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叶楚烟厉建峰小说在线阅读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最新章节

来源:WXB|小说: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时间:2019-10-14 17:57:33|作者:流芳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好书推荐《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叶楚烟厉建峰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流芳是如何刻画的。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叶楚烟本是国公千金,掌上明珠,自愿下嫁与王府庶子厉建峰为妻,助他夺得了本不属于他的王位。谁成想人心易变,初等王位,第二日就将她以不守妇道之名,拖于雪地中公然杖毙。既然重生回来了,那就不能白回来。厉建峰,叶巧容,他们前世欠的所有一切,今生定要他们百倍偿还!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叶楚烟厉建峰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2章 巫蛊之物

  叶楚烟冷笑,将赵姨娘的茶杯端起。

“茶是她主动给我斟的,我可没逼她。我不过是告诉她什么是尊卑,免得她日后遇到外客还没大没小。到那时,丢的就不是你二小姐的脸,是国公府的脸!”

赵姨娘脸色一白,暗暗的抓住叶巧容的臂弯,轻微用力,摇头示意叶巧容不要多话。

叶巧容见她服软,心里更是怒意翻涌。一把甩开娘的手,径直上前,怒道:“十多年来,我娘几时给国公府丢过脸。叶楚烟,你可别无事生非,颠倒黑白!”

叶楚烟讥讽一笑,似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

“无事生非的,只怕另有其人吧。”她话语带着明显的警告,眸中寒光乍现。赵姨娘向来欺软怕硬,仗着叶巧容还能横行三分,绝不敢下毒害她。

叶巧容神色一闪,双手护在了身前,手指绞在了一起。

“我知道你因为我罚青茗的事记恨我,是,那确实是我惹出的,但你也罚了喜鹊,我也禁足抄书,你何必还来咄咄逼人。”

叶楚烟见她转移了重点,笑得更是嘲讽。

“设计害人,却没有替自己断后的能力,做事不干不净。叶巧容,你也不过如此。”

叶巧容脸上越来越僵硬,双手因为用力被绞得发白。她极力的让自己震惊下来,但她能感觉到自己从头到脚都在颤抖。

“放心,我不会现在就除掉你。不然,太便宜你了。”

叶巧容欠她的,远远不止于此。

自从那日之后,赵姨娘大病了一场,叶巧容则在屋里一步也不出。

叶堂之偶尔回来吃饭,她都会围着一阵嘴甜,如今不见面了,叶堂之也没有过多的询问。

这更让叶楚烟心里肯定,下毒的事爹知道谁是主谋,而且在抓小厮来审问前就已经清楚了。他明面上愤怒,私底下却没有对她们母女有任何的惩戒。

赵瑞已被打了板子逐出国公府,国公府也跟他赵氏一门断了关系,可见爹想保的不止赵姨娘还有叶巧容。

如果真是她们母女二人下的毒,那些毒药或许还在他们云湘院里。

“管家,我们府上很久没有清扫了吧?”叶楚烟将管家唤到身前问道。

“确实是有些时候了,先前耽搁了一次就再没清扫过。”管家掰手指头算着日子。

“趁今天没那么寒,让小厮丫鬟们都活动活动筋骨,把府上清扫一遍。特别是云湘院,二小姐现在不爱出门,把她屋子好好打扫打扫。”叶楚烟嘴角轻勾一笑。

管家躬身称是,正要离开时又被叶楚烟叫住了。

“上好的金创药。”叶楚烟让丫鬟将药交给管家。“被打了板子,管家也该得了教训。你是府里的管家,有些人不需要怕,尤其是某些不是主子的主子。”

管家是个聪明人,一听便知道大小姐说的是赵姨娘。捂着手里的金创药,登时心里一阵暖流。没想到主子还有真关心他们下人的时候,有了大小姐这句话,日后他也不必看某些人脸色了。

二话不说,他立即传话让下人开始清扫府邸。

到了云湘院,叶巧容不知怎么了,死也不让下人进屋打扫。

“二小姐,老奴是奉命行事,还请二小姐移步。”管家这次带来的全是丫头。

“奉命?奉谁的命?”叶巧容话一出口,一个人的名字就已出现在脑海。就在她愣神之时,管家已招呼丫鬟进了闺房。

“你们!”叶巧容一人,拦不住这七八个丫鬟,正手足无措时,更令她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丫头打开了她的衣柜,将里面的衣服取出准备擦拭柜子,正取到角落里摆着的一个小匣子。

叶巧容见状,立即紧张了起来。“不许碰!”她伸手去夺,吓得小丫头失手将匣子落在了地上。

只听砰的一声,匣子没上锁,里面的东西都滚了出来。花花绿绿的符纸,一个瓷瓶,还有一个写着生辰八字,扎着无数根针的稻草人。

听到响动,管家急忙冲进来查看,惊得瞠目结舌。顿时,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些东西上。

叶巧容连忙扑跪地上,手忙脚乱的将那些东西捡起来,塞回匣子里,死死抱住护在怀里。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清扫为何这么大动静?”

叶楚烟从门口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叶巧容手里抱着的匣子。还以为来晚了,原来她来得刚刚好。

“没事没事,只是丫头不小心失手打落了东西。”管家站出来圆场,催促着丫头们继续打扫,咳嗽了两声低头走出屋子。

叶巧容回头见叶楚烟站在她门口,眼圈登时红了,目中全是愤恨。匣子里的东西,所有丫头连同管家都看见了。若传出去,她叶巧容如何在国公府立足!

“别打扫了,我看二小姐这屋也挺干净。你们记住,在主子屋里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可外传。若让我听见闲言碎语,你们就休想留在国公府!”

“是。”丫头们纷纷恭敬说道,排成一行整齐出屋。

叶楚烟关上房门,扬了扬下巴,直指面前的座位。“我还没见过巫蛊之术的东西,巧妹何不拿出来,让我开开眼界?”

匣子里的东西被众人看了,叶巧容也不遮掩,噌一下站起来,双手将匣子砸在叶楚烟面前的桌面上。

“要看就看吧!爹知道是我下毒尚且不追究。叶楚烟,我量你也动不了我!”

叶楚烟单手打开匣子,捡出那扎满针的稻草人。那上面用红纸黑字写着一个生辰八字,就是她的。那瓷瓶不用说,里面一定是下在煤炭里的毒药。

爹不追查,叶巧容也没有及时处理掉这些隐患。

“难为姨娘,还费心思打听了我的生辰八字。她是得多恨我,以至于动用巫蛊之术。”叶楚烟轻蔑一笑。

“不是娘恨你,是我恨你!你就不该生下来!国公府就该只有我一个女儿!”叶巧容抿嘴握拳,怒意全然显于面上。

赵姨娘是婢女出身,就算没有叶楚烟,她也绝不会被扶正坐上国公府主母之位。但是,若她是唯一女儿,她就是长女,立嫡立长,那她顺理成章是嫡女!

“我恨你的出生,恨你是将军女所生,更恨你娘为何死了还霸着主母之位!”

叶巧容忽然笑了,嘲讽的看着叶楚烟。

“爹根本不爱你娘,那江湖术士说爹不得再娶妻纳妾,不过是他买通术士说的谎。在外面养女人只要不娶进门,随时可以撇清关系。为的就是演个忠诚丈夫,骗取将军府继续支持!叶楚烟,你也不过如此而已。”说罢,叶巧容大笑了起来,尖酸刻意,声声带刺。

第13章 公子殷勤

  叶楚烟怔然了,手拿着那稻草人,眼神冷漠空洞,仿佛跟这稻草人一般没了生机。

娘的房间一直都维持原样,每日都有下人打扫,但爹从未去过。她还以为爹是怕触景生情,原来不过是演戏而已吗?

“爹的心中只有权力,若不忘情弃爱便不够狠。”

叶楚烟苦笑,不知是说给叶巧容,还是说给自己听的。她眨了眨眼,眼底恢复了凌厉,晃了晃手里的稻草人。

“不过是三岁孩童都会玩的伎俩,以后无论明里暗里,尽管放马而来。”叶楚烟将匣子抄在手里,目光如刀。

这些东西是江湖术士卖给她们,下毒又由小厮顶罪。她已私下让那江湖术士远离京城,而那小厮已经入狱,爹就算是国公也无法越界去干涉刑部典狱,二人无法被灭口。

毒药跟巫蛊之物都被她捏在手里,以后叶巧容见到她都要害怕。赵姨娘只怕连门都不敢出,两人以后在国公府就是过街老鼠。

她要让她们知道什么叫恶有恶报,更要她们在她手中,日日夜夜提心吊胆,不得安生!

如果叶巧容敢利用这巫蛊之物反咬她故意陷害,那她就让那二人作证,坐实了赵姨娘叶巧容的罪!

叶巧容不敢阻拦,若是她现在将自己告发出去,那她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只能憋着心中的郁气,让叶楚烟将她的把柄握在手里。

“叶楚烟!我不会输给你的!终有一日,我要你跪在我面前!”叶巧容冲着她的背影,恶狠狠大声说道。

绛云阁

叶楚烟抬头望着一片苍茫的雪地。幼时,娘时常带着她在雪中漫步,围炉颂诗,娘的眼里满满都是幸福。

脑海里浮现出娘的欢笑,如走马灯般恍然闪现。娘在世时是快乐的,但她的真情实感换来的只是虚情假意。

叶楚烟摇了摇头,想切断这些回忆。遥望天边流云,眼底逐渐深邃。

这时,管家送来了一个请帖,上面写着厉王府三个大字。

“送礼?”叶楚烟问道。

“对,厉王爷寿辰在即,老爷想提前送个小礼,以表谢意。老爷说他实在是走不开,上回厉二公子亲自送炭,我们不好只派下人过去,所以让大小姐上门一趟。”

叶楚烟不解,登门道谢都是由男人出面,她们女子不可随意出入他人府邸。就算公务缠身,也不该让女儿家出去抛头露面。爹这么做,到底是何用意?

“下去吧。”

叶楚烟合上房门,拆开书信读着,视线缓缓移动,眸中渐渐暗沉。炭盆的火光映照在她脸上,显得她面色却越来越冰冷。

翌日,她按约定好的时间到叶府门前。

“楚姐真是准时,我还以为身为大小姐,要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才出门见客呢,呵呵呵。”叶巧容阴阳怪气的说着。

叶楚烟不发一语,上了另一辆马车。

“呸!装什么清高!等我笼络了厉建峰,看你还能嚣张多久!”叶巧容咬牙骂道,爹说她争不过叶楚烟,她偏不信邪!

叶府马车到了厉王府,负责传话的小厮送上拜帖,马车便直接驶进了王府大门。

叶楚烟偷偷掀开帘子,只见两行道路边尽是红色珊瑚树,皆高一丈有余,鳞次栉比。树下是从未见过的奇异花草,以翡翠琳琅点缀着,红绿交映,一派好风光!

此时,马车经过一座假山。她定睛看去,这假山竟是由翡翠雕刻而成假山!上青下白,水流湍湍,仿佛这流动的不是水,而是碎玉白脂。

几个衣着华贵的小公子,正往池子里扔东西戏鱼。仔细看去,他们手中拿着的是黄澄澄的碎金子!

这条大道整整走了一炷香的时间。

叶楚烟心中喟叹,帝王将相的府邸,竟如此奢华富贵。也不知是多少人的尸首才有这般风光,果真一入侯门深似海!

“二位小姐来了!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刚下马车便传来了厉建峰爽朗的声音,他拱手作揖迎上来。

只见他俊眼修眉,银带束发,一身靛青色绫罗绸缎,腰佩白玉,好一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见过二公子。”

叶楚烟跟叶巧容纷纷福身行礼。

“这是家父托我们送来的一点薄礼,还望厉王爷不要嫌弃。”叶楚烟话音未落,身后一个小厮便弯着身子将一个长盒呈上。

“礼轻情意重,哪里有嫌弃的道理。”厉建峰大气一笑,将盒子里的卷轴拿了出来,挥手摊开先睹为快。

“这可是居明道人的字画,叶国公太有心了!天气冷,里面坐吧。”他啧啧称奇,点头不断。

叶楚烟眯了眯眼,送给厉王爷的礼物,厉建峰竟敢随意拆开,看来外界传闻厉王爷身体每况愈下,不是空穴来风。

她们被带入前厅,浅尝着呈上来的茶,口感香醇细腻,茶叶不是一般的茶叶。水中还带着淡淡的花草气息,显然这茶水也不是一般的水。

厉建峰掀开杯盖,一嗅茶香立即皱眉变了脸色,非常厌恶,一口也没喝。

叶楚烟见状,想当年他还跟自己畅谈茶道,说着天下各地的名茶。说得头头是道,仿佛真喝遍了大江南北的茶。现在看来,他并不爱喝茶,那些话也都是笼络她的手段而已。

再世为人,经历的事情一样,但她的所见所闻已然不同。如今她有了一双火眼金睛,能察觉一切。每个人的眼神,表情还有动作。无论多么细小的举动,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而她身边的人,正在做着一些不可告人的事。

叶巧容坐在次位,美目流转,时不时偷瞄着厉建峰,暗送秋波。一颦一笑仿佛演练了千万遍,娇俏可人,动人心弦。

厉建峰也有意无意对上她的眼神,每一次对视似乎都是早有预料。二人眉来眼去,各怀心思。

“对了,上回收了二位小姐的礼,我也有礼物回送。”厉建峰想起了喜鹊的话。两下击掌,门外两个婢女走进来,分别在叶楚烟跟叶巧容面前跪下,双手托举着五彩琉璃雕刻而成的匣子。

“二公子竟然还准备了回礼,难怪城里都传二公子温文尔雅,待人亲和。如今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谬赞了。”厉建峰浅然一笑,甚是得意。

“除了爹的字画之外,什么也没带,这还收礼回去可怎么好意思呢。二公子还是别客气了,不然我们是要被爹责骂的。”叶巧容笑说道,细声撒娇。

叶楚烟则一直沉默不语。

“这权当是我送给你们的见面礼,国公若问你们就这么回答,二位小姐放心。”厉建峰坦然道。

第14章 王府世子

  叶巧容双目放光,打开匣子,里面是一柄以金银打造的镜子,握柄上全是西域宝石,镜面光滑,一看就价值不菲。她将镜子捂在怀里,娇羞脸红,对着厉建峰魅惑一笑。

一见叶巧容这份欢喜,厉建峰知道喜鹊没骗他。如果她说的都是实话,那这冷若冰霜的叶楚烟也该为他一笑。

“一点薄礼,二位小姐喜欢就好。”

厉建峰摊开手中镶着银边的折扇,看向了还未打开匣子的叶楚烟。

叶楚烟凝视着那五彩琉璃匣,眼神如水一般的寂静,仿佛已透过了匣子,看清里面的东西。

那跪着的婢女见她不动,微微将头低下,抬手帮她打开了匣子。一对龙凤玉璜交叠放置在红色纱垫上,在光的映照下,玉璜显得珠圆玉润,洁白如脂。

厉建峰小心翼翼的偷瞧着叶楚烟的神情,等着她欣喜,等着她惊叹。但是,叶楚烟做出了一个他怎么也想不到的反应。

叶楚烟嘴角轻勾,笑得嘲讽。伸手将匣子关上,冷声道:“如此厚礼受之有愧,却之不恭。我姐妹二人只为道谢,岂能再收礼而归。此番美意,我姐妹二人心领了。”

她微微颔首,身子稍微前倾,回绝的干净利落。

厉建峰一时哑然,无话可说。

“巧妹,还不快将礼放下。”叶楚烟看着笑容逐渐凝固的叶巧容。

叶巧容紧握着手中镜柄,恋恋不舍的放了回去。每动一下都很艰难,颈部肌肉僵硬,憋着怒容,盯着那华镜久久不能移开眼。

“我这妹妹自幼就喜爱镜子这类东西,不知是二公子懂女儿家心思,还是从什么人那里打听到了我姐妹二人的喜好?”叶楚烟看似随意,实则话里有话。

“此二物是我那常年吃斋念佛的娘代为挑选的,若不是二位小姐,只怕她还不肯呢。若真有得打听,我也不用苦苦哀求了。”

厉建峰无奈一笑,摸了摸鼻子。

叶楚烟看在眼里,厉建峰一心虚就喜欢抹鼻子。管家说喜鹊跟他单独见了面,单看叶巧容方才欣喜的模样,不似早有预知,想来是喜鹊那丫头自己做怪。

“咳咳。”

厅外传来一阵咳嗽,轻微低沉,但却透着隐隐的力量。

叶楚烟转过眼来,只见厅口转进一个年轻男子,面容苍白,身形羸弱。这厅内温暖如春,他却还穿着貂皮绒裘。他的步伐很奇怪,一只脚抬起来迈步,另一只脚便在地上慢慢的拖过去。

他身边的小厮低头在后跟着,双手合在身前交叠,似乎没有扶他的准备,但却战战兢兢的在一边跟着。

“大哥,你怎么来了。”厉建峰连忙从主位上站起来,三两步飞窜到了这年轻男子的面前,身形矫健。

“这是叶家的两位小姐,大小姐叶楚烟,二小姐叶巧容。”

“见过世子。”叶楚烟二人从客位上站起,俯身行礼。

“既然是客,不必多礼了。父王身体抱恙不能来见,我兄弟二人代为接见。”厉建安话未说完,捂着嘴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羸弱消瘦的身形晃荡着,如同风中的柳叶。

“这些事我来就可以了,外面寒气又重又燥,对你的身子不好。”厉建峰轻托着厉建安的手臂,却被他不动声色的挣开。

“这是?”厉建安见那俩跪着的婢女疑问道。

“哦,是我送给二位小姐的一点见面礼,但想来是我过于唐突了。”厉建峰失了三分底气,挥挥手让婢女下去。

“用琉璃匣子装,里面的礼想必不轻吧。”厉建安语气有些苛责,审视的看着厉建峰,气势威武。

厉建峰不敢答话,只是讪讪的笑了笑,连忙转移话题,天南地北,美食玩物的瞎扯了起来。

“我大江南北走了一遭,美人美景皆看遍。”厉建峰眉目一挑,邪魅笑了笑。“但我今日才知,那些风景人物皆是世间俗物。真正的美人美景,我今儿才算见了。”

叶巧容登时双颊绯红,低头弄裙带,抿嘴想要控制住自己的笑,但嘴角的上扬根本藏不住。

叶楚烟则不为所动,这些甜言蜜语上一世她已听得太多了。曾经,她也如叶巧容一般被哄得花枝乱颤。如此虚伪之词,为何上一世她会心动。现在想来,自己简直愚不可及。

“咳咳。”厉建安又是低声咳嗽了两声,身子剧烈的颤抖着,脸色越发的苍白。“在下身体抱恙不能久坐,就此失陪了。”

他独自撑着两边扶手让自己站起来,身边小厮想扶,他皱眉一瞪,小厮便缩手低头,仿佛犯了什么禁忌。

叶楚烟起身,颔首行礼。她的拳头紧攥着置于腹前,眼神里藏着一丝古怪。

忽然,她身形一晃,往前踉跄几步跌倒在厉建安面前。

厉建安一怔,身形立即定住,目中惊诧。

“大小姐!”厉建峰一个箭步上来,正要弯身去扶。

“不碍事,我这只是坐久了猛然站起就容易头晕,老毛病了。”叶楚烟抬手制止了厉建峰,自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话未说完,脚下又是一软,险些栽在厉建安的怀里。

厉建安出于反应,急忙伸出手来托住她的手肘。他看着羸弱,但手上劲力十足。

叶楚烟的手按在他手臂上将自己稳住,顺着滑抽出来,二人手心相触,交握在了一起。

突然,厉建安脸上神情一变,眉目中的惊然变成了一丝疑惑。

“世子恕罪。”叶楚烟连忙下拜。

顿时,厅内的气氛变得异样。

厉建峰不知该不该上前搀扶,也不知该不该说话。叶巧容则是吓白了脸,世子身子骨这么弱,若冲撞出了什么事,那她也脱不了干系。

“恕你无罪。”厉建安冷冷说道。“既然大小姐也不便久坐,建峰,你就送客吧。”说罢咳嗽了两声,拂袖缓慢而去。

“是。”厉建峰在后应道。本还想多跟两姐妹说话,如此一来也不好多留。

“姐姐,慢点走。”叶巧容担忧上前,双手搀扶着叶楚烟,一副温柔恭谦模样。

叶楚烟也不拒绝,正好借着这个由头离开厉王府。厉建峰那伪善的脸她不想多看,也不想听他说那些假情假意之词。本以为她能忍受,但却没想象中那么容易。

“别装了。”叶巧容将她抚上马车,帘幕还未放下,她就已板着一张脸开始质问。

“那华镜是无价之宝,雕工细致卓然,十年之工方可造出,你的那对玉璜更是世间难求。叶楚烟,你自己假清高就罢了,何苦连累我!”

未出王府,叶巧容已怒火冲天。

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浴火重生,邪王追妃难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