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邪魅王爷绝宠装嫩王妃

    邪魅王爷绝宠装嫩王妃主角冰莹南宫秀小说-冰山小说全文免费

    来源:ysg|小说:邪魅王爷绝宠装嫩王妃|时间:2021-10-14 00:13:05|作者:冰山

    火爆新书《邪魅王爷绝宠装嫩王妃》由著名作者冰山所编写的古代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冰莹南宫秀,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第三章冰莹领着秀儿,绿儿两个丫头,在臭烘烘的脏物房搜寻了整整两个时辰,才总算找到了“肚兜”。“四姐。这件肚兜有什么要紧的?为何你这么重视?”秀儿问。“这个…&

    邪魅王爷绝宠装嫩王妃冰莹南宫秀

    第四章

    冰莹回了她一眼,轻轻冷笑。

    北堂成道:“敏儿,你可清楚的看到伤你的人?”

    “是!”

    北堂敏咬牙切齿的点头。

    然后,目光仇恨的望了一眼冰莹。

    北堂成道:“那你将事情的经过,在堂上详细的述说一次!你要记住,这里是北堂家祖宗祠堂,你一定要实话实说。”

    “是的。二伯。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早上我在花园……”

    北堂敏将整件事说了一遍,巨细无遗。只不过将她自己嚣张跋扈的部分省略,然后将冰莹冷酷凶残的部分夸大了许多倍。

    北堂成道:“敏儿,我再问你一次!你说的可是全部事实?”

    北堂敏道:“我可以对着祖宗牌位发誓!绝对没有半句虚假!这个疯子,神经病,冷酷的杀手,她……她废了我的右手!我以后再也不能练剑了!”

    北堂敏情绪很激动,恨不得扑上去咬死北堂冰莹!

    北堂墨终于忍不住了,大刀阔步的往前一站,怒气冲冲的道:“三弟!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北堂富叹了口气,道:“大哥!就当是我对不起你!只求你绕莹儿一命,好吗?”

    “哼!不可能!她凶残冷血,连自己的妹妹都可以这么歹毒!废了她的右手,从此以后她就是一个废人!她的人生,就这样完了!如果不杀了她,如何服众?如果你要阻止我,那以后我们就不是兄弟!”

    说完这里,北堂墨大吼一声:“来人!家法伺候!”

    “等等!”

    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

    北堂墨一看,怒道:“北堂冰莹!你这个畜生还有什么话可说?”

    冰莹道:“简直是笑话!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对质?只是听她的一面之词?这就是你们标榜的公平?”

    北堂成喝道:“北堂冰莹!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怎么可以这样和长辈说话?”

    冰莹冷笑道:“长辈?你们还不配做我的长辈!别仗着自己多活了几年就可以随意决定别人的命运!既然要审讯我,那就让我心服口服!要不然,我可不服!而且,传出去只怕也只会让别人笑话。”

    北堂墨气得青筋暴起:“三弟!三弟!你自己看看,你这教的是什么女儿?她不但丢尽了我们北堂家的脸面,现在简直放肆的不像话了!”

    北堂富无奈的低下了头。

    北堂成想了想,道:“虽然北堂冰莹态度放肆,但是说的话未尝没有道理!北堂冰莹,如果不给你一个申辩的机会,你肯定会不服!现在我就给你一个申辩的机会!你可以尽管说出事实!如果你是冤枉的,自然会还你清白!如果事情是你做的,你也决计逃脱不了罪罚!”

    冰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她一步一步走进北堂敏……

    “你……你别过来!”北堂敏虽然恨极了她,但是想到她那恐怖的武功,凶残的手段,不由得心生寒气。

    冰莹道:“你说我约你去竹林决斗?可有人证?”

    北堂敏道:“你私下跟我说!自然是没有……”

    冰莹打断她:“你不用回答那么多,只需要回答,有还是没有?”

    北堂敏无奈的道:“没有!”

    脸上的表情,显得那么的无辜!眼神盯着冰莹,却是异常的恶毒!

    冰莹继续问道:“你说我用剑挑断你的右手经脉,可有人证?记住,只需要回答有没有。”

    “这个……”

    “希望你清楚的回答!有,还是没有!有还是没有?”

    “没有!”北堂敏的脸色,更加难看。

    “那物证呢?”

    “你用我的剑刺伤……”

    “只回答有没有!”

    “没……没有!可是……”

    “你不用可是了!你自己都说,我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窝囊废!”

    呵呵。

    弱不禁风!

    多好的形容词啊!

    冰莹冷笑了起来。

    她将这句话回敬给了北堂敏!用一种完美的方式!

    北堂敏的脸,气得一阵白,一阵青。

    冰莹是一个特工!

    拷问和被拷问,只是特工无数技能中最普通的一种!一点点的盘问技巧,就让北堂敏破绽大开。

    她现在只是有些后悔,当初下手太轻了!

    作为一个特工,第一守则就是下手干净狠毒!绝对不能放虎归山,给自己留下后患!。

    穿越之后的日子里,冰莹渐渐习惯了这个新的身份,心肠比从前也柔软了几分,又见着北堂敏只是个小孩子,只想教训教训她,并没有痛下杀手。

    没想到,一念之仁慈,就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后患!

    经过这一次之后,冰莹下定决心!

    以后,不要对敌人仁慈!

    因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在审判堂上,北堂敏被气得肺炸。

    冰莹放大音量道:“没有任何人证,物证,甚至都没有旁人可以证明我有约她去决斗!这样你们就想定我的罪?到底是我太放肆,还是你们根本就没有王法?”

    北堂墨骂道:“畜生!你……”

    冰莹道:“闭嘴!我不觉得你有骂我畜生的权力!”

    如此强硬的语气,让北堂墨吃惊万分。

    冰莹继续道:“还有,并不是嗓门大就有道理!刚才她说我用剑刺伤她,谁都知道我根本没有剑!怎么刺伤她?这就是一个最大的破绽!”

    北堂墨道:“你是夺了她的剑,再刺伤她!自然不需要有剑!”

    北堂冰莹冷冷一笑,不再理会他。

    北堂墨怒道:“你笑什么?”

    “好笑呗!好笑就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北堂墨怒道!

    冰莹看了看所有的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北堂梦龙身上:“二哥!你一向最公平厚道,我可以请问你一件事吗?”

    北堂梦龙道:“问吧。”

    冰莹道:“以北堂敏的武功,要空手夺过她的剑,然后一剑刺伤她的右腕,刚好废掉她的经脉。这需要多高的武功?”

    北堂梦龙想了想,道:“如果以北堂家剑法来算,起码也要将落樱剑法练到第六重以上才有可能!”

    冰莹继续道:“听闻二哥你的剑法也练到了第六重!那么以你的武功,有这个可能吗?”

    北堂梦龙认真的回答:“可以做到!但并不容易!”

    冰莹微笑点头:“谢谢二哥解答!我的问题问完了!”

    诧异!

    绝对的,万分的……诧异!

    全场惊呆了!

    每一个人,都用一种惊诧,近乎崇拜的眼神看着冰莹!

    这怎么可能呢?

    如此的镇定,理智,言辞犀利,目光坚定,条理清晰!

    甚至面对北堂家最火爆的北堂墨也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怯懦和退缩!

    这是北堂冰莹吗?

    这是那个从小体弱多病,性格柔弱任凭欺负,被四皇子退婚之后绝望投河自尽的四小姐吗?

    为什么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全场的人,尤其是小辈的北堂家弟子,一个个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北堂冰莹!

    她竟然能够游刃在大伯的杀气之下,而且没有一丝一丁点的害怕!这简直就是他们的偶像啊!

    最高兴的莫过于秀儿了!

    她欢快的拍手跳起来:“四姐说的太好了!说的太好了!就连二哥都没十足把握可以夺走六姐的剑刺伤她,四姐根本就不会武功啊!她怎么可以做到呢?”

    秀儿的话,放佛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肃杀的祠堂沸腾了!

    “是啊!是啊!为什么我们都没想到呢?四姐平时柔弱,这谁都知道!她怎么有能力刺伤六姐?”

    “四姐手无缚鸡之力,拿剑都拿不稳,怎么可能伤人呢?”

    “六姐的武功那么厉害,伤她的人肯定是个高手!绝对不会是四姐!”

    “这也太冤枉人了!这个屋子里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但那个人一定不是四姐!”

    “怎么能听六姐一面之词呢?她平素就刁蛮任性,心胸狭窄,说不定得罪了什么人才遭毒手,怎么能嫁祸给四姐呢?”

    舆论几乎是一面倒!全部偏向北堂冰莹!

    刚才大家还在震惊冰莹处变不惊,落落大方的非凡气度!

    现在,简直变成了崇拜!

    太高明了!

    太完美了!简直是无懈可击的反击啊!

    北堂梦龙在同辈弟子中的佼佼者,又是北堂敏的同胞哥哥,他的话,自然非常有说服力!

    借由他的口,亲自验证空手夺取北堂敏手中剑再刺伤她的右腕需要极高明的武功,这样一来,冰莹的嫌疑,马上就全部洗清了!

    冰莹这一招反问太有震撼性了!

    一半是道理所在,事实胜于雄辩!另一半则是因为大家折服于北堂冰莹冷静,自信的气质!

    北堂梦龙也终于站出来了:“爹,二叔,三叔。请容许我说过公道话,以莹儿的武功的确不可能伤到敏儿!而且是在正面攻击的情况下!”

    北堂富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点头如捣蒜:“是的是的!我就说这件事很奇怪,怎么就没想起来呢?莹儿根本就不会武功啊!她怎么可能伤到敏儿呢?可能是天色太黑,敏儿看错了人!一定是误会!对!是误会!”

    这个解释,立即被所有人的默认和接受了!

    再也没有人认为冰莹是凶手!除了,北堂敏!

    北堂成沉吟片刻,也终于松口了:“大哥。这场审讯,似乎真的有些荒唐!莹儿不会武功,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我看,也没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北堂成也相信了北堂冰莹,称呼她不再说全名,而是叫莹儿。

    显然,除了北堂敏之外,所有的人都相信了她!

    这时候,北堂敏大哭大叫起来:“你们别听她胡说!就是她刺伤我!就是她!我可以肯定!我可以用性命发誓!爹,爹,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北堂墨看了她一眼,问道:“敏儿,你真的确定吗?”

    北堂敏哭了:“爹!女儿可以发誓!伤我的人,就是她!北堂冰莹!”

    北堂墨眼眸中闪过一丝杀气,突然,他扬手一挥!手中利剑脱手!一道寒芒射向冰莹!

    “莹儿,小心!”

    北堂富大喊!

    可是,他离的太远,已经来不及了!

    “哼!想试探我的武功?太天真了!”

    冰莹内心冷笑,装出一副惊慌跌倒的样子,避开了寒芒!

    “铿锵!”

    一把长剑撞击到柱子,掉落在地上,发出铿锵的响声。

    躲开了?太巧了!肯定有猫腻!北堂墨暗道。

    北堂府急道:“大哥!你做什么?莹儿不会武功啊!”

    北堂墨喝道:“你会不会武功,拿起剑来耍几招就知道了!你别妄想可以瞒天过海!如果你会武功,就是想假装不会,也会被我们瞧破!”

    北堂成点点头:“这一法儿倒是可行!想在我们北堂三兄弟面前装疯卖傻,那是不可能的!”

    北堂墨大喝:“快点!捡起地上的剑!”

    标签: 邪魅王爷绝宠装嫩王妃 冰山 冰莹南宫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