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少降临江尘全文免费阅读陌上猪猪小说全文

  • 时间:
  • 邪少降临陌上猪猪
  • 来源:TW

邪少降临江尘全文免费阅读陌上猪猪小说全文

《邪少降临江尘》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江尘小说邪少降临推荐章节

邪少降临第11章 我没有和男人握手的习惯

怎么,你很想让李山死吗?望向郭虎,江尘悠悠说道。

江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想让李山死呢?郭虎急急忙忙的说道。

江尘如果把李山打死了是一回事,他想要李山死,又是另外一回事。

要是李山知道他有这样的想法的话,那么他的下场一定会很惨很惨,郭虎可不敢被江尘给绕进去。

你嘴上说没有,心里边一定非常遗憾吧。江尘淡笑道。

没有,我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呢。江尘,你少在这里含血喷人。郭虎赶忙撇清道。

含血喷人什么的我一向不擅长,随口说说而已,别紧张,先把汗擦一下吧。江尘笑了笑道。

听了江尘这话,郭虎下意识的拿手擦了擦额头,心里边却是奇怪不已,他又没有出汗,江尘怎么叫他擦汗呢?

郭虎,你心虚了。江尘的声音,又一次在郭虎的耳边响起。

啊郭虎的嘴巴张大成了一个O字形。

我知道你肯定又要否认,但如果你没有心虚的话,你怎么会做出擦汗这样的动作呢,你分明没有流汗啊。江尘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郭虎。

郭虎瞪大了眼睛,有种见鬼的感觉,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他很想说明明是你要我擦汗啊,你要是不那样说,我怎么会擦汗?

看样子,你果真是希望李山死啊。江尘怜悯的看了李山一眼,摇了摇头,可惜的说道。

郭虎,你这个王八蛋,你竟敢有这样的想法,老子弄死你。李山愤怒了,虽然他是收了好处的,但他可没想过为了那么点好处把自己的小命给卖掉。

山哥,我没有啊郭虎额头上的冷汗,在这个时候终于刷刷的冒了出来。

要是没有,你为什么这么心虚?李山怒吼,紧盯着郭虎说道。

山哥,我真没有。郭虎觉得自己这下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啪!

李山一个巴掌扇在了郭虎的脸上,怒声道:你有。

真没有。郭虎委屈的都要哭了,他娘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啪!

李山再次一个巴掌扇在了郭虎的脸上,大声道:你就有。

李山尽管受了伤,但他的力气何其之大,这两个巴掌,直接将郭虎一张脸都给打肿了。

郭虎这下是真的哭了,他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要冤枉。

哎,李山,人家都想让你死,你就这么扇他两个耳光就算了?怎么得也该打断一根骨头吧。江尘似笑非笑的说道。

轰!

却是见李山挣扎着起了身来,抬脚一脚踹在了郭虎的肚子上,他的块头何其之大,尽管打不过江尘,但收拾一个郭虎,还不是手到擒来。

伴随着李山一脚踹出,体育馆内的众人,只听到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那般声响并不大,却依旧是使得无数人头皮一阵发麻。

砰!

郭虎栽倒在地上,痛的鬼哭狼嚎,所有人见状,都是心神剧震。

咦,张大鹏,你和高明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难不成你们两个是想要给郭虎报仇不成?蓦然间,就是听江尘话音一转,将矛头指向了张大鹏和高明。

张大鹏和高明哪里是想给郭虎报仇,他们两个眼见郭虎被李山踹断了一根骨头,躲着都来不及。

可惜江尘一句话,瞬时间就是将他们两个给推到了李山的对立面。

你们两个废物,给我过来。李山伸出手指指向二人,厉声说道。

山哥,我们两个真没想给虎哥报仇再说,我们也不敢啊这一下,张大鹏都是想要哭了。

我叫你们两个过来,没听到吗?李山哪里听的进去张大鹏的话,他懒的理会张大鹏和高明是不是想给郭虎报仇,但是他刚才在江尘那里丢尽了脸面,心中憋着一口恶气,却是怎样都要发泄在二人的身上的,不然叫他以后如何在宜兰中学混?

张大鹏和高明身体一颤,即便是心中一百个不情愿,也只得移动脚步走向李山,因为他们两个心中清楚的很,如果他们不给李山的面子的话,那么他们以后是别想待在学校了。

不等到二人走近,李山就是人影一动,抬起一脚,踹在了高明的腹部,将高明踹翻在地上,继而李山又是一脚劈出,啪的一声,劈在了张大鹏的身上,张大鹏整个人直接被李山这么一劈,往后飞出去三四米。

哗!

所有人都是看的心惊胆跳。

如果说,李山和江尘交手,还有人怀疑李山的实力的话,那么李山这一脚劈在张大鹏的身上,可是货真价实的打了。

张大鹏就像是一个充气娃娃似的,被李山给踹的飞了出去,这得需要多大的力道才行,恐怖,太恐怖了。

尤其是邱少杰,在看到这样的一幕的时候,下意识的又是耸了耸肩,对于李山的力量,邱少杰是一清二楚的,这个耸肩的动作,并非是因为李山,而是针对江尘。

江尘轻易将李山打败,岂不是表示,江尘比李山更为恐怖。

嘿嘿,老兄,你太暴力了,随随便便打断他们几根骨头就好了,这么暴力怎么行呢以德服人,以德服人懂不懂,还不赶紧将他们送到医院去,这要是出了人命,那可大事不妙了要不要我帮忙打个120,或者110也行,现在的年轻人,出手真是太没轻没重了啊摇了摇头,江尘长吁短叹道。

众人都是无语,被江尘的无耻打败。

明明是江尘煽风点火,李山才是将火气发泄在了郭虎三人的身上,就算江尘没有出手,可这笔账要算的话,归根结底是要算在江尘的身上的。

这下倒好,在李山打人之后,江尘反过来却是充当了好人的角色,还要打什么110,那不是摆明要将李山给送进去吗。

要知道,以李山的出手力度而言,这要是真的进了警局,判个故意伤人罪都是轻的,一个不好都要在监狱里待上个一两年。

李山很快就走了,郭虎三人也是被李山带来的人给抬了出去,但偌大的体育馆内,众人的目光却依旧是停留在江尘的身上,久久不曾移开。

喂,我虽然长的很帅,也不用这样看着我吧,你们又不是美女。江尘不爽的说道。

众人再一次深刻领教什么叫不要脸,就江尘那身材和长相也敢说自己长的帅,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真的好吗?

但是在见识过江尘的手段之后,可没人敢去触江尘的霉头,很快,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去,只是注定每个人在心里边至少骂了十遍江尘不要脸。

对于向来不知道脸皮为何物的江尘而言,自然不会将他人的想法放在心上,江尘转过身去,继续打沙袋。

众人看了一会,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就是没再过多关注江尘,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唯独邱少杰的注意力,一直都落在江尘的身上,眼中隐隐有精光闪动。

迟疑了一下,邱少杰朝着江尘走了过去。

你是叫江尘对吗?邱少杰主动搭讪道。

有话直接说。江尘头也不回,挥动着拳头,淡淡说道,他可没心思和陌生人说废话。

你不认识我?邱少杰略一错愕,脸色古怪的问道。

我一定要认识你?皱了皱眉,江尘不悦的说道。

当然不是,只不过,你居然会不认识我,着让我有点奇怪罢了。邱少杰伸出手来,说道:正式介绍一下,我叫邱少杰。

邱少杰?江尘微微一愣,旋即说道:握手就不必了,我没有和男人握手的习惯。

江尘有听说过邱少杰这个人,邱少杰在整个宜兰中学都很有名,家世好,人长的帅,更是少见的体育方面的全能型选手,尤其是田径方面,还拿过省内的几个大奖。

因为这样的缘故,邱少杰早就获得了大学的保送名额,不过听说这个家伙很有个性,对于保送的学校并不满意,打算参加高考,考取自己喜欢的学校,算是很有趣的一个家伙。

只不过,邱少杰有趣归有趣,江尘可不认为自己有结识邱少杰的必要。

嘴角控制不住的抽动了一下,邱少杰差点面瘫,什么叫没有和男人握手的习惯,不想握手直接拒绝就是,这理由也太敷衍了。

江尘,我看你的反应和耐力都非常不错,下个星期有一场足球赛,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参加?若是你有,我可以给你留一个名额。邱少杰说道。

闻言,江尘笑了,他若有深意的看了邱少杰一眼,说道:估计要让你失望了,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我根本就不会踢球,你会不会搞错了什么?

那太可惜了。邱少杰遗憾不已的说道。

江尘说没有兴趣,邱少杰也不勉强什么,说了这话,就是带着郑宇离开了。

想不到宜兰中学竟然有这么有意思的家伙,想必接下来的学习生涯,不会太寂寞了。江尘在心中轻语,嘴角咧开,微微一笑。

邪少降临第12章 又被调戏了

杰哥,你邀请江尘参加足球赛,是给江尘面子,他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拒绝了你。一走出体育馆,郑宇就是愤愤不平的说道。

郑宇,你难不成认为我是真的打算邀请江尘参加足球赛?笑了笑,邱少杰说道。

难道不是?郑宇疑惑不解。

当然不是。摇了摇头,邱少杰说道,那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其实最主要的目的,我是想要认识一下江尘,或者说,让江尘认识一下我。无论江尘接受也好拒绝也罢,这个目的都达成了。

江尘也就是有点蛮力罢了,有什么值得杰哥你结交的。郑宇困惑的说道,他下意识的认为,邱少杰这样做有点吃力不讨好的嫌疑,完全没有必要。

如果他仅仅是有点蛮力的话,自然没有让我结交的资格,只是你难道没有发现,今天的事情有点古怪吗?要知道,李山本来是来教训江尘的,最后却是将郭虎三人给打了一顿。邱少杰询问道。

不是郭虎想要李山死吗?想了想,郑宇说道。

这样的话你也信?邱少杰苦笑,说道:郭虎可没说过这样的话,只是江尘在说而已,再者,你以为李山会相信这样的话?我告诉你,谁都不会相信。

那李山怎么会对郭虎三人动手?郑宇快速问道。

李山一向最要面子,他在江尘面子丢尽了脸面,自然是要想方设法的找回面子,而江尘的那话,恰好是给了李山一个台阶下罢了,李山为了转移注意力,自然是要对郭虎三人动手。邱少杰分析道。

郑宇平时觉得自己挺机灵的,这时很有一种智商不够用的感觉,他诧异的说道:杰哥,你会不会太看得起江尘了,那么短的时间内,他怎么可能算计的这么周全?而且,他如何能够知道,李山会动手?

李山敢不动手吗?邱少杰缓缓说道。

郑宇就是想起江尘和李山交手的过程来,枉费李山号称人肉碾压机,可是在江尘的面前,一点便宜都占不到,完全是被江尘压着打。

杰哥,你的意思是,要是李山不对郭虎三人动手,那么江尘就会对李山动手,所以李山必须动手?他根本没有选择?郑宇的这一段话,有点像是在说绕口令。

说着话,郑宇恍然大悟,也是心神微凛,他刚才只是当一场热闹再看,而今被邱少杰提醒,才是明白过来,江尘的一举一动,竟然全部都是大有用意。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邱少杰感叹了一声,说道:这样一来,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有意结交江尘了吧。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江尘也实在是太变态了,的确是有结交的必要。郑宇认同的说道。

然后郑宇又是说道:只是江尘会不会太拿自己当一回事了,你好歹帮了他一把,不管怎样,他多少都要给你一点面子才是可是,他一点面子都没给你啊。

你认为我帮了江尘,江尘可不会这样认为。邱少杰摇头,他知道郑宇说的是他劝阻李山的事情。

但是,不仅仅是江尘不会这样认为,邱少杰也不这样认为,他劝阻李山出手,那不过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有劝阻的资格罢了,根本算不上帮了江尘什么忙,要是以此邀功的话,那么就是太蠢了点。

发生在体育馆内的事情,并没有广泛的传扬开去,不过,高三三班的同学们,很是惊奇的发现,一向好好学生,从未旷课过的江尘,在这个下午,竟然翘课了。

安琪,你看吧,江尘那家伙果然是自甘堕落,居然连课都不来上了。教室内,姜燕燕轻哼说道。

秀眉微蹙,徐安琪想起了今天上午数学课上发生的事情,江尘似乎变了,他的数学成绩一下子厉害了许多。

尽管徐安琪不清楚江尘是怎么做到的,但当然,很难说江尘自甘堕落。

或许是有什么事吧。想了想,徐安琪说道。

姜燕燕扑哧一笑,翻了个白眼说道:安琪,我真是服了你了,这种处处为他人着想的精神,我这辈子都是学不来的。

徐安琪有些不好意思,说道,燕燕,我只是不喜欢往坏的方面想,而且,江尘的确不是什么坏学生。

哼,他在教室里公然调戏我们两个,难道还不算坏,我看他可是比郭虎都坏多了,只是他掩饰的很好,我们以前没有发现罢了。姜燕燕不认同的说道,对江尘的印象非常的糟糕。

江尘的翘课,在三班引起了不小的争论,而与江尘一同旷课的,还有郭虎张大鹏以及高明,当然,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在这个下午,同样旷课的还有高三五班的李山。

只不过,郭虎三人本就不是什么好学生,哪怕是来上课,也是敷衍应对,从来没谁见他们看过课本。

而江尘不一样,即便江尘的学习成绩很差劲,但江尘的勤奋与努力,却是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的。

虽说勤奋不意味着有好的成绩,但也是因为江尘的勤奋,徐安琪才是会对江尘有恨铁不成钢的念头。

而当江尘连勤奋的这一优良传统都丢掉之后,徐安琪看着江尘所在的空荡荡的座位,心中不知为何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涌动。

然后,连带着江尘在数学课上的惊艳表现所带来的一丝丝好感,荡然无存。

江尘一直都在体育馆内打沙袋,人来了人又走了,人走了人又来了,他依旧是如同一台永动机一般,以一种别扭的软绵绵的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方式在打沙袋。

看那般情形,就好似是跟沙袋较上了劲一般,一些人看在眼里,看江尘的眼神如同在看疯子。

江尘的确是在较劲,但不是跟沙袋较劲,而是跟自己较劲。

江尘已经打了好几个小时的沙袋了,尽管他目前所要淬炼的并非是力量,而是身体的协调度,但如此长时间的出拳收拳,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染湿,整个人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江尘的双腿,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缘故,早已僵硬麻木,而他的双手,更是如同灌铅一般的沉重,每一次将拳头挥出去,都是在压榨身体的最后一份力气。

但江尘出拳的速度并没有减慢,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每一次出拳的时候,腰腹背脊乃至是双臂双腿弯曲的幅度,都是保持在同样的频率上,分外的一丝不苟,就像是拿尺子丈量过一般,精准到了恐怖的程度。

这样一来,对于江尘而言,其实最大的考验,并非是气力,而是精神与意志,江尘当然不缺精神意志,而这也是他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的缘故。

坚持了六个小时,差不多了。最后一拳打出去,江尘低声自语,在心中说道。

江尘的精神意志并没有被摧垮,但是江尘知道,再打下去的话,他的身体就会垮掉,肉身的极限,并不是那么容易就打破的,尤其是对于这具羸弱的躯体而言,稍有差池,反而是会收到截然相反的效果。

收拳,江尘轻呼吸一口气,感受了一下自身自身的情况,然后转过身,迈动脚步艰难的朝体育馆外边行去。

江尘,你果然是在这里。江尘才刚转过身,就是听到一道薄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棠老师,怎么能让你亲自来看望我呢,应该是我去办公室找你才对啊。江尘嘿嘿一笑,上了前来,抓住棠月的小手说道。

棠月都没反应过来,手就被江尘给抓住了,她愣了一下,旋即恼怒,江尘,你做什么,给我放手。

放手?咦,棠老师,你怎么把我的手抓住了。江尘一副惊讶不已的表情,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是抓着棠月的小手,在她的掌心轻轻挠了一下。

老天,又被调戏了。棠月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的看着江尘,只觉得随着江尘那么一挠,心里有如猫爪似的,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里涌了出来。

江尘,你还不放手?棠月有点受不了江尘的厚脸皮了,这个家伙简直是,无时无刻都能想方设法的占她的便宜。

明明是他抓了她的手,还反过来说是她抓他的手,棠月简直难以想象,一个人性格的转变怎么会这么大。

好的,放手,现在就放。江尘笑吟吟的说道,他脸皮厚极,说是现在就放,却还是捏了几下棠月的小手,感叹一下真是软啊,才是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棠月的小手。

棠老师,你吃饭了没有?转即,江尘看着棠月,一本正经的说道。

江尘变脸比翻书还快,棠月很难适应,她打听到江尘在体育馆,就马上找了过来,哪里有吃饭的时间,江尘这么一问,她下意识的说道:没有

没有是吧,我就知道没有,棠老师,你也太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了,俗话说的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你怎么能不吃饭呢,赶紧的,我们去食堂吃饭,你请客。江尘大声说道,一副非常关心棠月的模样。

为什么是我请客?棠月不满的说道。

棠老师,你也太小气了点,请一顿饭而已,能要多少钱,那就我请客好了,走吧,你一会想吃什么尽管点,我可是大方的很。江尘嘻嘻一笑,拉着棠月就走,他不知道棠月是怎么找到他的,但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他转移注意力的手段向来高超,棠月又如何会是他的对手,三两句话,就给他扯的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邪少降临第13章 你流氓

迷迷糊糊的,棠月被江尘拉着走了几步,猛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她来找江尘可不是谈论吃饭的事情的,而是要问问江尘为什么会旷课,怎么不知不觉间就被江尘给绕进去了呢。

轻轻的挣脱了江尘的手,棠月看了江尘一眼,轻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要生气,她说道:江尘,你今天为什么旷课?

棠老师,我们不是要去食堂吃饭的吗,怎么谈起旷课的事情来了?江尘满脸惊讶的说道。

棠月没好气的白了江尘一眼,说道:你少在这里插科打诨,休想蒙混过关,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棠老师你想要解释,我当然可以解释。江尘拿手指了指沙袋,笑吟吟的说道:想必棠老师有看到我刚才在做什么吧,没错,我在锻炼身体,不知道这个解释棠老师你觉得如何?

棠月就是看了一下江尘的小身板,实话说,江尘的确是缺乏锻炼,只是这个时候才想起锻炼身体,难道不会太晚了点?

棠老师,你一定是在想,我这个时候才锻炼身体晚了吧。江尘笑眯眯的说道。

棠月粉脸微红,嗔道:我可没那样的想法。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连她心里是怎么想的都知道,她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没关系,谁叫棠老师你是美女呢,就算你是这样想的我也不会怪罪你的不过锻炼身体什么的,什么时候都不晚不是,俗话说的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好了,这个解释算你过关。棠月有点受不了江尘这个家伙了,这个家伙怎么一下子变成话唠了呢,分分钟叫她忍无可忍啊。

既然这样,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去吃饭了。江尘笑嘻嘻的说道。

吃饭,你怎么就记得吃饭,我还有事情要问你。棠月有点恼怒。

事情要问,饭也要吃我们先去食堂找个地方坐下,一边吃饭一边说事,不是正好。江尘理所当然的说道。

然后不等棠月说话,江尘直接拉着棠月就走,棠月小小的挣扎了一下,羞恼的说道:江尘,不要拉拉扯扯,我自己走。

拉拉扯扯算什么,我和你还摸摸抓抓了呢,江尘嘿嘿一笑,领着棠月往食堂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正是学生用餐的高峰期,学校食堂里挤满了前来用餐的学生,其中一些高三三班的学生看到棠月,都是热烈的打着招呼,又是见到棠月似乎是和江尘一起来的,表情不由来些微古怪。

等到他们看到江尘和棠月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时候,那般表情,就是变得更加古怪起来。

安琪,你看那边,江尘和棠老师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啧啧,你看江尘那个殷勤劲,他主动给棠老师打饭呢,一看就是在巴结棠老师老天,他在笑,笑的太淫/荡了,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食堂的一个角落里,姜燕燕伸手指了指江尘所在的方向,朝徐安琪说道。

徐安琪抬起头,朝着江尘看了一眼,琼鼻微皱,说道:燕燕,什么叫太淫/荡了,不许说这样的话,被人听到会笑话你的。

我们家安琪还真是纯洁的跟一朵小白花似的啊,可是那家伙的确笑的极其淫/荡啊,而且你看那家伙的饭盘,他是猪吗,吃这么多。姜燕燕一惊一乍的说道。

徐安琪这才注意到江尘饭盘里高高堆起的食物,表情亦是有点惊愕。

你吃这么多?棠月也在问同样的问题,她看着江尘饭盘里堆积如山的食物,简直是要惊呆了。

没办法,运动量过大,必须多吃一点才行。江尘砸吧了一下嘴巴,拿起筷子,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

看江尘那般吃相,说他是猪都有点抬举他了,就算是猪,吃相也没这么难看啊。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江尘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样,原本没什么胃口的棠月,看着饭盘里的食物,潜意识里觉得那食物似乎变得香甜可口了许多。

十分钟过后,估摸着能有五人分量的食物被江尘扫荡一空,江尘将最后一粒米饭扫进嘴里,犹自意犹未尽。

棠月的饭量一向很小,只是吃了几口,就是放下了筷子,她看了江尘一眼,有些好笑的说道:你是不是没吃饱,要不我去帮你再打一份饭?

美女老师亲自给我打饭,那怎么好意思呢。江尘假装羞涩的笑道。

什么美女老师,我是你老师,你要么叫我棠老师,或者叫我班主任也行,美女两个字,请你以后不要再叫了。棠月有些恼火的说道。

好的,美女老师。江尘一本正经的说道。

棠月气的够呛,这家伙是装傻呢还是真傻呢。

美女老师,打饭什么的就没必要了江尘紧盯着棠月的饭盘说道。

你该不会是要吃我剩下的饭吧?棠月惊呆了。

浪费食物是可耻的行为,棠老师,你身为老师,更应该以身作则,给我们这些学生树立一个榜样江尘说的无比正经。

然后就是见江尘飞快的将棠月面前的饭盘抢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几大口将食物扫荡一口,打了个饱嗝:总算是有个五分饱了。

吃这么多才五分饱?棠月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她看了一眼江尘油腻的嘴巴,又是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饭盘,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俏脸倏然转红。

好了,饭也吃过了,接下来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谈谈,希望你不要再故意顾左右而言其他。收拾了一下心情,棠月正色说道。

棠老师,其实我也有点事情要和你谈,要不我先说好吧,还是我先说,毕竟事情和棠老师你有关。江尘正色说道,一副无比关心的模样。

什么事情,怎么会和我有关?棠月说道,浑然没意识到,自己的注意力再一次被江尘给转移了。

棠老师,你是不是没睡好?江尘开口说道。

是,昨晚没有睡好。棠月瞪着江尘说道,用这样的语气提醒江尘昨晚究竟做了些什么好事。

尤其是,当棠月看到江尘精神奕奕,神气十足的样子,她的心里很不平衡。

占了便宜的人,不是应该内疚不安辗转反侧的吗,为什么现在是反了过来?

我当然知道你昨晚没睡好,事实上,除了昨晚,前晚,时间再往前面推一点,你已经说到这里,江尘微微皱眉,想了想才是说道:你已经有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棠月见江尘皱眉,还以为他是在故弄玄虚,但在听完了江尘的话之后,棠月心中就是猛然一震。

她惊讶不已的看着江尘,震惊的久久难以言喻。

她有失眠的毛病,这个毛病还很严重,棠月不是很清楚这个毛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粗略来算的话,的确是有将近一年半的时间了,以至于到了后来,哪怕是服用安眠药,都是无法入睡。

这个毛病只有她自己一人知道,哪怕是身边最亲近的人,也向来不知情。

她容颜昳丽,天生丽质难自弃,哪怕有的时候因为睡眠不足导致没有神采,在他人看来那也是一种不同的美丽。

因为昨晚失眠很严重,一个晚上都没能阖眼的缘故,早上照镜子棠月有看到一圈黑眼圈,为此她还专门化了眼妆,将黑眼圈给遮住。

在江尘问她是不是没睡好的时候,棠月下意识的以为是自己的妆容化的不够精致,被江尘给看出了问题。

可是棠月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江尘看出的问题会如此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你怎么知道?棠月说道,言下之意是承认了江尘的说辞,她盯的江尘更紧了,呼吸略微急促,隐隐有些不安。

看出来的。江尘简单说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棠月眼中,隐隐有怒意在闪耀。

当然是用眼睛看出来啊。江尘嬉皮笑脸的说道。

好你个江尘,原来你注意我这么长时间了,难怪你昨晚会原形毕露,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可恶,你流氓!棠月忽的一声大叫,转身就走。

这个,会不会有点误会?江尘满头雾水,小小一个失眠的问题罢了,棠月会不会将问题扯的太远了点,比他还能扯啊。

江尘无语的看着棠月离去的身影,心想自己怎么就流氓了?

喂,棠老师,走这么快做什么,我还没跟你道歉呢。江尘无奈的喊道,他还想着和棠月谈谈失眠的问题,若是棠月愿意的话,顺便给她将这个烦恼给决绝掉,然后顺便就昨晚发生的事情道个歉,然后再顺便请个假什么的,彼此皆大欢喜,各取所需。

可是看棠月那般模样,江尘哪会不知道,自己这次又将棠月给得罪了,而且比昨晚得罪的更狠。

流氓?棠老师,你真的很了解我啊,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本质,我明明隐藏的那么深啊。旋即,江尘嘿嘿一笑,一回头,就是看到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两个小美女。

邪少降临第14章 你无耻

两个小美女身上都是穿着宜兰中学统一发放的校服,一个恬静秀美,另一个则是泼辣明艳。一模一样的校服,穿在她们两个的身上,则是有着两种迥然不同的味道。

江尘近距离的看着她们两个,渐渐有着一种乱花渐入迷人眼迷人眼的感觉。

安琪,你看到没,我就说这个家伙笑的极其淫/荡吧。泼辣的小美女指着江尘,朝着徐安琪说道。

燕燕徐安琪摇了摇姜燕燕的手臂,她知道姜燕燕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什么坏的心思,这也是她会和姜燕燕成为好朋友的最大原因。

但是也不能什么都说啊,尤其是当着江尘的面这样说,这不是成心刺激江尘吗。

安琪,你不要拉着我,他就是一个坏胚子,调戏你和我就算了,居然连棠老师都敢调戏,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姜燕燕冷哼道。

听到这话,徐安琪看向江尘的眼神也是怪怪的,显然也是有听到棠月的话。

咦,我什么时候调戏过棠老师了?江尘装傻道。

哼,你要是没调戏棠老师,棠老师怎么会骂你流氓呢?姜燕燕冷冷的笑着。

姜燕燕,你错了,那不是调戏,是赞美,漂亮的女人,就是要赞美不是吗?就像是你不,是我们的安琪大班长,我每次看到安琪大班长就是忍不住江尘笑吟吟的说道。

徐安琪娇俏的小脸上掠过一抹嫣红,狠狠的瞪江尘,不让江尘把后边的话给说出来。

忍不住什么?姜燕燕却是好奇的很,兴致盎然的说道。

忍不住多看一两眼啊。江尘戏笑道。

徐安琪小脸更红,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细腻的粉颈都是烧红一片。

她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调戏过,百般的不适应,尤其是,一个以前老实木纳,连话都不会说的家伙,一下子变得如此油嘴滑舌,就更是让她难以适应了。

噗嗤姜燕燕掩嘴轻笑,却是故意板起脸说道:江尘,你说你每次看到安琪的时候会忍不住多看一两眼,那我呢。

你啊,每次看一眼就够了。江尘打量着姜燕燕,悠悠说道。

姜燕燕眼中划过一丝失落的色彩,江尘说看她一眼就够了,她有那么差劲吗?

就听江尘的声音又在她的耳边响起:我每一次看到你,都只想看你一眼,因为我怕自己会一直都看着你,看了三四眼还不够。

姜燕燕立即喜上眉梢,她知道自己没有徐安琪那么漂亮,但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被人夸赞呢,江尘的话,前后跌宕起伏,让她的一颗心也是起起落落,对江尘是又恨又喜。

江尘看着徐安琪和姜燕燕的反应,心中暗笑,只怕是连两个小妮子都没意识到,她们一边抱怨着被他调戏了,一边又是享受着被他调戏的过程。

沉溺在羞恼的情绪之中小有一会,那徐安琪抬起头来,勇敢的看着江尘,说道:江尘,我听说你今天又打架了是吗?

原来徐安琪是因为他打架的事情而来,江尘倒是有点意外,徐安琪的消息挺灵通的啊。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这才过去多长时间,江尘就是接连打了两架,而且还破天荒的旷课了,从好学生变成坏学生,速度可以以光速来计算,徐安琪对此不是不担心的。

我不打人,人就打我,你总不能让我站着不动被人打吧。江尘满脸无辜的说道。

江尘,你这都是歪理,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大可以告诉老师,交给老师处理。徐安琪柔声而诚恳的说道。

她说出这样的话,并不是出于特别的关心江尘,她身为班长,关心着班级里的每一个人,尽管很难说一视同仁,但是对于江尘,徐安琪却是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向歧路。

告诉老师?江尘嘿嘿一笑,望向徐安琪,说道:徐班长,请问一句,告诉老师有用吗?大班长,你还真是天真的很呐。

徐安琪瞪大了眼睛望住江尘,气恼羞怒兼而有之,却不知道怎么辩驳。

因为她知道江尘说的没错,很多事情,老师是根本管不过来的,而且宜兰中学有些学生,老师要管也管不住,或者说,根本就不敢管。

徐班长,我可不是故意讽刺你,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归根结底,还是谁的拳头大,谁就占有道理。江尘笑眯眯的说道。

江尘当然知道徐安琪是好心关心他,身为班长尽职尽责,这多余的解释他以往向来不不屑的,但在徐安琪面前,还是解释了一下。

江尘,打架总不是什么好事,你要知道这点。徐安琪无奈的说道,江尘的话让她稍稍宽心,但江尘的逻辑,却是无法接受的。

被人打更不是什么好事,男人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江尘摇了摇头,强者为王这样的道理,他懒的跟徐安琪多说,丢下这句话,起身就是离开了座位,朝着食堂外边走去。

江尘,等等,等等我。江尘刚走到食堂门口,就听身后叫唤声响起,包世凡迈动脚步追了上来。

江尘,你是不是跟徐安琪吵架了,我看徐安琪都快要哭了。包世凡在江尘耳边低声说道。

江尘回过头去,就是见到徐安琪呆呆的站在那里,双眸通红,只是看了一眼,江尘就是收回了视线,淡淡说道:她要哭就哭吧,温室里的花朵,不经历一点风雨,怎么能长大呢。

包世凡奇怪的看着江尘,他现在是愈发觉得江尘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嗫嚅了一下,包世凡说道:江尘,一会就要晚自习了,你去不去?

宜兰中学每天晚上都会安排两节课的晚自习,但和其他中学采取强制性的措施不同的是,宜兰中学的晚自习安排颇为人性化,可以去也可以不去。

只不过,因为离高考只有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的缘故,除了一些当真不爱学习以及自知考不上大学进而自暴自弃的学生之外,其他的人,通常情况下都会参加晚自习的。

晚自习没什么意思,我还是去寝室睡觉好了。摇了摇头,江尘说道。

甩了甩手,江尘大摇大摆的离开了食堂,只是江尘并没有去寝室,而是朝着教师办公楼方向行去。

江尘,你来做什么?江尘才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棠月就是发现了,板着脸说道。

我当然是来看美女老师你的啊,顺便呢江尘笑嘻嘻的说道。

江尘,我要休息一会,现在不想跟你说话,有什么事,你明天中午下课之后过来找我。不等江尘说完,棠月就把他的话给打断了。

棠老师,我明天中午没时间。江尘脸上笑意不变。

那就明天下午。棠月头也不回的说道。

明天下午也没时间,要不明天晚上吧。江尘说道。

江尘,你无耻。棠月心中一荡,这个该死的家伙,在食堂里调戏了她不说,居然公然跑到办公室里来调戏她,眼里到底还有没有她这个老师了?

我怎么无耻了?江尘满脸的无辜,可那满眼的笑,却是出卖了他的心思。

你就是无耻。棠月咬牙切齿,说什么晚上来见他,谁知道江尘打的什么龌龊主意呢,不是无耻又是什么。

棠老师,你在食堂里误会了我一次,骂我流氓;现在又再一次误会我,骂我无耻,真是太让人伤心了我之所以说我明天中午没时间,那是因为我要吃饭。江尘嬉皮笑脸的说道。

吃饭,又是吃饭。

一提起吃饭这两个字棠月就是恼火,她觉得自己接下来两三天时间,是一点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

而我之所以说我明天下午也没时间,是因为我明天下午要请假。就听江尘接着说道。

不许。棠月恼怒。

我打算接下来一个星期,每天下午都要请假。江尘好似没听到棠月的话一样,自顾自的说道。

我说过不许,不许就是不许,江尘,你没听到我的话吗?棠月很生气,这家伙莫不是故意来气他的不成。

摸着鼻子笑了笑,江尘说道:棠老师,我是尊重你,才特意来请假的,所以呢,从明天下午开始,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时间,你都没办法在教室里看到我了。

你请假做什么?棠月在这个时候,不得不顺着江尘的话说道,她还以为江尘只是要请半天的假,没想到江尘要接连请一个星期,还说什么是尊重她才告诉她的,可是江尘有哪里尊重过她了?

锻炼身体。江尘随口说道,转即江尘一笑,说道:棠老师,刚才在食堂的时候,你不是说有问题要问我的吗?我是特意过来聆听教诲的呢。

没有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你给我出去。江尘不说还好,一说棠月就是来气,纤嫩的手指指向办公室门口,大声说道。

棠老师,那我先走了,希望你今晚有个好梦。当然,我肯定也会有好梦的,说不定还会梦见棠老师你哦,不知道棠老师会不会在梦中与我相会呢。江尘脸皮厚极,眨眼笑着,施施然离开了办公室。

棠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犹自气的要命,恨恨的道:臭流氓,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梦见你的。

邪少降临第15章 说谎话胸部会变大

第二天的上午,江尘正常上课。在下午的时候,棠月路过教室,发现江尘竟然真的翘课了,在没有得到她的允许的情况下,第二次翘课。

“江尘,你胆子太大了。”棠月的心里很不舒服。

迟疑了一下,棠月大步朝着体育馆方向走去,她知道,没有太大的意外的话,应该可以在体育馆内找到江尘,因为她昨天就是在体育馆找到的江尘。

当棠月出现在体育馆的时候,果然很轻易就是看到了江尘,没办法,江尘实在是太显目了,很多人都在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江尘呢。

“这家伙真的在体育馆,真的在锻炼身体。”看着江尘打沙袋的背影,棠月喃喃自语,只是很快,棠月看江尘的眼神,也是有点像是在看怪物了。

“江尘,别装模作样了。”棠月走了过去,不悦的说道。

江尘打沙袋的动作太慢了,而且一点力量都没有,一拳接着一拳的打出去,沙袋纹丝不动,甚至连声响都没有。

看到这样的情况,棠月下意识的认为是江尘知道她会找过来,故意装给她看的。

可恨的是,这家伙就不能装的认真一点吗?

“棠老师,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看我了,还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江尘停止了出拳的动作,转过身来,一副惊喜不已的模样的说道,一边说着话,一边朝棠月的玉手抓去。

棠月早就防备着江尘这一招,江尘的手一伸过来,她就是将双手藏在了身后,避免被江尘揩油。

白了江尘一眼,示意他收敛一点,棠月没好气的说道:“江尘,你能正常点说话吗?”

说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好像二者之间的关系有多么亲密似的,再者,她上午还上过数学课呢,也就短短两三个小时没见而已,江尘太能胡说八道了。

“咦,我说话不正常吗?”江尘笑了一下,说道,“那就正常一点说话,棠老师,你昨晚睡觉有梦到我吗?”

江尘果然正常起来,不管说话的表情还是说话的语气,都非常的正常。

“没有。”棠月想也不想就是否认。

“棠老师,说谎话胸部会变大的,不信你看。”江尘拿手指了指棠月的胸部。

棠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呼吸略微娇/喘,胸部颤动起伏,划过一道惊艳的波浪,果然是变大了不少。

“江尘,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师,什么话都敢说了。”棠月愤怒的盯着江尘,气愤不已。

“真生气了,其实我只是想告诉棠老师你,我昨晚有梦见你而已。”江尘淡笑道。

“住嘴。”棠月俏脸涨红,真是恨不能撕掉江尘的嘴巴。

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天被江尘的事情弄的焦头烂额,还是因为江尘昨日故意暧昧提醒的缘故,她昨晚还真是梦见江尘了。

这等事情,棠月自然是羞于启齿,绝对不会承认的,偏生江尘还来故意提醒她,这如何能让她不生气呢。

然后不等江尘说话,棠月就是马上说道:“江尘,你现在立刻、马上,去教室里上课。”

“棠老师,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是请过假的。”江尘微笑道。

“我根本没有批准。”江尘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棠月就是气不打一处就来。

棠月不是容易生气的人,从小到大,所接受过的教育,所接触的人群,让她养成了很好的淑女性格。

她来宜兰中学执教有大半年多的时间了,可是从来没有谁见她生过气,甚至连红眼的时候都没有过。

可是偏生在江尘面前,江尘一说话她就是忍不住要生气,这人就像是她命中的克星似的,将她克制的死死的。

“咦,没有批准吗,那我现在再请一次假,棠老师你应该可以批准了吧。”江尘假装愣了一下,说道。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绝对不会批准的。”棠月说话的语气不容商量,说道:“江尘,难不成你是想要我打电话叫你的家长过来?”

“老头子从来不用手机的,棠老师,你要是真要请老头子过来,估计得亲自去我家里请,不过就算你去了,估计也找不到人,指不定老头子在哪家工地上搬砖呢。”江尘笑吟吟的说道。

“老头子?”棠月怔了一下,才是意识到江尘说的是他的父亲,她没有见过江尘的父亲,对于江尘父亲是老还是年轻并没有概念。

不过有一句话江尘说的没错,老头子的确没有手机,至少棠月没有找到江尘父亲的联系方式。不然的话,可不是口头威胁那么简单,她早就直接叫家长了。

“江尘,你告诉我,这就是你有恃无恐的理由吗?你父亲一大把年纪了,在工地上搬砖赚钱供你读书,你这样的行为,难道不觉得羞愧吗?”棠月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

“搬砖是老头子自己的选择,他喜欢搬砖我有什么办法?”江尘无奈一笑,说道:“至于有恃无恐,棠老师你太偏激了,我就是想好好锻炼身体而已。”

“锻炼好了身体,然后跟你父亲一起去工地搬砖?我听说现在搬砖挺赚钱的,一天能有个一两百,可是比我这个做老师的赚钱多了,看你这个样子,是打算子从父业呢,真是有出息的很啊。”棠月咬牙切齿,不无讽刺的说道。

要是在以往,棠月是怎么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她今天实在是被江尘给气坏了,多少有点口不择言的味道。

“唔,貌似不错,只是不知道工地老板有没有女儿,不然去了也没什么意思。”江尘一本正经的说道。

“关工地老板女儿什么事?”棠月不解的问道。

“老头子最擅长的就是勾引老板娘,他勾引了大的,我自然也要勾引个小的不是,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江尘笑眯眯的说道。

棠月无语,也不知道江尘这话说的是真是假,要是真的的话,那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江尘,我现在没心思跟你胡扯,你现在赶紧的去上课。”棠月恼怒的说道。

“棠老师,你真的很想让我去教室上课?”江尘深深看了棠月一眼。

“你是学生,不去教室去哪里?”见江尘口气略有些松动,棠月趁机说道。

“那好,我现在就去上课。棠老师,再见。”江尘微微一笑,甩了甩手,大步朝体育馆外走去。

江尘忽然改变了主意,反倒是让棠月有点不太适应,她潜意识里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却又不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

稍稍一想,棠月就是快步跟了上去,她要看看,江尘到底要做什么,只是出乎棠月意料之外的是,江尘在离开体育馆后,还真是走向了教学楼方向。

然后棠月亲眼看到江尘进入了教室,只不过,江尘并不是空手进入教室的,他在前往教学楼的途中,在学校食堂的小卖部买了两大袋东西,一起提着走进了教室。

这是下午的第二节课,上课铃声刚刚响过,物理老师正打算开始讲课,看到江尘进来,他随意瞥了江尘一眼,也没过多在意,继续讲课。

“咔嚓……咔嚓……”

“什么声音?”物理老师皱了皱眉,循声看去。

很快,物理老师的脸色就是变了,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江尘在吃东西。

确切的说,江尘是在吃干脆面,咬的嘎巴嘎巴响,那般声响,将教室里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吸引了过去。

“江尘,你在做什么?”物理老师脸色很难看,这家伙上课迟到不说,居然还在课堂上吃东西,吃东西也就算了,居然吃的是干脆面,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你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吃点东西吗?有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在课堂上吃东西?

“朱老师,我有点饿,吃点东西垫一下肚子,你不用管我。”江尘摆了摆手,示意不用理会他,三两口将干脆面解决掉,然后顺手拿出一根火腿肠,撕开包装大口吃了起来。

朱大宇的脸色很黑,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平时不是挺老实的,上课听讲挺认真的啊,怎么现在胆子变得这么大了呢?

“江尘,现在是上课时间,你要是真的饿了,下课再吃。”朱大宇倒也不过多为难江尘,毕竟江尘要是真的那么饿的话,也不是不能理解。

江尘吃完了火腿肠,拿出一个面包,咬了一口,含含糊糊的说道:“朱老师,你讲你的课,我吃我的东西,尽量不影响你。”

朱大宇嘴角一抽,什么叫尽量不影响他,这家伙已经影响到他了好吗?

“滚出去吃。”朱大宇就算是再好的脾气,那也是爆发了,更何况,他的脾气本来就不算怎么好,之所以没有当即就发火,还是因为看在江尘一向老实的份上,这时就是厉喝道。

江尘呵呵一笑,起身就是朝教室外边走去,不过让教室里所有同学都目瞪口呆的是,他是提着一袋子东西走出去的,然后所有人就都是见到,江尘站在教室外边的走廊上,顺手撕开了另外一袋干脆面。

“咔嚓……”

“咔嚓……”

嚼干脆面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的,传入教室内,所有的同学都是一阵凌乱……

邪少降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邪少降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邪少降临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