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萧芸书南泽亚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 时间:
  •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魑小魅
  • 来源:ZW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萧芸书南泽亚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萧芸书南泽亚》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权宜之计

婚礼开始前,萧芸书换好了婚纱,从更衣间里出来。

一袭白色纱裙将她白皙的肌肤衬得霎是好看,作为伴娘的柳叶儿立马惊叹连连,"芸书,你好漂亮啊!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

"谢谢!"萧芸书浅浅一笑,环视一圈,却没见到南泽亚。

柳叶儿立马用手肘碰了碰她,糗道,"干嘛!才几分钟没看到,就想你老公啦?"

萧芸书不好意思地抿了下嘴角,"叶儿,你说什么呢!"

柳叶儿掩嘴一笑,"好啦!不逗你了!你老公出去打电话了,快去吧!让他看看美美的你!他一定也很期待的!"

期待吗?他大概不会吧?毕竟,刚刚准备换衣服前,他就对着她耳语道--

"恭喜你,萧小姐,终于如愿以偿坐上了南太太的宝座!不过,你可别后悔,因为我保证,这个位置一定让你如坐针毡。"

虽然嫁给他是她想要的,即便被他冷言冷语,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不会后悔。但人心都是肉做的,她还是会心痛,会难过。

萧芸书叹了口气,听到了楼道间传来了南泽亚的声音,便走了过去。

"情儿,你不要这样!别哭了!"南泽亚靠在墙上,剑眉紧拧,手也狠狠地握拳,他很痛苦,但语调却极其温柔。

"我已经知道你不是真的想放弃这段感情,我看到了你进AE的设计图,我就知道了你的心意,是我误会了你!你别哭了好吗?我爱你,你知不知道,当你说要分手的时候我有多么难受?!我好后悔,我不该一时气愤就答应了分手!你知不知这几个月我是怎么过的?对不起,是我蠢,我不该怀疑你对我的感情,不该借酒浇愁多喝了那杯酒!"

所以,那天在奶奶的生日宴上,泽亚一脸不快,并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是……

萧芸书捂住了嘴,靠着门边的墙,泪也忍不住往下掉。

原来泽亚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而她竟然成了破坏他们的第三者……

萧芸书心中自责,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情儿,你要相信我,我也不想娶那个女人,可是奶奶威胁我,如果我不娶她,就会阻止你进入AE,我知道那是你的梦想!我知道我这么说很过分,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想娶她,我爱你,永远只爱你一个!我们复合吧!"

原来,泽亚会突然同意结婚,是因为奶奶……

她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那天不直接叫医生来呢?为什么不问清楚他同意娶她的理由呢?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后悔的情绪在心中叫嚣,可是一切都晚了。

因为她想法的偏差,伤害了泽亚,也伤害了那个女孩,是她破坏了他们啊!她是个该死的第三者啊!

萧芸书不知所措,听着他温柔的话语,心也越来越疼。

"相信我,我和那个女人结婚也只是权宜之计,我一定会想办法和她离婚的!等你从法国回来,我们就结婚!"

权宜之计……他们才结婚,就已经预告了离婚的结局,她该怎么办?萧芸书的心乱成一团,理不出头绪。

南泽亚不知何时打完了电话从楼梯间走了出来,二人毫无预警,打了个照面。

萧芸书吓了一跳,赶忙转过身,将眼泪抹干净。

南泽亚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你在这里干嘛?"

萧芸书被他的吼声吓得缩了下脖子,转过身,为难地看着他,"对,对不起,我,我,我不知道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我……"

"你偷听?!!!"南泽亚打断了她,擒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到了身前。

"我……"萧芸书连连摇头道歉,"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南泽亚冷哼一声,"不是故意的?我看你是不止一次了吧?那天是不是也是这样偷偷跟在我后面,趁机给我下药的?"说着一把甩开萧芸书。

萧芸书跌坐在地,抬头看向他,伸手扯了扯他的裤腿,"不是的,泽亚,不是我!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你以为你解释了我就会相信吗?就算你解释了,这件事已经成定局了!你也已经是南太太了,这一切会改变吗?!"南泽亚吼着,一脸愤恨。

萧芸书知道,他恨她,因为无论是不是她下的药,就结果而言,她都成了介入其中的第三者,她都伤害了他们。

"对不起……"她无话可说,唯有一次又一次的道歉。

"你既然已经听到了,那我不妨告诉你,我们的婚姻不过是权宜之计,是我为了情儿能实现梦想对奶奶做出的妥协!你也不过是个道具罢了!我永远不会爱你,你在我心里也永远不会是我南泽亚的妻子!"

萧芸书心知肚明,可是当他亲口对自己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还是让她感受到万箭穿心一般的刺痛。

"泽亚,我,我会和你解除婚约的,我现在就去和我爸爸说,只要我不肯嫁给你,奶奶就算逼你也没用的。"

这一切都是个错误,那么这个错误由她开始,就由她结束!

萧芸书痛苦地下定了决定,可南泽亚却嗤之以鼻,"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当初是谁说的大义凛然,不用我负责,结果呢?你真想拒绝,我们现在在干嘛?萧小姐,你不觉得你的戏太假了吗?"

南泽亚语带嘲弄,萧芸书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提起婚纱转身就跑。

虽然爸爸说,有些事不尝试她会后悔一辈子,也许吧!也许没有尝试过让他爱上自己,她确实会后悔一辈子,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其实她就已经后悔了。

但比起伤害他们,她会更加良心不安的,如果这件事情必须有一个人承受痛苦,那么这个人就是她吧!至少他快乐,对她来说也就足够了。

可是,萧芸书这么想着,事情却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芸书,因为你和南家联姻,南家入股,你爸爸才有资金拍下西区的那块地,现在你说不嫁了,南家抽回资金,别说西区那块地的计划,整个萧氏都会被拖垮的!"叶红恶狠狠地瞪着萧芸书,"不嫁就早点说!现在什么都开始了你才说不嫁,你要害死萧家吗?!"

萧芸书听着心中一阵慌乱,萧岸雄却说,"芸书,你怎么突然说不嫁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萧芸书对上父亲担心的眼神,心底更加愧疚,又是她害的……泽亚,那个女孩,现在是父亲,进退两难,她该怎么办?

"老公!你就会护着这个死丫头!萧氏要是倒了,你让我们全家去喝西北风吗?!今天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第五章脸不疼吗?

"闭嘴!你说够了没有?!"萧岸雄恼火道。

"没够!萧岸雄,你有没有搞错自己的位置啊?!你现在竟然吼我?!"

"爸爸,大妈,你们别吵了……"

"都怪你这个害人精啊!自从你进了萧家门,就什么好事也没有!"

"这和芸书有什么关系?!"

"别吵了,别吵了!"萧芸书喊了一句,强忍着泪,"我会乖乖嫁给泽亚的,我不会让你们为难的。"

对不起泽亚,对不起!只要过了这一阵子就好,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请再给我一些时间。

萧芸书痛苦地闭上眼,转身跑了出去。

才开门,眼前就有一道黑影挡在门外。

她抬头,见到一个与南泽亚长相极其相似的男人,他是南泽亚的堂弟南泽少,今天的伴郎。

南泽少保持着准备敲门的姿势,见到萧芸书脸上哭得妆都花了,不由尴尬,"额,SZ,你这是怎么了……"

萧芸书摇了摇头,偏过脸,将眼泪擦干净,让小叔子看到自己这样落魄的样子实在是很丢人。

"没,没什么事。"

南泽少也不好多问什么,只能抬手挠了挠头,对房里的萧岸雄说,"萧叔叔,那个婚礼快开始了,差不多再过十分钟就可以候场了。"

"哦,好。"萧岸雄朝他点了下头。

南泽少说罢,走出去两三步又折回头来,"那个……SZ,你要不要赶紧去补个妆?我去让司仪推迟一会?"

萧芸书一怔,朝他点了下头,"谢谢你。"说罢提起裙摆朝新娘的休息室走去。

一边走,眼泪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回到休息室,柳叶儿见到萧芸书一脸泪痕吓了一跳,担心地问道,"芸书,你这是怎么了?"

萧芸书摇了摇头,随便扯了个借口,"没什么,一想到要嫁人了,没法陪在家人身边,突然有些难过。"

柳叶儿随即松了口气,"你啊!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对什么都多愁善感!什么都想着别人~"

柳叶儿说着将她拉到了位置上坐下,招来化妆师,"好了好了!现在快点收拾好心情,等下一定要做全世界最美丽的新娘哦~"

看着柳叶儿真心祝福的笑脸,萧芸书心中却更加酸楚。

会场外,灯光突然明亮,万众瞩目之下,萧芸书身着高洁的白纱,挽着萧岸雄步入会场。

宾客中响起掌声,祝福声连连。

可是这一声声祝福,对萧芸书来说却如同凌迟!每一声都在她的良心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走向他的路不过二十米,他的脸在白纱之外,看不真切,但那锐利的眸子,她却在会场的大门打开的瞬间就已经感受到了。

那带着强烈的恨意,冷意,鄙夷的眼神,只可能来自他--她的丈夫南泽亚。

他,在怪她吧?说好的不要他负责,却答应了婚约。说好的要取消婚约,却站上了会场走向他。

萧岸雄将女儿的手交到了南泽亚的手中,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希望你能好好对待我的女儿。"

南泽亚抿了下嘴角,没有任何表示,抓过萧芸书的手,面向司仪。

他的手捏得很紧,在外人看来似乎是新郎不愿放开新娘的手,但萧芸书却在他收紧的手心中感受到浓烈的惩罚。

冗长的仪式结束,司仪大声宣布,"礼成,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欢呼声再起,南泽亚缓缓俯下身,带着冷酷的恨意,惩罚似的吻上她的唇瓣。

他狠狠地啃咬,萧芸书尝到了血腥味,却不敢反抗,这是她欠他的……

南泽亚离开了她的唇,冷声问道,"萧小姐,你的脸不疼吗?刚刚不是说要取消婚约,现在这是干嘛呢?一次次耍着我,很有趣吗?你可真是个令人作呕的女人!"

南泽亚说罢,缓缓抬起头,连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冷冷地撇开脸。

萧芸书心中一阵揪痛,她早就料到他会说这些话,她早有准备的,可是原来不管怎么预告,怎么在心中模拟他的态度,当他真的这么说的时候,心还是会痛。

"对不起……"她依旧道歉,而他依旧充耳不闻。

婚礼之后,洞房花烛,他却连这栋作为他们新房的别墅都没有进,连夜就飞去了F国。

奶奶说是临时出了些事要去处理,可是她知道他是去找那个女孩了。

"芸书,别担心,你和泽亚之间是误会,只要误会解开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奶奶看人最准了!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只有你才是最适合泽亚的女孩!"

对上南老太慈祥的目光,萧芸书恍惚间收起了记忆。

一晃,两年过去了,奶奶依旧说着当初安慰她的话,可是他们的关系一切如昨,甚至到了更加水火不容的地步。

萧芸书笑着摇了摇头,"奶奶,我和泽亚很好,您别担心!"

她说着,不自觉看向坐在远处和家人聊天的南泽亚,心头再次泛起痛意。

后来,他也有来过别墅几次,或是因为奶奶的意思,或是因为和萧家的合作有矛盾,亦或是他自己心情不好。

无论何时,他都带着冷言冷语,带着嘲讽与鄙夷。而她却只能默默承受,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欠他的……

萧家和南家的计划案快要步入正轨了,到时候就算离婚,相信也不会对萧家有什么影响了吧?

虽然还是会不舍,但是做了他两年的妻子,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了……

南老太怎么会看不出她的勉强,却也不忍心戳破,拍了拍她的手。

"奶奶!你和SZ两个人一吃完饭就躲在这里说什么呢?是不是藏了什么好吃的自己偷偷吃,不让我们发现?"

南泽少一边嬉皮笑脸地说着,一边故作翻找着南老太的衣服。

南老太被他逗得笑开了花,一把拍开他的手,"你个小鬼头!总是这么没正行!奶奶还能藏什么吃的哦!就会寻奶奶开心!"

"那奶奶现在开心了吗?"南泽少问。

"开心开心!"南老太轻拍了一下南泽少的肩膀,"去和你大伯说一下,时候也不早了,你大哥他们也该回去了!"

南泽少过去说了两句,南泽亚就一脸不快地看了过来,显然是因为要同她一起回去所以不高兴了吧?

萧芸书将难过深埋在心底,起身告辞,"奶奶,那我就先回去了!"

南老太朝她点了下头,低声道,"芸书,你别担心,不管发生什么,奶奶永远都站在你这边!"

萧芸书不解地看了看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正想问,南泽亚过来同南老太说了句,"奶奶,我们先回去了。"也不问她的意愿,便拉她离开了南宅。

 

 

第六章心头宝与路边草

几天后,萧芸书接到了大妈的电话,让她去接从国外旅游回来的姐姐萧芸简。

虽然大妈一直很讨厌她,但使唤起她来却是理所当然,而她也没有办法拒绝。

萧芸书将车停好,就去了接机大厅。

萧芸简一直都是个骄傲的人,唯我独尊,若是没有人过去接她,她一定会发好大一顿脾气。

虽然她见到自己,估计也不会有好脸色吧?

萧芸书正想着,萧芸简就出现了,"怎么是你啊?我妈呢?!"果不其然,带着敌意。

"姐。"萧芸书赶忙应道,"大妈今天要陪爸爸和一个老朋友吃饭,所以……"

萧芸简摘下墨镜,冷冷翻了个白眼,"那还有林管家啊?李司机呢?都死啦?!知道我不想看到你还来碍眼!"

萧芸书抿了下嘴角,她也不想来互相找不自在啊,可是,"林叔老家出事了,昨天就回去了,李师傅去送爸爸他们了。"

"呿!真是的!"萧芸简狠狠皱了下眉,将手上的提包塞到了萧芸书的身上,傲慢道,"拿着!车停哪儿?"

她的态度就像是对待一个下人,但萧芸书却没说什么。

虽然她们同父异母,但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做姐妹。试想谁能和一个破坏了自己母亲婚姻的女人生下的女儿做姐妹呢?

这是她该替她妈妈还的……萧芸书一直都这般认为。

"姐,车在这边……"萧芸书说着,转身就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可还没走出两步,就见到一行人雷厉风行而来。

为首的正是她的丈夫--南泽亚!

萧芸书一愣,看着南泽亚快步跑过,他的神情激动,不若往日的沉稳。

"泽亚!"

萧芸书正想开口,一道女声早一步插了进来。

她循声看去,就见一个女人小跑几步与相迎而去的南泽亚抱了个满怀。

萧芸书一震,只觉脑中突然打过一道轰鸣,头也跟着有些发晕。

南泽亚像是抱着什么稀世珍宝一般,紧了怕坏松了怕掉,小心翼翼的模样,可见其怜惜之意。

他抬起头,看着女人,满含深情,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笑意。

果然,他是会笑的……萧芸书鼻头一酸,心也跟着一阵揪疼,在他抬头的瞬间看清了那个女人的容貌。

萧芸书认得她,她叫陆以情,一个仅用两年的时间就登上AE珠宝首席设计师的人物。

但其实在更早的时候,她就在南泽亚的办公桌上见过她的照片,那张照片一直没有移动过位置,就像是宣示主权一般,无声的暗示:哪怕他已经结婚,她在他心中的位置也从来不曾移位。

说起来,陆以情和她还是校友呢!她一看便是个自信、开朗的人,难怪他会那么爱她。

萧芸书想着,不禁凄苦,虽然早已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但陆以情的归来,却是她从不曾预料的。

不,也许是她一直在逃避,AE要来华国开分公司,总部就设在江城的事不是早就传得大街小巷,世人皆知了吗?奶奶说过会站在自己这边,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老天能对她再差一点吗?哪怕再等一个月也好,这下连主动离开的权利都没有了,这可是她唯一可以在他心中留下的美好记忆啊……可现在……

"夫人?!"这时,南泽亚的秘书李艾突然惊呼了一声。

南泽亚循声看去,萧芸书也回过神来。

二人打了个照面,场面一度尴尬。

南泽亚上前一步挡在陆以情身前,瞪视着萧芸书的眼神中充满了敌意,与看着陆以情的眼神截然相反。明明她什么都还没做,甚至连声都没出,他却仿佛把她当做什么的洪水猛兽似得。

被妻子发现与别的女孩相拥,他没有分毫心虚,更没有一句解释,甚至理所当然地提防着她会伤害那个女孩。

虽然这个位置从不属于她,可现在她还是他法定的妻子啊……萧芸书的心又扯了一下,连胃里都因为他冷然的眸子一阵痉挛。

"你来这儿干什么?!"南泽亚质问道。

明明萧芸简就在她身后,可是他却没认出那是她娘家的姐姐,真是讽刺!

萧芸书只觉胃更疼了,心头也更加闷堵。

"我,我来接我姐……"

萧芸书还没说完,萧芸简就扬起笑脸朝南泽亚挥了下手,"南总裁,好久不见了!"

南泽亚默然偏开脸,他连萧芸书都不待见,又怎么会待见萧芸简呢?

萧芸简的手僵在半空,一时有些尴尬。

这时,陆以情走了过来。

南泽亚生怕她出事似得,赶忙跟上,"情儿你要去哪儿?"

陆以情笑了笑,回头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不要这么紧张嘛~我只是想和萧小姐打个招呼而已。"

"和这种女人打什么招呼?!"南泽亚一脸不快。

陆以情拉了拉他的手,撒娇似努起嘴看着他。

南泽亚撑了一会,还是妥协了,给了萧芸书一个警告的眼神后,才偏过头眼不见为净。

他对她的宠溺,他对她的言听计从,二人的互动对萧芸书来说,每一秒都是一种折磨。她的心头压着一块大石,就快喘不过气来了。

陆以情来到萧芸书面前,朝她伸出了手,笑道,"谢谢你这些年对泽亚的照顾。"

她的语调温柔,听着像是真心感谢,但这句话却像是一道利刃扎进了她的心。萧芸书眼中的泪差一点就要决堤而出了。

以后就不用她照顾了吗?对上她甜美的笑容,再想想自己,畏首畏尾的样子,她现在一定很狼狈。明明她才是他的妻子不是吗?为什么她们的身份好像调换过来了一样?

不,即便泽亚和她结婚的时候已经和陆以情分手好几个月了,但他们的心却从来不曾分开……

萧芸书忍着心中的愧疚与委屈,握住了她的手。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只能诺诺点了下头。

陆以情浅笑着收回手,"有机会再见。"她说着微微颔首,而后偏过头喊道,"泽亚,我们走吧!"

南泽亚看向她,温柔一笑,"好!"说罢,临走还不忘冷撇萧芸书一眼。

截然不同的态度,堪比川剧变脸。陆以情是他的心头宝,她萧芸书却不如路边一根杂草。

呵,真是可笑啊!萧芸书想着不由咬住下唇。

陆以情将一切看在眼里,上前挽住南泽亚的手臂,回过头朝萧芸书看似友好地挥了下手告别。但她收回眼神的瞬间,原本温柔的眸子却不经意流露出一瞬鄙夷。

萧芸书,没想到当年"江艺"的女神,全校女生嫉妒羡慕崇拜的对象,如今竟然成了这幅模样,这场女人间的战争,还没打,你就已经输了!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