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顾苓柔萧渊小说-顾苓柔萧渊全部章节阅读

    来源:WY|小说:顾苓柔萧渊|时间:2021-09-14 19:16:14|作者:清栀蔓蔓

    顾苓柔萧渊是清栀蔓蔓的经典言情小说类作品,顾苓柔萧渊主要讲述了顾苓柔萧渊的故事:前言:上官楠还小声说:“那老东西不行,谢婉姚如今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不亏!”萧渊对这些不屑,他剑眉微扬。“这几日我要等顾苓柔回来。”上官楠瞪大了眼:“你该不会真喜欢上顾苓柔了吧?”喜欢?萧渊满眼轻视:“本侯是怕她回来后,胡闹!”话落,他见上......

    顾苓柔萧渊顾苓柔萧渊

    上官楠还小声说:“那老东西不行,谢婉姚如今还是个黄花大闺女,你不亏!”

    萧渊对这些不屑,他剑眉微扬。

    “这几日我要等顾苓柔回来。”

    上官楠瞪大了眼:“你该不会真喜欢上顾苓柔了吧?”

    喜欢?

    萧渊满眼轻视:“本侯是怕她回来后,胡闹!”

    话落,他见上官楠不信,又言。

    “从古至今你见过妻子给丈夫和离书的吗?等她回来,本侯便休了她!”

    ……

    萧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顾苓柔之前住的小院子门前。

    因为顾苓柔喜静,所以身边没有留人照顾,自她走后,这个小院子更是无人问津。

    萧渊将门轻轻一推,木制的小门就打开了,放眼望去只见一片荒凉。

    他只看了一眼,就将门重新关上,快步离开了小院子。

    回到书房后,夜七已经等在了门外,看到萧渊回来后立即走上前。

    “侯爷。”

    萧渊淡淡看了一眼,把人带进了书房。

    “谢婉姚送回去了吗?”萧渊坐在案桌前,目色寒凉。

    夜七拱手微微俯下身:“已经送回去了。”

    话落,萧渊没有再回话,拿起案桌上的公文翻了翻,却发现怎么也看不进去。

    他索性把公文随意放在了桌上,目色沉吟下来。

    “夜七,你觉得顾苓柔真的死了吗?”他冷眸看向夜七。

    “侯爷请节哀。”夜七以为萧渊是过于忧伤不愿面对,出声宽慰。

    “你把府里养的那些暗卫调一些下江南,去找顾苓柔,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侯爷请三思啊,如今朝堂上暗潮汹涌对你本就危险。”

    夜七半跪在地上,他跟随萧渊多年自知其中厉害。

    但萧渊向来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没有收回的意思。

    “本侯不想说第二遍。”

    夜七只好领命退出了书房。

    过了一夜。

    顾知画问过管家后,才来到了萧渊所在的书房外让侍从通报了消息。

    她来是为了请辞,休书的事情她只能从长计议。

    很快,侍从便小跑了出来。

    “祁夫人,侯爷让你进去。”

    顾知画这才步入了书房,一进去就看到一些古玩和书架,而萧渊一袭黑紫长袍,衬得十分矜贵。

    “请侯爷放臣妇归去,家中还有二老想要我照顾。”

    萧渊墨眸一抬,一字一顿:“把她的牌位留下。”

    “家妹的遗愿就是留在江南,望侯爷赎罪。”顾知画直接出声拒绝了。

    萧渊目色坚定,语气不容猜忌:“这可由不得她,本侯不同意她便永远是我的妻子。”

    看着他这副模样,顾知画只觉得有些可笑,心想到自己妹妹躺在怀中没了呼吸的样子就心疼的要命,语气也强硬起来。

    “侯爷何必自欺欺人?你还敢认柔儿是你的妻子?你可知她病的神智恍惚时口中念的都还是你的名字,可侯爷呢?”

    顾知画句句都在质问,像支支利箭一般贯穿了萧渊的心。

    萧渊喉中一涩,顾苓柔离开的日子里他过的其实并不好,天天跑到风雅阁买醉不过是麻痹自己。

    顾知画没有等他回答就转身走出了书房,她想不通妹妹为何会为了这样一个薄情郎付出所有一切。

    屋外是寒风呼啸的声音。

    萧渊看着院子里飘落的白雪,不由得从书房走出,站在了漫天飞雪中。

    他任由雪花落在青丝发上,垂下墨眸轻轻抬起手接住了几片雪只感觉冰凉凉的,正如同他此刻的心一般。

    萧渊对着白雪呢喃细语:“夫人,这次是你失约了。”

    他的话藏在了呼啸而过的寒风中,心底深处的爱意也埋进了在这片雪地里。

    他记得顾苓柔最爱看雪,为此经常在他耳边念叨,说想一起看场雪。

    但每年一下雪,顾苓柔都会跑来找他,但每次他拿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即使顾苓柔知道只是个幌子,也从来不会吵闹。

    顾苓柔太让萧渊放心了,以至于让他一直觉得她会永远这样待在身边。

    第二天。

    管家一早就等在了萧渊的卧房门前。

    待他出来后管家才走上前:“侯爷,祁夫人在黎明时分已经离府了。”

    萧渊深邃的眼眸幽冷:“你从府上拨些银两让当地知府代交给顾家,就说是朝廷赏赐。”

    管家低头答应下来,但心里猜到是给先夫人的补偿罢了。

    北国这场大雪连着下了半月,江南更是已经造成了雪灾,民不聊生。

    慕念白下旨让萧渊三日内筹集捐款前往江南救灾。

    这圣旨一下,朝廷不少大臣纷纷皱起眉。

    这捐款就是让大臣按照一年俸禄的五成用于赈灾,他们自然是心里有怨气的。

    而从始至终萧渊的目色都是一片清冷。

    下完早朝后,大臣都从金銮殿走出。

    “阿渊。”谢婉姚看到萧渊的身影后欢喜地跑上前。

    萧渊看到来人后,恍如未闻,故意往另一边的路走去。

    大臣已经对谢婉姚的行为见怪不怪了,但萧渊他们却感到稀奇,要知道此两人是青梅竹马,感情自然是不用说的。

    “阿渊,你是还在怪我吗?”谢婉姚微微仰起头,声音微弱。

    萧渊面色瞬间沉了下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竟不知谢婉姚还有两幅面孔。

    谢婉姚被萧渊冷目打量地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毕竟面前的人是北国闻名天下的战神。

    其身上自带的气场自然也是压人一头。

    “阿渊……”她伸出玉手想要去抓他的袖边。

    却不想被萧渊轻轻拂袖闪开了。

    “看来,那二十大板是打少了。”

    谢婉姚脸色霎时间白了下来,心里到底还是怕的,但她还是咬紧唇抬眸看着萧渊。

    “那阿渊要我如何做,才能原谅我呢?”

    萧渊没有回答谢婉姚,迈开步子从她身边直接走过。

    谢婉姚看着那挺拔的背影渐渐远去,不禁气红了眼,指尖狠狠掐进了掌心。

    萧渊回到侯府后,换了身常服便找上官楠定下风雅阁甲等的雅间。

    自上次顾苓柔的事情后,萧渊就没有踏进风雅阁的大门。

    “萧侯爷,还真是稀客。”上官楠拿着上好的佳酿进到雅间。

    萧渊挑了挑剑眉,语气不善:“你要是闲的慌跟我去军营操练几天。”

    上官楠连连摇头,谁不知道这萧侯爷的铁面无私。

    前几年,朝中大臣为了给自家儿子谋个好前程才送进了军营,没想到萧渊管理的十分严格。

    连富家子弟不少都挨过军罚。

    “上官家就我一个独苗,我惜命的很。”

    萧渊微微勾唇,没有接话。

    上官楠也早习惯他这副冷冰冰的模样,伸手将带来的佳酿倒了一杯放在萧渊的面前。

    “说说为何事担忧,你一进我这风雅阁就紧皱着眉头。”

    “慕念白派我下江南赈灾。”

    上官楠动作一顿:“赈灾一般不都是文官干的事吗?”

    他不禁疑惑,但圣旨既然已经下了那便没有反悔的余地。

    萧渊轻点头,目光一直看着酒杯里的酒水,良久才再次开口。

    “罢了去江南一趟也算了却我一桩心事。”

    他端起桌上的酒杯,轻抿了一口,却觉得苦涩至极。

    “今日的酒为何如此苦涩?”

    上官楠闻言也为自己倒上一杯,喝了一口,只觉口感极佳。

    忍不住对萧渊调笑道:“这苦的不是酒,是心。”

    标签: 顾苓柔萧渊 清栀蔓蔓 顾苓柔萧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