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SC|小说: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时间:2019-10-14 19:36:26|作者:言锦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在线阅读完整版这里有,选择免费阅读模式即可浏览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在线阅读完整版全文。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在线阅读完整版-言锦小说全文在线。她苏臻,因身辰不详,被心爱之人处以五马分尸极刑,她不甘,煞气附身,跟阎王做交易,做鬼也要手刃仇人他是新任阎王,掌握世间生死大权,却因被丢失的记忆对她产生情愫一场场天罗地网的阴谋接踵而来,剥开最后的真相,她才发现原来早已万劫不复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苏臻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7章你到底是谁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苏蓁平静道。

  甚至对于妇人的诅咒她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十八层的阿鼻地狱,那又怎么样?

  还有什么,能比家人被满门抄斩在眼前更痛苦的呢,还有什么,能比身为一个母亲却对自己的孩子毫无办法更痛苦的呢。

  又还有什么,比复仇更让人无所顾忌的呢?

  她怕吗?

  她只怕,无法亲手报仇罢了。

  苏蓁缓步上前,她的影子被拉的很长,一步一步,只见她走到青衣妇人的身边,也低下头,缓声道:

  “说,你到底是谁?”

  “既然你那么想知道。”

  妇人的身体分明已经如同被真火所灼,隐隐的泛出透色,她的声音断断续续,仿佛下一秒就能消失一般,但是就在苏蓁略略低下身子,想要倾听的时候,猛然间,那妇人的神色陡然一变,突的张开嘴,狰狞的朝着苏蓁的手腕上就是狠狠一口:“那你,就跟我一起死吧!”

  “苏蓁!”

  夜重华有些惊慌的开口,几乎是一瞬间,手腕上传来的钻心的疼痛就让苏蓁有种想要惊叫的冲动,但是她眼神晦暗几遍,还是生生忍住,左手执黄泉剑,“刺”的一声,死死穿透了那妇人的胸口……

  “哈哈,哈哈,贱人,你这个贱人!”

  胸口瞬间破了一个洞,青衣妇人终于松开口,踉跄着往后倒去。

  她的脸仿佛冰雪一般开始有了融化的迹象,鼻子,眼睛,耳朵,都慢慢的融成了一块,哪里还有半分方才的秀美模样。

  她怪异的笑容也被慢慢融化,最终,只听见“轰”的一声,那本就是幻化出来的人形炸成了几瓣,苏蓁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等待着重物坠地的响声,到最后,却什么也没有等到,只有地上,留下了一件天水碧的青衣,以及一滩极少的灰粉。

  “她死了。”从方才起就一直没有说话的夜重华淡淡开口。

  魂灵一旦灰飞烟灭,天地间便再也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了。

  天上地下,碧落黄泉。

  他说着,眼底却飞快的闪过一丝怀疑。

  没有什么魂灵会愿意冒着灰飞烟灭的危险去跟地府中的人过不去。

  那么这个觉醒后的妇人,又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要对着苏蓁处处阻拦,甚至想要取而代之?

  孩子,陈府。

  夜重华的神色阴晴不定,他下意识的伸手,判官笔正紧紧的贴在他袖中,所有的渡魂使与地府来说都不过是他们与人间接洽的棋子。

  若是想更换,随时都可以。

  那么这个苏蓁······

  “不是我。”

  片刻,一身狼狈的女子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夜重华,开口:

  “我没有做这些事。”

  没有,吗?

  月亮不知何时又幽幽转亮,照的耀眼,而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那件血迹斑斑的青衣,甚至还有苏蓁仍在滴血的手腕,都仿佛清晰的说明了今夜所遭遇的一切。

  没有吗?

  夜重华的神色深了深,在人间,他的法力都成了虚无,但是只要在生死簿上留下姓名的人,便等于将命也交到了他的手里。

  他缓缓的取出袖中一只小巧的,看外观毫不起眼的紫毫笔,笔尖三转,苏蓁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你要带我回去问罪吗?”

  她不抱希望的开口,眼神也随之突然黯了一黯。

  渡魂使是怎样的,她最清楚不过了。

  黑白无常每日会挑选那些落魄的魂灵,有些有异能的便就会作为渡魂使,成为冥府与人界的联系。

  她会被选中,则就是因为她体内的血有异,红莲血,红莲地狱,她前生能视鬼怪便也就是因为她是千万人中都不一定会有的红莲血。

  红莲之下,魂灵俱亡。

  她不过是一把留待使用的刀剑,却凭借着这个,同阎君做了一笔交易,让她得以在凡间行走,去找那人报仇。

  虽然稀少,但是,苏蓁更清楚,比起冥府的稳定而言,她,不过是一个有些特殊的魂灵,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若是她现在被带回冥府,问罪她的会是第十八层地狱的极刑。用幽冥火烧着的热油锅可是这地狱中最大的刑罚,传闻若犯人被扔进去,生生世世受尽烈火焚身不得轮回超生。

  这样想着,苏蓁下意识的咬了咬下唇,她并不畏惧什么,只是那她的大仇··她不甘心这么放过她的仇人。

  “嚓”

  判官笔猛然发力,直直的朝着苏蓁飞去,眼看着就要贯穿苏蓁的胸口,苏蓁下意识的伸手去挡,却扑了个空。

  “噔”

  判官笔稳稳的插在那辆马车的棺材上,苏蓁怔了怔,才转头,看向夜重华。

  “事情还没有完。”夜重华淡淡的开口,他俯身,捡起地上那件有些残破的天水碧的绸衣,径直朝着马车的方向走去。

  “阎君,你······”判官欲言又止

  “走吧。”

  他并没有给苏蓁开口的机会,而是淡淡的打断她,他没有看她一眼,声音里却带着一丝连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情愫:“去陈候府邸,本府君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苏蓁和夜重华难得的尴尬。

  “哒哒哒”的马车声响起,没用多久苏蓁和阎君夜重华就来到陈侯府。

  下了马车抬头一看,整个陈侯府上空翻滚着浓郁黑气。

  心下不自觉的踌躇。

  “进去吧!”夜重华看着苏蓁眼里的痛楚,声音也不自知的温柔了不少。

  苏蓁似是被突然的出声惊了一下,猛的看向阎君。

  “好!”苏蓁眼中的伤痛褪去,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自己坐下的孽,总要自己收场。

  两人一前一后进去陈侯府。

  “哗,嗷,呼,啸,”各种鬼魅渗人的声音,在整个陈侯府充斥游荡。

  苏蓁有着阴阳眼,自然能清楚的看见,原本还是灰白弱小的三鬼,如今已经完全被乌黑遮蔽,就连不时露出的面容,也是狰狞吓人。

  膨大的鬼体内还有痛苦的面容浮现,好似在求救,又像是带着无边的恨意。

  “他们已经完全磨灭人性了。”夜重华语态平静的叙述。

  苏蓁脸上再看不见痛苦挣扎,“我知道怎么做了!”可是话语间,还是能听出些许的艰难。

  夜重华见苏蓁如此,不自觉就是心软,刚想要说话劝慰,就听见有人走近。

  两人眼神对视,微微额首,就安静的坐在太师椅中等候。

  “谢两位大师,大驾光临。”陈侯同儿子一起进来,自己亲自相迎,拱手笑道。

  夜重华连眼神都没给一个,苏蓁无法只得起身接话。

  “陈侯客气!”硬邦邦的话,让人听得分外不喜。

  陈侯却好似不曾察觉,脸上的表情都没变一下,反而笑的越发开怀。

  面对面看着陈侯的苏蓁,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陈侯面色阴损憔悴,眉间郁气浓烈,还有身上不时翻涌的阴气,只觉得他似鬼非人。

  不解的朝着夜重华看过去,正巧两人四目相对,只是一个眼神,两人就好像心灵相通。

  夜重华眉头微蹙看了几眼陈侯,转头对着苏蓁摇了摇头。

  陈侯知道苏蓁的能耐,自是对她奉承良多,苏蓁不似夜重华,不耐烦跟凡人敷衍言谈。

  她只因当年汝南王府出事,告发的就是陈侯。

  这次苏蓁就是想借用陈侯家入宫,如果能彻底报仇,才不枉费她重活一遭。

  所以眼前的仇人之一,苏蓁也无法假装没事的虚与委蛇,只能冷言冷语应付几句。

  夜重华听出苏蓁的言不由衷,他在人间待的越久,法力就会被约束的越发厉害。

  将手上的青衣扔在陈侯面前,“陈侯是否认得此物?”

  陈侯瞬间变脸,还不等说话,一直脸色不耐的陈世子,脸上惊惧异常,惊呼出声:“青姨娘的衣裳!”

  虽然最后连个字含含糊糊,可苏蓁和夜重华都听进耳中。

  看来之前鬼所说的话,该不全是假的。

  陈侯不等苏蓁和夜重华继续问,就黑着脸大声呵斥陈世子:“住嘴!来福给我把世子带下去。”

  听见陈侯的话,早就候在门外的来福,急急忙忙带人进来,把身体僵直愣神的陈世子拖拽出去。

  这明显的替青姨娘遮掩的行为,让苏蓁夜重华很是怀疑。

  两厢对望一眼,夜重华不等陈侯有所反应,就运用灵力打出一掌。

  大厅内的阴气霎时重了许多,夜重华一击不成,此时体内的灵力也依然匮乏,不能再轻易动作。

  可看着没有妨碍的陈侯,怕是也并非真的鬼魅附体,该是这些日子被三鬼折磨,身上的阴气才会这般浓烈,让人生出怀疑。

  “大师,这是?”陈侯低头看着身体,丝毫伤痛也没有,可是刚刚确实又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涌来,疑惑问道。

  夜重华轻咳两声转开脸。

  苏蓁抿了下唇,还是硬着头皮开口解释:“你身上的阴气入体太甚,唯恐你被怨鬼附体,阎,严大师才会出手试探,只有鬼魅才会被伤到,既然你无事,咱们也都放心了。”

  陈侯一听爽快笑道:“原来如此,两位大师果然了得,竟然有这等神通。”干的好事。”

 

第8章急病乱投医

  苏蓁扯了下嘴角。

  陈侯也看出两人的不自在,就对着刚回来复命的来福道:“两位大师也累了,不若先去厢房稍作歇息,待得明日再行除邪祟。”

  说道此处,陈侯脸上也露出为难,“这几日我府上不安宁,皇上派了不少人来府上,厢房也只剩一间,怕是要怠慢了。”

  苏蓁听了这话,不高兴的皱了下眉,刚想开口说她可以明日再来。

  夜重华就先一步,用清冷的声调说:“可!”

  苏蓁看了眼阎君,察觉到他脸色比起之前更加苍白,也就随后点点头,不再开口。

  “两位大师请进,若有什么缺的尽管去寻小的。”来福恭敬道。

  苏蓁环视了下房间,瞧见床只有一张,刚想要开口说再搬来张软塌,肩膀上就压上厚重的手掌。

  带着几分颤抖的手,还有越发沉重的依靠,都让苏蓁差点变脸,忙打发人离开。

  来福好似不曾察觉不对,低头恭敬的退了出去,还小心的将门给带上。

  夜重华只等门一关上,就再也坚持不住的倒在地上,脸色如纸,骇人的紧。

  “阎君!”苏蓁低声惊呼。

  夜重华听得见,却无力开口。

  苏蓁知晓阎君在人界会被限制修为和灵力,却不曾想会这般严重。

  慌乱无措,想去寻人,却又不知去何处找。

  她才刚刚做渡魂使,体内丝毫灵力也没有,再一次的无力充斥全身。

  明明是她答应的交易,用任务交换复仇,分明是她赚了。

  现在竟然害的阎君落得如此。

  心底也有丝丝刀绞的烦躁疼痛,苏蓁却丝毫不敢深究。

  着急之下竟咬破了指尖。

  “嗯。”夜重华无意识的发出低吟。

  苏蓁低下头看着冒血的指尖,试探的往夜重华嘴边放了放。

  竟见他身处舌头舔了一下。

  苏蓁心都被舔的酥麻轻颤。

  急病乱投医,也为了缓解心里的异样,苏蓁找了把刀,将掌心用力划破,鲜血顿时咕咕涌出。

  将出血的掌心按到夜重华嘴上,看着他眉头轻蹙的努力吞咽,脸上也缓缓恢复血色,苏蓁心里松了口气。

  待到夜重华神色轻松的睡过去,苏蓁这才收回手,简单的处理了下伤口,费力的将夜重华搬到床上。

  苏蓁头一晕,也跟着栽到夜重华的怀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怀抱着苏蓁昏睡过去的夜重华,迷迷糊糊之间,又做起那个熟悉的梦。

  幽静深谙的迷雾之中,有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夜重华努力辨认她的容貌,却也只能看清楚她眼角的泪痣,和眉心的孔雀标志。

  不算远的距离,女人好似永远都走不到眼前。

  夜重华想尽办法,想要看清女人的容貌,却每每在要看到的时候,一股无边的悔恨悲伤,让他整个掩埋……

  “你是谁!”

  夜重华猛的从床上坐起身,一滴泪水落到手背上。

  原来他竟然因为一个不知所云的梦境又哭了。

  迟迟不能从灭顶的悲伤中走出来,直到不知何时回过神,夜重华才发现,他原本几近枯竭的灵力,一夜过后竟恢复了大半。

  动了动身子,感觉到衣摆被什么压着。

  “苏蓁?!”夜重华心中一紧。

  仔细一瞧,苏蓁身上覆着淡淡的煞气。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普通的凡间女子,就算死后因为无边怨气变成厉鬼,只要不曾害过人命,顶多是阴气和怨气浓烈,怎么会出现煞气。

  而且她身上的煞气,也不是时时刻刻出现。

  “嗯?血迹!”夜重华见着苏蓁指尖残留的血痕,紧张的伸手握住。

  “嘶!”苏蓁无意识的倒抽一口冷气。

  夜重华刚想要拿起她的手细看。

  “砰砰砰,大师!大师!”门外陈侯府的小厮就疯狂拍门喊叫。

  就在小厮快要忍耐不住暴力开门时,门从里面打了开来。

  “怎么回事!”夜重华俊朗的面容上,好似附着一层薄冰,看得人胆颤心寒。

  小厮颤颤巍巍,又带着惊惧害怕的说:“世子,我们世子死了!”

  “什么!”苏蓁听完小厮的话,在夜重华身后惊讶出声。

  夜重华虽然只有近半灵力,还是察觉到苏蓁来到身后,侧身对着她微微点头,两人就有默契的一前一后,前去查看。

  “跟之前的道士一样,都是死于非命,喉管被划破,满身都沾染了鲜血。”苏蓁在世子身前查看一番后,对着夜重华正色诉说。

  夜重华闭目感应了一番,房间内满是鬼气萦绕,却如何也探查不到怨鬼所在。

  看着苏蓁微微摇头,脸色也很是有些难看。

  凡间对冥府人的限制太大。

  不过若非是如此,也就不会出现渡魂使,能帮助冥府铲除和收拢怨鬼鬼魂。

  “咦!”苏蓁刚想要起身,世子微敞的衣领处有点异样。

  丝毫不手软的撕裂开衣裳,只见世子身上伤痕遍布。

  看着伤口的鲜艳程度,全部都不是新出现的,反而都是有日子的旧伤。

  “他被那三只怨鬼操控了。”

  夜重华看着苏蓁惊诧的眼神,缓缓开口证实她的猜测。

  苏蓁听见是那三个怨鬼所为,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身上的煞气顿时浓烈了许多。

  将夜重华的视线也吸引了过去。

  是她?!

  不对,渡魂使半人半鬼,鬼魂是没办法附身在她体内的。

  既然不是,那苏蓁身上的煞气又是哪里来的?

  夜重华迟迟不能解开这个疑惑,只能盯紧了她。

  苏蓁隐约察觉到夜重华异样的目光,却还是不动声色,按捺住性子查看怨鬼的踪迹。

  用阴阳眼查看了屋内屋外,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苏蓁思恋片刻后,才对着夜重华分说道:“既然现在世子已经死了,那怨鬼定然会去寻找别人附身!而他们恨的是陈侯夫妇!”

  “陈侯夫妇!”

  两人异口同声道。

  灵堂之上,仔细打量陈侯夫妇的苏蓁,察觉到陈侯很不对劲儿。

  前世苏蓁分明清楚的记得,陈侯格外重视自己子嗣的。

  就算之前那三个庶子的死,就拿嫡庶有别来解释。

  陈侯世子可是他唯一的嫡子,还已经请旨册封为世子,定然是对其颇为喜爱。

  如今瞧见世子的尸身,他怎么会这么平静,就算眼中有泪,却也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悲伤。

  “陈侯不对。”苏蓁对夜重华警示道。

  夜重华也察觉出异样,可他如今仅剩半分的灵力,神通也一样用不得。

  用简单的法子都一一试过,最后就连夜重华手上的灵宝水晶球都说过。

  等回到厢房之后,才对着苏蓁,声音颓然道:“陈侯是人非鬼,也并未被怨鬼附身。”

  “那怨鬼到底附身在何处,若是不能找出她的藏身之处,她在暗我们在明,要找她真是比登天还难。”苏蓁有些烦躁的说道。

  “是你在明,我已经来凡间逗留多时,今日必须要回冥界了。”夜重华眼神平静的看着苏蓁缓缓道。

  什么!

  苏蓁一脸不敢置信。

  夜重华看出她眼睛里的疑问,微微额首。

  “可是这陈侯府的怨鬼还未找到,我没有丝毫灵力,恐怕对付不了。”苏蓁眉头微蹙道。

  夜重华嘴唇一抿,声音还是如往常的清冷带着些许寒气。

  “这种事情,在冥界还有一种简单的方法处置。”

  苏蓁:“什么?”

  不愧是冥界,竟然连这么毫无头绪的事情,也能轻易解决。

  苏蓁难得好奇。

  夜重华幽暗深邃的眼眸,冰冷无情:“从生死簿上,直接勾除这一家人的名字。”

  一家人都暴毙而亡,怨鬼无处寻仇,自然会显露出身形,更好的结果就是直接怨消魄散。

  只是这种方法多用于罪孽深重的怨鬼。

  “不可以!”

  苏蓁猛地来到阎君身前,眼中带着急迫。

  夜重华薄唇抿出一到冰冷的弧度,用着沉沉的声音缓缓道:“你凭什么说不可以。”

  这话听得苏蓁胆颤心寒。

  “我,求您阎君,这次是我的错,没有及时灭了那三鬼,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三日。”

  苏蓁艰难的恳求,此生除了死前,从未在人前这般落魄。

  “三日不可,变数太大,恐怨鬼坐下更多罪孽,你该知晓被怨鬼所害,魂魄不全连投胎都不能。”

  夜重华看着苏蓁难受的样子,心中一紧,第一次觉得自己太过无情,可他身为阎君,也不可太过徇私,话语还是带着些许温情解释道。

  “那一日,只等我一日,若怨鬼再害死一人,陈侯家就任凭阎君做主!我苏蓁甘愿为阎君驱使百年。”苏蓁抬起头,咬紧牙关一脸坚定道。

  苏蓁也实在没有办法,她太想要报仇了。

  她苟活至今,每天都不能安然睡着,一闭上眼睛就是家人的惨死,和她被五马分尸的彻骨之痛。

  陈侯家是皇上心腹,若是想要进去皇宫,陈侯家是最好的引路人。

  这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苏蓁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溜走。

  夜重华不置可否,却也没有开口说拒绝的话。

  只是离开的时候,对着前来迎他的黑无常道:“再给苏蓁一日的时间,时间到了我自会将陈侯家一干人等,从生死簿上尽数勾去!”

 

第9章软硬不吃

内容不存在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