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卫映彤宁瑾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安久久)

  • 时间:
  •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安久久
  • 来源:WXB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卫映彤宁瑾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安久久)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卫映彤宁瑾》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 第十五章 万中有一

  “他来做什么!”卫映彤还没怎么接受眼前这个惊喜,第二个令她更加诧异的消息接踵而至。

  令歌难以置信的道,“先前我去济世医馆,陈大夫医馆开的好好的,怎么忽然……”

  “他听说,你在宫中过得不好。”穆淩尘收起了先前玩笑的神情,正色说道。

  卫映彤抿了抿薄唇,目光不禁有些暗淡,“我终究还是麻烦他了。”

  她还记得自己入宫前口口声声说以后就不会麻烦陈大夫了,没想到入宫第二日就想他求了一副避子药,还让他到底放心不下,放弃医馆入了宫。

  “这有什么麻烦的。”可惜神经大条的穆淩尘并没有完全理解卫映彤的意思,大大咧咧的说道,“陈大夫的医术你是知道的,入宫做御医不难。”

  令歌与卫映彤对视了一眼,一时都有些无话可说。

  “映彤,以后……”穆淩尘自顾自的说着。

  “放肆,要叫娘娘。”令歌连忙提醒道。

  宫中不比外面,规矩多耳目也多,称呼绝不能马虎。

  穆淩尘知道利害,点了点头道,“记住了记住了,娘娘!”

  卫映彤扬了扬唇角,“好了,你先去忙吧。”

  侍卫拜宫也不能耽搁得太久,卫映彤主动将穆淩尘打发了出去。

  令歌兴冲冲的说道,“日后这宫里,可算是有自己人了。”

  卫映彤却没有同样欣喜,而是轻声说道,“一会儿你去太医院看看陈亦云在不在,若是在就请他来诊脉。”

  令歌眉心一紧,“您……”

  “先别问那么多,快去。”卫映彤似是有些焦急,催促道。

  令歌不敢耽搁,当即向太医院大步走去。

  她一进门便见到陈亦云在收拾自己的药箱,顿时一喜,清了清嗓子道,“诸位大人好,奴婢是落霞宫宫女,我家娘娘命奴婢来请一位大夫到宫中为她诊脉,不知哪位大人有空?”

  御医们看起来都不大忙,但一听到落霞宫三个字,一个个左看看右看看,谁也不出声。

  落霞宫位置不好,偏僻又潮湿,常住在那里换了谁的身子都好不了,况且落霞宫的主子出了名的被皇上厌弃,治好了无功治不好又有过,自然谁都不愿去。

  这反倒中了陈亦云的下怀,他将自己的药箱收拾好,开口道,“这位姑娘,我和你去吧。”

  其他御医见有人主动将苦差事揽过去,全都松了一口气,纷纷用怜悯的目光望着陈亦云。

  他们只当陈亦云这个新来的大夫人生地不熟心思单纯,却不知他与那位娘娘本就是旧识。

  “陈大夫辛苦了。”一人上前拍了拍陈亦云的肩膀,话中有话的说道。

  陈亦云故作不懂,含笑道,“不辛苦不辛苦,诊脉罢了。”说罢,他跟着令歌走向落霞宫。

  “娘娘是出了什么事么?”陈亦云改口倒是很快,关切的问道。

  “我不知道,娘娘一听说你来了便让我快些来请你。”令歌的面色也不大好,语气中带着焦急。

  “臣陈亦云,参见皇后娘娘。”陈亦云进了寝殿,规规矩矩的行礼道。

  “免礼。”卫映彤摆了摆手,神情恹恹的,“本宫这几日身子不舒服,劳烦陈大夫看看。”

  宫中侍女们识得眼色,纷纷退了下去。

  陈亦云这才坐到卫映彤身旁,压低声音道,“你怎么了?”

  卫映彤依旧不答,只是将手腕伸了过去。

  陈亦云搭在她腕脉上片刻,眉梢一挑,“喜脉。”

  一旁的令歌大吃一惊,反倒是当事人卫映彤平静许多,似是早就猜到,此时只是印证一般。

  这些日子她多少觉得腹中隐有不适,起初还觉得多半是自己的错觉,直到月事拖延了许久都没有来,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只怕真的出了问题。

  陈亦云的避子药是她求来以防万一的,没想到自己本就不大容易受孕的体质还真中了万里的那个一,更没有想到本该最信任的陈亦云也自作聪明的在药中做了手脚。

  “陈大夫您先前不是给我避子药了么?怎么还……”令歌难以置信。

  “说说吧,避子药怎么回事。”卫映彤淡声说道,目光如刀,直直的刺向陈亦云。

  “我给令歌的不是避子药,你身体不好,那种药本就不该服用。”陈亦云没有退让,固执的说道。

  “可我更不该有孕!”卫映彤微微抬高声音,满含怒意。

  “你入宫为妃,却不该有孕?”陈亦云觉得自己仿佛听了个笑话。

  “也好,今日我就告诉你,为何不该。”卫映彤声音清冷,“令歌,将滕香花粉拿给陈大夫看看。”

  令歌鲜少见主子真的动怒,此时不敢多问,迅速从怀中拿出瓷瓶,递到了陈亦云面前。

  陈亦云闻了闻,眉心微紧,“这多半是西域的某种奇花异草研磨而出的粉末,我对西域之事也知晓不多,你给我看这个是何意?”

  “那你可知道西域迷魂术?”卫映彤开口问道。

  陈亦云的眉心几乎拧成了一个疙瘩,“有所耳闻,听说中此术者会将两者容颜颠倒,神奇异常。”

  “皇上身中此术,滕香花粉便是解药。”卫映彤言简意赅,说出的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天大秘密。

  “这……”令歌与陈亦云面对面的盯了半晌,谁也没说出话来。

  令歌率先反应过来,恍然大悟,“这就是为什么皇上厌弃您?是因为在他眼中您和东宫皇后的容貌是颠倒的!”

  陈亦云也想通了许多,“怪不得卫珍珠定要拉着你一同入宫,原来是用这样的异术利用你。”

  “那晚皇上服了媚药,在我身上闻到了些许滕香花粉的味道,这才有了原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卫映彤开口,将事实和盘托出,甚至包括那些自己并不大愿意回顾的往事,“我借故逃脱,那天皇上来我宫中大张旗鼓要找的陈姓宫女,正是我自己。”

  “原来是这样。”令歌在诧异过后终于想起了正事,“可是如今您……有孕了。”第15章结束

第16章开始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 第十六章 别无他选

  “这个孩子留不得。”卫映彤直截了当的说道,声音中听不出感情。

  除了她最信任的几个人之外,谁都不能知道那晚和宁瑾一番云雨的宫女就是西宫皇后,可皇上甚至不曾在西宫过夜,西宫的皇后却怀了身孕,这件事听起来更加荒谬。

  “你真的不能和皇上说明真相么?”陈亦云开口问道。

  他虽然心思缜密胸有城府,但说到底还是喜欢做个老实人,欺君这等大事,在他看来能不做就不做。

  “不能。”卫映彤想都不想,直接拒绝道,“他现在不能知道真相。”

  陈亦云的目光中满是不解,“为什么?”

  卫映彤目光清冷,“我娘亲的性命还握在她们母女的手里。”

  无论是沐氏夫人还是她自己,在京城中的人脉都远远不及卫夫人树大根深的母族,她即便带着母亲逃出卫府,天下之大也找不出容身之所。

  活路只有一条,便是她在宫中稳住脚跟,在自己失去利用价值被她们母女除掉之前,掌握属于自己的权柄,翻转局势。

  只是这条路太远太难,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有件事你应当知道。”陈亦云沉默半晌后移开了目光,轻声说道,“你若是用了滑胎之药,日后只怕……再难又孕了。”

  令歌猛的瞪大了双眼,“怎么回这样!”

  陈亦云眉心微紧,“不然你以为我为何不给你避子药?”

  令歌这才明白陈亦云在药中动手脚的原因,眉眼低垂,深深叹了一口气。

  “可有调养补救之法?”卫映彤双手紧握成拳,语气之中却竭力保持着平静。

  “自然可以调养,但是否真的能够补救,我也不好说。”陈亦云眉心几乎拧成一个疙瘩,“还是不用药为好。”

  “不成。”卫映彤毫不犹豫的拒绝道,“孩子绝不能留!”

  陈亦云和令歌都知道她是什么脾气,做出的决定固执得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令歌拉了拉陈亦云的衣袖,压低了声音说道,“陈大夫,您就答应娘娘吧。”

  陈亦云依旧不变态,只是定定的坐在那里,目光望着前方的一片虚空。

  “我知道你想说我任性。”卫映彤亲手倒了一杯热茶,将茶杯端在掌心把玩,“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我想保住母亲的性命也想保住我自己的,我想让我在乎的人都好好活下去。”她的声音中带着深深的疲惫,“可我找不到两全之法。”

  世人都说万事都要往前看,不可悲观,可卫映彤向前看了许多年,也没有找到一条顺顺易易的路。

  “我知道了。”陈亦云开口,声音很轻,似是在向命运脱衣服。

  卫映彤勾了勾唇角,面上带着欣慰的笑容,“又不是完全不能补救,你不用这般愁眉苦脸。”

  陈亦云没有再耽搁时间,站起身来道,“今晚我回去配药,明日带来给你。”

  为了卫映彤的身体尽量少受损害,他尽量选用最温和的方子。

  “有劳。”卫映彤点了点头,“令歌,送送陈大夫。”

  “是。”令歌答应了一声,“陈大夫请。”

  两人并肩走着,令歌开口道,“陈大夫,您别怪娘娘,她一向这样,为了旁人好,最不顾惜自己身子的。”

  “我没有怪她。”陈亦云摇了摇头,叹息道,“只是觉得她活着太难。”

  令歌低着头,尽量不让陈亦云看到自己的愁眉不展,“陈大夫别这么说,吉人自有天相,娘娘遭了这么多罪,日后都是会有福报的。”

  陈亦云勉为其难的扬起唇角,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希望苍天有眼。”

  两人一路边走边聊,很快便到了太医院门前,令歌顿住脚步,规规矩矩行了一礼,口中道,“陈大夫辛苦了。”

  她与陈亦云之间虽然没熟悉得肆无忌惮,但远远用不着这么客气,这些礼数无非是给太医院中那些御医看的罢了。

  “劳烦令歌姑娘亲自送我一趟。”陈亦云心领神会,配合道。

  令歌走后,太医院的御医们围了上来,“怎么样陈大夫,落霞宫那位主子可是难应付?”

  陈亦云心中不喜他们这副嘴脸,但为了日后在宫中行事方便,他无论如何也要和这些人打好关系,于是面露难色道,“是啊,她身体底子着实太差,恐怕这段时日要尽心调养了。”

  他还十分聪明的给今后这段时间常往落霞宫跑铺垫了一个理由。

  一名御医拍了拍陈亦云的肩膀,叹了一口气道,“陈大夫,可有你忙的了。”

  说罢,众人散去,人人都是一副惋惜的神情。

  陈亦云应付完了这些人,才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搭配药方。

  卫府,大夫人刘氏房中。

  她早就收到宫中传信,说是要她找机会给沐氏夫人使使绊子,最好还能捅进宫去让卫映彤知道消息,心慌意乱。

  只是这段时日她着实不方便动手,一直拖延到现在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举动。

  “夫人。”这时,一名侍女走进屋中,将声音压低禀报道,“奴婢刚才看见,清辉阁的丫头出府去请郎中了。”

  夫人目光一亮,仿佛抓住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立刻问道,“怎么回事?”

  “夫人,听闻清辉阁的那位自从有了好吃好穿,反倒有些不适应,说是连日来常常饭后腹痛,忍了几日没有好转,这才去请郎中了。”侍女顿了顿,接着说道,“依奴婢看,她多半是这几日吃坏了肠胃。”

  夫人点了点头,思虑片刻后开口道,“你去府前盯着,清辉阁的丫头若是带着郎中回来,你就将人拦下来,不准郎中进府。”

  侍女领命,正要退下,夫人忽然又想到什么,补充道,“你再去吩咐膳房,今日给清辉阁的菜要细心烹饪,大鱼大肉山珍海味,越多越好,给清辉阁端去的时候就说是老爷赏的。”

  第16章结束

第17章开始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 第十七章 存心谋划

  相府门前,沐氏夫人的贴身侍女莲儿从府外请回郎中,到门前时却被人迎面拦下,正是大夫人房中的侍女书琴。

  “什么人?”书琴完全不将莲儿放在眼中,斜睨着她问道。

  大夫人身边风光无限的贴身侍女,莲儿自然不会不认识,她如临大敌的皱了皱眉头,“书琴姐姐,我是清辉阁的侍女,奉夫人之命出府请个郎中。”

  “病了?府中自有大夫给她看。”书琴冷声道,“我家夫人说了,外面请来的不一定是什么货色,还是府中的牢靠。”

  莲儿咬了咬牙,不用想都知道府中的大夫与大夫人同气连枝,哪里会给自家夫人好好诊病。

  “姐姐,你就让郎中进去吧,看得是不是不好,也要看过了再说。”莲儿耐着性子说道。

  “听不懂么?”书琴声音一利,“我家夫人说了,不准进。”

  “姑娘,我医馆中还有些病人,耽误不得,我就先回去了。”一旁的郎中颇有眼色,当即开口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看得出这是怎么回事,无非就是大夫人挤兑侧房。

  可这里是卫相府,谁不知道刘氏乃名门之女,而侧室沐氏先前只是一介风尘女子,因为女儿被封了皇后才勉强得了一个名分。

  郎中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顶着刘氏夫人的威压进去给侧室诊病,这趟浑水还是不要趟的好。

  莲儿也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不好强求,只好咬着牙行了一礼,“那……您慢走,我就不送了。”

  书琴一见郎中走了,自然不会再和莲儿耽误时间,洋洋得意的转身进门了。

  莲儿带着满腔委屈回到清辉阁的时候,下人们正将今日的晚膳端进门来。

  “怎么这么多?”莲儿看着这些大鱼大肉吃了一惊。

  “是老爷赏的。”沐夫人开口道,面上挂着些欣喜。

  虽然她这几日身子一直不太舒服,但卫相还能想着她,特地叮嘱膳房给她好好做一顿丰盛晚膳,着实令她倍感喜悦。

  莲儿总觉得其中没那么简单,但看着自家夫人欣喜的样子,又不好泼冷水,只得垂着头站在一旁。

  “夫人,您这几日肠胃不好,这大鱼大肉未免太油腻了,用不用奴婢去让膳房换些清粥小菜?”莲儿想了想,婉转的劝道。

  沐夫人摇了摇头,“这是老爷赏的,一口不吃岂不是浪费了他一番好意?”

  莲儿闻言不好再劝,只好退到了一旁。

  令她措手不及的是,心中不好的预感在短短几个时辰之后便成真了。

  第二日一早,莲儿惯例服侍夫人起身,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沐夫人斜靠在床头,双手死死的按着小腹,面色发白,满头都是冷汗。

  “夫人您怎么了!”莲儿大惊失色,连忙跑到床边,焦急的道,“您疼了多久了,怎么不知会奴婢一声?”

  “郎中,快叫郎中来。”沐夫人艰难的开口出声,鬓边冷汗直流。

  “大夫人不准奴婢请郎中进府。”莲儿想起昨日种种,急得眼泪险些掉下来,“奴婢给您拿个手炉,您先暖暖肠胃。”

  “昨日的吃食那么油腻,定是大夫人知道您身体不好就落井下石。”莲儿一边手忙脚乱的将手炉备好递给沐夫人,一边嘴碎的念叨,“老爷怎么会忽然赏一顿丰盛的晚膳,都怪奴婢太蠢,昨日竟毫无察觉!”

  有手炉暖胃,沐夫人多少缓过来一些,只是声音依旧有气无力,“怎么才能请来郎中?”

  腹中传来的疼痛没隔多久就会令她倒吸一口凉气,着实失去思考的能力。

  莲儿咬着下唇沉吟片刻后道,“夫人您等等,奴婢现在就去宫中找娘娘。”

  大夫人敢派奴婢拦人,但当朝皇后派来的人她绝不敢拦。

  “带上这个。”沐夫人咬牙坐起身,从枕下拿出一块腰牌。这是宫妃家眷证明身份的东西,没有这个,莲儿根本进不得内宫。

  她平日里将这腰牌当作女儿留下的念想,这才会放在枕下。

  “大夫人可能不会轻易放你出府,你行事机灵些,早去早……”沐夫人叮嘱道,话还没有说完,一阵疼痛涌上来,封住了她的喉咙。

  “您放心吧!”莲儿答应了一声,大步向门外奔去,“就算是硬闯奴婢也要闯出去!”

  大夫人房中。

  “夫人,听闻清辉阁那位一早上起来就腹痛不止,疼得就差在地上打滚了。”书琴探得消息,回到刘氏面前禀报,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

  “当真这么严重?”刘氏气定神闲的吹着面前的茶盏。

  “真的。”书琴连连点头,“低贱就是低贱,烂泥扶不上墙,不过就是些好吃的,身子不舒服还要贪嘴,活该受这份罪。”

  “贪嘴还不是因为她以为那顿饭是老爷赏的。”刘氏冷笑一声,“事到如今还痴心妄想!”

  “夫人,那个叫莲儿的丫头已经出府了,奴婢让人象征性的拦了一下,她如临大敌的硬闯出去,现在想必以为自己多神勇呢。”书琴接着道,声音满含讥讽。

  “办的不错。”刘氏随口赞道。

  “多谢夫人夸赞。”莲儿喜笑颜开的谢道。

  落霞宫。

  陈亦云带着熬好的汤药走进寝殿,卫映彤已经等候多时。

  “这碗药喝下去,就没法回头了。”陈亦云皱着眉头沉声说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卫映彤轻轻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趁着陈亦云大意,直截了当的从他手中抢过药碗,仰头将汤药一饮而尽。

  药味苦涩,在她喉间流连,她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汤药稍后便会起效,耐心等等就好。”陈亦云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令歌一大早便将在寝殿附近干活的宫女通通打发,此时又确认了一遍附近无人才走进屋中,将房门紧闭。

  “娘娘,按您的吩咐都做好了。”令歌的站在卫映彤的床榻前,垂着头回禀,不愿让主子看到自己眼中的泪光。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