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龙婿陆昊》进击的乔巴完本在线阅读

来源:ZW|小说:龙婿陆昊|时间:2019-11-18 10:38:59|作者:进击的乔巴

龙婿陆昊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进击的乔巴。龙婿陆昊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一次意外,我迫不得已当了瞎子,从此世界黑暗,人人可欺。 一纸婚约让我做了上门女婿,天天都要面对美貌老婆的冷眼,忍受丈母娘的嘲讽。 而今天,我将突破束缚,将一切从新翻牌

龙婿陆昊陆昊洛清颜

龙婿陆昊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7章不是软柿子

王敬业骤然起身,气势十足,"把这个道士给我轰出去!以后别让我看见你!"

蜀山道人颤颤巍巍的被人架了出去。

这东西太棘手了,要是他师傅来还能勉强解决,他是决计不行的!

这趟不但没有赚到钱,反而差点丢了性命,简直背到家了!

而在门外观看了一切的私人医生这时候也赶紧走了进来,"我来检查一下。"

随后,他从刘然手里接过来小男孩,给小男孩连接上仪器,仔细的检查起来。

不一会儿,医生转身笑道,"真是起了,小明的身体机能居然全部恢复正常了!不会有后遗症!"

医生的眼睛里满是惊讶,这个男人,未免也太强了吧!

他好奇的问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医术,您是中医吧?请问师从哪里?"

陆昊听到师从这两个字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师父,眼里一沉,随后就恢复了正常。

他摇了摇头,"自学罢了。"

医生口中直夸中医厉害,陆昊厉害。

王艳青有点不好意思,她直接道,"我得好好谢谢您,这两次的酬劳五千万,我一起给您转过去。"

陆昊想了想自己既然要开始崛起了,必然得有金钱支持才行,于是就收下了。

陆昊最后说道,"这次的事情不是偶然,你们好好想一想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或者是出现了什么奇怪的状况。"

王敬业奇怪道,"没有啊?我们刚来金洲,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就连这个房子,都是下面的人准备好的,直接就住了进来……"

说到这里,王敬业猛地震惊!

"难道这房子有问题?!"

陆昊重新画符,将目光投向了整个别墅,随后他大步的走到了客厅正中间,猛地拎起一个凳子砸上了客厅的吊灯!

哗啦啦啦!

一片碎裂声中,在地上,掉落了一个红色的荷包一样的东西。

陆昊手上附好灵气,轻轻一捏,就看到这个荷包无风自燃,化为了灰烬。

王敬业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个东西很狡猾的藏在吊灯里,经手的可能是施工队,也可能是别墅的下人,也可能是你的下属。"陆昊淡淡的说道。

王敬业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不过接下来的问题就不是陆昊要解决的了。

陆昊站在王敬业家门口,猛然觉得这个黑气好像有点眼熟。

记忆里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在哪里呢?

陆昊一时间有点头疼,索性不想了。

这一趟,收获了五千万和王敬业的一个承诺,陆昊怎么看怎么赚。

王敬业派自己的车送陆昊回家,路过一个商场时候,陆昊突然想到自己今天要买衣服!

"停车。"陆昊说道。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王敬业的司机也十分的干练,什么都没问就开走了。

陆昊往商场里走去,在走到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时,遇到了一个熟人。

赵恩全冷笑着看着陆昊,他身跟着很多凶神恶煞的人,陆昊身后,也有人渐渐包围过来。

陆昊看了一眼四周,这里是监控死角,不会有人看到。

"小子你不是挺横的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赵恩全狰狞着吼出声!

他才是天之骄子,为什么回国后好几次都被陆昊踩在脚下!

偏偏陆昊还是个入赘的废物!

他今天,就要陆昊交代在这里!

小混混们拿着武器,目标就是陆昊!

谁知道陆昊看到这样'盛大'的场面,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微笑起来!

"死到临头了,你还笑得出来,你不但蠢的要死,失心疯了吧!"

赵恩全一直都想让陆昊去死,此刻干脆撕破脸皮。

但他不知道的是,陆昊已经不是那个处处小心的瞎子了,他现在已然风云化龙!

陆昊在想,如果赵恩全知道自己刚刚救了王敬业全家,会不会吓得转身就跑?

陆昊岿然不动,眼神玩味的看着赵恩全。

赵恩全被看得越发心头火起。

"兄弟们!给我好好教训这个傻逼!第一个把他打趴下的,我奖励十万!"

混混们抄起家伙就朝着陆昊蜂拥而至。

本来该紧张的场面,陆昊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变。

这些混混在他眼里,完全不够看。

不但不够看,反而是送菜!

陆昊往前一步,将为首的几个混混几拳撂倒,后面的小混混们被这几下震慑,当场就傻了。

陆昊紧接着把他们掀翻在地。

赤手空拳,三两下就把这十几个混混打趴下了。

抱拳等看好戏的赵恩全瞬间懵逼!

"这……这怎么可能!"

陆昊不是个废物吗!甚至之前还是个瞎子!

怎么就这么几下子,就把他带来的人全都打趴下了!

赵恩全脸色惨白的看着一地哀嚎着的混混,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陆昊弯腰,从地上捡起来一把刀,冷冰冰的看着赵恩全,"你这么大张旗鼓的过来,我不送你点礼物多不好。"

陆昊一步步逼近,赵恩全脸上冷汗涔涔。

"你说,我是取你的腿呢?还是取你的手呢?"

这一瞬间的陆昊气场全开,宛如地狱归来的恶魔一般!让人胆寒!

赵恩全拼命后退,直到他一不小心被绊倒在地!

陆昊已经近在眼前。

"不……不!你不要过来,求……求求你!"赵恩全狼狈的哭喊出声!

突然,一声破空声传来,赵恩全闭上了眼睛,脸色如同死灰!

一阵腥臭味传来,赵恩全感受到一股热流在腿边流淌。

屈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可惜就算他赵恩全再气愤,此时此刻,在陆昊面前,他也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心思。

一片寂静,半晌没有声音。

吓尿了的赵恩全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眼前已经没有了那个恐怖的身影。

他低下头,一把明晃晃的刀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插在他的大腿之间,差一点点,就会直接毁了他的根基!

旁边是一摊液体。

赵恩全彻底瘫在了地上。

陆昊并没有对赵恩全下死手,一来不值得,二来,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但是看着眼前关门的商场,陆昊波澜不惊的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懊恼。

耽误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商场已经关门了,正装自然是买不到了。

没办法,陆昊怀揣着五千万的银行卡和洛清颜给他的钱全无用武之地,只能转身走进了旁边的一家小店里。

小店里的西装是杂牌,但是好在陆昊身材不错,穿上以后肩宽腿长,和平时判若两人。

在西装店小妹目不转睛的眼神下,陆昊结账离开,"就这么凑合一下吧。"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客厅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陆昊掏出手机,收到了一条讯息,让陆昊自己去酒店找她们。

陆昊无所谓的耸耸肩,她早就习惯了。

洛家人一向不管他,对外能不提他就不提他,仿佛他是不堪提及的病毒一样。

要不是这次洛清颜的大伯指名道姓的让他去,估计他早就被遗忘了。

陆昊出门打车,直奔栖凰大酒店。

……

栖凰大酒店是金洲市最著名的酒店,以高档闻名,来往这里的非富即贵,都是金洲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所以一般人都只是在路边远远的看一眼,根本不会不识相走进来。

栖凰大酒店的迎宾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男人。

穿着普通,莫名的带着一股凌厉之势,看起来是挺可疑的。

迎宾朝着保安一使眼色,保安立刻拦住了陆昊。

"站住,你是什么人!来这做什么!"保安厉声喝道。

陆昊一摊手,"我是来吃饭的,我妻子和丈人他们在里面。"

保安狐疑的看着他,"你打个电话证明一下。"

陆昊掏出手机,直接拨给了洛清颜,电话响了几声就停了,洛清颜没接。

陆昊又打电话给洛明德,洛明德也没接。

陆昊叹了口气,关键时候,还真是被忽视的彻彻底底的。

"我真是来吃饭的。"陆昊无奈道。

这下子,保安狐疑的眼神变成了肯定。

"走吧,和我们去去办公室喝喝茶。"几个保安围了过来,就要把陆昊带走。

这时候,两辆挂着不得了车牌的低调轿车缓缓的驶了过来。

车门打开,下来一行人。

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皱眉缓缓扫视过全场,然后看着他们,"这是怎么了?"

保安一看这个人顿时就不敢嚣张了,连带着身后的保安们都变得无比恭敬。

"原来是王敬业亲临,我们抓到一个可疑人物,正要带走呢,打扰您清净了!"

说完,保安就恶狠狠的想要去揪着陆昊带走。

"慢着。"

突然一声呵斥阻止了他,为首的保安疑惑回头,就看到王敬业慢慢走来。

王敬业略过保安,走到了陆昊面前,微笑道。

"陆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你有时间吗?我请你吃个饭啊!"

卧槽?什么情况?

所有保安当场石化!

在这个可疑人物面前,王敬业居然一点都没有王敬业的架子!

还要请他吃饭?

顿时!所有保安看向陆昊的眼神都变了!

这可是王敬业都要请吃饭的人啊!这能是什么可疑人物!

为首保安的脸上冷汗连连。

看王敬业和他亲近的态度,这要是得罪了他会不会把王敬业都得罪了!

这连带着他也没有好果子吃啊!

栖凰大酒店的老板是个狠角色,这要是一个不小心解决不好……

 

 

第8章封疆大吏

保安顿时就要给陆昊跪下了,他拼命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小兄弟,是我不好,您大人有大量……"

翻脸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不过他连话都没有说完,就听到了一声呵斥的声音,"放肆,你居然敢对他叫小兄弟!"

"陆小兄弟,你看……?"王敬业询问陆昊的意见。

毕竟这些保安得罪的是陆昊,该怎么处置还是陆昊说了算。

陆昊摇了摇头,"没事,这是他们的工作,完成工作不需要什么处置。"

王敬业抚掌大笑,"好!陆小兄弟,我没看错你!"

王敬业身边跟着的一个老人静静地看着陆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相请不如偶遇!走吧,咱们今天好好喝一杯!"王敬业带着陆昊就往里走,旁边的迎宾赶紧跟上,为他们指路。

陆昊推辞道,"我今天约了人吃饭,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去敬您一杯的。"

刚才叫小保安的迎宾自然把刚刚的那一幕都看在了眼里。

但是她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拒绝王敬业的邀请!

王敬业刚来金洲就手握大权,可以说是一方的封疆大吏了!居然会有人不给他面子!

但是更让他惊奇的还在后面!

听到了陆昊的话,王敬业竟然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道,"是我考虑不周了,一会儿我亲自去敬你!"

迎宾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不仅如此,王敬业身边的人们都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这到底是什么人!难不成是什么惊世奇才?

陆昊坦然受之,"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完,陆昊就先一步上楼了,留下了一群金洲顶级人士站在原地。

好像他们才是小弟一般。

洛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又自诩名流,每逢家里有什么喜事,都喜欢出来聚一聚。

这次聚会陆昊也有耳闻,是因为大伯家的女婿升了个不小的官。

本来是好事,但是对陆昊来说却未必。

洛清颜的这个大伯一家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每次聚会就没有不拿陆昊出来说事的时候。

如果可以的话,陆昊宁愿在家练练功。

但是没办法,洛明德发话了,陆昊就算明知道今天是虎穴,也必须来了。

陆昊推开房门,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洛明德的哥哥和SZ,还有他们的女儿洛清青和女婿朱成杰。

洛明德的姐姐和姐夫,带着两个儿子范志文和范志礼。

女婿见女婿,想也知道他今天是来做什么的,衬托人家的绿叶呗。

要是陆昊还是之前那个瞎眼的女婿,今天必然会遭受一番羞辱。

但很可惜,他已经不是了。

陆昊迈步走了进去,一一和他们打了招呼。

朱成杰是新女婿,但是洛家人喜欢攀比,他们一家可都看不起陆昊来。

朱成杰站起来和陆昊握手,"你就是清颜的老公陆昊?早就听说你了,奇怪,你不是瞎了吗?"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了陆昊。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见面的亲戚,反而像是仇人。

亲戚间的明争暗斗,尤其是两个女婿之间比较的心理,就是这么直接。

洛清颜飞快的看了陆昊一眼,不自觉的皱皱眉。

她私心是不想让陆昊来丢人的,所有才没接电话,没想到,陆昊还是来了。

秦素素的脸色迅速难看起来,她朝天翻了个白眼,正想打圆场把话接过去,没想到这个时候江黎姿突然开口了。

"这种废物,瞎和没瞎有什么区别啊,还不都是吃软饭?杰哥你就不一样了,刚刚在部门升了级,都是女婿,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江黎姿是表妹,还是秦素素这边的,这个时候说这话很不合适,但是话说出来了,也收不回去了。

秦素素当场就放下了碗筷,"你胡说什么呢!大人的事情你插什么嘴!"

江黎姿不以为然,"杰哥年纪轻轻就成了高级管理,再升一升那可就是部门里面数一数二的人物了,陆昊就算出去接我,都让我颜面扫地。"

"这两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天上的是杰哥,地下的当然就是陆昊了。也不知道我表姐倒了什么霉,嫁了这么一个货色。"

顿时,洛家看向陆昊的表情更加难看起来,偏偏这是朱成杰的庆祝宴,要是真闹起来就更难看了。

洛明德的大哥和大姐两家人眼里闪着莫名的光,能借此压一压洛明德一家的气焰,他们还真要感谢陆昊了。

亲戚间就是这样,明明沾亲带故的,却总要分个高下出来,仿佛你越倒霉,他们就越高兴一样。

洛清颜也皱了眉,"江黎姿,你闭嘴。"

江黎姿不甘心的嘟着嘴,坐了回去。

洛明德的大嫂笑也笑够了,出来打圆场,"唉,陆昊一向就是这样,我们成杰是新女婿不太清楚情况,明德,素素你们见谅哈。"

"就是就是,来来来,让我们看看今天的菜。"

洛明德的大哥话音刚落,包间的大门就被敲响了。

门口进来两个穿着小旗袍的服务员,将她们的青春和身材展示的一览无余。

"您好,朱成杰先生,您部门的同事们送了您一个花篮,恭喜您高生升!"

朱成杰大喜,"快快,拿进来。"

这个花篮十分的富丽堂皇,一看就价值不菲,无疑给朱成杰涨了好大的面子。

不一会儿,房门再次被敲响,"朱成杰先生,这是金洲第一制药厂杜总送您的花篮,祝您高升。"

朱成杰一脸欣喜地收下了。

包间里面,洛明德一家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这不是摆明了来打他们脸嘛!

只有陆昊若无其事的在角落里吃着菜。

江黎姿小声道,"废物就是废物,这时候还吃得下去,死猪不怕开水烫。"

虽说是小声,但是包间里所有人都听到了,连带着二姐家的范志文范志礼都笑了出来。

范志文眼睛一转,"陆昊,姐夫高升我们可都送了礼物,你的呢?"

陆昊一怔,他还真的忘记准备礼物了,这种家宴一向都是洛清颜准备好礼物的。

洛清颜开口道,"礼物是我们夫妻送的。"

重音在夫妻上,就是不知道洛清颜是强调呢,还是生气了。

范志礼附和道,"这也太没诚心了吧,表妹送的那是表妹的心意,你还不敬杰哥三杯啊,让他以后也关照关照你们。"

这话说的,陆昊给朱成杰敬酒,那陆昊成什么人了。

朱成杰也不说话,就淡淡的笑着,眼神中带着一丝得意。

陆昊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在座的所有人不一定听得到,但是陆昊的五感早已经超出了常人的范围,他缓缓地给自己酒杯里倒了一杯酒。

旁边还有人在附和,"这就对了嘛,不就三杯酒嘛,以后你就靠杰哥了。"

朱成杰显然十分受用,当下就承诺道,"好说好说,我们大楼缺一个看门的,不限学历,残疾人也可以,我可以帮你推荐一下。"

这话可以说是相当诛心了。

居然明晃晃的说陆昊是残疾人,还去看大门。

秦素素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她狠狠地踩了洛明德一脚,像是在埋怨为什么洛老爷子非要洛家的明珠洛清颜嫁给这么一个窝囊废来丢人!

洛清颜脸色也不好看,陆昊真的太丢人了。

亏她经过今天的事情还隐隐约约的以为陆昊变了,现在看来,他还是那么窝囊!

就这还想要她洛清颜给陆昊生孩子!

他配吗!

洛清颜坚定了自己的新想法,给陆昊生孩子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个事情必须要解决了。

洛清颜眸光一闪,不再理会这些,自顾自看起了手机。

江黎姿坐在陆昊旁边都觉得脸上无光,往旁边挪了挪,表情里丝毫没有掩饰对陆昊的厌恶。

"当当当。"门再次被敲响了,看来是又有礼物到了。

这一晚上的敲门声都没有停过。

大哥家露出了自豪的表情,朱成杰也一脸喜气。

二姐酸溜溜地说道,"成杰可真是争气,赶紧开门看看这次又是哪个大人物的礼物!"

洛清青也催促道,"快开门。"

朱成杰一开门,惊喜的叫了出来。

"大咖!您怎么来了!"

包间里的人顿时沸腾了!

朱成杰他们部门的大咖啊!

朱成杰的最高上司!他来这里是什么意思,是很看好朱成杰的意思吗?

二姐顿时更酸了,"成杰可真是前途无量,连部门的大咖都亲自来了,某些人就算穿的人模狗样,也和人家没法比。"

这个某些人不用她说,所有人都知道指的是谁。

秦素素简直快要气死了,这亲戚拜高踩低起来,可真没个限度了。

她顿时瞪着陆昊,"你以后就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出来了,还不够我丢人的!"

陆昊不置可否,反问了一句,"你确定吗?"

"反了你了!"秦素素当下就怒火喷薄,要给陆昊一点教训看。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疑惑的声音,"小朱你也在这里啊?"

包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咖难道不知道朱成杰在这里,那他来干什么?

难道是走错了?

可是看他敲门的样子,就是往这里来的啊?

包间门彻底打开,在门口的一行人都显露出来。

大咖摇摇头否认道,"不是我要来的,我是跟着王敬业来的。"

 

 

第9章真实打脸

但是朱成杰的眼神顿时从自己部门的大佬移开,看向了他旁边的一个中年人!

"您……您是,王敬业!"

朱成杰惊喜道!

众所周知,王敬业可是金洲市的王敬业,整个金洲市没有不认识他的人!

朱成杰他们部门的大佬在他面前也没什么看头!

"什么?王敬业!"

"王敬业来了?"

"天呐?杰哥影响力这么大了吗!"

整个包间顿时再次沸腾起来!

门口的王敬业没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这丝毫不能租住他的目的。

"我是来敬朋友一杯的,陆小兄弟呢?他说是这个包间的啊……"

王敬业说要敬自己的朋友,可是这包间里都是洛家人,彼此知根知底的,哪有什么王敬业的朋友?

王敬业的目光扫过整个饭桌,突然大步走向了角落。

"陆小兄弟,我可找到你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的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刚刚被他们奚落的一无是处的陆昊,竟然是王敬业的朋友?

王敬业还特地带着一众高层来给陆昊敬酒?!

包厢里顿时一片尴尬的沉默。

洛清颜把目光从手机上移开,连江黎姿也呆在了原地。

朱成杰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他飞快的问道,"王敬业,您是不是认错人了?这个窝囊废是入赘到洛家来的,没工作没收入全靠女人养,这是您的朋友?"

这话一出,竟然不少人还在点头。

是啊,在他们看来,废物陆昊怎么搭得上王敬业,还能让王敬业来给他敬酒?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王敬业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他微微皱眉,"你说他是废物?"

朱成杰的心理猛地闪过不祥的预感。

"这个人是……?"王敬业没有给朱成杰一个眼神,反而问着自己身后的部门大佬。

大佬连连弯腰,"这个小朱是我们部门拟定上任的新部门管理,下个月就要公示了。"

王敬业眼神一凛,"还没上任就这么大张旗鼓的庆祝,这是你们管理人员的作风?"

其实朱成杰就职的流程都走完了,待遇也提上去了,这个公示也就是走个过程而已,这事说大也不大,但如果真有人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朱成杰也捞不到好。

偏偏这个人还是王敬业,新官上任三把火,指不定要烧到哪里去。

霎时间,朱成杰的腿都抖了一抖。

王敬业再度看向了陆昊,态度变得柔和起来,"陆小兄弟,这事情你怎可么看?"

顿时,包间里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陆昊!

包间里的人神色各异,尽管他们想要拼命掩饰,但他们心里无一不是惊涛骇浪!

王敬业这话是什么意思,想必此刻没有人不清楚了。

他在这个时候询问陆昊的意思,不就是为了给他出头吗?

王敬业是什么人,能爬到这个位置的,绝对是人精中的人精,恐怕只需要一眼,就能把这个包间里面的弯弯道道都看清楚,自然也能看出来他们在排挤羞辱陆昊了。

朱成杰顿时像是被人用冷水浇过一样,整个人如坠冰窟。

什么时候,他的命运都要被陆昊一句话决定了?

被陆昊这个他们之前都不会睁眼看一下的窝囊废?

陆昊挑了挑眉,他倒是没想到,王敬业这样呼风唤雨的人能为自己做到这样,以后行事可就方便多了。

朱成杰一脸的苍白在小心翼翼的看着陆昊,和刚才嚣张得意判若两人。

仔细看的话,还能从他眼中看出恐惧。

陆昊摇摇头,这样的人,他完全不放在眼里,更别说当做对手了,太掉价。

"大家都是亲戚,我自然是盼着他好的。"

陆昊这话一说,朱成杰顿时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差点栽到了椅子上。

这模样太难看,王敬业和大佬都看在眼里,纷纷皱眉,陆昊几乎可以想见朱成杰今后的路,怕是不好走了。

"是是,妹夫说得对,我们自然都是一家人,一家人怎么会说两家话呢,呵呵呵呵呵……"朱成杰腆着笑脸赶紧开口道,仿佛之前对陆昊出言讽刺咄咄逼人的不是他一样。

不开玩笑的说,王敬业的态度十分明确,如果陆昊不放过他,那他升职这事情马上就会黄。

所以即使他前后打脸生疼,也只能硬生生受了。

陆昊看着他,只觉得讽刺。

小人就是小人,从来不会为了自己的良知低头,他们只会为了权势而低头。

他们这边的事情还没结束,旁边的范志礼却是坐不住了。

洛明德的大姐和大哥两家关系没多差,但是也没多好,两家的小辈从小争到了大,看到朱成杰丢了面子,早就兴致勃勃的想要顶上去了。

这可是王敬业!多少人求着都见不到的人物!

这个时候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怎么能放过呢?

范志礼拿出自己准备送给朱成杰的酒,完全不顾朱成杰冰冷气愤的眼神,谄媚的跑到了王敬业面前,"王敬业,这可是清朝年间的道光廿五贡酒,既然要喝酒,您要不要试一试?"

陆昊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凛!他目光如炬,眼神立刻往那边扫过去,但是在看到那瓶酒之后,他神色一松,笑着摇了摇头。

他就说怎么可能嘛,那个老家伙最喜欢的酒,市面上能见到的早就都被他收集起来了,怎么可能还流传出来。

只是突然想起故人的事情着实不好受,陆昊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

范志礼是故意要在王敬业面前露脸的,而在朱成杰丢人之后露脸,他拿出的又是顶级的名酒,无疑会给自己拉到更多的好感。

"哦?"一听到这话,王敬业算是来了点兴趣,"这酒可不好买。"

范志礼喜上眉梢,"我今天带上了这酒,冥冥中可不就是要遇到贵人吗?"

王敬业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而现在的陆昊可是这整个房间的焦点,他现在自斟自饮的样子就像完全没把范志礼放在眼里。

范志礼自然也看到了,他顿时心头火起,一个废物罢了,就算搭上王敬业又能怎么样?只要让王敬业厌恶他,陆昊不是任由他们揉捏?

范志礼眼睛一转,刻薄的笑道,"妹夫,王敬业还在呢,你自己在那里喝什么酒,你就这么不给人面子吗?"

陆昊瞥了他一眼,"还好,比不过表哥你拿假酒来糊弄人。"

范志礼顿时暴跳如雷,"我这可是托了好多人才从拍卖会上买到的酒,怎么可能有假?"

"对啊。"范志文不满道,"我们托了很多关系,就这一小瓶十来万了,不可能有错的。"

洛明德大姐也生气了,"你没收入买不起就算了,眼红别人也不能随便说是假的吧。"

陆昊不为所动,"假的就是假的,不会因为你们花了多少钱就变真。你们可以当个教训,以后眼睛擦亮点,不要再被人骗了。"

这话一出,范志文范志礼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给王敬业献酒本来就是为了留个好印象,以后好攀附。

如果他们献的是假酒,这可不是不好的印象了,得罪了王敬业都有可能!

范志礼冷笑一声,"简直血口喷人!别人不知道,我们家里人可都知道,你以前是个瞎子,什么时候开始懂酒了?而且你入赘洛家两年没有赚过一分钱,什么时候见过这么贵的酒了,又怎么分得清真假?"

陆昊瞥了他一眼,悄悄地用手在眼前一划,这一看不要紧,那酒中丝丝泛起的,正是和王敬业家里一样的黑气!

又是这个黑气!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陆昊的神色认真起来,这一连串的事情恐怕不是巧合。

包间里的人听到范志文的话,不少人都点了点头,的确,陆昊根本没有那个条件接触这些,他的话可信度不高。

而范志文范志礼两兄弟经常做些古董生意,他比陆昊可强太多了。

怎么看都是陆昊嫉妒,故意找他们二人的麻烦。

洛明德很生气,这个陆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眼见洛家就要搭上王敬业更进一步了,这下好了,都被他搅黄了!

"陆昊!你赶紧道歉!"

旁边秦素素和洛清颜的神色也不好看,陆昊真是太不上台面了,每次带他出来最后总逃不过丢人二字!

江黎姿从刚才就在等这个机会,抓紧时间落井下石,"是啊姐夫不要死要面子活受罪了,说谎要负责的。"

陆昊淡淡道,"你们有没有想过假酒的风险,如果王敬业喝了这酒,出现什么问题,你们谁担得了这个责任!"

场面再次安静下来。

如果陆昊说的是真的呢?

他们和王敬业可就是死仇了。

说不得命也得搭进去。

洛家人都不说话了,这个时候,王敬业眼睛微微一眯,将这酒递给了旁边的一个老人。

"龚老,我记得您对这方面颇有研究,不如您给看看?"

那个叫做龚老的老人接了过来,竟然先闻了闻瓶子。然后才打瓶盖,深深的去嗅这液体。

龚老沉思了片刻,显然是有了结论。

王敬业问道,"怎样?"

龚老先是幽幽的看了陆昊一眼,才缓慢道,"道光廿五96年出土,其木酒海口和壁面用多层宣纸裱糊封存,而这些宣纸是用雄鹿血浸泡层层裱糊了1500多层才保证其留存至今。"

 

龙婿陆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龙婿陆昊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龙婿陆昊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