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医妃惊天下云倾挽小说在线阅读by三两小胖哞

  • 时间:
  • 嗜血医妃惊天下三两小胖哞
  • 来源:zzy

嗜血医妃惊天下云倾挽小说在线阅读by三两小胖哞

《嗜血医妃惊天下云倾挽》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三两小胖哞小说作品《嗜血医妃惊天下》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十章 狭路相逢,我喜欢你!

云泓双手抖了抖,强行压制着自己的脾气,“会。”

“那要是,大姐找我麻烦呢?爹也会站在我这边吗?”云倾挽一脸无辜的眨眨眼睛。

云泓握拳,隐忍道,“会。”

话音未落,他几乎夺路而逃,“来人呐,重新将西院修葺一番,一切都参照大小姐的房间院子布置,任何人不得怠慢……”

丢下一句话,云泓飞快离开。

“主子,您真的准备,气死你爹吗?”眠述抱着手臂,看着云泓离开的背影,忍不住问。

云倾挽沉默好久,这才淡淡的道,“我没有爹。”

眠述和怜栀面面相觑。

他们都知道自家主子和相府有仇,这次回来她是来报仇的。

可是,两人都猜不透,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十年都生活在药王谷,七岁之前她和这里能有什么深仇大恨?

可有时候,看她的眼神时,眠述和怜栀都会清晰的感觉到,她心里似乎藏着滔天血仇,只有新的鲜血才能清洗……

“这里一时半会儿也收拾不完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怜栀看着院子里忙碌起来的侍卫和丫鬟们,扭头看向云倾挽,“顺便,再找个地方洗漱一下。”

这院子三人提前收拾了一番,现在一个个看上去都像是被活埋过一次一样。

云倾挽摊了摊手,“没银子!”

“……”怜栀一脸黑线,“忘了,我们是乡野来的土包子,还穷。”

半晌,眠述憋出一句话,“那……去厨房抢吧!”

“好主意!”

怜栀拍了他手掌一巴掌,率先往厨房那边去了。

云倾挽一扭身躺在干巴巴的长凳上,望着脏兮兮的天花板出神。

她在琢磨着,如果云泓请药王谷少主前来给云倾染治疗的话,她该要多少金子呢?

还有,如果云泓想要药王谷少主顺便治好她的脸的话,又该要多少金子呢?

如果,司徒明知道他心坎儿里疼爱的女人生不如死时,又是什么表情?

她竟是,莫名有些期待了!

云倾挽起身来,举步往云倾染住的中院走去。

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司徒明应该快到了吧?

她很想看到他心疼痛苦的表情,终有一天,她会让他也尝尝众叛亲离痛失最爱的滋味儿!

转过芍药盛开的小花园时,大门口果然传来了相府管家的殷勤的嗓音,“二皇子殿下这边请!”

云倾挽脚步顿住,凤眸眯了起来,寒雪一样的目光投向大门口。

前世种种,如同沧浪一样涌上心头。

血仇死死撅住她的心脏,让她恨不得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弄死司徒明!

藏于袖下的拳头攥紧,云倾挽压抑了自己的情绪波动,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好奇的打量门口。

很快,管家迎着一个身穿淡金色衣袍的男子走进来!

来人仪表堂堂,五官端正英俊,穿上一身皇子冠冕,颇有几分正气浩然之姿。

也正是因为这份气度,让朝中不少人十分看好这位二皇子,将他当成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

同时,楚都也有很多怀春少女,都巴不得嫁给这位二皇子。

前世的云倾挽也不例外,当别人在她面前说二皇子司徒明王者之气初现端倪时,她丝毫不曾怀疑。

再后来,司徒明三番五次对她倾诉衷肠,穷追猛打的时候,她更是难以招架,很快就相信这个男人对自己是认真的。

毕竟,他的眼神看上去,是如此的坦荡。

然而最后,临死前那个晚上,他却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

错乱时光中,一切重新来过,云倾挽才深刻的明白,眼前此人不过是个伪君子。

他最后的胜出,只在于比别人藏的更深,更会隐忍算计而已。

云倾挽眼底忽而闪过一抹锐芒,嘴角邪佞的勾了勾:

这一世,她很想看看这位究竟有多能忍耐!

她往前走了几步,几乎站在了路中间。

此时夕阳西下,晚霞漫天,血一样的色彩笼罩着楚都,也照亮了云倾挽的脸——

一道伤痕从左额滑下,一直延伸到右边嘴巴,贯穿了左眼和鼻梁,看上去格外恐怖。

血色的晚霞倒映在她异常明亮的眼眸中,仿佛浓墨一般的黑云里腾起了血月,诡谲又神秘的气息弥漫开来,被盯住的时候,仿佛被厉鬼缠上,又像是被妖姬蛊惑……

迎面而来的司徒明愣了一下,蹙眉问道,“这是谁?相府之中怎会又如此丑陋之人?”

可见,他常来相府,对相府所有人都熟知。

和前世一样,云倾挽是不速之客。

区别是,上一次她懵懂而来,满怀天真,被这些人利用的彻底。

但是这一次,她有备而来,是复仇厉鬼!

相府管家上前一步,瞄了云倾挽也一眼,颇为隐晦的道,“这位,就是府上的七小姐,眀澜夫人走失的孩子。”

他眼底深藏的那一抹暗涌,直到今生今世,云倾挽才看的明白。

他们早就算计好了她的落幕,可笑前世她竟然为了一个棋子的身份活的认真又卖力!

她盯住司徒明,果然见他眼中闪过一道隐晦的明光。

紧接着,是恍然,是某种抗拒和希冀。

那样复杂的目光,看得出来他不想接近这样一个丑八怪,却又为了宏图大业不得不委曲求全。

云倾挽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像个土包子一样盯住司徒明,“哇!好好看的公子!我从来没见过如此俊美的男子。”

此番赞誉,让司徒明眉心蓦地蹙了蹙。

换做蕙质兰心的云倾染说这话,他必定心花怒放。

可惜,眼前这是一个丑八怪!

但正因为这是一个丑八怪,他才舍得将她送往霆王府。

心思百转千回,司徒明掩藏了眼底嫌恶,上前一步道,“原来是七小姐……你叫云倾挽对不对?这名字真好听。”

他一派温和,当得起翩翩公子温润如玉了。

云倾挽恶心的想吐,嗓音却变得甜腻,“真的吗?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的名字好听呢,你真好……”

她直截了当的道,“我喜欢你。”

管家嘴巴蓦地长大,都能塞下一个咸鸭蛋了!

第一十一章 妒火中烧,飙演技

司徒明愣了一下,眉峰微微蹙起,眼底厌恶一闪而逝,换成阳光般和煦的笑意,道,“本殿很荣幸能够得到七小姐的喜欢,其实……”

他顿了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本殿也很喜欢七小姐。

七小姐长得像眀澜夫人,虽然受了伤,依旧是美人坯子,只要治好了脸上这伤,说是楚都第一美人也不为过。”

这笑,这话,和前世几乎一模一样。

云倾挽的心境却早已不复当初。

前世她听了这话羞赧了,心中萌生期待,希望自己早日治好脸上的伤口,成为他口中所谓的楚都第一美人。

所以,当丞相夫人的人请来她的师尊给她治伤的时候,她一改之前在药王谷的态度,也央求药王帮她治好脸。

彼时,药王私下对她说,若有朝一日,遇上一人不嫌她丑,一心一意的对她好,他就帮她治好脸上的伤。

那时候,她以为司徒明就是那个人。

可谁知道……

此时此刻,司徒明故伎重演。

云倾挽看上去和前世一模一样的天真眼眸中,却埋藏了谁也看不懂的邪佞算谋。

她伸手抚上自己脸上的疤痕,失落的道,“这伤口,怕是治不好了。我们那里,十里八乡的大夫都说,这伤口太严重了,不能治。”

说着,眼底闪过浓浓的悲伤,似乎要哭了。

司徒明一边想着自己的宏图大业,一边柔声道,“你不要担心,你们那里的大夫治不好,不代表别人治不好。”

他把一只手搭在云倾挽肩头,似是安慰,“听说你从小住在乡野,那必定是没钱请药王谷的人前来医治,你放心,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本殿和你父亲都会帮你的。”

“那就多谢殿下了,殿下可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云倾挽笑的一脸花痴,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

司徒明拍拍她的肩膀,道,“好了,本殿先去看看你大姐,听说她伤了。”

“我可以一起去吗?我也想看看大姐……”云倾挽乐的前去凑热闹,也乐得气死云倾染。

她在说话间,已经挽住了司徒明的手臂。

司徒明恶心的要死,却还因为他的宏图大业不得不摆出一脸温和笑意来。

云倾挽把衣服上的灰尘和手上的脏东西往他身上蹭,一点都不知道自卑是什么。

管家的眼底几乎已经冒火了,沉声道,“七小姐,你把二皇子殿下的衣服弄脏了。”

这话,他已经很隐忍了。

云倾挽扭头来,丑陋的脸上双眸灿若星辰,“二皇子殿下都没有嫌弃,你多管什么闲事!”

“……!”管家的气的瞪眼,恨不得上前一巴掌拍死那个丑八怪。

司徒明隐忍的笑,“无妨,衣服而已嘛。”

而后,竟然看着云倾挽笑道,“挽儿好不容易才回来……”

那嗓音里,温润气息夹杂着几分宠溺,情窦初开的女子哪个承受得住?

管家只能帮腔,“二皇子殿下仁慈。”

云倾挽随着司徒明往中院去,心寒如铁。

仁慈?

仁慈的话,怎会如此待她?

转眼,两人已经来到了云倾染的房间门外,司徒明轻轻推她,道,“里面还有旁人,先松开本殿可好?”

呵!是怕云倾染看到后伤心吧?

云倾挽嘴角扬起一抹隐晦的冷笑,搂紧了他的手臂,委屈道,“殿下,里面人多,我害怕!”

司徒明蹙眉,想要一把掀开她。

手都落在了她搂着他的手臂上,却生生隐忍住了。

这个丑八怪无可替代,她是相府唯一一个从小养在外面的野孩子,只有她有机会混进霆王府。

他已经用二小姐云倾心试探过霆王了。

霆王油盐不进,反倒是云倾心自己搭进去了。

深吸一口气,司徒明压下了心中烦躁,就那样任由云倾挽缠着,走进了云倾染的房间。

“臣妇拜见二皇子殿下……”

大夫人见礼,抬头看到司徒明和云倾挽手挽手的时候,银牙都要咬碎了。

这个杂I种!

低咒一声,她努力扯出一抹假笑来,“二皇子殿下,这七小姐是?”

“二皇子殿下说他喜欢我,”云倾挽率先说话,看向司徒明,眸若星辰,“是不是呀殿下?”

奄奄一息的云倾染挣扎着扭头,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脸色煞白。

妒火腾起,压都压不住。

司徒明为什么这么快就和那个丑八怪走在了一起?

云倾挽不用看,也知道她们什么表情。

她就一脸痴迷的盯着司徒明,等司徒明的回答。

司徒明眸子微微眯了眯,顺从道,“当然,本殿的确很喜欢挽儿。”

“咳咳咳——”

云倾染一阵咳嗽,嘴角溢出血迹来,衬的一张脸越发苍白。

司徒明眼底一片心疼,死死地隐忍着,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云倾挽权当没看到。

大夫人生怕这么下去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给气死,赶紧道,“二皇子殿下,您是来看染儿的吧?”

司徒明点点头,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问,“染儿怎么伤的如此严重?太医怎么说?”

大夫人赶忙道,“就是中了两剑,太医说治不了,得请药王谷的人来……

明浩已经在路上了,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晚上药王谷的人应该就能到。”

云倾挽听了无声冷笑,一脸骄傲期待的说,“二皇子殿下,既然药王谷的人要来,是不是我的脸也要被治好了?”

大夫人闻言面色顿时一僵。

云倾染惨白着一张脸,盯着司徒明,明知道司徒明在演戏,还是心如刀绞。

以前她和司徒明在一起的时候,也只是私下里亲近。

平常在外人面前,都是不敢显露分毫的。

可云倾挽这个丑八怪,刚来第一天就缠上了司徒明,还可以挽着他的手臂,成何体统!

而且,司徒明这么快就打算给云倾挽治脸了吗?

在自己伤成这样的时候,他居然还记得云倾挽的脸!

还记得巴结那个丑八怪!

云倾染脸上温柔贤淑几乎保持不住,司徒明却不得不道,“嗯,这一次药王谷的人来了,就让看看你的脸。”

“如果挽儿成了楚都第一美人,一定报答二皇子殿下的大恩大德……你是世上对挽儿最好的人了!”

她开心雀跃,脑壳蹭着他的手臂。

大夫人和云倾染几乎呕血。

大夫人皱了皱眉,忍不住在丫鬟绿织耳边说了句什么。

第一十二章 颠倒黑白,郎情妾意

绿织飞快的离开了。

很快,二夫人带着搀扶着云倾心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进门就嚷嚷,“云倾挽你给我滚出来!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倾心好心好意去看你,你看看你把她打成什么样子了!”

云倾挽瞳仁微微缩了缩,扫了一眼大夫人。

所以,大夫人是叫绿织去喊二夫人和云倾心过来,好从侧面告诉司徒明,她云倾挽不是个好东西了吧?

果然,大夫人配合的很默契。

在二夫人带着丫鬟扶着云倾心进来之后,她就震惊的看向鼻青脸肿站都站不稳的云倾心道,“这怎么回事?倾心怎么也伤成这样了?”

而后,又不失礼貌的道,“还不拜见二皇子殿下!”

二夫人和云倾心这才像是大梦初醒,赶紧跪下来,“臣妇\/倾心拜见二皇子殿下!”

紧接着,二夫人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丧,“今儿个下午,我叫倾心去看看七小姐,可谁知道七小姐非但不领情,竟然还纵奴行凶,把倾心给打成这样了!”

紧接着,看向大夫人,“大夫人,你可要替倾心做主呀!”

大夫人完美的当了圣母婊,“你们先起来……七小姐刚刚回来,不懂事也是正常的。”

“母亲偏心!”云倾心演戏演的异常逼真,“她刚来的就可以为非作歹呀,这样的粗野丫头,比府上的仆妇都还不如,如何当得起相府千金的称号!简直丢脸!”

云倾挽就看着她们演,一声都没有辩解。

云倾心忍不住看向司徒明,“二皇子殿下,你怎么和那丑八怪在一起呀,你可得小心一些,那是条疯狗!”

“二皇子殿下……”云倾挽眨巴眨巴眼,仰头看向,泫然欲泣,“我真的像她们说的那么不好吗?我只是不想被人欺负……”

“……”众人无语。

这颠倒黑白的本事……

之前,究竟是谁在欺负谁呀!

司徒明没辙,只能道,“挽儿当然没有那么不好,以后不要随便动手就是了……”

“二皇子殿下不喜欢挽儿了。”她失落的垂眸,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伤害。

前世,司徒明一边将她送往霆王府,他深知中毒的霆王需要她身上可解百毒的血,将她当成棋子利用,一边又在她这边甜言蜜语不断,制造一种他心中只有她一人的假象。

他演的那么像,以至于过去那么多年她都没发现。

那么这一世,既然他那么会演的话,那就好好演吧!

只是,这难度怕是不止前世千百倍,她倒要看看,他们都能把演技飚到什么程度!

一会儿,等云泓回来了,大家一起继续演。

云倾挽的反应,让司徒明深深蹙眉。

他隐忍的看了一眼云倾染,然后伸手,揉了揉云倾挽脏兮兮的头发,“挽儿别闹,本殿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无论你做了什么,在本殿心目中,你都是个质朴纯粹的好姑娘。”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

二夫人和大夫人对视一眼,竟是有些无语了。

云倾心气的不行,突然像是得了失心疯,猛地扑向了云倾挽!

云倾挽“吓”的一声惊叫,躲在了司徒明身后。

云倾心撞在司徒明身上,司徒明蹙眉,一把掀开了她,“成何体统!”

他有点生气了,没想到相府乱成这样。

云倾染见状,忍不住的在司徒明面前刷存在感,“倾心,你干什么啊!挽儿刚刚回来,有些礼数不懂也在理,毕竟她遗失在外这么多年,我们相府本就亏欠她……”

“咳咳……”她掩唇轻咳,虚弱的像是下一刻就要死了一样,“挽儿可是我用命护着回来的,你这样,我就生气了。”

这话的说的,那叫一个完美。

这样的心机婊前世她竟然没早点发现,云倾挽只恨自己当年太蠢!

果然,司徒明眼底的心疼瞬间就凝聚了起来,扭头看向云倾挽,“挽儿,你是你大姐用命救来的,日后要跟着大姐好好学习礼仪,不要辜负了她对你的护佑。”

为了这场所谓的不辜负,云倾挽前世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今生今世,她又怎么会真的再犯蠢?

“好呀,我以后会和大姐好好学习的,不过挽儿天生向往自由,这些礼仪怕是学不进去。”她老老实实的回答,但那嗓音当中,却总给人感觉噙着某种别样的东西。

正说话时,云泓回来了。

在看到司徒明的瞬间,云泓眼底闪过一道慰藉。

终归,他还是第一时间来看云倾染了!

“臣见过二皇子殿下。”云泓上前抱拳,目光落在云倾挽脸上的时候,眸色深了几分。

“丞相大人免礼,我来看看……”他瞄了一眼云倾挽,隐忍道,“大小姐的伤。”

“傅太医已经来看过了,臣已经命人前往药王谷,请药王谷少主出面医治。”云泓言简意赅的道。

“嗯,如此甚好,若是药王谷少主来了,便将挽儿的脸也治一治吧,一个姑娘家,这样总归不好。”司徒明说完这些话,心里竟是轻松了几分。

毕竟,这是要送往霆王府的棋子,这么丑陋的容颜怕是不好接近霆王。

光是她身上可解百毒的血,怕是不足以靠霆王太近。

而且,在登上皇位之前,他为了牢牢控制住这枚棋子,必须要和她保持密切的联系。

鬼知道这还有多长时间?

他可不想每天面对一个丑八怪!

云泓和司徒明交换了眼色,云泓道,“臣也准备让药王谷少主帮忙医治,倒是和二皇子殿下想到一起去了。”

“嗯,至于诊金,本殿会承担一半。”司徒明又拍拍云倾挽的肩膀,“先回去吃饭吧,身体好才能撑得住治疗过程中的损耗。”

“谢谢二殿下,挽儿真是……”她忍着恶心,道,“真是太喜欢你了!”

云倾染气的双手颤抖着攥紧了被褥,冷汗沁出掌心,却不得发作。

云倾挽瞥了一眼云倾染,丑陋的脸上笑容异常明媚,“姐姐也是蕙质兰心呢,挽儿有姐姐庇护,日后定然不会再受欺负了。”

说完,转身离去。

云倾染嘴唇发抖,恨不得上前咬死她。

云倾挽冷笑:你不是圣母么?不是白莲花么?不是会演戏么?

那就好好继续啊呵呵!

而云倾挽前脚刚刚离开,云泓就让二夫人带着云倾心走了。

紧接着,司徒明迫不及待的来到云倾染床边,牵住她被冷汗浸透的手,握在掌心里,眼底涌起浓烈的心疼,“染儿,你怎么样?刚刚对不起,你知道的……”

嗜血医妃惊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嗜血医妃惊天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嗜血医妃惊天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