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沈桑榆傅宜)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豆豆全文

    来源:mp|小说:造害者|时间:2021-07-29 19:23:09|作者:豆豆

    《造害者》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言情虐恋小说,作者是豆豆,小说主角是沈桑榆傅宜,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昏黄沉重的傍晚,忽然开始下起雨来。如同千万根透明的针扎在陆地上,最后融为一体,悄无声息。  沈桑榆拿着病例单,揉了揉头,边走边看单子上的数据。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很烦躁,沈桑榆把病...

    造害者沈桑榆傅宜

    第一章

      昏黄沉重的傍晚,忽然开始下起雨来。如同千万根透明的针扎在陆地上,最后融为一体,悄无声息。

      沈桑榆拿着病例单,揉了揉头,边走边看单子上的数据。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很烦躁,沈桑榆把病例单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箱,抛出一个完美的曲线。

      头很痛,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气氛压抑的地方。身后的人开始吵嚷起来,眼前的人也一直往身后跑。

      沈桑榆感觉心里很闷,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人群的吵闹声想像要把她困住。她抬起腿,决定早点离开,就被人一把拉住胳膊。

      沈桑榆极其不耐烦地转过身,看见了身材高挑,气质非凡的男人。沈桑榆不喜欢别人拉着自己的手,极力想要挣脱,却无奈被禁锢得更紧。

      最后,沈桑榆被莫名其妙带回了警察局。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去,温度骤降,沈桑榆在审讯室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今天真是不太幸运,无缘无故被带来这儿。

      “沈桑榆,美术学院大三在读,十八岁……”年轻的警员准确无误地念出沈桑榆的信息,一一核对。

      “我休学了。”沈桑榆低着头,望着自己扣指甲的手指。

      “这上面还有你的学籍信息。”警员略表惊讶,A市的美术学院在全国首屈一指,多少人巴着望可以进这所院校。而且沈桑榆还年轻,休学这种事情实在不现实。

      “名存实亡,我们老师还指望我回去接着念书。”沈桑榆淡淡地说,终于肯抬起头,扭了扭酸痛的脖子,无意间看见离地面很远的一扇小铁窗。这间屋子靠近马路,还能听见外面传来的喇叭声。

      此时她真的很想唱一首铁窗泪,只有这歌才能体现出她的心情。

      “你为什么出现在现场。”警员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一丝警告的意味,这是在赤裸裸地怀疑她。

      “我自然是去看病啊。”沈桑榆初生牛犊不怕虎,与警员视线交汇。

      “看病?”警员轻笑了一声,满满的不相信,“你说你去看病,身上连病例单都没有。”

      旁边的女警员有些不耐烦,用手中的签字笔重重地扣了几下桌子,发出清脆的“笃笃”声。

      门忽然被推开,来人敲了敲门,笑了一下:“小桃,老陈找你,这里我来吧。”

      傅宜生代替了小桃的位置,坦然坐下,看旁边人手中的口录。

      差不多审了十分钟,沈桑榆就着局面僵持了很久,也没问出个什么来。

      傅宜生把黑色签字笔摘了笔头套在笔尾上。

      “你说去看病,能提供点东西证明吗?”傅宜生的话语还有那么咄咄逼人,相比小桃柔和得多。

      “病例单我扔了。”沈桑榆说,空气突然安静。

      “扔了?”傅宜生忽然抬起头,直勾勾盯着她。

      “扔在医院大楼出来的第四个垃圾箱。”沈桑榆老实作答,毕竟如果局面再这样下去,她今天就无法回家了。

      “精神科?”另一个警员不禁念出这几个字,皱着眉。

      面前的女孩固执己见,完全不像有精神病。

      “不是去精神科的都是精神病。”沈桑榆看出了警员的表情,猜出了他内心的想法。

      警员咳嗽了一声,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出门联系物证组。

      “没上学,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傅宜生问。

      “开了家花店。”沈桑榆说。

      “这么小的年纪,为什么不念书?”

      “这也是你们需要了解的?”

      “是。”

      沈桑榆深呼吸一口气,想了想怎么用良好不冒犯别人的话语来形容这个理由。

      为什么?

      不想念书就不想念书呗,有什么理由吗?

      沈桑榆正在苦苦思考这道难题的答案,警员就进来了。

      “物证组说在垃圾箱里找到了一张病例单,确实是沈桑榆小姐的名字。”

      傅宜生点点头,站起身。

      “沈小姐,你可以回去了。”

      沈桑榆去前台领了帆布包,一脚踏入黑暗里,和雨幕融为一体。

      傅宜生边走边问身后的警员:“那个小姑娘什么病啊,看着挺可怜的。”

      警员沉思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说。

      傅宜生没听见答案,也不在追究,又赶回了事发现场。

      几道黄色的警戒线将一块血色的水泥地围栏起来,远处的车灯灼灼刺眼。

      傅宜生望了望医院大楼,大概有十层左右。有目击证人称死者是楼顶坠下来的,但也没人看清是人为还是自杀。

      医院的监控记录显示,从始至终上过天台的只有死者一人,自杀的可能性占比很大。但没有确切证据,他们不能就这么轻易下结论。

      “老傅!”不远处的小程抱着文件夹跑过来,“你看看。”

      傅宜生接过小程手里的东西,翻开第一页。

      死者名叫向眠,二十二岁,然而她的身份让傅宜生微微诧异。

      很年轻的姑娘,是最近某个热播剧里面的女二。刚有了点人气,生命就这么草草结束了。

      据调查,向眠是因为剧组拍戏腿骨受伤被送来住院,住院部在六层到九层。

      伤筋动骨一百天,向眠住院连三天都没有,就敢一个人下床往天台跑,疑点非常大。

      这次向眠坠亡,因为面部俱损血肉模糊,没几个人看清楚她的长相,所以消息暂时还没有传出去。

      “说的目击证人呢?”

      “送回警局了,审着呢。”小程比划了一下,“是个女的,年纪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自称是向眠的经纪人。”

      “哭没哭?”

      “啊?”小程听到这个突如其来还莫名其妙的问题愣了会儿,“没哭。”

      “自己的摇钱树死了都不哭?”傅宜生皱眉。

      “人家二十多岁,哭的话多不体面啊。”

      小程想不通,这个新来的队长是个什么来头啊,关注点这么清奇,真的能查案吗?

      沈桑榆回到店面拿合同书,发现店里的鸢尾花全都蔫了。这批鸢尾是今天才进货来的,因为看病耽误的缘故,沈桑榆还特意洒了淡盐水。没想到这么快就败了。

      沈桑榆打算明天再把这些花处理掉,也没开灯,摸黑找到了桌子上的合同书出门。

      拉下卷帘门,兜里的手机响了,沈桑榆艰难的腾出一只手来摸手机。

      “桑桑,我明天下午没课,过来看看你好不好。”电话那头是沈桑榆一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跟她同级。

      “你好不容易休息一下,就不要来我这麻烦了。”沈桑榆利落地拔出钥匙,挂了电话。

      她走着走着,忽然想起什么,打开了手机微博,在搜索栏输入了向眠的名字。

      但她没有点进相关词条,又退回来主页。主页壁纸是一直可爱的猫咪,笑呵呵的。

      很麻烦,去医院没有得到好消息,还不小心撞见了人自杀。沈桑榆叹了口气,忽然发现前面昏黄修长的路灯下站了一个人。

      沈桑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常东隅。

      她皱着眉,趁他还没看见自己拔腿就跑。却不想踩到了一个空的易拉罐,引起明处吊儿郎当吸烟的人。

      “跑的挺快。”来人迈着长腿,嘲笑她摔的模样,还抢走了她手中的合同书:“哟,想买房子呐,这地方不错啊,我记下了。”

      “常东隅,你没有爸爸吗?”沈桑榆气急败坏,膝盖被擦伤了,正在汩汩冒出鲜血。

      常东隅有些被惹怒了,抬起手就要向沈桑榆扇去。沈桑榆用尽全力挡住了那只手,反过去甩了一个巴掌。

      “常东隅,我刚从派出所回来。”沈桑榆拿出手机亮了亮屏幕,“派出所离这儿不远,你要试试吗?”

      常东隅狠狠地踹了脚下的易拉罐,飞出去好远,有些不甘地离开。

      到底还是个未成年小孩儿,警察叔叔还是有点威力。

      沈桑榆艰难地站起身来,拍拍裙子上的灰,一瘸一拐地走着。

      手上的合同没能幸免灾难,被撕成了两半,还被重重地踩了几脚。沈桑榆把它们装进帆布袋,给负责人打电话。

      “您好,合同不小心被我弄脏了。您能把电子版的发给我,我重新打印一份吗?”

      那边答应了,马上给她发过来文档。

      腿上的伤并无大碍,只是飞起来一块皮。沈桑榆忍着痛把破皮撕掉,再用碘酒消了毒,贴了一张很丑的纱布。

      沈桑榆松了口气,打开电视,又把积灰的简便打印机搬了出来。

      “据知情人士爆料,新生小花演员向眠于今晚六点左右在城西医院坠楼自杀……”

      沈桑榆的手一顿。

      向眠自杀了,一个她最亲密的人就这么丧生于自己眼前。

      她忽然心乱如麻,喉咙间像是被锁住一样,不能呼吸,再努力去回想下午的场景。

      她只记得,她身后的人越涌越多,她头好痛,她什么也不知道。

      窒息感就要淹没她,她急忙去摸沙发上帆布袋里的药瓶。

      沈桑榆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背靠着沙发,连合同已经打印完成都不知道。她闭着眼睛,泪流满面。

      黑夜包裹着无助的沈桑榆,一点也不留情地就要将她吞噬。

    标签: 造害者 豆豆 沈桑榆傅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