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好看得言情小说,还有各种类型的小说,包括古代言情、现代都市、穿越官场、都市职场等,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等。您可以在这里看到优质的玄幻小说、都市小说、灵异小说、恐怖小说等各类小说
<
当前位置:

三国之袁家我做主袁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完整版by少林和尚)

2022-01-25 01:36:59小说名三国之袁家我做主作者少林和尚sc

小说简介:袁尚是《三国之袁家我做主》里的主角,作者是少林和尚,小说主要的讲的是:一苏醒,袁尚就觉得脑袋像是炸开锅一样,疼痛欲裂,让人万分煎熬。袁尚的眼皮沉重,脑中仿佛疼痛欲裂,怎么睁也睁不开,耳朵里嗡嗡只响,不大一会,便隐约听到...

三国之袁家我做主袁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完整版by少林和尚)

第1章 官渡三公子

建安五年,公元2年,已是攻破公孙瓒,一统冀、青、并、幽的袁绍,集结四州甲胄南下,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对垒于官渡,双方你来我往,互有胜负,这场几乎动用了华北双雄麾下全部战力的战役,就这样胶着在了官渡战场,整整持续了将近半年......

两雄交锋,天下大势走向混沌不明,然而,就在这个当口,战场中袁绍中军附近,一座奢华的帐篷之内,一个变化正悄然发生。

“水.....给我水.....”

方一苏醒,袁尚就觉得脑袋像是炸开锅一样,疼痛欲裂,让人万分煎熬。

袁尚的眼皮沉重,脑中仿佛疼痛欲裂,怎么睁也睁不开,耳朵里嗡嗡只响,不大一会,便隐约听到了一阵絮絮叨叨的话语,正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先是一个略有威仪的声音遥遥的在耳边响起:“我三弟的病情怎么样了?”

但听另听到一个声音谦恭的回答道:“二公子无需忧虑,昨夜主公已是命军中医令细细的诊治过了,三公子只是跟随军旅日久,感染了风寒,所以身体才会略感不适,并无大碍,今日晨间服了一剂汤药,便一直睡到现在。”

昏昏沉沉之间,听了这一番的话,袁尚心下略微有些迷茫.......

受了风寒?喝了汤药?三公子?

这是在说我吗?

我记得昨天是大学毕业一周年庆,跟寝室的兄弟们宿醉一场,疯玩到了早上才回的家,怎么一觉的醒过来,就整出风寒来了?

话说这年头还有人用风寒这两个字吗?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感冒吧。

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皙的脸,这是一张又熟悉又陌生的脸,是属于一个年轻男子的脸!

这男子年纪约为二十余岁的样子,束发高冠,两撇小胡子,留的极长的黑发披散在肩膀之上,身穿一身坚硬的甲胄,打扮的犹如古代将军一样,端的是模样怪异,可不知怎么却让袁尚感到一股说不出的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他一样。

“三弟,你醒了!”

那男子见袁尚睁了眼睛,急忙俯下身来,抬手轻轻的拭了拭袁尚的额头,略微皱起的眉头终于是有了舒展,道:“还好.....不是很烫!来人,速速弄些水来!不要太热,只需略微煮熟便可!”

袁尚微微有些诧异,这男子究竟是谁?看这身打扮,整的跟异种似的,华夏五十六民族中,何时又冒出这么一支过剩的队伍?

正寻思之间,突然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记忆突然在脑海中砰然炸开,记忆量实在太大,袁尚“哼”了一声,双眼一闭,登时又闭过气去!

袁尚面前的男子顿时懵了,情急之下想要伸手去拍袁尚的脸,可手抬到半空却又不敢往下落,急了半晌无奈,只得一个劲的拼命急呼道:“三弟,三弟!你可不要吓唬二哥啊,三弟!.......来人,速叫军中医令官来,快去!”

***********************

黑暗中,潜意识的记忆提醒着他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叫做袁尚,乃是如今的大将军,冀州牧袁绍膝下的第三公子。他从小便是锦衣玉食,享受荣华,是个含着金汤勺长大的天之骄子,有疼爱自己的父母,有一呼百应的侍从......对了,还有两个没有他受宠的哥哥。

而现在,这个人就是自己,他已经不再是二十一世纪的普通老百姓,而是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生长在东汉末年的世家子弟了。

难道,难道我穿越了?我从现代来到了古代?变成了另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

袁尚再次睁开了双眼,看着床榻边一脸焦急来回度步的年轻男子,动了动干涩的喉咙,根据刚刚袭来的记忆,下意识的低声唤了一句:“二哥?”

刚刚融合的记忆在提醒着他,这人就是自己这世的第二位兄长袁熙。

袁熙闻言一愣,转头看去,顿时又惊又喜,自己这次从幽州替父亲向官渡大营运送兵械马匹,本想乘此良机跟这位久未谋面的小弟痛饮几盏,不曾想方一至此就得知他感染了风寒,便急忙赶来探望,结果这不看还好,一过来便瞅着弟弟又是醒又是晕的,着实是给他吓了个好歹。

“三弟,你可是吓坏为兄了!”

袁熙惊叹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大跨两步走至床边,看了看袁尚脸上的气色,又道:“怎么样?感觉可是好些了,你且再忍一时,为兄已命人去寻军医过来,让他给你好好诊治诊治!”

“二哥,不必麻烦了,小病而已,没什么大碍的。”

袁尚虚弱的笑了一下,虽然不清楚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但精神和肉体似是已经有了些许的默契,仿佛渐渐的融合在了一起,并不曾像昏迷前那样的糟糕了。

袁熙见这个弟弟似不是在强撑,心下的一块大石头放在落地,随手在床榻边扑了扑灰尘,小心的搭了个边坐下。

“三弟,为兄这次从幽州远来官渡运动兵械,委实是呆不了几日,本还本指望与你痛饮一场,共谋一醉,不想到了这里,就得知你生病了的消息,赶忙过来探望.......你说你平日里喜爱刀枪,好弄射猎,身子骨也算硬朗,怎么这刚随军出征一次,便弄了个一身寒疾,平日里的功夫也不知练到什么地方去了。”

袁熙话中的某个词隐约的令袁尚感到有些不妥,但此刻头脑太过发沉,一时间也想不得那么多,只是虚弱着勉强回道:“有劳二哥惦念了.....”

袁熙摇头帮他掖了掖被子,笑着道:“你这小子,知道你二哥我记挂你,也算长着良心,却不知父亲虽然人在中军大帐议事,心思也老早便飞至你的身上来!”

袁尚闻言恍然,轻轻的咧着干涸的嘴唇笑道:“既是老早便有惦念,现在还没有来,还是说明二哥你对我比较上心。”

袁熙闻言笑骂道:“臭小子得病吃苦药,嘴还挺甜,可惜为兄我不吃你这一套.....呵呵,你当父亲不想来看你吗?若不是军中出了大事,他老人家只怕早我一步便赶过来了,那还能拖到现在?你说你小子得病一场,却是牵扯了我们多少心神。”

话说到这里,正好赶上军医令来给袁尚断病,袁熙起身让了个地方,矗立在不远处,一脸正色的看着那军医令为袁尚把脉诊疾。

袁尚任由那医官为他把脉,看着不远处侍立的袁熙,又问道:“二哥,你刚才说的军中出了大事?又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唉!别提了!”

袁熙长叹口气,颇有些怨愤的开口道:“前几日,许攸许子远因为家人在邺城滥行贪赃,被父亲斥责了几句后,突然间便消匿了踪影,父亲派人在方圆十余里搜查都不曾有丝毫痕迹,心下疑虑,怀疑这匹夫心中愤恨转投了曹操,别的倒是没什么,只是许攸跟随父亲多年,深知我军长短虚实,此次投曹,对我军必是大有不利,故而父亲召集手下幕僚,连日来一直在商议对策.....”

“许.....许攸投曹?!”

听了袁熙的话,袁尚顿时如同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在当头,结合着脑海中一些杂乱的记忆,和袁熙适才话中的信息,猛然间晓得自己为何会心中不安了。

“二哥.....咱们现在....莫非,是在打官渡之战?”

袁熙闻言有些诧然,奇怪的伸手拭了拭袁尚的额头,奇道:“三弟,你该不会是真的病糊涂了吧?我军在官渡与曹贼僵持,已是近半载有余了。”

躺在床榻上的袁尚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瞬间蔓延了他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当中。使他的浑身不住的发冷哆嗦,脑袋越发的疼痛欲裂了。

袁绍之子.....官渡之战.....许攸投曹!我竟然重生在这个鬼地方!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官渡之战,著名的以弱胜强的经典战役!华北两大枭雄:曹操与袁绍,为决定北方的归属所做的一场殊死决战!最终,由于曹操善于采纳忠言,听用了从袁绍麾下叛逃而来的许攸的计谋,奇袭乌巢粮仓,使得袁绍军心大乱,继而一举击溃袁军主力,河北袁氏经此战役之后,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最终为曹操吞噬灭亡。

官渡之战,是曹操人生中最为华丽的一场战役篇章,这场大战为一代奸雄统一中国北方奠定了的坚实基础。

然而,对于曹操来说,官渡之战可能是他人生中的一段精彩的高潮,为后人津津乐道,但对于袁氏一族来说,结果却是一段又一段噩梦的开始。

先是元气大伤,袁氏精兵死伤殆尽,袁绍郁郁成疾,不久去世,他的继承者袁尚,对外是面对一代霸者的曹操!对内,是面对裂图造反的兄长!风雨飘动,屡战屡败,失地陷城,被逼的只得远走他乡,奔赴辽东投奔公孙康,却惨遭杀害,首级也被呈现给了曹操,最终落了个客死他乡,身首异处的悲惨结局。

可以说袁尚短暂的一生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他出生在四世三公的名门,身为天之骄子,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勺长大成人,享尽了人间的富贵荣华,而不幸的是在后半生里,他成为了枭雄曹操霸业的垫脚石,成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中的那一块裸裸白骨!

新生的袁尚很悲催,他的前身将半生的荣华享受了去,而自官渡之战开始起的苦难,却留给了这位刚刚借尸还魂回来的倒霉蛋儿子。

重新获得的生命,貌似是有了崇高的地位,但仿佛却是昙花一现,官渡之战后,一切都将改变,自己的噩梦将接踵开始,甚至几年以后,他还会死于非命,身首异处。

上帝真的很会跟他开玩笑,一个屁把他崩回了古代,又嫌滋味不够重,又决定让他在古代混几年,然后再给他毙回去。

自己结局真的就是这么挂了?

谁会甘心?估计换成是谁也不会!

眼瞅着袁尚脸色骤然变白,眼睛还有些发直,袁熙心中顿时着慌。

“三弟,三弟,你这又是怎么了?切莫吓坏为兄,医官,你快好好看看,我兄弟这又是出了何事?”

医官闻言慌忙又去仔细查探,却见袁尚一反适才病病歪歪的样子,用手强自撑起身体,一把抓住床榻边袁熙的手腕。

这一下用力极猛,差点没把袁熙拽两跟头。

“三弟,你这是作甚!”

袁尚两色头疼欲裂,但还是强自撑起身体,咬着牙对袁熙道:“二哥,我要去见父亲!马上!”

“啊?”袁熙闻言有些发懵,接着似是明白过什么,哈哈一乐,调侃道:“三弟,你又不是小孩子了,得了病便要找爹娘,羞也不羞?”

“我羞个屁......不是这事!”袁尚身体虚弱,头上的虚汗一片一片的往下滴落:“我有重要的军务要跟父亲说,事关全军生死,绝对不能耽搁!”

当然不能耽搁,听袁熙刚才的话中,许攸已经投靠了曹操,官渡之战发展到了最终阶段,生死只在一瞬之间!一个处理不好,袁绍大军灰飞烟灭不说,自己的小命也得一并牵扯进去。

“你.....有军务?”

袁熙诧然看着袁尚,眼见俊脸煞白,满头冒汗,还拼了命要起身穿衣,却是不像作假。

“三弟,你身体虚弱,什么事这般着急,等过几日不行吗?”

“过几日?”

袁尚闻言不由一阵苦笑,只怕再过几日,袁军士卒们的脑袋,全都得让曹军削下来当夜壶了!

“二哥,军情紧急,实在是等不了!我得赶紧去见父亲......现在!”

说到这里,袁尚一个栽楞,险些跌坐于地,幸好被袁熙眼尖,抬手扶主。

袁尚轻轻摆了摆手,表示无碍,急切道:“二哥,我这身体太虚,实在是穿不动衣,你叫几个人过来帮我......”

心下虽然是不赞同,但袁尚衣服都穿不了还要见袁绍,足见他的心底有多着慌,袁熙又岂能阻拦过甚?

长叹口气,袁熙转身冲着帐外呼唤。

“来人啊......来人!三公子要去拜见主公,速速给三公子戴冠着衣!”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