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越春谢长卿完整战争作者越春谢长卿-越春谢长卿短篇小说完本

2021-11-30 09:55:10小说名越春的剑作者越春谢长卿TB

小说简介:热门好书《越春的剑》由著名作者越春谢长卿著作的完整战争小说,文中主角是越春谢长卿,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即使是「小师父,魔也是苍生的一种,那佛也该对这魔气一视同仁才好。」我见他一直看着我,我反手...

越春谢长卿完整战争作者越春谢长卿-越春谢长卿短篇小说完本

「小师父,魔也是苍生的一种,那佛也该对这魔气一视同仁才好。」

我见他一直看着我,我反手一抹,原来是满脸的血。

湛寂伸出手,在我眼角轻挲了一下,拇指上沾了血,眉间一点殷红的小师父垂下了眼。

「越姑娘,我还不是佛。」

下一瞬,有魔气聚拢而来,往他那只手上咬去,连连枯萎十来朵金佛花。

我回头正好见到谢长卿,他唇畔含了分冷笑,正遥遥而视。

金佛花又浮开,绝了两畔魔气。小师父轻声说:「越姑娘,我在幻境里做了个梦。」

我第一次见湛寂漾起一个如波如云般的笑,并非垂怜众生的模样,他不再是局外人。

我还要问那梦是什么。

他瞧着指尖上的一点血,却只说了句:「你眼下有粒小痣。」

其实要解决这魔气也不难,将裂缝重新聚合就好,湛寂与白绥二者联手,大难也堪堪消除,但总归死了不少新秀。

我落回地上,剑尖滑落的魔血落在地上。楚谣现在已经抱着陆寻用灵力疗伤了,陆寻一把把她推开,血色尽失,他嘶哑着喊我:「师姐——」

我没停,一瞬也没有。

他从前不肯叫我师姐,往后也不必再叫了。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我才失力地一跪,撑着越春剑才勉强不晕倒。被魔气侵袭的地方比当初在长虚山崖下时还要疼,且是要浸入骨髓的恶心。

一个松柏味的怀抱拢下来,谢长卿半跪着只手抬我下颌,拇指揩去我面上沾着的血污,他轻笑着凑近,几乎要在我的眼皮上落下一个吻来,他低声说:「干得不错。」

谢长卿把我按在藏剑山庄里修炼心诀,却在我挥剑时忍无可忍地皱起他好看的眉头。

他接过越春剑,随手挽了个剑花,月华如练,他的剑含清光、似游龙,他一动起来,就好像天地间只看得见他了一般。他演示完了,半侧过身来,眉眼卓绝,却忍不住嫌弃:「看明白了?」

我讪笑着点头,实在是没有人系统地教过我,我时常觉得师父奇怪,他因了越春剑捡我回来,却总是在我用剑时避开,好像不愿意看见什么一般,也自然不会过多指点我用剑的问题。

谢长卿与我说,时间紧迫,半月后就是天下大比的日子,届时他要我以藏剑山庄的庄主身份参加比试,天下大比本就是年轻一辈的比试。

倒也不是要我名扬天下,按谢长卿的话是,怕我又无声无息地死了。

总要有个大场合和世人说一声,十多年前不知缘故被灭了门的藏剑山庄,尚且还有个后人在。

我仰起脸问他:「究竟是谁?」

他凝视了我一会儿,移开了目光,随口说道:「那日大比,他必然会出现,你瞧着谁最道貌岸然,那就是谁了。」

谢长卿在我面前,虽说是时常含笑讽刺我,却是生就得一副风度翩翩好模样,久而久之,我都险些忘了他还是个魔修,且是修真界人人闻之色变的长卿魔君。

我发觉有异样的时候,是在半夜,我被冻醒了之后才发现,山庄里冷得像是覆上了三层雪,我运转真气,却还是忍不住牙齿咯得咯得地碰撞,我拿起越春剑一路走过去,一路成霜成雪,连月亮都不愿意露头。

越往潭边走,越发冷酷,花都被冻枯萎了,等我走到潭边时,才发现这还是谢长卿施了结界后溢出的魔气。

我拿出越春剑,在结界上劈了好几道,才破了个口,我才进去,铺天盖地如同浓墨般粘稠的黑气往下沉,风声猎猎如刀如刃,传来一声极其冷漠的「滚」。

我被震得心口发疼,却叹了口气,到底还是下了水。

谢长卿在潭心,黑发如瀑蔓延,潭里本来铺了满满的花莲,现下枯萎得连粉末都瞧不见了。我被魔气侵扰得厉害,百脉里隐隐作痛。谢长卿虽说叫我滚,可我分明感觉到,这铺天盖地卷席的魔气,疯狂中保留的最后一分清醒,到底是竭力让魔气避开我。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