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仙医狂徒小说阅读-仙医狂徒小说完本免费阅读

来源:QR|小说:仙医狂徒|时间:2019-09-06 14:22:08|作者:半夏

仙医狂徒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半夏原创小说仙医狂徒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仙医狂徒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杨琨从小在农村长大,在自己师父手里学了无尽的本事,一次特殊的任务将他卷入了一个个大家族之间的纷争,从此踏上一条不平凡的路。纯纯的萌妹子,霸道冷酷的御姐,轻柔能武的女汉子,从一无所有到身缠万贯,从小小农民到大大神医,智慧与手段并存,都市游走,创造属于自己的巅峰神话!!!

仙医狂徒杨琨

仙医狂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仙医狂徒第16章 还能上菜么第十六章还能上菜么

杨琨身子未起,一脚踹在陈怀旦的脚上,这一脚的力量相当厚实,陈怀旦的身子迎面就朝着杨琨倒了下来。

见到陈怀旦一脸慌乱的表情,杨琨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他探出一手,用力抓住了陈怀旦的脖子,随后右手微微一转,陈怀旦就直接躺在了他的大腿上。

“老大……”一群小弟见到这一幕,纷纷惊叫起来。

“不要动,我这人动起手来毫无分寸,你们要再上前,我可不保证我会不会捏断他的脖子。”杨琨笑容依旧是那么平静,这种场面根本镇不住他,一群小混混而已,杨琨压根没放在心上。

陈怀旦能感受到杨琨右手上的力道,他不觉得杨琨说的话是假的,这家伙,弄不好还真能把自己脖子给捏断。

“小……小子,你最好搞清楚你在干什么,老子可是龙威帮的人,你现在放手,我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陈怀旦的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大腿一疼,顿时嗷嗷大叫了起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杨琨的左手上多了一根烧烤用的铁签,直接就插入了他大腿上。

“你信不信我能把你这条腿扎出窟窿来?”杨琨撇着嘴将陈怀旦给盯着。

陈怀旦的表情顿时就变了,他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杨琨根本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恐吓的,这个家伙,根本不吃他这一套。

“信信信,我信还不行么?能不能先放开我?“陈怀旦咬了咬牙,他虽然不是龙威帮的大佬,但现在老大入狱了,整个龙威帮上上下下都是他在管理。

想他陈怀旦何时受过这种胁迫,这小子,待会儿非得弄死他不可。

“啊!”陈怀忠又大叫了一声,杨琨就像是替人针灸一样,轻轻松松就将铁签插入了陈怀旦的大腿里。

“我这人不太喜欢废话,现在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会考虑放过你。”杨琨面容冷漠,幽幽的道。

“好……你问!”陈怀旦一脸通红,被杨琨一只手掐着脖子,他喘气都有些困难。

“你们龙威帮,你是老大么?”杨琨开口问道。

陈怀旦咬着牙,答道:“不是!我们老大入狱了,现在龙威帮是我在管理,你要是不想死……啊!”

杨琨又是一根铁签插入了这个家伙的大腿:“没让你废话,你只管回答我的问题就行了。”

“之前叶城的那件事,是你策划的?”杨琨接着问道。

“那是叶少自己的主意,我的人只是帮了他一把而已。”陈怀旦一脸愤恨的答道。

杨琨点了点头:“那我给你提个要求,只要你答应了,我就可以放开你。”

“什……什么要求?”

“当我小弟怎么样?”杨琨咧嘴笑了笑。

这话出口,陈怀旦的身体猛地一震,当即便骂道:“小子,你痴心妄想,我陈怀旦只服我大哥一人,我……啊!”

这一声大叫,比起之前的几声都要惨烈,众人低头看去,发现杨琨居然抓了一把铁签全部插在了陈怀旦的大腿上,这一下,还真是将陈怀旦的大腿给扎出窟窿来了。

“不要在我面前展现你的硬气,你有你不屈服的理由,我也有让你痛苦的手段,怎么样,需要考虑考虑么?”

“我……”陈怀旦脑袋歪着,眼角的余光能看到自己大腿处流淌出的鲜血,他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子绝对是个狠人,要是自己不屈服,他指不定还有什么手段。

“好,我答应你!我给你当小弟。”陈怀旦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这话刚说完,杨琨就立马撒手,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将他踹了出去。

几个小混混眼疾手快,急忙将他身体接住了。

“早点这样不就好了,非要吃点苦头。”杨琨笑了笑。

陈怀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十几根铁签插在他大腿上,鲜血顺着裤脚流淌下来,每一根铁签都起码插入了两公分。

“臭小子,看老子不把你活剥了!”陈怀旦眼睛里涌着怒火,随后朝着身后大吼了一声:“给我把这小子绑起来!”

见到这一幕,杨琨嘴角勾起了一丝不屑的笑容,他瞪大眼睛将陈怀旦给盯着,下一秒,陈怀旦啊了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身体猛烈的抽搐起来,嘴巴里还冒了一阵白沫。

“老大!”

本来朝着杨琨冲来的人,又立马转身去将陈怀旦给围了起来。

杨琨站起了身来,微微一笑,朝着陈怀旦走了过去。

“不想你们老大死,就给我滚开点。”杨琨目光冰冷的看了看身旁几个小混混一眼。

几个小混混对视了一眼,立马让开了道。

杨琨走到陈怀旦的身前,弯腰蹲了下来。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陈怀旦表情痛苦,看着杨琨的目光带有一丝恐惧。

“没什么,只是让你中毒而已,而且呢,这种毒比较特殊,如果你去做检查的话,会被检查出食物中毒,但是却会致命的。怎么样?我之前的提议暂时还生效,还需要考虑么?”

杨琨一脸玩味的笑容,他对陈怀旦其实没有什么兴趣,让他当小弟也只是个幌子,只是这个龙威帮和叶家为伍,杨琨害怕之后因为这个龙威帮而出什么乱子,所以打算想要完全控制住陈怀旦,他这么做,也是在为夏明山考虑。

商业上的事情交给夏明山来就行了,而其他的事情,杨琨能帮的就帮。

陈怀旦眼睛里闪烁着犹豫,看了杨琨好几秒,这才答道:“老大……我都喊你老大了,你把解药给我吧。”

“解药我可没有,但我可以替你针灸解毒。”

说着,杨琨从身后的口袋里将刚买的那盒银针拿在了手里,他打开盒子,在里面调了一根,随后在陈怀旦大腿上用力一扎。

“啊……”陈怀旦都快哭了,杨琨扎哪儿不好,非要往他大腿上扎,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挑了一根最粗的,银针的针头比扎在他大腿上的铁签都要粗。

刚叫了两声,陈怀旦忽然感觉肚子不疼了,之前胃里简直就是翻江倒海,可杨琨这么一扎,痛觉一下子就消失了。

“对了,你中的毒是慢性毒,我把我电话告诉你,你一周找我一次,我一周替你解毒一次,如果超过七天,多一天,痛苦就会多一倍,三天的时间,你的胃就会被腐蚀掉,记住了么?”

“记……记住了。”陈怀旦连忙点了点头。

杨琨撑起身子:“好了,让你的人把这地儿收拾收拾,走吧。”

陈怀旦又点了点头,伸出一只手,立马有人将他扶了起来。

之前胃里那种痛苦,让陈怀旦记忆犹新,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用刀子在割他的胃一样,陈怀旦虽然不知道杨琨是怎么办到这点的,但这种痛苦,他实在是不想再承受第二次了,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魔鬼。

“你们几个留下来,把地方给我收拾干净,剩下的人跟我走。”陈怀旦大喊了一声,随后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杨琨忽然开口。

陈怀旦一听到杨琨的声音,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老大,还……还有什么吩咐?”

“我电话号码你不要了?不要算了,那你等死吧。”杨琨耸了耸肩。

“要要要!我这不忘了嘛……”陈怀旦急忙道。

杨琨将电话号码告知了陈怀旦,随后就摆手让陈怀旦离开,这家伙之前的确是挺硬气的,但杨琨略施手段之后,就变成了怂人一个人。

“记住啊,以后这家摊位的份子钱就不用收了,平时你的人要在这里吃了东西,少给一分钱,我都拿你是问!”杨琨指着陈怀旦的鼻子说道。

“老大放心,这个我懂。我……我们先走了。”陈怀旦擦了擦脑袋上的汗水,带着人快速离去。

见到陈怀旦就这么走了,夏月和夏璇的立马变得精彩起来,之前当见到陈怀旦带着这么多人前来的时候,两姐妹还担心杨琨究竟能否应付,可让她们没想到的是,这整个过程中杨琨显得无比轻松,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般。

最重要的是,两姐妹压根没感觉到杨琨对陈怀旦做了些什么,陈怀旦就莫名其妙的中毒了,之后,杨琨在陈怀旦大腿上扎了一针,陈怀旦又立马好了。

这一切,在夏璇和夏月看来,实在是太神奇了。

一旁的周慧也目瞪口呆的将杨琨看着,她一开始还以为这个家伙是个农民工,可现在看来,这个叫杨琨的本事还真大,对方来了这么多人,他就这么轻松就将事情解决了,难怪能成为夏月的朋友。

“你们吃饱了么?”杨琨转身,发现夏璇和夏月瞪着眼睛在看着他,眼神就像是看待怪物一样。

“饱……饱了。”夏璇怔了一怔,开口答道。

“哦,我还没饱,妹子,还能上菜么?”杨琨目光看向了周慧,开口问道。

周慧连忙点了点头:“好……好,你等一会啊。”

说着,周慧朝着她母亲的方向走去。

 

 

仙医狂徒第17章 施针第十七章施针

“杨琨哥哥,刚刚你是怎么办到的啊?”夏月很是新奇的将杨琨看着,对杨琨之前给陈怀旦下毒的事情,她感到非常好奇。

“什么怎么办到的?”杨琨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你不是给那个人下毒了么?可是我和姐姐都没有看到你下毒……”

“我说了啊,那家伙是食物中毒,不关我的事。”杨琨连忙说道。

夏月噘着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怎么可能?你明明都说了是你下的毒。”

“我那是骗他的。”杨琨怎么可能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夏月和夏璇,他的确是能够悄无声息的给人下毒,可这若是说出来,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真的么……”夏月一脸不解,杨琨的一番说辞,她居然还信了。

在这件事上,杨琨没有再发表任何言语,十分钟之后,三人将桌上的菜吃得一干二净。

“阿姨,我们就先走了,下次再来照顾您的生意。”夏月对着周慧的妈妈甜甜一笑,掏出两张一百的递了过去:“来,给您钱。”

周慧的妈妈急忙摆手:“这怎么好呢,你们今天帮了阿姨这么大一个忙,这一顿算我请的。”

“这可不行,帮忙的是杨琨哥哥,我和姐姐可什么都没做,您要请啊,就请他好了。”

“这……”周慧的妈妈有些犯难了。

“阿姨,您就拿着吧,我这两位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儿,您做生意也不容易,今天跑了这么多客人,可别再亏本了。”杨琨也开口说道。

周慧的妈妈这才点头:“好吧,那我们收你们一百就好了,下次来,阿姨再请你们。”

“阿姨,那我们走了。”夏月笑了笑,对着一旁的周慧挥了挥手。

从这片平民区出来,正好在杨琨之前停车的地方,距离那家医药用品店也很近,夏月说还想去国贸中心逛一逛,杨琨只能带着她们去取车。

“那边怎么这么多人?”忽然,夏月指着百米之外的斑马线中央,那个地方已经围满了人,后面的车子全堵在那里了。

“估计是出车祸了吧……”夏璇开口说道。

夏月就是个好奇宝宝,立马就朝着那个方向跑去:“咱们过去看看。”

“月儿……”夏璇急忙喊了一声,可是夏月就像是没听到一样。

杨琨笑了笑:“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月儿除了读书之外,应该很少出门,一般热闹的事情,她都不想错过。”

“是啊,就是因为心思太单纯了,接触的事物也少,所以特别容易被人骗!”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璇加重了语气分贝,还刻意瞪了杨琨一眼。

“被人骗?是指叶城那件事么?你不也被她骗了!”

“你……”夏璇翻了个白眼,这个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见到夏璇也朝着人群的方向走去,杨琨急忙跟上。

“这老头不会真有病吧?怎么这么久都不起来,一直抽搐着,可别死了啊。”

“我看倒像是讹人的,现在的老人怎么都这样啊?碰瓷就不说了,居然还倒马路上装病。”

四周议论纷纷,围聚在马路上的人越来越多。

“爸,您可别吓我,我已经打了120了,您再坚持一会啊。”老人面前,有个中年男人,他蹲在老人身旁,表情显得很焦急的样子。

“大家都别看了,我爸这是心脏病,没有讹人的意思。”中年男人看了看四周,开口说道。

夏月站在人群最重要,这个善良的丫头也一副焦急的样子,她踮着脚在马路四周看了看,似乎在看救护车有没有来。

“让一让,我是医生。”一个声音传来,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老头子将手中拎着的东西放在地上,蹲下身来看了看地上这个老人的情况。

“打急救电话了么?”唐装老人对着身旁这个中年男人问道。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已经打了电话了,可医院那边说现在是下班高峰,最快要半个小时。”

听得这话,唐装老人皱了皱眉头,他没有多说,抓起地上这个老人的手,立马给他进行把脉。

“这不是姐姐说的那个杜神医么?有他在,这个老人家应该会没事的。”夏月拍着胸口,一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站在夏月身后的杨琨却是撇着嘴说道:“我看不一定,这老人四肢抽搐,很显然是急性心肌梗塞,现在心脏血液不流通,根本没有快速处理的办法。”

杨琨说得很对,这个老人的脸已经乌青,这正是血液无法在身体中循环的缘故,如果不及时疏通心血管,十分钟内,这老头绝对会猝死。

杜溪海的确是个专业的医生,他双手手掌交叉在一起,快速的在这个老人的心脏处用力的压着,可是,老人身体依旧在抽搐,脸色和呼吸仍然没有好转。

“这不是杜神医么?这老头运气还真是好啊,还好遇到了杜神医,否则恐怕这条老命可就没了。”

“都说这杜神医有活死人的本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三分钟的时间过去了,躺在地上的老人依旧没有好转,整条街道已经拥堵不堪,后面的车子起码堵了好几百米。

这个地方车流量不大,所以四周没有交警,不然的话,有交警疏通道路,或者为这老人开路,老人被急事送到医院,或许还能抢救过来。

“杜神医,你这么下去可不行啊,这老人是心血管堵塞,心腔也有血栓堵塞,你救不了的。”杨琨见到杜溪海累得满头大汗,却是没有半点作用,犹豫了一下,站了出来。

杜溪海抬头看了杨琨一眼,随后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么?”

杨琨耸肩笑了笑:“您适才不是说我的针灸是骗人的么?不如您让我试试。救活了,就算这老爷子命大,救不活,咱们也尽力了不是。”

杜溪海是医生,杨琨说的话是说进他心坎了,这老人心血管和心腔都堵塞了,在不进行手术的情况下,哪怕他有再大的本事,也没办法将这老头子救过来了。

“好,你来试试。”杜溪海用着质疑的目光打量了杨琨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了身来。

“杜老,您可不能乱来啊,这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医生,您的医术不是丽海市最厉害的么?你救救我爸吧,我这次带着我爸从云京来,就是来找您和叶先生的。”那个中年男人显得格外焦急,见到杜溪海站起来,他急忙抓着杜溪海的手臂。

杜溪海摇了摇头:“实在是抱歉,你爸爸的病需要立马手术,以他现在的状况,最多还能坚持五分钟,凭我一己之力是救不活他了,让这小伙子试试吧,说不定还有希望。”

听得这话,中年男人目光一转,眼神看向了杨琨,随后愤愤的道:“小子,你要治死了我爸爸,我跟你没完!”

杨琨听得这话,嘴巴顿时成了圆形,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男人:“我说大叔,我是看你爸太痛苦了,才给你爸治病的,你要这么说,那我可就不治了。”

“反正我话撩在这儿,我要不出手,你爸死定了。”杨琨说着,立马就将刚打开的银针盒子给关了起来。

杨琨不是没信心将这老人救活,只是这个男人说这话,他就没有必要再出手了。

“杨琨哥哥……”刚说完这话,杨琨就感觉身后的夏月拉了拉他的衣服。

“怎么了?”杨琨对着夏月问道。

“你……你还是救救他吧,他这么可怜……”夏月用着央求的目光看着杨琨。

“这怎么行?我好心好意要救人,可人家非但不领情,还得让我负责。这万一我真没本事救他,那我可就摊上事了。”杨琨很不情愿的说道。

“没关系的,你医术那么强,月儿相信你可以的。如果……如果真出了意外,月儿帮你承担。”夏月连忙说道。

听得这话,杨琨沉默了几秒,他瞪了那个中年男人一眼,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老人,快步走了过去。

“让开!”杨琨蹲下身来,打开银针盒子,右手往盒子里一放,无根指头夹了四根粗细不同的银针出来,随后他快速解开老人的衣服,将银针分别扎在了老人心脏周围的四个位置。

在银针扎入的瞬间,一股股无形的能量涌动而起,顺着银针便冲入了老头子的心脏中。

“好快的施针速度……”杜溪海一直在看着杨琨,当见到杨琨下针的手法时,连他都不由得感叹。

眼前这个年轻人,很显然有多年的针灸经验,否则手法不会这么娴熟。

借助着身体中的能量,杨琨强行冲开了这个老人心血管和心腔的血栓,老人的面色很快就恢复了红润,之前抽搐不停的四肢,也逐渐停了下来。

四下无声,那个中年男人的脸色,也没有之前那么焦急了,直到老人的呼吸变得均匀起来,中年男人这才松了一口大气。

杨琨观察了老人几秒,随后快速将银针从他心脏处拔了下来,一根一根的放回了盒子里。

 

 

仙医狂徒第18章 老子还是处男第十八章老子还是处男

“爸,您好点了么?”中年男人见到杨琨起身,连忙蹲了下来,将老人抱了起来。

老人之前虽然无比痛苦,但却一直是睁着眼睛的,他的目光朝着杨琨看了看,口中还在喘着粗气。

“好多了……”老人说着,急忙推了推他儿子:“还不快谢谢人家小兄弟,要没他,我这条老命就没了。”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小兄弟,谢谢啊,这是我的名片,我是云京王家的人,你……”

“名片就不用了,我只是看着老人家太痛苦了,想帮一把而已。您没事就好,我们走了啊。”

杨琨完全是看在夏月的面子上,才给这老头施针的,否则就冲着这老头儿子之前的那番话,这老头就算是死在这儿,杨琨也不会多看一眼。

“小伙子,等一下。”老人坐着转动了一下身子:“我这心脏是老毛病了,以前都是靠药物维持的,可不管再贵的药,还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舒坦过,我儿子的联系方式你收下吧,改日我们一定登门拜访,到时候,要什么报酬,你尽管开口。”

杨琨咧嘴笑了笑:“老人家,不是我不给您治病,而是您的心脏已经彻底老化了,想要完全治好,您只能进行大规模的手术,恕我无能为力。”

“告辞了。”

杨琨微微一笑,转身就抓起夏月的手腕,快速消失在人群之中。

“诶,小伙子……”老头子还想将杨琨叫住,可转眼之后,杨琨却已经消失了。

“爸,算了吧。这小子估计也就是碰巧,他都说了不能治了。”中年男人不屑的撇了撇嘴。

“混账,你爸的病你还不清楚么?这小伙神医妙手啊,我还从来没感觉呼吸这么顺畅过,晚点你去调查一下他的来头,务必要联系上他。”老人瞪了中年男人一眼。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一旁的杜溪海却是一直望着杨琨离开的地方,他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有人能用针灸治心脏病的,这让杜溪海心头无比好奇。

真正的医术是靠不断的临床积累起来的,可之前那个年轻人,施针的手法非常老练,最重要的是,他的针能够在几秒钟内起到最显著的效果。

这个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杜神医,我就是之前给您打电话的王海生,这是我爸王泰山,之前实在是谢谢了。”叫王海生的中年男人将目光看向了杜溪海。

杜溪海干笑着摆了摆手:“谢我干什么,若不是先前那位年轻人,你爸这条老命可就丢了。不过那个年轻人说得对,你爸的病还是需要进行手术,具体的咱们到医院再说吧。”

王海生点了点头:“一切听您的安排。”

杨琨这处,他牵着夏月离开,夏璇在后面跟着,很快就退出了众人的视线。

“杨琨哥哥,真没想到,你的医术居然这么厉害,那个杜神医都治不好的病,你却治好了。”

“胡说什么,那老头的病不是一年半载了,想要彻底根除,对我来说都非常困难。真想让我医,万一给医死了,那我不摊上事了?”杨琨听之前王海生说,他们是来自云京的王家,看样子身份不凡,越是这种麻烦,杨琨就越不想掺和。

虽说有老头子那本书在,但杨琨还是有些不太熟练,还好那个老头的情况杨琨能掌握,否则真要出什么乱子,杨琨真不敢保证那个男人会不会拿刀砍了自己。

走在杨琨身后的夏璇,听到杨琨这话,不禁多看了杨琨两眼,这个男人从第一次出现的时候,给她完全是一种流氓加上农民工的形象,可这段时间的接触,夏璇却是发现,这个家伙几乎是无所不能,身手强悍不说,医术更是神妙无比。

这么算来,他倒不失为一个人才了。

“肯定不会的,杨琨哥哥连我的病都能治好,更何况那个老人只是普通的心脏病。”

“打住!”杨琨急忙摆手:“那老头虽然的确是心脏病,但绝对不普通,我刚才给他施针的时候,特意在他脖子上给他把了把脉,他的内脏非常健康,应该是一个经常锻炼的老头,可偏偏心脏出了问题,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有人故意给他注射了什么东西。”

“啊?”夏月显得很是惊讶:“这样么……那他岂不是特别可怜?”

“月儿,这件事咱们就别管了,以现在的医学,如果手术成功的话,他的命还是可以保住的,这件事,不需要咱们操心。”杨琨微微一笑。

夏璇也点了点头:“杨琨说得对,我们夏家和云京的王家没有什么交集,反倒叶家和王家的关系不浅,这件事,咱们就别管了。”

“好吧……”夏月心思单纯,心地善良,或许是不忍一个老头被这么残害,心里还有些不太平衡。

接下来的时间,杨琨在夏璇和夏月的带领下,到了丽海市最大的国贸中心,这家国贸中心也属于夏家的产业,整整十个楼层的购物中心,杨琨硬是陪着这两姐妹逛了一个遍。

到最后,杨琨就买了两件衣服,可自己却是双手不空,这足以可见,女人逛起街来,身体素质会百分之有两百的提升。

接下来的日子就比较平静了,夏璇开始回公司去工作,杨琨每天都会陪着夏月一起,虽然有些无聊,但日子也算是充实。

这一天上午,杨琨和夏月坐在院子的石桌前。

“杨琨哥哥,这只蜘蛛真的……不会咬人么?”夏月看着桌上的小琨,开口问道。

杨琨笑了笑:“放心吧,这是我的宠物,它的名字叫阿琨,不会咬人的。”

“杨琨哥哥你果然很特别,连宠物都这么别致,还好月儿胆子大,要是姐姐,肯定会吓得哭鼻子的!”夏月嘟着嘴说道。

杨琨忍不住笑了出来:“是么?那你摸它一下?”

“啊?”夏月嘴角顿时撇了起来:“还……还是算了吧。”

杨琨乐得哈哈大笑,他将阿琨放在手心,将自己右手血管内的毒素逼到了身体中,阿琨在杨琨右手中爬了几下,并没有对杨琨下嘴。

听师父说,这只蜘蛛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罕种,寿命足足超过百年,平时可以不食不喝,三十年都饿不死,可一旦遇到毒素,这只蜘蛛就会进行疯狂的吸食,如果一个人身中剧毒,将阿琨放在这个人的身边,一个晚上之后,这个人能被阿琨吸成干尸。

这也是为何杨琨不用阿琨来解毒的原因,因为毒素在人体的血液中,阿琨在吸食毒素的同时,会将对方的血液吸收掉。人还没被毒死,就很有可能被阿琨给吸死。

“哇,真的不咬人诶。”夏月见到杨琨将小琨在手中把玩,显得格外好奇。

杨琨笑了笑:“那是当然,我调教出来的宠物,必须是非常听话的!”

“你这么说的话,我倒是觉得这只蜘蛛挺可爱的,它平时吃什么啊?”

“哦,它是属和尚的,吃素。”杨琨急忙答道。

“噗!我才不行呢,这么大一只蜘蛛,还花花绿绿的,肯定不是吃素的。”夏月撅着嘴说道。

杨琨笑了笑,没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对了月儿,几天没看到你爸和你姐了,他们最近很忙么?”杨琨开口问道。

夏月摇了摇头:“不知道,爸爸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公司出了点问题,让我在家好好跟着你,我想出去玩儿,爸爸也不允许。”

“夏叔叔肯定是遇到烦心事了,理解一下他吧。”杨琨微微点了点头,随后道:“不过,我可以带你去玩,想去哪儿,走吧。”

“真的么?”夏月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可是……可是爸爸不让我出去,我跟他说和你一起去,他也不允许。”

“我允许!”杨琨将小琨收入了一个盒子里,站起身来:“今天天气不错,听说丽海市最大的游乐园挺好玩的,我带你去。”

“啊?这样真的好么……”夏月还有所顾虑,很显然,她很听她爸爸的话。

可就因为如此,夏月很少出门,所以外面的世界也很少去体会,杨琨可不想这么一个花季少女天天闷在家里。

“走吧,有我在,难道还能有意外不成?”杨琨笑了笑,拉起夏月的手,便朝着院子外走去。

这些天,杨琨倒是过得有滋有味,他有月儿妹妹陪着,做什么都不觉得无聊。可有个人就不一样了,这个人,就是叶城。

今天刚去医院复检过的叶城,现在正在自家别墅的大厅望着手中的病诊单发呆,一张脸苍白无比,额头上也满是冷汗。

“不可能,肯定是检查出错了,我怎么可能会得梅毒?”叶城大声的咆哮着。

在叶城身前,站着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人,他小心翼翼的道:“城哥,你仔细想想,前段时间有没有跟一些来历不明的女人……”

“有个毛啊!老子还是处男!”叶城抬起头来瞪了这个年轻人一眼。

 

 

仙医狂徒第19章 有挑战性的任务第十九章有挑战性的任务

“啊?不……不会吧?城哥,处男怎么会得这种病……”站在叶城身旁的年轻人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触动了叶城的怒火。

“我怎么知道?肯定是那个医生的检验报告出错了,我再给他打电话问问。”

叶城也显得格外焦急,他说的倒是实话,长这么大,他还从没有碰过一个女人,之前因为和夏璇在一起,不但不敢对夏璇动手动脚,更不敢看别的女人一眼,压根没有任何机会和别的女人接触。所以叶城根本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得这种病。

“陈医生,我是叶城。”叶城快速拨打了一个电话。

“叶总,请问有什么事么?”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听得这话,叶城直接问道:“你给我的病历单是不是弄错了,我怎么会得梅毒?”

“叶总……这可是您第二次做检查了,我们怎么敢不仔细给您做体检?那份病历单的确是真的,您也的确是患了……患了梅毒。”

“不可能!”叶城打死也不相信这个事实,他很笃定的说道:“我他妈连一个女人都没碰过,你居然告诉我患了梅毒。”

“这……这我就不知道了,叶总,您也懂医术,您身体的症状您自己最清楚了,是不是病历单上的结果,您应该也能判断……”电话那头的陈医生非常为难的答道。

听得这话,叶城的心头猛地一沉,他几天前就感觉下身瘙痒无比,这才去医院检查的,之后那种感觉越来越剧烈,知道现在,他下意识的都想伸手去挠一挠。

“那你告诉我,这病得怎么治?得服什么药?”

叶城也懂医术,他虽然心里郁闷,但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好在他也清楚,梅毒这东西是可以治的,要是治不好,那可就完蛋了。

“叶总,不瞒您说,您这病还真不好对付。您的病属于三期梅毒,现阶段症状比较普通,最迟一周,您的下体就会产生溃烂,器官组织很有可能被穿孔,再严重一点,还有可能导致神经及心血管系统严重损害,甚至……甚至危及生命。”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这么严重?”叶城大声的咆哮着。

电话那头的陈医生沉默了几秒:“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但咱们得出的结果就是这样,您现在赶紧到医院一趟吧,顺便让杜老给您开个药方,目前……也只能用药物先行压制了。”

叶城整个人都傻住了,这位陈医生可是杜神医的徒弟,乃是丽海市比较有名的医生,再者,叶城检查了两次,都是这种结果。所以,这位陈医生的话,叶城不得不信,可是让他想不通的是,自己怎么会患这种病?

“还有什么副作用么?”叶城咽了一口吐沫,再度开口问道。

“有!三期梅毒的传染性极强,基本上一旦有性接触,传染的几率高达百分之百。所以,叶总,这段时间您可得悠着点,不能再害了别人啊。”

叶城握着手机的手缓缓放下,一张脸面若死灰……

杨琨这处,他带着夏月到了游乐场,在来之前,夏月的确显得很兴奋,可到了这里之后,杨琨才发现,夏月胆子太小了,她对一切事物都显得很新奇,可越刺激的娱乐项目,她越不敢去尝试。杨琨自然也不能逼着她,既然是带她来玩,那就只得随了她的意愿。

不过,一些简单的娱乐项目,夏月却是兴致勃勃,杨琨先是带着她坐了碰碰车,之后又到游乐场的大湖里划船,中午时分两人就在游乐场内吃了点东西。而饭后,太阳当头照,夏月热得大汗淋漓,杨琨害怕她中暑,便打算带她回家。

“喂?夏璇?”杨琨刚上车,便接到了夏璇的电话。

“杨琨,你现在在哪儿?”电话那头的夏璇传来声音。

“哦,我上午带你妹妹到游乐场来玩了一圈,现在准备带她回家,怎么了?”

“我这边有点急事需要你帮忙,你来公司接我一下吧。”夏璇的声音听起来很严肃。

杨琨本来还想调侃她两句的,但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的确是有急事,索性便应答道:“好吧,在汇林大厦么?”

“是的,总公司这边,我在楼下等你。”

“行,那我先将月儿送回家。”杨琨答了一句之后,挂断了电话。

坐在副驾驶上的夏月这才开口:“杨琨哥哥,发生什么事了么?”

“你那倒霉姐姐找我帮忙,应该是急事。”

“噗!倒霉姐姐……”夏月咯咯一笑,随后又立马问道:“她说什么事情了么?”

杨琨发动汽车,摇了摇头:“没说,不过听口气,应该比较着急。”

“好吧,那要不我自己坐车回去吧?你直接去姐姐那儿,这样省时间。”夏月说道。

“小笨蛋,你不识路么?从这里到你们夏家的汇林大厦,正好要经过夏家的老宅,我这是顺道送你回去。”杨琨笑着答道。

“你才是小笨蛋呢!人家……人家只是想为你省时间,哪有你想得多。”夏月嘟着嘴,幽怨的看了杨琨一眼。

杨琨轻笑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又叹了一口气:“对了月儿,你姐姐在夏家的总公司里任的什么职位啊?”

“总经理啊,姐姐可厉害了,她那些手下,都被她管得服服帖帖的。”

“哦,那倒是挺厉害的。”杨琨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夏月却拍着小胸脯道:“月儿以后也会像姐姐那么厉害的,这样爸爸就能轻松点了!”

“月儿,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之前夏叔叔是打算让叶城接手夏家的产业吧?我的出现,岂不是有点坏好事的感觉?”杨琨再问。

“怎么会呢?爸爸一直说很感激你,如果没有你的话,叶家的阴谋,爸爸也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夏月说着,忽然想到了些什么:“不过你放心,爸爸之前跟我说了,他重新物色了一个青年才俊,打算介绍给姐姐。”

杨琨顿时一愣:“哈?没想到夏叔叔也喜欢包办婚姻啊?”

“爸爸这是在为姐姐考虑,就姐姐的性格,公司里可没有一个人敢喜欢她的,爸爸不给她介绍,她根本接触不到那些好男人。”

“哎呀,看来我在月儿妹妹的心中,依旧是个坏男人啊。”杨琨叹了一口气,用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啊?”夏月急忙摆手:“没有没有,杨琨哥哥在我心里,那是超级棒的一个男人!”

杨琨无奈的笑了笑,这妮子,还真是够可爱的。

将夏月送回家之后,杨琨再开着车打着导航前往汇林大厦,快到的时候,他接到了夏明山的电话。

“阿琨,这件事说难办也不难办,但之前好几个外交部的经理都失败了,我是看你酒量不错才让小璇找你的,你不要有压力,办不了就算了。”

“夏叔叔,什么事情还需要酒量啊?”杨琨顿时疑惑不已。

“我现在还有点忙,待会儿小璇会跟你说的。”

“好吧……”杨琨有些郁闷的挂了电话,夏明山的语气显得有些沉重,恐怕是在为这件事犯难。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汇林大厦的大门口,夏璇见到车子之后,快速从大厅走了出来。

今天的夏璇,打扮得很是与众不同,以往她的风格除了长裙还是长裙,但今天的她却穿着一身职业小西装,下身的西装裙将她的臀部曲线展现得相当完美,长腿再配上高跟鞋,夏璇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件艺术品。

真没想到,这女人穿职业装居然也这么好看。

“哇,在家里穿得这么保守,上班却穿得这么诱惑,你这是在勾引人犯罪啊。”杨琨不禁想起之前夏璇被下药的那一幕幕,内心蠢蠢欲动。

夏璇没好气的瞪了杨琨一眼,将裙子朝下拉了一些,冷冰冰的道:“我没工夫跟你开玩笑,如果不是我爸说让我找你,这件事我不会让你办的。”

“什么事情这么严肃啊?”

杨琨皱了皱眉头,以往他要这么调侃夏璇,不挨顿骂就算好的了,可今天夏璇却主动跳开这个话题,看来事情的确很紧迫。

“喝酒!”夏璇开口说出两字。

“喝酒?”杨琨顿时一怔。

夏璇冷冷的道:“你先开车,上丽江高速,去江阳市。”

杨琨撇了撇嘴,发动汽车,在导航上找到了丽江高速,随后调转车头,驾车而去。

“我本来不想找你的,但我爸说这件事可以让你试一试,但是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如果你失败了,我们就没有下一次的机会了,同样,我们也会丢失汇林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在平时,这百分之五我们根本不放在眼里,但现在情况不同,这百分之五的股份我们要是拿不到,我们整个公司很有可能被架空。”

“这么严重?”

见到夏璇如此严肃的表情,杨琨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可随即,他便自信的笑了出来。

“不过你找对人了,不管是什么事情,找我就行了,我就喜欢这种具有挑战性的任务!”

 

 

仙医狂徒第20章 待客之礼第二十章待客之礼

“别高兴得太早,我要你帮的忙不是让你救人,也不是让你打人,而是让你喝酒。”夏璇脸色微微一沉。

“如果只是单纯喝酒的话,我想应该还喝不醉,不过,你倒是说说,怎么个喝法?”杨琨嘴角微微一撇,他总觉得,事情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夏璇将拿在手中的资料夹打开,叹了一口气,道:“这些天,叶国军一直在吞并我们汇林集团的股权,打算重新选举董事长,汇林集团是我们夏家最大的企业集团,如果股权被收的话,那我们夏家就相当于损失了一条手臂。而现在,叶家已经收集了汇林集团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而我爸加上我手中的,也只有百分之四十。如果这个时候那些股东提出重新选举董事长,我爸的位子很有可能就保不住。”

“如果我们能够在今晚拿下江阳市姜家手中那百分之五的股权,那么叶国军再提出重选董事长,那么申议就会无效。”夏璇开口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那跟喝酒有什么关系?”杨琨皱了皱眉头。

夏璇的脸色显得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下,她答道:“之前江阳市的姜家曾提出与我们夏家合作开一家公司,但却被我拒绝了,之后,姜家的人从我们的股东手中高价收购了百分之五的股份。现在我们再要从他们手中将这百分之五的股份拿回来,他们根本不卖。”

“我之前派了好几个部门经理前去,听说都是被喝酒喝趴下的,他们还没来得及和对方商谈股权购买的事情,就已经被灌醉了。”夏璇说着,用着直勾勾的眼神将杨琨给盯着:“所以不管怎么样,你必须要能喝!只要你不喝醉,咱们才有和他们谈判的机会。”

杨琨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了,他答道:“我感觉这不是能不能喝的问题,问题是,人家压根不想将股权卖给你们啊?”

“我知道,所以这次我亲自前去和姜家的人谈,但前提是,你必须要能喝。”夏璇很是坚定的问道。

“喝多少我都没问题,可万一我要把他们所有人都喝趴下了,他们依旧不打算将股权卖给你呢?”杨琨嘴角一撇。

“那就用抢的!不管用什么手段,我这次去,就必须要将股份转让书拿到手。”夏璇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杨琨耸了耸肩,加快了车速:“好吧,这个忙我可以帮。不过……喝酒很难受的,你不打算补偿我一些什么?”

“你怎么这样啊?股权都还没拿到手呢,你就想要好处了?”夏璇狠狠的瞪了杨琨一眼,愈发的觉得这家伙很不靠谱。

“嘿嘿,我这不是给自己留后路么?反正这份股权我是一定能帮你弄来的,万一到时候你什么好处都不给我,那我岂不是很亏?”

杨琨的确有这个自信,喝酒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对方要是不想给,杨琨哪怕是喝翻天了,他们也不会交出股权。那到时候就更好办了,简单粗暴,他直接去偷抢好了,这一份股权,他也是势在必得。

“你确定你有把握?”夏璇用着怀疑的目光看着杨琨。

“如果拿不到那份股权,随便你处置,怎么样?”杨琨咧嘴笑了笑,心头也不知道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那你想要什么好处?”

“好处啊?我想想啊……”杨琨一副思索的模样,随后道:“还是先欠着吧,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好处。”

“可以,如果你能帮我拿到那份股权,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夏璇冷冷的道。

杨琨身体一震,眼珠子都直了:“什么都可以?”

见到这混蛋居然死死的瞪着自己的大腿看,夏璇顿时气得一脸通红,她狠狠的剐了杨琨一眼:“除了那个……其余什么都可以。”

“那个?哪个?”杨琨嘴角撇了撇。

“反正……反正就是不能太过分!你要提出过分的要求,我是不会答应的!”夏璇冷冷的道。

“你思想好污啊,谁会对你有过分的要求?”杨琨翻了个白眼。

“你……”夏璇气得直咬牙,要不是因为这家伙还在开车,她保证一脚踹死这无耻的混蛋。

上了高速之后,杨琨提高了车速,两个小时之后,车子开入了江阳市。

在夏璇的指引下,杨琨将车子停在了江阳市国际大饭店门口。

车子一停,立马有个穿着西装的门侍走了上来。

“先生,需要帮忙停车么?”

杨琨点了点头,从车内走了出来,车钥匙也留在了车里。

夏璇也跟着下车,两人并肩朝着饭店大厅内走去,而那位门侍,则开着他们的车去地下停车场了。

“杨琨,之前我在车上说的,你都记住了么?”夏璇瞪了杨琨一眼,开口问道。

杨琨点了点头:“都记住了,大小姐!”

“最好是这样,如果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你就给我等着吧!”

杨琨耸了耸肩,这个女人认真起来的时候,果然是很凶啊。

“两位,请问是需要住宿还是吃饭?”一进入大厅,便有服务员领着两人前往前台。

夏璇道:“我们是姜总的朋友,是她让我们来这里的。”

前台的服务员微微一笑:“原来是姜总的朋友,请跟我来吧。”

这个服务员快速从前台走了出来,然后带着两人前往电梯的方向。

乘坐电梯来到了十六楼,然后这个服务员又带着两人进入了一个大包房内。

这是一个饭厅包房,桌子是洁白的圆桌,天花板上的吊灯极为亮眼,地上还铺着红毯,整个包房给杨琨的感觉只有三个字,高大上。

“两位请坐吧,姜总现在还在公司开会,估计二位要等一会了。”

杨琨摸出手机看了看,嘴角撇了撇:“现在才四点钟,你们姜总该不会要让我们等到晚饭时间吧?”

服务员尴尬的笑了笑:“这我就不知道了,姜总什么时候来,我也不清楚。”

“这样啊,那行,我们舟车劳顿,肚子有些饿了,你给我们上点菜吧,比如海参鲍鱼什么的……”杨琨咧嘴微微一笑。

“杨琨!”夏璇伸出手在杨琨腰上掐了一把,疼的杨琨脸都红了。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姜总已经点好了今晚要吃的菜,如果您要加菜的话,费用您得自己来出了。”服务员笑了笑,说这话的时候丝毫不拖泥带水,就像是猜到了杨琨会有这样的要求似的。

“没事,不用上菜了,给我们两杯水,我们等姜总来了安排。”夏璇开口说道。

“好的,两位请稍等。”服务员说完,走出了包房。

服务员一走,夏璇就狠狠的踩了杨琨一脚:“你干什么!这是人家的地盘,你能不能有点礼貌!”

“大小姐,你能不能有点脑子?”杨琨毫不客气,直接骂了回去。

“你什么意思?”夏璇蹙了蹙眉。

杨琨一屁股坐在了一根凳子上:“你没看出来么?我刚刚说要点菜的时候,那个服务员想都没想就让我自费。你想啊,如果那个姜总没有特别交代她,我直接点菜,她是不是该请示请示那位姜总呢?”

“你的意思是说……姜荟已经猜到了咱们要吃东西?”

杨琨摇了摇头:“不是猜到咱们要吃东西,而是她要让我们久等!”

“为……为什么?”

“你想啊,咱们等久一点,待会儿会不会饿?饿了,咱们会不会点菜?咱们只要一点菜,那费用都是自己出。他们不是不想请咱们吃饭,只是不想对咱们施以待客之礼,懂了么你?”杨琨没好气的看了夏璇一眼,就这脑子,还当什么总经理啊。

夏璇顿时沉默了,她之前就猜到了今晚的饭局会很困难,可让她没想到,这人还没见到,对方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眼前这个家伙,倒还蛮细心的……

“不好意思,刚刚踩了你一脚。”

“没关系,你让我踩回来就行了!”杨琨对着夏璇翻了个白眼。

“你……”夏璇每每都能被这家伙憋得说不出话来,这个混蛋,在自己面前怎么都这么无耻。

夏璇心头很不舒服,这家伙和自己妹妹一起的时候,就不停的嘘寒问暖,活脱脱一个暖男的形象,可到了自己这里,三两句话就能把自己气的吐血!

“好了,我心宽,不跟你计较!等吧,要我说啊,那位姜总恐怕一时半会是不会来的了,等过了饭点,咱们要是饿了,就点两盘酸菜吃吧……”杨琨叹了一口气,这个饭局,可是鸿门宴啊。

夏璇一脸疑惑的样子:“为什么要点酸菜?你要吃什么你自己点好了,大不了我请客!”

“别,你真要点一些山珍海味上来,你刚点好菜,那个姜总指不定就来了。”杨琨冷冷的笑了笑。

他之前的猜测还不只是全部,那个叫秦总的,很显然是打算让他们来请客,这顿饭,可不太好吃啊。

夏璇也不是蠢人,杨琨这话,她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心里也更加焦急了,这份股权,今晚到底能拿到手么?

 

仙医狂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仙医狂徒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仙医狂徒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