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韩景初唐婉凉小说在线阅读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最新章节

  • 时间:
  •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唐九
  • 来源:WXB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韩景初唐婉凉小说在线阅读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最新章节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韩景初唐婉凉》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2章 难道真的想改当我小后妈了

  韩景初长腿走到老宅门口时,发现身后的唐婉凉仍然杵在餐厅。

男人没好气的回头喊了一声,“唐婉凉,你老公都要走了,你还不跟上?难道真的想改当我小后妈了?”

此时,唐婉凉才回了神,抬眸时,眼底的失落已经消失殆尽。嘴角牵起笑容,礼貌的和韩老爷子告辞,从沙发上拿起手包,亦步亦趋的追上韩景初。

两人出了老宅。

黑色的宾利停在外面,男人率先上了车,坐进了驾驶位。

唐婉凉跟在他身后,猜到他可能不想她上车,双脚一顿,停在了离车子一米远的距离,“韩景初,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坐公车回学校。”

下一刻,车窗摇下,露出韩景初那张丰神俊朗的面孔,不耐烦的看向她,“赶紧给我滚上车来!”

她堂堂一个韩家的大少奶奶,居然坐公车,不是在给他韩景初丢脸吗?

唐婉凉一动不动的立在原地,见韩景初不肯改变主意,深吸了一口气,踩着奶白色的高跟鞋,走到副驾驶位。

拉开车门,弯腰坐了进去。

“我以为,你不会想和我同坐一辆车。”唐婉凉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平静的开口,像是在陈述着事实。

车子发动引擎,黑色的宾利毫无预兆的往前急速的驶了出去。

唐婉凉的安全带还没有完全系好,身体下意识的往前撞去,额头砰的一声,难堪的撞在了车窗玻璃上。

嘶——

她痛的轻嘶了一声,捂着额头,眉角轻蹙。是了,他不想和她同车,但他想看她难堪。

只要她越难受,越狼狈,在他眼底,就愈发像是一个笑话。

“唐婉凉,你给我记住了,在我眼里,韩太太这个位置,你根本不配,你千万不要自作多情的以为,今天我在嫣然面前是在帮你说话,我不过是在老头子面前演戏!”

男人修长白皙的十指转动在方向盘上,冰冷的薄唇之间,对唐婉凉说着近乎残忍的话。

唐慕暖抿了抿唇,秀眉皱的更紧了,“韩景初,我知道你是在做戏,不需要你再一次提醒我……”

她努力想忽视的事实,最终还是从男人的嘴里,无情的说出来。心口的位置,没来由的一疼,在滴血。

“知道就好……我还以为你忘了,我究竟有多恨你,居然敢答应老爷子,和我生孩子,也不看看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你这种害人精,也配?”韩景初的话,一句比一句毒,每一句都在往唐婉凉的心上扎。

“我当时不过是一时情急……担心爸……”她看着韩景初,顿了顿,认真的纠正,“担心韩伯父会生气……”

她和韩景初不过是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所以,对于韩伯父,她也没有资格称呼对方作爸爸。

“呵!是不是情急,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一年前,你为了嫁给我,可以不择手段的把安安推下楼,你这种女人,什么恶毒的事情,做不出来!”

韩景初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油门踩到最大码,车子在盘山公路上,开的飞快。

坐在一旁的唐婉凉在车里癫的七倒八歪,胃里一阵阵的翻腾着,难以忍受的喊道,“韩景初,你停下!别开那么快!”

“唐婉凉,你没有资格指使我!”韩景初冷冰冰的道,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这样的举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在和唐婉凉赌气,还是在和他自己赌气——

可以察觉到的是,他居然开始下意识的在乎起唐婉凉这个死女人了。

晚上在老宅,听到韩嫣然一口一个贱人的大骂唐婉凉,在他听来,显得格外刺耳。

“韩景初,你这个疯子!”唐婉凉吓坏了,双手抓紧安全带,一双秀眉因为难受而紧锁。

车子飞速的行驶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停下了。

一个紧急刹车,车轮在路面发出一道剧烈的摩擦声。

唐婉凉连忙推开车门,跑到马路边,一只手撑着路边的大树,弯下腰,哇的一声,狼狈的大吐特吐。

心里更加认定,韩景初所做的一切,无非是想折磨她,为他的苏薇安报复她——

此时,男人走下车来,修长的身形,一只手插在西裤口袋里,“唐婉凉,你说我是疯子,可是,我这个疯子,也比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害人精好!”

闻言,刚刚吐完的唐婉凉抬起一张白皙精致的小脸,擦了擦嘴角后,佯装毫不在意的露出一抹笑,“是啊,我是害人精,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你韩大总裁,最后娶的人,还不是我这个害人精?”

每次看见唐婉凉那张云淡风轻的模样,韩景初都恨不得立即撕下她的假脸。

“唐婉凉,你真是让我感到恶心!”一字一句,句句扎心。

“是么?那对不起了,韩大总裁,你还要继续恶心的和我进行这段婚姻,还请你多多包涵。”唐婉凉笑的没心没肺,心里却剧烈的抽痛着。

“呵!唐婉凉,别以为有老爷子罩着你,你就可以和我叫板了!”韩景初冷冰冰的警告道,“小心你的唐家被你连累了!”

唐家两个字,就像是唐婉凉的命门——

她全身一僵,恨恨的看着韩景初。“你……”

她知道的,就算韩景初没有打主意对付唐家,她那个败家哥哥唐一南还是会给唐家捅娄子,最后一切还是需要由韩景初出面摆平。

“知道怕了?晚了!”韩景初冰冷的看了她一眼,丢下话,踩着黑色的意大利纯手工皮鞋,登上驾驶位。

唐婉凉向前追了一步,尔后还是立在了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黑色的宾利,在夜色下,绝尘而去。

黑漆漆的夜里,荒凉的盘山公路上,只剩下唐婉凉一个。

现在这个时间点,最后一班公车已经没有了,这里是别墅区,根本打不到计程车,下山的唯一途径,就是徒步走下去。

唐婉凉苦涩的勾了勾唇,韩景初还真是狠心,居然把她一个人丢在了荒郊野岭——

第13章 唐婉凉,你不能出事

  等到唐婉凉快走下山时,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夜里凉,她身影单薄纤细,双手抱着臂弯。乌黑的头发,被风吹的乱糟糟的,凌乱的往一边飘。

“叮”地一声,电话打进来的铃声响起。

唐婉凉心上一惊,脑子里立即跳出一个不可能的名字——韩景初。

冰凉的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到手机上备注的名字——陆云深,江大唯一被破格提拔的最年轻的大学教授,其实只比她大两届的学长。

最后,还是让她失望了。

她怎么会天真的以为,以为……韩景初会稍微关心一下她是否平安的下山了,关心一下她一个人走下山会不会有危险。

等到铃声第二遍响起时,唐婉凉才想起要接电话,抬手摁了接听键,“喂……陆学长……”

“婉凉,你在哪呢?”陆云深关心的问道。

“我在……”唐婉凉正要说话,突然发现手机的听筒里传来沙沙沙的声音,话筒那边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得模糊。

从耳边摘下手机一看,才发现屏幕上的信号只剩下一格了。

“对不起啊,陆学长,我在山里呢,这边信号不太好,听不见你说话,我先挂了。”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见她的声音,唐婉凉说完后,匆匆的挂了电话。

在江大的四年,她不是不知道陆云深对她的心思,她坚定的拒绝过,可是对方根本不放弃,现在的她只能选择刻意的回避,装作不知道,不知情……

挂了电话,唐婉凉来回的翻了一眼通讯录,没有多余的未接电话,甚至连一个短讯都没有。

是她太贪心了吧……他怎么会关心她呢?

心里自嘲的一笑,踩着月色,唐婉凉徒步往山下走去。

……

另一边,开车离开老宅的韩景初,心情烦闷的很,直接去了帝景酒吧的专属VIP包厢。

韩景初刚刚在包厢里坐下,一名帅气的男子带着一大波端着酒的侍从走了进来。

“韩哥,今天是什么风又把您吹来了。”傅斯寒邪笑着说。

韩景初蹙了蹙眉,冷冰冰的道,“傅斯寒,你再这么妖里妖气,我就派人封了你的傅氏公司。”

“别啊,哥,消消气,我这不是带着人带着酒过来给你赔罪了吗?”傅斯寒跌坐在沙发,陪着笑道。

韩景初往后一靠,没理会他。

“韩哥,什么事又惹得你那么大的火气?”傅斯寒随手开了一瓶名酒,一边倒酒,一边问,“那天在包厢里喝醉了,被你带走的女人是SZ吧?”

韩景初听到SZ二字,深黑的瞳孔暗了暗,“SZ?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罢了。”

傅斯寒把手中的酒递了过去,晃了晃酒杯中深褐色的液体,“韩哥,这么大火药味?为一个女人动怒,可不是你的风格。”

闻言,韩景初怔了怔,微微眯起了细长的眼睛。

是啊,他从来都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他身边的女人,换的比衣服还快,而且在换了以后,他甚至不会多看对方一眼。

可是,每次看到唐婉凉,他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去捉弄她,想要改变她的喜怒。

而且,哪怕他对她不屑一顾,他也绝不愿意她投向别人的怀里!

端起酒杯,韩景初抿了一口酒,联想到那个女人现在一个人在山上,心头升起了一丝莫名奇妙的担心——

该死,他怎么会担心她,她不配!

像唐婉凉那样的害人精,最好消失,死在野外最好,这样他还不用在担心薇安回来之后,怎么处置那个女人。

“对了,韩哥,我最近真是倒霉透了,我上次找的那个小女朋友,居然在江大附近被人给奸了……”见韩景初一脸愠色,傅斯寒识趣的转移了话题。

“你说在哪?”闻言,韩景初狠狠的蹙起眉角,冷声问道。

江大两个字直直的戳进了他的心坎上,正是唐婉凉现在就读的大学。他记得上车前,唐婉凉那个死女人说她一会儿回学校。

“江大!”傅斯寒不明所以的重复了一遍,“我听说,最近江大危险着呢,好几个年轻女孩都遭殃了。”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原本坐在沙发上的韩景初,已经起身,抓过搭在旁边的西装,匆匆的出了门。

“韩哥……我叫的女人都还没有来,你怎么走了?”傅斯寒不解的朝着韩景初的背影喊道。

出了包厢,韩景初坐进车里,油门开到最大码,朝着老宅往江大的方向驶去。

男人一只手打着方向盘,腾出另外一只手给唐婉凉打了电话。

打过去的结果,先是机械的女音告知他对方暂时不在服务区。他不死心的又打了几遍,话筒那边居然直接提示他对方已经关机了!

韩景初气得直接将手机丢到了一边。

一路上,韩大总裁闯了几次红灯,他也没有管,他只知道,他现在很担心——

明明他完全可以让许铭开车回沿途找唐婉凉,明明他完全没有必要着急的,明明唐婉凉那个害人精是推安安下楼的凶手,就算出了事,也是她罪有应得。

可是,他偏偏放心不下。

一想到,唐婉凉现在可能正被别人欺负,可能毫无生气的躺在野外的样子,他的心脏骤然一紧,车速加快。

第14章 你是想继续这样抱着我太太多久呢

  下了山,好不容易走到了大街上,一路上都打不到计程车,唐婉凉只好先坐在路边的公交站台休息。

低下头,从口袋里重新掏出手机,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下意识的就想翻一翻通讯录。

然而,掏出手机的时候,才知道,手机已经没有电自动关机了。

她叹了一口气,纤细的背影独自坐在站台,在水泥路面,投下一个长长的,孤单的影子。

刚开始结婚的那一个月,她也是如同现在这样,在韩园,属于她和韩景初的婚房,靠在床头,从晚上等到天明,一.夜又一.夜的等——

只不过,韩景初根本不会回来。

后来,她也明白过来了,即使他们结婚了,这段婚姻也不过是名存实亡,韩景初的心里只有苏薇安。

所以,她从韩园搬了出来,住进了韩伯父送给她的公寓。

以为那样可以减少联系,却没想到,韩景初并不轻易放过她,时不时的带着不一样的女人到公寓,当着她的面亲亲我我……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银灰色的车,从远处朝着她行驶了过来。

车灯照过来,唐婉凉抬眸看过,她认得那辆车,车主正是陆云深。

“婉凉……你怎么样?”车子停下,陆云深推开车门,走下车,英俊的面孔上,布满了昭然若揭的担忧。

唐婉凉摇了摇头,抿起冻的发白的嘴唇,“陆学长……我没事……只是,你怎么来了?”

她知道,她就那样挂断了对方的电话很不礼貌,只是她意料不到的是,对方居然会找了过来。

“你一挂我的电话,我很担心你会出事,派人根据你的手机定位,查到了你的模糊地址,没有想到,真的找到了你。”见到唐婉凉没有出事,陆云深才放下心来。

天知道,他刚才听说她一个人在山里,他究竟有多担心她。

“谢谢你,陆学长。”唐婉凉扯了扯嘴角,但心底并没有多开心。别人都知道她一个人走下山很危险,偏偏她那个名义上的丈夫,对她不闻不问。

“走吧,我送你回学校?”陆云深脱下.身上的西装,不由分说的罩在了唐婉凉的肩上。“夜里凉,小心感冒了。”

“不用了,陆学长,谢谢你的外套,不过,等下我打计程车就可以了。”唐婉凉摇头,坚定地拒绝道。

她的心已经给了韩景初,就再也装不下多余的人了。既然她不能回应对方的感情,就绝对不能轻易的给对方希望。

“婉凉……”陆云深有些着急的喊了她一声,强硬的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想要拉她上车。

正在这时,黑夜里,传来跑车刺耳的鸣笛声和狂按的喇叭声。

唐婉凉和陆云深同时一惊,双双回眸看过去。

强烈的车前灯照在两人的脸上,刺的人眼睛睁不开,唐婉凉下意识的抬起手肘去挡。

等到车子靠近时,唐婉凉才看清车窗后的那张脸,她双眼瞪大,吓得不轻。

是韩景初……他居然回来了……

一颗心,像是遭遇到了一记重锤,砰砰砰的乱跳。

她强烈的克制自己,千万不要以为对方是担心她才回来的,可是,内心,还是忍不住透出一些小庆幸。

然而,黑色的宾利车开近时,并没有停下,而是直直的朝着两人撞了过来。

唐婉凉顿时惊住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旁的陆云深反应过来后,飞快的搂着唐婉凉的肩膀,让到一边。“婉凉,小心!”

唐婉凉蹙了蹙眉,眼睛瞥向那辆豪车,之前的小庆幸,都被对方的这一下撞击,毁的一无所有。

她是相信的,如果可以,韩景初是真的想撞死她!

此时,车上尊贵无比的男人已经走了下来,黑着一张俊脸,视线触到陆云深搂着唐婉凉的动作时,眸底像是淬了冰,轻蔑的讥笑道,“陆先生,你是想继续这样抱着我太太多久呢?”

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豪门错爱:前妻,离婚无效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