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邪医全文免费阅读-都市邪医小说最新章节

  • 时间:
  • 都市邪医米乐简
  • 来源:WD

都市邪医全文免费阅读-都市邪医小说最新章节

《都市邪医夏青》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都市邪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都市邪医第4章 让他来救你

这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头已经秃了一大半,皮肤黝黑,身材矮小而精瘦,背也有点驼,活脱脱是现代版的武大郎。

“小唐啊,咦,来客人啦?”

中年毫不客气的走进来,直接问道:“小唐,我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夏青眉头一皱,脸色当场铁青下去,对唐思雨问道:“什么意思?”

唐思雨满是愤恨的看了眼中年,旋即低声道:“他是我房东黄大明,以前还好好的,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动不动就来问我,愿不愿意跟着他,愿意的话,以后就不用交房租了,要是不愿意,就得马上搬走。”

这么明目张胆的?

果然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这里虽然不是乡下,但作为整个泉安市最破败的地方,还远不如农村。

夏青也大抵明白了,唐思雨自然不可能答应这种事情,心里早就想搬走了,所以锁头坏了,才没有去修的念头,只可惜,她即将上大学,现在可没有学校宿舍能住,孤苦伶仃的,短时间内要找个合适的住处没那么容易,也只能迂回的拖几天了。

未曾想,这家伙今晚又来了!

黄大明根本不在乎两人的窃窃私语,他把夏青当成了空气,气焰嚣张的道:“小唐,你一个人过日子也不容易,我老婆死了,正好跟你搭伙过日子,以后供你上大学,对你来说是件好事,你没有理由拒绝的。”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几天我找到新住处就搬走,你到底还要怎样啊。”唐思雨声音不大,但怒火,却清晰可见。

黄大明摆明了要发难,干笑几声,道:“那就不好意思了,待会儿会有个新住户搬进来,你即刻搬走吧,给脸不要脸,以为长得有几分姿色就能为所欲为?马上带着东西,滚出去!”

唐思雨终究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女人,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剧变,顿时措手不及,语气上稍有服软,“再给我两天时间好吗,我一定搬走。”

“看来你是铁了心要拒绝我啊,那就免谈了。”黄大明冷笑一声,当即对着外头喝道:“都进来,把这屋里所有东西,全都扔出去!”

噌噌噌

几道凌乱的脚步声骤然袭来,三名搬运工模样的男人冲了进来,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在唐思雨焦虑慌乱的眼神中,夏青拍了拍她的肩膀,露出讳莫如深的笑容。

下一瞬。

三名搬运工先后被夏青拎起来,狠狠丢出门外,不顾那声声惨嚎,挪步走向黄大明。

一只手就能拎小鸡似的,拎起一个人?

黄大明顿时睁大双眼,看着夏青步步而来,忍不住菊花一紧,“你……你干什么?”

夏青笑眯眯的看着他,问道:“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很挫,你是哪来的勇气,跟思雨提出这种事情的?”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她孤苦伶仃,为了上大学,每天打好几份工,累死累活的,跟了我,就能衣食无忧,这根本是等价交易!”黄大明梗着脖子,据理力争。

很骚的逻辑。

夏青不禁被逗乐了。

跟这种下三滥属实没什么好说的,夏青突然伸手,将这猥琐中年拎了起来,不顾其大喊大叫,问道:“自己选个方向,准备飞天。”

“你他妈放开我!”黄大明双脚悬空,惊骇万分的吼道:“在洵南北路这一片,还没有人敢对我动手动脚,你是不是想死啊。”

“哟,您是什么大人物呢,说的怪吓人。”

夏青再次被逗乐,拎着黄大明就准备丢出窗外。

但就在这时,唐思雨的几个邻居凑了进来,连忙喊道:“小伙子别冲动啊,房东跟虎哥关系很好的,虎哥在这一片没人敢惹,你要是动了他,今晚就走不出去了。”

“是啊,千万要冷静,你还年轻,不了解一些黑暗的事情,那真是会死人的。”

几个邻居出于好心,轮番劝阻。

就连唐思雨都慌了,眼神示意夏青不要乱来。

基于此,黄大明顿时气焰高涨,怒斥道:“赶紧放手,给我跪下忏悔,否则后果自负!”

昨晚听说了什么金哥。

现在又来个什么虎哥。

夏青不明白,这哪来那么多哥啊。

看了眼满脸焦虑的唐思雨,夏青逐渐意识到,这些年来她过的太清苦、太无助,自己理应给她一些安全感。

他要唐思雨知道,从即刻起,有自己的存在,放眼泱泱华夏,没有人再能够欺负她!

砰。

夏青无视众人劝阻,重重的将黄大明砸在地上,而后居高临下的道:“虎哥算什么东西?马上让他过来救你,否则今晚你四肢必废。”

什么!!!

那几个邻居都是惊愕不已,万万没想到,这小子不仅不听劝诫,还对虎哥出言不逊,这是要出大事啊。

而黄大明更是好半天没回过神,在这一隅之地,他从来没见过敢于无视虎哥的人,这小子当真是独一份!

“完了完了,又要出一条人命了。”

“真是个愣头青,逞什么威风,既然他不听,咱们也没办法。”

“可惜了大好年华,初生牛犊不怕虎,真以为法律能护他周全啊,太天真了。”

几个邻居纷纷摇头叹息,他们住在这里十几年了,深知虎哥的一些恶行,那是个整死人,还能顺利摆平的存在啊!

事实上,虎哥的确弄死过人,但也仅有那一次,正巧还被人知道了,一个片区的混混头子,岂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一帮井底之蛙。

在这人言纷杂之际,黄大明已经拨出了虎哥的电话,上来就哭喊道:“虎哥,我这儿出事了,搬出了你的名头,非但不被尊敬,连带着您也被侮辱进去了,快过来吧!”

似乎是得到了肯定答复,黄大明费劲儿的站了起来,指着夏青吼道:“今晚你就算不死,也得残废,我告诉你,在这一片儿,我是惹不起的神!!”

夏青无语的瞥了他一眼,仿佛在看傻子一般。

但唐思雨却非常恐惧,她不知道夏青跟着爷爷学到了一身本事,只觉得自己连累了夏青,那虎哥真来了,待会儿怎么办啊!

 

都市邪医第5章 开始你的表演

察觉到唐思雨的恐惧,夏青握住了她冰冷的手,轻轻一捏,传递出些许安全感。

许是虎哥本来就在附近,因此不出五分钟,便是带着一大帮人,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这房子本来就不大,十多人一拥而入,立马就显得有些水泄不通。

邻居们口中如同神灵般存在的虎哥,长得五大三粗,身高至少一米九,虎背熊腰,身躯好似铁塔,那满面的胡渣,更是让人感觉凶神恶煞。

见得虎哥到来,黄大明急忙扑上去,谄媚的道:“虎哥您可来了,我之前就是……”

“闭嘴,我不想听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只想知道,你搬出了我的名头,谁还敢大放厥词!”虎哥重重冷哼道。

果真是派头十足,这份霸气,吓得门口观望的几个人瑟瑟发抖。

黄大明目光冷冽的看向夏青,变相回答了虎哥的问题,“现在,你当着虎哥的面,再说一次:他算什么东西?”

夏青不语。

黄大明以为他害怕了,哈哈笑道:“怎么,现在不耍威风了?虎哥脾气向来不好,最接受不了的,就是别人无视他的威严,你要识趣的话,马上跪下,把他的鞋底舔干净,不,顺带我的鞋也舔了,兴许虎哥心情一好,能放过你。”

虎哥对黄大明这番话表示很满意,点头过后,眯眼看向夏青,随口道:“我正好就在附近,否则你这种小虾米,也配我亲自过来?”

“不是我说你,看你这身板,哪来的勇气这么装逼啊?我是真特么不屑打你这种废物。”虎哥很是无语,随后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过来,舔鞋,舔明白了,我不会对你动手。”

一个比一个狂傲。

这虎哥字里行间,尽是对夏青的不屑,仿佛自己亲自过来,都是一种耻辱,那么不屑打他,就践踏一下尊严,以防未来还有人无视自己的威名。

果不其然。

在虎哥的威风凛凛之下,包括刚刚那几个邻居在内的一大群人,都发出了哄笑声,有人喊道:“舔,快舔!!”

夏青脸上的笑容,在此刻逐渐浓郁起来,他也终于正眼看向虎哥。

一手牵着唐思雨,另一只手,掌中悄然出现几根特殊特殊银针,屈指一弹,没入虎哥的‘四满穴’。

眨眼间,虎哥只觉得腹部凭空出现酸痛之感,紧接着袭来一股尿意,堪比喝了好几升水,当场就想得到释放!

与此同时,夏青哂然笑道:“虎哥,是不是想尿尿啊?”

还不待虎哥反应过来,又是一针屈指弹出,令得虎哥想小便之余,还想要大便!

“现在是不是又想要上大号了?”夏青眯着眼笑道。

天啊!

虎哥仿佛看到了一尊煞神,顿时冷汗直冒,对夏青产生无穷的忌惮,再也不敢有任何造次。

四满穴,隶属足少阴肾经,在下腹部,当脐中下两寸,严重刺激,可让人大小便失禁。

此刻虎哥还能坐在那儿,证明夏青留有余地。

四目交织。

夏青咧嘴一笑,“接下来,请开始你的表演。”

众人都搞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只觉得夏青的言语,显得很是莫名其妙。

而虎哥双拳紧握,浑身都在微微发颤,他知道这不会是一个巧合,这个青年,定是有着什么古怪的手段!

唯恐夏青再度发难,虎哥不敢犹豫,反手一嘴巴子抽出,将黄大明扇到地上,而后对一帮小弟喝道:“打残他!”

什么情况?

莫说是黄大明本人了,就是那些个狗腿子,也搞不懂发生了什么,这虎哥怎么好端端的,就调转枪口,要打自己人了呢?

“不是,虎哥,您……”

“啪!”

虎哥再次将其扇倒在地,重重的喝道:“都愣着干什么,打啊。”

这下众人不敢再迟疑了,连忙冲上去,按着黄大明一顿暴打,不出几分钟,黄大明便如同死狗一般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作为一名医生,夏青可以推断出,没有三个月,怕是下不来床了。

紧接着,虎哥按着小腹,走到夏青面前,狠狠的一个九十度鞠躬:“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恕罪。”

狭小的屋子里,一片哗然。

最过于惊恐的,便是那几个邻居了,此前他们还在口口声声的说,夏青今晚必然遭殃,而眼下,虎哥的臣服,令人大跌眼镜。

这年轻人刚刚好像什么都没做吧?

难道……这是哪位恐怖的大人物,临时被虎哥认出来了?

对,一定是这样,太恐怖了!

所谓兵不血刃,莫过于此。

夏青不需要动手,去打这一帮垃圾,略施小计,便能掌握大局。

没有理会虎哥的问候,夏青淡淡的道:“弄醒他。”

“是。”虎哥当即对小弟眼神示意。

不多时,一盆水迎面浇下,黄大明惊醒过来,但浑身的重创,让他动弹不得,只是嘴里不断发出呜咽之声,看起来痛苦难当。

夏青蹲下.身子,拍拍黄大明的脸庞,嘿嘿笑道:“老哥儿,现在怎么说?”

“你你你……”黄大明躺那儿,惊恐万分,在与虎哥眼神对视之后,连忙服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这房子你们爱住多久住多久,不收房租了,放过我吧!!”

“早干什么去了?大半夜的,浪费我时间,要不然现在我可能已经进入温柔乡了。”夏青说话的时候看了唐思雨一眼,令其霞飞双颊。

“态度还不错,那我就不废你四肢了,不过……未完成的事情,总要完成的。”

骚.浪贱的一番言语之下,黄大明心头剧颤,虎哥等人脸颊抽搐,眼睁睁看着黄大明被丢出窗外,又一次昏迷了过去。

此刻,全场鸦雀无声。

夏青忽然展露出来的威势,远强于虎哥带给人的恐惧,众人无不是瑟瑟发抖。

“还杵着干什么?滚啊!!”夏青前一秒还在笑,下一秒却一脚将虎哥踹飞出去。

他知道虎哥只是暂时认怂,等过几天恐惧消除了,有可能卷土重来。

但,那又如何?

待得屋里风平浪静,夏青闭上眼睛,把脸凑了过去,对唐思雨道:“快点儿。”

“干嘛?”唐思雨疑惑不解。

“奖励我,亲我啊!”

“……”

 

都市邪医第6章 你跟踪我

刚刚还觉得夏青威风凛凛,这会儿又那么骚.浪贱了,令得唐思雨再度面红耳赤。

她是个很文静的姑娘,平时极少跟男生说话,哪怕跟夏青是老相识了,哪怕完全信任他,也对这种玩笑感到羞怯。

“夏青哥,你正经点儿好不好。”唐思雨捏着衣角,含羞道。

随后,唯恐夏青继续借题发挥,她连忙转移话题,“你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刚刚又是怎么回事儿?”

夏青笑了笑,解释道:“刚才我用银针刺了他的四满穴,估计他以为活见鬼吓坏了,这都是跟你爷爷学的本事,你一直抱有抵触心理,只知道他是个道士,却不知道他身怀绝技。”

“其实他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并非存心不管你的,你不要怪他好吗?”说到这里,夏青肃然起敬。

别看他平日里总“老头老头”的叫着,实则内心对天云道人的尊重,无人能及。

而事实上,唐思雨并不是任性的人,她从来没有真正怪过爷爷,只是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只想尽快去祭拜他。

夏青幽幽的看了眼唐思雨,终究没有多言。

有那么一件事情,他深埋心底,从不敢忘。

“臭老头,你虽然只让我安葬你的骨灰,帮你照顾孙女,却没有要求我,帮你把那些欺侮过你的臭道士踩在脚下,我知道你是怕我受到伤害。”

夏青眼神骤然深邃,心头暗道:“但是,待我羽翼丰满,我必须要帮你弥补这个遗憾!”

在两人的各怀心思之下,气氛陷入沉寂。

唐思雨出声道:“夏青哥,你怎么了?”

“没事。”夏青摸摸鼻子,笑道:“我在想,明天带你去买个房子,以后咱不租房了。”

唐思雨震颤了下,充满了意外。

“你别这么大反应,这几年我跟老头走南闯北,他为人清高,帮人治病从不收钱,但我是个俗人……我偷偷存了一百来万的,这等于是你爷爷的钱了,客气啥?”夏青没好气的笑道。

也不给唐思雨辩驳的机会,夏青连声道:“我好多年没回来了,准备出去逛逛,你先休息吧,不会有人再来烦你了,安心。”

话落,夏青转身离去。

……

凌晨两点钟,市区。

冰蓝酒吧。

夏青下了出租车,直接走进酒吧,这些年到处游历,他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不管走到哪儿,都喜欢去遍当地每一个酒吧。

如今回了泉安市,习惯依旧。

这个酒吧竟是有些与众不同,里头没有重金属音乐,舞池上仅有几名公主在那儿跳舞,跳的还是较为柔情的现代舞,而非DJ狂摇。

“倒是个能够陶冶情操的另类酒吧。”夏青兀自感叹一声,直接走到吧台。

正准备点杯酒压压惊,忽然听见一道诧异的声音,“你跟踪我?”

握草,什么鬼。

夏青先是愣了愣,而后扭头看了过去,只见左侧吧椅上,坐着一名身穿黑色包臀短裙、背着香奈儿包包的女人。

一头中长发,慵懒的披散在身后,环绕的五彩灯光之下,那张鹅蛋脸被映衬得极为俏丽,特别是眼角下那颗泪痣,仿佛平添一抹忧郁。

不是安雯,又会是谁?

有别于昨晚所见,她这副打扮,无疑是更加充满女人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身的冰冷气质,好似换什么样的衣服,都掩盖不住。

“谁特么跟踪你了,要不要脸了还。”夏青反应过来,直接在她身边坐下,嘿嘿笑道:“这简直就是缘分嘛,早上才分别,现在又碰上了,莫非我就是你命中注定的真龙天子?”

安雯瞥了他一眼,直接失去了说话的兴趣,继续闷头喝酒。

虽然才跟这个男人接触过一次,但她已经知道,这人非常的不正经,满嘴跑火车,也不知道哪句真、哪句假,索性不理会了。

夏青脸皮是出了名的厚,对此毫不在意,“我的未婚妻,我觉得我有必要深入了解一下你。”

“你做梦,就算我跟你领证,也不可能跟你……”

“嘿,你这女人怎么满脑子淫秽呢,我是那种人吗?”夏青大义凛然的哼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堂堂海韵集团总裁,暗地里当什么杀手呢?”

安雯狠狠灌了杯酒,沉声道:“谁跟你说我是杀手的,别胡乱揣测。”

夏青一把将她的右手拉了过来,津津乐道:“看这手上的茧子,是经常持刀或枪所致,还有你昨晚闯进我屋里,第一时间做出的反应,都充分体现,你就是个杀手。”

闻言,安雯愣住了,甚至忘记抽回手,任由夏青握着。

这个男人的身手很不简单,这已经足够叫人惊讶了,谁曾想,眼光竟也那般独到。

难道,是同行?

“你到底什么人?”安雯眯着眼问道。

夏青用力摸了摸她的手,笑道:“我是夏青,一个足以让你下半辈子为之着迷的男人,了解一下。”

“无聊。”

安雯猛然抽回手,不愿再搭理这个油嘴滑舌的臭男人。

如果说夏青是个老实人,那么自己为了承诺嫁给他,哪怕没有爱情,至少也不会这么难受,可偏偏……

很崩溃。

夏青对此不以为意,曾经有太多的女人,都如同安雯这般清冷不可亵渎,可到了最后,依旧免不了飞蛾扑火。

女人嘛,总是要调教的,特别是安雯这么别致的、双重身份的特殊女人。

本想继续舌灿莲花,但夏青眼角的余光,忽然被后方几张卡座上的人给吸引了。

这几张卡座上的人,时不时的会有一次眼神交流,并且大多时候,目光是集中在安雯身上的。

如果是见猎心喜,那么眼神必然是欣赏、着迷、或者淫秽的。

而这些人的眼神,是冰冷而麻木的。

“你作为一名杀手,身份是怎么暴露的,每天都在被追杀,我要真娶了你,岂不是惹火烧身?”夏青忽然说道。

“你说什么?”安雯心头一颤。

夏青当即眼神加以示意,告诉她已经被人盯上了。

安雯反应过来,顿时心急如焚,她还以为昨晚被追杀,只是因为行动失败,被追个正着而已,没想到,自己的身份居然暴露了!

在安雯心慌意乱想着对策之时,夏青颇有些委屈的道:“你刚刚那么对我,根本没有把我当成未婚夫,我可不想帮你了,除非……”

“除非什么?”

“你喊我一声老公!”

夏青满脸坏笑的看着她,说实话他也很期待,这样冰冷的女人,是否会选择妥协!

 

都市邪医第7章 耍帅

今晚的情况显然不同于昨晚。

昨晚是令人感动的,而现在,是令人气愤的!

不过作为一名成熟女性,安雯并没有情绪化,只淡淡的问道:“你能怎么帮我?这里人多,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我继续拖延时间,让人来救我,不是更好?”

“行啊,你让人来救吧,我不清楚你跟那什么金哥存在怎样的仇恨,但我知道,你们双方的身份都是敏感的,都不想暴露在阳光下,要闹大尽管闹。”

夏青双腿交叠,抿了口酒,笑道:“再者,治标不治本有什么用,你已经被盯上了,今后仍有数不尽的麻烦。”

看着这个沉着镇定的男人,安雯再一度感到惊愕。

她不知道夏青什么来头,但她现在可以确定,这绝非池中物!

“你有办法治本?”安雯愕然道。

“想要治本,就要弄死金哥,难度暂且不论,至少现在我不愿意做这个事。”夏青摇晃着酒杯,笑道:“不过,让他们老实一阶段,没有问题。”

对上夏青的眼神,安雯心头狂跳。

她知道,夏青正在等自己的答复。

这个看起来玩世不恭的男人,内心深处似乎有着属于自己的执着,而不是那种单纯看见美女,就走不动路的窝囊废!

良久,安雯终究没能喊出“老公”这两个字,似乎对她而言,这样的字眼,根本说不出口。

但是。

在夏青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迅速凑了上去,亲了他一口,而后埋怨道:“趁人之危,臭流氓。”

夏青摸了摸脸庞,感觉这样也能接受,随后放下酒杯,拉着安雯迅速冲出酒吧。

“车在哪。”夏青边跑边问。

“那边。”安雯拿出车钥匙按了一下,一辆白色本田轿车,车灯闪烁。

二人毫不迟疑的钻进车里。

夏青启动车子,挂好档,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如同离弦之箭狂飙而去。

而那十几人,也是分别上了三辆丰田车,开始了追赶,既然已经暴露,那便一往无前!

近乎无人的街头,夏青时速直接来到一百三,眨眼间使出这条街,于几分钟后拐入岔道口,向着宝华山方向而去。

看着夏青娴熟无比的车技,安雯再度感叹,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我很帅,甚至想要明天就跟我领证?”夏青嘿嘿笑道。

“闭嘴!”安雯冷声喝斥。

“不解风情。”

夏青吐槽一句,脚下狠狠一踩,车速又快了几分,平日里通往宝华山入口,至少需要半小时,而现在,夏青仅用了十来分钟。

寂静无人的夜,如同被幕布所笼罩,盘山公路之中,没有半盏路灯,蜿蜒而崎岖。

阵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仿佛要撕裂这静谧的夜。

“你疯了,这都是急弯,还开那么快,等下不被人追上,咱们都先出车祸了!”安雯连连惊呼。

然而,夏青根本不理会她的呼喊,看着后视镜中,三辆车紧追不舍,冷哼道:“你这么有钱,至于低调到这种程度吗,如果开个跑车出来,他们早就被我甩没影了。”

话音刚落,夏青急打方向盘,一个麻利的漂移绕过U弯,直接与后方车辆拉开更大的距离,但那一刻的惊悚,令得安雯脸色煞白。

在过去的杀手生涯中,安雯也是走过千难万险,可是她自认为极好的心理承受力,在这个男人不要命的举动下,仍旧显得脆弱不堪。

数不清的急转弯,忽而产生的剧烈漂移,让夏青亢奋到了极致。

“安雯,我帅吗!”

“闭嘴!”

“你爱我吗!!”

“爱你个大头鬼啊,闭嘴啊!!!”

……

半个钟头后,宝华山之巅。

久经摧残的轿车,终于在这片极大的空地上停下,轮胎烧焦的气息,不断涌入车窗。

夏青看着安雯那生不如死的模样,叹息道:“三流杀手总是这样弱不禁风。”

“你说什么?”安雯面沉如水。

“没事没事,休息会儿吧,我预计他们至少还要再十分钟才能抵达这里。”夏青摆摆手,无所谓的道。

擦!

安雯顿时双目圆睁,恨不得掐死夏青,“你从头到尾就没想过甩开他们,只是为了把他们引到这里来?”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夏青反问道。

“那你开那么快干什么!”安雯暴跳如雷。

夏青撩了撩头发,煞有介事的道:“耍帅啊。”

安雯:“……”

九分钟后。

比夏青预估的还快一分钟。

三辆丰田车相继抵达,远光灯朝前放射而去,大量蚊虫好似天魔乱舞。

在安雯心头焦虑之时,夏青一只手伸了过去,搭在安雯的肩头,沉声道:“请你记住,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有个男人为了你,不顾生死,独战群雄。”

“现在是三点零八分,这是我为你英勇转身的一刻。”

这一字一句飘入耳里,鼻尖还残留着淡淡的烟草味,安雯整个人如梦似幻。

她还没能反应过来,夏青已经下车了。

砰。

关上车门,夏青来到那三辆丰田车前方,迎着车灯,喊道:“一起上。”

一车五人,整整十五个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齐刷刷的暴露在视野当中,阵仗奇大。

其中一人皱着眉头,冷声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凭你一个人,能够摆平我们这么多人?”

“你猜。”

夏青嘴角一咧,露出令人惊恐的笑容,而后,众人凭空察觉到不祥的预感,待得他们想要先下手为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夏青手中早已出现一大把特殊银针,毫不犹豫的甩射而去。

嗤嗤嗤。

静谧无声的夜晚,将那针入血肉的声响,放大了数倍。

一行十五人,清一色保持试图前进的动作,但是却没有人完整的踏出那一步。

没有想象中的奋力搏杀。

更没有你死我活的悲壮场面。

十五个人当中,有着十四个,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他们至死都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只有那唯一的幸存者,愣在那儿瞠目结舌。

而此刻,安雯的瞳孔剧烈收缩,哪怕她已经一再的高估夏青,却始终没有料到,这男人,竟然恐怖到了这种境地!!

 

都市邪医第8章 征服欲

几辆车都开着远光灯,在这一隅之地,视线还算明朗,安雯亲眼目睹,那一把针从夏青手里飞了出去,对面众人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暗器,一直是杀手惯用的伎俩,安雯自然也会,但和夏青比起来,自己确实无愧于‘三流杀手’之名了。

没有理会身后的安雯,夏青看向那幸存者,淡淡的道:“回去告诉那什么金哥,如果还不消停,后果自负。”

那人狠狠愣了下,咬咬牙,终究是不敢多言,上车后飞速逃离。

而此刻,安雯也终于明白夏青的用意了。

在这么个四下无人的地方,用雷霆手段斩杀十四人,刻意留下一人回去通风报信。

凭借今晚所展露的威势,那金哥自然投鼠忌器,怎么着也得消停一阶段了。

返身回到安雯身边,夏青一手撑在车身上,对她进行‘车咚’,“怎么样,亲我一下不亏吧?”

“身手这么恐怖,还会配药,你到底是什么人?”安雯潜意识咬着下唇,愕然问道。

夏青伸出手,轻轻抬起安雯的下巴,眼神里充满了征服欲,“我是你未婚夫。”

这回安雯没有再剧烈反抗,更没有拿开夏青的手,而是怡然无惧的与之对视,仿佛要将这个看似玩世不恭、实则心细如发的男人,看个通透。

良久,安雯沉声道:“去我公司上班,副总裁以下职位任选,年薪百万。”

夏青目露惊愕,“这不是与人商量事情该有的语气。”

“你一定会去的。”

“为什么?”

“你的眼神充斥着满满的征服欲,或许你从来没有把我的承诺放在心上,但你,无时无刻不在想征服我!”

有意思。

人生难得棋逢对手。

在过去万花丛中过的经历当中,夏青从未遇见这般聪明的女人,她善于观察,善于抓住别人的心理,从而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夏青眯着眼笑了笑,缓缓将她一缕秀发挽到耳后,低声道:“安排个轻松又自在的职位。”

“你会外语吗?”安雯问道。

“英语、俄语、法语、泰语,乃至一些非洲地区的土著语言,都略有涉猎。”

夏青迅速做出回应,并且这几句话当中,混合多种语言,令得安雯一愣再愣。

眼下的气氛,其实已经不适合再风花雪月了,因此夏青没有继续停留,挑了一辆车,便欲离去。

临走前脑袋探出车窗,叮嘱道:“上涌村里也有八具尸体,加上这里的,相信以你的能耐,可以随意摆平,我先走了,回见。”

话落,丰田车调转方向,一骑绝尘。

安雯在原地愣了很久很久,直到尾灯都看不见的时候,才逐渐反应过来。

她现在身陷囹圄,很需要这个男人!

……

日上三竿。

夏青原本睡得正酣,但突如其来的一阵芳香,令他潜意识狠狠嗅了几口,紧接着听到几句轻柔的言语,“夏青哥,太阳晒屁股啦。”

睁开眼,只见唐思雨身穿一条纯白色短裙,双腿修长白皙,而她此刻正俯着身子,领口些许美妙,若隐若现。

顿时睡意全消。

夏青单手撑着脑袋,笑道:“小乖乖,今儿穿这么漂亮呢,就不怕我鬼迷心窍呀。”

“夏青哥你说什么呢,你才不是那种人呢,这木沙发可硬了,你昨晚回来干嘛不叫醒我。”唐思雨埋怨道。

“怎么,叫醒你,然后跟你一起睡?”

“走开啦你。”唐思雨红了脸,没好气的道:“我是是说,把床让给你啊,不理你了。”

小姑娘脸皮薄,夏青也没继续调戏她。

简单吃过饭后,夏青便带着唐思雨出门,准备去买套房子,这小妮子孤苦伶仃这么久,也该让她享受享受了。

约莫一点钟,二人下了出租车,来到‘优山美地’售楼中心。

至于昨晚那辆丰田凯美瑞,那不干不净的车子,他可不敢乱用,找个地儿扔那不管了。

这个点,似乎还不是上班时间,售楼中心里的工作人员并不多。

遥遥看见前台处有个短裙丝袜女人,夏青朝她招呼道:“来生意了。”

这名售楼小姐循声望去,上上下下打量起夏青。

一件陈旧的白色T恤,充满了褶皱,并且微微泛黄。

一条牛仔裤也褪色的不像话,特别是那双布鞋,天啊……

售楼小姐丝毫不怀疑夏青来到这里的目的,毕竟有些农民工攒了十几年的钱,也能勉强付个首付。

可是,这里是优山美地啊,最差的楼层,每平方也高达一万多,也就是说,光是首付,就至少得要三十来万,这副打扮的人,怎么可能交得起?

来错地方了吧!

售楼小姐顿时兴趣缺缺,颇有些疑惑的道:“这位先生,您不清楚这儿是什么地方吗?”

这个女人的心理活动,夏青一眼可窥。

但唐思雨却稍显单纯,连忙道:“没错呀,这儿不是优山美地售楼中心吗。”

售楼小姐只觉得脑瓜嗡嗡的,无语的应道:“不好意思,还没到上班时间,你们待会儿再来吧,我要眯一会儿。”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觉得他俩没钱,自己没必要热情招待,那简直是浪费时间。

唐思雨顿时恼怒,奈何性格使然,说不出什么狠话,只是跺下脚,嘀咕道:“这看房子哪儿讲究什么上班时间的,还能更假一点嘛……”

声音很小,但偏偏被听见了。

售楼小姐气不打一处来,揉了揉脑门儿,郁闷道:“烦不烦啊,我的时间就不值钱?做人务实一点不好吗,这里的房子连我都买不起,你们这些打工的能不能换个地儿消遣?”

“左转两公里有个嘉盛花园,那儿便宜,一平方四五千,首付个十多万就够了,赶紧去,别在这捣乱。”

一道道侮辱性的言语,让唐思雨面红耳赤,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夏青则是不以为意。

这个社会,以貌取人,似乎是常态了,本不想大动干戈的。

只不过,她让唐思雨委屈落泪,这事儿可就严重了。

夏青径直走到柜台前,笑眯眯的道:“来,你告诉我,我哪里不像有钱人?”

都市邪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邪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邪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