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为你推荐好看得言情小说,还有各种类型的小说,包括古代言情、现代都市、穿越官场、都市职场等,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排行榜等。您可以在这里看到优质的玄幻小说、都市小说、灵异小说、恐怖小说等各类小说
<
当前位置:

暴戾太子在我怀里喵喵喵(主角冥瑶姬御)小说精彩章节目录

2021-11-30 09:57:01小说名暴戾太子在我怀里喵喵喵作者冥瑶ZH

小说简介:《暴戾太子在我怀里喵喵喵》是由网络作家冥瑶倾情打造的一部言情小说,男女主是冥瑶姬御。讲述的是冥瑶 姬御《暴戾太子在我怀里喵喵喵》架空玄幻沙雕爆笑文...

暴戾太子在我怀里喵喵喵(主角冥瑶姬御)小说精彩章节目录

“埋了吧。”

姬御轻描淡写地开口。

东宫张灯结彩的屋内抬出一具女子的尸体,女子面容姣好,凤冠霞帔,只是面色惨白,脖子上缠绕着白绫,已然没了气息。

姬御扫了一眼便转身离去,也不管那是自己刚过门的太子妃,而且今晚正是洞房花烛夜。

席散了,太子妃就死了。

今天办婚礼,明天办葬礼。

东宫天天吃席。

“是,殿下。”

侍卫行礼,而后搬出一副早就准备好的棺材,将女子装了进去。

冥瑶一睁眼,眼前一片漆黑,差点以为自己变成了瞎子。

她隐约听见说话声,而后便是“叮叮叮”的钉棺材声,淡定地躺在棺材里,敲了敲棺材板。

“别钉了,人没死。”

钉棺材的声音戛然而止。

侍卫耳力不错,连忙看向从棺材边上经过的太子。

“殿下,有动静!”

姬御瞥了一眼棺材板,里面传来敲击声,隐约还有女子说话的声音,听起来还挺生龙活虎的。

他却移开目光,冷冷地扫了侍卫一眼,眉眼尽是凉薄。

“孤为何没听见?”

侍卫额头满是冷汗,连忙低头,“是属下听错了!”然后接着钉。

动作还更麻溜了。

“咚咚咚!”

姬御风轻云淡地离去。

“???”

棺材里本来还挺淡定的冥瑶,现在也有点不淡定了。

“嘭!”

勤勤恳恳钉棺材的侍卫,突然被一股强劲的力量震开了。

棺材板霎时被掀飞。

披头散发的女子站在棺材里,面色惨白,却红衣如血,在夜里宛如女鬼,仿佛有阵阵阴风吹来。

“诈、诈尸了?!”

侍卫有些被吓到了,连跪带爬想起来,想去汇报太子殿下。

结果,“咚”的一声,空中的棺材板掉下来把他“……

院外的姬御脚步一顿。

他隐约听见些动静,正欲转身,但见夜空月圆已至,似想起了什么,面色一变,还是离开了。

冥瑶从棺材里头出来。

她扯掉脖子上的白绫,手中变出一枚丹药服下,脖子上的勒痕瞬间消失,面色也红润起来了。

“这哪儿来着?”

她的目光环视周围,记忆渐渐回笼,她十八年前投入人间的一缕残魂,竟成了大晏太子妃明瑶。

今夜正是洞房花烛夜。

但太子没来,而明瑶因为种种原因上吊,可算是把太子惊动了。

结果,这太子非但不悲伤,察觉她没死,还想将她活埋!

这是人干的事儿?!

冥瑶在冥界的时候,时常听到管理功德簿的阴官见太子姬御杀孽太多,痛骂“狗太子”。

当时她还不赞同。

并说了句公道话,“功德簿是死物,单以杀孽论功德,多有偏颇,毕竟保家卫国的将士也杀人无数,难道他们是罪孽深重的人?也许这晏国太子另有苦衷呢?”

然而,现在……

“狗太子!”

冥瑶也痛骂了一句。

而后去找狗太子算账。

她扒了身上沉重繁琐的婚服,轻盈矫健的身影避开东宫夜巡的侍卫,来到了寝宫的浴池外。

夜色寂静,月光如雪。

冥瑶停下脚步,看着浴池的方向,察觉到暗处有无数道强劲的气息,眯了眯眼,这太子不过是洗个澡而已,守备为何如此森严?

不过,这可拦不住她。

她漆黑如夜的眸中,忽而涌现一抹红色光华,默念隐身诀。

身影霎时隐去了。

第2章 太子变成猫后,她问:胖橘,狗太子呢?

浴池内,水汽氤氲。

太子姬御阖着眸,泛着药香的温水湿润了他的白色单衣,湿润的布料隐约拓出他如松身姿。

他修长的手隐忍地扣住浴池边缘的玉石,玉石都出现了裂痕,淡金色的光华若隐若现,水被紊乱的内力与妖气搅得波澜四起。

他再次睁开眼时,赫然是一双不属于人类的金色竖瞳!

月圆之夜,化形之时。

刹那间,妖气充斥浴池。

刺目的金色光华闪过之后,一片寂静,池中人突然消失了,只剩下白色的单衣浮在水面上。

忽而,单衣里鼓起一个小包,隐约有什么小东西在挣扎着。

显然被单衣蒙住了头。

而此时,冥瑶的身影出现在了浴池旁的玉阶上,环视四周,却见浴池内寂静一片,空无一人。

那狗太子哪儿去了?

忽而,她见水中有涟漪。很快,冥瑶便看到了漂浮在水面上的白色单衣,水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不由勾唇一笑。

原来是躲在水里啊。

她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向水面上的白色单衣缓缓伸出手。

“哗啦!”

冥瑶揪住那衣服一把掀开,冷笑,“找到你了,狗太子!”

而后,她笑容微滞。

衣服下面却不是太子的狗头,而是一颗湿漉漉的橘猫头!

“喵呜?!”

橘猫的反应更大,身上的毛都炸起来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它一激灵又被水淹了。

“扑通、扑通!”

冥瑶看着水中扑腾的橘猫,眸光微闪,太子浴池怎会有橘猫?

而且,晏国是禁猫的。

她脑海中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冰冷的目光锁定了它。

“胖橘,狗太子呢?”

橘猫察觉到她探究的目光,浑身一僵,反应过来“胖橘”是在喊自己,“狗太子”也是自己。

这女人竟敢骂孤!

它暗恨地磨了磨牙,但也松了一口气,看来她现在只是怀疑,并未看见方才它化形的场景。

化形之后的它,实在是太孱弱了,只能装作一只听不懂人话的普通家猫,在水中无助地挣扎着。

等安全蒙混过化形期。

再查清楚这个女人怎么回事,明明是皇后硬塞给他的眼线,他之前查到的分明只是个懦弱小姐,为何能悄无声息地躲过重重守备?

不行,孤快被淹死了……

它呛了好几口水,不指望这女人会把它捞上来。只能艰难地向池边游,猫爪刚碰到池边玉阶。

她的鞋面映入眼帘。

它抬起湿漉漉的猫头,漂亮的金眸,倒映着她和善的笑。

“没洗干净。”

橘猫有种不祥的预感。

冥瑶居高临下地看着它,缓缓抬脚,将扒拉在白玉阶上的猫爪推了下去,“再洗洗吧……”

“扑通!”

橘猫又掉水里了。

“喵呜!”

胖橘气炸,一边在水里扑腾,一边恶狠狠地瞪着冥瑶。

这该死的女人,冷眼旁观也就罢了,还落井下石!

更恶劣的还在后面。

冥瑶蹲在池边,笑得和善,并乐于助猫地开口,“瞧你,连洗个澡都不会,姐姐帮你……”

然后,她将它好不容易探出水面的猫头,又摁回了水里。

“!!!”

第3章 她太久没做人,看到只猫都觉得眉清目秀,一看就很好撸

喵呜!呛死孤了!

等孤化形期过了,孤一定要将她关进猪笼里,浸粪水!

让她也尝尝被淹的滋味!

冥瑶面上带笑,眸光却冰冷,“我怎么不记得太子养了猫,而且这么宝贝,连洗澡都带着……”

橘猫在水中扑腾着。

好似压根听不懂她的话。

而后,她的神色忽而温柔起来,声音蛊惑,“胖橘,你一定是知道狗太子在哪儿,乖乖告诉姐姐,姐姐就救你上来好不好?”

胖橘依旧没有异常的反应。

她一次又一次将它的猫头摁下去,冷眼看着橘猫的挣扎越来越虚弱,最后再也游不上来。

橘猫缓缓沉了下去一副快要淹死的样子。

冥瑶眼中的探究才散去些许。

是她的想法惊世骇俗了。

那狗太子再怎么狗,也是人族的太子,怎么会是一只猫?

她并不想真的谋害猫命,终于大发慈悲地将它从水里捞上来。

她捏着它的后颈皮,将它提溜起来,并抖了抖水,担忧问。

“胖橘,你死了没?”

橘猫咳嗽了两下,吐出呛进去的水,“虚弱”地睁开眼睛。

孤没死,但你快死了……

冥瑶松了一口气,“没死就好,那狗太子还真偷偷养猫,竟然连洗澡的时候都带着,什么癖好?”

不过还别说,这狗太子养的这橘猫品相还挺不错的。

身材匀称,四肢健硕,毛发长度适中柔软,还憨憨的。

这猫一看就很好撸。

也不知是不是她太久没做人,看到只猫都觉得眉清目秀……

橘猫只觉得她面目可憎。

它盯着她白皙的脖子,微不可查地磨了磨尖牙……

孤只有杀人的癖好!

“太子殿下?”

屏风外隐约映上一个身影,似乎是感觉太子沐浴的时间有点太长了,担忧而恭敬地问道。

“您好了吗?”

橘猫眸色晦暗冰冷,这是它的暗卫,它正要弄出点动静,将他们引进来杀了这个该死的女人,却眼前一黑,被人蒙住了猫头。

“喵呜呜呜……”

顿时发不出声来了。

冥瑶只是看着这橘猫浑身湿漉漉,看着有些可怜兮兮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着凉,心中升起那么一丢丢的愧疚,随手拿起太子的换洗衣服,把它摁在地上擦。

动作上就不怎么温柔了。

橘猫还以为她要闷死自己。

喵呜!放开孤!!!

橘猫被胡乱揉擦着,整只猫都晕头转向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听了,竟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

“孤无碍,退下。”

“是,殿下。”

暗卫闻声连忙离开了。

须臾,蒙住猫头的衣服被拿开,橘猫终于重见光明了。

它不由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猫头,抖了抖身上乱糟糟的毛,可眼前的场景却让它浑身一僵。

它的金眸中,倒映着一名男子的模样,对玄底金纹的太子蟒服,容颜冷俊,桃花眼含着笑意,看着地上神色呆滞的橘猫。

“怎么了胖橘?”

“连主人都不认识了?”

方才的红衣女子已然不见,只有“他”低沉冷冽的声音响起,赫然与太子姬御一般无二!

橘猫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它哪儿来的主人?!

分明是这个女人幻化成它人形时的模样,冒名顶替!

可是,区区皇后的麾下,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能人?!

她到底想做什么?!

第4章 虽然太子禽兽不如,但我还是希望他做个人吧

“喵呜!”

冥瑶顶着太子姬御的容颜,无视橘猫的挣扎,将它从地上抱了起来,神色平静地走了出去,举手投足,几乎与太子一模一样。

又有谁能想得到?

不过是洗个澡的功夫,太子就不是原来那个太子了呢?

橘猫被她禁锢在怀中。

它被扼住了咽喉,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听着自己的属下,对这个冒牌货恭敬地行礼问安!

简直气煞猫也!

“太子殿下。”

黑影一闪,暗卫首领鸦隐,也现身行礼,问,“您还好吗?”

“嗯。冥瑶只微微颔首。

神色冷淡与太子往日一样。

鸦隐却微顿,蓦然抬起头,霎时注意到“他”怀中的橘猫。

面色微变,握紧佩刀。

橘猫沉沉地看了他一眼。

“喵。”稍安勿躁。

鸦隐明了,迅速低头。

冥瑶眯眼,漫不经心地抚摸着橘猫脖子上的毛发,看着鸦隐,“孤好端端的,你何出此言?”

橘猫浑身都僵硬了。

鸦隐感觉到无尽的压迫感,冷汗打湿了脊背,尽量平静地回答道:“回殿下,属下方才听到点奇怪的声音,以为出事了,还好太子安然无恙,是属下多虑了……”

“退下吧。”

冥瑶收回目光,眼中的冷意,与有意无意散发出的威压散去。

“是,殿下。”

鸦隐的头垂得更低。

冥瑶抱着猫越过他离去。

鸦隐松了一口气,看着“他”的背影时,眼中尽是惊骇。

太子殿下被人劫持了!

劫匪还化作了太子的模样!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只有太子殿下亲自培养的暗卫,知道太子化形之事。

以往月圆之夜将至,太子都会吩咐他们严守寝殿周围,平常连一只鸟飞过,都会死于非命。

贼人是怎么进去的?!

很快有人来汇报他,“首领,太子妃的尸体不见了!”

鸦隐神色一沉,原以为太子妃只是皇后安插的眼线,不曾想竟是如此能人,是他们小看她了。

太子还在贼人手中。

他们只能潜伏在暗中等待时机与命令,东宫上下警戒。

那“贼人”却顶着太子姬御的面容,悠哉地在东宫闲逛。

“你主人呢?”

她捏了捏橘猫的后颈皮,“胖橘,快闻闻你主人在哪儿,你一点都不担心你主人的吗?”

“……”

橘猫磨牙,闻你大爷,孤又不是狗,孤是猫!猫!

想挠死你的猫!

而且孤需要担心自己?

孤只担心你,担心你在孤化形期过了之后,会被孤挫骨扬灰、灰飞烟灭、灭门绝户……

“真奇怪。”

冥瑶突然看着橘猫

橘猫一僵,还以为自己的磨牙声被她听到了,立刻噤声,只听她道:“胖橘,方才不过死个人的工夫,太子怎么就没影儿了呢?”

“……”

胖橘茫然,胖橘不懂,你找太子跟我胖橘有什么关系?

还有,你咋还不死捏?

冥瑶看着双眼茫然无辜的可怜橘猫,忽而笑了,“方才我都忍不住怀疑,你就是太子呢……”

橘猫心中一凛。

冥瑶又话锋一转,“当然,你怎么会是太子,虽然太子禽兽不如,但我还是希望他做个人吧……”

“……”

孤确实不是人。

但你才禽兽不如!

橘猫将牙磨得咯咯响,仿佛在咬着某人的脖子……

瑶不曾注意它的怒火,甚至火上浇油,提溜着它端详,语气有些嫌弃,“还有,就算他不是人,也不至于像你这么弱鸡吧……”

“……”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