间的皮带一抽,看这迹象是要绑了洛芊。

但就在他刚要伸手制服洛芊时,旁边突然伸出一只略显苍白的手,快速而精准的在壮汉的手臂上一拍。

顷刻间,壮汉身躯僵住了。

"虎哥,你怎么了?"

"你这贱人干了什么?"

其余壮汉也纷纷朝洛芊冲来。

然而他们靠近时,林阳依是掌如羽叶,轻飘拍去,几掌下来,这些人全部不动了。

洛芊懵了。

她看到了林阳的掌心上有一抹亮光闪过。

那貌似是银针。

洛芊立刻反应过来:"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利用银针稍稍麻痹了下他们的神经而已。"林阳淡道。

洛芊呼吸微紧。

针灸麻痹在中医上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像刺激内关穴、天麻穴等穴位,是可以做到短暂的神经麻痹,医学书上曾有过利用针灸替代麻药的记载。

事实上洛芊也能做到这一点。

但前提是,病人必须平躺不动,必须要没有衣物阻隔,必须要让她找清穴位的位置。

而像这种情况在瞬息之间麻痹五六个大汉,那简直难如登天。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小颜不是说他只是看过些医学方面的书籍而已吗?

这时,门外响起了警笛声,不少看热闹的群众聚集在医馆外,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

缩在后面的严浪立刻跳了出来,指着黑虎一众喊道:"警察同志,你们来的正好,这帮地痞流氓在我们店里打砸,麻烦你们赶紧把他们抓进去,一个都别放过!"

这个时候,黑虎等人身上的麻痹感也消失了大半,一个个软瘫在地。

他们虽然惊愕于自己这奇怪的现象,但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警察同志,我们不是坏人啊。"黑背心的虎哥急道。

"是不是坏人你说了不算,统统跟我走一趟!"那浓眉大眼的年轻警官呵斥道。

于是乎,黑背心虎哥、洛芊、严浪以及林阳都被带到了局子里做笔录。

过程算是比较简单。

而经过这么一番询问,也是终于知道了虎哥打砸医馆的缘由。

原来是一周前,一名夫妻带着名小女孩来医馆求医。

当然,这对夫妻求医的对象是洛芊的爷爷,洛北明。

只是洛北明早就不在医馆,医馆一直是洛芊跟她聘请来的医师严浪看管。

医馆是刚开不久,除洛北明的老顾客外,几乎是没几个人听过,收益也不算好,而严浪看到那对夫妻穿着不菲,一身贵气,便在开药的时候给小丫头多开了不少药。

实际上小丫头的病症是顽症,许多大医院都治不好,所以这对夫妻便来求医洛北明,严浪也知这一点,就开了服温养身体的方子,打算先拖着,等洛北明回来。

岂料坏就坏在这方子上。

小丫头先前还只是跛脚,吃了严浪的方子没几天,双腿居然不能走路了,到现在已是面临截肢的危险。

黑虎这帮人是小丫头的亲大哥叫来的。

听说那位亲大哥十分疼爱小丫头,得知此事十分生气,这次打砸只是一个教训,如果小丫头真的截肢了,谁都不能确保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洛芊得知真相后,气的直跺脚,猛瞪着坐在自己不远处的严浪。

严浪脖子一缩,不敢对视洛芊。

警方定型为一起打砸纠纷事件,毕竟没什么大事,洛芊也只是摔到了下屁股而已。

黑虎方面有人出面为他们担保,而且也决定赔偿,所以和平协商后便统统放了。

不过这只是小打小闹,赔点钱就结束,可那小丫头的双腿一旦要被截肢,那上升到的问题可就远不止这小打小闹了。

到时候恐怕洛芊、严浪乃至于洛家整个医馆都要受牵连,甚至要坐牢!

想到这,洛芊冷汗涔涔。

几人准备打车回去,但在这时,洛芊的电话被打响。

一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我是洛芊。"洛芊小心开腔。

"我叫宁龙,是宁小婉的哥哥。"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宁小婉?"洛芊立刻明白了这就是那个要被截肢的丫头,急忙道:"宁先生,这是一个误会!"

"洛芊,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一天后我妹妹就要截肢了,如果在我妹妹截肢前,你能请来你爷爷为我妹妹治病,保住我妹妹的双腿,那这件事情我们两清,如果你们洛家保不住我妹妹的腿,律师函会在后天早上送到你们三芝堂,同时,我宁龙余生也会跟你们洛家死磕,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话音落下,电话那边传来一阵忙音。

洛芊大脑一片空白。

旁边的严浪满面骇色,浑身直哆嗦。

他都听到了。

如果宁家真的要告,他根本逃不掉,到时候赔偿事小,进号子里蹲几年,那这辈子可就完了。

"芊芊,我现在该怎么办?"严浪颤道:"要不咱们去找律师吧...找最好的律师..."

"你以为找了律师就能开脱你的责任吗?"洛芊又惧又气,随后再度拨通了个号码。

是洛北明的!

这个时候,洛芊也只能求救于洛北明了。

但片刻后,她的脸上尽是颓废。

"怎么了?"

"爷爷来不了..."

"为什么?他不肯来吗?"

"不是,他现在动身,至少也要两天才到,时间根本来不及啊。"洛芊快哭了。

严浪懵了。

两个人站在局子门口已经完全六神无主了。

旁边的林阳一直默默的观望着。

这事跟他没关系,真要告的话,他是不会有什么责任的。

不过看在苏颜的份儿上,就这么袖手旁观也不太妥当。

"洛医生,你先打电话让宁龙把宁小婉带到我们诊所来,不管怎样,我们先尝试着治疗一下。"林阳说道。

"对对对!"洛芊浑身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我记得爷爷的好友齐爷爷还在中医院,我去把他请来,他老人家肯定是有办法的!"

"你是说中医院的那位齐重国老爷子?"严浪双眼爆亮。

"不错。"

"哈哈,如果齐老爷子来了,那肯定十拿九稳,只要保住了那丫头的腿,咱们就没事了。"严浪一扫脸上阴霾,激动说道。

洛芊赶忙打电话。

齐老爷子也答应的爽快,毕竟洛芊这丫头他也见过,老友的孙女,自然没有推辞。

倒是旁边的林阳苦笑出来。

宁龙也答应了。

洛芊既然要尝试治疗,他也不会拒绝。

毕竟宁家已经在给宁小婉做截肢前的思想工作了。

事不宜迟,时间定在当天下午。

洛芊三人赶回医馆收拾起来。

1点刚过。

一辆豪车便停在医馆门口,随后一名俊秀的男子下了车,从后备箱取出一个折叠轮椅,摊开后从车上抱下一名精雕细琢宛如瓷娃娃般的女孩并放在轮椅上,朝医馆内推。

洛芊与严浪不由一颤。

而正在扫地的林阳微微一愣,视线立刻锁在了小女孩的身上,眼里掠过一抹惊讶。

"这是..."

 

女神的超级赘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女神的超级赘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女神的超级赘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