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恶魔交换》(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来源:SC|小说:恶魔交换|时间:2019-10-14 19:12:00|作者:卜尸

恶魔交换在线阅读完整版这里有,选择免费阅读模式即可浏览恶魔交换在线阅读完整版全文。恶魔交换在线阅读完整版-卜尸小说全文在线。我相信我的眼光,你一定会成为我身边最优秀的孩子,只要你伸出手,我会给你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只适合强者生存的世界!我不想成为你的杀人机器,也不想沦为一个嗜血奴隶,我拒绝再做被你操纵的木偶,我并不喜欢杀戮,但我讨厌做弱者,所以我选择与恶魔交换灵魂

恶魔交换俊宇

恶魔交换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谁是谁的救赎

  7#我想也许我们前世就是相识的,不然怎么这么容易就聚在一起,好像认识了几生几世,可是我们谁也拯救不了谁……

  “瞧瞧这丫头多受欢迎,这才多久啊!这些男孩都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看来以后也是个骚娘们,可惜太小了,不然的话还可以让哥们几个爽爽!周围的男人都猖狂的大笑起来。

  “去你妈的!”韩闵宇当然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之前在街口打混的时候他还做过拉皮条的。“一群**不如的东西!你们比阴沟里的老鼠还要恶心。”

  “他妈的!”那男人一耳光向闵宇打去。“老子就恶心给你看看,来人!把这丫头给我拖到屋里去,老子还没尝过雏鸡的味道呢!”

  “你敢!你要是敢动她一根豪毛我们一定以死相拼!”一直没说话的泰俊愤怒地迎上男人的目光。

  “哼!你们都离死不远了还这么狂妄?你们能把我怎么样?”男人嚣张的走到允真面前捏住她的下巴一脸淫笑:“走!跟叔叔快活去!”允真只是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丝毫的反应,不由让旁边的几人都为她捏了把汗。“哟!这是什么?”男人突然看到她脖子上的项链觉得有些特别,顺手将它扯下来在手上摊了摊。

  “还给我!”允真终于开口说话了。

  “又不值钱,还当什么宝贝。”男人玩味的一笑随意拿在手上把玩着。

  “我再说一次!还给我!”语气中已经有些警告成分。

  “你敢命令我?”男人完全不当回事的把手上的项链随意往草丛丢去。“有本事自己爬着捡回来呀,哈哈……”

  “敢随便动我的东西,只有死!”下一秒男人的腹部一阵痛,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上插着一把匕首,鲜红的血正一滴滴的顺着刀把流到地上,男人呆呆的看着眼前怒视自己的女孩,还来不及反应,允真便拔出匕首连刺他几刀,那秃子男痛的嗷嗷大叫的倒在地上,允真扑在男人身上一刀刺进他的左眼,鲜血如瀑布一般喷了允真一脸,但是仍旧没有停止手里的动作,像机器一样始终重复着刺进男人的身体,直到那个男人停止了呼救。四周的保镖没有一个上去帮忙的,因为都被她那恐怖淡定的行为震住了。当地上那血肉模糊的男人呈现在众人面前时,有些人几乎吐了出来,这哪还像一个完整的人啊!

  仁赫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个小小的身影,轻轻的抚着她的背,然后想试着夺过她手上的匕首:“他已经死了!”

  允真摇了摇头说:“没有,他还没死呢!”

  “他已经死了,所以别浪费力气了。”说完从草丛里捡起那条项链走到她的面前,缓缓地帮她戴上。“这个对你很重要吧?好好保存,别弄丢了。”允真终于停止手上的动作,愣愣的看了看眼前这个又黑又瘦的男孩,,低下头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银色的十字架。

  当朴忠再次出现时已是半个小时后,他打量了一下现场,眉头不由深锁。

  “小姐,我送你回家!”朴忠静静的站在旁边。

  “我也正想见他。”允真抬起头露出一抹天真的笑。“他忘了送我生日礼物了!”……

  “什么?你要他们四个?”徐元直诧异的望向餐桌对面的女孩。“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不是说过我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他们几个不行。”徐元直坚决的反对。

  “我就要他们,其余什么都不要。”

  “你……”徐元直怒声说。“我只能在他们中留下一个,大不了选择权交给你!”

  徐元直的话中充满了妥协。

  “我只要他们四个!”允真也一副没得商量的语气。

  “这是制定的规矩,哪能随便改?只能留一个。”

  “那又怎么样?规矩还不是人定的,既然是人定的自然可以改。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我说了不行!”

  “原来大人们就是这样欺骗小孩的!既然无法做到就不要轻易承诺,你的手下曾经还说你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边说还边打量了一下站在一旁的朴忠。“我看也不过如此。”

  “你……你知不知道谁都不敢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

  “那说明你很可怜啊!因为那些人只会表面上奉承你,背地里还不是一样骂你,至少我与那些人不一样,因为我敢说真话,我只会按照心里的想法去做我认为对的事。”

  “那我还得感谢你对吗?”

  “感谢就算了,最起码我在你身边绝对是你的财富。”

  “这倒是。”徐元直点点头。

  “就这样决定了,我要那四个男孩做生日礼物。我吃饱了,您慢用!”然后便转身离开了餐厅。

  “你是在命令我吗?”

  “这应该叫做商量吧!”允真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看了看一旁一直憋住不让自己笑出来的朴忠,徐元直有些尴尬的清清喉咙:“要笑就笑出来。”得到特赦令的朴忠终于笑了出来,他估计再憋下去恐怕要得内伤。徐元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看我就是自作孽!”

  “会长,我倒不这么想,我觉得看你们斗嘴很有意思,就像一对父女在闹家庭政变。虽然你看起来很生气,但是您的眼里其实在笑,有可能你自己都不觉得,其实你比想象中更喜欢那孩子!”朴忠收起笑容又说:“我知道您对她的期望很高,之前您不也说过如果她足够特别,就赐她那份独一无二吗?”

  “连你也站在她那边?”

  “其实您也不一定非得要杀掉那几个孩子,就当是送她的礼物,让那几个孩子跟她做个伴其实也不错!”

 

第八章  任务

  8#黑白本是混淆的,我突然发现我找不到绝对的黑与白,每个人都有从前,而我的从前就好像遥远的前世一样……

  【Part1:黑豹】打开牛皮纸袋,一个男人的照片映入眼帘。

  约瑟杯散打王竞技现场人山人海,,因为今天这里将有一场热血沸腾的擂台赛。

  金仁赫取下墨镜,环视了一下四周,很快便发现了目标。他静静地站在角落里抽着烟,冷淡的注视着擂台上正奋力拼搏的参赛者。这是一个穿着花衬衣的瘦高个青年见仁赫气宇不凡一身名牌,主动地贴上来套着近乎:“这位先生,押的谁呀?”见仁赫不理他也不生气的继续狗腿:“如果没买就下个注吧!”

  “没兴趣!”仁赫看都不看眼前的人。

  “那个穿红色短裤的可是泰国蝉联三届的地下拳王,可是我们李老板花高价买过来的,今天虽然第一次在这儿打,却已经连胜三局了。你要是现在下注也来得及,在他身上扔个几十万,等会儿起码翻十倍。”

  “不好意思,我不赌博。”仁赫冷冷的回应。

  “切!不赌博来这里干什么?”青年低声的嘟囔着正打算离开。

  “等一下!”仁赫叫住正欲离开的青年,以为对方改变了心意,青年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帮我做件事,这些就是你的。”仁赫从怀里掏出一叠钞票放进青年的衣兜里。

  青年一见这么厚一叠钱眼睛瞪得溜圆,兴奋地说:“大哥尽管开口!”仁赫勾了勾手指,青年把耳朵凑过去然后点了点头。

  一分钟过后,场内陷入一片黑暗,不过只延续了几秒就恢复了光明,众人破口大骂,抱怨因为刚才的停电让他们没有看到最后到底是谁赢了。正在此时,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在拳馆内显得特别的突兀,周围的人纷纷把头转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一个女人瘫坐在地上,她的手臂和白色的连衣裙上都沾满了鲜红的血,这时人们才发现主席台的正中间,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浓浓金钱味的中年男人此时正无力地瘫在太师椅上,双眼圆瞪,最大大地张着,仿佛想要说什么却又无力的发出声音,一把锋利的匕首从他的后颈穿过喉咙,血顺着刀尖一滴一滴地滴在他胸前的白衬衣上,已经染红了一大块。不知是谁带头叫了一声,人群里开始骚动,渐渐开始混乱不堪,大家纷纷尖叫着往门外冲去。几个似乎像手下的人从外面冲进来,看了看一分钟前还有说有笑的老大,和旁边倒下的俩个保镖,呆呆的跪倒在地上。当那个瘦高个青年一边数着手里的票子一边从里面出来时就看到了眼前的血腥场面,再傻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正想往后门溜掉,不料脚下一软,一股剧烈的绞痛在左胸炸开,渐渐开始视力模糊口鼻流血。这时,一双皮鞋出现在他眼前,青年使出全身力气抬起头:“是……是你……”

  “钱的味道还好吧?”仁赫一脸冷酷。

  “钱……有毒?”青年似乎全明白了。“为什么……为……”

  “因为我一向喜欢简单。”

  一大口黑血从青年口中喷出,然后死不瞑目的倒下不动了。仁赫戴上墨镜迅速地闪身离开了。没错!那钞票上有剧毒,这个青年从一进场就被仁赫瞄上了,发现他有个习惯就是喜欢用手沾着唾沫数钱,觉得应该是最适合的帮手,而他一向喜欢简单的杀人手法,青年看到过自己的脸,死是必然的。

  【Part2:魔蝎】深夜,酒吧门口。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满脸暴戾,穿着黑色背心毫无形象的剔着牙,手臂上满是夸张的纹身,他旁边的一个手下提着一个黑色皮箱。对街一辆黑色的轿车里下来3个男人,手里也提了一个皮箱。安静的街道空无一人,的确是非常适合又方便的交易场所。

  “钱呢?”纹身男粗声粗气的问。

  一个全身西装的男人朝身后的手下点了点头,提皮箱的男人走上前来打开了箱子,里面是码得整整齐齐的一箱钱。“那我要的东西呢?”

  纹身男也向手下打了个响指,打开皮箱,里面躺着一条蓝宝石项链。双方确认后都满意的点点头,正打算交换手提箱。不料突然两把银色的飞刀同时击中正在交易的两人的虎口上,两只箱子落下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显得十分突兀。

  “什么人?”两边的人同时问。泰俊从阴影处走出来,冲纹身男一笑。

  “白社长,不是你叫我这样做的么?”

  “放屁!老子根本不认识你!你他妈到底是谁?”

  “你不是叫我守在这里趁机杀掉金万福吗?然后分我1000万。”

  “好你个卑鄙的白胜贤,竟然想黑吃黑?”下一秒便掏出手枪准备开火。可他的速度哪里比得上泰俊啊?还没打开保险就被泰俊一下子解决了。白胜贤的人马上把手中的枪转向他,纷纷吃惊这人的速度太快了,握住枪靶的手不禁微微发抖。泰俊莞尔一笑,轻松的转动着手里的枪朝白胜贤走来。

  “你到底是谁?”白胜贤的额上也惊出一层冷汗。

  “要你命的人!”几乎同时就扣动了扳机,一枚子弹正中白胜贤的眉心而应声道下。接着又是两枪解决掉剩下的两人,轻轻的擦拭着有少许硝磺味的枪口然后放入衣兜。他弯下腰拾起地上的皮箱放入车内,然后掏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半小时后,3号码头!”……

  (3号码头)

  “不错嘛!动作挺快。”说话的男人从车里走出来。“没想到如此凶悍的白胜贤居然那么轻易的就被你解决了?”

  “你的5000万美金和‘蓝曜石’,我要的东西呢?”

  “不要着急嘛!”边说边叫手下从后车厢抬出一只木箱子,打开箱盖,里面是一个做成盆景的紫红色珊瑚。

  泰俊满意的点点头:“谢了!”

  “等等!”男人从上到下的打量着泰俊,一脸的兴趣。“韩先生身手不凡一表人才,晋升打心眼里佩服,不如考虑一下以后和我永久合作,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泰俊笑了笑,他怎么会不知道这男人在想什么。打他一下车那男人的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他身上,那眼神里明显的暗示令泰俊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喜欢一个人单干,不喜欢与别人携手,所以谢谢你的邀请!”

  “那真是太遗憾了!我是很诚心的邀请你啊!”说话的同时身体已经越贴越近,手也在泰俊身上吃着豆腐。泰俊略微低下头,男人有一双很勾魂的眼睛,此时正向自己频频放电,可惜自己喜欢女人,他甚至觉得今晚的任务应该交给闵宇比较合适。“要不要再考虑一下?”男人循循善诱的将gou引进行到底。

  “那请问安先生能开出怎样的条件呢?”泰俊坏笑着问。

  见对方有妥协的意思,安晋升的眼都笑眯了,他干脆搂住泰俊的腰,声音甜的都快掐出水了:“我们五五分账,外加……我。”

  “我只做TOP。”

  “如果是你,我愿意做下面那个。那现在是成交了吗?”

  “当然!你先下去,我马上就来!”泰俊眼神一凛。一枪打穿对方的心脏,男人吃惊的连连退后两步倒了下去。对方的手下开始还击,不出一分钟,现场一片死寂。泰俊淡定的踱步到奄奄一息的男人跟前蹲下:“对不起!你是我们会长钦点的人选,所以你必须死!噢,还忘了告诉你,我不是Gay。”毫不犹豫的抠下扳机然后驱车离开了码头。

  【Part:3银狐】海上私人游艇。

  “钟老板,你这次的huo听说差点被海上缉私队一锅端了?是不是你们的人里出了内鬼啊?”

  “哟!都传到老弟你那里了?”男人喝了一口酒。“不过很可惜,我早有准备。我是装了一船的huo,不过可都是上等的瓷器,他们能搜出什么?我早以安排了另一艘船延迟了2小时从另一港口出发,虽然耽误了些时间,但最终也安全到达到买主手里。至于那个内鬼嘛早被我收拾了,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警察,菜鸟一个不成气候。我叫手下的兄弟剖开他的肚子,把他的内脏用快递的方式送到了他上司的手里,然后身子嘛……直接灌上水泥扔海里喂鲨鱼了。”

  “你倒会暴殄天物!听说那小子长得不错,你应该送给我玩几天嘛!”

  “我怕你无福消受,那小子可是匹野马倔得很。”

  “你忘了我最擅长的就是驯服野马吗?”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两位还需要酒吗?”正焕一身清爽的打扮让两个男人眼前一亮。

  “你的菜!”钟彪暧昧的笑笑端着酒杯识趣的走开了。

  船舱内的VIP套房里,男人趴在床上,背上的蛟龙纹身嚣张的从左肩盘旋到腰际。正焕坐在男人的腰上,双手力度适中的在男人的肩背上推拿按摩,男人不住的发出满足的呻yin声。“技术不错!”

  “只是技术不错吗?”正焕的声音充满了gou引。

  “哈哈……当然人嘛,更不错!天生的尤物!现在在谁的场子工作啊?”男人边说边反手揉捏着正焕的脚踝。

  “讨厌!人家难道就这么像出来做的么?”边说边撒娇的捶了男人腰际一下,没想到男人笑得更大声了。

  “好久都没有人能让我开怀一笑了。美人,等会儿游艇靠岸后跟我走吧!我不会亏待你的,你是我有生之年见过最特别的美人,只要你跟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真的么?”正焕甜甜的问,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眨了眨。

  “当然!”

  “那就借你的命给我玩玩!”……

  正焕整理了一下衣服从船舱内走出来,不料碰到了之前和岩井喝酒的另外一个男人,并且那男人还看见了他,并朝他走了过来。嗬!我不来找你,你倒主动来找我了,你俩一路货色,都是一个死!

  “岩井先生呢?”

  “他累了,在房里休息。”

  “噢?你难道不累吗?”钟彪细细的打量眼前的少年,身形高挑完美,肌肤胜雪,五官精致,特别是那一双单纯闪动着灵气的大眼睛让人挪不开视线,果然漂亮!钟彪在心里暗暗的称赞。

  “我没怎么动,都是岩井先生在卖力。”正焕单纯无害的眼可爱的眨着。

  “呵呵……你真有意思!”钟彪完全没想到有人会把如此yinhui的话说得这么理所当然,不由更加露骨的注视他。

  “需要我为你服务吗?“正焕仍然眨着他那对招牌式大眼睛说。

  钟彪抱歉的笑笑:“对不起!我不好这口。”

  “是吗?”正焕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又抬起了头。“那你有兴趣试试吗?我的技术很好的,并不比女人差哦。”

  正焕的自我推销让钟彪愈发感兴趣了,眼角也漾起一丝笑意,越来越觉得这个少年很有意思,他想看对方究竟会做到哪一步。“不用了!”

  “哦。”正焕垂头丧气的低下头:“你是嫌我脏吗?我已经洗过澡了,而且洗得很干净。”见对方似乎不相信般的挑挑眉,正焕的语气显得有些焦急:“如果你还是不信的话,我可以再洗一次,直到你觉得干净为止,行吗?”

  “你是不是从未被别人拒绝过?”

  “这倒是,只不过最重要的是你和我的初恋情人太像了,所以……”说完正焕露出了天真的笑。“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打扰了!”

  钟彪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孩很不简单,特别是那双单纯无害的眼睛仿佛没有受到任何亵渎。钟彪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男孩要么就是真的单纯过余,要么就是一个擅于表演的gou引高手,不过该死的是自己的下半身居然有了反应,这令他非常吃惊,完全没想到自己也会对男的感兴趣。

  “这样好不好?我们先接吻,如果你有感觉我们就继续,如果没有我马上离开,而且不会再打扰你,接吻我不收钱的,好吗?”

  钟彪扔掉手中的酒杯,一把将正焕推到一个没什么人经过的角落,粗重的喘着气:“你这个妖孽!从头到尾都在gou引我!”捏住正焕的下巴吻了上去。正焕微微的迎合着,男人的手早已从他衬衣的下摆伸进去,另一只手用力的揉捏着正焕的pi股。钟彪在心里赞叹怀中的人上辈子一定是狐狸精,虽然他回应时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熟练,但是有一种让男人想征服的感觉,而且还会上瘾:“去我的房间?”钟彪已经不能满足只是接吻,他现在只想把怀里的少年狠狠地压在身下使劲的roulin,而此刻的他根本没想到危险正在降临。

  正焕的双手缓缓地缠绕在男人的脖间,一声清脆的‘咯吱’声,男人无声地倒在正焕的肩上,两手垂在身子两侧。“以为本少爷的pi股是面团吗?”正焕冷笑的擦拭着唇边的唾液,把身上的男人扔在地上:“MD!害本少爷牺牲色相!”

  当游艇靠岸时,打扫房间的保洁员打开门,看到房间内的景象时吓得扔掉手里的扫帚尖叫着往走廊外跑去。两边的手下都因为找不到自己的老大而疑惑不解时,冲进房间的第一个保镖吓得不轻,只见床上两具赤luo的男性躯体‘ai昧’的jiaochan着,仿佛是刚进行了一场激烈的xing爱正在呼呼大睡,其中一个背上有刺青的男人菊|花红肿,大腿根部有着干涸的jing斑,而另一个手里正握着一只香蕉。保镖们傻眼的相互对视,其中一个人试着胆子想叫醒自己的老大,不料钟彪软趴趴的脑袋向后转了180度,保镖们吓得一pi股坐在地上。

  之后在道上一直有这样一个传言,xx帮派与xx社的老大私下搞基,因激烈的玩S|M导致死亡,虽然双方的手下都觉得自己的老大死的蹊跷,但又找不到其他证据,况且将这种事传得沸沸扬扬并不光彩,所以只好作罢。

  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此刻正躺在洒满花瓣的浴缸里喝着拉菲,做着SPA。

  【Part:4雪狼】要灭掉Roy,还要偷到那幅画。

  韩闵宇懒散的靠在椅背上,看着手里的照片,唇边勾起一丝冷笑。照片上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她并不重要,但她是RoyLEE的情妇,自己可以通过接近这个女人而去他的别墅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哎!又要当坏男人啰!”闵宇把手中的照片放进车内的置物格,等待着自己的猎物。

  “喂!你瞎了吗?竟然撞坏我的车?”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从跑车上下来,怒气匆匆的甩上车门,来到闵宇的车前毫不客气的拍着车窗玻璃。完全不理会女人的破口大骂和敲击的噪音,闵宇一脸惬意的透过玻璃欣赏着女人的聒噪。因为女人从外面看不到车内的情景,见肇事的车主装鸵鸟不下车也不道歉更是生气。大约过了5分钟,车窗玻璃缓缓地滑下来,当女人看清车窗内的男人相貌时不禁一愣,好帅的男人!仿佛明星般的耀眼,之前的嚣张气焰顿时压下去一半,但骄傲的她可不会因为一个耀眼的男人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你撞了我的车居然还坐在里面。”

  “你要多少赔偿?”闵宇一张脸毫无愧疚之意。

  “什么?”女人顿时把刚才对他的好感扔到九霄云外去。“你这人怎么这样?是你撞的我好不好?你以为你有钱了不起啊?”

  “你认为钱不重要?”闵宇挑挑眉瞟向女人的跑车。“那么你的车是用什么买的?”见女人哑口无言闵宇继续说:“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在谈一笔非常重要的case,因为你的捣乱我失去了一位很重要的生意伙伴,你的车我可以陪你一辆一模一样的,但我失去的生意伙伴你要如何赔?”

  “这个……”一向伶牙俐齿的徐曼妮此刻也语塞。

  “所以你得赔我!”闵宇摘下墨镜,冷酷的脸仍旧帅气逼人。“陪我吃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

  黑夜里,一辆银色的保时捷在公路上飞驰,一小时后停在一栋郊外的别墅前。两人从进门开始就被迫不及待的吻在一起,就像许久不见的情人一样一边si扯着对方的衣服,彼此交换着急促的呼吸。一阵翻云覆雨后,闵宇拾起地上的衣服穿上,看了看床上睡得正沉的女人勾起一抹笑,打开门沿着记忆里的方向在走廊的尽头停下,用专业的配备钥匙打开了门,戴上了红外线夜视镜,摸到了书桌旁的一个暗格,轻轻的向下拨弄,一个保险柜呈现在眼前,闵宇蹲下身,将耳朵靠近柜壁,手小心的调试着密码。30秒不到,柜门便向外弹开,里面除了有上百根金条外还有一些现金,可这些都不是他要找的。难道信息出错了?他把手伸进柜里挨个儿摸索着,突然摸到了一个暗格的夹层,小心翼翼的用工具辅助,一副镶金框的油画引入眼帘。“nice!”闵宇打了一个响指,不料起身时,一把枪抵住了他的脑袋。Kao!没想到这女人醒得这么快。

  “你到底是谁?”徐曼妮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秘密,无可奉告!”

  看到闵宇手上的东西她什么都明白了。“你为了得到它而故意接近我?”

  “sorry!我无话可说。”闵宇耸耸肩,脸上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

  “为什么要利用我?”

  “因为接近你是最直接的方法。”闵宇用温柔的口气说着残酷的话。

  徐曼妮脸上满是受伤的表情,她浑身发抖却努力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我是真的喜欢你,没想到你却只是利用我?你这个可恶的男人!”

  这是门被一脚踹开,一群人从外面涌了进来。Roy缓缓地踱步进来,一双眼似乎可以喷出火来:“凡是打这幅油画主意的人都别想活着离开这栋宅子!”

  “Roy,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回荷兰了吗?”徐曼妮吓得花容失色。

  “你这个贱人!竟敢趁我不在带小白脸回家,居然还和野男人一起偷我的画,你是不是不想活了?”Roy一脚踢掉她手里的枪,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就是几个耳光,又一脚踢中她的腹部,徐曼妮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

  “哥们!你下手太重了,女人是拿来疼的不是拿来虐待的,你真不绅士!”

  “Shit!老子打我自己的女人关你屁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上老子的女人,今天你是有命进来没命出去!”顿时所有的枪都指着两手空空的韩闵宇。“杀了他!”

  “等等!”闵宇不慌不忙的晃了晃手中的遥控器:“别动!不然大家一起死。我已经在这座别墅装上了炸弹,所以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哈哈……你说的是这个吗?”Roy得意的笑着把一堆解除了的线路设备扔在地上。“就凭这个就想与我较劲?你太嫩了小子!从你搭上她的那一刻起,你就在我的监视范围中,我倒要看看你小子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刹那间一把枪从怀中抽出对准了闵宇的胸口。

  “不要!”徐曼妮从地上爬起来挡在了闵宇面前,一颗子弹射进了她的胸口。徐曼妮的这一挡已经为闵宇争取到了时间,他从衣袖里滑出一把飞刀扎进Roy的虎口,两把枪同时从徐曼妮的腋下穿过,精湛的射击技术在此时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枪一人没有浪费枪内的一颗子弹,全部正中眉心,不一会儿屋子里除了Roy没留下一个喘气的。闵宇走到他的面前,Roy惊恐的往后退,直到退到墙边才开口:“你到底是谁?”

  “我是‘魔煞翼’的雪狼!”说完一枪解决了他。他连忙跑到徐曼妮身边,用手摸了摸她的颈动脉有些微弱的跳动着,此时的徐曼妮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我那样骗你为什么还要救我?我送你去医院!”

  徐曼妮摇摇头:“我……知道我……快死了,不用……再麻烦,我不后悔……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喜……欢你JAY,虽然你的名字都可能是假的,我不后悔……与你……这样相遇。”

  “我叫韩闵宇。”

  徐曼妮笑着流下了泪水,眼睛慢慢地合上了。闵宇叹了口气,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的脸上。

  银色的保时捷在夜色里弛聘。

 

第九章月会上的挑衅

内容不存在

恶魔交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恶魔交换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恶魔交换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