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邪医小说在线阅读都市邪医完本阅读

  • 时间:
  • 都市邪医米乐简
  • 来源:WD

都市邪医小说在线阅读都市邪医完本阅读

《都市邪医夏青》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都市邪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出大事了

上涌村。

夜深,无边的暮色,将这个早已无人居住的小村落,笼罩无余。

简陋的木屋里,夏青鼓捣着几个小瓶子,正在调试一种药剂。

嘴里嘀咕道:“你这老头子一生风流,偏偏晚年身体差的要死,临死前要我把你的骨灰带回上涌村安葬,还要我在你坟前倒上几杯大补药,想着在下面重振雄风,这回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老脸皮了。”

对着窗外远远看去,月色倾洒而下,墓碑上‘天云道人’四个大字,赫然在目。

夏青长叹一声,端起一个木碗,就准备去到坟前,但突如其来的一阵脚步声,令他愣在当场。

下一瞬。

只听“砰”的一声,木门被狠狠撞开,一名身穿紧身皮衣的长发女人,撞击木门的同时,直接滚了进来,带着浓重的喘息声。

女人咬着牙爬起来,将门关上,后背贴在门板上,呼哧带喘的道:“不要出声,否则我立马杀了你!”

微弱的烛光,将那张俏脸映照的一清二楚。

标准的鹅蛋脸,柳眉纤细、睫毛修长,一双眼睛如同黑宝石般明亮,眼角下更有一颗小小的泪痣,平添一抹忧郁气息。

她没有化妆,皮肤也显得吹弹可破,扎着单马尾,配上一身皮衣皮裤,简简单单、英姿飒爽。

“你谁啊?”夏青反应过来,佯装恐惧。

“闭嘴!”女人眼神清冷,看着眼前身穿T恤短裤、屌丝的不像话的男人,咬牙道:“把蜡烛吹灭,不要出声。”

看她这身行头,以及满面仓皇,显然是被追杀。

夏青不着痕迹的笑笑,直接吹灭蜡烛,小声道:“美女,我很胆小的,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吓我,以后萎了怎么办啊。”

不待女人回应,外头就开始传来不少动静,对方应该已经在隔壁木屋进行搜查了,很快就会过来。

怎么办,怎么办!

她内心无比焦灼,冷汗簌簌而下,打湿了额前几缕发丝。

已经持续逃跑一个多小时了,她筋疲力竭,再也没有力气逃亡。

在女人近乎绝望之时,夏青忽然凑过去,低声道:“要不然我出去引开他们?”

什么?

女人万分惊愕,这世上哪来无缘无故的好啊。

“你为什么要帮我,这样很可能会死的。”

“唉,从小我就受到教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就是个吊丝,本就无牵无挂,而你这么漂亮,还有大把年华能去享受,就这样香消玉殒的话,太可惜了。”

女人好一阵错愕,由于脑子太乱,也想不了太多,“好,你有什么未完成的梦想,跟我说,我如果幸存下来,一定替你完成。”

夏青羞涩的笑了笑,“我还没谈过恋爱呢,你亲我一下好吗,就这一个要求,如果我也大难不死,你就嫁给我!”

好感动!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路逃亡到这破山村里,竟能遇到这种好人!

“我答应你,只要咱们都没死,你到海韵集团找我,我一定嫁给你。”

话落,她托住夏青的脸庞,红唇重重的印了上去,足有半分钟才分离。

嘶……

夏青心中暗爽,漆黑一片当中,那张脸笑得跟菊花绽放似的。

紧接着,夏青站了起来,视死如归的道:“我去了,等我引开他们,你就快跑。”

吱呀

夏青打开木门,一步跨了出去,冷不丁回头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安雯!”

“好嘞!”

夏青一溜烟跑了出去。

安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离去的背影,心头泛起阵阵涟漪,眼中有泪。

很快的,那帮人真的被夏青引开了,周遭再度恢复宁静,蝉鸣之音都得到了数倍放大。

安雯不再迟疑,起身就准备反方向逃离,口干舌燥之下,一眼瞥到了木桌上的一碗水,端起来一饮而尽。

砰。

她放下碗,还没来得及打开门,就产生一阵晕眩,倒在了地上。

……

与此同时。

夏青跑了十分钟,在一片旧田里停下脚步,怡然无惧的望着对面八人。

由于天色太黑,夏青又跑的太快,他们到现在才发现,这特么居然是个男的!!

十分钟时间,也许足够安雯跑远了,黑灯瞎火的,一旦跟丢,上哪儿找去?

八个人齐齐爆发出焚天怒火!

其中一人怒道:“英雄救美?代价你承担不起。”

此时的夏青哪里还有半点吊儿郎当,他很认真的问道:“你们,想杀我?”

这根本是一句废话。

八个人当场就冲了上去,准备将夏青雷霆斩杀。

然而。

他们才刚跑出几步,脚步便是戛然而止。

夏青居然不退反进,主动迎来!

好似有飓风袭来,黑夜之中,夏青身形快若残影,仅仅一个照面,就连打斗都没有爆发,七个人便是在难以置信的眼神中,齐齐倒地。

仅剩一名幸存者,形单影只的站在那儿,喉结上下蠕动。

“你……”

“刚刚我问你们,是不是想杀我,那就是你们生存下来的机会,很可惜,没有把握住。”夏青嘿嘿笑道。

“放过我,不然被金哥知道了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好过。”那人无比恐慌,只能以此恐吓。

“金哥?”

夏青无奈的摇摇头,屈指一弹,一枚特殊材质铸成的银针,直接射进对方喉咙,银针隐没其中,融于血肉,那人横死当场。

随后,夏青没有多看一眼,转身离去。

“那小妞应该已经跑了吧?不得不说,我真是个见义勇为的好人,一个吻就把我打发了,大佬们不给我颁发个三好青年奖章,都特么对不起我。”

走到师父墓碑前,夏青无奈叹息道:“等久了吧?我这就去把迷魂水拿来,你在下面也悠着点儿,别把人家女鬼吓得复活了。”

很快的,夏青走回木屋,刚重新点燃蜡烛,就发现后方有着一阵异动传来。

回身望去,只见安雯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搭在床上,疯狂的扒拉着,那张脸涨红无比,好似覆盖上了一层红光,甚至还青筋暴起,大有要爆体而亡的趋势。

她怎么没走?

夏青眉头一皱,旋即看到地上的木碗里头,已经空空如也。

准备祭奠师父的大补药……被她给喝了?!

妈呀,要出大事儿了!!!

 

第2章 无耻

这可不是普通的补药。

夏青专门调配这个东西,是准备给天云道人“喝”的,配方由各种大补品所构成,剂量极重,身体不够硬朗的人,虚不受补,极有可能经脉寸断。

在过去的六年里,夏青跟着师父走南闯北,习得一身功夫和医术,可以说是尽得真传,想要通过针灸帮她祛除药效,倒也不是不行。

就是费劲儿了点。

“真是个冤家,无端端的闯我这里来,现在还要麻烦我出手,等你醒了,不把我嘴皮子亲烂,我都不放你走!”夏青憋屈的嘟哝几声,准备为其施针。

然而,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安雯整个人狂躁至极,猛烈的药效几乎侵蚀了她的理智,扬起拳头,赤红着双目,便狠狠打向夏青。

“握草,喝了我的大补药,还要打我,有毒吧你。”夏青侧身一躲,一记手刀迅速砍去,令其直接陷入昏迷,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夏青身上。

一股浓郁的体香窜入鼻孔,持续的萦绕着,让夏青瞪大双眼,有种入魔的感觉。

这种有别于香水的气息,让夏青格外着迷,哪怕他十七岁那年就成为了老司机,眼下还是有些难以自持,这个女人实在美的太过分了。

但是!

夏青是个有原则的男人。

怎么能随随便便与人发生关系呢?

那是绝对不可以的!

夏青心里暗暗想着,很快就为她施针,引导出大半的药效。

而后正准备推开安雯,忽然嘴巴一歪,眼睛一翻,“怎么肥四,好晕,好晕……我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怎么连一个女人都推不开了,不、不!”

……

次日。

清晨第一缕阳光投入残破的窗户,映照在一张俏丽无暇的面孔上。

暖洋洋的温度,让安雯陡然睁开双眼。

目之所及,是夏青那张棱角分明、犹如刀削斧凿的脸。

安雯的第一反应,便是一脚将熟睡中的夏青,踹到了地上。

“妈呀。”夏青在地上翻滚了两下,怒道:“你特么有病吧!”

还是那件白里泛黄的T恤和破旧短裤,还是那一副猥琐中带点屌丝的气质。

他没死!

不顾夏青的喊叫,安雯仔细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但记忆截止到自己喝了那碗水之后,就再无其他了。

“你到底什么人,那碗水又是什么东西?”安雯警惕的问道。

“你们女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越是漂亮,就越狠毒!”夏青伏在地上不起来,气愤的道:“我是个医生,我师父生前超级风流,身体又虚,我研制点大补药给他捎下去怎么了,我让你喝了啊?”

遥望窗外,果然有一座坟。

安雯稍微冷静了些许,再问:“那你把我……”

“我有没有碰你,心里没点13数吗!”夏青愤愤的哼道:“说一套做一套,还说都没死的话就嫁给我,一觉醒来就不认帐,亏我为了引开那些人,腿都摔伤了。”

事实上昨晚夏青差点就把持不住了,饶是他十七岁那年就成了个老司机,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简直极品中的极品。

但师父就在对侧“遥望”着自己,那要是能干些什么,心得多大啊。

沉吟良久,安雯虽然还是冷冰冰的模样,但语气总算缓和了不少,“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话落,安雯连忙下床将夏青扶了起来。

夏青左脚‘不小心’踩空,身体扑进了安雯怀里,连连惊呼,“嘶……真软。”

“你说什么?”

“腿软啊!”

如果不是昨晚亲眼目睹夏青大义凛然的样子,她当真感觉这个男人,不正经到了极点。

“你说你是医生,腿伤应该能自理吧,我还有急事要先走了,以后你再去海韵集团找我。”安雯快速说道。

“我也有急事,你带我一起走吧。”

“你还能走吗?”

“你说呢?”

……

清晨的山村,空气极为纯净,沁人心脾。

当然,女人的体香,比这更让人心旷神怡。

夏青堂而皇之的趴在安雯背上,一根手指卷着她的发丝,笑道:“老婆,咱们什么时候领证啊。”

安雯很有负罪感。

她真的很不想搭理这厮,但对方确实救了自己。

“我不会食言,但总要有个过程吧,你话能不能少一点?”安雯冷冰冰的道。

“唉,我这条腿估计是废了,我是医生,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儿,如果你怕我拖累你,把我放这儿吧。”夏青忽然叹气。

安雯霎时生出了恻隐之心,一个陌生男人,为自己出生入死,自己怎么能无动于衷?

“呼……”安雯舒口气,缓声道:“你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我先送你回去,等我处理好事情,会去找你。”

“我要去市区,照顾师父的孙女。”夏青总算说了句实话,此行回来,除了安葬师父的骨灰,就是去照顾他孙女了。

安雯点点头,正想说自己手机丢了,在这等等顺风车,忽然就见一辆马自达从前方疾驰而来,这无疑是让人欣喜的。

她伸出手,示意车辆停下。

然而,那辆马自达的车速非但不减,反而比之前更快了几分,在这乡间小路上,时速至少有一百二!

安雯的瞳孔逐渐凝缩成两个点,浑身汗毛扎起,眼睁睁看着车子飞驰而来。

近在咫尺之际,仍然没有减速的意思。

她终于意识到。

这不是偶然!

从车辆提速到袭来,整个过程极短,安雯想要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昨晚躲过一劫,现在却仍然逃不过殒命的结局吗?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安雯陡然察觉到身上传来一股磅礴的作用力,紧接着身体变得很轻很轻。

她被扛起来了!

砰砰砰

只见夏青扛起安雯,一脚踏在山壁上,身体借力而起,脚底如同贴在山壁,连续踏出几步,落地之时,那辆车已经呼啸而过。

一击未中,车子并没有复返,眨眼消失在尽头。

安雯浑身已然被冷汗浸湿,脸色煞白,蹲在地上疯狂的喘着粗气,足有好几分钟才逐渐平静下来。

而后,她脑子里‘嗡’的一下,缓缓抬头看向正在骂骂咧咧的夏青。

顿时惊为天人,“你!!无耻!!”

 

第3章 婷婷玉立

哎呀露馅儿了。

夏青汗颜,很是尴尬的挠挠头,小心翼翼的道:“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误会,我的腿伤在关键时刻,自己痊愈了,你信不?”

信你个大头鬼啊!

安雯气愤得牙齿颤抖,一想到刚刚背着这厮走了老半天,就郁闷到想死。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人活生生就是个流氓,明明身手过人,却满嘴跑火车。

用脚指头都能想到,昨晚那八个人,绝对是被他收拾掉了,想起那长达半分钟的吻,以及嫁给他的承诺……安雯内心是崩溃的。

但话说回来,无论夏青再怎么无赖,他救了安雯两次,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也正是基于此,安雯没有选择发作,只目光清冷的看向夏青,“如果你非要我嫁给你,我一定不会食言,你救了我,我应该履行承诺。”

“但是!”

“你休想我会爱上你!”

放下话,安雯转身离去。

有个性。

越是难以征服的女人,越能挑起男人的兴致。

夏青舔了舔嘴唇,忽然对安雯产生极为浓郁的兴趣,这年头有颜值又有个性的女人,可不多见了,况且,天上掉下个老婆来,就这么放过,简直暴殄天物。

“期待下次相见。”夏青笑眯眯的自语道。

……

泉安市,洵南北路26号。

这里是一片‘贫民区’,没有市中心的高楼大厦,更没有繁华地带的灯红酒绿,放眼望去,大片的建筑,尽是平房。

夏青花费大半天时间,辗转来到这里,此刻已然是将近午夜时分。

毫无疑问,师父的孙女唐思雨,便是住在这儿。

看着眼前的一座小平房,夏青眉头紧蹙,嘀咕道:“好几年没来了,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我。”

叹着气,夏青走进门内,一如几年前那般,这还是个三户合租的地方,还有个共用的小院落,以供做饭、晾晒衣服等。

朝着西侧的房间走去,夏青本欲叩响那扇陈旧的红漆木门,却发现因为年限太长,锁头已经松动了,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屋里亮堂堂的,没有想象中的霉味扑鼻,这么简陋的居室,反而萦绕着阵阵清香,跟外观上的破败,大相径庭。

夏青刚欲喊叫,便听到“啪嗒”一声传来,紧接着一股浓郁的沐浴露清香扑鼻而来。

转身望去,只见一名青春无限的美少女,身上披着一条浴巾,呆愣愣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瞠目结舌。

没有任何化妆品的一张脸上,五官极为精致,眼睛硕大而明亮,琼鼻高挺,朱唇莹润而小巧,一头长发别在脑后,却仍有几缕凌乱发丝粘在潮湿的脖颈和锁骨上。

嫩白双脚踩在地上,婷婷玉立,美到令人窒息。

纯白无暇,宛若画中仙。

一别几年,当初的小女孩儿,竟已出落的这般标致,夏青浑然看傻了眼。

四目相对。

空气有着瞬间的凝固。

唐思雨难以置信的看着夏青,也忘记了自己身上只有一条浴巾,愕然道:“夏青哥?”

“记性还不错,看来我和以前一样帅,没什么变化。”夏青哂然笑道。

“我……”

唐思雨有点激动,正想说点什么,猛然低头一看,俏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转身就想跑回浴室,把之前的衣服穿上。

然而,她才刚刚有所动作,脚下便是忽然打滑,在娇呼声中,整个人侧向倒了下去。

眼看就要倒地了,夏青眼疾手快的冲了上去,一把护住她的小蛮腰。

唐思雨惊魂未定的看着夏青,面色潮.红,胸口此起彼伏,那一颗小心脏,更是疯狂的加速跳动。

夏青火热的目光不加丝毫掩饰,声音里充满了磁性,“小乖乖,见到我就这么激动吗,我可不知道你这么想我哦。”

啊啊啊!

唐思雨性格本就柔弱,极其容易害羞,这会儿脸红的不像话了,连忙推开夏青,低头道:“夏青哥你干嘛呢,越来越不正经,不理你了。”

话落,唐思雨冲回房间,换了一件T恤和热裤,调整了下呼吸,才再度走出来。

夏青坐在那吱吱作响的破旧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很没风度的抽起了烟,而唐思雨犹豫了下,也是坐到他身边。

待得一支烟燃尽。

夏青没有再口花花,很严肃的道:“我师父,你爷爷他……走了,这次回来我也不准备再离开泉安市了,以后我会照顾你。”

没有出乎意料,当唐思雨听闻爷爷死讯之后,并没有任何反应,很是平静。

夏青叹口气,“我知道你怪他不管你,让你过的跟孤儿一样,但他是修道之人,情有可原。”

唐思雨长长的一阵深呼吸,缓声道:“可是我早就知道,他是正一派的道士,并不是全真派的,哪有不理会世俗的道理。”

“可是人都已经作古了,你要去挖坟埋怨一顿不成?”

“他葬在哪儿?”

“握草,你不会真要去挖坟泄愤吧,那是你爷爷啊!”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去拜拜他,终究是我爷爷。”

夏青眯着眼笑了起来,一把将她拉扯到怀里,对着她脑袋一顿揉,“好思雨,真乖。”

“哎呀夏青哥!”唐思雨挣脱开来,既羞怯又恼怒的看着夏青,咬牙道:“我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成年人了,你不能这么对我。”

“哟,成年人了?”夏青满脸的不相信,啧啧道:“你证明给我看看?”

唐思雨二话不说,狠狠的挺了下胸脯,道:“你看!”

额……

夏青一脸坏笑,没好气的道:“我只是想看看你身份证而已,你这是干嘛呢,大不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唐思雨简直要快疯了!

“夏青哥你越来越坏了,我真的不想理你了。”唐思雨咬着下唇,羞愤难当。

本想继续调侃一下这个美丽又羞怯的小女人,不曾想,那扇破旧的木门却被人一脚踹开......

见状,唐思雨惊愕的窜了起来,俏脸之上,布满了惊慌。

破门而入的那个男人,简直是她这阵子以来,最大的噩梦!

 

第4章 让他来救你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头已经秃了一大半,皮肤黝黑,身材矮小而精瘦,背也有点驼,活脱脱是现代版的武大郎。

“小唐啊,咦,来客人啦?”

中年毫不客气的走进来,直接问道:“小唐,我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夏青眉头一皱,脸色当场铁青下去,对唐思雨问道:“什么意思?”

唐思雨满是愤恨的看了眼中年,旋即低声道:“他是我房东黄大明,以前还好好的,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动不动就来问我,愿不愿意跟着他,愿意的话,以后就不用交房租了,要是不愿意,就得马上搬走。”

这么明目张胆的?

果然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这里虽然不是乡下,但作为整个泉安市最破败的地方,还远不如农村。

夏青也大抵明白了,唐思雨自然不可能答应这种事情,心里早就想搬走了,所以锁头坏了,才没有去修的念头,只可惜,她即将上大学,现在可没有学校宿舍能住,孤苦伶仃的,短时间内要找个合适的住处没那么容易,也只能迂回的拖几天了。

未曾想,这家伙今晚又来了!

黄大明根本不在乎两人的窃窃私语,他把夏青当成了空气,气焰嚣张的道:“小唐,你一个人过日子也不容易,我老婆死了,正好跟你搭伙过日子,以后供你上大学,对你来说是件好事,你没有理由拒绝的。”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几天我找到新住处就搬走,你到底还要怎样啊。”唐思雨声音不大,但怒火,却清晰可见。

黄大明摆明了要发难,干笑几声,道:“那就不好意思了,待会儿会有个新住户搬进来,你即刻搬走吧,给脸不要脸,以为长得有几分姿色就能为所欲为?马上带着东西,滚出去!”

唐思雨终究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女人,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剧变,顿时措手不及,语气上稍有服软,“再给我两天时间好吗,我一定搬走。”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拒绝我啊,那就免谈了。”黄大明冷笑一声,当即对着外头喝道:“都进来,把这屋里所有东西,全都扔出去!”

噌噌噌

几道凌乱的脚步声骤然袭来,三名搬运工模样的男人冲了进来,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在唐思雨焦虑慌乱的眼神中,夏青拍了拍她的肩膀,露出讳莫如深的笑容。

下一瞬。

三名搬运工先后被夏青拎起来,狠狠丢出门外,不顾那声声惨嚎,挪步走向黄大明。

一只手就能拎小鸡似的,拎起一个人?

黄大明顿时睁大双眼,看着夏青步步而来,忍不住菊花一紧,“你……你干什么?”

夏青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很挫,你是哪来的勇气,跟思雨提出这种事情的?”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她孤苦伶仃,为了上大学,每天打好几份工,累死累活的,跟了我,就能衣食无忧,这根本是等价交易!”黄大明梗着脖子,据理力争。

很骚的逻辑。

夏青不禁被逗乐了。

跟这种下三滥属实没什么好说的,夏青突然伸手,将这猥琐中年拎了起来,不顾其大喊大叫,问道:“自己选个方向,准备飞天。”

“你他妈放开我!”黄大明双脚悬空,惊骇万分的吼道:“在洵南北路这一片,还没有人敢对我动手动脚,你是不是想死啊。”

“哟,您是什么大人物呢,说的怪吓人。”

夏青再次被逗乐,拎着黄大明就准备丢出窗外。

但就在这时,唐思雨的几个邻居凑了进来,连忙喊道:“小伙子别冲动啊,房东跟虎哥关系很好的,虎哥在这一片没人敢惹,你要是动了他,今晚就走不出去了。”

“是啊,千万要冷静,你还年轻,不了解一些黑暗的事情,那真是会死人的。”

几个邻居出于好心,轮番劝阻。

就连唐思雨都慌了,眼神示意夏青不要乱来。

基于此,黄大明顿时气焰高涨,怒斥道:“赶紧放手,给我跪下忏悔,否则后果自负!”

昨晚听说了什么金哥。

现在又来个什么虎哥。

夏青不明白,这哪来那么多哥啊。

看了眼满脸焦虑的唐思雨,夏青逐渐意识到,这些年来她过的太清苦、太无助,自己理应给她一些安全感。

他要唐思雨知道,从即刻起,有自己的存在,放眼泱泱华夏,没有人再能够欺负她!

砰。

夏青无视众人劝阻,重重的将黄大明砸在地上,而后居高临下的道:“虎哥算什么东西?马上让他过来救你,否则今晚你四肢必废。”

什么!!!

那几个邻居都是惊愕不已,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不仅不听劝诫,还对虎哥出言不逊,这是要出大事啊。

而黄大明更是好半天没回过神,在这一隅之地,他从来没见过敢于无视虎哥的人,这小子当真是独一份!

“完了完了,又要出一条人命了。”

“真是个愣头青,逞什么威风,既然他不听,咱们也没办法。”

“可惜了大好年华,初生牛犊不怕虎,真以为法律能护他周全啊,太天真了。”

几个邻居纷纷摇头叹息,他们住在这里十几年了,深知虎哥的一些恶行,那是个整死人,还能顺利摆平的存在啊!

事实上,虎哥的确弄死过人,但也仅有那一次,正巧还被人知道了,一个片区的混混头子,岂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一帮井底之蛙。

在这人言纷杂之际,黄大明已经拨出了虎哥的电话,上来就哭喊道:“虎哥,我这儿出事了,搬出了你的名头,非但不被尊敬,连带着您也被侮辱进去了,快过来吧!”

似乎是得到了肯定答复,黄大明费劲儿的站了起来,指着夏青吼道:“今晚你就算不死,也得残废,我告诉你,在这一片儿,我是惹不起的神!!”

夏青无语的瞥了他一眼,仿佛在看傻子一般。

但唐思雨却非常恐惧,她不知道夏青跟着爷爷学到了一身本事,只觉得自己连累了夏青,那虎哥真来了,待会儿怎么办啊!

 

第5章 开始你的表演

察觉到唐思雨的恐惧,夏青握住了她冰冷的手,轻轻一捏,传递出些许安全感。

许是虎哥本来就在附近,因此不出五分钟,便是带着一大帮人,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这房子本来就不大,十多人一拥而入,立马就显得有些水泄不通。

邻居们口中如同神灵般存在的虎哥,长得五大三粗,身高至少一米九,虎背熊腰,身躯好似铁塔,那满面的胡渣,更是让人感觉凶神恶煞。

见得虎哥到来,黄大明急忙扑上去,谄媚的道:“虎哥您可来了,我之前就是……”

“闭嘴,我不想听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只想知道,你搬出了我的名头,谁还敢大放厥词!”虎哥重重冷哼道。

果真是派头十足,这份霸气,吓得门口观望的几个人瑟瑟发抖。

黄大明目光冷冽的看向夏青,变相回答了虎哥的问题,“现在,你当着虎哥的面,再说一次:他算什么东西?”

夏青不语。

黄大明以为他害怕了,哈哈笑道:“怎么,现在不耍威风了?虎哥脾气向来不好,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别人无视他的威严,你要识趣的话,马上跪下,把他的鞋底舔干净,不,顺带我的鞋也舔了,兴许虎哥心情一好,能放过你。”

虎哥对黄大明这番话表示很满意,点头过后,眯眼看向夏青,随口道:“我正好就在附近,否则你这种小虾米,也配我亲自过来?”

“不是我说你,看你这身板,哪来的勇气这么装逼啊?我是真特么不屑打你这种废物。”虎哥很是无语,随后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过来,舔鞋,舔明白了,我不会对你动手。”

一个比一个狂傲。

这虎哥字里行间,尽是对夏青的不屑,仿佛自己亲自过来,都是一种耻辱,那么不屑打他,就践踏一下尊严,以防未来还有人无视自己的威名。

果不其然。

在虎哥的威风凛凛之下,包括刚刚那几个邻居在内的一大群人,都发出了哄笑声,有人喊道:“舔,快舔!!”

夏青脸上的笑容,在此刻逐渐浓郁起来,他也终于正眼看向虎哥。

一手牵着唐思雨,另一只手,掌中悄然出现几根特殊特殊银针,屈指一弹,没入虎哥的‘四满穴’。

眨眼间,虎哥只觉得腹部凭空出现酸痛之感,紧接着袭来一股尿意,堪比喝了好几升水,当场就想得到释放!

与此同时,夏青哂然笑道:“虎哥,是不是想尿尿啊?”

还不待虎哥反应过来,又是一针屈指弹出,令得虎哥想小便之余,还想要大便!

“现在是不是又想要上大号了?”夏青眯着眼笑道。

天啊!

虎哥仿佛看到了一尊煞神,顿时冷汗直冒,对夏青产生无穷的忌惮,再也不敢有任何造次。

四满穴,隶属足少阴肾经,在下腹部,当脐中下两寸,严重刺激,可让人大小便失禁。

此刻虎哥还能坐在那儿,证明夏青留有余地。

四目交织。

夏青咧嘴一笑,“接下来,请开始你的表演。”

众人都搞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只觉得夏青的言语,显得很是莫名其妙。

而虎哥双拳紧握,浑身都在微微发颤,他知道这不会是一个巧合,这个青年,定是有着什么古怪的手段!

唯恐夏青再度发难,虎哥不敢犹豫,反手一嘴巴子抽出,将黄大明扇到地上,而后对一帮小弟喝道:“打残他!”

什么情况?

莫说是黄大明本人了,就是那些个狗腿子,也搞不懂发生了什么,这虎哥怎么好端端的,就调转枪口,要打自己人了呢?

“不是,虎哥,您……”

“啪!”

虎哥再次将其扇倒在地,重重的喝道:“都愣着干什么,打啊。”

这下众人不敢再迟疑了,连忙冲上去,按着黄大明一顿暴打,不出几分钟,黄大明便如同死狗一般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作为一名医生,夏青可以推断出,没有三个月,怕是下不来床了。

紧接着,虎哥按着小腹,走到夏青面前,狠狠的一个九十度鞠躬:“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恕罪。”

狭小的屋子里,一片哗然。

最过于惊恐的,便是那几个邻居了,此前他们还在口口声声的说,夏青今晚必然遭殃,而眼下,虎哥的臣服,令人大跌眼镜。

这年轻人刚刚好像什么都没做吧?

难道……这是哪位恐怖的大人物,临时被虎哥认出来了?

对,一定是这样,太恐怖了!

所谓兵不血刃,莫过于此。

夏青不需要动手,去打这一帮垃圾,略施小计,便能掌握大局。

没有理会虎哥的问候,夏青淡淡的道:“弄醒他。”

“是。”虎哥当即对小弟眼神示意。

不多时,一盆水迎面浇下,黄大明惊醒过来,但浑身的重创,让他动弹不得,只是嘴里不断发出呜咽之声,看起来痛苦难当。

夏青蹲下.身子,拍拍黄大明的脸庞,嘿嘿笑道:“老哥儿,现在怎么说?”

“你你你……”黄大明躺那儿,惊恐万分,在与虎哥眼神对视之后,连忙服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这房子你们爱住多久住多久,不收房租了,放过我吧!!”

“早干什么去了?大半夜的,浪费我时间,要不然现在我可能已经进入温柔乡了。”夏青说话的时候看了唐思雨一眼,令其霞飞双颊。

“态度还不错,那我就不废你四肢了,不过……未完成的事情,总要完成的。”

骚.浪贱的一番言语之下,黄大明心头剧颤,虎哥等人脸颊抽搐,眼睁睁看着黄大明被丢出窗外,又一次昏迷了过去。

此刻,全场鸦雀无声。

夏青忽然展露出来的威势,远强于虎哥带给人的恐惧,众人无不是瑟瑟发抖。

“还杵着干什么?滚啊!!”夏青前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却一脚将虎哥踹飞出去。

他知道虎哥只是暂时认怂,等过几天恐惧消除了,有可能卷土重来。

但,那又如何?

待得屋里风平浪静,夏青闭上眼睛,把脸凑了过去,对唐思雨道:“快点儿。”

“干嘛?”唐思雨疑惑不解。

“奖励我,亲我啊!”

“……”

都市邪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邪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邪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