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巅峰狂少苏言林清玥在线阅读小说完本免费读

来源:ZW|小说:巅峰狂少|时间:2019-11-18 10:49:57|作者:逆命而生、背光而行

提供巅峰狂少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苏言林清玥。苏家鼎盛之时惨遭灭门,昔日光芒璀璨的少年,一时沦为别人眼中混吃等死的废物,一代天骄自此陨落。三年忍辱,坠龙升天,欺我弃我者,血债必将血来祭。从前,她是自己的保护伞。今后,自己是她的天

巅峰狂少苏言林清玥

巅峰狂少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001三年忍辱

"苏言,江城人尽皆知的上门女婿,月薪0,混吃等死的窝囊废,一会儿就蹲在地上吃吧。"

香格里大酒店405包厢,一道刺耳的声音响彻同学聚会宴。

话音落下,众人鄙夷的目光,纷纷落在门口处站着的男人身上,发出阵阵冷笑。

"厉害了啊,苏言竟然也敢来参加咱们这种高端局。"

"唉,谁叫人家是个赘婿呢,每天混吃等死什么都不做就有人养着。"

"哈哈......你们忘了吗,苏言当初可是我们学校的高富帅,天生就有做小白脸的资质。"

"这种吃软饭的废物,真给我们丢脸,竟然还有脸参加同学聚会。"

就在众人嘲讽之际,包厢门再一次被推开。

只见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傲然而来,怀里搂着一个打扮时髦的漂亮女人,眉眼之间全都透着难以掩饰的得意之色。

"陈少,盛安集团的总经理,身价上千万,刚荣获江城十大杰出青年,请您上座。"

陈思聪,这场同学聚会的发起者,如今在商圈混的风生水起,而在他怀里的女人,是班花于丽丽,也是苏言的前女友。

当初苏言因为遭逢变故一蹶不振,于丽丽毫不犹豫的就把苏言给甩了,这一次也是她用计把苏言骗到了这场同学聚会上,目的不言而喻。

只到场二十人的同学聚会,硬生生被分成了三桌。

月薪一万的一桌,五万的一桌。

还有一桌摆放在包厢中心位置,只坐了陈思聪和于丽丽两个人。

陈思聪坐下后,直接朝苏言脸上扔了一盒中华烟。

"聚会的钱我给你掏了,大家同学一场,我可不想看你回去跪搓衣板。"陈思聪斜了一眼苏言,冷笑道。

"没钱还来参加什么宴会,看见你这种废物就恶心!"于丽丽娇哼道。

"我有钱。"苏言开口道。

听见这话,众人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呵呵,你有钱?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哪来的底气,你知道这里的人均消费是多少吗,出去可别说认识我们。"于丽丽冷声打断道。

苏言脸色一沉,漠然不语。

"苏言,你怕不是还活在梦里呢吧,看看你活的连一条狗都不如,还跑去给人做上门女婿,活不起就去死,我们这群同学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于丽丽一脸嫌弃的瞥了一眼苏言,脸上透着高傲之色。

"我有个提议,大家同学一场,咱们要不募捐替苏言赎身吧!"

"这个提议好,我出一块!"

"我捐两块!"

"我捐五块......"

周围哄笑声不断,就像是一根根扎在苏言心里的刺。

三年前,苏家鼎盛之时惨遭几方势力联手暗算,江南盛极一时的大家族一夜没落,分崩离析一蹶不振。

而苏言从小在外,别人只知苏家有这么一子,除了他的爷爷外更是无人知晓他的身份。

苏家上下为了保护苏言,根本没有将家族劫难告知他。

但苏言在家族遭难当天,却接到兄嫂的紧急密电,当他惊闻苏家变故悲切赶回,可惜已经为时晚矣,中下了兄嫂伙同敌人设好的圈套,还险些暴漏自己身份。

那一晚,他重伤逃出,却修为全失,为了躲避仇人追杀,三年间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甚至不惜去做上门女婿。

那个昔日光芒璀璨的少年,一时沦为别人眼中苟且偷生的废物。

这三年来面对各种羞辱他早已心炼如石,只不过众人却不知道,此刻苏言体内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苏言双眸突然明亮起来,一股寒徹透骨的气流在其血液骨髓之中涌动,整个人身上的气质也随之改变。

"三年忍辱,我的实力终于恢复了吗?"

苏言冷眸一闪,刺骨寒芒四散激射。

整整三年,他终于恢复了修为,堂堂的天之骄子沦落为混吃等死的窝囊废,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三年是怎么艰难过来。

如今涅槃重生,他势必重振苏家辉煌,尤其是当初设局暗算苏家的那些势力,他要变本加厉的让这些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后这种聚会就不要叫我了。"苏言冷言起身,气场凛然道。

这样将人分成三六九等的同学会,已经彻底变了质,不参加也罢。

"苏言,你是搞笑呢吗,谁会叫你这个穷屌丝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也配参加这种高端局?趁早滚回去做个混吃等死的废物,以后少出来丢人现眼!"于丽丽肆意讥讽道。

人就是这么现实,分手后谁会希望对方过得好,于丽丽巴不得苏言永远都被贴上废物的标签呢。

"我新买的奔驰大G就停在下面,要不我送送你,你好省点体力回去给你丈母娘倒洗脚水。"陈思聪起身跟了下来,讥讽道。

他说这话,一方面想羞辱苏言,另一方面自然是要炫耀他的新车。

果然,听见这话包厢里的人就全都跟了出来,只见香格里拉酒店外的停车场,一辆崭新的黑色奔驰大G异常显眼。

人群中不断发出惊叹羡慕之声,而苏言却眼中却毫无波澜。

众人只看到他是吃软饭的窝囊废,却忘记了他是苏家大少,不过没关系,苏家很快就要崛起了。

也就是苏言准备离开之际,只见远处突然驶来一辆加长劳斯莱斯,瞬间引得众人惊呼连连。

"不愧是香格里拉大酒店啊,真是豪车如雨,劳斯莱斯啊!"

一辆奔驰大G已经让众人大饱眼福,现在又来了一辆劳斯莱斯,即便是江城也没有几辆的顶级豪车啊。

车门打开,率先走下来一个中年西装男,恭敬的将另一侧车门打开。

看见此人,陈思聪立刻小跑而去,整个人都无比兴奋起来。

"二叔!"

听见陈思聪这么一喊,众人目光瞬间更羡慕了,原来是陈思聪的二叔,这无形中又抬高了他的身价啊。

"小聪,你怎么在这儿?"中年男人诧异道。

"我跟同学来吃饭,二叔要不要......."

不等陈思聪的话说完,中年男人厉声打断道"我警告你消停点,千万别给我惹事,今天这里可来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也就是中年男人的话说完,只见一个唐装老者从劳斯莱斯上走了下来,浑浊的目光满含期待,颤颤巍巍的身躯难掩激动之色。

看见此人,陈思聪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可是江城几大财阀之一,绿洲集团的董事长唐安北,陈家的所有生意,都是仰仗绿洲集团,而陈思聪也只是在一次年会上见过唐安北。

毫不夸张的说,整个陈家在绿洲集团面前,那就是一坨垃圾。

陈思聪一片仰慕,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唐安北,他感觉整个人都不自在了,难怪二叔方才那么严肃,这可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啊。

原本喧哗的周围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一脸仰慕的朝唐安北望去,就算他们不知道唐安北的身份,但能让陈家叔侄如此卑躬屈膝,用屁股想也知道对方身份斐然。

在众人瞩目下,唐安北目光一凝,心潮澎湃的朝着神色漠然的冷峻男人而去。

"少爷,整整三年了,老奴终于找到您了!"

唐安北老泪纵横,背后突然一弯,躬身行了一个大礼。

突然的一幕,瞬间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谁也没有想到,堂堂绿洲集团的董事长,竟然做出如此举动。

陈思聪脸色那叫一个难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苏言能让唐安北如此,难道他才是二叔口中的大人物?

想到之前在包厢嘲讽苏言的一幕,腿都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额头冒出层层冷汗。

他根本不敢去想了。

苏言立刻扶起唐安北,示意对方上车说话,毕竟这里人多眼杂,苏言不想节外生枝,重振苏家,他有自己的缜密计划。

于丽丽此时脸色也颇为难看,她做局把苏言骗来,就是想让苏言出丑的,可眼前一幕是怎么回事?

三年不见,难不成苏言已经逆袭了?

她当初甩掉苏言,是因为她觉得苏言就是个穷屌丝,就算苏言对她在好,可这个世界金钱才是最现实的,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投进了陈思聪的怀抱。

今天组织这个高端局,她就是想羞辱苏言,因为当初分手时,苏言说了一句于丽丽终有一天会后悔。

她一直都觉得这句话就是一句笑话,可现在却被狠狠的打了脸。

于丽丽不傻,能让唐安北如此,苏言一定不是普通人。

这一刻,在她心中萌生了强烈的悔意。

望着苏言渐渐离去的背影,她知道自己如果在不做点什么,就可能错过飞上枝头的机会。

"苏言,你等等!"

于丽丽声音瞬间温柔起来,朝着苏言的背影追了上去。

 

 

002欠你的,慢慢还

"有事吗?"苏言淡淡问道,语气如常。

"其实我一直都没忘记你,我们还能回去吗?"于丽丽仰望苏言,目光乞求道。

听见这话,苏言冷冷一笑。

"抱歉,我有妻子,她很优秀,也请你自重。"苏言语气突然缓和下来,眼中浮现出一抹娇俏的身影。

眼见苏言转身离去,于丽丽像是一个泼妇一样的咆哮起来。

"你别自欺欺人了,谁不知道林清玥根本不喜欢你,你只不过是林家招来的赘婿,说不好听的就是生育工具,何况你别以为林清玥有多干净,她在公司里的名声早就烂透了,一个为了销售业绩什么都能做的女人,说不定早就在外面给你戴绿帽子了。"

苏言身子一顿,立刻停下了脚步,眼神也变得锋利起来。

"给我闭嘴!"

"呵呵......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吧,今天当着大伙的面我偏要说,我们公司海龟经理周文杰正在跟她洽谈项目,两人还是高中同学,听说见面的地点就在酒店旁边,谁知道他们谈完工作还会谈点什么呢。"于丽丽咄咄逼人的喊道。

啪!

苏言一步跨出,一巴掌扇在了于丽丽的脸上。

"疼吗?"

于丽丽捂着脸被扇懵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疼就对了,你这种女人就是用来疼的,如果在管不住自己的贱嘴,我会让你更疼!"

撂下这句话,苏言扭头上了劳斯莱斯。

半个小时后,远郊一座私人度假山庄。

"少爷,您受委屈了。"唐安北了解到苏言这三年的遭遇,一脸的自责。

"唐老言重了,以后不要在叫我少爷,叫我小言便好,以后会有很多需要你协助的地方。"苏言开口道。

"老奴这条命都是苏家给的,只要您一句话,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老奴能做的有限,只是苦了您......"唐安北抹着眼角道。

唐安北是苏家一直安排在外的隐藏势力,他的存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帮助苏家人重振威望。

只是他花了三年时间,一直都没有找到苏家唯一从那场变故中逃出的苏言,直到三天前他接到了苏言的电话,这才找来过来。

"唐老,有件事我需要你替我查一下......"

苏言眸如冷刃,却散发着炙热的光芒。

黑暗的尽头终是黎明,苏家未亡,血债也要血来祭!

......

晚上九点,苏言的身影出现在一栋老式小区。

刚走到小区门口,他便看见一道娇俏身影从一辆奥迪A8上走了下来,正是苏言的妻子林清玥。

"周总,谢谢你把合作项目交给我。"林清玥感激道。

"清玥,咱们是老同学,何必这么客气。"一道温和的声音从车内飘出。

"实不相瞒,与龙海集团这次合作对我真的很重要,真的谢谢你。"

"要想谢我的话,明晚请我吃饭吧,我去公司楼下等你。"

林清玥脸微微泛红,不等她回应,周文杰笑着开车离去。

她轻松的吐了一口气,转身向小区走去。

苏言在远处看见方才一幕,立刻想到了于丽丽的话,脸色瞬间一沉,闷头追了上去。

三年来,林清玥身边有不泛有追求者,毕竟她长得真的很美。

高挑性感的身材,立体精致的五官白皙似雪,外加那双明亮的水杏眼,仿佛两颗璀璨的钻石。

苏言从未见过陌生男人送林清玥回家,他也相信林清玥并没有跟对方发生什么,但男人的醋意上来,比女人还要恐怖。

属于自己的东西,哪怕别人多看一眼也不行!

苏言快步上前,开口问道"送你回来的人是谁?"

林清玥根本没注意到苏言,听见苏言的声音明显愣了一下。

"同事。"

"什么同事,我认识吗?"苏言追问道。

"你烦不烦,不觉得自己管的有点多吗?"林清玥不耐烦道。

"是周文杰吧?"

林清玥柳眉微蹙,诧异的望向苏言,眼神尤为复杂。

"你跟踪我?"

苏言的声音冷了下来,说道"都把你送到家门口了,你觉得我还需要跟踪吗?"

三年来,苏言第一次用这种生冷的语气跟林清玥说话。

"苏言,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你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是花我的钱,你觉得自己摆出一副酸臭脸就很有骨气了?你不想被人瞧不起,就要就要有硬气的资本,你现在的样子只会让我觉得你很可笑。"

林清玥很生气,苏言好吃懒做也就算了,如今竟然还怀疑起自己,尤其是那种灼灼的目光,令她很不舒服。

"欠你的,我会慢慢还。"苏言盯着林清玥,一脸认真道。

林清玥眼神一怔,她突然觉得苏言的眼神和往常很不一样,甚至有点陌生。

只可惜,苏言终究还是那个苏言,她倒是真的希望苏言能硬起一些,一个被人戳着脊梁骨都不会反抗的懦弱男人,不过是被一时的气血冲了头脑。

"你拿什么还,就凭一张嘴吗?欠我的,你一辈子也还不起。"林清玥头侧向一旁,突然有些辛酸道。

苏言除了赖在家里游手好闲,她从未见这个男人出去找过一份工作。

两人相谈甚少,偶尔说的几句话也是苏言伸手管自己要钱,她怎么可能会在这样的男人身上寄予希望?

"这辈子还不清,下辈子继续还。"

苏言眼神坚定,绝非儿戏。

对于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或许这是最浪漫的情话。

当初苏家遭逢变故后,苏言无意中救下林家老爷子,老爷子不顾所有人反对,毅然决然的包办了这场婚姻。

对于这场婚姻,林家上下颇为不满,林老爷子去世后,林家人也一直想让林清玥离婚,但林清玥却从未提过一句,甚至因此还惹恼了林家人,被迫搬出林家。

苏言心中,除了对这个女人充满感激外,他也渐渐爱上了这个朝夕相伴三年的妻子,哪怕两人只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

就在这时,只见先前离去的奥迪A6掉头返回,停在了两人的身边。

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一个衣冠楚楚的帅气男人,正是于丽丽口中所说的那个海龟周文杰。

对方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苏言,随即将一个精美的手提袋递给林清玥。

"清玥,方才走的急忘记把它给你了,一点心意,希望你能喜欢。"周文杰从礼品袋里掏出一款精致的LV挎包,含情脉脉道。

林清玥一眼就认出了这是LV今年的新款挎包,这个包的价格至少在三十万,而且还是限量版的,其实她早就关注了这款包很久了。

"这......这是LV周年推出的新款包,价格不低吧。"林清玥眼神亮起来,面露欣喜之色。

"这包很贵吗,我买东西从来都不看价钱,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你喜欢比什么都重要。"周文杰说话的时候,眼神挑衅的瞥了一眼苏言,仿佛就在说看见了吧,有钱就可以泡妞,你这种穷逼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林清玥虽然喜欢这款包很久了,但这么贵重的礼物她也不能坦然受之,正想开口拒绝呢,只见苏言一把抄起挎包,猛地套在了周文杰头上,提起他的衣领把他扔进了车里。

送个包什么意思,分明就是色胆包天。

"我老婆喜欢的东西,我会送她,哪轮得到你?"

苏言抓着周文杰的衣领,把他的头摁在了方向盘上。

眼神犀利,冰冷。

就像是要杀人一般!

林清玥见苏言动手,竟然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个被自己母亲逼着离婚都不敢反抗的男人,胆子小的连鸡都不敢杀,如今竟然动手打架?

"苏言,住手!"

林清玥上前拉开苏言,周文杰这才喘了一口气,理了理衣服气冲冲的看了一眼苏言,明显怂了。

"行,走着瞧,我不跟你这种粗人一般见识,咱们事上见!"

"滚!"

苏言冷声道。

林清玥见周文杰被叶小凡打跑,顿时就有些慌了。

周文杰可不仅仅是她的同学,还是这次公司的合作伙伴,如果因为苏言坏了这次的合作,林清玥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苏言,你给我惹下大麻烦了。"

林清玥急的跺脚,掏出手机就给周文杰打电话解释,但那边电话直接给挂了,不过林清玥很快收到了一条短信。

"清玥,如果不是看在咱们的关系,我今天绝不会放过那个屌丝,如果他不亲自来给我道歉,我觉的很有必要重新考虑一下合作的事情。"

事实上,周文杰很清楚林清玥眼下在林家的处境,所以故意在拿方才的事情大做文章。

一旦林清玥走投无路,最后一定会去找他帮忙,到时候他还不有大把接近林清玥的机会。

看见这条短信,林清玥顿时身体一软,瞬间没了主心骨。

"以后喜欢什么跟我说,我会给你买的。"

苏言撂下这句话,转身上楼。

林清玥立刻跟上来,情绪明显有些失控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方才很帅?

你知道你都做了什么吗,为了你我已经从林家搬出来,现在整个林家人都把我当罪人,好不容易我能谈成一个重要的合作,可以在爸生日时有脸回去,就因为你的一时冲动付之东流!"

林清玥红着眼眶,三年来哪怕苏言只知道伸手管她要钱,哪怕所有人都说他是窝囊废,但她从来没埋怨过苏言一句,毕竟苏言从未做错什么。

可今日不一样,因为苏言一时的冲动,很有可能造成连锁的恶果,丢了工作是小,林家那群等着看笑话的人会怎么想?

"如果你不想我丢了工作,现在就去给周文杰道歉。"

林清玥的语气不是在商量,在原则问题上她不会让步。

"你不会丢工作,我也不会道歉,如果今天我们两个互换,你会怎么做?"

苏言抬头,凝望而来。

听见苏言这话,林清玥微微一怔,眼底的怒火渐渐被一丝惘然取代。

她愣了几秒后,转身气呼呼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下将房门重重关上。

苏言怔怔的望向那扇门,心中一片苦涩。

三年了,哪怕我们生活同一屋檐下,可彼此之间就像是隔着一道厚厚的门。

你的心里,又是如何想的?

一整晚林清玥都在想工作的事情,天明才睡了一会儿,早晨起来眼睛都是布满血丝,上班也要迟到了。

"送我去公司!"林清玥对着苏言的房间火急火燎的喊道。

"什么?"苏言惊讶道。

"别废话,我要迟到了!"

林清玥抓起苏言的胳膊,不由分说的就往楼下跑。

合作谈崩了,现在又要迟到了,工作是铁定要丢了,无论如何,她都得去公司一趟,看看能不能挽回。

这个时间不好打车,也只能让苏言骑着电瓶车送她。

 

 

003岂是两巴掌能解决的?

"苏言,你快点,来不及了!"

一辆去往绿洲分公司的电瓶车上,因为车速过快,林清玥不得不轻轻环住苏言的腰。

这样亲密的接触,令苏言神色一动。

三年了,苏言连林清玥的手都没碰过,这一刻他突然找到了夫妻的感觉。

紧赶快赶,林清玥还是迟到了几分钟。

跳下车正要急匆匆的往公司跑,大厅门前一辆宝马X5车门打开,只见一个年轻男人大摇大摆的走了下来。

"哈哈,我没看错吧,林清玥你竟然让苏言那个窝囊废骑电瓶车送你来上班。"男人捧腹大笑,讥讽道。

"林少楠,你怎么在这里?"林清玥柳眉微蹙,冷着脸问道。

林少楠是她的表哥,仗着自己是林家的长子,平日里独受宠爱,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两人素来不和。

而且当初林清玥和苏言两人被赶出林家,这跟林少楠也不无关系,都是他从中作梗。

"还用问吗,当然是看你的笑话了,这废物竟然得罪了周文杰,这事都传到林家了,你这次死定了。"林少楠双手插兜,一脸玩味,目光瞥向苏言。

这个窝囊废,平日里就是怂货,这次还真是令他刮目相看了。

林清玥的脸色愈发难看,本来她心里就堵着呢,林少楠还跑来往她伤口撒盐,简直就是落井下石。

她气的浑身发抖,不过最后咬了咬牙还是忍了下来,转身朝公司大厅走去。

"去了也没有用,合作搞成这样,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本来他还担心林清玥这次有周文杰的帮助,很难在打压她,没想到林苏言把周文杰给得罪了,这下她更别想回林家了。

林少楠冷笑一声,正想追上去看林清玥的笑话,结果苏言横跨一步直接挡住了他的路。

"站住!"苏言冷声道。

若是林少楠观察细致,他一定能感觉到苏言跟从前大不一样,只可惜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想去看林清玥被开除的惨状。

林少楠见苏言挡了道,脸色瞬间一沉,不过随即就被一抹不屑的笑容取代。

"不想挨揍的话,就给老子滚开,我今天心情好,懒得跟你这个废物计较。"林少楠一脸不耐烦,伸手就要推开苏言。

可他把吃奶劲都使出来了,也没推动苏言分毫,顿时脸色就难看起来。

"妈的,给我滚开!"

苏言依旧丝纹不动,目光凛然。

"你个废物还来劲了是吧,他么的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了吧,你就是林家捡的一条狗,你和林清玥那小贱人给我林少楠提鞋都......"

"聒噪!"

林少楠的话还没有说完,苏言冷眸一闪,抬手一巴掌直接扇了上去。

啪。

清脆的一巴掌,直接将林少楠扇懵了,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以前都是他抬手对苏言说打就打,这个废物连一声都不敢吭,更别提还手了,他哪想到苏言今天竟然先动手了。

这个废物竟敢打自己,他是不想活了吗!

"王八蛋,你敢打老子,贱狗还敢咬人了,你找死!"

林少楠呲牙咧嘴,攥起拳头就要还手。

啪!

又是一巴掌重重的扇了下来,林少楠像是陀螺般整个人都被扇飞了,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

连续两巴掌下来,林少楠趴在地上脸肿的跟猪头一样,只觉得天旋地转。

打人不打脸,这两巴掌实在太狠了,何况还是被苏言这个窝囊废当众打了两巴掌,对于他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

只是他想不明白,苏言这个窝囊废为什么敢动手打自己。

这个从入赘林家以来,一直被自己骑在头上,打不还口骂不敢还手的窝囊废,怎么突然就跟变了一个人。

三年忍辱,苏言已经不再是那个忍辱负重的窝囊废。

有朝一日虎归山,定要血染半边天。

有朝一日龙抬头,必要江河水倒流。

那个任人欺辱的苏言,已经成了过去式,眼前的是一代狂少崛起。

林少楠擦了擦嘴角的血,整个人已经气炸了。

"好......很好,你竟敢动手,我看你是离开了林家,忘了这几年是怎么被我欺负羞辱的,你给老子等着,这事没完!"林少楠愤愤不平,爬起来就要开车离去。

他要回去告状,要让林家亲自处置苏言,凭这两巴掌,他就能搞死苏言了。

他要让苏言后悔,跪在自己面前求饶。

苏言冷眸一颤,一股俾睨天下,无比霸气的气场瞬间侧露,声音冰冷。

"我让你走了吗?"

三年的欺辱,岂是两巴掌就能解决的?

方才的两巴掌,只不过是替林清玥打的,而接下来,是替他自己。

林少楠见苏言步步紧逼,冷毅的眼神让他莫名打起了寒颤,他心里是真的害怕了。

"苏言,你他么的疯了啊,你就不怕林家......"

砰!

话没说完,苏言一脚踹了上去,林少楠顿时倒飞出去,砰地一下撞在了身后的宝马车上。

......

此时总经理办公室外,几个女人簇拥在门前。

"张姐,听说林清玥跟龙海的合作谈崩了,销售部经理位置也空了一段时间了,这次非你莫属了。"

"这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张姐可是咱们销售部的顶梁柱,就算林清玥谈成合作能怎么样,李总还是要提拔张姐的。"

张小曼妩媚的斜靠在墙壁,手里拿着咖啡,身边跟着两个拍马屁的刚进公司的小姑娘。

"一切服从公司安排,我们做好本职工作便好。"张小曼脸上淡然,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作为公司的老油条,她谈吐倒是很注意分寸。

今天一早,她就听到林清玥跟龙海合作谈崩的事情,方才开会林清玥也迟到了,李总在会议结束后就叫她过来,想必就是要提拔她了。

"张姐,也就你能这么淡定,换了我的话早就开趴庆祝了!"

远处,林清玥风尘仆仆赶来,几道目光立刻迎了上来。

"清玥,怎么又迟到了,你这习惯可得改改了。"张小曼装腔的凑上前道。

"张姐,人家是自暴自弃了,你还好心管她干什么啊。"

"就是啊,龙海这么重要的项目都给弄丢了,要是我都没脸来公司。"

三个女人一台戏,不加掩饰的嘲笑着林清玥。

林清玥现在心情很差,方才在楼下还被林少楠刺激了一番,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说话也没客气。

"你觉得自己行可以去龙海谈,拍马屁能让你升职还是能让你加薪?"林清玥冷声回应。

"你......"

一句话,直接把两个嚼舌根的女人给怼的没电了。

张小曼在一旁顿时脸一沉,挡在了林清玥的面前。

"林清玥,你把合作谈崩了还有理了,有什么可以直接冲我来,没必要欺负两个新同事。"张小曼气势汹汹道。

"你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与我无关,但请你别开心自己,恶心别人。"

林清玥最不喜欢这些搬弄是非的人,她也不想跟她们浪费口舌。

张小曼给身边两个女孩使了个眼色,另外两个女孩立刻冲了上来,直接对着林清玥推搡起来。

"一个马上要被开除的人,有什么好拽的,咱们今天就给她点教训。"

也就是几个人要动手时,只见不远处走来一个中年男人。

"公司里边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男人呵斥道。

张小曼愣了一下,见到是李经理,立刻收起脸上狰狞的表情,摆出一副讨好的笑脸。

"李经理,林清玥今早迟到了不说,还欺负新同事。"张小曼恶人先告状道。

合作谈崩,开会迟到,再加上这条罪名,不开除你开除谁?

林清玥脸色一顿,咬了咬嘴唇,正想开口解释,李经理那边率先开口。

"正好你们都在,我正式的通知下,新的销售部经理已经定下来了。"

张小曼闻言,眼中的愤怒瞬间变成了期待,立刻整理起仪容,眼含憧憬的朝着李经理望去。

旁边的两个女孩也立刻趴在张小曼的耳边道喜起来,同时还拿眼睛挑衅的朝着林清玥看去。

"张姐,恭喜啊,我就说了经理的位置一定是您的!"

张小曼也掩饰不住脸上的笑容,立刻朝李经理走去。

"李经理,您派个秘书传达就可以了,劳您亲自跑一趟多不好......"张小曼笑容满面道。

林清玥心里一沉,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心里明显很不甘,在背后轻轻的攥了攥拳。

"沈总,合作的事情,我很抱歉,请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尽力挽回,这个工作对我......"

不等林清玥的话说完呢,只见前台小姐惊慌失色的跑了上来。

"林姐,你快去看看吧,下面出事了,你老公他......他......."

林清玥闻言,眼神微微颤抖,心里暗道一声糟糕。

自己方才急着来公司,忘了叮嘱苏言早点回去,林少楠肯定要找苏言的麻烦。

"是不是苏言被打了,他伤的怎么样?"林清玥担心道。

就算她跟苏言有名无实,可毕竟夫妻一场,若是苏言出事,林清玥心里也会不安的。

"不是......不是苏言被打,是他要打死人了!"

 

巅峰狂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巅峰狂少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巅峰狂少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