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女将》(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
  • 末世女将垂丝柳
  • 来源:SC

《末世女将》(精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末世女将小春》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末世女将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夜闯药炉

  “意丫头说的有理。”大长老沉吟片刻之后缓缓开口,倒不是因为多喜欢随意,而是看不惯随欢下作的手段。

  “大哥,万万不可啊!这若是传出去,不是让其他人以为我们随家一点规矩都没有?”二长老却是不同意,他们这些家族向来都是在对比中成长,自然不想落了人家的话柄。

  “老二,沉寂了这些年你怎么越发的迂腐了?”像他们这种人,向来是在创新中求上进,今日随意一举,虽然史无前例,倒也不是不可行。

  二长老老脸一顿,不在说话。

  随意却是因为大长老的话有些哭笑不得,第一次觉得这个年越古稀的老头有些难得的可爱。

  “长老,这……”随悟还想再说,却被大长老一个眼神将话堵了回去。

  随欢咬了咬唇,手中的锦帕已经被捏的变了形,心有不甘但是也不敢再长老面前肆意妄为。

  倒是随觉难得不在开口,而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鼻观心。若是虎不透这几个老家伙的性格,还真难在这家主的位置上长久。

  “此事就按照意丫头说的吧,时间便定在下月初六,到时云小子带着历练的几个小子回来,正好也来看看。”大长老话音一落,此事也就算是敲定了。

  随意自然是高兴,却也是喜怒不形于色。

  随觉随着长老们退去,随欢也不在掩饰自己的愤恨之色,只是对上随意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瞬间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只得愤恨的一跺脚,跑了出去。

  看着不过一会时间便静下来的后堂,不知怎的,随意漂浮不定的心,此时竟有片刻的宁静。

  别院书房内。

  随欢一脸不甘的神情坐在椅子上,手中白瓷的茶杯被捏的只剩粉末尚不自知。

  “爹爹,长老们明明就是偏袒随意那个贱人。”随欢愤愤不平。

  随悟同样一脸怒气,本来钉钉板的事,就这么突然就变了。

  “那些个老不死的,就知道偏袒随觉那一屋的人,难道我们就不是随家的子孙了?”随悟脸色寒了又寒,却也无处发泄。片刻又道:“等你大姐回来,看他们这一家还如何猖狂!”

  随欢点了点头,现在离重新比试的日子还有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里自己有的是机会除掉那个处处压她一头的贱人!

  这厢随意已经回到了自己原来的院子,退了一身染血的衣裳,重新换上了一袭粉色的长裙,原本肃杀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小女儿的姿态来。

  前世的自己为了方便,不管何时何地都是一袭劲装加身,何时穿过这么女性化的裙装,一时之间竟觉得无比的别扭。

  门外,丫鬟秋实刚打了一盆水进来,就见到随意在房内不自在的扭动着身子,只是喏喏的叫了一声小姐,在得到回答之后,这才战战兢兢的将水盆端了进来。

  “小姐,您先洗漱一番吧!”秋实说完赶紧闭了口,安安分分的站到了一边。

  随意这才发现,这个小丫鬟似乎对她很是恐惧。

  “你叫什么名字?”随意上前拿着上好的面巾擦了一把脸,不紧不慢的问道。

  小丫鬟身子一抖,颤颤巍巍的回答道:“奴婢,奴婢秋实见过小姐。”

  随意的记忆里可没有这个叫做秋实的丫鬟,看来自己身边的丫鬟已经被大换血了。

  “你很怕我?”

  “没有,没有,奴婢不敢!”秋实头都未抬赶紧跪了下来不住的磕头。

  随意忍不住皱眉,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吗?

  “你起来吧!”顿了顿又道:“只要以后衷心的追随与我,我自然不会把你怎样。”

  秋实一听这话,有些犹豫的站了起来,仔细的看了一眼随意,心中暗忖,这三小姐似乎没有外面传言的那么可怕。

  随意失笑,放轻了声音问道:“外面都是怎么传我的?”

  秋实一愣,着实不敢将外面的情况说给随意听,但一看随意根本没有看自己,而是很认真的在做自己的事,这才壮着胆子说道:“外面说,说三小姐因为输给了大小姐,气不过,所以生了心魔,见人就杀,都说,都说小姐是嗜血魔女。”

  只是一句话,秋实几次看了随意的神色,发现并无异常,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随意挑眉,生了心魔是没有,不过杀人却是事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嗜血魔女这个称呼她也不反感。

  “我记得大长老可是说随家不养闲人的。”随意淡淡出口,秋实身子一抖,连忙又要跪下。

  “行了,你下去吧,以后要是再让我听到有人碎嘴,直接打杀了去,有什么问题让他来找我问。”对于古人这种动不动就跪的规矩随意还真是不习惯,但是这些人世世代代隐藏在骨子里的奴性,也不是她说改就改的了的,索性眼不见为净。

  秋实应声,缓缓向门外退去。

  “慢着,你去问一下,府中可有一个叫做小春的丫鬟,把她调到我的院子里来,至于职务……”随意想了想接着道:“就在院子里做洒扫吧。”

  对于小春,那个自己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随意却是没有什么样的好感,自以为自己很会做人,实际上却不知,有些事情做的过了,会适得其反。

  梳理好之后已近午时,随觉派了人过来请随意去正堂吃饭。随意冷笑,虽然自己对随觉是失望,但是也不好像随悟那样直接撕破了脸,毕竟有随觉的庇护,她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正堂在随家主院,平时能在这里用膳的也就只有随家家主及其家眷,随意记忆中自己好像还有个继母来着。

  果然到了正堂,随觉和夫人李氏已经坐定,李氏见随意过来,连忙起身迎了过去。

  “这才几日不见,意儿怎么消瘦了这么多。”说着亲昵的带着随意落座。

  “多谢大娘关心。”随意淡笑出口,态度不亲不淡,李氏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却也没敢再说什么,只是重新在随觉旁边落了坐。

  随家的媳妇向来没有什么地位,再加上李氏又是一个抬上来的继室,随意以前对李氏是有几分尊重,那不过也是看在自己大哥的面子上,如今这人虽在,芯子却换成了别人,对李氏的态度自然也不像以前。

  “意儿身上的伤可好些了?”随觉关切的出口。

  “劳父亲挂心了,已经好了。”随意淡淡的说完,随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一顿饭就在这不痛不痒,客客气气的氛围下用完,随觉到也没有问过什么实质性的问题。

  随意回到自己院子的时候,秋实已经将小春寻了过来,随意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有些战战兢兢的小春,便回了屋。

  一连几日,随家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就连一直不甘心的随欢似乎也消停了不少,除此之外,就连云修战和墨渊也在没有出现过。

  “小姐,夜已经深了,您该休息了。”秋实挑了挑油灯,看着旁边还在聚精会神看书的随意恭敬的说道。

  随意放下手中的书,看了一眼窗外,此时月儿已上梢头,确实是很晚了。

  “你先下去休息吧,我一会就睡了。”

  “是。”俯了俯身,秋实退了出去。

  随意看着手中的书籍有些若有所思,这个世界与前世有些太多的不同,纵使她脑子里有些残留的记忆,也不足以让她完全了解这个世界。

  书中记载,灵气修炼者一般水土两种灵力元素。随意这一世掌握的是水金两种元素,上一世以雷元素为主辅修的火元素,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具备了炼器炼丹的资格。

  只是这炼丹的书典,看来她还要跑一趟随家的藏经阁了。

  随家主院内,一抹身影快速的穿梭,轻巧的避开了机关守卫,闪身进了藏经阁外院。

  藏经阁外,几颗闪着蓝色幽光的夜明珠将深邃的走廊照的通亮。

  黑影俯身在不远处的一颗古树之上,看着门外走来走去的两个守卫,手指一动,反方向的草丛内出现一道悉悉索索的响声。

  “谁?”守卫对看了一眼,达成协议之后一个人向着草丛的方向走去,在那人转身的一瞬间,另外一个人的背后一道黑影迅速的闪进了藏经阁。

  进入藏经阁,黑影自怀中掏出一张黄旧的纸张,摊开来,显然就是这藏经阁的地形图。

  在藏经阁的墙壁中摸索了一番,突然,一处不起眼的墙壁处一道石门开启,黑影闪身进入。

  黑影打开手中的火折子,入眼处竟然是一排排存放药物的小柜子,黑影快速的在其中翻找。

  暗处,随意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家伙有些懊恼,真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和她赶在一个点上了。

  没过多久,藏经阁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叫:“有贼啊,快来抓贼!”

  黑影一个闪身想要躲进一旁的夹缝中,谁知迎接他的居然是凌厉掌风。

  黑影急退,看着自夹缝中走出来的黑衣女子,一张靓丽的容颜暴露在空气外,头发竖起了一个怪异的马尾。

  “这药炉里居然有个小女娃。”黑影出口声音略显老态,却有几分老顽童的味道。

  外面脚步声越来越密集,还没等随意作出反应,黑影一个起身跳到随意的身旁,“小女娃,你带我出去好不好?我给你糖吃。”

 

第八章被盗的七腥草

  随意一怔,看着眼前拔掉脸上的黑布就来哄她的老顽童嘴角抽了抽,当她是三岁小孩吗?

  “一颗糖就想让我救你,未免也太简单了吧?”随意说着往后退了两步。

  “你这个小女娃,可不要小看我的东西,那可是千金难求的灵丹妙药。”对于随意的不识货,老顽童颇有几分不满,生气时连胡子都忍不住跳动。

  灵丹妙药?难道这个老顽童和自己的目的一样?也是,不然一般人谁会来这里。

  随意状似犹豫了一下接着开口道:“好吧,不过你要先给我。”

  “我还能骗你不成?”老顽童不满的撇了撇嘴,还是乖乖的扔给了随意一个小瓷瓶,脸上带着浓浓的不舍。

  接过瓶子,随意也没细看,就塞进了怀里。向老顽童示意跟着她走。

  虽然藏经阁里有通往药炉的暗门,但是药炉也是有自己的正门的,暗门不过是为了从藏经阁进入药炉方便而设置的,没想到却被这个老顽童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地图给忽悠了,而随意只是想在顺走一本炼丹的书典之后在顺几颗灵药,没想到两人会就此碰上。白白让随意捡了一个大便宜。

  府中的弟子都集聚在了藏经阁,一时半会也没有人想起来药炉这边,倒是让两人轻而易举的逃到了随府的后山。

  脚刚落地,老顽童一把掏出怀中的地图丢在了地上,猛踩了几脚之后嘴中还念念有词:“这个该死的贺老六,给的什么破地图,看我回去不弄几个丹药毒死他!”

  听到老顽童的话,随意眼中划过一抹暗喜。

  “老人家,你会炼制丹药?”

  “谁是老人家?你说谁是老人家?你这个小女娃怎么那么不讨喜?我才不是老人家!”

  看着突然炸毛的老顽童,随意显些笑出声来。

  “是是是,前辈前辈。”

  看着随意一副知错的样子,老顽童这才哼了一声,接着道:“是啊,我是会炼丹,准确的来说我是会炼毒!”

  老顽童说完,撇了一眼随意,却见对方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恐之色,也没有避之如蛇蝎,而是一种少有的闪闪发亮的眸光看着他,本来想吓一吓她的老顽童瞬间有种进了狼窝的错觉。

  “前辈啊,你看我救了你一命,按理来说你应该以身相许才对。”随意说完满意的看着眼前一脸惊恐神色的老顽童接着道:“不过呢,毕竟我们年龄相差那么多,前辈肯定也是娶了媳妇的,要不这样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做您的徒弟你看怎么样?”

  厚颜无耻啊厚颜无耻,两世为人,随意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一天。

  老顽童脸色憋的有些红,要不是今天出门太急,他一定赏这个厚颜无耻的小女娃一颗断肠丹尝尝。

  咳咳,不过这个小女娃确实很对他的口味啊。

  “你这个小女娃倒是胆大,我可不是那些道貌岸然的炼丹大师,我是炼毒师,炼毒师知道吗?歪门邪道!”老顽童打量了一眼随意,阴测测的说道。

  随意笑意盈盈的上前,刻意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前辈怎么可能是歪门邪道呢?晚辈倒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正道邪道,只有敢不敢做自己想做的事,敢不敢承认自己的想法的人,至于那些所为的正派人士,很多背地里都恶毒的很。”随意说的煞有其事。

  像是随悟随欢,哪一个不是阴狠手辣还自命清高?

  随意说完,老顽童不住的点头一脸的认同,看着随意的眼神也有了几分你懂我的意思。

  随意一见老顽童的反应赶紧继续道:“晚辈不才,却也具备了炼丹的资格,如今只愁没有志同道合的前辈指点一二。”

  随意惋惜的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幽怨的看了一眼老顽童。

  老顽童看着随意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恍然醒悟过来,感情这丫头把自己的条件都摆在这里了,自己不收不是浪费了人才?又想起家里那几个成天炫耀自己徒弟的老头子,顿时心一横说道:“想做我徒弟也不是不可以,要是你能够在十天之内练出一颗二品的洗髓丹,小老儿我就收了你,怎么样?敢不敢?”

  老顽童挑了挑眉毛看了一眼随意。

  二品,虽然随意对二品的丹药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但是二品的丹药应该不难吧?

  随口应承了下来。

  老顽童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跳脚起来,“哎呀,都怪你这个小女娃,害的我没有拿到七腥草,那可是我关键的一步啊!”

  老顽童说完作势就要回去,但是山下的随家,显然是已经发现那偷东西的贼已经逃了出来,正向这这边找过来。

  老顽童急的跳脚。

  “前辈说的可是这个东西?”随意自怀中掏出来一颗叶片宽厚泛黄,上面还有些黑色星点略带着一些鱼腥味的草药缓声问道。

  老顽童看到之后双眼一亮,立刻拿了过去,宝贝似的揣在了怀中。

  “你这个小女娃倒是机灵,知道这个草药的宝贵。”

  随意失笑,哪里是她机灵,不过是刚好看到药典之中说七腥草难寻,既然看到了就顺手牵羊而已,谁知道会碰巧派上用场。

  “前辈还是快些离开吧,虽然那些人不足为惧,但是纠缠起来还是很麻烦的。”随意看着越来越近的随家护院说道。

  “那些小家伙小老儿我会放在眼里?不过是要急着赶回去炼制我的宝贝,不然统统给他毒死。”老顽童胡子一翘一翘的,丝毫没有把那些人放在眼里。

  随意只是赔笑着点头。

  “那小老儿就回去了,你这小女娃自己小心,十天之后我来验收成果。”老顽童说完,脚底抹油,一溜烟的不见了。

  随意轻叹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不让别人说他老,自己倒是一口一个小老儿,明明轻功差的要死,居然还敢大胆的闯随府。

  随悟带着众多的护院往山上这边赶来,山脚处被火把照的通亮,就见一袭月牙白衣的随意自山上缓缓而下。

  随悟眼神一眯,吩咐着身后众人围了上去。

  随意唇角轻勾,看着随悟的眼神带着冷意,“二叔这是何意?”

  “随府藏经阁失窃,我奉家主之命前来捉拿,倒是意儿怎么会在此处?还是……”随悟看着随意的眼神带着几分算计的神色。

  “夜晚是采纳灵气绝佳的时间,而后山地处高位效果更甚,难道二叔不知?”随意冷笑。

  随悟脸色一寒,不知?怎么能不知?只是这出现的时机是不是也太巧合了一些。

  “原来是这样,不过意儿可能还要随二叔走一趟了,其他人继续搜查,要是找到什么人,立即缉拿,一定要活捉回来。”

  随悟可是记得随意还有一个厉害的同党,不管人有没有抓到,只要有护院看到,到时候随意即使真的无辜也会变成有罪。

  随意这次倒是没有反抗,乖乖的跟着随悟去了随家主院。

  大堂内,随觉正一脸阴沉的坐在正堂,听着手下的回报,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什么?七腥草居然也丢了?”随觉拍案而起,只觉身体里一阵气血翻腾。

  “回,回老爷,是的。”

  “废物,一群废物!”那七腥草可是为了献给云家的好东西啊,居然说丢就丢了。

  “派人去查,一定要给我查清楚,不管是谁,只要抓到格杀勿论!”随觉说完,有些泄气的坐在了椅子上,这个贼人,竟然声东击西,从藏经阁进了药炉,盗走了七腥草。

  正想着,后面却有人汇报二老爷带着三小姐来了。

  随觉大怒,这个随悟,最好不是来触他的眉头,不然,哼,他现在可是正有火没出撒呢!

  “二弟,这么晚了你把意儿带来作甚?”随觉开口,语气很不好,显然是正在气头上。

  “大哥,二弟也是无意之中发现意儿在后山,这才将她带了过来。”随悟说道,语气没有一丝一毫的挑衅,而是很认真的汇报。

  随觉一皱眉,这事怎么会跟随意扯上关系。

  “大半夜的你不在房间睡觉,跑到后山去做什么?”随觉看着随意的眼神多了几分凌厉,丝毫没有放过随意任何一个表情。

  “练功。”随意说道,没有一丝心虚之色,随觉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

  “下去吧。”随觉不耐烦的一挥手,随意冷然转身退了出去,随悟一急,还想再说什么,却看到随觉脸上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顿时噤了声。

  “你还在这里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人!”随觉怒急大吼。

  随悟这才退了出去,刚到门口就招来身边的小厮问道:“大哥怎么这么生气?”

  “二爷,府里的七腥草丢了?”

  七腥草?随悟脸上划过一抹阴冷的笑意,真是天助他也,没有七腥草,云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边随意刚回到屋中,就开始研究起了手里的药典,将炼制洗髓丹的草药一一记下,背熟了药性,才翻开另外一本炼丹的书籍。

  书籍上一颗颗如同蝌蚪般的文字看的随意头晕脑胀,显然是一本上了年头的古籍,虽然有了前主的记忆,但是这不代表随意就能很轻松的看懂古籍啊。

 

第九章红楼

内容不存在

末世女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末世女将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末世女将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