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魑小魅完本在线阅读

  • 时间:
  •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魑小魅
  • 来源:ZW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魑小魅完本在线阅读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萧芸书南泽亚》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公子世无双

南泽亚带着陆以情走出了视线,萧芸书才从那凌迟一般的感受中解脱出来,重重吸了一口气。但心持续痛着,胃里也依旧不舒服。

"真是没用!"一旁萧芸简朝萧芸书瞪了过去,"人家都骑到头上了拉屎拉尿了,你连个屁都不会放吗?怎么?害怕在南泽亚面前毁形象啊?呵,你在人家心里有位置吗?顾忌个屁啊!"

"我……"萧芸书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从小到大你除了说这个还会说什么?!我们萧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会出你这么个不入流的东西?孬种!真是丢死人了!"

萧芸简气急败坏地哼气撇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事实上,她不过是把南泽亚对自己视而不见的不满发泄在萧芸书身上罢了。

听萧芸简那么说,萧芸书的心里更加难受了,因为她知道,萧芸简虽然是她的姐姐,但会说这些话却并不是在为她打抱不平,而是真的嫌弃她。

可是,她又何尝不嫌弃这样的自己呢?

在南泽亚面前,她什么时候自信过呢?

萧芸简见萧芸书不说话,大赤赤翻了个白眼,抢过自己包,而后朝她伸出手,"拿来!"

"什么?"

"车钥匙,我自己回去!和你坐同一辆车,我只会恶心的想吐!"

"那我,怎么回去……"

萧芸书的话还没说完,萧芸简就自顾自抢过她的包,掏出车钥匙又把包丢还给她。

"姐……"

"你自己滚回去!"萧芸简轻哼一声,踩着高跟鞋掉头就走,不给萧芸书一点回旋的余地。

"姐!"萧芸书追了几步,突然感觉胃里突然猛抽了一下。

"嗯……"她扶着墙停了下来,再抬头萧芸简已经不见了踪影。

萧芸书没了办法,只好走出接机大厅,想着坐大巴回去。可是当她翻找包包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出门太急,根本忘了带钱包。

虽然已经是便捷支付时代,但江城的机场大巴却还是上车售票制,只收现金。

屋漏偏逢连夜雨,胃里也越来越难受,萧芸书疼的额角都开始冒汗了。

这时,一辆迈巴赫突然停了下来。

萧芸书抬头看去,发现是南泽亚的车,难道是泽亚看到她一个人所以才……

萧芸书有一种得救了的感觉,可是,当右侧车窗落下,露出的是陆以情的脸时,萧芸书只觉现实又给了她狠狠一巴掌。

泽亚,最喜欢坐在后座靠右手边的位置,不管和谁一起坐车,他都一定要坐那个位置,可是今天,却让给了陆以情。

他真的很爱她,很宠她,哪怕到了纵容的地步……

"怎么突然停车?不舒服吗?"车里传来了南泽亚的声音。

"泽亚,你看是萧小姐,她怎么一个人?"陆以情温柔地问道,似乎有着关心之意。

但在萧芸书听来,却觉得难堪极了。

她为难地看向车里,正好对上南泽亚看来的眸子,但他却立马撇开了脸,"别管她,阿川开车!"

"总裁,夫人看上去好像不是很舒服的样子……"李艾忍不住提醒,毕竟此时萧芸书的脸上已经是惨白一片了。

南泽亚冷瞥了她一眼,对她的多嘴很是不满,李川担心妹妹被骂赶忙道,"总裁,要不要我下车看看?"

"又不是一个人,能出什么事?"南泽亚轻哼一声,看向陆以情,"情儿,你别总是这么好心,那女人最会演戏了!"

"叭叭~"后头的喇叭声催促起来。

南泽亚烦躁的很,狠狠瞪了李川一眼,喝道,"阿川,愣着干嘛?!还不快开车!"

李川没办法,暗暗对李艾摇了摇头,发动车子。他的毫不留情,将她心底微弱地希望也完全打破。

心顿时堕入了冰窖。

萧芸书注视着车窗缓缓上扬,漆黑的玻璃像是一道厚重的墙,要将他们分隔在两个世界。

窗户合上的瞬间,陆以情朝着萧芸书悠然一笑,明媚的眼眸中满是讽刺之意。

她,她是故意的……萧芸书恍然大悟,忍不住颦眉。

突然!胃痛的感觉加剧,萧芸书抱着肚子蹲了下来,她冷汗直冒,眼前也蒙上了一层薄雾,紧接着,天旋地转,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虚幻之中。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路人的惊呼声此起彼伏,一群人围在了昏倒的萧芸书身边。

随即,一辆劳斯莱斯停了下来……

虚幻渐渐退去,意识也清晰了起来。

萧芸书缓缓睁开眼睛,落入眼帘的是一片苍白的天花板。

胃还有些不适感,她忍不住皱了下眉,偏过头看去,就见自己身边吊着一个药瓶,输液管正连着自己的手背。

"你醒啦?"

她还在懵懂之间,一道温和的男声响了起来。

萧芸书循声看去,就见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正坐在窗户边的沙发上。他双腿交叠,手中正拿着一份文件。

窗外一米阳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使他脸上的笑容也染上了一抹温暖之意。深邃的眸子十分迷人,在这寒冷的冬季,却教人如沐春风。

虽然他看着明显有着西方血统,但萧芸书却总觉得他的身上有着古韵气质,让她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时,脑中就略过这么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你是……"萧芸书一边问着一边坐了起来。

男人合上文件,起身走了过来。

"我叫尚尊,你在机场昏倒了,我正好路过,就把你送到医院。本想给你的家人打电话,可是你的手机有密码,我不好意思破解,所以就想等你醒来再说。"他的国语意外地好,字正腔圆的都能做播音主持了!

萧芸书朝他点了点头,"谢谢你,真是太麻烦你了。"

尚尊笑了笑,"不用客气,对了,你叫什么?"

"我叫萧芸书……"

"'菱唱忽生听,芸书回望深'的芸书吗?"尚尊笑问。

萧芸书点了点头,有些诧异,"没想到你知道。"

似乎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尚尊扬了扬眉,"我的母亲是F国人,但我的父亲是华国人嘛,我的名字其实也是中文音译的,高尚的尚,尊贵的尊。"

"原来是这样。"萧芸书点了点头,他的亲和让她放松了不少。

"对了,你要不要先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虽然医生说现在基本已经没事了,但还是说一下比较好,也可以让他们顺便来接你。"

萧芸书抿了下嘴角,家人吗?她这个样子怎么能让爸爸看到?爸爸一定会担心的。奶奶若是知道了,肯定会责怪泽亚……

见她面露为难,尚尊体贴道,"要不……等下我送你回去吧?反正我后面也没什么事。"

"啊?"萧芸书一怔,连连摇头,"这怎么行?我还是自己……"

"哎!相逢即是有缘,送佛当需到西,你就别客气了!"尚尊抬手制止了她,而后朝她点了下头,帮她做了决定。

 

 

第八章小雏菊

萧芸书拗不过尚尊,同时也想着正好回家好拿钱给人家,只能麻烦他送自己一趟,

车沿着山道上行,最后在半山腰的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

别墅前的院子里落着一方凉亭,凉亭边上小桥流水,整个院落的设计尽显古韵风味。

尚尊下了车,来到门口,惊叹道,"你们家可真是个世外桃源啊!"

萧芸书跟在他的身后,听着他的夸奖,开心却也心酸,脑中恍惚略过南泽亚初次见到这栋别墅时的情景。

"呵,这就是你想要的新房的样子?这种古香古色的房子,适合你这种市侩又贪财的人吗?还是你觉得你装出这幅传统模样,会让我对你的印象改观?你别费心机了,永远都不可能!"

他那么说,也确实那么做了。两年了,他始终对自己冷嘲热讽,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手段的心机女。

他永远不知道,这个别墅倾注了她梦想中最希望的婚姻关系--

世外桃源,岁月静好,一双人,长相守。

"以前凉亭边上还开满了小雏菊呢。"萧芸书突然说道。

"真的吗?那一定很漂亮!"

"是啊,真的很漂亮。"

可他在见到那片花海时,却说,"小雏菊?!谁允许你种这种花的?!像你这种只会耍心机,算计别人的人怎么配得上这种花?!"

他很生气,发疯似的毁了那片花海。她本想告诉他深藏在心里的情意,却再也说不出口。

小雏菊,他早就不记得了吧?可她却永远忘不了,那是他们的相遇,早在六年前,那个酒吧--

那年,她刚满十八岁,被几个朋友怂恿着,带去了江城最大的地下酒吧--"闹!"

如其名,那真的是一个非常闹腾的酒吧!人多,也杂。

萧芸书本身性格温雅,虽然是个学舞蹈出身,常年在聚光灯下挥洒激情的人,但私下里却非常腼腆内秀。

朋友们都去跳舞了,她却躲在沙发上远远看着。

这时,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坐在萧芸书身边。

"嘿!美女,一个人吗?一起玩呗~"

他穿着花衬衫,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眼神还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她。

萧芸书穿了一件中规中矩的连身裙,没有露肩也没有露手臂,裙长更是到了小腿肚,如此保守的穿着,在男人眼中却好像她身着暴露似得。

他的眼神让她感到恶心,萧芸书立马起身想要离他远一点,可是她才站起来,就被男人扣住了手。

萧芸书惊叫一声,跌坐回沙发上,男人顺势将她抱了个满怀。

"啊!"萧芸书立马挣扎起来,想要推开他。

可是男人的手劲儿大得很,加上喝了酒胆子也不小,萧芸书一反抗,他就恼了,"艹!老子是看你可怜,一个人寂寞,才过来陪你,你别给脸不要脸啊!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放开我!救命啊!"

萧芸书吓坏了,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眼中的泪也急得掉了下来。

朋友们都在舞池中,周围也闹腾得很,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萧芸书的求救声。

纠缠中,萧芸书的指甲划过男人的脸。

男人瞬间火气上涌,狠狠擒住了萧芸书的肩膀,将她拉了起来,"艹!你个臭婊子!敢打我?!到酒吧里来玩还装什么小白兔,看老子今天不办了你!"

男人说着,拉扯着萧芸书往外走。

"放开我!放开我!"萧芸书慌了,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她在萧家虽然是个地位尴尬的二小姐,但她爸爸却将她保护的很好,她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当下不知所措。

萧芸书拼命喊着朋友们的名字,可是酒吧太过吵杂,谁也没有注意到相隔不到三米之外,她正被人半拉半拽着陷入危机!

男人抓着萧芸书走进通道,萧芸书向路人呼救,可是遇上的尽是些喝的迷迷糊糊的人,自己都找不着北,又怎么会有办法帮她呢?

"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萧芸书陷入了绝望,甚至觉得自己死定了。

可是,就在这时,"放开她。"一道男声响起。

仿佛一道光从天国照进了地狱,萧芸书偏过头,就见南泽亚扣住男人的肩膀,眯着眸子瞪着他。

他的脸色明明很冷,也没有笑容,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萧芸书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得救了!心头闪过的念头让她提起的心放了下来,不再慌乱。

"艹!哪来的小白脸,敢管老子的闲事,你他妈的知道老子是谁吗?"男人叫嚣着。

南泽亚皱起眉,眼中划过一抹鄙夷,扣着男人的手狠狠捏紧。

"我管你是谁?"他不屑道,霸气而狂傲。

"哎哎哎!"男人吃痛哀嚎了起来。

南泽亚将他提了起来,像丢垃圾似得将他摔了出去,同时顺势将萧芸书从他怀里捞了出来,护在身后。

"啊!"男人撞到墙角,恼羞成怒,起身就朝南泽亚冲了过来。

萧芸书见状有些害怕,下意识抓住了南泽亚的衣袖。

南泽亚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没事的。"

话音未落,男人已经来到了他身前,朝他挥出一拳。

南泽亚看似在安抚萧芸书,但却并未分心,男人的拳还没碰到他,他就先朝他踹了一脚。

"啊!"男人喊了一句,跪倒在地,捂着肚子,瞬间酒醒了一半。

"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在城西谁他妈不知道老子是虎爷的人!老子一定要你付出代价!"男人痛得站不起身,只能捂着肚子,瞪着南泽亚狠狠叫嚣。

南泽亚眸中一闪,冷冷道,"虎爷?没听过!"

他说罢,二话不说拉起萧芸书离开。

"你!你别走!啊!该死的!我一定要你好看!"

男人吼着,南泽亚却充耳不闻,带着萧芸书离开了酒吧。

刚刚出酒吧,一股微风迎面而来,一扫酒吧里闷堵的感觉。萧芸书担心地看着南泽亚,问道,"怎么办?他会不会……"

"放心吧!"南泽亚摆了摆手,而后走到街边拦了一辆的士。

萧芸书不解地看着他,南泽亚解释道,"你该回家了。"

"可是我……"

"像你这种小雏菊,还是别到这种地方好,走吧!"南泽亚拍了拍萧芸书的头,霸道地将她推进车里。

萧芸书一愣,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头,心跳加速,一股难以言表的情愫油然而生,在这花季之年第一次体会到心动的感觉。

 

 

第九章生命的局外人

直到他合上车门,出租车开始启动,萧芸书才如梦初醒,赶忙按下车窗,朝他喊道,"谢谢你!"

南泽亚正准备回酒吧的身子一顿,偏过头朝她挥了挥手,又转身朝酒吧走去。

萧芸书小脸一红,不自觉扬起嘴角,突然想起什么又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可是,这次他却没有听到。

萧芸书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可是,在第二天,娱乐新闻的头版却出现了一条耸动的标题--江城公子团酒吧斗殴,一人重伤!

然后,她知道了,他是南泽亚,是南氏财团的刚刚学成归国的大公子。

然后,她想透了,那时候他会霸道地让自己回家,也许早就料到了后续的麻烦。

然后,她陷落了,她中了一种叫"南泽亚"的毒,根深蒂固,入骨难消!

一晃四年,她在酒会上第三次遇到他,她以为这次她终于能和他再续前缘,她期待着他能认出自己,可是他没有,甚至全程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当她鼓起勇气上前找他的时候,上天和她开了个玩笑,让所有的一切都脱了轨。

她成了他的女人,却也成了他最厌恶最痛恨的人。

她以为他是误会了自己,所以厌恶,只要解开误会,他就会爱上自己。

她满怀希望与憧憬,亲自设计了这栋别墅,在别墅的花园里种满了小雏菊。

结婚前,他们一起来到这里,她想同他告白,希望借着小雏菊让他想起自己。

可他给她的却是那番冷嘲热讽,和疯狂的毁灭。

她以为,只要自己努力,一定会让他改观,一定能化解误会。

然而,直到婚礼那天,她才终于懂得,所有的一切都无关误会,就算他们之间没有误会,他也不会爱自己,因为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另一个她。

人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陆以情和他相遇比她晚,却在最正确的时间。而她暗恋了他六年,甚至嫁给了他,却始终是他生命的局外人。

萧芸书想着,心头越来越酸,眼底蓄满了泪,不知何时落了下来。

她爱他,好爱好爱他。明知道他心里只有陆以情,却还是止不住爱他。一想到就要离开他,她就心痛地不能自己。

若是,当初遇到的不是他,现在是不是就不会心痛?

萧芸书只觉周身的空气好像变得稀薄了,难过地让她喘不上气来。

尚尊回过头,见萧芸书突然哭了起来,错愕不已,"哎?你,你怎么了?"

萧芸书瞬间从痛苦的回忆中惊醒,她赶忙偏过身,抬手抹掉脸上的泪。

"没,没什么。"

她分明带着哭腔,尚尊见着心里不忍,上前拍了拍她的背,"你,真的没事吗?"

萧芸书回过头,对上他担忧的眼神,一时间委屈感再次涌上心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气场给她一种非常奇妙的亲切感,如同挚友,又像亲人,仿佛避风港一般让人想要依赖。分明她们认识也不过半天,甚至也只知道对方的名字而已。

萧芸书摇了摇头,正准备和他保持距离,突然一道冷声插了进来。

"萧芸书,你有这么欲求不满吗?竟然还把男人带进家里来了啊!"

这声音她最熟悉,也最陌生,来自她的丈夫--南泽亚。

萧芸书吓了一跳,循声看去,就见南泽亚正站在房门前冷冷瞪着自己。

顾不上诧异他出现在这里,萧芸书着急解释道,"不是的泽亚,你不要误会……"

"闭嘴!"南泽亚怒斥,两个字将她想说的话全部打了回去。

尚尊转过身,与南泽亚打了个照面,直觉就猜出了两人的关系。想起萧芸书在医院里犹豫的模样,尚尊下意识说,"你不该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

"什么?!"南泽亚眯了眯眸子。

本来见到萧芸书和尚尊站在一起,状似亲密,他就有点不爽了,又听尚尊的语气中带着指责的意思,以为他们早就认识了,顿时怒上心头。

南泽亚冷着脸朝二人走来,萧芸书转身就把尚尊推上车,"对不起,尚尊,你先走吧!麻烦你过两天再来一趟,我把医院的钱还给你!"

钱算什么,他现在担心的是那个男人会对她做什么,"可是他会不会……"

"不会的!泽亚不会打我的,你放心吧!快走吧!"萧芸书恳求道,她真的不想外人看到他们夫妻间争锋相对的样子。

尚尊对上她着急地样子,忍不住皱了下眉。

其实,他也确实不该插手人家夫妻间的事。尚尊妥协了,"好吧!"他说着,驱车离开。

南泽亚看着尚尊离去的背影,猛地驻足,对自己心里一瞬间产生的占有欲感到恶心。

他竟然反常地觉得那个人男人出现在萧芸书身边,很碍眼?!甚至让他有一种领地被人侵犯的错觉。

南泽亚懊恼不已,不满地怨气自然落到了萧芸书的身上。

"干嘛这么着急让人家走?觉得我会动手打人吗?为了你打人吗?萧小姐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我知道你不会。"萧芸书的脸色苍白,说的话也有气无力的。

他从来只希望自己离他远一点不是吗?若真有个人把她带离他的身边,他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吧?

心好痛,好痛。

她顺从的态度,让南泽亚有一种一拳打在空气上的无力感,心里也跟着烦躁起来,"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因为我来的不是时候,坏了你的好事,所以生气了吗?"

"不是的,你误会了,早晨我在机场……"萧芸书说着,对上他的决绝的眼神,猛然停了下来。

解释了就有用吗?解释了他就会相信自己吗?一次又一次,何尝改变过?陆以情回来了,离开的时间就快到了,又何必再做挣扎?

一个他生命的局外人,再挣扎也不可能进入他的心扉不是吗?

更何况,若是说自己进医院了,他也不会相信,还只会说自己装可怜吧?

一个他生命的局外人,就算死在路边,他也不会为自己掉一滴眼泪吧?

好累啊,真的好累啊……

萧芸书忍着心痛,轻叹一声,"算了。"放手吧!放手吧!放手吧……

她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似得,从他身边走过。

南泽亚的心中突然"咯噔"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