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奇门小神医小说阅读-奇门小神医小说完本免费阅读

来源:QR|小说:奇门小神医|时间:2019-09-06 14:32:14|作者:秦长青

奇门小神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秦长青原创小说奇门小神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奇门小神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刘长青一觉醒来,家里多了一个大美女,不但会医术,懂风水,知阴阳,而且还自称是他的冥婚老婆?

奇门小神医刘长青

奇门小神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奇门小神医第16章 银针扎后股1

“啊——”

“杀人啦,救命啊,疯婆娘杀人啦——”

李爱花被崔金花的架势吓得哇哇大叫,扔掉扁担拉着女儿就往外跑,那声音,把半个牛家村都惊动了。

有邻里的乡亲跑出来看——

“哎哟,唐芸她娘,你这是怎么了,火烧屁股的,谁杀人了?”

李爱花指着刘长青家的破房子:“还能有谁,克夫克儿子的疯婆娘……哎哟妈,还给追出来了,小芸,快跟着妈跑啊!”

几个乡亲看到崔金花,又……拿着菜刀跑出来,一路骂咧,哪敢呆着,赶紧一哄而散,各回各家,这事啊,隔几天就得来一回,他们都成条件反射了。

崔金花追了十米远就跑不动了,她有病在身,虽然这两天好一些了,可还是不太乐观。

刘长青赶紧把地上扔着的避孕套捡起来,塞回口袋里,再把老娘给扶了回来。

而唐芸,跟着李爱花回家了。

一进门,就被劈头盖脸的骂:“小芸,你老实交待,那杀千刀的刘二狗,有没有把你睡了?你是不是脑子里进虫了,刘二狗一个穷得要去当内裤的东西,有什么好的?”

唐芸满脸羞恼:“妈,我跟二狗子……”

李爱花一屁股坐倒在地:“睡过了?哎哟我的亲娘啊,我怎么养了你这个亏本的玩意儿,跟了他刘二狗,以后一辈子吃糠咽烂菜,我不如现在就拿扁担打死你算了。”

正好这时唐世民进门:“怎么回事?”

李爱花大哭道:“你养的傻闺女,缺心眼子啊,被刘二狗那穷逼小子给睡了!”

“什么?畜生的刘二狗,老子去宰了他。”

“爸,你给我回来!”

唐芸赶紧拉住要冲出去的唐世民,“不是妈说的那样,我没被他睡过。”

李爱花哭着说:“没被睡过他会给你安全套,你个败家女儿,现在还帮着他。”

唐芸满脸冤枉:“是真的,不信,不信的话,我去医院检查,你是不是要让村里人都知道我被刘二狗睡过啊?”

李爱花顿时没声了。

…………

刘家。

崔金花怒跑了一阵,胸口又开始疼了,刘长青扶着她进门后,她就坐在椅子直咳嗽,手一捂,又有鲜血吐出来。

刘长青吓得赶紧扶她上床,用原来的药方熬药给老娘喝下,这一番忙活,天又渐渐暗下来。

“嫂子,嫂子……”

在小院里,刘长青小声呼唤,怕被老娘听见,小心翼翼;他想想也是醉了,别人是生怕见到鬼,他倒好,急着去见鬼。

东张西望中,后背升起一阵阴寒,一转头,女鬼嫂子出现在他的身后,“小叔子,你真不错,这么勤快要给我输阳气,那我们快点去上床吧!”

这话说得,刘长青没觉得心猿意马,反倒有种浑身阴测测的味道。

躺在床上,刘长青这回不用睡着,女鬼嫂子直接就坐了上来,菊门一开……阵阵阴气直逼他的身体里,马上就像在胸口放了一大块寒冰似的,冻得他直哆嗦。

“嫂子,这次你的屁……哦,怎么特别冷啊,我感觉都快结冰了?”

清醒着,又可以说话,刘长青的胆子又大了一些,不像先前总想尿裤子了。

“白天消耗的能量太大,我得补回来啊!”

“哦!”

女鬼嫂子在吸阳气的时候,他只能感觉到冷,下意识的抓过被子盖在身上。

这下他发现了,被子盖上她的身体,是直接穿过去的,犹豫了一下,他大着胆子伸手过去,结果手指插进她的后腰,就是一片虚无,什么感觉都没有。

划拉了几下,还是一样。

正在这时,她哗啦转过头来,说了句:“不许乱摸!”

妈呀!

刘长青赶紧闭上眼睛,这种一百八十度转脑袋的方式太吓人了,“嫂子,你以后能别这么转头吗,怪……怪吓人的。”

她说:“习惯就好了。”

然后就在那,哗啦转一圈,哗啦再转一圈,就跟转呼啦圈似的,转得刘长青心里拔凉拔凉的。

还有一个事情他确认了,手插进她的身体,她是有感觉的。

闲来没事,一人一女鬼就小声聊了起来,刘长青最好奇的是女鬼嫂子的身份,一个古代的女鬼,怎么会成自己嫂子呢?

然后她说,是因为冥婚。

但是细节,她却不愿意透露太多,说她自己也稀里糊涂的,到现在还没搞清楚。

这一吸,就吸了两个小时。

刘长青感觉自己都快成了冰块。

女鬼嫂子一站起来,刘长青就跳起来去喝开水,烫嘴都不在乎了,直喝了大半壶才停下,随后,听见女鬼嫂子道:“我现在要教你如何针灸了,你把银针和火烛准备好。”

“哦……”

刘长青开始不知道火烛拿来干嘛,后来得知是用来消毒的,他拿着一瓶买来的药用酒精给她看,微微有点小得意的道:“嫂子,消毒,现在都用这个。”

“这是什么?”

“医用酒精,比用火消毒好用多了。”

刘二狗心头暗乐,暗想你是古代女鬼,遇到我这个现代人,傻眼了吧……还是药店的售货员厉害。

可接下来,他就悲催了,女鬼嫂子居然让他先用银针在自己身上试着扎。

“扎我自己啊?”刘长青嘴唇有点哆嗦了。

“对啊,你现在没有半点针灸的基础,如何能用在娘的身上,一不小心扎坏了怎么办?快点吧,小叔子,娘的情况不乐观,快点学会快点快点针灸。”

“那,先扎哪?”

“那就先扎后股吧,后股肉多,经脉少,扎不出毛病来,对扎针手法又有好处。”

刘长青听完都要哭了,自己拿针扎屁股,要不要这么欢乐啊!

女鬼嫂子又说:“脱裤子。”

“啊?”

“不脱裤子怎么扎,快点,我没那么多时间,你白天跟那位老师乱来的时候,什么没见过?”

刘长青听了脑门上浮现十七八根黑线,心想,好你个死鬼,偷看别人滚床单,你也不怕长针眼!

为了老娘的生命安全,拼了。

刘长青一咬牙,就把身上的裤子整个脱了干净。

“谁让你脱光的?”

“啊?不是你吗?”

刘长青似乎在女鬼嫂子的脸上看到了羞涩,她居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不过手指缝为什么会那么大?好吧,肯定是手指太纤细的缘故。

“露出后股就可以了。”

“哦!”

“就是这里,这个叫胞盲穴,主治腹胀、癃闭……,先消毒,刺!”

“啊哦,痛痛痛——”

“小叔子,你刺的太里面了。”

 

奇门小神医第17章 嫂子你也很美1

一针,两针……

七针,八针……

刘长青感觉自己的屁股都快被扎成蚂蜂窝了,又酸又麻又痛,时不时还跳一下。

“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我肚子疼,是不是晚上吃坏肚子了,嫂子,我先去茅厕。”刘长青放下银针,三步并两步的去蹲坑。

没想到女鬼嫂子也跟了上来,幽幽说道:“胞盲穴,主泄,扎的多了,自然会腹泻。”

我晕,你怎么不早说啊?

刘长青蹲上茅坑,可是看见女鬼嫂子居然站在两米远处盯着自己,那脸一下就憋红了:“嫂子,那啥……,我拉肚子,你不用看着吧?”

没想到,女鬼嫂子捂着鼻子轻轻摇头:“我不能离你太远。”

这是个神马情况?

“那,那麻烦你转过头去,可以不?”他已经憋不住了。

“哗啦!”

身体还对着刘长青,脸已经转过去了。

我擦,刘长青一激灵,差点掉进粪坑里,紧接着,稀里哗啦。

经此一事,刘长青感觉自己在女鬼嫂子面前,一点自尊和颜面都没有了,虽然她是鬼,却是漂亮的女鬼,实在唐突了佳人!

“你去洗洗,然后继续。”女鬼嫂子说。

“……能不能换个穴位?”

“当然可以,我刚才还以为你没感觉。”

“……”

随后,刘长青在自己的手臂,大腿,甚至脚底板上扎了无数针孔,痛的他已经全身麻木了,女鬼嫂子才说:“好了,今天就扎到这里,手法和轻重记住了吗?只要位置不错,入肉三分,流点血没关系,现在你就可以去给娘扎了,不过在此之前,还需要将药材熬制成汤汁,针灸的时候要用。”

按着女鬼嫂子的说明,刘长青忍着腿脚的疼痛,一点一点,按部就班,花费了两个小时,才将五分之一的药材熬制成了一小碗汤药,这里一部分是针灸的时候点上去的,还有一部分是用来喝的,外敷内用,双管齐下。

在这两小时里,一人一鬼也不是闲着,总要说说话。

刘长青终于知道了女鬼嫂子的名字,她姓夏,叫青薇。

名字真好听,还跟他一样有个青,缘分啊!

一切准备妥当,刘长青走进了老娘的房间,此时此刻,崔金花早已睡着,打着震天响的呼噜声,好在刘长青早已习惯,不然换个人来,根本睡不着觉。

“娘!”

刘长青把崔金花推醒。

她有些迷糊,半眯着睁开眼睛:“天亮了?”

“不是的,娘,我给你针灸!”

“什么酒?”

“针灸,就是扎针。”

“扎……针?”

崔金花终于清醒,看到刘长青手里拿着的一把银针,哎哟一声差点跳起来,“侬个小西斯,哪里弄来这么多的绣花针,你是嫌老娘我病倒没力气干活,存心扎死我吧?谁给你这个的?刘家老太太?”

刘长青大汗:“不是的,娘,这个是……”

刘长青好说歹说,最后把大哥托梦,嫂子现身,菩萨显灵,这种乱七八糟的说词都搬了出来。

崔金花虽然跟刘家老太太不对付,但同样的迷信;当然刘长青现在眼前就有一只女鬼呢,到底迷信是不是迷信,刘长青已经搞不清楚了。

崔金花相信了,说:“二狗子,大狗子托梦,娘相信,你就来扎吧!”

说归说,真要眼睁睁看着这么长的针往肉里扎,崔金花还是发憷的,紧紧闭上眼睛不敢看。

“小叔子,第一针扎这里,合谷穴。”

女鬼嫂子夏青薇伸出一根细白手指,点着崔金花的左手虎口位置,冲刘长青点头示意。

刘长青在自己身上扎了那么多次,有了血的经验,加上有嫂子在边上手把手指导,这一针扎下去倒也似模像样。

夏青薇朝他笑了笑:“不错哦,小叔子,我发现你有点学医的天份。”

刘长青嘿嘿一乐:“谢谢夸奖!”

崔金花睁开眼:“你说啥?”

刘长青跟夏轻薇是讲普通话的,说得又突然,她没听清。

刘长青赶紧道:“哦,娘,我是说,你感觉怎么样,疼不疼?太疼你要告诉我。”

崔金花盯着手上的银针看了一阵,语气惊奇道:“二狗子,你大哥托的梦还真灵,这么长的绣花针刺到肉里,一点都不疼,酸酸的,一麻一麻的,有点舒服哩!”

“那肯定,大哥托梦嘛,梦里大哥跟我说啊,嫂子是个女神医!”

“真好,下面的人也会生病吗?”

“……应该,会吧!”

如此,在夏青薇的现场指导下,刘长青给崔金花扎了九根针,至于扎的穴位名,他已经忘了。

之后还要点艾烟,灌药汤。

一通忙活,所有事情结束,已经到了午夜十二点,而崔金花早就睡熟了过去,这次连呼噜都没打。

刘长青问:“嫂子,这针灸真的有效吗?”

夏青薇柳眉一拧,鬼眼瞪着他:“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

“没,不是,我……是担心我扎的不好。”

刘长青吓了一跳,他发现女鬼嫂子生气的时候很恐怖。

夏青薇听了这才重新换上笑脸:“这还差不多,放心,你扎的不错,我不是夸你有天分了吗?哎哟,累了一天,走吧,我们上床去。”

刘长青菊花一紧:“还……还要上?”

…………

刘长青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他躺在床上,裹着被子,发烧了。

“小叔子……”

夏青薇飘在他的脑袋上,一只手虚按刘长青的额头,以自身的阴气给他降温。

“对不起啊,小叔子,昨天晚上一不小心,吸多了……”

“嫂,嫂子……我,我,是不是要死了?鬼吸阳气,哪有吸不死人的?”

“不会,不会,吸阳气,真的不会死的,你只是感了风寒,加上昨天泄了元阳,又拉肚子,太累了,发烧了,你现在起来,快去煮点姜茶喝。”

“没力气,我想睡觉……,秦老师,你真美,好大的白馒头……嫂子,你也很美……”

正在这时,崔金花自己起床了。

她昨晚针灸过后,睡了个好觉,今天感觉好多了,听见刘长青房间里迷迷糊糊有声音,就走了进来,刚好听见他嘟囔什么嫂子很美,抬手就在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小兔崽子,嫂子也是你能编排的,被你大哥知道,非上来找你不可……哎哟,怎么这么烫啊?”

崔金花的手拍下去,直接穿过夏青薇的鬼手。

夏青薇看看窗外射进来的阳光,身躯一闪,射进了刘长青戴在手腕上的手链里面。

 

奇门小神医第18章 发现一个秘密1

“狗日的苗光明,治病不行,开药越来越贵,就会骗钱,活该老婆跟人跑。”

“没用的货,一辈子打光棍,只能做赤脚医生……”

崔金花一大早去诊所配了点退烧药,回来就骂骂咧咧个不停,看起来精神倒是好了不少。

刘长青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他老娘在牛家村就是这么个滚刀肉。

吃完药,睡了一觉。

刘长青觉得舒服了不少,头也没那么晕了,撑着床板起来,结果就听见外堂有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隔壁的荷花婶:“金花啊,你家的玉米地出地老虎了,不得了,整个地里都是啊!”

“啊?”

崔金花一听就上火了,心急火燎的就要出去看看。

家里三亩薄地,有一半都种了玉米,这可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可怜这几天大儿过世,她自己也病倒,有段时间没去照顾,出了地老虎,严重的话等于颗粒无收,这玩意长的不好或者里面有虫,那根本是卖不动的。

一见老娘要出去看玉米地,刘长青赶紧跑出去一把拉住她:“娘,你的病刚好一点,去山上走一圈,说不准又病倒了,那可怎么得了,我去看就好了。”

崔金花说:“你去管什么用,玉米地出地老虎,你能治?”

一句话,刘长青就呆住了。

他以前都在读书,这种庄稼活只有放学空闲的时候才帮忙,可治地老虎,他还真不懂。

不过——

刘长青道:“娘,我去找二伯帮忙看看,我跟二伯学呗!”

老刘家的刘平并没有出去打工,而是留在家里务农。

“学个屁!”

崔金花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我还没骂你呢,谁让你自作主张把学籍给退了的?你这一退,这么多年的钱不是白花了?你读书读到屁股上去了,算数还没有老娘我这个没读过书的好?我昨天跟唐芸说,让她去学校里帮你求求情,你给我重新回学校去。”

刘长青皱起眉头,缓缓摇头,坚定道:“娘,读书的事就不说了,就算不读书,我也能有出息,我一定会赚钱养活你的。”

“啪!”

这回崔金花直接给了他一巴掌,“不读书?不读书你能有个鬼出息,只能当一辈子泥腿子,这么多年,你大哥辛辛苦苦拱你读书,白供了?”

说到这里,她就大哭起来。

刘长青心里也难受:“娘,可是我们现在,饭都要吃不上了,不说后面的学费,就算考上了大学,我也没钱交学费啊!听说大学的学费很贵的。”

崔金花一听这个,更加伤心了,索性一屁股坐倒在地,哭得越发厉害,还嚎啕大叫:“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大狗子,你怎么就这么走了……”

崔金花这么一哭,荷花婶也呆不住了,劝了几句就走了。

刘长青把崔金花扶进房,好说歹说没让她去梯田玉米地,自己则穿上衣服去找二伯。

结果,二伯没找到,见到了二婶。

二婶叫高秋芳。

生得尖嘴猴腮,一脸刻薄。

她的为人却比脸更刻薄三分。

见到刘长青,连门都不让他进,说:“你二伯今天去镇上了,没在,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哪有空去给你看玉米地。”

刘长青早知她的为人,本没抱什么希望,应了两声转身就走,心想:不如直接去地里,到时候看见熟人,找他们帮忙看一下就行了。

想到就做。

刘长青直接就上了山,没多久找到了自己家的玉米地,看起来确实有问题,刚才走过别人家的玉米地时,看见长势都挺好,可自己家这片,叶子枯黄,只见杆子不见棒子,很显然是长坏了,生不出玉米。

他往前走了几步,正要细看时,忽然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是个女人,还有点耳熟——

“大毛子,你带我走吧!”

“牛家村我真的没法待了,带我去城里,你也想有个女人天天给你抱给你睡给你做饭吧?”

一个男声闷闷的说:“娟啊,不是我不肯,是难啊,场子里有认识的,你跟我一去,铁定穿帮,完蛋大吉。”

女人说:“完蛋就完蛋,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最多我离婚,跟着你过。”

男人不吭声。

女人有些生气了:“好你个狗大毛,你别不是当我一玩具,玩完不肯认了啊?我告诉你,没门,我现在可有了你的骨肉。”

两人好像要吵起来。

刘长青越听越奇,这声音听着貌似秀娟嫂子。

而她嘴里的大毛子他也认识,住在村前头,三十岁了还是光棍,因为胸前的毛很浓密,所以外号叫大毛子。

“我去,我说那天秀娟嫂子在坟地里跟谁造小人呢,原来是这个家伙。”

“居然还真的怀孕了,这下事情要大条,秀娟嫂子要跟关根哥离婚,七婶估计得活活气死。”

刘长青一边想着,一边小心翼翼趴在玉米地的棱沟沟里朝里面张望。

一看乖乖不得了,这画面比上次在坟地里看到的还劲爆,秀娟嫂子直接就是不穿衣服,两条大白腿敞着……胸前也是有料,斜侧面对着刘长青,那半挂型的丰满,看的刘长青内心嗷嗷直叫,心想:秀娟嫂子还真挺美的,关根哥上辈子造的什么孽啊,娶个美娇娘还给自己戴绿帽,白瞎了这身好皮肉。

愤愤不平中,脚下踩到了玉米杆,发出卡擦一声响。

顿时惊得那对野鸳鸯脸色大变,急急忙忙穿衣服。

大毛子轻喊了一声:“是谁?”

刘长青哪敢应声,悄然爬起来,一溜烟跑掉了。

秀娟嫂子道:“喊什么喊,你想让全村人都知道啊?行啊,我是无所谓。”

大毛子打哈哈:“可能是地老鼠……,娟啊,今天要不先这样,我回去好好想想,看有什么法子把你接过去,你都愿意给我生大胖儿子了,我哪能丢下你啊!”

说着,一双毛糙的大手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来回抚摸,尽往那翘起的地方招呼。

秀娟嫂子脸色潮红,媚眼如丝,回头亲他一下,说:“这可是你说的,别一回头给我忘了,不然我就让咱们的儿子叫关根爹……”

两人后面说了什么,刘长青当然没听见。

他还以为被发现了,穿过玉米地,使劲儿往前跑,一头钻进了别人家的玉米地里,结果没想到着急忙慌的撞到个人,顿时摔成了滚地葫芦。

回头一看。

我擦!

好大的一个白屁屁,看起来是个女人,这人谁啊?

刘长青真是要晕了,这玉米地里难道专门藏着不穿裤子的女人?

 

奇门小神医第19章 到底谁亏了1

“哎哟哟——”

同时,那女人痛叫出声,是被刘长青这一撞撞到了地上。

仔细一看,发现居然是王寡妇。

刘长青下意识的在玉米地里找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苗光明的身影,他一开始还以为王寡妇也跟秀娟嫂子一样,在玉米地里偷偷造小人呢,不过找来找去都没找到。

“二狗子,是你这个愣货,哎哟,还不快点拉我起来?”王寡妇撅着肥嘟嘟白乎乎的屁股趴在地上起不来了,回头看见是刘长青,马上开骂。

刘长青朝他那儿看了一眼,下面立马有了动静。

这姿势,如果那啥啥的话,一定爽死了。

不过他可不敢明目张胆耍流氓,连忙把王寡妇拉起来:“王姨,你怎么在这里?”

王寡妇说:“这是我家的玉米地,我怎么不能在这了?呸呸呸,啃了一嘴泥,尿都给你吓回去了。”

她说着直接把等边三角的裤子拉上,也没多少难为情。

刘长青这才知道她是蹲在这里撒尿。

“哟——”这时,王寡妇看了一眼他那里,像发现了新大陆,笑着说,“二狗子,长大了嘛,都成蒙古包了……想女人了?”

她说着还伸手在那上面拍了一下。

刘长青大汗,看了一眼她的白生生大腿,差点没忍住扑上去,心里暗想: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的女人坐地吸土,王寡妇吃了黄瓜不够,又吃苗光明,需求量太强了,自己真要把她扑倒在地圈了个叉,估计她不但不会嚷嚷,还巴不得呢!

但想归想,终究不敢。

“王姨,你继续,我先走了。”刘长青咽了下口水说道。

“你等等。”王寡妇一把拉住他,“二狗子,我昨天让你买的东西呢?拿来!”

“哦……”刘长青想起来,“东西放在家里,回家的时候再拿给你。”

说完忽然想到,这里是王寡妇家的玉米地,那她应该懂怎么治玉米啊,真是笨死了,还舍近求远干什么,于是直接将自己家玉米地的情况说了一下,让她帮忙想想办法。

王寡妇说:“你家的玉米地啊,我看是不行了,全是地老虎啊!”

“啊?一点收成都没有?”

“这样吧,你试试打一下农药,看还能不能长出来。”然后,王寡妇跟刘长青说了农药的名字,叫敌百虫,以及具体配比。

刘长青感谢一声,忙不迭下山去了。

王寡妇这才又感觉到尿急,连忙剥下裤头蹲在地上,高山流水。

…………

刘长青回到家,把情况跟老娘说了一遍。

崔金花道:“用敌百虫杀地老虎,那是没错的,只是家里没有这种农药了,要去癞子头家里买。”

刘长青说我现在就去。

癞子头真名叫祝小强,因为脑后有块地不长毛而得名,年纪不大,三十出头。

他不去外面打工,在家专门卖农药农具之类的。

到了癞子头家,进门就看见一少妇坐在小板凳上奶孩子,大概是没想到有人会来,少妇的衣服撩得很高,里面的内容全都露了出来,刘长青很方便的就看到了大半个真容。

“我去,好大呀!”

癞子头福气不错,讨个老婆白白净净的,虽然长相一般,但身材很火爆。

刘长青狠狠瞄了两眼,这才装模作样看里面环境:“小强嫂,我来买点敌百虫,你这有吗?”

小强嫂子慌忙把撩高的衣服放下,只是孩子还没吃饱,想放下来反而被咬住了,痛的她直抽气:“这死孩子……是二狗子啊,小强刚刚出去了,你到那个地方找找,看有没有。”

她手指点了点对面的房间。

刘长青走过去,开门就闻到一股浓重的农药味。

还好这门经过处理,包了塑料皮,密封的,不然经常闻这味,估计得毒死。

找了一会,没找到。

小强嫂子正好这时奶完了孩子,放到旁边的婴儿床上,说:“我来给你找。”

结果,她找了一阵也没找到,最后眼睛瞄向头顶,那里有个隔层,也放着很多农药,说:“可能在上面,我用梯子爬上去帮你看看,你帮我扶着点,敌百虫是吧?”

刘长青说是的。

旁边就有一架梯子,小强嫂子直接移过来,麻利的爬上去,找了一会说:“我记得有的,怎么没看见呢?”

估计是在翻找,比较里面,她踮起一只脚,另一条腿翘了起来。

刘长青正仰着脖子看呢,这下乖乖不得了,小强嫂子穿的是长裙,并且特别宽松,这一翘腿,里面的风光完全暴露,光滑白净的两条美腿,雪嫩的圆子……里面的裤子真小啊,黑色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蕾丝边?

“找到了,找到了,敌百虫是吧,你要……啊——”

小强嫂子找到后笑起来,结果一回头看见刘长青傻呆呆仰着脖子,一脸要流口水的样子,终于意识到自己严重走光,连忙并拢双腿,羞红了脸骂道:“刘二狗你个兔崽子,看什么呢?”

“蕾丝边……噢,哦,不是不是,我近视,什么都看不见。”

“什么都看不见,你就是瞎子了,小西斯!”看见他的囧态,小强嫂子白了他一眼,反而放开了,“大惊小怪,有什么好看的,等你娶了媳妇,还不是天天有的看还天天玩呢,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

刘长青汗颜了,心说生过孩子的女人,果然不一样。

开放啊!

不想这时候小强嫂子忽然一声惊叫,脚底在梯子上一滑,整个人扑了下来。

“哦——”

“呯——”

刘长青伸手去抱,但是小强嫂子团大屁股圆,挺重的,反而将他扑倒在地上。

他立马感觉整个脸被一团柔软压住,喘不过起来,连忙用手一推,这才察觉手掌一团酥软,竟是小强嫂子的胸口。

“小西斯!”小强嫂子轻骂一句,连忙爬起来,看看手里拿着的农药瓶,拍着胸脯道,“还好,还好,这个没破。”

刘长青有点脸红难为情,问:“小强嫂子,多少钱。”

“二十五。”

刘长青拿出三张十块的。

小强嫂子收了道:“二狗子,五块钱就不找了哦,今天给你占大便宜了,我都亏死了。”

刘长青一愣,这才明白她的意思。

又看又摸又抱的,五块钱,的确亏了。

他摸摸口袋,又掏出一张十块的:“小强嫂子,这张……也给你吧!”

放下钱,转身就跑。

“兔崽子,真当老娘是卖肉的了……十五块,嗯,也好。”

 

奇门小神医第20章 发现不老草1

买好了敌百虫,刘长青马上回家拿了农药枪上山。

顺便还揣上了王寡妇的验孕棒和避\/孕小雨衣。

“王姨,我回来了!”

王寡妇还在玉米地里施肥,弯着腰,撅着腚,胸前的领口很大,侧过身来的时候,刘长青看见了里面的美妙风光,忍不住心猿意马,眼睛也转不开了。

王寡妇看着他笑骂:“二狗子,你小子没看出来,挺色的啊,老盯着我的这里看,是不是还想摸一把?”

刘长青赶紧转开眼睛:“不,不是,我本来是想提醒你,你有点走光。”

王寡妇道:“这玉米地里除了你一个小色狼,谁会看见?脱光了也没人管,你带着农药上来了?那快点去打吧,一会就天黑了。”

“哦,我是给你送来这个的。”刘长青把口袋里的验孕棒和避~孕小雨衣拿出来给王寡妇,“这个还是台湾进口的呢,价格贵一点,上面有颗粒,特别舒服。”

“呸,说的好像你用过似的。”王寡妇有点羞红了脸,她一个寡妇买这个,怎么都是好说不好听。

刘长青心想,我还真用过了,只是我不会告诉你。

没等刘长青离开,王寡妇就钻进玉米地里,开始用验孕棒。

她也是着急了,真要造出了小生命,得赶紧跟苗光明解决问题。

过了一会,她笑着走出来,嘴里自言自语:“还好,还好,没有!”

一抬头,发现刘长青还在。

“你怎么还不走?”

“哦……那个,我是想问问,调农药的水去哪里找?”刘长青说道,其实也想知道王寡妇有没有怀孕,每个人都有八卦之心。

“就在前面左拐,有条溪流,去那灌水,算了,我带你去吧!”王寡妇没怀上,心情好,所以带着他过去。

第一桶农药,还是王寡妇帮他配好的,还教了一遍他怎么打。

然后就下山回家去了。

刘长青看着她扭屁股的姿势,心想她不会赶着回去找苗光明试进口避孕小雨衣去了吧?

第一桶打完,玉米地还剩下三分之二。

看天不早了,他抓紧时间再去小溪那边装水,兑好农药后一转身,旁边多了个白衣女人,吓得他大叫一声,差点把农药枪丢溪里去。

白衣女人不是人,自然就是女鬼夏青薇。

“嫂子,以后你出现能不能先吱一声,不然我迟早得被你吓出心脏病。”

夏青薇却不理他,而是飘到五米外的溪流边,蹲下,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

刘长青愣了下,问她:“嫂子,你在找什么?”

夏青薇回头朝他招手:“小叔子,快点过来,我发现了好东西。”

什么呀?

刘长青上前两步,看过去。

夏青薇指着一簇橘黄色的小植物,道:“这叫不老草,也叫虫草花,没想到在这里有。”

刘长青听过冬虫夏草,却不知道还有虫草花,就问她有什么用。

夏青薇道:“这是一种效果很不错的滋补药材,可强身健体,对五脏六腑都有益处,虽然没有冬虫夏草有名,但价值不小,小叔子,你把它采回去,刚好给母亲用。”

刘长青一听马上把农药枪放下,小心的把药材拔了起来。

“这也有,这里也有,这里好多呀!”

夏青薇飘在空中,手指点点点。

结果,刘长青一直采摘了一个多小时,太阳都下山了,采了老大一堆,但是农药来不及打了。

“算了,娘的病要紧,打农药明天也可以。”

摸黑下山,崔金花已经在家等急了,还以为他在山上出什么事。

小儿子要再出意外,她真是不要活了。

被骂了几句,刘长青也不顶嘴。

崔金花已经把饭烧了,母子俩就着一盘大头菜跟萝卜把饭吃了,刘长青开始按照夏青薇的教导,炮制不老草,准备给老娘炖汤喝。

到晚上,还得再行针灸术。

有了前一晚的经验,这次针灸非常顺利,且夏青薇就在旁边指导,不可能出错。

期间说起玉米地的事,崔金花听说可能颗粒无收,急得不行,因为没了玉米地的收成,又没了大儿子寄回家的钱,下半年就要难过了。

“娘,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赚钱的。”刘长青郑重的说道。

崔金花针灸完又喝了药,嘴里碎碎叨叨的睡着了。

刘长青将银针消毒放好,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看一眼旁边的夏青薇,他不经意的问:“嫂子,你有没有赚钱的好方法?”

夏青薇摇头:“没有,我只会给人看病,现在把脉都把不了……,小叔子,要不我教你医术,做大夫虽然不能富甲一方,但温饱肯定没问题。”

做医生不能富甲一方?

刘长青却不这么认为,他班上有个女生,老爹就是个医生,在城里,听说赚钱很厉害的,除了上班工资,还有提成外块,如果给有钱人家出诊看病,费用更高,还有红包,现在房子都有好几套。

“嫂子,学好医术要多久?”

“以你的基础,学会三年,出师五年,我相信不用十年,你就能有所成就。”

刘长青愣了愣:“当我没说。”

…………

第二天,刘长青又去山上给玉米地打农药。

打完后沿着溪流往上,继续采摘不老草,结果在一片荒山野水之地,找到了一大片。

“嫂子,嫂子,你在吗?”刘长青到了一处树荫下,对着空气喊。

夏青薇无声无息的出现:“什么事?你昨晚没给我吸,今天没精神。”

刘长青急忙道:“哦,那我今晚让你吸,你看,这里有好多不老草,我是想问问,这不老草值钱吗?能卖多少钱一斤?”

夏青薇道:“这不清楚,我那个时候,不老草算名贵药材,应该挺值钱的,这里的不老草品相不错,我想,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刘长青一听就兴奋了。

赶紧采摘。

村里人还不知道这种药材,如果真能卖出好价钱,那么玉米地的亏损,就能补回来了。

用了半天的时间,刘长青足足采摘了两箩筐,上面用玉米叶子遮挡着背下山去。

到了家里,还要进行炮制,晒干或者阴干,不然会烂掉。

有夏青薇这个女鬼神医在,这些技术都不是问题。

崔金花开始还觉得奇怪,问他采这么多野草干什么,是不是喂猪?刘长青卖了个关子,没告诉她,只说要好好保管,他有用。

晚上,夏青薇继续坐在他胸口上吸阳气,闲着无聊,一边教刘长青医理。

第二天一早,刘长青就带着一把不老草骑车前往镇上药店,问他们收不收这种药材。

奇门小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奇门小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奇门小神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