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免费阅读(萧芸书南泽亚)-《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ZW|小说: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时间:2019-11-18 11:11:27|作者:魑小魅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是一部很好看的社会都市小说,I提供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萧芸书南泽亚。结婚之前,萧芸书觉得像南泽亚这样的冷面总裁一定像块冰,可结婚之后,她才发现,冷面总裁疼起人来,让人完全无法招架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萧芸书南泽亚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三章再见

看着眼前稍显陌生的环境,刚刚醒来的萧芸书一时还有些懵,直到看到床头放着的南泽亚的相框这才反应过来。

这是南宅,泽亚的房间。

萧芸书下意识拿起相框,相片里的南泽亚站在南氏集团的大门前,他身着黑色西装,双手插袋,微昂着头,看上去意气风大,霸气凛然。

听说,那是他正式接手南氏一年,谈成了一件十亿企划案后拍的照片,因为企划案的成功,创收惊人,当年底便让南氏一跃成为了全球百强企业!

而也是在那一年,他作为江大的前辈与校董的身份回到学校演讲。

萧芸书看着照片,不禁回想起四年前……

江城艺术学院是江城大学的子学院,同在大学城区域内。

本来,南泽亚的演讲是被安排在江大的综合大教室的。后来,由于学生的热情度太高,预计前来听演讲的人数太多,校方怕发生事故,便将演讲安排在了江艺的公演礼堂。

当时,负责礼堂布置与接待工作的是江大的美术系。

萧芸书自从得知南泽亚要来江艺演讲,便兴奋地几个晚上都睡不好觉。

可是,不曾想,原本要参加的舞蹈比赛临时通知,推迟了半个月,正好与南泽亚演讲的时间发生了冲突……

"芸书,我和夏老师已经到了,你下午的动车可别忘了。"电话里,萧芸书的舞伴秦墨锋提醒道。

"知道了学长!这么大的事我怎么敢忘?"

"你这丫头糊里糊涂的,谁放心的下?真是的,买好的动车票,怎么自己改签成了下午的!"

"哎哟,我也是一时手滑了嘛!"萧芸书打着马虎眼,她才不敢说实话咧!

万一被学长和老师知道她是故意改签,就是为了能见上南泽亚一面,那她还不得被抽筋扒皮哦?

可是,自从在酒吧一别,她就一直想再见他一面,很想很想……

"好了,我要出站了,我等会再打电话提醒你!挂了。"

"哦……"萧芸书挂了电话,叹了口气。

这时,萧芸书的死党兼舍友柳叶儿回来了。

她一见萧芸书还在宿舍就吓了一跳,"芸书,你怎么还在这儿啊?你不是和老秦要去比赛吗?老秦都走了,你在这儿干嘛?"

萧芸书抬手敲了下脑袋,笑道,"我手滑改签了,下午才去~"

柳叶儿正吃着冰棍,差点没呛到,"咳咳咳,你有没搞错啊?!怎么不改回来?"

"没票啦~"

"晕~拜托你靠点谱啊!今天下午不就要登记确认了嘛?你下午去来得及哦?!"

"嗯,来得及来得及,确认时间到晚上八点,有三个小时的富裕呢~"

柳叶儿显然对萧芸书的话持怀疑态度,眯了下眼,"老秦确认过时间到晚上八点?"

"恩恩!就是学长说的!"

柳叶儿方才松了口气,"老秦确认过那就没事了。"

"叶儿,你干嘛这么不相信我?"萧芸书努了下嘴。

柳叶儿抬手就敲了她的额角一下,"你啊,也就跳舞和画画行,做其他事都糊里糊涂的!让人放心不下!"

"呿,你和学长说的话怎么一模一样的!"

柳叶儿微微一怔,但很快就恢复如初,"你这性格全江艺谁不知道啊?"

萧芸书没有反驳,她也怕再说下去,容易穿帮。

正说着,外头传来了女生的叫尖叫声,"哎哎哎!南泽亚已经到了!现在在礼堂后面的休息室呢!"

"真的吗?那我们快过去吧!"

柳叶儿看着门口急忙跑过的身影,耸肩摇了摇头,回过头却见萧芸书的脸上也写满了兴奋。

"我们也去看看吧!"

"哈?"柳叶儿诧异,"你不用去动车站吗?"

"还有时间,我带上行李,去看一下就走嘛!走吧走吧!"萧芸书急切地想要去见南泽亚,拉上柳叶儿就往外跑。

礼堂外人山人海,挤得是水泄不通。

柳叶儿傻眼了,"我去!有这么夸张吗?"他们江艺是国内首屈一指的艺术院校,国内最顶级的演员、歌手、音乐家、画家大多出自于此。这些人常回母校做演出、签售等活动,可是也从来不见这种阵势!

今天,分明是整个大学城的学生都挤过来了啊!

"啧啧啧,这朝钱看的社会哎~"柳叶儿吐了个槽,指着被挤得看不到影儿的礼堂入口,问道,"你确定要进去?不,应该说你确定你进得去?"

萧芸书想了下,拉着柳叶儿往礼堂后头绕路。

"芸书,我不觉得后门没人哦~"

"没关系,我有办法。"萧芸书说着神秘一笑,而后带着柳叶儿来到礼堂侧边的架空层。

柳叶儿这下懂了,"你是想……"

才说到一半,萧芸书就赶忙捂住了她的嘴,小心翼翼看了一下四周来回的人,"嘘!"

原来,这礼堂的架空层边有一个舞蹈系专用的房间,平日里放衣服,到了汇演的时候就会作为化妆间来使用,这化妆间和礼堂内是相通的。

而作为舞蹈系最常出入这个房间的人,萧芸书自然有这里的钥匙!

柳叶儿看着萧芸书兴奋的样子,实在有点想不通,"芸书,我觉得你有点奇怪啊~你什么时候对一个商人这么有兴趣了?"

"没有啊~我,我就是好奇嘛。"萧芸书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将行李箱推到一边,从另一个门走进礼堂内。

"是吗?"柳叶儿狐疑地皱了下眉,跟在她的身后。

南泽亚被安排在休息室,萧芸书早就打听到了,进了礼堂就往休息室走,一路上倒是一个人都没碰上。

"啧啧啧,还真是为难美术系的人了,一个人都没有,看来都去维持秩序了吧?来了这么多人,真是头疼。"

萧芸书听着却觉得幸运,她可不想太多人看到她进入礼堂来找南泽亚。

休息室就在眼前,门没关紧,萧芸书悄悄往里看了一眼,原本兴奋的眸子突然淡了下来。

"怎么不在?"萧芸书失望地说。

"难道已经开始演讲了?"柳叶儿猜测。

"不可能,两点才开始!"

"你怎么这么肯定?"柳叶儿问。

"我问过了呀~"萧芸书脱口而出,看向柳叶儿却正好对上她看透了的眼神。

"干,干嘛……"

"萧芸书,你给老娘从实招来,说!是不是特地来见人家的!"

萧芸书的眼神飘忽,"没,没有啊……"

"改签也是故意的吧?"柳叶儿一语道破。

萧芸书更心虚了,"哎呦,你在说什么啦~"

柳叶儿翻了个白眼,"你这丫头,疯了吧!这次的比赛有多重要你不知道吗?还有,若是老秦和夏老师知道了……"

萧芸书知道瞒不过柳叶儿,赶紧讨饶,"叶儿,我知道我错了,我都知道,可是我,我真的,真的很想见他……"

 

 

第十四章总是在,错过

柳叶儿看着萧芸书那纠结的模样大感震惊,没想到向来淡如止水,无欲无求的芸书竟然……她这么在乎南泽亚吗?

柳叶儿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最后叹了口气,问道,"你什么时候认识的他啊?又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我们每天都在一起,我怎么都不知道?你也从来没和我说过!哼!还当不当我是死党了!"

"好嘛!你别生气了!我比赛回来就告诉你,我全说嘛!"萧芸书拉了拉柳叶儿的手。

柳叶儿撇撇嘴,"好吧,今天放过你!那现在怎么办,那个南泽亚不在这儿,你等他的话,动车来得及吗?"

萧芸书摇了摇头,眸间写满了失望,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耽误了比赛!也许我们没缘分吧……"

"芸书……"

但萧芸书很快又振作了起来,走进空无一人的房间。

桌上放着一个公事包,是南泽亚访谈是提过惯用的牌子。

萧芸书猜测那便是南泽亚的包,掏出包里的保温壶放在公事包边上。

柳叶儿一眼就认出那是萧芸书前几天让她和老秦陪着去买的保温杯,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说,"你……就这么放着,人家也不知道吧?要不要留句话什么的?"

萧芸书怔了一下,小脸染上一片绯红,不好意思道,"可是,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啊?"

萧芸书说着突然灵光一闪,随手抽了一张桌上的抽纸,拿起笔在纸巾上画了起来。

"小雏菊?"柳叶儿不解,"什么意思?"

萧芸书收起笔,但笑不语,将纸巾压在保温杯下,就往外走。

"喂!傻笑什么?说话啊!"

萧芸书不好意思的抿着嘴角,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记得……"

"什么啊?"

"哎呀!你别问了!我来不及了!我要赶动车啦!"

萧芸书害羞地不知怎么回答柳叶儿,只能匆匆逃离,却在准备回到化妆间时与南泽亚错身而过。

萧芸书立即驻足回头看他--

南泽亚穿了一件深蓝色的西装,头发梳得工整有型,背影高大而挺拔。

他正与美术系的主席说话,时不时侧过脸来,线条刚毅而韧性,他的眸间满含光彩,自信有神,全身更是环绕着王者一般的气场。

一股难以言表的感动涌上心头,萧芸书的心很暖很暖。

柳叶儿见萧芸书盯着人家的背影就知道了,"就是他吧?"

萧芸书点了点头,看着他背影的眸子一瞬都不曾移开。

柳叶儿微微皱了下眉,过了一会才道,"不叫他吗?"

"啊?"萧芸书回过神,随即摇了摇头,"不了!"

她说着,脸上仿佛释怀一般展现笑容,"这样就好!"只要能见到他,就说明他们是有缘的吧?

"走啦!我还要去比赛呢!"萧芸书笑了笑,拉起行李箱,离开了化妆间。

也许是因为得偿所愿见他一面,她在那一次的比赛中完美发挥,拿到了古典舞类别的金奖,当时国内最大的非官方舞团的团长当天就私下邀请她加入。

可是,她没有去,最后也毁了和秦墨锋与柳叶儿一起创立舞团的约定,只是为了--嫁给他。

时光荏苒,她成了他的妻子两年,她依旧很爱他,所有的悸动仿若初见,可是,他对她呢?

只怕是越来越讨厌了吧?特别还是在陆以情回来之后。

萧芸书呆坐在床上,心头猛然一揪,酸楚瞬间沾满了思绪。

听说,他和陆以情就是因为那次演讲认识的……如果,当初选择了画画,结果会不会又是另一番模样?

泽亚,我以为我们有缘,可原来到头来,我一直在错过你。

在酒吧的时候,我错过了你的名字,你来演讲,我错过了与你相识的机会。

如果那时候我追上去了,你会不会认出我就是酒吧里的那个女孩?又或者,你会对我有另一个初印象?

还有那张画着小雏菊的纸巾……是不是不会被丢进了纸篓里,就像我爱你,于你而言不过是像垃圾一般的无用之物……

萧芸书想着,眸间不知不觉又蓄满了泪,她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脑中乱成一团,心也疼的不行。

萧芸书叹了口气,抹掉眼角的泪,翻身下床。

用冷水洗了下脸,冷意在脸颊刺痛,也让她稍稍冷静了下来。

萧芸书拿起袍子披上,看了一眼昏沉的房间,这是他住过的地方,虽然他不常来,却依旧有着他的气息。

待在这样的地方,让她无时不刻不感到压力与酸楚。

萧芸书觉得自己好累,她快要窒息了……

快步走出房间,冰冷的空气窜入鼻腔,却让她觉得好受许多。

此时天才刚亮,冬日里众人起得都晚,只有几个佣人正在准备早餐。

萧芸书怕被她们看到,不免要问些什么,便迅速穿过侧门,去了后院。

凉薄的空气让萧芸书觉得有些头疼,可她也不想回去,拉紧厚厚的袍子,漫无目的地走着。

抬头,却见亭子里,一个人正在里面抽烟,烟雾缭绕的背影透着一抹愁绪。

他背对着她,可是她却马上就认了出来。

泽亚?萧芸书一怔,但很快就回过神来,慌忙转身,她不想见到他,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更不知道该说什么,第一次,她这么不希望和他见面……

南泽亚听到动静,抬头正好看到萧芸书的背影,立即喝道,"站住!"

萧芸书脚下一顿,回过头,就见南泽亚将烟蒂摔在地上,狠狠踩了一脚,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他大跨步前来,带着雷厉风行的气势,脸色凶狠的像是要找人吵架似得!

萧芸书紧张极了,憋着气,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身子也因为太过害怕而僵着动弹不得。

南泽亚在距离她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了下来,对上她毫无血色的小脸,不由眯了下眼。

"萧小姐起得很早嘛!"他的眼中满是讽刺。

萧芸书不敢回话,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得,不知所措地低着头。

"呵,没想到一个生病的人会这么有精神啊!还是你想故意加重病情,好在奶奶面前继续装可怜?"

 

 

第十五章一巴掌

萧芸书很想大声否认,可是,她知道他不会相信,也不会听的。

昨天,奶奶送她回南宅的时候,说是要好好骂泽亚一顿!虽然昨晚,她不知道奶奶和泽亚说了什么,但是看他脸色这么难看,现在一定还没消气吧……

"对不起……"她低声说了一句,一直憋着的呼吸突然放开了口子,长喘了一口气。

南泽亚看她这幅小XF的模样,莫名感到烦躁,想起南老太昨晚说过的话,又想起陆以情委屈的脸,心头染上怒意。

"对不起?因为你的出现,让我和情儿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你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情儿刚刚回来,你就迫不及待地故意病倒让奶奶来逼我!你这么怕失去南夫人的位置吗?真是耍的一手好手段啊!"

"不是的!"萧芸书急切地摇头,"我不是故意生病的,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打扰到你们真的对不起……"

"少来了!你少在这里装大度,装不知情!病倒了不会找陆医生来吗?劳师动众上医院,不就是要闹得世人皆知,借奶奶来逼我吗?!你就这么想博同情吗?我告诉你,不管你怎么演戏,我都不会多看你一眼!就算奶奶再怎么逼我,全世界都唾骂我,我都要和情儿在一起!我要和你离婚!"

南泽亚的吼声像是一道惊雷打在萧芸书的头上,让她瞬间有些发懵,脚下也不稳的晃动了一下。

我要和你离婚!离婚!离婚……

两个字如回声一般在脑中盘旋,萧芸书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溺水一般喘不过气来。

她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要离开他的准备,她知道的,从陆以情要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结局会是如何。

可是当他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竟然会是这般的痛!那种仿佛被撕裂牵扯一般的痛苦不断地蔓延到四肢百骸。

萧芸书眼中蓄满了泪,低着头说不出话来,心头压着一块大石,胃里也隐隐作痛。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萧芸书,我是很尊敬奶奶,但是不代表我会一直受她摆布!两年前,为了情儿和南氏我忍了,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了,我警告你安分一点,不要再逼我,否则,我不止会让你过得很痛苦,就连萧家也会死得很难看!"

南泽亚冷哼一声,绕过萧芸书大步离去。

萧芸书缩了下脖子,捂着嘴,蹲了下来,滚烫的泪不断滚落。

她无助的就像个失去依靠的孩子。

"大清早的吵死了!"这时,二楼突然传来一道刻薄的声音,正是南筱筱。

原来,这里正好在南筱筱房间的阳台下。

萧芸书赶忙抹掉眼泪,忍着胃里的闷疼站了起来。

南筱筱居高下看着,不由翻了个白眼,"我哥都走了,你在这儿哭给谁看呢?哭给我看吗?我告诉你,情姐姐和我哥天生一对,你拆散了他们,是该下地狱的!"

萧芸书抿了下嘴角,心更难受了,胃也疼的不行。

她不想和南筱筱争执什么,转身就走。

见萧芸书不理她,南筱筱又是一个白眼,"呿,真是个作女!"

南筱筱正想回房,突然听到一个闷声,回头就看到萧芸书倒了下来。

"嗯?"南筱筱扬了下眉,朝她喊道,"喂!你又装什么装啊!要死死远点啊!喂!"

不管她怎么叫,萧芸书都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南筱筱察觉不对劲,赶忙转身出门。

才跑到楼梯口,正好撞见从院子里走进来的南泽亚。

"筱筱,你一大早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大哥!"南筱筱皱着眉,指了指花园的方向,"那个萧芸书好像晕倒了。"

"什么?"南泽亚一愣,见南筱筱的样子不像是假的,便狐疑地转身回到花园。

萧芸书倒在草地上,脸色苍白,唇瓣也毫无血色,看上去非常吓人。

南泽亚心中牵扯了一下,赶紧上前抱起她,刚抚上她的脸颊,就被她身上传来的热度吓了一跳。

"好烫!"她发烧了?她,真的病了……

以前不管他怎么骂她,怎么羞辱她,她就算难过也总是摆出笑脸,从来不曾展现过任何虚弱的模样。可是,今天的她,却像是一叶孤舟在河中飘零,不堪一击的样子让人心疼。

南泽亚看着她,心头不觉泛起一阵不忍。

大哥,就算讨厌,也不用那么羞辱人吧?

脑中猛然闪过南泽少昨晚说过的话,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她不过是个女人,他究竟在做什么?竟然把她逼成这样……

"大哥?大哥!"南筱筱见他发呆喊了一句。

南泽亚回过神来,立即吼道,"快去叫陆医生来!"说罢便抱起萧芸书朝屋里跑去。

南筱筱见状不由诧异,"这么紧张干嘛……"她嘀咕了一句,方才去打电话。

南老太一起床就得知萧芸书又病倒了,急忙往南泽亚的房间去。

陆医生正好给萧芸书挂好输液瓶。

南老太急忙问,"陆医生,我孙XF儿怎么了?"

"老夫人,少夫人是发烧了。应该是胃炎导致身体太过虚弱,又急火攻心,没抗住就发烧了。不过,药已经挂上了,过一会就能退烧,好好静养几天,身体就能复原,您别担心。"

听陆医生这么说,南老太总算稍稍放下心来。

"倒是您,今日最好也在床上躺着休息比较好。"陆医生虽然年轻,但是却很细心地提醒道。

"嗯,麻烦陆医生了。"南老太不置可否,朝管家老刘使了个眼色,老刘意会送陆医生出了门。

直到楼下传来了关门声,南老太才瞪向南泽亚,质问道,"你对芸书说了什么?"

南泽亚还没回答,一旁杨丽就忍不住道,"妈,您这是什么话?是萧芸书自己一大早跑出去吹冷风,故意病倒,和泽亚有什么关系?"

南老太对杨丽的话充耳不闻,依旧瞪着南泽亚,怒道,"说!"

南泽亚心中有些不爽,或许是因为萧芸书真的病了让他有些愧疚,又或许是南老太的逼迫让他感到烦躁。

"我和她说了离婚。"南泽亚脱口而出。

"啪!"南老太毫不犹豫就甩了南泽亚一巴掌。

南家众人全都吓了一跳,就连南泽亚都难以置信,久久没缓过神来。

南老太从小到大最宠爱的就是南泽亚这个长子嫡孙,对他寄予厚望。

但自从那件两年前那个意外发生后,祖孙俩之间就产生了隔阂,常因为萧芸书的事吵架,但无论怎么吵,南老太都从来没有动过手。

直到今天,竟然动手打了南泽亚一巴掌,而且还是当着南家众人的面。

 

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虐心豪赌:冷面总裁的追妻攻略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