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最强狂婿周天李若诗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来源:ZW|小说:最强狂婿|时间:2019-11-18 10:55:26|作者:K神无双

主角叫周天李若诗的小说是《最强狂婿》,它的作者是K神无双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前,他被迫逃出豪门世家,从此颠沛流离,惶惶如蝼蚁,人尽可欺。直到那一天,他拨通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你若执我之手,我必许你万丈荣光……

最强狂婿周天李若诗

最强狂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4章如此厚颜无耻

"董事长,您,您怎么来了……"

看到门口怒气冲天的苗鹏举,江伟大吃一惊,赶紧站了起来。

"寰宇国际是你家的,我不能来是不是?"

苗鹏举一脸阴沉,瞪着江伟。

"不不不,董事长您听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江伟吓得脸都白了,他也没闹明白董事长为何这么大的火气。

"那你什么意思?这位先生是来应聘的吧,你刚才是什么工作态度?"

苗鹏举厉声质问江伟,然后到了周天近前。

眼前这位就是周家少爷啊!

我的天,少爷是来体验底层生活的吗?穿衣打扮也太普通了……

苗鹏举心中暗自惊叹。

"对不起董事长,刚才是我态度不好……"

江伟擦着冷汗,大气都不敢出。

苗鹏举恨不得胖揍江伟一顿,这个蠢货,你想死别害老子啊!

少爷一生气,我都得卷铺盖回家喂孩子去!

看着周天一脸淡然的样子,苗鹏举终于松了口气。

本想给周天鞠躬行礼的,可裘管家早就交代过,少爷不希望被人打扰,所以万万不能透露少爷的身份。

"这位先生,我的下属不懂事,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苗鹏举脸笑得像个包子,弯着腰对周天说道。

顿时,在场人全都目瞪口呆。

苗鹏举是什么人物?

那可是寰宇国际的董事长,居然在周天的面前点头哈腰的……

把周天也给弄愣住了,他也不知道苗鹏举为何这么给他面子。

见周天没说话,苗鹏举心里慌的一匹。

"你过来,给这位先生道歉!"

苗鹏举指着江伟喝道。

什么?

给这小子道歉?

江伟心里是一百个不情愿,自己好歹是个经理,有身份的人,能给这吊毛道歉么。

"董事长,这个就不必了吧。"

江伟忐忑的道。

"废什么话!这个经理你不想干就吱声!"

苗鹏举彻底暴怒。

江伟立马蔫了,赶紧走到周天近前。

"这位先生,对不起,刚才是我不会说话。"

周天都懒得看这个江伟,他把目光落在苗鹏举身上,不知苗鹏举在搞什么鬼。

苗鹏举一看周天望着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看来少爷这是不接受道歉啊!

少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呢?

明白了,少爷是让我看着办呢!

"江伟,你被解雇了。"

苗鹏举冲江伟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滚蛋了。

江伟差点瘫软在地,彻底傻眼。

寰宇国际的员工待遇,是全市最好的了,丢了这个工作,对江伟的打击实在太大。

苗鹏举一向言出必行,江伟知道求爷爷告奶奶都没用了。

钱小非我草尼玛!你是把哪路神仙给弄来了,害老子丢饭碗。

江伟肠子都悔青了,暗骂着钱小非,离开了办公室。

钱小非也有点傻眼,本想在李若雪和张淑云面前侮辱周天的,反倒让周天装逼成功,把江伟还给坑了。

"苗叔叔,因为这点小事就把江伟辞退了,不至于吧。"

钱小非表面上镇定,心里却挺虚。

连他老爸见了苗鹏举都虚,更何况他了。

"钱小非,我做事还用你教吗?"

苗鹏举冷笑了一声,完全没把钱小非看在眼里。

"我……"

钱小非吃鳖,却不敢在苗鹏举面前放肆。

"这位先生,您看……,这样您还满意吗?"

苗鹏举笑容可掬,恭敬万分的问周天。

"嗯。"

周天一脸淡定,只是轻嗯了一下。

但对于苗鹏举来说,无疑吃了颗定心丸,少爷他不责怪就好。

一边的张淑云早看懵了,她怎么也想不通,苗鹏举那样的大人物,怎么会对她这个没用的女婿如此高看。

李若雪也是一脸惊诧,一双美眸望向周天。

李若诗更是摸不着头脑,自己这个窝囊废姐夫,怎么有这么大面子了?

"满意就好,满意就好,嘿嘿……"

苗鹏举激动的搓着大手。

"先生,请问您想应聘什么工作呢?"

就在这时,柳月儿扭动腰肢走到周天面前,娇滴滴的轻声问道。

这个女人是很会把握机会的,她知道周天可是顶级富二代,要是能让周天看上,她可就发达了。

"呵呵,只要不扫厕所就可以。"

周天淡淡一笑。

"瞧您说的,您这么仪表堂堂,当个经理都不为过。"

柳月儿媚眼如波冲周天直放电,然后又问苗鹏举,"是吧董事长?"

"是啊是啊,正好人事经理出空缺了,要不您暂时当个经理玩玩?"

苗鹏举忐忑的问周天,他始终认为周天只是闲着无聊来应聘,就是玩玩的。

"我的天,经理?"

张淑云忍不住激动起来,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苗董事长。

要知道,她女儿李若雪的职位,也只是经理级别而已。

苗鹏举见状误会了,以为张淑云不满意,赶紧说道:"让这位先生当经理是屈才了,要不总经理?"

"总经理!?"

这次是张淑云和她两个女儿,三人异口同声的惊呼。

苗鹏举汗都下来了,少爷也不表态,这可如何是好!

"要不,我辞职不干了,让这位先生当董事长怎么样?"

苗鹏举一脸苦逼,跟张淑云商量着。

张淑云眼睛瞪得牛大,"董事长,您,您是不是吃错药了……"

"大姐,您说是就是。"

苗鹏举咧嘴苦笑。

张淑云听了差点栽倒,她真怀疑苗鹏举是不是疯了。

"行啊你,还认识这么大一个董事长呢!是不是跟人家早串通好了,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张淑云回头一阵冷笑,问周天。

"妈,我和他真不认识。"

周天摇了摇头。

"行行行,还学会撒谎了,等回家再审你。"

张淑云哼了一声。

"喂,当董事长太扯了,你要个总经理应该没问题,嘻嘻。"

这时李若诗小声的对周天打趣道。

"别乱说,人家是在开玩笑的。"

周天对李若诗道。

李若雪始终没说话,她现在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周天。

"先生,您看……"

苗鹏举忐忑不安的立在那里,急得直冒汗,就等周天指示呢。

周天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明白了。

十有八九,苗鹏举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不然绝不会如此。

"我回去再考虑一下吧。"

周天平淡的对苗鹏举说道。

"那好,我在这随时恭候大驾,这是我的名片,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

苗鹏举拿出张名片,恭敬的递给了周天。

"还有我的。"

柳月儿也拿出名片,直接塞进周天的手里。

"也别忘给我打电话哟。"

柳月儿嗲嗲的声音对周天说道。

"我们回家。"

李若雪瞪了柳月儿一眼,拽着周天就往外走。

苗鹏举带着柳月儿,一直把周天送到公司门外,远远的看着。

从始至终,苗鹏举都没正眼看钱小非一眼。

钱小非气得牙都痒痒,感觉很是没面子。

他也纳闷苗鹏举今天抽什么风,为什么要把周天捧那么高!

"阿姨,若雪,快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钱小非强挤一丝笑容,殷勤的说道。

"不用了,我们打车回家。"

李若雪冷冰冰的道,然后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若雪,你上司要再为难你,你就告诉我,我能搞定的。"

钱小非对李若雪说道。

李若雪全当没听见,和周天一起上了车。

看着出租车走远,钱小非狠狠的啐了一口,"呸!贱娘们,装什么高冷,过几天就让你跪地上唱征服!"

……

到家后,周天刚要回房间,就被张淑云叫住了。

"周天,我问你,你怎么认识寰宇国际的董事长?"

"妈,我真不认识他。"

"我不信,你要不认识人家,人家凭什么因为你开除江经理?"

张淑云盯着周天,好像在审犯人。

"你爱信不信吧。"

周天摊了摊手,懒得再解释,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你这什么态度!"

张淑云气得直跺脚。

"妈,就凭他怎么可能认识那个董事长呢?人家可能只是为了维护公司形象,这才开除了江经理。"

李若诗鄙夷的哼了一声。

"那又让他当总经理、又把董事长位子让给他的,怎么解释?"

张淑云疑惑的问李若诗。

"那是人家幽默,逗这废物玩呢,嘻嘻。"

李若诗笑道。

"哦。"

张淑云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

"若诗,他好歹是你姐夫,以后不许再叫他废物。"

李若雪对李若诗说道。

"切。"

李若诗一脸不在乎,躺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李若雪轻叹了一声,进了她和周天的房间。

卧室还算宽敞,居中一张大床,角落里还摆放了一张窄小的床。

周天正躺在这张小床上,和李若雪结婚三年多,那张大床始终是他是禁地。

"周天,我发现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李若雪走到周天近前。

"怎么看不懂了?"

周天淡然一笑,坐了起来。

"我看得出来,苗鹏举在你面前那么谦卑,并不是装的,因为当时他的手都在发抖!"

"苗鹏举在北川市都举足轻重,他为什么会那么怕你?"

"你家境那么不好,又没什么本事,这到底为什么?"

李若雪疑惑万分,追问着周天。

"若雪,三年多了,你还是第一次跟我说这么多话。"

周天望着李若雪绝美的脸庞。

李若雪一怔,莫名的涌上一丝愧疚之感。

她很少像现在这样,跟这个自己嫌弃了三年的男人近距离目光交碰。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还是很喜欢她的。

而她,三年来都没履行妻子的义务。

"以后我会多陪你说说话。"

李若雪望向窗外,轻声道。

周天听了这话,不免有些动容。

"若雪,其实我一点都不穷,更不是废物!你老公很有钱的,你不必因为这些抬不起头……"

"什么?"

李若雪怔住了。

但很快,她的眼中就现出了一丝厌烦。

"周天,当着我的面就别吹牛了,好吗?你这样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

 

 

第5章如此厚颜无耻

吹牛?

周天目光闪烁了几下,把话咽了回去。

自己穷鬼的形象早已根深蒂固,就算说出实情,也没人会相信。

李若雪见周天不说话了,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索性不再理周天,回自己的床上躺下休息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周天和李若雪一起出了家门。

每天李若雪上下班,都是周天开车接送。

"回去慢点开。"

到了公司门口,李若雪下了车,嘱咐了一句。

"好。"

周天答应了一声。

刚想开车离开,就看到一辆红色奥迪轿车驶来,停在了公司门口。

车里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短发女子,一身的职业装,一看就是精明干练型的。

"你行啊李若雪,一天天的比我还牛,还有专职司机哈!"

短发女子面带冷笑,阴阳怪气的对李若雪道。

李若雪不免有些头疼,这短发女正是她顶头上司,营销部副总张雅丽。

"张总,是我老公送我,不是司机。"

李若雪道。

张雅丽一看到李若雪,心里就不舒坦。

因为李若雪实在太漂亮了,身材又那么好,张雅丽嫉妒得不要不要的。

"呵呵,我以为你又勾搭上哪个野男人了呢,闹半天是你那窝囊废老公啊。"

张雅丽一阵冷笑,还扫了车里的周天一眼。

周天在车里听得很清楚,他真是无语极了。

连若雪公司的人都管自己叫窝囊废,也是醉了。

"张雅丽,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李若雪大声说道。

"哟,没搞错吧你,我是你上司,需要尊重你?"

张雅丽很气人的看着李若雪。

李若雪气得芳心乱颤,张了张小嘴,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她知道张雅丽是故意刁难她的,这女人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想把她挤出公司。

跟张雅丽正面硬刚,只能使自己丢掉这份工作。

"以后再敢欺负我老婆,你会后悔的。"

就在此时,周天下了车,盯着张雅丽。

"哈哈,真是笑死人,你这窝囊废还会为老婆出头了?"

张雅丽撇着嘴,又看着李若雪笑道:"李若雪,你老公这么不懂礼数,你也不好好管教一下?以后别带他出来丢人了。"

说完,她扭动腰肢进了公司。

李若雪深吸了一口气,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刚才周天为她出头,她的内心还是很触动的。

这个男人再怎么不堪,至少心里还是有她的。

"没事了,你回去吧。"

李若雪望着周天道。

"要不把这份工作辞了吧,别在这娘们手底下受气。"

周天说道。

"呵呵。"

李若雪苦笑了一下,"你一分钱不挣,我再辞职,咱们家喝西北风么?"

说完这话,她仰起了俏脸,望向天空。

但周天看得清楚,李若雪的眼中噙着晶莹泪花,仰着脸是不想让眼泪流出来。

看着李若雪转身往公司里走去,周天不禁有些心疼。

老婆这些年,不容易啊……

一想到李若雪在公司这么受气,周天不由得火往上撞。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苗鹏举的电话。

"喂,是我,周天。"

"是少爷啊,您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传来苗鹏举激动的声音。

周天心中一动,看来果不出所料,苗鹏举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你什么都知道了?"

"是啊少爷,裘管家已经交代过了。少爷,其实寰宇国际是您家族的产业,我只是您的一介家奴……"

这……

周天很是意外。

"好吧,既然如此,你帮我办件事。"

"少爷请说。"

"远达公司你知道么?"周天问道。

"知道的,一个小公司而已。这公司得罪您了?放心少爷,咱们分分钟让这公司破产!"

苗鹏举霸气十足的说道。

"那倒不至于。我老婆在这公司上班,她上司叫张雅丽,这女人很讨厌,你想办法警告她一下,让她以后别欺负我老婆。"

"没问题,我这就给远达老总打个电话。"

苗鹏举很痛快的说道。

周天挂断了电话,放心了不少。

苗鹏举出手,肯定没问题的,老婆以后也不会被那三八欺负了。

想到此,周天上了车,往家中驶去。

突然,路边一辆熟悉的宝马轿车,映入眼帘。

这不是钱小非开的那辆车么?

周天心中一动,把车停了下来。

这附近是家金店,透过玻璃门,周天一眼就看到了钱小非。

想到钱小非对李若雪没安好心,周天的心里就不爽。

更让周天大跌眼镜的是,在钱小非的身边,居然是丈母娘张淑云!

此时张淑云正趴在柜台上,用手指点着柜台里面的各种首饰,跟店员交流着。

顿时,周天明白了个大概。

这个钱小非真有心机啊,买首饰讨好张淑云来了?

周天没法淡定了,下车悄悄走进了金店。

这家金店还挺火爆,顾客不少,周天隐藏在几个顾客身后,偷偷看着。

"阿姨,这个金镶玉手镯不错,和您的气质正般配。"

钱小非面带微笑,奉承着张淑云。

张淑云听了很是开心,试戴了一下手镯,简直爱不释手。

"小非呀,手镯是好,但就是太贵了呀,八千八呢!"

张淑云说道。

"呵呵,这都是小钱,只要阿姨喜欢,咱就买。"

"那阿姨就谢谢你啦。"

张淑云高兴的合不拢嘴,"哎,你这孩子真是懂事,又懂得孝顺长辈,当初若雪要是嫁给你该多好!"

"阿姨,我愿意等!只要若雪肯回心转意,跟周天离婚,我立马娶她进门!"

钱小非信誓旦旦的道。

张淑云心动了,心想钱小非可比周天那废物强百倍,给自己买八千八的手镯眼都不眨一下,这女婿上哪找去?

"行!回头我再劝劝若雪。"

周天就在一边听着,气不打一处来。

丈母娘啊丈母娘,如果你知道我家里有上万亿资产,华夏首富,你还会这样说吗?

"对了,刚才若雪给我打电话,说她上司已经给她赔礼道歉了,还保证以后都不再找她麻烦了!我听得出来,若雪很开心的。"

张淑云欣赏着柜台里的一条千足金钻石项链,心不在焉的对钱小非道。

"是吗?"

钱小非很意外。

自己是承诺帮李若雪解决这件事了,可李若雪的上司是谁,他都不知道,根本就没把握办成这事。

"这还得感谢你呀!等若雪下班,我让她请你出去吃饭,单独感谢你一下。"

张淑云一脸和蔼笑容,还冲钱小非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把握住机会。

钱小非激动极了,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呢!

"阿姨您太客气了,我这么爱若雪,帮助她也是应该的。"

钱小非脸不红不白的,顺水推舟,直接把功劳揽到自己身上。

周天见钱小非这么不要脸,真的被恶心到了。

他沉住了气,想再听听他们背后说什么。

"小非呀,你看我戴这条项链能不能好看?"

张淑云心痒难耐,指了指柜台里的那条钻石金项链。

钱小非一看标价,头都大了。

这条钻石项链,售价八万六!

虽然他家里开公司挺有钱的,可他每月零花钱也就两万块左右,买八万多的东西,他还是很肉疼的。

"阿姨,这个嘛……"

钱小非面露为难之色。

张淑云一看钱小非犹豫,赶紧一笑,"呵呵,你已经给阿姨买手镯了,八千多块啊!哼,不像我那个废物女婿,八十八块恐怕都买不起!"

"阿姨就是随口问问,不用你买的,这条项链太昂贵了。"

周天实在听不下去了,这时走了过来。

看着惊诧的钱小非,周天道:"才八万多,也不是很贵啊,这你都买不起,还在这装什么阔少?"

 

 

第6章谁说我买不起

"是你?"

钱小非看着面前的周天,很是吃惊。

"没错,是我。"

周天看着钱小非。

对于钱小非,周天真是烦透透的了。

这小子对李若雪打着主意,已经触犯了周天的底线。

更何况,刚才钱小非还恬不知耻的把功劳据为己有,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

"呵呵,这年头真是怪事多,什么样的货色都敢进金店了,这地方是你能消费起的吗?"

钱小非轻蔑的看着周天,他感觉太好笑了。

像周天这样的穷吊丝,就不该在这里出现。

"就是啊,你又买不起,来这干什么?"

张淑云瞪着周天问道。

买不起?

周天心中一阵的冷笑。

一直给张淑云介绍的女店员,打量着周天的一身土气行头,嘴都快撇后脑勺上去了。

真是越穷越装,掩饰骨子里的自卑。

八万多的项链,他还敢说不是很贵,真是吹牛逼不上税。

"先生,请你不要影响我们顾客挑选。"

女店员鄙夷的看着周天,嘴上说的客气,心里却很是瞧不起。

"听到没有,买不起就滚远点,别影响我和阿姨挑首饰。"

钱小非也趁机讥笑道。

周天没理会钱小非,冲那个女店员说道,"柜台里的首饰,最贵的是哪件?"

女店员心里更鄙视周天了,像这样的装逼犯她见多了,总是看了又不买,最烦人了。

"就是这条钻石项链,产地意大利,售价八万六千元。"

女店员很不耐烦的介绍着。

"很漂亮,装上吧,这项链我买了。"

周天语气平淡的来了一句。

什么?

女店员真怀疑自己听错了,卖了一年多珠宝,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爽快的顾客!

买这么贵的首饰,就像到菜市场买棵白菜一样随意……

看来刚才是走眼了,这位是真人不露相的土豪啊。

女店员激动了,八万多的项链,提成钱也不少了。

"这位先生您太有眼光了,这项链送爱人是首选,最能表达真爱之情!"

女店员眼睛放着光,怎么看周天怎么顺眼。

周天听了心头一动。

和李若雪结婚三年多了,从来都没送过她礼物。

现在也是时候弥补一下了。

"喂,你可别在这丢人了,你要买的起这项链,我自扇耳光。"

钱小非嘻笑着对周天道。

周天看了钱小非一眼,"会让你如愿的。"

"你是不是出门忘吃药了?在这搞什么妖蛾子!"

张淑云很是生气,训斥着周天。

"我怎么了?"

"你说你怎么了,明明买不起还要穷装!你这不浪费人家店员的时间么?"

张淑云气道。

"呵呵,我还真没穷装。"

周天笑了笑。

见周天还敢顶嘴,张淑云更来气了。

"别说你买不起,就算你真送我条钻石项链,也别想让我高看你一眼,你就别白费劲了,哼!"

张淑云抱着胳膊,挖苦着周天。

周天听了一阵的心寒,张淑云是有多讨厌自己啊!

"你想多了,这项链不是买给你的。"

周天没再理张淑云,直接走向收银台。

"你!"

把张淑云气得差点跳起来,闹半天是她自作多情了,还以为周天是想讨好自己。

周围的人见张淑云吃鳖,也都忍不住笑了笑。

张淑云脸都红了,又羞又恼。

"呵呵,阿姨你不必生气,看他能装多大一会。"

钱小非笑道。

"嗯!"

张淑云点点头,她也来兴致了,倒要看看周天一会付款的时候,怎么丢人现眼的。

"先生,请问刷卡还是现金?"

收银员小妹问周天。

"刷卡。"

周天把裘管家给他的黑色卡片递了过去。

收银员好奇的看了看这张卡,顿时懵了。

因为这种奇怪的银行卡,她从来没见过。

"先生,请输一下密码。"

收银员说道。

周天输了密码,但屏幕上却显示了支付失败。

怎么回事?

周天心头一紧。

"先生,您的卡消磁了,这是张废卡。"

收银员没好气的白了周天一眼,心想这家伙果然是在装有钱。

"哦,有可能。"

周天点点头,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回头去银行重新办张卡,把钱转过来就是了。

"哈哈,笑得我肚子疼,这是在哪个垃圾桶捡的玩具卡片啊?"

钱小非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张淑云一点都不感觉意外,她的女婿有几斤几两,她很清楚的。

那女店员狠狠瞪着周天,脸色很是难看。

本以为遇到个大主顾呢,闹半天空欢喜一场。

"保安,把这个捣乱的人轰出去!"

女店员指了指周天,大声喊道。

门口的一个保安已经向周天走去。

"咱们走吧阿姨,免得一会还得给他擦屁股。"

钱小非兴灾乐祸的说道。

"走。"

张淑云答应一声,跟钱小非出了珠宝店。

她可不想陪着周天丢人,就算周天被保安打,也与她无关。

"没钱还说要买,在家呆着不好么,出来捣什么乱?"

女店员带着保安,来到周天面前,就要赶人了。

"我没捣乱,只是卡消磁了。"

周天也很无奈,关键时刻这卡还不争气。

"你这根本就不是银行卡,哪家银行卡是这样的?"

女店员夺过周天手里的卡,生气的道。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闻声走了出来。

"老板,这个人买了项链没钱付款,拿张假卡在这捣乱。"

女店员气道。

金店老板目光落在周天的银行卡上,立马倒吸了口凉气,不由得仔细的打量周天一番。

这老板是见过世面的人,他一眼认出来了,周天的这张银行卡,居然是华夏顶级豪门、京城周家的专属订制银行卡片!

这年轻人,居然是京城周家的人?

金店老板在震惊之余,心里也忍不住一阵的兴奋。

要是能结交上这年轻人,以后跟京城周家哪怕有一点点合作,都发财了啊。

"你给我闭嘴!"

金店老板对女店员喝道。

"老板……"

女店员懵了。

"先生,请把您的卡收好,这条钻石项链赠送给您了,我们交个朋友如何?"

金店老板把银行卡和那条钻石项链一齐递给周天,一脸笑容说道。

周天愣了一下,不知道这金店老板为什么会这样做。

"那倒不必,我明天过来买这条项链。"

周天说完,转身出了金店。

整个金店的人全都呆若木鸡,不知道是老板疯了,还是周天真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能让金店老板这样。

"老板,你也太看得起这穷酸的家伙了吧?"

女店员疑惑不解,问金店老板。

"你懂什么!"

金店老板道,随即一拍脑门,"哎,忘问这位先生的联系方式了。"

"没事的老板,这人好像是张淑云的女婿,张淑云是我的老顾客了,我知道她家的地址。"

女店员说道。

"是吗?太好了,你马上去她家,把这条项链送过去!"

金店老板兴奋的说道。

"……"

女店员惊诧不已,忍不住望着门外走远的周天,对周天好奇极了。

……

周天从金店离开后,并没有回家,在外面逛了一下午。

一直等到李若雪下班,周天开车去了远达公司,接上了李若雪。

"张雅丽没再找你麻烦吧?"

周天开着车,问了一句。

李若雪今天心情很不错,上司张雅丽一直欺负她,今天居然给她道歉了,实在出乎她的意料。

"嗯,不但没找我麻烦,她竟然还给我道歉了。"

李若雪轻声道。

"那就好。"

周天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

进了家门后,张淑云满面春风,高兴的对李若雪道:"若雪,晚上别在家吃了,你约钱大少出去吃个饭吧!"

"为什么?"

李若雪愣了一下。

"得当面好好感谢人家,是钱大少帮你的忙,你上司才给你道歉的,以后你在公司日子也好过呀。"

张淑云笑着说道。

"妈……"

李若雪欲言又止,她是很讨厌钱小非的,但也相信这次是钱小非帮了忙,因为钱小非一直保证要帮她的。

周天见状真要吐血了,明明是他找苗鹏举帮的忙,怎么就成了钱小非的功劳了?

"妈,其实这件事,是我帮若雪的,跟那个钱小非没关系!"

周天忍不住说道。

"啥?"

张淑云气得咬了咬牙,"周天啊周天,你怎么变得这么不要脸了呢!"

"就凭你能有这本事?撒谎你都不会撒。"

"还有,那个金店老板,特地让人把这条钻石项链送过来了,你是不是还要说,这项链是你让那金店送上门的?"

张淑云说到这里,晃了晃欣赏摆弄了一下午的钻石项链。

 

最强狂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强狂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最强狂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