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龙婿陆昊》免费阅读(陆昊洛清颜)-《龙婿陆昊》最新章节目录

来源:ZW|小说:龙婿陆昊|时间:2019-11-18 10:38:34|作者:进击的乔巴

《龙婿陆昊》是一部很好看的社会都市小说,I提供龙婿陆昊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陆昊洛清颜。一次意外,我迫不得已当了瞎子,从此世界黑暗,人人可欺。 一纸婚约让我做了上门女婿,天天都要面对美貌老婆的冷眼,忍受丈母娘的嘲讽。 而今天,我将突破束缚,将一切从新翻牌

龙婿陆昊陆昊洛清颜

龙婿陆昊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耍无赖是吧

洛清颜就算再坚强也只是一个女人,面对这种无赖,简直没有办法。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同事们都低着头,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没有人能够帮她。

洛清颜已经有点绝望了,她闭了闭眼睛。

就在这里时候,人群后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她不方便,我帮你检查怎么样?"

现场顿时安静了,人们不自觉的给陆昊让出了一条路。

郑源桥刚刚被陆昊走了,憋了一肚子气,正骂的的兴起,想也没想就骂了过去。

"你算个什么狗东西,难不成你也和她有一腿?"

陆昊拨开了围观群众走到了科室里面,好整以暇的看着郑源桥,"好巧,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等他转眼看到陆昊的时候,瞳孔猛地收缩!就像突然被人掐住了嗓子的鸭子一样闭嘴了。

洛清颜睁大了眼睛看着陆昊,也是满脸惊讶,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人是谁?"人群中刚有人小声的问道。

陆昊走到了洛清颜的面前,笃定道:"我是洛清颜的老公。"

现场突然沸腾了起来。

说曹操,曹操到啊!

全院闻名的废物居然来了!

他怎么敢出现在这里!

著名废物要在线丢人了吗?

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出好戏,只有一个人在现场脸色惨白,抖弱筛糠,正是郑源桥。

他刚刚是怎么说的?

说洛清颜靠不正当关系上位,还要她单独做给自己检查身体?

他还能想起来陆昊下手的那种剧痛,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陆昊好整以暇的站在郑源桥对面。

刚刚还嚣张无比的郑源桥马上就蔫了下来,他甚至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开什么玩笑啊!

刚刚他还带着两个小弟的时候,都没有碰到陆昊一根毫毛,就被撂倒了。

这个陆昊也不知道有什么古怪,直到现在他还浑身剧痛,经过治疗都没有什么好转。

现在就他孤身一人,再对上陆昊?

他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能让他两次都犯在陆昊手里。

如果说之前的教训是和他没有关系的,陆昊还能留手的话,那么惹到了洛清颜,他可以考虑怎么凉凉了。

洛清颜怎么说都是陆昊名义上的妻子,作为一个男人,能忍就怪了。

"对不起打扰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郑源桥立刻开口道!

迅速的好像身后有什么在追他一样。

这话一出口,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刚刚这个男人有多么嚣张多么无赖,只要长眼睛的都看到了,居然在看到陆昊的时候,秒怂!

他怎么这么怕陆昊?陆昊到底为什么这么可怕?陆昊不就是一个入赘的废物吗?

所有人的眼睛里都带着疑惑,紧紧的盯着病房里面。

洛清颜此刻站在风暴中心,同样一脸的震惊!

没有人比她看得更清楚了。

郑源桥在见到陆昊之后居然脸色惨白,肉眼可见的颤抖起来!显然是害怕极了!

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要说这里面没点啥,她是百分百不信的。

可要说有点啥,陆昊一个无业游民,又是刚恢复视力,能有什么?

陆昊挑挑眉,"你不是要投诉吗?还想要单独的身体检查?"

郑源桥闻言,顿时豆大的汗珠就从脸上落了下来。

"没没没……没有的事,你听错了,听错了……"

陆昊淡淡道,"大声点,我没听到。"

郑源桥二话不说,顿时大喊道:"我没问题,这位洛医生治疗的非常好,一点毛病都没有!我是准备下次来送锦旗的!"

这话一出,现场所有人都懵逼了,他们惊愕的看着眼前诡异的场景!

害怕就算了,现在居然改口了?硬生生打脸吗!

不过这还不是结束!

陆昊慢慢靠近他,"还有,你不是说我们以后会再见的吗?"

郑源桥:"……"

他顿时醒悟过来!随即便是一阵绝望。

谁会料到狠话放过之后马上就能再遇到啊!

如果再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他不会在金洲第一医院多呆一秒钟!

郑源桥咬着牙,"是……是……是我脑子有问题。"

"我道歉,我道歉!我向您道歉!"郑源桥深深地鞠躬,直接90度,就拍自己没诚意。

但是陆昊依旧不为所动,他看了一眼洛清颜,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关节,然后伸手,在郑源桥背后不知道什么地方轻拍了一下。

这一下子,郑源桥就如同过电一样,整个人滑出去跪在了洛清颜面前,泪流满面!一副诚心悔过的样子。

"对不起!我向您道歉,我错了!我今后再也不敢了!以后您就是我亲祖宗!"

周围刚刚还给洛清颜说话的男医生,捏了捏拳头,离开了办公室。

和陆昊一比……这个办公室他呆不下去了。

洛清颜一脸的复杂表情,她看向了陆昊,"你到底……"

陆昊一脸无辜,"我怎么了,你也看到了,我什么都没做,他这不是给你道歉呢吗?"

陆昊这话说的,好像郑源桥道歉就是因为良心发现了一样,这里发生的一切转折都和他没关系。

洛清颜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眼前最大的危机解决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点烦躁。

都是因为陆昊。

她第一次意识到,眼前的陆昊和记忆里那个废物不一样了。

"姑奶奶!我真的错了!您原谅我吧!"郑源桥一咬牙,咚咚咚的在地上磕起头来!

旁边的围观群众已经被震惊的麻木了。

再看向陆昊时,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

没有人再敢说洛清颜的闲话,他们生怕一会儿跪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你滚吧,以后别再来了。"洛清颜表情淡淡地说道。

实则她心里正在剧烈的波动着。

医院里就像是一个放大了的社会,这里有最多的生离死别,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闹事的人洛清颜见过不少,但是像这次一样有人保护,轻描淡写的解决,还是第一次。

尤其,保护她的人还是他一直看不起的陆昊。

郑源桥眼巴巴的看着陆昊。

陆昊大手一挥,"滚吧。"

郑源桥顿时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没敢再废话一句。

曹国华眼神炯炯,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他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自己老师坚持要收陆昊为徒。

紫金一派,没落太久了啊!

如今……或许有了一丝重新扬名的希望?

曹国华拍了拍手,"好了好了,该干嘛干嘛去,都堵在这里干啥!"

围观群众一看铁面主任曹国华都来了,顿时就散了。

陆昊扶了洛清颜一下,"好了,没事了。"

洛清颜看了陆昊一眼,冷声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昊一头雾水,"什么怎么回事?"

"陆昊啊陆昊!我还是小看你了!你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洛清颜转身就走,看样子气得不轻。

陆昊一脸无辜的站在原地。

心念斗转间,陆昊突然想清楚了!他转过头,看着曹国华。

"她不会以为郑源桥是我雇来的演员吧!"

曹国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陆昊的肩膀,"这也不怪她怀疑,毕竟我们医院谁都知道你是个著名的废物软饭男。"

陆昊:"……"

蛋疼,实在是太蛋疼了。

陆昊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这口气都没有顺过来。

等他拐弯打算坐公交回家的时候,突然从身后撞上来一个人。

陆昊连忙转身扶住了来人。

这一看不要紧,遇见的竟然还是个熟人。

虽然换了一身便装,但陆昊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人是医院的小护士,他曾经让她拿柚子叶泡水洗澡。

"是你啊?"

小护士眉间黑气慎重,眼神木然,并没有回答陆昊,她呆呆的看了陆昊一眼就想要走,好似一个行尸走肉。

陆昊的眉毛深深地皱了起来。

反常,这太反常了。

那天在病房门口,陆昊看出来她身上有一丝不对劲,但毕竟问题不大,带着他送的护身符再用柚子叶洗洗澡就可以解决。

为什么这几天过去了,她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加严重了?

陆昊环顾了一下四周,抓住了小护士的手腕,"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

小护士依然是一副麻木的样子。

不止是表情的麻木,而是整个人都麻木了。

说完,陆昊就和小护士一起离开了。

他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追出来的洛清颜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小护士带着陆昊来到了一处著名的小区。

哪怕是陆昊之前因为使命,对金洲所知不多,也知道这里的高层的价格已经堪比别墅了。

一个小护士怎么住的起这样的房子?

恐怕她家的条件也很不简单。

门口的保安看见陆昊是和小护士一起的,并没有拦他,只是在他们进去之后,打了一个电话。

两人刚进了小区,不远处,一个凶悍的男人匆匆的跑了下来,"婉婉,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迟了一些?"

小护士没有说话,同样木然的看着他。

男人打量了她一圈,注意到了陆昊,他皱眉道:"你小子是谁?为什么和我妹妹在一起?"

 

 

第14章恼羞成怒

陆昊同样在打量着男人,神情凶狠,身材精壮,看起来停手,但是身体极具爆发力。

陆昊有点惊讶,竟然是个练家子?

这人不简单啊……

"我走出医院的时候看她有点不对劲,怕她出事就把她送回来。"

男人闻言脸色好看了一些,"谢谢你了,我妹妹这些天生病了身体不好,你就送到这里吧。"

说完,他就想把宋婉婉从陆昊手里接过来,没想到宋婉婉居然拉着陆昊不松手!

男人面色不善的看这里㞑,似乎怀疑陆昊对宋婉婉做了什么。

"等等,你妹妹生的很可能不是病。"陆昊正色道。

男人怒极反笑,"她生的不是病,难不成是中邪了?"

陆昊十分郑重的点点头,"没错,她就是中邪了。"

"可笑!"男人先是一愣,十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赶紧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陆昊眯着眼睛,男人这样子,可不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陆昊看了一眼这个姑娘,前几天,她还笑着递给陆昊一条红绳。

如果放任她不管,她很可能坚持不了几天了。

陆昊叹了口气,"想必你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吧?她最近这么反常,你就没有怀疑过?还是你怀疑了,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没有!你别胡说!"男人低吼道。

他说完想要强行把宋婉婉带走,奈何宋婉婉就是不松手。

陆昊摇摇头,"你不用等什么高人了,没用的,金洲市除了我,没有人能够救她。"

"你这话什么意思?"男人像是被陆昊看穿一样,恼羞成怒!

陆昊扬了扬被宋婉婉死死抓住的手。

"这不是普通的中邪,或者说你家里有什么东西催化了这种邪气。"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不然在最开始的时候,陆昊不可能看不出来。

男人的表情开始犹豫起来。

"反正给我现在也走不来了,不如让我上去看看,我说的话是认真的,除了我,没人救得了她,她如果出事,下一个会死的就是你。"

陆昊淡淡道,"你可想好了。"

尽管男人的眼睛里还是不信任的样子,但他终于松口了,"好,我信你一回,但是如果你救不了婉婉,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陆昊无所谓道,"可以。"

男人这才认真打量起陆昊来,陆昊眼中并没有恐惧和害怕,也没有贪婪。

他没有什么目的吗?只是为了救婉婉?宋威禾警惕心未改。

"跟上吧。"他率先走在了前面。

高档公寓果然是高档公寓,这里的设施比起洛家的别墅小区来说也不遑多让,隐隐还占据了上风。

这里一户一梯,电梯直接带着他们带了最顶楼。

门一开,一股浓重的腐败之气就差点掀翻了陆昊。

陆昊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就站在门口环顾房间,表情越看越凝重。

不对……这个房子也太违和了。

房子还是正常的大跃层,保守估计得有个300多平方米,在这种小区,组织怕价值已经超过千万。

忽然,陆昊的回过神来!

有问题的不是房子!而是整个房子的气氛!

但是这样的房子却并没有一丝富丽堂皇的样子,甚至有些阴森,陆昊几乎能够看到飘在房间上空的黑气!

陆昊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几乎是怒视着宋威禾!

"你到底带了什么东西回来,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你还觉得没有问题?"

宋威禾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我让你来我家已经很给你面子了,现在,你赶紧给我滚!"

陆昊深深地看了一眼宋威禾。

人要作死,真的是拦都拦不住。

这个时候,宋婉婉居然松开了陆昊的手,就往房间里面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还发出了奇怪的笑声。

这种声音不像是一个妙龄女生能够发出来的,应要形容的话,更像是一个婴儿的笑声,尖利中带着一丝诡异!

处在这样阴森的环境里面,简直就像是恐怖片现场!

是个人就能看出来这里不对劲,宋威禾这才慌了起来。

陆昊的手在背后飞快的拟了一个诀,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他用手在眉间一划,一道金光飞快的钻了进去。

随后,陆昊的眉间因隐隐有金色的复杂纹路闪过,又回归平静。

陆昊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瞳孔的外沿竟然变成了暗金色。

陆昊追着宋婉婉往里面走去,宋威禾也赶紧跟了上去。

"我警告你不要破坏我家里的东西。"

要不是时间不允许,陆昊真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我请的大师一会儿就到了,你最好不要乱来。"

陆昊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大师?你确定赶得及?等他来给你收尸吗?"

"你特么别太过分!"宋威禾忍无可忍,就想要揍陆昊,里面突然传来了更为诡异的声音。

原本一个孩子的笑声,竟然变成了一群!

宋威禾就像被卡住嗓子的鸭子一样,他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那是什么地方?"陆昊皱眉问道。

"那是我家的收藏室,我做古董生意,偶然收到一些好东西会放进去。"宋威禾连忙说道。

不是他不想收拾陆昊,只是眼前发生的一切事情都让他有点怀疑人生。

稍后,宋威禾的眼睛俩闪过一丝精光。

如果有什么意外,把陆昊推出去,坚持到大师来就好了!

陆昊不疑有他,他沿着走廊往里面走去,更诡异的是--

明明是白天,还是顶层,越往里走却越为黑暗。

两人来到了一扇古朴的大门口。

"就是这里。"

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陆昊用力拉了拉门把手,毫不意外根本打不开。

他马上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门上画了一个符咒,然后低声呵斥道,"开!"

一阵红光隐约闪过,大门缓缓地打开了。

房间里面被木头展架隔成了一块一块的样子,方便存放古董。

宋婉婉跪坐在地上,嘴巴诡异的大大张开,那些婴儿的笑声就是她发出来的!

躲在陆昊背后的宋威禾看到这一幕,差点晕过去。

而陆昊却注意到了整个房间的问题!

所有展框里面的东西隐隐约约都有黑气溢出,朝着宋婉婉体内输送而去!

宋婉婉体内就像是一个黑气的大本营!

如果不是陆昊,这种情况根本不会有人看出来!

与此同时,一个长胡子的道士来到了宋威禾家门口。

如果陆昊看到的话,一定会觉得这个人非常的眼熟。

道士站在宋威禾门口,险些被这富贵迷晕了眼睛。

"嘿嘿嘿,损失一个大主顾不要紧,这不又来一个吗?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道士正打算伸手按门铃,却突然看到门是虚掩着的,而里面,显然有些什么不正常的情况发生。

"奇了怪了。"道士喃喃自语道。

"有人吗?有人吗?请问里面有人吗?"倒是问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答。

他一推门,门直接就开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作为一个道士,吴青松见过不少奇怪的东西,这种直击人心的一群小孩的哭声,他还是头一次听到。

尽管他连站都站不稳了,但是没办法,富贵险中求,他咬咬牙还是走了进去。

万一雇主正好遇到危险,他及时赶到,他的酬劳还能再上涨一些,正好把之前王敬业那里损失的弥补了。

吴青松听着哭声,沿着墙边往里面走去。

很快他就在门口看到了呆若木鸡的宋威禾,他刚想打个招呼,就看到宋威禾的表情变得极其惊悚!

收藏室里,宋婉婉头顶上缓缓升起了一个黑色漩涡,这比起王敬业家里,那个小孩子身上的黑气,简直夸张了好几倍!

二者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而且那个黑色漩涡还在不断的旋转变大,透露出一种疯狂而又邪恶的阴冷气息!

而在这团黑色漩涡下方,宋婉婉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几乎要变得透明了,脆弱得宛若琉璃一般。

陆昊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赶紧把他解决了!"宋威禾猛地叫到!

"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陆昊摇摇头。

"哼,我就知道你是个骗子,装腔作势的,其实没有一点用!"宋威禾嘲讽的一笑。

"诶呦!这不行啊!得赶紧阻止啊!"

突然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宋威禾和陆昊都向门口看过去。

宋威禾一脸惊喜,"大师,你可算来了!"

吴青松十分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

吴青松已经都到了门口,虽然他看不见黑色漩涡,但他显然看到了里面宋婉婉的症状。

情况显然已经十分不乐观了。

"阻止?"宋威禾冷哼一声,"这个骗子八成是想要等我们出事然后卷东西离开!"

宋威禾在转向吴青松的时候,突然变了一副表情,"大师!你可算来了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报酬都好说!都好说!"

吴青松却呆呆的看着里面。

宋威禾疑惑道,"大师?大师?你怎么了?"

吴青松根本没有看宋威禾一眼,而是看着里面的陆昊,讷讷道,"是你啊陆大师。"

陆昊一挑眉,"原来他说的高人就是你?"

 

 

第15章倒霉催的

吴青松连道不敢,"我就是混口饭吃,早知道您在这里,我说什么都不敢来。"

宋威禾看着眼前的场景,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回事儿?

这两人认识吗?

吴青松摆了摆手,看样子有些生气,"既然你已经请了这位大师来,还叫我做什么?你在耍我吗?"

宋威禾更加懵逼了,"我只请了大师您一个人啊?这个人就是路过,路过啊!"

吴青松胡子一抖,有些复杂的看着宋威禾,"你逢此大难就遇到了陆大师路过,我竟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还是不好了。"

宋威禾:"……"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

他小心翼翼的确认道,"您的意思是,这位……的能力还在您之上?"

吴青松瞪了宋威禾一眼,不情愿的点点头。

"陆大师的能力,在金洲恐怕还没有一个人比得上。"

宋威禾顿时风中凌乱了。

难不成,婉婉带回来的这个男人,真的是个大师?

他刚刚都说了什么啊!他说人家是骗子,想偷他家东西?

宋威禾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他恨不得穿越回一个小时前,狠狠地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陆昊没有闲暇管这两人的对话。

此刻,宋婉婉头顶的旋涡已经快达到临界值了。

上次在王敬业家里遇到的黑影,让陆昊思索了好久,他才在遥远的记忆里找到了关于这个黑影的记录。

这黑影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由人的怨气形成,并且随着黑气的增加,还会不断的增长。

不只是活物,连死物也有怨气,尤其是年代久远,又深埋在地下的古董们,怨气会更重一些。

展框上的东西不一般,所以才吸引了黑气?

陆昊的目光缓缓的移了过去。

只见连接着宋婉婉头顶的众多黑气中,有一道最粗并且最为浓重。

那是一个……罗盘?

陆昊看了看那边,神色越发凝重起来。

好像有所感应,宋婉婉口中的笑声越发的密集起来,听到人的耳朵里竟然有种晕眩的感觉!

空中的黑气也像是受到了鼓励一样,更快的朝着那团旋涡汇聚而去!

吴青松显然也感应到了这一点,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师,我们还不阻止吗?"

陆昊看过的千机门书籍中记载道,当怨气附到人体内进行吸收的时候,冒然打断会让宿主遭到反噬。

这是必死的结局。

只有到了临界点,怨气脱离人体,自主进化的时候才能下手。

陆昊淡淡的道,"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

"是,陆大师,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吴青松丝毫不怀疑陆昊的判断。

在王敬业家里的那一出,可是深深的记在了他的记忆里。

宋威禾张了张嘴,显然是想要说什么,但是他不敢开口。

他请的这位金洲最有名的吴青松大师,在陆昊面前都恭恭敬敬的,他哪还敢说话。

宋威禾的心思活络起来,已经开始想着要怎么酬谢陆昊了。

突然!

陆昊看到头顶的黑色漩涡开始放缓了速度!

宋婉婉口中那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戛然而止,她猛地吐出了一口黑血!

他从口袋里掏出上次剩下的银针,在指尖上抹了一些血上去。

没办法,这次的黑气来的更为强大,光靠银针已经制裁不了他们了。

"去!"陆昊眼中金光一闪,映着针尖带红的银针,向黑色漩涡急射而去!

黑色漩涡尖利的咆哮着,径直把陆昊的银针吞了进去,然后膨胀的更大了一些!

宋威禾已经没法再看了,他看不到黑色漩涡,只能看着陆昊和空气斗智斗勇。

突然!那团黑色的怨气开始飞快的膨胀,直到表面透出了无数光点,像是银针在里面给它戳了一个个洞一样!

陆昊再次咬破指尖,在空中径直画了一个符,然后用手一推,将符咒推到了怨气身上!

"砰"的一声,黑色怨气爆炸开来!

无数黑色利刃向几人急射而出,陆昊连忙拟诀在空中设置了一个屏障。

一阵霹雳啪啦的声音过后,收藏室再度恢复了安静。

宋威禾和吴青峰两人都吓得不轻,但他们只敢在原地瑟瑟发抖。

虽然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能够感受到声音和寒气,还有高速在身边通过的风。

可以想见,如果今天没有陆昊在这里,他们三个人,恐怕谁都活不了。

连敌人都看不到,还怎么收服它?

怨气旋涡爆炸,只剩下一小条黑色怨气,气若游丝的想要逃跑。

陆昊伸手一抓,那团黑气就这么消散了。

这个时候,储藏室突然变的明亮起来,那团经久聚集在上空的阴霾消失不见了。

这个房子终于显示出了它该有的富丽堂皇。

宋婉婉诶呦一声,好像醒了过来。

宋威禾赶紧过去把她抱在怀里。

"哥哥,我这是怎么了?"宋婉婉是个极为清秀温婉的女人,她美目轻眨,茫然不知所措。

"没事,你就是还是能了一场病,现在好了。"宋威禾安慰道。

陆昊冷哼一声,"就这么简单吗?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自己不知道吗?"

宋威禾皱眉,"虽然你救了我们,但也不能这么说话吧?"

宋婉婉眼神在两人身上一转,顿时明白了。

"哥哥!你说话客气一点!"

宋威禾冷声道,"该给你的报酬我不会少的,你们可以离开了。"

陆昊充耳不闻,他看向吴青松,"你带了画好的符咒吧?"

吴青松正在一边不吭声,观察形势,这冷不丁被叫到,差点吓的跳起来。

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带了带了。"

"现在听我的,用符咒把手裹好,看到右上角的那个玻璃展柜了吗?把里面的罗盘给我拿出来。"陆昊冷声道。

"你!"宋威禾站了起来,"你别多管闲事!"

"你想死带着你妹妹一起死吗?"陆昊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他见过很多贪婪的人,觊觎着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不计代价的与虎谋皮,甚至把自己和亲人都置于死地。

宋婉婉深深地吸了口气,"哥哥,虽然我不知道你最近遇到了什么困难,但是你说出来,说不定给这位先生能帮我们呢?"

"罢了,"宋威禾挥了挥手,像是脱力一般的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你去拿吧,小心一点。吴青松看了一圈,这房间里估计只有他能做这件事了,他认命的叹了口气,用符咒仔仔细细的把手包好,就去拿罗盘了。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和陆昊犯冲,每次遇到他就没有好事。

罗盘很小,但是不轻,表盘上的花纹古朴,历史感扑面而来。

只是拿在手里,吴青松就觉到了不对劲,"这里面……"

陆昊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吴青松刚打开了罗盘,他手一抖,差点直接把罗盘扔了!顿时,一股血腥气弥漫开来!

宋威禾低声道,"没错,里面……有血。"

宋婉婉惊呼一声,"哥哥,你这是做什么!"

宋威禾烦躁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最近拍卖行出现了一些问题,这是一个前辈告诉我的方法,说可以转运。"

"这个前辈是谁?"陆昊连忙问道!

他有一种预感,最近接二连三出现的黑气都不是偶然!

既然有人指引,这幕后绝对有黑手!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叫什么,她只是偶尔来一次我的拍卖行,时间也不固定,但是身份很神秘,很多人都对她特别尊重,他们叫她语先生。"

陆昊挑眉,"还是个女人?"

宋威禾点点头。

事情有意思了。

不知道为什么,陆昊的脑海里即出现了一个红色女孩的形象。

会是她吗……?

"等她下次来,你马上通知我。"陆昊对宋威禾说道。

宋威禾这才松了口气,他转身出去了。

吴青松拿着这个罗盘都快哭出来了,"陆大师!这个怎么办?"

陆昊在旁边找到了一个金盒子,随手把罗盘装了进去。

金子作为一种贵金属,除了有较大的金融价值,封印这些奇奇怪怪东西的价值也最好,还可以防止一些意外地发生。

吴青松刚松了口气,连忙洗手去了。

收藏室只剩下了宋婉婉和陆昊。

宋婉婉嘴角微扬,这一笑清扬婉约,"你的柚子叶看来没什么用。"

陆昊摸了摸鼻尖,"那会我也不知道你有个这么能作死的哥哥啊。"

宋婉婉笑了出来,"我叫宋婉婉,久闻大名,认识你很高兴。"

这个时候,宋威禾正好走了进来,"什么久闻大名?我刚才就想问,你之前拉着他的手不放,你们认识吗?"

"什么拉着手不放啊!"宋婉婉小声抱怨道,只是她的脸上飞上了一片红霞。

"这是陆昊啊!他入赘到我们外科洛医生家里了,我们都知道他是个……是个……"宋婉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闭嘴。

"是个什么?"宋威禾下意识的顺口问道,他把手里的银行卡递给陆昊,"这是500万,这次真的多亏您了。"

同时,陆昊接过银行卡,挑了挑眉,轻飘飘的接了一句,"是个没用的废物啊,一个靠女人养的废物。"

宋威禾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精彩,吴青松正好走到了门口,将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砰"的一声,吴青松脚下一个不稳,撞在了门框上。

宋威禾惊叹道,"你们医院不是金洲第一医院吗?怎么这么多人眼睛不好?是不是医院缺个眼科?需要我投资吗?"

 

龙婿陆昊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龙婿陆昊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龙婿陆昊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