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医妃惊天下》&云倾挽&全本免费阅读

  • 时间:
  • 嗜血医妃惊天下三两小胖哞
  • 来源:zzy

《嗜血医妃惊天下》&云倾挽&全本免费阅读

《嗜血医妃惊天下云倾挽》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云倾挽小说《嗜血医妃惊天下》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十八章 关了灯都是一样的

司徒霆闻言,收敛了笑容,一手撑着下颌,歪头看向了楼下。

楼下,云倾挽还在和几个小倌儿争辩,仰着头,露出了脸。

饶是隔着三层楼,司徒霆还是清晰的看到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贯穿了她整张脸,再配上那又蠢又跋扈的表情和艳俗的粉红色裙子,以及手上那金灿灿的大包裹……

“嗯,是有点丑的惊世骇俗了。”司徒霆修长的指摩挲着自己流畅的下颌线条,点头。

“嘿嘿……”玄戈傻笑,眼巴巴的看着他,“那您的意思是?”

司徒霆依旧皱眉盯着下方,没说话。

玄戈见他不吭声,于是又试探道,“那个,她终究是相府七小姐,若是您需要的话,可能需要去提亲,把人家娶进门来。”

他谨慎的观察着自家主子的表情,在发现他没有发飙之后,继续道,“虽然说丑了些,但是关上灯都是一样的。毕竟,给您解毒重要不是么?”

“嗯,的确关上灯是一样的。”司徒霆点头。

然后,冲自己蠢侍卫勾了勾手指,“你过来。”

玄戈见他笑笑的样子,放松警惕上前去。

刚到跟前,就被一把拎起来从三楼丢了下去。

头顶,传来司徒霆恨恨的嗓音,“嗯,的确是一样的!到时候,给你找个丑八怪,让你关灯……”

“……”o(╯□╰)o

玄戈飘然落地,庆幸自己武功好。

否则,还不脸着地,变成相府七小姐云倾挽一个德行?

玄戈知道得罪了自家主子,于是也不上去,索性转身看向这边的云倾挽。

云倾挽就转过来,恶狠狠的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呀!”

“……”这什么破脾气!

玄戈无语,但转念又安慰自己,道,“什么都没有给王爷解毒重要。”

他试着上前和她沟通,“在下是看姑娘好像遇上了麻烦,所以才……姑娘不妨说出来,说不定在下能帮上忙。”

云倾挽转身来,抱起了双臂,歪头打量着玄戈。

正主儿终于现身了,不错。

“你?真的能帮上忙吗?”她伸手指着门口那小倌儿,“本姑娘想要进去吃饭,他们却说里面只能吃他们!可是本姑娘不知道这怎么吃,你能帮忙?”

“……咳咳……”玄戈几乎被自己呛到。

他咳的脸色泛红,尴尬道,“姑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如换个地方吃饭,在下请客?”

“不,我就要在这里吃!我爹都说了,这里没有我不能进去的地方!”云倾挽双手叉腰,不遗余力的抹黑云泓的形象。

玄戈无奈,仰头看了一眼司徒霆,一脸的委屈:

为了您的腿,属下只好牺牲一下了。

司徒霆全程打量着云倾挽,总觉得她哪里不对,于是给了玄戈一个手势,示意他把人带上去。

玄戈大喜,道,“好好好,那咱们去里面吃饭,在下请你。”

“那就多谢了!”云倾挽大摇大摆的闯入扶摇阁,顺手还敲了敲门口那小倌儿的脑壳,“叫你忽悠本姑娘!”

这演技飚的太厉害,以至于跟了她快十年的眠述和怜栀都没适应过来。

等两人回神时,眼前已经没了云倾挽的影子。

“这……”眠述摊手,一脸无语。

怜栀也一脸懵逼,打量着那上了胭脂腮红的小倌儿的脸,有些不可置信,“难不成主子真的打算去找小倌儿?”

“……”眠述不知道说什么好。

半天,忍不住的嘀咕一句,“难道我长得很丑?主子宁肯去找小倌儿?”

“你说什么呢你!”怜栀怒,扭身就打。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

此时,云倾挽跟着玄戈,大摇大摆的到了三楼。

她的心跳有些快——

记忆中,前世这里是霆王隐藏的情报据点,这里和霆王府之间是从地下相通的,霆王大多数时候都会在这里三层的雅间,那么今天……

他在吗?

云倾挽下意识的屏气凝神,不知不觉就把刚刚的嚣张跋扈给压下去几分。

玄戈觉得奇怪,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狐疑道,“你紧张?”

“不是,就是觉得这里怪怪的。”云倾挽反应极快,扫了四周一眼,“怎么都是男人呀!”

“这里,只有晚上有女人。”玄戈笑的意味深长。

“这是为何?”云倾挽惊讶。

但不等玄戈回答,她就已经指着对面的雅间道,“我要那间房子,我要在那里吃饭!”

玄戈闻言,心头多少起了一丝狐疑,审视道,“姑娘为何偏爱那间?”

难道,是冲着他家王爷来的?

但转念,玄戈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个据点没有人知道——

如果有人知道的话,这里早就被破坏了。

司徒明和丞相绝不会允许霆王在楚都藏着这么一个据点。

那么,这个从小走丢昨天才回来的七小姐,就更不应该知道了。

果然,就见云倾挽一脸痴迷的道,“我喜欢那个屏风,真好看!我以前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房间,我想进去看一看!”

玄戈放松了警惕,道,“进去也是可以的,不过今日,里面有个客人。还望姑娘不要介意。”

“我不介意的,我能进去看看就可以了。”云倾挽的心跳再次加速。

里面的人,一定就是他!

只是,见到她这样一个丑八怪,又是敌对阵营的人,他会做出何种反应?

云倾挽不禁有些紧张,掌心沁出了细汗。

这一世,她的心里对他是有感情上的期待的。

可她也明白,越是这样,就越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她做了个深呼吸,就听玄戈道,“你现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征求一下客人的意见,如果他也同意,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吃饭。”

“好。”云倾挽点点头——

她也需要时间调整心态。

玄戈进屋,司徒霆就掀睫道,“来了?”

“嗯,主子要见吗?”玄戈面色凝重的问,“她毕竟是相府的人,不适合在这种地方见到王爷。”

“的确不适合,”司徒霆伸手,拿起桌上的黑色面具戴上,并示意玄戈扶他从轮椅上下来,来到了软榻上,玄戈推着轮椅藏进了密室当中,而后拉下了露台边缘的屏障。

云倾挽等了一会儿,玄戈这才出来,道,“里面的客人说,咱们可以进去用餐。”

“那太好了!”云倾挽欣喜,扑进了房间。

而后,整个人都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往事桩桩件件袭上心头,沉积两世的情愫亦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

第一十九章 他怕是,恨不得掐死她了吧?

阳光透过纱帘打在男人的身上,他一身黑色王袍,勾勒出精瘦挺拔的身材,墨发如缎,将那张被黑色面具挡去大片的俊脸衬的越发华美妖孽。

几分神秘,几分妖娆,几分慵懒随性,和蛊惑人心。

云倾挽直接呆住了。

在来楚都之前,她始终认为南楚战神霆王是自己最为熟悉的人。

可昨夜一次,加上现在这一次,她却一次比一次感觉他陌生。

是的,这样的他,是她前世从未见过的。

她来楚都,熟悉的所有人都是前世的样子。

唯有那个最重要的人不是!

前世,她的夫君司徒霆是个不苟言笑惜字如金,却又霸道杀伐的男人,她从未见过他笑过。

在她的记忆中,他就像是一柄战刀,身上只有肃杀之气和枭雄锋芒。

这也是整个楚都的人眼中的霆王。

可是昨天晚上,他扯走了她的腰带!

可是此时此刻,他斜倚在软榻上,如同一只矜贵神秘又慵懒的狐狸!

这个人……

一瞬间,云倾挽甚至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司徒霆了。

她的眼底的震惊落在司徒霆眼中,让他细长的菱眸微微眯了眯。

显然,眼前这个丑八怪是有脑子的。

她并不像是之前看到的那样,嚣张跋扈又庸俗无礼——

那种土包子,是不可能流露出如此敏锐的眼神的。

虽然说,云倾挽此时此刻是震惊,但震惊和震惊也是有区别的。

司徒霆分辨得出来,她眼中的震惊是因为诧异,而不是因为惊艳,那眼神和寻常花痴天差地别。

丞相府的这个丑八怪……有点意思了。

他下颌微微抬了抬,清冽嗓音如同琴音一般流淌开来,“姑娘何以如此看着本公子?”

云倾挽蓦然回神,刹那间红了脸。

但很快,就回到了之前那种状态,一脸惊艳的道,“公子长得真好看,比楼下那些涂脂抹粉的强多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

“是么?”司徒霆似笑非笑,“那你倒是说说,本公子哪里好看?”

“……”云倾挽又被震住了!

什么情况?这个王爷打开方式不对!

换做前世,他难道不是应该高冷的扫她一眼,对玄戈说,“把这个白痴丢出去”吗?

他什么时候这么自恋了?

还叫她说说他哪里好看?

但震惊之余,云倾挽就觉得悲哀。

说起来,前世的她压根就不曾这样和他相遇过。

前世,她不曾闯过他的卧室,不曾那样抚摸他的脸颊,不曾用那样深情又复杂的目光看过他,也不曾意犹未尽的趴在他窗口跟他说过“我还会来的”这样放肆的话。

前世,她也从不曾这样和他相遇在扶摇阁上面,肆无忌惮的夸赞他的容颜。

那时候,她时时刻刻谨记自己是个卧底,是带着任务的。

所以,任何时候都小心谨慎,哪有现在这般放得开?

前世的她和现在的不同,那现在的他和前世不同,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前世,他展现在她面前的自己,和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并无区别。

但是今生,好似一切有了变化!

云倾挽想到这里,不由又有点心跳加速,目光认真描绘他的容颜,道,“公子的俊美我无法用言语形容,就是觉得看见公子的瞬间,天下万物都黯然失色了。”

她的目光是诚挚的,又不似之前那样疯魔了。

司徒霆闻言笑,“看在你这么嘴甜的份儿上,本公子邀请你一起用午饭。”

“真的?”云倾挽难免激动。

前世,她都没有和他一起用餐的机会。

司徒霆瞄了她一眼,若有所思,对门外道,“先上点点心吧,一会儿上午饭。”

毕竟,旭日才刚刚升起。

云倾挽坐在了他对面,一手撑着下巴,静静的打量着他。

司徒霆微微眯眼,“怎么,本公子有那么好看?”

“有的。”云倾挽赶忙低头。

上次见面的时候,她濒临死亡。

落进他的怀抱的时候,她已经被人砍头了。

那时候,她就有个执念,想要好好看看他。

这个念想从前世临死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十年了。

十年朝思暮想,如今近在眼前,她看他的动作,都已经几乎成了本能。

对于司徒霆,她不光有歉疚,还有爱慕。

只是,前世处于敌对的阵营,那一丝丝爱慕就被压制了。

如今,没了那一份桎梏,这爱慕就浓烈起来……

云倾挽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她总觉得,他那双眼像是星辰遍布的漩涡一样,让她眼花缭乱迷失自己,也让会让她沉I沦万劫不复。

雅间里一时间变得出奇的宁静,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司徒霆懒洋洋的打量着她,忽而觉得,若是没有那一道伤疤的话,相府七傻子也算是国色天香了。

可惜了。

半晌,他开口,“姑娘既然和在下认识了,不如相互报个名讳,日后好相见?”

“我叫云倾挽。云朵的云,倾慕的倾,挽歌的挽。”云倾挽抬头,把自己的名字说的极其认真。

好像想让他深深记住一样。

“在下……”司徒霆略作停顿,道,“在下楚霆。”

云倾挽笑,一时间不知道和他聊什么。

毕竟,初次见面,聊什么都不合适。

这个时候,外面匆匆进来一人,抱拳道,“主子,里头传来消息了……”

云倾挽扭身一看,见来人正是司徒霆的另一个贴身侍卫元景。

那这么说来,这个消息是来自宫里的?

她不禁又看向司徒霆,却见司徒霆冲元景勾了勾手指。

元景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快步来到司徒霆跟前,附耳低声道,“就今日早朝,丞相向皇上请求赐婚,想要把七小姐云倾挽家给您当王妃,皇上准了!”

元景的嗓音压得极低,可还是被云倾挽听见了。

云倾挽这一世修炼武功近十年,如今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五感比常人不知敏锐多少。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消息会在她在场的时候传来!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不知司徒霆会怎样想?

一时间,云倾挽忍不住看向司徒霆,脸有点红,也有些紧张。

而司徒霆听了这话,双眸微微眯了眯,目光亦投向了她这边:所以,这相府的七傻子来扶摇阁,算是传说中的猿粪么?

只是,父皇怕是老糊涂了吧?

他也不出来看看这七傻子丑成什么德性了,直接就给赐婚了?

岂有此理!

一时间,司徒霆打量着对面那丑八怪,心里如同被打翻了的五味瓶。

被他这么打量着,云倾挽紧张的抓着衣襟,手心都出汗了,忍不住道,“公子,出什么事了吗?你怎么这般看着我?”

他怕是,恨不得掐死她了吧?

第二十章 王爷怎么逗起她来了?

司徒霆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玄戈……”刚一开口,就觉得那里不对,只好闭上了嘴巴——

他本来想说“玄戈我们回去”,然而,他现在双腿不方便,要回去的话,就得去拿轮椅!

这样一来,他的身份就彻底暴露了。

这样一想,又觉得已经晚了!

玄戈之前隐藏的还算好,可是元景却直接冲了进来!

只要等这相府的七傻子在楚都呆的久了,知道元景是霆王近侍之后,那扶摇楼也就暴露了!

所以,现在这小傻子加丑八怪就成了危险之源。

更坑爹的是,还成了他御赐的未婚妻!

怎么办?杀人灭口?

还是威逼利诱?

还是等她进了王府之后再跟她算账?

一瞬间,司徒霆脑海里闪过好几个念头,郁闷的揉着眉心——

他就不该心血来潮,叫玄戈把这小傻子带上来!

云倾挽看着那男人头疼的模样,莫名心中一柔,道,“你是不是头疼?我帮你揉揉?”

“……”玄戈见她起来,下意识地想去拦住她。

该死,近了王爷的身可是会死人的!

然而,不知怎么回事,玄戈没能拉住她!

司徒霆一个残废,又无法躲开。

这转眼之间,相府七傻子那一双柔夷就已经按在了他太阳穴之上,轻轻的揉着。

别说,感觉还真舒服。

司徒霆挑眉,有些恶作剧,道,“本公子刚刚听说了一件事情,你想不想听?”

“你说吧。”云倾挽紧张,但也好奇:他要说的,难道是云泓请求皇上赐婚的事情?

只是,这种事情他要当着她这个当事人的面如何说出来?

谁料,司徒霆再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

他有些恶作剧的道,“当朝丞相问皇上要了一道圣旨,把自家的七小姐赐婚给了当朝霆王。不知这件事情,姑娘怎么看?”

“咳咳……”玄戈几乎被呛到。

王爷这话问的,这叫人怎么回答?

云倾挽也一头黑线。

她想了想,垂眸看向他,“我一介草民能有什么看法?”

“说吧,说来听听!”司徒霆似乎有了兴致,撺掇她道。

云倾挽无语,一边揉着他的太阳穴,一边道,“当朝霆王双腿残疾,但战功赫赫,人嘛……俊美妖孽,颇为勾魂……”

勾魂……

司徒霆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玄戈和元景嘴角齐齐抽了抽。

就听她又道,“但是相府七小姐我呢,是个土包子不说,还面貌丑陋!”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突然窜到司徒霆面前,正脸给他看,“公子,实不相瞒,我就是那相府七小姐!你看看我这张脸,谁能下得去口?”

“……”司徒霆没想到她这么跳脱。

“的确是……有点难以下咽。”他假装惊讶,“原来你就是相府七小姐啊!”

除了这张脸没法看之外,她还蛮有意思的。

他在内心对自己说。

云倾挽见他似乎没有前世那么可怕,于是眨眨眼,“所以,你说,那霆王有胆量娶么?要是他胆小的话,晚上一睁眼就会活生生被吓死!”

“……咳咳!”玄戈忍不住,又咳嗽了两声!

这七傻子真傻啊?

她知不知道眼前这位就是霆王本尊?

司徒霆也一阵无语。

这小傻子是激将法?还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太过分了,竟然怀疑他的胆量!

他暗自咬牙,忍不住打击她,“我估计,他真的不敢娶,就算是娶了,也不敢睡。这腿残就已经够可怜了,要是在吓得不能人道,那就雪上加霜了!”

“……你——!”云倾挽几乎瞪眼!

一方面是被气的。

更多的,是惊的!

这是假霆王吧?

他怎么会这般腹黑毒舌?

还有点……甜呢?

咬咬牙,她忍不住也吐槽,“可这人不可貌相啊,听闻当朝霆王寡言高冷,如同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这样的男人,毫无情I趣!万一这是相爷一厢情愿,人家小傻子还不乐意呢!”

说完,傲娇噘嘴,转身不理他了。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演戏已经演崩了。

但是没办法,司徒霆表现出来的一切,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和上一世的经验认知,而且这性格……有点不好掌控,很容易就被他带进去。

司徒霆闻言,眉梢挑了挑,扯了下她的袖子,“喂!你还蛮小气的啊?”

“我小气吗!我哪有你小气!”云倾挽瞪眼。

司徒霆又笑了,套路她,“那你喜欢霆王那种茅坑里的石头呢,还是喜欢本公子这种盛世美颜呢?”

“……”玄戈和元景两人,都快听不下去了。

元景在玄戈耳边低声的道,“王爷怎么逗起她来了?难不成,王爷也有要娶她的打算?”

这可不对劲儿啊!

玄戈黑线,“大概,是觉得她蛮有意思的吧。”

云倾挽彻底被司徒霆带进了自己的套路,一瞬间竟是不知道回答什么好。

这不要脸的男人!

还盛世美颜!

有这么夸自己的吗?

况且,这不是一个铁血杀伐的将军吗?为什么人后是这样的啊!

愣了半晌,她只好道,“我又没见过那霆王,万一他对我不冰山呢?而且,你我才刚刚认识,万一,你盛世美颜下面,是一颗黑心呢?”

“咳咳……”霆王被呛到了。

玄戈和元景两人面色古怪。

“我怎么觉得,王爷有点喜欢这丑八怪呢?”元景整个人都感觉不对了。

云倾挽听到这话,心头也咯噔一下。

她垂眸看向他,却发现司徒霆的耳迹有一丝丝绯红,眼底噙着笑意,却并不见排斥和反感……

所以,他什么意思?

云倾挽按在他太阳穴的手,不知不觉之间顿住了。

司徒霆仰头看她,“这伤疤,是丑了些。”

所以,他什么意思?

嫌弃么?

云倾挽不明所以。

被嫌弃在预料当中,但是真的听到这话,心里还是有点难过。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说这伤能治好的。

可是想到之前师尊的叮嘱,她就把话吞了回去。

师尊曾说,“你这伤说难治也难治,说好治也好治,不过啊,这世上人心叵测,我希望你能在遇到一个真正对你好的人时,再去治好脸上的伤。”

前世,她没沉住气。

早早地治好了伤,也被司徒明骗了。

这一世……

她突然开口,盯着他问,“那你说,霆王会娶吗?”

她突然有种执念,这伤不治了。

这伤不治,能换来一份真爱吗?

她定定的盯着他,眼神熠熠,好似两枚黑宝石一样。

一瞬间,屋里的空气都像是凝滞了,一片死寂。

司徒霆盯着她,久久都没说话。

他沉默的越久,云倾挽心下就越发的紧张,越发的疼。

她问这话,已经相当于把事情挑明了。

接下来,司徒霆一句话,就可以决定这件事情的走向。

他要是不想娶,也可回了皇上的圣旨。毕竟,他是当朝战神,无可替代的存在!

嗜血医妃惊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嗜血医妃惊天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嗜血医妃惊天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