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二宝助攻爹跪了

    二宝助攻爹跪了花清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花清舞

    来源:wf|小说:二宝助攻爹跪了|时间:2021-10-26 13:30:18|作者:花清舞

    《二宝助攻爹跪了》,二宝助攻爹跪了小说阅读。短篇言情小说二宝助攻爹跪了由作家花清舞创作,本站分享主人公宁婉封言的故事,讲述了主角是宁婉封言的书名叫《二宝助攻爹跪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清舞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从青梅竹马,到反目成仇;从两小无猜,到相爱相杀。曾经他将她宠在心尖,如今将她踩于脚下;她爱不起,躲不起,被他折磨得伤痕累累。宁婉绝望的看着他:“你一定要将我赶尽杀绝才肯罢休吗?”他却将她圈入怀中,柔情蜜意:“婉儿,我错得离谱,我们重新开始。”宁婉摇头,凄然一笑:“晚了,封

    二宝助攻爹跪了宁婉封言
    精彩内容试读

    “睿睿和甜甜在哪?”

    封言眉眼含霜,目光犀利的看着她,寒声问:“谁准让你来这的?!”

    “我要见孩子。”

    “呵,你跪到一晚上了吗?!”

    “封言,我没让你把我抱进去!”

    宁婉瞪着他,眼神异常倔强。

    封言恨透了她此刻的眼神,唇齿间逸出一个冰冷的字:“滚!”

    “我要……”

    没等她说完,宴会厅就一阵骚动。

    宁婉也寻声看过去,就见两个身穿警服的人朝着她走了过来。

    “宁婉,现在你涉嫌杀害第一监所看守杨丽,请跟我们走一趟。”

    宁婉的脑袋顿时“嗡”了一声。

    杨丽死了?!

    什么时候的事?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僵硬道:“我没有杀人。”

    “有没有,证据说了算。”

    警员说着就要给她戴上手铐。

    宁婉大惊,下意识的看向封言,却见他脸上一片漠然。

    宁雪却在此时候抱住宁婉,“你们别伤害我姐。”

    话落,她又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嘲讽:“这次,我会让你死在里面!”

    宁婉瞬间明白怎么回事,“是你?”

    宁雪一惊,柔弱的问:“姐,你在说什么?”

    “宁雪,我绝不会让你得逞!”

    宁婉咬牙,做梦都没想到宁雪竟然可以这么丧心病狂!

    宁雪的小脸上顿时闪现泪光:“姐,你怎么能这样?

    我昨晚去接你出狱,结果看到杨姐的手被你扎伤了。

    我装作不知道,可你竟然诬陷我?”

    宁雪外表柔弱,洁白无瑕,看起来就很乖巧善良,演起戏来更是逼真。

    周围一片哗然。

    “我的天,这宁家大小姐竟然坐过牢?”

    “真是够狠的,刚放出来就又杀人,宁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千金?”

    “什么千金?现在宁天成对外都不提大女儿,反而总是将小女儿挂在嘴边。”

    “昨晚宁天成五十五生日,都没让宁婉回去。”

    宁婉脸上一阵**辣的疼。

    昨晚出狱时,父亲打电话给她,冷漠得只有一句话:“我过生日,你别回来添晦气。”

    她看向封言,眼里有一丝慌乱。

    她不能再进去,她还没有抢回孩子,没有报仇,她不能死在那里!

    可是封言却端起一杯红酒,跟旁边的男人碰杯,丝毫没有看到她一般。

    宁婉攥紧拳头,抛下一切尊严,对封言解释:“封言,我没有杀人,是宁雪陷害我。”

    宁雪也梨花带雨的看向封言:“阿言,我没有。”

    封言温柔的揽过她:“我信你。”

    简单三个字,彻底粉碎宁婉的希望。

    他宁可信宁雪,也不信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她还挣扎什么?

    宁婉任由警员把她带走。

    面对审讯,她一口咬定没有杀人。

    “你自己看看。”

    警员播放了两段监控视频。

    第一段,宁婉用削尖的牙刷刺穿了杨丽的掌心,之后打了一个电话离开。

    第二段,杨丽出来,一辆卡车直接撞过去,将杨丽碾成了两瓣,身下一片刺目的鲜血看起来极其触目惊心。

    宁婉攥紧手指,努力保持镇定:“我扎她是因为杨丽踹我腿窝,把我踹倒了。

    至于卡车,我不知道,你们不能凭这个就断定是我杀人!”

    “卡车司机咬定是收了你的钱,这里也有你给他的转账记录。

    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你如果承认,还能争取宽大处理,否则买凶杀人,这可是死刑。”

    宁婉再次吃惊。

    她的手机一直被没收,出狱的时候才还给她的啊。

    是宁雪?!

    一定是的。

    她出狱前几天,宁雪来过。

    理清楚来龙去脉,宁婉沉声说:“我要见封言,这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

    可她话音刚落,宁雪温柔的声音就响起:“阿言不会来了。”

    “宁、雪!”

    标签: 二宝助攻爹跪了 花清舞 宁婉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