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慕晚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盛宠豪门佳妻在线阅读

  • 时间:
  • 盛宠豪门佳妻三月燕
  • 来源:zzy

沈慕晚小说最新章节目录盛宠豪门佳妻在线阅读

《盛宠豪门佳妻沈慕晚》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盛宠豪门佳妻》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一章 重生

大雨倾盆,沈慕晚挺着肚子焦急地驱车,往医院的方向赶去。

怀胎十月,凌晨胎儿发动了,沈慕晚痛得打电话丈夫许均航,却无人回应。

她只得亲自开车,隔几分钟,腹部就疼痛难忍,沈慕晚疼的额头汗珠不止。

雨水遮挡住了视线,雨刷不断地左右扫动。

突然,前方熟悉的车牌号进入视线。

沈慕晚惊喜地减慢速度,是均航,他回来了!

只是车子的右方怎么会坐着闺蜜秦雅若?

沈慕晚降低了车速,可对面的车速实在太快,直接迎头撞了过来!

“啊……”沈慕晚避让不及,车子猛打方向盘。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随着一声巨响,对面的车子还是狠狠地撞击了过来。

沈慕晚的头狠狠地砸在了车上,车子翻进了沟里,她本能地护住了腹部,额头沁出鲜血。

腹部疼痛地厉害,沈慕晚根本顾及不到自己,她在乎的是孩子的安危!

男人的步伐渐渐逼近,沈慕晚感觉温热的血水从额头往下流,她支撑着喊道。

“均航!快救孩子,救救孩子……”

许均航双手插在口袋,冷冷地站在车子旁边,看着一脸血色的沈慕晚,脸上尽是阴沉。

“怎么还没死?沈慕晚,你的命可真够大的!”

这一句冷漠的话语,让沈慕晚瞪大了眼睛,雨水顺着车窗往里面灌,浑身发抖。

沈慕晚突然觉得恐惧极了,她从未见过许均航如此恐怖的眼神,像个陌生人!

“均航,你是不是喝……多了?快……快救救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什么我们的孩子?这个孩子就不该出生!沈慕晚,我就让你死个痛快吧,我在外面已经有个两岁的儿子了,许家根本不需要你来为我生这个孩子!”

不,这不可能!此时,沈慕晚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一撞,是许均航故意的!

“均航,我忤逆父母嫁给你。结婚三年来,掏心掏肺对你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因为我从未爱过你。一切都是你一厢情愿,我早就有喜欢的女人了,为了成就事业,才屈就自己,现在我已经把持了沈家,你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不,这不是真的,均航,你在撒谎!”

这绝不是真的,沈慕晚痛苦极了,她没想到,自己信任的丈夫,却是这张面孔!

求生欲,让沈慕晚艰难地打开车门,双手都是鲜血地从车里爬了出来。

“均航,送我去医院,保住我们的孩子,我求求你了!救救他!”

手指沾染了血,沈慕晚终于爬到了许均航的脚边,死死地抱住他的腿,做出最后的请求。

“均航,你还忍什么?不杀了沈慕晚,怎么能免除后患?我们的关系就永远见不得光!”

秦雅若一脸凶狠地跑过来,推了一把许均航,恶狠狠地看向秦慕晚。

不!这不可能!秦雅若什么时候跟许均航成了那种关系!

现在他们还想要了她的命!

许均航冷冷地抬脚踢开了沈慕晚,一只脚踩在她的手背上,死死碾压。

另一只脚,高高抬起,毫不怜惜地踢在了沈慕晚高高隆起的腹部上,用力之猛,瞬间下身鲜血直流。

“啊!不!”这一下是锥心的疼,沈慕晚痛彻心扉,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沈慕晚是被狠狠踢死的,她心有不甘,苦心经营的婚姻,到头来却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跟她一起死的,还有那个还没看这个世界一眼,被生父活活踢死在腹中的胎儿!

身体一阵噬心蚀骨的疼痛,沈慕晚醒了过来。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活着!

被最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同时背叛,那种痛苦戳心戳肺。

还有她那从未见过这个世界一眼的孩子,生生被许均航踢死!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

沈慕晚愣了几秒,道:“进来。”

母亲李淑萍敲门走了进来,笑盈盈地抚摸沈慕晚的发丝温柔地道。

“慕晚,你还愣着干嘛?怎么还睡着呢?快起来梳妆打扮,耽误了cheng人礼,可就不好了。”

cheng人礼?!

沈慕晚睁大了眸子,抓住母亲的手,道:“妈,现在是哪一年?”

李淑萍觉得女儿十分奇怪,“2011年啊,慕晚,你这是怎么了?”

难道她真的重生了?时间居然回到了八年前!

沈慕晚扑进母亲的怀里,像是找到了情感的缺口,狠狠地哭了一场。

这一哭把李淑萍吓得够呛,之前沈慕晚一直哭闹着要和许均航在一起,跟父母对抗。

别是受了打击,烧坏了脑子吧?

“慕晚,别吓唬妈妈了。爸妈不是都已经松口了,同意你和许均航在一起,还哭什么?”

之前父母一直反对沈慕晚和许均航在一起,是她不惜跟父母闹翻,才如愿。

父母的眼睛是雪亮的,倒头来,她才知道原来是她蠢!

许均航根本就是狼心狗肺的豺狼!

沈慕晚擦了擦泪,她挤出一个笑容,赶紧解释道。

“对不起,妈,我之前不该为了个男人跟爸妈闹翻,你们是为了我好,我却……”

闻言,李淑萍的眼睛也红了,事已至此,女儿执意要和许均航在一起,他们只能妥协。

接下来的话,沈慕晚没说下去,既然老天给她重生的机会,她当然要改写她的人生!

至于许均航那个渣男,必然是要得到应有的报应!

重生的事,太过离奇,沈慕晚选择把这个秘密放在心里,毕竟没人会相信的。

李淑萍的表情依然担心,沈家是商界有名的家族,沈慕晚作为沈家唯一的女儿,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父母当然希望她能够找一个好丈夫,幸福度过这一生。

可许均航那孩子看起来不那么让人放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到底是哪儿不对。

“妈,时间不早了,这礼服还挺难穿的,你帮我,今天,我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沈慕晚虽然眼睛有点红,但脸上依旧充满了倔强。

等会的宴会,就是她反击的开始!

今天是个极其重要的日子,十八岁,沈慕晚学业繁重,拖到二十岁,才为她举办cheng人礼。

沈氏在本市也是响当当的豪门,作为沈家唯一的女儿,沈慕晚的cheng人礼自然备受关注。

宴会聚集了不少豪门家族,都想一睹今年才刚名校毕业的沈慕晚风采。

音乐声响起,沈慕晚身着蓝色星空长裙亮相,她一出现,即成众人的焦点。

长裙是那么符合她的气质,头发挽起,妆容素净不失美丽,小巧的脸,五官却是精致无比,举手投足,更是豪门的风范。

这可是沈家夫妇最得意的珍宝!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二章 啪啪打脸

“今天是小女的二十岁cheng人礼,非常高兴,大家能够光临。下面舞会开始!”

沈愈海宣布道,其实大家心里有数,表面上这是沈慕晚的cheng人礼,实际上,是沈家挑选未来女婿的重要时刻!

沈愈海去年得了重病,才刚恢复,急着想让女儿成家接手家族生意,这才有了这一出。

沈家千金究竟选择谁为舞伴,实在让人好奇,不过也有人早就有了小道消息。

沈慕晚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不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正笑着向她走来。

这张熟悉的面孔,让沈慕晚浑身在震颤,是恨,深至骨髓的恨!

恨他那么薄情,她为了许均航付出了一切,到头来,这个男人却制造车祸,害死她腹中的孩子,亲手终结她的命!

前世,她就是在cheng人礼选择了许均航,从此开启了她短暂而悲剧的一生

今生,她该如何抉择?

许均航着一身西装,俊朗中透着一丝知识分子的傲气,作为许家的小儿子,他的出身显然不是那么上台面,外界传闻,他是许家的私生子。

痛彻心扉,沈慕晚的面上却是笑着的,她优雅地伸出手,看着许均航走向自己。

他的眼里,是势在必得,在这之前,沈慕晚对他一见钟情,根本不把旁人放在眼里。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两人身上。

一旁有人在窃窃私语。

“看到了没?那位许均航,可是沈家内定的女婿。”

“不是吧?沈家财力强多了,沈慕晚怎么可能选择他,那可是下嫁!沈家不可能同意!”

“那就等着瞧吧,谁让沈慕晚脾气倔,就是爱上了人家呢?”

沈愈海叹了一口气,一旁的沈母李淑萍也有点恨铁不成钢,按理,女儿可以嫁更好的!

此时的许均航眼里,美丽单纯的沈慕晚,早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只要他勾一勾手指头,沈慕晚就会像一只翩翩蝴蝶,落在他的手指上,任他把玩。

他停在距离沈慕晚一米多距离的位置,等待沈慕晚迫不及待地迎过去。

沈慕晚款款向他走来,许均航的嘴角已经不经意地开始上扬,等待他的猎物上钩。

许均航的表情已经提前带着高傲,尽管他根本就不爱沈慕晚。

但得到她,也就得到了沈氏!

他能飞黄腾达,也就指日可待了。

只要他背靠沈氏,以前看不起他的人,以后都得求他!

只要今天和沈慕晚一起公开亮相,婚姻大事也就基本一锤定音了。

殊不知重生之后,沈慕晚早已看穿了这个男人的丑陋嘴脸。

尽管心还在疼,但她绝不会再蠢下去了!

这个男人,实在太心狠,蓄意杀了她不算,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放过!

沈慕晚倒是很好奇,不知道,等会看到她的举动,他会是什么表情和反应?

面对许均航期待的表情,沈慕晚十分礼貌地微微低头,笑的十分甜美地冲许均航道。

“均航哥哥,请……”

许均航整个眉眼都已经在骄傲地扬起,他微笑地伸出手,打算牵起沈慕晚的手。

沈慕晚的心里,此时滔天恨意在不断滋生。

想得到她?这辈子都不要妄想!

“许哥哥,麻烦你让一让,可以吗?你挡我的道了。”

忽然,随着许均航的脸色大变,他的手瞬间落空了,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看着沈慕晚的动作,众人不由惊呼,怎么会……

沈慕晚提起裙子,一个优雅地转身,居然就这么绕过了许均航!

许均航无比诧异地看着沈慕晚如同机灵的小鸟,直接从自己身边转开,这不可能!

之前沈慕晚看着他的眼神,大有非他不嫁之势,为了他,她不惜和家里彻底闹翻。

本来,许均航想借机向豪门圈子官宣,并且沈慕晚以死相逼,和沈家已经提前商量好了。

一切只待今晚,开启他走向成功的大门!

可是,在这紧要关头,却不可能出错的环节,却出错了!

他的周围,好几个女嘉宾捂着嘴巴,用鄙视的眼神看向他,还一边嘲笑。

“刚才看许均航那副举动,我还真以为沈小姐要选她呢,真是丢脸死了!”

“是啊!你看许均航的表情好尴尬哦,也不想想,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配得上沈小姐。”

“对啊,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脚趾头想想,豪门婚姻当然要门当户对罗。”

评论声不大不小,刚好许均航能听的见。

他脸色铁青,带着怒意看着沈慕晚,极力压抑想当场摔东西的冲动。

一切和他的计划背道而驰,不,他不允许这样的意外发生!

显然,事态有点超乎他的想象,许均航向那个完美的背影快步追了过去。

就连沈氏夫妇,此时也看不懂女儿的举动。

沈慕晚像一只骄傲的天鹅,经过之处,人群纷纷为她开道,这位沈小姐美的太高端了!

简直像个仙女一样,浑身充满仙气,怪不得被沈氏夫妇保护的那么好。

宴会上,一个长相十分出众的男人,右手优雅地举着一杯红酒,他桀骜不驯的气质显得很是不凡,对于这个男人,沈慕晚倒是略知一二。

他显得有些不合群,众人在乎的,他像是丝毫不感兴趣。

以至于,今天的主角,走到他面前,他还在把玩地晃荡着酒杯,细细观看红酒的成色。

他的身上乍一看,是那么与世无争,只有沈慕晚知道,这个男人有着超群的理想抱负!

此时,他是一只静待时势的鹰,一旦机会来临,将在高空翱翔,傲视万物!

沈慕晚红唇一勾,不动声色地夺去他面前的酒杯,仰起天鹅颈,将他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她冲男人微微一笑,顿时魅惑万千。

他是陆家的大儿子,名叫陆景霆,关于他的传闻,沈慕晚听到的很多。

不过从外界传言来看,他没什么女人缘。

前世,陆景霆的大名,在商界那是如雷贯耳。

几乎是回国不久,他就迎来了事业的巅峰。

但彼时,他还是个默默无闻,光芒和天资被陆氏掩盖的男人!

老天让她重活一次,既然要嫁人,那就嫁个人中龙凤!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三章 我能帮你

沈慕晚主动地迎了上去,红唇被红酒滋润过,增加了几分妩媚,她一手搭在男人的手臂上,一手轻轻贴上了他的肩。

此时人群中的窃窃私语更甚了,没人想到,沈慕晚会选择这个男人!

“天!那不是陆家的大儿子吗?才刚刚回国的,他们怎么认识的?”

“而且陆少不是一直很讨厌女人?况且这陆家和沈家的关系……”

相较许家,陆家和沈家旗鼓相当,况且陆景霆又是陆家的大儿子,小儿子还在上学。

就算陆氏的家产不能全部落到大儿子身上,也能捷足先登,占尽天时地利。

在外人看来,沈慕晚举动大胆,而且主动出击,看来是早就看中的。

外界传言,她为了许均航忤逆父母,看来这并不是真的。

除了一开始的片刻诧异,陆景霆的目光微微瞥了一眼沈慕晚身后的许均航。

睿智如他,很快就了然了,唇角勾起笑意,上前揽住沈慕晚的腰。

陆景霆自恃并不是什么好人,但今天他心情不错,愿意陪她演一出好戏。

况且这位许小姐,看起来甜美可人,并不讨人厌。

“慕晚,你怎么能这样,我们不是说好了……”

许均航巴巴地赶过来,他这身穿着是精心准备的,可眼下,他倒是像个跳梁小丑。

沈慕晚明明看清楚了他眼中的怒气,却装作无辜地提起裙摆。

她魅惑的眼神微微一挑,一旁的工作人员早已心领神会。

音乐响起,舞会正式开始。

沈慕晚刻意忽视许均航眼里满满的失落,除了报复的快|感,更多的是难过。

毕竟前世,她对他投入了太多感情,怎么可能一下子忘却?

但只要想起,那狠狠踢在腹部的一脚,她的心已经冷的透透的!

但此刻,她必须要笑,从今往后,过去的沈慕晚永远的死了!

以后,她要为自己活!

优雅的音乐中,沈慕晚跟着节拍翩翩起舞,她和陆景霆的动作是那么相契合,这两人同是出身豪门,拥有顶尖的教育,容貌更是相配极了。

许均航气的直咬牙,并且经过刚才那一幕,所有人嘲笑的目光更甚了!

在场所有人都有舞伴,只有他形单影只,简直颜面尽失!

是沈慕晚让他如此丢脸,看着沈慕晚和陆景霆的身影,他更是嫉妒地发狂!

尽管他根本不爱沈慕晚,但这个女人明明是他的!

舞池中央,少女的舞姿优美极了,当之无愧成为众人的焦点!

深邃而精明的目光落在面前这位灵动的少女脸上,虽然她在笑,但他明显能感受到她的伤感,很奇怪,偶尔那目光中透出的恨意,竟然不像这个年龄该有的目光。

无论如何,今天这个游戏,他玩够了,陆景霆微微贴在沈慕晚的耳边。

“沈小姐,你很狡猾,但陆某从来不当别人的感情置气的工具,我劝你好自为之。”

这个男人,眸光像狼,不,比狼还犀利,瞬间就看透了她的心思。

但沈慕晚却盈盈一笑,面不改色道。

“陆少,我可不敢把你当成气别人的工具,你是我千挑万选来的。我和许均航怎么样,跟你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我能帮助你提前完成你的抱负。”

对于少女的信誓旦旦,陆景霆眸子危险地定格在她的身上。

“你不过是个刚出校门的女孩,除了满脑子的情爱,你还懂什么?”

“陆少,我当然不是只为帮你,我们互惠互利,彼此彼此。说句题外话,你已经在怀疑自己生母的身份了,不是吗?”

闻言,男人的脚步有片刻停住,那双犀利的眸子,似要看穿沈慕晚的想法。

“沈小姐,你敢调查我?陆家的事,轮不到你来掺和!”

“陆少,别动气。我还知道你接下来想做什么,你恃才傲物,在陆家,你暂时施展不了拳脚,但沈家能帮你。你只要迎娶我,给我一段婚姻,我会尽力配合你,这波交易,你并不吃亏。”

虽然陆景霆出国留学好几年,但对沈慕晚有所耳闻,是个单纯按自己性子行事的小姑娘。

但今天的见面,给他的印象,显然不止如此。

她的眼中,有着超乎年龄的世故,还挺会按捏别人的七寸,看来,单纯只是她的伪装。

对这个小妮子,陆景霆突然兴起了好奇心。

“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沈小姐,你知道我最讨厌女人的自以为是?”

闻言,沈慕晚噗嗤一笑,她并不以为意,倒是对陆景霆的回答很是满意。

“那刚好,我对你也没兴趣。可是眼下,陆少有其他选择吗?听说你一回国,父亲就开始逼婚了。选谁不是选,不如找个知趣的,选择我,我绝对不会干扰你。”

陆景霆露出一个玩味的表情,他似乎在权衡,又似乎是在做出决定。

沈愈海微微蹙眉,他目光瞥向一旁,同样忧愁的妻子李淑萍。

“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你看现在和陆家儿子倒是相谈甚欢了,总没这么快就变心了?”

李淑萍有些委屈,眼圈一红,“八成是我们一直反对,她就故意来呛我们!”

一曲结束,沈慕晚娇笑着与陆景霆分开,那道若有若无的淡香就这么离开。

陆景霆不由得眉头微微一蹙,他不喜欢香水味,但沈慕晚身上的香味,却不令他讨厌。

他也很讨厌女人卖弄自己的聪明,但她却又再次例外。

沈慕晚不客气地从陆景霆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了一通,把自己的号码存了上去。

不远处,许均航看到这个举动,更是差点就忍不住冲上去了。

本来今晚,他应该是主角,可沈慕晚全程把他晾在那里!

这对于许均航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陆少,你要是想通了,给我电话哦,我可是诚心想要嫁给你的。”

这副没脸没皮的样子,丝毫没有少女的娇羞,在气场强大的陆景霆面前,她毫不逊色。

为什么沈慕晚的目光看起来,知道他不少事?

对于她为什么伸出橄榄枝要嫁给自己,决不可能是为了爱情,而是有其他目的。

陆景霆年长沈慕晚八岁,一路求学,为了心中的抱负,一直没有分心谈恋爱。

或者可以说,他的眼光特别高,普通的女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四章 给我盯住他

“说这句话之前,先想想自己是不是诚心的。就算是合作,我也不会接受一个,整天想着其他男人的女人,明白了?”

陆景霆云淡风轻地丢下这么一句,从来没被拒绝过的沈慕晚脸上,立刻有着恼意。

论年龄,她是比他小很多,但前世她死去的时候正好是二十八,这个男人还挺能端着的,拽什么拽?

宴会还未结束,陆景霆就离开了,沈慕晚看着那个桀骜不驯的背影,微微愣神。

重生之后,她宁愿一开始就是个交易,也不愿意再把真心交付任何人了。

宴会结束后,许均航沉下脸,走到沈慕晚面前,显然,对于今天她不按常理出牌,他很是生气,这破坏了他完美的计划。

“慕晚,你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沈慕晚并没有像平时那样立刻急于解释,而是冷冷地瞥过许均航。

对方似乎有被这冷冷的目光惊讶到,明明之前两人谈的妥妥的,他还等着沈慕晚解释,谁知道她竟然这个态度,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而且沈慕晚看他的目光,也似乎和从前的迷恋不同了,总觉得这个单纯的女人,她的目光不再那么清澈。

“刚才,你都敢当着我的面,跟陆少眉来眼去,你把我许均航当成什么了?”

一直以来,许均航在她面前都是高高在上,他一味享受她的付出,自己心里却冷若冰霜,所有的宠溺都是逢场作戏。

想到过去的种种,沈慕晚不觉红了眼睛,她就这么跟他死犟着对峙,过了许久,她哽咽道。

“均航,为什么我觉得你没想象中的那么爱我?是我错意了吗?一直都是我在为了你,和父母作对,我担心地睡不着吃不下,你呢?你为我做了什么?”

许均航的眼中有些异样,是沈慕晚发现了什么?还是……

“这几天你都没联系我,我一气之下,就走向了陆少,我只不过是想气气你,证明你是真的爱我,可你就只知道对我凶!”

沈慕晚的话,一半是真心,一半是假意,她并不想此刻跟许均航摊牌。

既然上天给她重来的机会,她就要好好把握,让许均航付出应有的代价!

害死她的,她一个都不想放过,她再也不想当软弱的小草,任人踩踏了!

就是这个女人一点都不成熟,家境太好,被所有人捧得高高的,导致她骄横,许均航喜欢的一直都是懂事的,聪明的,识相的女人。

沈慕晚这种女人,漂亮倒是漂亮,却要男人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满足她的脾气。

但眼下,许均航压抑着心中的不满,好言好语劝道。

“你就知道我不担心了?人人都说我配不上你,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好意思眼巴巴地去求娶你,况且,这样只会让你父母更加反感我。”

理由倒是很多,沈慕晚强忍着恨意,委屈地拉住许均航的手臂。

“我……我没想到你这么为我担心。均航,对不起,刚才是我做错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劝说父母,同意我们俩的婚事。父亲想培养我成为接班人,可我对生意根本都不感兴趣,我想我们婚后,你来帮我管理沈氏,好吗?”

余光瞥到许均航的表情立刻缓和了下来,沈慕晚心中一沉。

“说什么胡话?慕晚,我是单纯地喜欢你,又不是为了沈氏,况且我要靠自己。”

靠自己?沈慕晚心中冷哼,之前她糊涂被哄得死死的,直到生命被他亲自终结!

“均航,我知道的。以后我一定听话,好吗?你就原谅我一次,况且我只是和陆少跳了一场舞而已,又没别的,又没规定跳了舞,我就必须跟他在一起,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跟从前的浓情蜜意不同,此时的她,完全是机械地说出这些鬼话。

“好了,我相信。慕晚,刚才人多,我现在请你出去吃点什么?”

沈慕晚表现地很为难,不甘心地摇摇头。

“我爸妈很生气,我得回家,均航,改天吧,我也累了。”

虽觉得沈慕晚有些奇怪,但想到她性子一向骄纵,想一出是一出,没多想就和她拥抱离别。

“那晚安哦,我的宝贝,今晚做个好梦。”

沈慕晚甜甜一笑,对于这个拥抱,她感到恶心!

面对不喜欢的女人,却能轻易说出各种情话,许均航太虚伪了!

看着许均航的背影,沈慕晚沉下脸,拨通着电话。

“喂,阿四,给我24小时不间断地盯住许均航,一有情况,随时跟我报告!”

“是,小姐!”

陆家,郊区别墅,这里是陆景霆的私人住所,虽然回国不久,但他并不在市中心的陆宅居住。

心腹周成将一叠资料交到了陆景霆的面前,毕恭毕敬地道。

“少爷,这是您要的资料,时间仓促,目前属下只找到这么多资料。”

陆景霆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室内开了暖气,他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衫,下身着西装裤,简单的搭配,却勾勒住他修长的身材,气质更是堪称完美。

他修长的手拿过资料,深邃的目光飞快略过重点信息。

沈慕晚,二十岁,T大毕业生,大学专业中文,钢琴十级,另在学校获奖无数。

作为沈家的乖乖女,沈慕晚的圈子相对单一,经常接触的也就那几个人。

她的经历单一,此前一直在上学,今年才毕业。

陆景霆从未怀疑过自己对别人的判断,但对于沈慕晚,他突然有点摸不透了。

明明圈子单一,经历单一。

但那种除非经过伤痛,否则不会露出的复杂目光,以及说话拿捏七寸的工夫。

到底是怎么回事?

目前有且只有一个恋爱对象,许均航。

但这个许均航的猫腻,明显比沈慕晚多。

厚厚的一叠资料,陆景霆都看完了。

显然,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并且跟他之前猜测的,基本吻合。

周成低下头,少爷在国外留学的时候,他一直跟从,从来没见过少爷对哪个女孩这么上心,但看陆景霆眉头微微一锁,又像是不满意。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五章 合适人选

“少爷,老爷为您安排了相亲,就在明天上午,是林家千金,林家家世不错,所经营的宏业集团上个月才上市。相亲地点安排在市区您最喜欢的那家餐厅,不知道您……”

陆景霆将资料放在桌上,起身拿起衣架上熨烫好的衣服。

“推了,跟老爷子说,以后任何相亲都不要单方面替我安排。”

“可是,这……”

想到沈慕晚那双带着小算计的双眼,以及有点小聪明的小脑袋……

陆景霆唇角上扬,脚步微微一滞,嘴角微微上扬。

“他再问,你就说我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周成目瞪口呆,有了合适的人选?

什么时候的事?要知道,回国之后,少爷除了参加一次晚宴,可什么女人都没见过。

现在哪里凭空冒出来一个合适的人选?

周成还想不怕死地追问一下,可陆景霆已经拿着车钥匙走到了室外的停车场。

老实说,少爷的能力确实很出众,长相也是很不错的,家世又好。

在国外读书,经常有女生主动跟他搭讪。

可少爷一点都不解风情,除了专心致力于自己的研究,对那些女人看都不看一眼。

周成很是担心,就算少爷看中了哪个女孩,就他那寡淡的性子,不一定就能搞的定。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沈慕晚到家的时候,沈氏的灯一直亮着的。

沈慕晚走进厅内,瞥了一眼父母,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沈愈海表情严肃,李淑萍坐在他旁边低着头,似乎在哭泣。

沈慕晚刚想上前问问,沈愈海却叫住了她。

“慕晚,换了这身衣服,就来客厅,爸妈有话要问你。”

“哦。”

沈慕晚乖乖地点头,难道她今天的举动,让父母不开心了?

带着疑问,沈慕晚回了房间换下了晚礼服,穿上睡衣,走到了客厅。

无疑,沈氏夫妇对待唯一的女儿宠溺无比,但今日,他们很是生气。

“慕晚,你到底怎么回事?你一开始非要选择许均航,为他要死要活的,父母好不容易同意了,你怎么又来这一出?女儿,爸妈年纪大了,别老是让我们担心。”

哪怕是生气中,沈愈海也舍不得大声训斥女儿。

一旁,李淑萍被气的不轻,一直在抹泪。

“你明明知道沈家和陆家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为了面子好看点,才邀请了陆家。慕晚,你耍小脾气也得有个度。你这样做,把你妈妈放置在何处了?当年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二十多年前,陆家和沈家也是交好的,当年妈妈和陆父都快订婚了,却被陆家毁婚。

这让沈家很没面子,后来,妈妈遇到了爸爸,过的也很不错,但总是过不了那道坎。

眼下自己又在众人面前,选择陆景霆为自己的成年礼舞伴,这不是在公然打妈妈脸吗?

沈慕晚有些后悔,她之前思忖了很多遍,才想到陆景霆这个合适的人选,但她却忽略了,选择了他,却伤害了最爱自己的妈妈。

“妈,对不起。”

沈慕晚红着眼,为母亲擦泪,她伸出双臂,搂住李淑萍的肩,难过地道。

“对不起,女儿考虑不周全,让妈妈难受了。可是那都是你们上一辈子的事了,我想了很久,我和许均航,可能确实不合适,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陆景霆看起来更适合我。”

“他是陆家的长子,又是海归,是马上要经手陆氏的,别看现在他默默不闻,我跟他交谈了一下,我觉得他想法特别多,人也稳重成熟,所以才……”

李淑萍这才抬起了头,谁让伤害她的人,是她的宝贝疙瘩,她怎么舍得生她的气?

“那慕晚,你真的喜欢他吗?”

“我……”

沈慕晚有些心虚地低下头,眼下她骑虎难下,再吃许均航的回头草,再无可能。

至于陆景霆,看起来是个杀伐果断知趣的人,况且他又不喜欢自己。

各取所需,有什么不好?

至于感情,不投入,就不会受伤,今生,她要好好爱自己,不再为任何男人受委屈。

“爸妈,我知道对于我的突然变卦,你们很不理解,但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倘若陆家真的要迎娶我,你们就别阻拦了,就当是商界联姻,有什么不好的?”

“这些年,你们因为过往的事,影响了两家的合作,这对大家的发展都不好。”

看着女儿坚定的目光,有着过去没有的伤痛,李淑萍心痛地道。

“慕晚,你老实说,是不是许均航,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要说知女莫若母,沈慕晚的表现,逃不出母亲李淑萍的眼。

沈慕晚的目光立刻就红了,自己从来都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因为爱上了许均航,才让自己变得卑微,最后却落得弃尸荒野的下场。

如果一开始就听父母的,也不至于……

突然,手机响了,看到上面的号码,沈慕晚眉头微微一蹙,心跳却有些加速。

她走到一边,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深邃而低沉的声音。

“沈慕晚,你现在在哪?”

沈慕晚目光瞥向父母,有些愣神。

“额,我在家,怎么了?”

“现在出来。”

“啊?”

“我在你家门口。有事要和你谈谈。”

“可是,我……”

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了,只剩下嘟嘟的声音。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对于宴会上说的事,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了?

“爸妈,我先出去一下。”

沈慕晚来不及换鞋,就走了出去。

“这么晚了,打电话的是谁啊?慕晚……”

李淑萍还没说完,就见沈慕晚已经啪地关上了门,难道是许均航?

伤害了女儿,还想求得原谅?女儿是个耳根子软的,这可怎么办?

走出沈氏别墅,沈慕晚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林肯加长,几乎是她刚走出大门,那辆车就一直在后退,直到,停在了她的面前。

男人坐在驾驶座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显得很是精神,哪怕车内灯光不是很亮,也能看出他深邃立体的五官,像命令式的,他目光都没瞥向窗外,就道。

“上车。”

“去哪儿?”

沈慕晚穿着可爱的粉色睡衣,上身的帽子上还有两只可爱的兔耳朵,穿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显得很是清纯可爱。

本来她脸就是巴掌大,这身衣服更显得她像个高中生。

鬼使神差地,沈慕晚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子立刻启动,驶出了沈氏别墅。

“哎,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盛宠豪门佳妻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盛宠豪门佳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盛宠豪门佳妻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