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仙五千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江陵

  • 时间:
  • 都市修仙五千年杨云
  • 来源:ZW

《都市修仙五千年》(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江陵

《都市修仙五千年江陵》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都市修仙五千年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7章:龙有逆鳞,我也有禁脔

冯远征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在校队里打的是中锋位置,中锋是一支篮球队中最强壮,最高大的球员,专门镇守篮下禁区的。

他高达2米12,居然被一个1米8出头的小子撞飞!这在他的篮球生涯中是从未有过的事啊!

他感觉刚才空中那一下,仿佛撞在坦克上一样。

不仅冯远征震惊,场上的所有球员都盯着江陵发愣。

"他的速度太快了。"王辉轻声自语,内心平静不下来。

"这是个高手,绝逼是高手,不仅球技精湛,而且身体素质逆天了,都能正面撞倒中锋冯远征,还把篮架玻璃给扣碎了!"

场边早就炸锅了。

"速度,弹跳,爆发,身体素质。这,这怎么可能,这样的天才居然会在三流高中出现!"

省队下来的几个球探全都瞠目结舌。

"哇,他打篮球这么厉害的吗?"秦梦娇远远地看着江陵,一旁的莫幽兰也看得出了神。

而此时的篮球场上,江陵完成了战斧劈扣后轻松落地,冷着脸冲着王辉和冯远征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草!"两人瞬间怒了,这个动作在篮球里是在侮辱对方。

"我只打一个回合,轮到你们了。"

一攻一防是一个回合,江陵完成了他的攻击回合,接下来轮到他防守,王辉他们进攻。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这次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王辉鼓舞好士气后,从底线运球过半场,一记长传给到了篮下禁区的冯远征。

"吼!"

冯远征怒吼一声,双手抱球,转身就要灌篮。

这个动作他做过无数次,以他的身高和身体素质,在距离篮筐这么近的情况下,神都挡不住!

可就在这一刹那,一道不算强壮的人影腾空而起,阴影遮过了他的整个身体。

一只厚实的手掌从天而降,"彭"地一声按在篮球上,连球带人把冯远征给拍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落地声。

"啊,是你。"

冯远征双手撑地,坐在地上仰头看着江陵,嘴唇都在颤抖。

这家伙,太强了!居然给他一种泰山般无可逾越的感觉。

"别愣着,我们还有机会!"

王辉抢到篮球,见防他的人还没赶到,当机立断,抬手起跳就是一个后仰跳投。

"江陵,你输定了。"

他面色阴冷,刚在心里想完,一道熟悉的人影瞬间出现在他面前,铺天盖地迎了上去。

"噗通。"

王辉手上的球被江陵一巴掌扇飞,随后整个人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

"24秒进攻时间到。"裁判吹哨,宣布王辉一方落败。

顷刻间,围观人群一片哗然。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居然把校队虐得痛不欲生。

场上的王辉,冯远征等人,呆若木鸡。

"你好,同学,你有没有兴趣进入省队?我们可以保送你进入国家队。"

省队的球探立马找到江陵。

"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江陵轻笑两声,就走了。

还行,打了一回合篮球,只是稍微出了点汗,球技还没生疏。

江陵感慨了一番,低调地混进人群里到了操场边缘,准备去附近继续搜寻产生感应之物。

"喝水吗?"

不巧的是,三个女的挡在他面前,是来给他送饮料的。

江陵定睛一看,是莫幽兰,秦梦娇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女的。

三个人分别拿着可乐,营养快线和红牛。

秦梦娇抢先开口:"江陵,你刚运动完,喝点营养快线补补身体吧。"

莫幽兰则是给了江陵一个眼神暗示:"喝我的吧,跟我走,有点事要找你聊聊。"

"你好,江陵同学,我是体育老师,陈冰,我也有事想跟你单独谈谈。"

体育老师陈冰,大学毕业没多久,是学校的女神老师,酷爱健身和运动,长了一副强势的御姐脸,配上那口磁性的嗓音,不知道是多少师生的梦中情人。

然而江陵对她并不感冒,只觉得很头疼。

这三个人,他谁都不想搭理,只想去寻找能唤醒记忆的东西。

正当他犯愁的时候,远处突然跑过来一个长相青涩,穿着校服的女孩。

她犹犹豫豫地靠近江陵看了看,顿时瞪大了眼睛:"大叔,真的是你啊!"

"徐俏。"江陵略微惊讶,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她。

"我在隔壁上初中,大叔你是学生啊?我刚才在篮球场上看到你,还以为是我看错了呢。"

徐俏有些兴奋,这个怪怪的大叔居然也是学生,而且还在她隔壁的高中。

江陵顿时了然,现在这个点,学校和隔壁的附属中学都是自由活动时间,估计徐俏是过来看高中学长打篮球的,这个年纪的女生都做过这种事。

"她是我朋友,我们有话要说,就不奉陪了,有时间再聊。"

江陵找到了走人的机会,赶紧带着徐俏离开。

莫幽兰不满地皱起眉头,轻声自语:"没想到那家伙口味挺特别。"

这话虽然声音小,但还是被江陵听到了。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去:"对了,莫幽兰,下次别给男生送可乐,剧烈运动完喝可乐,对身体不好。"

"你!"莫幽兰气得直跺脚。

而江陵已经走远了,他向徐俏问了些家里的事,又去小卖部给她买了本蔡徐坤的写真集,把她开心得不行。

"大叔,你打球像蔡徐坤,你们两个都很帅,都是我的偶像。"

江陵愣了一下,这话好像是在嘲讽他的篮球技术啊。

徐俏跟江陵约定好放学一起回家后,就开心地走了。

"这孩子,真是可爱。可惜啊,摊上了那样的母亲。"目送她走远后,江陵就去到处搜寻了。

上次时间有限,他没有仔细搜索,这次他把玉佩握在手上,加强了感应力后,果然,学校操场附近的那股指引力明显了很多。

江陵心中微喜,立马顺着指引力找了过去,到了操场附近的一栋实验楼里,一直找到了顶楼的天台处,才停下脚步。

"就是这里,那股感应消失了。"

江陵收起玉佩,到处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准备上天台去看看。

刚上了两阶楼梯,他就听到天台上有吵闹声,是一男一女在争执什么。

"奇怪,这两个人的声音都很熟悉。"

江陵稍微一回忆就想起来了,是历史老师马德彪和之前给他送水的体育老师陈冰。

他们两个怎么会有交集?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除非....

想到这,江陵眉头一挑,耐心听了会,还真被他猜中了,两个人是在搞男女关系。

准确说是马德彪在追陈冰,但是陈冰好像不卖账。

"陈冰,你要什么我都努力满足你,可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

"马德彪,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对不起,我接受不了你那个缺点,就这样吧。"

对话简短而生分,紧接着,身材高挑火辣的陈冰就从天台下来了。

江陵提前躲了起来,没被发现。

"我就是个失败者。"

马德彪失魂落魄地嘟囔着走下天台,两眼无神,一脸的迷茫。

看到他这样,江陵不由地笑了,他知道陈冰说的马德彪那个缺点是什么。

"算你幸运,谁让我跟你的先祖马适有约呢。"

江陵摸了摸鼻子,追上马德彪:"老师,刚才天台上的事我都听到了。"

"是你小子啊,"马德彪回头看了看,颓然地叹了口气,"听到就听到吧,反正我也是个失败者。"

"老师,我家世代都是中医,我知道你哪里有问题,这个药丸你吃下去,保证药到病除。"

江陵从口袋立掏出一个小玉瓶,递给他。

这是利用记忆中的炼丹法炼制出来的,治他的病绰绰有余。

"你知道我哪里有问题?"马德彪像是突然活过来似的,紧紧地盯着江陵。

江陵微笑着指了指腋下,没有吭声。

马德彪愣了几秒,回过神后一脸惊喜:"江陵,这药要是真有你说得那么神,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谢你八辈子祖宗!"

话还没说完,他就亢奋地抓着小玉瓶跑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江陵轻声自语:"马适,我也算是兑现了当初的承诺。"

宋代时,他曾经以书生的身份进京赶考,途中偶遇马德彪的先祖马适,两人在对诗的时候,江陵受到启发进入顿悟,突破了停滞许久的境界,欠下他一份人情。

但马适的要求却让人哭笑不得,他这人有狐臭,会遗传给后代,他知道江陵不是一般人,请求江陵日后要是遇到他后代的话,就帮帮忙。

"真是缘分,当年马适的一句戏言,想不到还真帮到了他的后代马德彪。"

江陵感慨了会,径直走上天台,发现天台上很空旷,只有一个不大的杂物间,但是门是锁着的,而且都生锈了。

"应该就在这里面。"

他猛地一巴掌拍在门上,然而房门却纹丝不动。

"嗯?"江陵眼神一凝。

这房间有问题,他那一掌,就算是后天大圆满的人也承受不住,这门居然毫发无损。

他要的东西肯定在房间里。

想到这,江陵面色微沉,深吸一口气,而后轻弹右手戴着的一枚不起眼的戒指。

"呲吟。"

顷刻间,光影闪烁,戒指化为5把银光铮铮的短剑,悬停在半空中,散发着冰寒的气息,附近的气温都降低了几度。

这是他利用记忆中的炼器手法,选用天外陨石里提炼出的奇异金属,炼制出的剑戒,威力奇大,几乎没有动用过。

江陵单手轻轻挥动,空中的5把陨金剑顿时盘旋起来,发出阵阵割裂空气的"呲呲"破空声。

"我倒是要看看这扇门有多硬。"

他沉着脸正要御剑破门,突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是秦梦娇打来的。

"你快来操场,王辉在篮球场边捡到一张黑白照片,应该是你的,他正在。。。"

秦梦娇的话还没说完,江陵就挂了电话。

照片!应该是打球的时候掉在球场上的。

他的脸色瞬间冷若冰霜,眼中的血光一闪而逝,顾不上破门,纵身直接从5层楼高的天台跳了下去,"砰"地一声在地面留下两个脚印。

江陵的身影晃动了几下,就到了操场上。

此时的操场上围满了人,王辉把他那辆宝马开到了操场中央,正站在车边,使劲按喇叭吸引别人的注意。

"大家快看,这是江陵那个变态的东西,居然把一张女人的黑白照片贴身带着,这都是她祖奶奶的辈分了,没看出来那家伙居然有恋老癖。"

王辉举着黑白照片,大声吆喝,引来一大群人的哄笑。

也就在这时,江陵冷着脸出现在人群中。

"把照片还给我。"他的声音不大,但却诡异地盖过了全场的哄笑声,传到王辉耳中。

冰冷的声音让王辉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但是看到身边站着冯远征等人,顿时又有底气了。

"要照片啊?可以,给你3秒钟,跪下来求我,不然我就把照片撕了。"

王辉举起照片,笑吟吟地看着江陵,他就是要狠狠地羞辱江陵!

江陵没有理睬王辉,径直向他走去,沿路的人对他指指点点但都被他无视了。

"好了,时间到。"王辉冷冷一笑,捏着照片就要撕掉。

电光火石间,一道人影瞬间冲到了他面前,速度快到王辉的脸上的冷笑还没消失。

"砰!"

江陵一巴掌按住他的脸,连带着把王辉整个人都提起来,在冲击力的带动下残暴地将他拍在汽车上,把车身都撞得凹陷进去。

"轰隆,"

整个汽车都在剧烈震动,四个车窗同时震碎,吓得围观人群尖叫不止。

"龙有逆鳞,我也有禁脔。"

沙哑的声音在王辉耳边盘旋。

 

 

第8章:雷音竹

王辉整个人都被按得凹陷进车身里,吓得直喘粗气说不出话来,只感到浑身剧痛。

在这刹那,全场寂静,围观的人群屁都不敢放一个,谁都没看到江陵是怎么到王辉面前的。

看着严重损坏的宝马,和重伤的王辉,所有人都下意识吞咽口水。

天呐,这还是人吗!

学生们纷纷低下头,没谁敢再直视江陵。

而帮王辉压阵的冯远征等人,也都嘴角抽搐,被眼前这暴力一幕吓得转身就跑。

江陵冷着脸,从王辉手上拿走黑白照片,才松手放开他。

"这次我饶你一命,没有下次。"

他是真的怒了,差点就杀了王辉,还好最后时刻及时收手。

可即便如此,王辉也受伤不轻,肋骨至少断了4根,还产生了脑震荡,没有一个月的修养是好不了的。

活了那么多年,江陵的心性异于常人,一般的事都不放在心里,哪怕王辉挑事也觉得是孩子玩闹,但这张照片是他的逆鳞。

"当初我没能保护好你,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江陵珍重地将照片妥善收起来。

王辉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顾不上心疼新买的宝马,倚靠着汽车坐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向围观人群求救:"快帮我叫救护车。"

那家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王辉恐惧地偷瞄江陵,还没从惊恐震撼中缓过来。

"江陵,他,他!"

莫幽兰惊骇地捂着嘴,她知道江陵有点本事,可是这也太吓人了吧,一巴掌就把王辉按在汽车上,还把车身给按得凹陷了。

操场上的动静很大,很快就把学校的老师和领导引了过来。

一看到现场的场景,校领导全都愣住了。

这是那个叫江陵的学生干的?开什么玩笑?

"出什么事了?我听说有人把王辉打伤了,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

谢顶的校长急匆匆赶过来。

他一听说王辉被打伤了,就立马放下手头的活过来了。

王辉家背景很大,他来之前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严惩打伤王辉的学生。

然而等他到现场一看,脸色顿时僵住,差点都要哭出来了。

是那个学生,打伤王辉的居然是那个叫江陵的,他可是首富俞鸿昌亲自安排进学校的啊!

他一个高校校长,哪敢得罪首富?可不处理江陵的话,怎么跟王辉那边交待?

正当他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警察来了。

在王辉求救的时候,有人顺便打了110报警电话。

警车里走下来一个短发的女警察,不苟言笑,年轻漂亮,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小的骚乱,不少男学生都眼热了。

她似乎习惯了被人围观,冷静地查看过现场后板着脸低喝:"谁干的?"

没人吭声,但是大家的视线都聚焦在江陵身上。

看着江陵的背影,她不由地瞥了眼旁边那辆变形了的宝马,内心无比诧异。

一个学生,要怎么样才能把汽车弄成那样?附近也没什么工具啊。

她没有看到江陵打伤王辉的过程,光看事后的现场压根想象不出当时发生了些什么。

抱着些许好奇心,她走到了江陵面前,两人近距离对视。

"哗!"

这一刹那,她眼神剧烈波动,脚步踉跄接连退了好几步,捂着嘴满脸的不可思议和震惊。

"师哥,是你,你没死?"她的声音在颤抖。

居然是她!

江陵眼神微凝,这也太巧了,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她。

雷音竹,是他化名洪青山时警局的同事,也是他的师妹,两人毕业于同一所警校。

"师哥,我就知道你没死。"雷音竹的眼眶湿润了。

所有人都在说洪青山英勇殉国了,可是她还抱有一丝希望,因为她心里对洪青山这个优秀的师哥保留着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面对雷音竹的失控,江陵眸光闪烁了一下就恢复淡然:"你认错人了,我叫江陵,不是你的师哥。"

"洪青山!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你知道有多少同事朋友为你伤心流泪吗!"她情绪激动,突然暴喝。

江陵沉默了会,指着自己的脸:"你看清楚,我叫江陵,你肯定认错人了。"

"不可能。"

雷音竹一边摇头一边紧紧地盯着江陵,可是仔细观察后又有些迟疑了。

因为眼前这人的长相和师哥洪青山确实有些许不同。

难道是我认错人了?可是世界上哪有长得那么相似的人?

她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江陵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有些惊讶,没想到雷音竹只看了他一眼就认定了他的身份,换做其他人,顶多是觉得长相相似。

他目前的形象和35岁的老干警洪青山还是有不小的区别。

过了会,雷音竹冷静下来,问江陵要了身份证现场查验,发现他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年纪和师哥洪青山也对不上。

"难道真是我看错了?"她轻咬红唇,"不可能,我不会看错的,他的眼神不会错,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一模一样。"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她在出勤,要先处理事情。

于是她收敛情绪,把江陵带进警车,让他坐在副驾驶,跟她去公安局处理后续事情。

坐到车里,江陵才有机会仔细打量雷音竹。

这丫头,瘦了。

他认识雷音竹也有些年头了,这丫头长得英气十足,配上一头短发更显禁欲气质,在警校的时候就是校花,出来工作了更是警局的掌上明珠。

雷音竹有些心不在焉,单手握着方向盘开车,还时不时地看江陵两眼。

江陵看到这一幕,不由地皱起眉头:"开车的时候专注点,最忌讳的就是单手握方向盘。"

这句话一出口,江陵和雷音竹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不好,说漏嘴了。

江陵面色微变。

他在化名洪青山时,经常会和雷音竹一起出警,总是看不惯雷音竹单手开车的坏毛病,见一次说一次,都成习惯了。

刚才那一句,他是脱口而出的,完全是个下意识的举动。

正是这一句话,让雷音竹脸色剧变。

这句话只有师哥对她说过。

她面色凝重,深深地看了江陵几眼。

等到了警局,你的身份就藏不住了,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谁。

江陵并不知道雷音竹在想什么,依旧淡然。

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承认自己是洪青山。

否则,他长生的秘密很可能暴露。

一进警局,就有不少人盯着江陵看,目光中充满了吃惊和怀疑,但是很快就摇着脑袋收回了目光。

雷音竹沉着脸,把江陵带进审讯室。

过了会,走进来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一看到江陵就瞪大眼睛:"洪青山?"

"不对,不是洪青山。"他坐在江陵对面,仔细看了看,不由地摇头。

"黄队,你也觉得很像吧?"雷音竹双眼爆发出精芒。

"只是像而已,不是同一个人,别多想了,开始工作吧。"

中年人拿起档案看了眼,问江陵:"你是高三学生?为什么要打伤同学。"

江陵抬起眼皮,轻声道:"他拿了我的东西。"

"就因为这个,你就把王辉打成那样?他正在医院抢救,能不能捡回一条命还难说。"雷音竹拍着桌子低喝。

"夸张了,死不了。"江陵下的手,自己心里有分寸。

"你!都到警局了还死鸭子嘴硬。"雷音竹冷着脸。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江陵淡淡地笑着。

雷音竹眼神黯淡,失望地摇头:"你除了跟洪青山长得像之外,其他的地方真是天差地别。"

"哦?"江陵来了兴致,"我倒是很好奇,你说的洪青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目光晃动,脸上露出追忆的神色:"洪青山,在警校以全科首席的成绩毕业,创下的移动射击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从警以来,立过大小军功无数,捣毁的毒窝遍布全国,出警时他带队从来没有同伴伤亡过。极为精通枪械射击,在国内外射击比赛中拿过无数头名。"

听着她说的话,江陵面色淡然:"那么厉害不还是死了,我看他也就那样。"

"你给我闭嘴,你懂什么!"

雷音竹情绪激动,猛地站起来,一把揪住江陵的领口冲他咆哮。

"雷音竹,松手,你在干什么,简直是胡闹。"中年人一瞪眼,赶紧按住雷音竹。

"谁都不能诋毁师哥,而且我相信他没死,现场并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她恨恨地放开江陵。

江陵没有动气,倒是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这丫头,脾气挺暴躁,怎么跟我出警的时候就跟只乖乖小绵羊似的,对别人就那么冷漠野蛮呢。

中年人拉开雷音竹:"行了,谁都别挑事了,快录口供吧,我还有其他事要处理。"

"是,黄队。"

雷音竹剐了江陵一眼,没有再提到洪青山的事。

"走流程吧,我有事先走了。"录完口供,中年人把档案交给雷音竹就要走。

雷音竹犹豫了会:"黄队,我想给他做个DNA比对。"

"不行,"中年人当场拒绝,"他又不是什么特大罪犯,做什么DNA比对。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他不是洪青山,你赶紧给我打消这个念头。"

说完,他摇着头,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

这时候,江陵却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雷音竹一眼:

"给我做DNA比对吧。"

 

 

第9章:突破契机:九天焱晶铁

雷音竹立马带江陵去提取DNA,和洪青山的DNA进行比对。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

雷音竹紧张地翻开报告...

不是!

两人的DNA并不匹配。

"居然只有一段DNA序列号不同,相似程度奇高!哪怕是双胞胎的DNA相似度都没这么高。"

她陷入了迷茫。

而江陵在一边看着却有些无奈,他已经尽力了。

虽说他会特殊的能力,但是改变自身DNA非常困难,哪怕是他也只能短暂改变一列序列号。

雷音竹收起报告,凝重地看着江陵,眼神不断地在变换:"跟我去个地方,去了我就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洪青山。"

"哦?"江陵来了兴趣,不知道这个曾经的师妹哪来的那么大信心。

两人坐车离开警局,去了位于郊区的金陵监狱。

监狱?

江陵下车后,有些奇怪,来这里干什么。

"走吧。"雷音竹瞥了江陵一眼,领着他径直到了监狱里一间牢房外。

这个牢房很特殊,里三层外三层立满了铁围栏。

江陵有15年的从警经验,一眼就看出这是个重刑犯,而且有越狱的可能,不然也不会设置那么严密的防线。

"喂,他妈的有烟吗,老子烟瘾犯了,再不拿烟来,老子炸了这监狱,boom,哈哈。"

牢房里传出张望放肆的吼声。

几个狱警互相看了看,没敢吱声。

这是个滔天罪犯,被判处了死刑,但因为还有同伙在逃,为了让他供出同伙,就迟迟没有处决。

"牢里关着的就是洪青山亲手抓住的罪犯。"

跟江陵说完,雷音竹就走过去敲敲牢房:"肖平,消停会,我给你带了个人过来。"

"是性感美女吗,送过来让我发泄的?别那么麻烦,我看你就挺不错的。"

牢房里那人"嘎嘎"地阴笑起来。

雷音竹不悦地皱起眉头,而后冲狱警使了个眼色。

顷刻间,牢房里的灯光熄灭,片刻后,所有的灯光全都聚焦在江陵身上,把他映照得宛若白昼般耀眼。

"这个人,你认识吗?"雷音竹站在黑暗中询问。

而牢房里的男人在看到江陵的刹那,却仿佛石化了一般,再也不复当初的狂傲,两只眼睛死死得瞪着,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你,你!"他仿佛看到了最恐惧的东西,惊吓得话都说不清,一个劲地在发抖抽搐。

而江陵却无比淡然,牢房里关的居然是那个叫肖平的毒枭。

他当警察时,假死牺牲那天,在缉毒行动中把肖平从3楼窗户扔了出去。

不过肖平居然没死,这让江陵略感意外。

"放我出去,我要走,救命,救命啊!"牢房里,肖平惊恐地大叫,不敢直视江陵。

雷音竹问他问题,他全都无视了,一个劲地尖叫着,哪还有之前那副枭雄的猖狂。

"怎么会这样。"雷音竹满心纠结,肖平突然失控,让她无法确定江陵的身份。

也就在这时,牢房外突然"彭"地一声巨响,紧接着就爆发了交火的枪声。

"有人劫狱,对方人太多,火力太猛了。快,先撤退,呼叫救援。"

三三两两的狱警持枪退回来。

雷音竹脸色剧变,赶紧拉着江陵从安全通道撤退。

内行人都知道,每一个毒枭背后都牵扯到一个庞大的利益关系,这次劫狱的人里肯定有国际雇佣兵,而且是有预谋的大型作战,来势凶猛。

江陵被雷音竹护着单独从另一个出口走,刚出来就被埋伏在门口的佣兵围住。

雷音竹第一时间要拔枪,但是对方的动作太快,直接一记手刀把她劈晕了。

"看看,逞能的下场。"江陵冲着晕过去的雷音竹摇头。

围着他们的有三个人,全都荷枪实弹,还穿着防弹衣,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雇佣兵。

"这个肖平来头不小啊,背后肯定有更大的人物撑腰,居然能请动国际雇佣兵出手。"江陵略微沉吟。

正当雇佣兵要杀了江陵和雷音竹时,肖平跌跌撞撞从安全出口走跑出来。

"等一下。"他看到江陵后,赶紧冲雇佣兵打手势。

"哼,你不是很牛逼么。"肖平杀气腾腾地走到江陵面前,从雇佣兵腰间拔下枪。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江陵面对重重包围一点都不慌张。

两人对话时,监狱里枪声阵阵,垫后的雇佣兵还在跟狱警交火。

"你现在知道怕了?还跟我装不认识,晚了,我要亲手杀了你,嘎嘎。"

肖平冷笑中,咔地一声把枪抵在江陵脑门上。

江陵眼神抖动,声音冷了下来:"我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脑袋。"

"口气倒是不小,这样,你跪下来叫我爸爸,我就..."

肖平的话还没说完,江陵猛地抬手,瞬间握住枪托,并且顺势抓着他的手臂往下折叠。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擦"声,肖平脸色狂变,惨叫着抱着手臂瘫坐在地上。

"这个国家太弱了,对付一个学生都要我们亲自动手。"三个国际雇佣兵不屑地冷笑。

"国家弱?"江陵笑了,他们恐怕不知道国际高层有多么恐惧九州中华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潜藏着神秘的隐世高手。

而他江陵,可以算作一个。

他拿起从肖平那抢来的枪,退出弹匣去掉多余的子弹,只留三发。

"you,three。"

江陵从容地冲他们三个笑了笑,示意他们一起上。

三个雇佣兵互相看了看,舔了舔嘴唇,脸上满是残忍的笑容,"哗"地一下同时伸手去摸腰间的手枪。

"咔哒。"

同一时间,江陵十指连动,弹匣瞬间入膛,顺势抬枪"砰砰砰"三枪精准地打穿了他们三个的脑袋,在眉心留下一个血窟窿。

直到三个雇佣兵倒地身亡,他们都还没来得及拔出腰间的佩枪。

"呼。"

江陵轻轻吹了吹枪口,扔掉手枪扶起雷音竹走了。

肖平瘫坐在地上,被江陵这一系列的动作惊得目瞪口呆,痴痴地看着地上躺着的三具尸体,一时间都忘了手臂折断的疼痛。

看着江陵走远的背影,肖平嘴唇颤抖。

这种恐惧的感觉,又回来了!

而江陵把雷音竹扶到车里后,就把她叫醒了,解释说他也被打晕了,等醒来的时候就和雷音竹一起出现在车里了。

"应该是有人救了我们,走,先回警局。"雷音竹不敢拿江陵的命去冒险,赶紧开车回了警局。

警局里,俞亮已经来了有一会了,他利用了些背景摆平了王辉那边,让王辉放弃追责江陵,把江陵保释了回去。

"你爷爷的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回去的路上,江陵随口询问道。

俞鸿昌有几天没有消息了,虽然江陵给了他护身的东西,但也有点担心。

现在不比以往,天地灵气开始复苏,似乎预示着新一轮的盛世要降临了,很多隐世的老家伙都有可能出世。

一提到爷爷,俞亮的脸色就凝重起来:"我也不清楚爷爷那边的事,他没跟我联系过,估计并不顺利。"

"最近到处都在出事,也不知道怎么了,前段时间隔壁省的地下世界和几个大财团斗起来了,死了不少人。"

"为了什么?"江陵随口问了一句。

俞亮摇头:"还没查出来,但是听说先天期的都死了几个。"

江陵心神微动,连先天期都死了吗,看来事情闹得挺大。

在现在这个时代,先天期已经站在食物链顶峰了,轻松就能杀死后天大圆满。

...

等江陵回到家里已经不早了,开门的动静引来了邻居家的女孩。

"大叔,你放晚学为什么不等我一起回来。"

徐俏气鼓鼓地叉腰瞪着江陵。

"我被带去警察局了,刚回来。"江陵开门进屋。

徐俏顺势跟进去,手里还提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

"啊?原来打伤同学被抓走的那个人,就是你啊,学校里都传遍了呢。"

她吃惊地眨了眨眼睛:"大叔是个爱打架的不良少年。"

江陵坐下来,没回话。

她跟江陵接触了几次,熟络了许多,直接坐在他床上:

"明天我们要开家长会,你可以假扮我爸爸,给我去开家长会吗?"

她期盼地看着江陵。

开家长会?

江陵哭笑不得。

"哎呀,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中午11点,初二4班,袋子里是我用零花钱给你买的衬衫,你穿上就像大人了。"

说完,她就冲江陵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地跑走了。

这孩子。

江陵打开袋子,里面是一件印花衬衫。

真是胡闹,他的身份还是个高中学生,怎么能去给一个初中生开家长会。

江陵把衬衫收起来,拿出玉佩专心感应。

说来也奇怪,通常情况下,能唤醒记忆的东西只要感应一天就能解封一丝记忆,可这块玉佩却一直没法撼动他的记忆。

这一次,江陵一夜没睡,坐在床上一直感悟玉佩到了凌晨4点。

"有气劲波动。"

他猛地睁开双眼。

那股波动就在不远处,从波动的强弱上看,附近应该是有人在争斗,而且其中有先天期。

后天期哪怕是大圆满级别的,也只是肉身无敌,体内没有半点灵气,只有先天期才能掌控灵气,打斗时才会产生气劲波动。

"这种地方居然会出现先天期。"

江陵眉头微蹙,推开门,循着波动找了过去。

全世界范围内,先天期的数量都极少,每一个都是王侯将相,很少现身。能引得先天期现身的,绝不是小事。

"之前俞亮跟我说过,隔壁省爆发了剧烈的冲突,难道波及到了这里?"

江陵身轻如燕,在黑夜中飘忽不定,像一道影子般闪烁挪移,很快就赶到了波动中央。

他躲在黑暗中,隐蔽气息,定定地看着远处。

"步旭日,把东西交出来,你的人全都被我们杀了,剩你一个可逃不掉。"

空旷的荒地上,三个穿着休闲服的男子,呈三角阵型围住一个浑身血迹的中年人。

"三个先天期,其中还有一个先天中期,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步旭日。"

中年人凄然苦笑。

"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突然间,他暴吼一声。

紧接着,一道强光从他身体里炸开,产生巨大的推力让他速度暴增,在原地留下一串残影就冲进了黑夜中。

好巧不巧的是,他逃跑的方向正好是江陵躲藏之处。

"噗通"一声,中年人无力地跌倒在地上。

"筋脉崩断,五脏俱碎,只剩下1分钟活头了。"江陵站在阴影中,轻声道。

"谁?"中年人挣扎着爬起来,看到了江陵。

"是个年轻人。"他眼皮微沉,这个年轻人很神秘,但看起来不像是那些人的同伙。

"小兄弟,我遭到仇家追杀,随行的保镖包括女儿全都被杀了,我也活不了,求你帮我个忙。"

他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檀木盒。

"把这个东西交给鼎丰投资的步振云,你会得到500万的酬劳。"

他没时间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江陵还没表态,中年人瞪着眼没了气息。

低头看了看中年人的尸体,江陵皱眉打开手心的檀木盒子。

"就因为这东西,三个先天期居然拉下脸来,联手对付一个后天大圆满。"

盒子里面装着一把银色的钥匙和一颗通体黑色的药丸。

江陵只扫了一眼,就看出那颗药丸是假的,里面还藏着东西。

于是他捏碎药丸。

顷刻间,一片淡蓝色的光辉如月光般挥洒出来。

"这,这居然是九天焱晶铁!"

短暂的诧异之后,江陵瞬间就被狂喜包裹了。

他的实力停滞不前很多年了,除了在寻找觉醒记忆的方法外,还在找九天焱晶铁这种珍稀材料。

1千多年都没能找到,居然误打误撞得到了。

看着掌心处的淡淡辉光,江陵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九天焱晶铁,诞生的条件极为苛刻,产地在活火山附近。必须长年受到月光的照射,才有极小的几率能在阴阳两极的平衡下产生。

正当江陵狂喜之时,接连几道破风声传来。

是那三个先天期追了过来。

他们看到地上的中年人尸体,微微蹙眉,当抬头看到江陵掌心的九天焱晶铁时,双眼顿时火热起来。

"不管你是谁,把你手上的东西扔过来,我会让你死得舒服点。"

带头的老头面色凛然,平淡地对江陵说道。

江陵收起九天焱晶铁,往四周看了看,轻声道:"就你们三个吧。"

"就我们三个,怎么?"他们略感诧异,不知道江陵为什么这么问。

"那就好。"

飘忽的声音幽幽响起。

紧接着,"呲吟"一声尖锐的剑鸣声冲天而起,江陵的双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剑印。

 

都市修仙五千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修仙五千年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修仙五千年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