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洛白缨全文免费阅读山河永寂小说全文

来源:TW|小说:霸道总裁的心尖妻|时间:2019-09-27 10:09:45|作者:山河永寂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小说《霸道总裁的心尖妻》又名《洛白缨小说》,这是一本新出的都市言情小说,洛白缨是小说中的两位主角。论悲催,真的没谁比洛白缨更惨了,大醉一场却不想当众出糗,站在马路牙子上抱着人家的大腿。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洛白缨

洛白缨小说霸道总裁的心尖妻推荐章节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第11章 快去追她

洛白缨心神不定,乘电梯回到那一层,果然在茶水间里面找到了自己的文件夹,这才松了口气。

刚准备离开,看到一个秘书模样的人,在和宋靳南说话。

宋靳南话刚说完,看到洛白缨,便冲着她挥挥手:“过来一下。”

秘书模样的人立马走开,将手中那个袋子递给了宋靳南。

洛白缨有些好奇,语气询问,“怎么了?”

“沈总刚刚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衣服上都是印花,我来给他找一件合适的外套。”

洛白缨的脸红了一下,咳了一声,“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不用了。”

宋靳南刚想说有,随即听到沈蓦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迈着长腿朝着这边走来。

洛白缨的心脏忽的发紧,这样的沈蓦看起来即霸道又危险。

要说之前的沈蓦是温柔的,现在绝对来自地狱,男人不笑的时候,冰块面加上扑克脸,气场强大,任谁都不敢直视他。

随即,洛白缨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沈总,靳南哥哥,我先走了。”

宋靳南明显察觉到她害怕沈蓦,面上更多了几分疑惑,等到沈蓦走近,见洛白缨转身就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便问道:“你刚刚对她做了什么?”

“没有。”

沈蓦将那袋子从他手中拿过来,目光深沉的落在就要闭合的电梯门上,和洛白缨的眼神撞上,她有些慌乱的转开。

宋靳南看得好笑,打趣道,“你不追上去?”

“不了。”

沈蓦顿了两秒,表情淡淡,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脑海中忽的浮现几年前一模一样的身影,也是那样落荒而逃。

--

宋靳南见沈蓦那明显不在状态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想起来之前的事情。

顿了顿,沈蓦站起来,缓缓开口,“走吧。”

他回了神,手指紧了一些,再等等,就将这个丫头给捆在自己的身边,一定不会让她受伤害!

下了楼,两人刚好看到洛白缨走出大门,娇俏的身影落在沈蓦眼中,他突然笑了一声,把旁边的宋靳南给吓了一跳。

“丫头有些营养不良啊。”

宋靳南没能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还想上前询问,见沈蓦直接上了车。他无奈,只能先带着沈蓦去了他们约定的地方。

“魔城”的清吧,沈蓦来这边主要是为了吃饭,而其他人,来这边更多的是为了魔城背后的……古董。

宋靳南和沈蓦去了他们经常去的包厢。里面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好久没见,难得凑到一起。

黑色大衣的男人叫冷白,是个刑警,跟沈蓦完全不同的气质,正气凛然,不敢让人直视,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又异常温柔。

而另外一个穿着卡其色外套的男人看起来就温文尔雅,不像是厉害人物,他叫苏子毅。

冷白和沈蓦交换了一个拥抱,随即开口,“路上堵车吗?”

“不堵车,但是不妨碍这位大少爷在路上走神。”

一旁的苏子毅觉得好笑,让他们两个坐下来。

忽的,沈蓦侧眸看他:“事务所怎么样了?”

“我们是出来放松的,你别一上来就问工作的事情啊。”

冷白忍不住说了一句,面上带着几分无奈,这一谈工作,他就头疼,整天被那么一群下属缠着就算了,回来还要想他们的事情。

“我问的是子毅,和你有什么关系?”

冷白一个白眼过去,即便看起来很威严,但是他其实内里还是很搞笑的。

“对了,那个女人找到了吗?”

几杯之后,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冷白便问了一声,而后又加了一句:“当初那些人要出来了,你们怎么看。”

“出来了?想要搞事情的话,不怕死尽管来啊。”宋靳南笑了一声,接着他的话。

说起来这个,宋靳南像是找到了话题,面上一亮,看了看沈蓦,“那个女人已经找到了。”

几人面面相觑,有些质疑。

沈蓦看了他一眼,没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坐在那里,摇着酒杯。

“快说说。”

宋靳南也没留悬念,将自己知道的事情给说了出来,绘声绘色,惹的冷白和苏子毅更加好奇。

沈蓦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没有理会。

苏子毅倒是好奇,开口询问,“你打算怎么办?宋思语那边呢?”

“什么怎么办?”

听到别的女人的名字,男人这才抬眸,看了他们一眼,语气询问。

宋思语之前早就跟沈蓦订婚,即是商业联姻,两人一直各玩各的,沈蓦也一直没有将两人的关系放在心上。

“人已经找到了,你要跟她坦白?以身相许?”

“哈哈哈,娶了就算了,人家丫头根本就看不上他!”

宋靳南幸灾乐祸,从沈蓦黑了的脸色里就能看出来,在洛白缨那里吃了不少瘪。

沈蓦将酒杯放在桌子上,冷冷的盯着宋靳南:“你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当哑巴。”

冷白忍不住笑,凑上前乐呵了一声。

“我对这个丫头更好奇了。”

“什么时候带给我们看看啊!”

苏子毅一脸好奇,平时那一直保持温柔的脸上多了表情,笑容更加耀眼。

“别想。”

沈蓦并没有打算让洛白缨见到他们,毕竟现在还不是自己的人。

苏子毅的好奇心完全被勾了起来,催促着沈蓦赶紧说话。

一旁的沈蓦看了几人一眼,突然笑道,“三个处男,都没谈过恋爱,还给我出谋划策?”

“我们打一架吧!”

闻言,宋靳南首先忍不住,虽然这是事实……但是!那是被形势所逼迫!这人真的是,直接戳他们伤口!

说到底,这四位都是一样,宋靳南家里太严格,而苏子毅的心思就完全没在这个上面,一心忙着律师事务所的事情……冷白,光是职业就让他完全没有谈恋爱的条件了。

刺激他们的这位沈大少爷,也是为了洛白缨守身如玉,但是刚刚宋靳南都说了,所以……沈蓦并没有打算反驳。

就在三人准备暴动时,沈蓦的眼神微沉,几人都听到什么声音。

猛地站起来,他打开房门,粗暴的动作把三个蠢蠢欲动的男人给吓了一跳,都没来得及拦住他!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第12章 故意伤人

几人随后出去,就见沈蓦怀里抱着一个女生,女生的胳膊上还流着血,看起来有些吓人。

“先去找纱布。”

沈蓦看到宋靳南他们出来,面色沉了几分,侧头对他说了一声。

宋靳南赶紧点头,大步流星的离开。

“怎么回事?”沈蓦顿了顿,柔声问着怀里的小女人。

胳膊上的刺痛让她暂且回神,洛白缨下意识的抬眸看着这个像是神一样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她下了班之后,接到电话说自家姐姐在这边,让她过来,说是她的金主想要见见她。

本来洛白缨是拒绝的,但是一听到洛丝淼用那种可怜兮兮的语气跟她说话,她瞬间就没办法了,打算过来看看。

她不是没去过酒吧,之前生日的时候,还能跟朋友一起去过,但是这是第一次来魔城。

正准备往前走去问问洛丝淼在哪儿,迎面就走来一个中年男人,和洛白缨正巧撞上。

他手中抱着的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洛白缨都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东西从她的手腕上擦过,带来一阵刺痛。

“沈总?”

洛白缨这才回神,眨巴眨巴眼睛,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蓦语气如冰,脸色比刚才更阴沉。

一直在旁边发呆的服务员突然反应过来,“刚刚这两位不小心撞到了一起……这位小姐撞到了……这位先生的古董。”

服务员的脸色也猛地一变,在这边工作时间久了,自然能看出来这个中年男人带着的东西不便宜。

“就是那东西把你手腕划破的?”

洛白缨被这样黑脸的沈蓦吓到了,下意识的点头,手腕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刚刚那人捏了两下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受。

宋靳南及时赶到,拿着消毒的酒精还有纱布,语气有些着急,“东西找到了,来包扎一下。”

“谢谢。”

洛白缨顿了一下,往前走了两步,正准备让宋靳南帮助自己,结果没想到沈蓦直接把东西拿了过来。

下巴朝着地上那中年男人戳了戳,沈蓦让宋靳南来处理这个事情。

宋靳南愣了几秒,立马反应过来。

“这是怎么了?”

“就……”服务员把刚刚的事情重复了一遍。

那中年男人立马坐起来,道:“这女人撞倒了我还不道歉,还把我的古董给打碎了,不行!要赔钱!”

“你这么中气十足,人没事吧?”

宋靳南笑着将他扶起来,只是这皮笑肉不笑的,看起来还有些吓人。

然而,那中年男人没有直接应,倒是看着洛白缨:“她把我东西弄坏了,一定要赔偿!”

“先生,这个东西……市面价值五十元钱。”

一直站在一边的苏子毅和冷白终于忍不住说话,苏子毅指着地上的东西,脸上忍不住带着几分嘲讽:“被您当成古董……也真是……。”

“胡说!这是我花了一百万买来的!是经过大师鉴定的!必须要赔钱!”

那中年男人不依了,面上带着几分恼怒,死死地瞪着他们。

“我没有故意撞他……”洛白缨突然说了一句,觉得自己可真委屈,还没往前走两步呢,就感觉到有人撞上来了,她是立马躲开了的。

“小丫头年纪轻轻的谎话连篇!撞到了我还不承认!仗着人多吗?”

那人瞪着洛白缨,冷哼几声,转头又去自己的宝贝,一脸的心疼。

一旁的沈蓦终于忍不住发话,语气如冰,“现在就报警,别耽误时间。”

中年那人也有些心虚,但是看周围人都在往这边看,瞬间觉得自己有底气了,哼了一声,也催促着服务员报警。

一边的冷白突然笑了一声,站了出来,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本子亮了出来,随即开口道:“我是警察,不用打电话了,这里现成的。”

中年男人的脸色白了一瞬间,突然嚷嚷了起来:“你们是一伙的!”

本来他们争吵的声音不是特别响,但是没想到这人突然拔高了声音,附近小包厢里的人听到声音,都下意识的出来看。

见状,中年男人立马坐在地上,一副泼妇的架势,指着地上的碎片,扯着嗓子开始干嚎:“我这可是一百万买下来的啊!说碎就碎了……还不赔钱!还想着逃跑!”

“继续说。”

“我刚刚拍了这个东西正准备出去!这小姑娘就一直盯着我!还没到门口的,人就直接撞了上来!东西碎了现在还想走!我这可是一百万买的!不赔钱怎么行!”

中年男人继续嚷嚷,完全把自己摆放在了受害者的位置上!

沈蓦的眼神沉了几分,将洛白缨往怀里搂了一些,面色冰冷:“把监控拿出来看看。”

服务员猛地回神,赶紧点头。

有人认出来那地上的碎片确实是很贵重的东西,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东西挺值钱的,一百万也是有的,小姑娘给人撞坏了,是要赔钱。”

“行了,等下监控出来了,看看就知道了。”冷白冷笑一声,真是人言可畏。

男人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你们都是一伙的!都为了那个女人说话!”

洛白缨咬着牙,想要上前跟他理论,被沈蓦拉住。

她的胳膊上还在往外面渗着血丝,看起来伤口并没有很好的止血,而那个中年男人手上的血迹看起来还有些吓人。

“你先别动了。”

话毕,沈蓦直勾勾的盯着中年男人,没有表情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吓人:“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么样的,看监控。”

“对不起先生……监控没有经理的允许,不能够查出来。”

服务员急匆匆的跑来,脸上还带着汗水,有些心虚。

“叫你们经理过来。”

冷白发现自己的警察身份并没有被别人接受,眉头紧皱,估计其他人也是完全将他们看成一伙的了。

洛白缨想要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却因为那些窃窃私语而忍住了话头。

“不准动!摔坏了之后还想怎么样!还想藏起来这些碎片隐瞒她的罪行吗!”

在沈蓦伸手去捡一片看看的时候,男人突然大喊了起来。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第13章 事情解决

洛白缨被他突然提高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抓住沈蓦的衣服。

一旁的沈蓦顿了一下,将手收回来:“我劝你说话过脑子一些,不然等下后悔就来不及了。”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就是这女人撞坏了我的东西!赔钱!”

泼妇架子十足,他们几个对待这样的人居然毫无办法。

冷白有些不耐烦,往前一步:“一个一个的说,到底什么情况!”

那个男人还是坚持自己的说法,话里话外把他们四个和洛白缨牵扯到一起,说他们是同伙。

洛白缨在他说话结束之后,立马反驳:“我没有撞到他!我刚进来,这人就撞了上来,还把我的胳膊划破了!”

洛白缨急匆匆解释,沾了血的纱布丢在地上的时候,看到的人都倒抽一口气。

沈蓦脸色更加阴沉,抓住洛白缨的胳膊,“坐好,重新包扎。”

她立马不动了,流血的地方一跳一跳,非常疼。

“可能需要去医院。”宋靳南皱眉,有些担心的看着那伤口。

“不准走!你们还没赔钱呢!”中年男人扑上来,碰到了她的伤口,血流的更快了!

洛白缨小脸一抽,差点疼的哭出来。

见状,沈蓦反应迅速,将她扣在怀里,脸色愈发难看,他低头对洛白缨安慰。

洛白缨迟疑几秒,应了一声,小心的抓住了沈蓦的衣服,将脸埋在那温暖的怀抱当中。

沈蓦差点没忍住偷笑,按紧了一些,让她更贴近自己。

周围窃窃私语愈发多,沈蓦的脸色阴沉,听着那些人各种阴谋论,幽深的眸子中带着怒火。

被盯着的围观者感觉身上像是被刀子划过,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赶紧收起来看好戏的心思,人群各自散去。

洛白缨察觉到人都走了,便从沈蓦怀里退出来,多了几分害羞。

那个中年男人看到其他人都回去了,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眼珠子转了一下,干脆不再演戏,直接扑上去。

洛白缨都被他撞开了一些,差点摔倒,被宋靳南险险的扶住。

那中年男人死死的抱住沈蓦的腿,扯开嗓子哀嚎:“你们要赔我钱!两百万!不对!五百万!还有精神损失费!”

沈蓦无奈一笑,这男人坐地起价,还狮子大开口,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

“你觉得你值五百万?”随即,沈蓦蹲下来,目光和那中年男人对上,嘴角勾起来的弧度很是吓人。

中年男人迟疑了几秒:“四百万也行,古董两百万,剩下两百万是精神损失费!”

沈蓦终于笑出来,语气如冰,阴冷的表情像是地狱刚走出来的修罗,“四百万?”

那男人见情况不太对,心里咯噔一声,立马站起来,地上那古董碎片也不管了,转身就朝着外面走。

“别走啊,我们等警察来了,再好好商量这到底需要多少钱。”苏子毅挡住他的去路,面上皮笑肉不笑。

中年男人吓得往后一退,撞上了跟在后面的冷白。

冷白绷着脸,低下头看着他,“等警察来啊,走这么急干什么?”

“你们这是威胁!”他被吓得坐在地上。

“就当是吧。”

话音刚落,一队警察走了进来:“我们接到报警,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人在这儿碰瓷,麻烦各位警察先生好好处理一下这个事情。”冷白率先开口,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已经变了脸色的男人。

那人直接抱住警察的腿,扯着嗓子哀嚎:“警察先生,他们都是一伙儿的!撞坏了我的古董还不想赔钱!那个姑娘更是过分!自己撞伤了,还非要赖在我身上!”

警察先生的目光在他们之间转来转去,最后定格在了冷白身上,目光微微一转往前一步:“冷警官!您好!我是……”

“行了,这个时候不是打招呼的时候,先处理眼前的事情吧。”

那人的脸色突然变得灰白 ,看到警察和冷白认识,便知道自己完了。

“你说你也真是的,在挑选碰瓷的人下手之前,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身份吗?”苏子毅笑了一声,看着那人还是苍白着脸色,接着说道:“有本事就去碰瓷一个冤大头,你找上人家小姑娘干什么?还拿了个假货碰瓷,批发的吗?”

冷白往前一步,也跟着说:“魔城拍卖场还都会给拍卖品进行精美的包装,这么明目张胆的拿着,不是就等着被人抢吗?”

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让中年男人脸上都开始落冷汗,他抓住地上的一块碎片,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就是她故意撞上来的!”

一旁的洛白缨早已沉不住气,立马开口,“不是我撞他,是他撞的我!”

她一直盯着那中年男人,看到他手中捏着碎片,便提醒其他人注意一些。

那人突然变了表情,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坐在地上开始哭:“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家里真的是撑不下去了……”

沈蓦皱着眉头往后退了一步:“这就是你碰瓷的原因?”

“银行不借钱,家里又穷的不行,实在是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看到她一个人,我想着要是不能碰瓷到钱,就把人带回去也行。”

洛白缨脸色发白,被这人的用心给惊到了。

“人带回去干什么?”

沈蓦脸色发青,咬着牙,面色铁青。

“带回去卖了,小姑娘长得好看,还能多卖点钱。”

中年男人再次看了一眼洛白缨,没能掩饰眼中的垂涎。

洛白缨心里犯恶心,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我和你有很大仇很大怨?”

“没有……”

他很心虚,可怜兮兮的看着沈蓦他们:“求各位大人有大量,原谅我。”

“既然都坦白了,那就跟我们走吧。”

“等下,我有个问题。”

洛白缨突然喊住他们,咬牙切齿的盯着那个人:“你为什么故意划破我的胳膊?”

“我不是故意的!”中年男人脸上的心虚一闪而过。

一旁的沈蓦盯着洛白缨的眼神变了几分,他以为这丫头看不出来这人是故意的。

洛白缨往前一步,指着伤口:“不是故意的能有这么深?”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第14章 心在下坠

沈蓦一脸不悦,随即转头,盯着那经理,语气如冰,“这件事情,你来处理吧。”

虽然是在盯着经理,话却是对着冷白说的,他心里大概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冷白应了一声,“带着,走吧。”

沈蓦侧眸,去看一旁的洛白缨,语气有些心疼,“我带你去医院。”

“我能先去一趟厕所吗?”洛白缨迟疑了两秒,问道。

“我陪着你过去。”

沈蓦不放心她自己一个人,主动跟了上去,惹得其他人有些无奈。

站在卫生间外面,沈蓦眼睁睁看着她走进去,看着时间,准备情势不对,就立马冲进去。

洛白缨进了卫生间,看到里面站着一个熟悉的人,面上惨白了几分:“姐姐。”

“你那什么情况?”

刚刚洛白缨就看到了洛丝淼,只是对方给了她一个等下再说的眼神,完全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

洛白缨的心脏有些发疼,但还是尽量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被人碰瓷了。”

“行了, 你自己处理这个事情吧,处理好了再来找我。”

洛丝淼有些不耐烦,目光看了看卫生间门口,似乎怕什么人看到。

她顿了几秒,倒抽一口气,“知道了。”

洛丝淼看了她一眼,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转身走了出去。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也看到了沈蓦,下意识的盯着这个男人看了几秒,而后转开头,面无表情。

“带你去医院。”

洛白缨出来之后,沈蓦直接将她搂在怀里,语气中透露着不容置疑。

宋靳南和苏子毅他们跟着冷白一起,先去了警察局,将这件事情处理了,才去联系沈蓦。

“你们先回去吧,有事再联系。”

接到电话的沈蓦毫不迟疑的结束了这次聚会,哪怕他们都没说多少话。

冷白和苏子毅一早就看出来沈蓦对洛白缨的不同,也没有继续要求,便各自离开。

洛白缨神情恍惚,双眼无神,愣愣的盯着车窗外。

姐姐的事一直是她心里的一个伤疤,奈何她再怎么克制自己,还是忍不住去想。

“沈总……”心里的难受让漂亮的眸子有些泛红。

鼻音浓重,洛白缨下意识喊了一句,听到那低沉的声音回应自己:“我在。”

绿灯亮了起来,沈蓦仿佛感觉到身边小女人的异样,伸出手,抓着她的。

“你好好开车。”

洛白缨的清醒回归了一瞬间,看到他单手开车,立马松开了那温暖的大手,面上多了几分害羞。

“好。”

沈蓦加快了车速,很快就到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库。

洛白缨一直在走神,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这一会儿,她是真的无条件信任沈蓦。

“好些了?”

他停了车,看着洛白缨,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头。

“嗯。”

洛白缨低低的应了一声,吸了一下鼻子,随即开口道:“抱歉,我最近,好像总是很失态。”

“嗯。”男人没有说其他的什么,坐在那里静静地等着洛白缨说话。

她迟疑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开口,随即脸上勉强的绽放出一抹笑容,接着点头,缓缓开口,“谢谢沈总,今天帮了我。”

“不客气,我们先上去。”

“去哪儿?”

洛白缨一愣,下意识的看着周围,才发现这儿是地下停车库,面上多了几分警惕。

“医院。”

“我不去!”

没想到这两个字被洛白缨真真切切听到了之后,她的反应这么大。

沈蓦一愣,有些惊讶她的反应,“你的伤口现在需要处理。”

“我不去!” 洛白缨只是重复着这三个字,死死的抓住自己身上的安全带,死活不愿意下车。

“别闹,先看了伤口。”沈蓦以为她只是不喜欢医院,正在闹小孩子脾气,语气都温柔了几分,从驾驶座上下来,站在副驾驶座这边,试图让洛白缨从车上下来。

“我不去!你别碰我!”

洛白缨还是拒绝,死死的抓着安全带,面上带着几分慌张,还试图将沈蓦推开,要关上车门。

“为什么不愿意去?”

“我不去医院……求你了……别带我去医院……”

在关门无果之后,洛白缨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呼吸急促了几分,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别哭,我们不去。”

沈蓦对她的眼泪完全没有办法,她一哭,他的心立马揪在一起,随即把她抱在怀里,大手轻拍她的背部。

“不去……”洛白缨抓住他的衣服,眼泪渗透了他的衬衫。

像是一个个小火印,烙在他的心上。

“我带你回去。”顿了顿,沈蓦叹了口气,面上的心疼根本藏不住。

“嗯。”

沈蓦松开她之后,她还是一直抓着安全带,怕沈蓦真的带她去医院,他有些无奈,之前说去医院,都没这么大反应,现在却紧张害怕成这样……她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洛白缨不说话,就坐在那里,浑身僵硬,等到沈蓦带着她离开了医院,才放松了一些。

“你要带着我去哪儿?”

“你需要休息一下,去我家吧。”

沈蓦顿了几秒,到底是跟她说了位置。

洛白缨没有回应,在沈蓦以为她不愿意的时候,才小声说了一句:“谢谢沈总。”

被这个称呼弄得有些生疏,沈蓦想要让她改一下,看到她悲伤的侧脸,实在是无奈,将原本要说的话给憋了回去。

“我今天,实在是太失态了。”

车上太安静了,洛白缨因为这安静,情绪完全稳定下来,她有些尴尬,不知道自己刚刚的情绪怎么那么激动,还那么狼狈。

“在我面前,你怎么样都行。”

这话让洛白缨心脏上像是被什么温暖的东西给包裹了,她看了一眼沈蓦的侧脸,声音软软的:“沈总……”

“你要听听我为什么这样吗?”声音干哑了几分,洛白缨在他停车的时候,轻声问了一句。

“你愿意说,我就愿意听。”

男人毫不迟疑,低沉的声音却令一旁的洛白缨很安心。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第15章 高中往事

沈蓦很清楚,这个时候主动问很可能让洛白缨对他产生抗拒感,毕竟他们的关系还没有那么亲密。

外面的绿灯亮起来,洛白缨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组织语言,终于,她缓缓开口。

良久,男人安静的听她说完,蓦的问了一句:“你们有好好沟通过吗?”

“我倒是想,姐姐不给我机会。”

沈蓦的眼神攸的眯了起来,看着洛白缨的侧脸,心里百味杂陈,轻轻地,他温暖的大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

洛白缨的手指顿了一下,没有挣扎,她现在太需要温暖了,接着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废话很多吧?”

“没有,我帮你吧。”

沈蓦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张脸,他看了看还红着眼睛的洛白缨,内心开始蠢蠢欲动。

“嗯?”

“我只有一个要求。”

洛白缨愣神几秒,心里开始纠结要不要相信沈蓦的话。

“你可以先考虑一下,这个要求真的很简单。”沈蓦嘴角勾起一抹不可察觉的笑,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几分,几秒种后,将车子停下。

洛白缨回神,下意识的抬眸看着给自己打开车门的沈蓦,问了一句:“这是哪儿?不是医院吧?”

男人哭笑不得,身体往前倾了一些。

洛白条件反射性的贴在座位上,傻愣愣的看着男人给她解开了安全带,而后对着她伸出手。

“是我家。”

沈蓦彻底见识到了洛白缨对医院的抗拒,只能先将她带到家里,等下喊私人医生过来看看。

洛白缨小心的将自己有些冰冷的手放在他的手中,打量着眼前这个地方。

幽静的竹林小道,空气清新,入目全是绿色,树木的造型设计也是别出心裁的好看。

洛白缨被他牵着走向大门,她好奇的四处打量,对陌生环境的探索已经将她的悲伤给挤走。

“你住的地方这么好。”她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曾经也过过有钱人的生活,现在看到这样,心里居然是无尽的心酸,但是绝对没有嫉妒。

男人听到她的话,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沉吟几秒后,“你可以选择搬过来住。”

洛白缨吓得一激灵,嘴上满是拒绝。

这男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邀请她和他一起住?

沈蓦捏捏她的手:“先进去吧。”

一旁的洛白缨心里还是暖暖的,这个男人,实在是帮她太多了。

她跟在后面,坐在了沙发上,看着沈蓦去倒水,蓦地想起来:“沈总,你刚刚说的要求,是需要我做什么?”

听洛白缨主动提起来这个事情,让沈蓦冷神几秒,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你高中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不同的吗?”

“高中的时候?”洛白缨蓦地陷入沉默,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过往的记忆,脸色有些发白:“也没什么事情啊,就家里出了一些事情。”

一听到洛白缨说家里出事了,沈蓦突然明白,恰逢变故,所有人对洛家避之如蝎,即便有消息,也不会传递给他。

突然确定了眼前这个丫头就是自己找了那么多年的人,如果这是洛白缨撒谎的话……

沈蓦分析了一下,觉得对方根本没有必要撒谎。

蓦地有些心疼这个丫头,要是他们早点遇到多好。

“还有其他的事情?”

“我不记得了。”

洛白缨坐在那里,将自己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沈蓦看了心都软了几分。

男人没再继续问,给私人医生打了电话。

私人医生赶来,建议沈蓦带着洛白缨去医院检查一下,他来的匆忙根本没带什么对症的,只能简单的上了一些药。

“我不想去。”洛白缨顿了几秒,拉拉沈蓦的衣服,语气温和。

撒娇的模样让沈蓦顿了几秒,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么抗拒?”

她不说,沈蓦便换了个问法:“那你这几年都怎么过的?生病也不去医院?”

洛白缨的神情恍惚几秒,声音小到有些听不见,“不去医院,就在家待着。”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让沈蓦的心疼跃然脸上,他咬着牙,心里再次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回来早点找到她。

“你今天住在这儿,我看着你,别发烧了。”

“不用了,我回去就行。” 闻言,洛白缨还是摇了摇头。

“回去哪儿?你跟你姐姐现在在闹别扭,回去是要打起来?”沈蓦没好气说道,就算是洛白缨强硬要回去,他也不会允许的,必须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洛白缨因为他的话迟疑了半天,有些为难:“我住这儿不太好吧?”

“只是一晚上。”

洛白缨顿了一下,随即扬起一抹笑,“那就麻烦沈总了。”

“叫我沈蓦就好。”

洛白缨没有回应,并没有打算改了这个称呼的意思,开什么玩笑,要是现在喊顺口了,在公司也忍不住喊了名字,被别人听到了怎么办?

沈蓦带着她去了浴室,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家里的下人都不在,你小心点伤口。”

“好。”

正准备走进去,她的胳膊被抓住,洛白缨疑惑的回眸:“怎么了?”

“先过来一下。”沈蓦还是不放心,从厨房里找了保鲜膜,给她裹上,接着又开口,“这样就不怕水了。”

洛白缨心暖暖的,点点头。

“谢谢沈总。”

暂时不纠结称呼问题了,沈蓦给她找了干净的浴袍,而后打电话让人送来其他的衣服。

等到洛白缨收拾好了,沈蓦才将做好的饭菜放在她面前:“先吃点东西,今晚好好睡一觉。”

“沈总,那个条件是什么你还没说呢。”

“不要管这些了,知道我会帮你解决就好。”

沈蓦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说那个要求的好时机,摸摸洛白缨的头发,感觉到了一丝湿气,微微皱眉:“没吹干头发?”

“没找到吹风机。”

洛白缨脸色红了几分,眨巴眨巴眼睛,乖巧的吃着饭。

见状,沈蓦给她找了吹风机,而后还打算亲自动手,被洛白缨笑着拒绝了。

收拾好之后,她躺在客房的床上,感觉心里有些空落。

霸道总裁的心尖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霸道总裁的心尖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霸道总裁的心尖妻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