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在线阅读完整版《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知秋)

来源:SPY|小说: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时间:2019-08-28 18:06:57|作者:知秋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知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这世上有一种人,一出生就是招小人的体质,就像赵晓雪;  明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豪门贵女,可是出生不久,就被人偷龙转凤,成了个孤苦的农家女,最后凄惨地死去。  重生回到命运的转折点,她手握学习宝器,最终成了一代神医;  在所有阴谋阳谋还没开始的时候,步步为营,前尘往事她要一一清算。  至于那个老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  “你为什么老是跟着我?”  “我病了,只有你能医!”某男一脸正经地说。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赵晓雪顾晨阳

赵晓雪顾晨阳小说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推荐章节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第4章 挨打

  还没等赵晓雪反应过来,王思汶已经跑出门去了,赵晓雪见她这幅样子,也只是不在意地笑笑,心里却升起了一阵暖意。

  虽然这些人来了也没什么用,以前沈秀兰把自己的时候也不是没人劝过,可是结果……

  但王思汶的这份好意她领了,还记得前世她千辛万苦地走出王家村,还去着意打听过她的下落,可是打听的结果却是王思汶早两年就过世了,而且死的时候还是挺凄惨的。

  如今既然自己有幸重活一次,除了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想帮王思汶一把,不为别的,只为她前世今生与自己的这份情谊。

  想到这里,她面上不由自主地绽出一抹笑意。

  只是还没等她脸上的笑意收敛,赵晓雪只觉得眼前闪过一个黑影,然后一只蒲扇大的巴掌落到自己的脸上。

  “小贱人,你很得意是不是?晓雨都成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真是头养不熟的白眼狼。”一脸怒气的沈秀兰抓住赵晓雪的头发,腾出一只手来,又重重地扇到赵晓雪另一边脸上。

  顿时,赵晓雪的脸就肿了起了,嘴角还有一丝腥味。

  “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沈秀兰打了赵晓雪两巴掌之后,又重重地把她推倒在地上,上脚用力踢在她身上,一边嘴里还怒吼着,“说,是不是?”

  事情来得太突然,没反应过来的赵晓雪生生地受了沈秀兰两巴掌和一脚,她不哭,也不闹,早在知道赵晓雨闹了一晚上闹肚子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这顿打是跑不了的,哪怕这件事跟她无关,沈秀兰也会算到她头上。

  只是要打她,哼!也要看自己愿不愿意让她打!

  不过见沈秀兰就像疯了一样,又要将她的大脚落在自己瘦弱的身子上时,她本能地抱着头往旁边一滚,手臂上的一条旧伤却是在尖石头上被划开,顿时鲜血直流。

  沈秀兰的一脚踢空,火气就更大了,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藤条来,就要朝赵晓雪身上抽来,“小贱人,涨能耐了,还敢给老娘躲,还不给老娘滚过来。”

  赵晓雪心里嗤笑,你当别人是傻瓜啊,凑上去给你打,自己早不是前世那个懦弱胆小的女孩了,会乖乖地任打任骂。

  想到这里,赵晓雪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绕着院子就跑,时不时还朝身后挥着藤条的沈秀兰扮个鬼脸。

  这几年,沈秀兰回乡后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牌,身上的肥肉一天比一天厚,哪里追得上天天干活的赵晓雪,又见她挑畔般地冲自己做鬼脸,心中的怒气更甚,停在原地气喘吁吁地骂:

  “你个死丫头,没人要的践蹄子,跟你那没脸没皮的亲娘一样,我当初怎么养了你这么个小娼妇……”

  赵晓雪耳尖的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想到王思汶临走时说的话,忙走到沈秀兰面前,还没开口,迎头就是一鞭子。

  赵晓雪的身子一僵却没有躲闪,只是咬着牙,声音里带着哭腔道:“妈,真不是我做的啊,晓雨……”

  还等她把话说完,又是一鞭子招呼到她身上,赵晓雪避开头脸,脚下也微微往后移了一步,任由藤条抽破身上的衣服露出一大堆旧伤新痕,却不能伤及筋骨。

  “住手!”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声音在院里响起,另外有一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握住沈秀兰挥舞着藤条的手。

  一边的王思汶和陈院长立即跑上来,扶起半倒在地上的赵晓雪,“陈妈妈,好多,好多血啊。”王思汶看着自己染满鲜血的手,结巴着对陈院长说。

  村长看了一眼赵晓雪的情形,对陈院长二人说:“大妹子,先把晓雪这孩子送卫生所吧,都伤成这样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内伤。”

  陈院长刚要答应,那边的沈秀兰却不干了,她的手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死死握着,动弹不得,小伙子那双细长的丹凤眼里满是不赞成。

  “你小子是谁啊?”沈秀兰怪声怪气地道:“莫不是这死蹄子在外勾搭的野男人?”

  说着她又想朝赵晓雪扑去,“不要脸的小娼妇,这么小就开始勾搭野男人,还把男人弄到家里来,你想反了不成!”

  “赵婶,你口口声声骂晓雪是小娼妇,那你自己又是什么?”王思汶实在是忍不住了,也顾不得陈院长拉她的袖子,出声质问:“天底下哪有一个做母亲的会用这么难听的话来骂自己的女儿?”

  这句话算是彻底捅了马蜂窝了,沈秀兰正因为挣不开男人的钳制,心里窝着一大股火,现下听了王思汶的话,立即把枪头对准了她。

  “我说这儿有你什么事啊。”沈秀兰空着的手指差点点到王思汶鼻子上去,“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一个没人要的野种也敢到我跟前撒野,果然是什么人爱跟什么人在一起,你们两都一样,是别人不要的野种。”

  沈秀兰的手在王思汶的赵晓雪之间一划拉,却听得陈院长和村长媳妇齐声惊呼,“你说什么?”

  “说什么?什么也没说?”意识到自己失言的沈秀兰的眼睛闪了闪,立即反口,“老娘是说这死丫头根本不像是老娘生的。”

  “当然不像,因为本就不是。”躺在王思汶怀里的沈晓雪不知何时醒了,用虚弱却坚定的声音说道。

  这一句话不但炸晕了在场的人,也炸毛了沈秀兰,“死丫头,你说什么呢?”她很想冲上去撕碎赵晓雪的嘴,“你不是我生的还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别扯开话题,我问你,是不是你故意让我家晓雨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哼,你家晓雨,而我就是你口中的‘死丫头’、‘践蹄子’、‘小娼妇’,你这偏心也偏得太过了吧。”

  没等沈秀兰开口,赵晓雪扶着王思汶的胳膊又坐起来一点,直视着她道:“从小,赵晓雨吃肉,我连肉汤都分不到一点,从我懂事开始就要给一家子洗衣做饭,六七岁的时候就要跟着下地干农活,你家晓雨却是什么都不用干。”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第5章 县里下来的人

  “那是因为……”沈秀兰张口就要骂,却被赵晓雪眼中的冷意震了一下,一时没说出话来。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赵晓雨长得那么像你,我却一点也不像你,更没有一点像赵国华的。”

  赵晓雪盯死死地盯着沈秀兰的脸,幽幽地道:“直到那天,我去给你们拿体检报告,无意间发现你们两个都是B型血,那么你们是怎么生下A型血的我?”

  众人听了都愣了,随即脸上都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原来不是亲生的,难怪打骂起来那么顺手了,连小娼妇这种带有侮辱性的字眼都出来了。

  “不是的,你们不要听这死丫头胡说。”沈秀兰一看众人的表情,心知有点不妙,立即叫道:“什么A型B型的,你少给老娘拽这些有的没的,知道你念了几年书认识了几个字,少给老娘在这里臭显摆。”

  “村里人谁不知道,我是生下你之后才去城里干活的,你不是我和你爹的种,还能是谁的种?这么多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连自己的亲爹娘都不认了,我真是命苦啊,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心肝的小杂种……”

  边说沈秀兰连坐在地上撒起泼来。

  “这还不简单,现在立即去卫生所验个血就清楚了,要是还怕弄错就到县城的大医院去做个亲子鉴定……”赵晓雪淡淡地吐出了一句话让沈秀兰立即噤声。

  “死蹄子,你敢?”沈秀兰赤红着双眼就要扑过去,嘴里嚷嚷道:“我知道,你这么说就是想逃避你害晓雨的责任,是不是?”

  “害她?”赵晓雪强撑着一口气问:“昨天你的一日三餐是在哪里吃的?”

  “当然是在家里?”沈秀兰一时没转过弯来,脱口而出。

  “这几年家里的饭都是谁做的?”

  “你……”一个你字出口,沈秀兰立即顿住,怒道:“死丫头,你敢坑我。”

  赵晓雪没有理会沈秀兰的怒意,看向村长夫妇道:“村长伯伯,你给评评理,她自己也承认这几年家里的饭都是我做的,而她自己昨天也是在家里吃的饭,为什么她不一点事也没有?”

  “而昨天赵晓雨在外面玩了一天,谁知道她有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她一口咬定是我给赵晓雨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还不问青红皂地把我打成这样,这是一个亲妈能干得出来的事吗?”

  村长点点头,这次沈秀兰做的太过了,而且还正赶上县里派人下来视察,自己真是丢人丢尽了,因而和蔼地对赵晓雪说:“你什么也不用说,先跟你婶子她们到卫生所看伤,这里的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交代?村长,这是我的家事,你跟着掺和什么?”沈秀兰不客气地冷哼。

  “村长,我要告沈秀兰虐待殴打未成年人!”赵晓雪却不等她再多说什么已然不客气地蹦出了一句。

  “告我?你是死丫头找能耐了是不是?”沈秀兰暴怒,眼瞅着又要冲到赵晓雪面前去挠她的脸,谁知脚底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收势不住,扑倒在赵晓雪面前。

  沈秀兰也顾不得追究刚才是什么人绊她,一骨碌爬起来,对着赵晓雪就要踢去,陈院长一时不防,让怀里的赵晓雪又重重地挨了一下,感觉到赵晓雪身子一缩,又是疼又是怒,仰头对沈秀兰道:“你疯了啊,晓雪都被你打成这样了,还要踢她,就不怕把人打死?”

  “那也是我家的事。”沈秀兰一脸不屑地说:“这种连亲妈都要告的不孝女死了也活该!”

  “活该吗?”一道好听的男声突然响起,“先不说杀人是要偿命的,哪怕是亲妈也不能便杀自己的孩子,何况是不是亲妈还两说呢?”

  随后男子又对陈院长说:“麻烦这位婶子先把这姑娘送卫生所,也叫他们帮着验一下伤,顺便再验一下血型,确认一下她和那位大婶之间的母女没系……”

  他话还没说完,那边沈秀兰就跳了起来,“我说你这人是不是管得太宽了,我们家跟你素不相识,我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着你来指手画脚了。”

  她的话才一说完,就听村长喝道:“够了,沈秀兰,你就消停一点,这上县城来村里视察工作的同志,你说他能不能管这事?”

  一听这话,沈秀兰立即哑了,她就算再怎么大字不识一个,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因而只得讪笑地摸底了摸底鼻子,“这位同志,真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

  男子轻哼了一声,目送着赵晓雪被陈院长和王思汶几人半扶半抱地走了,才转身对村长说,“刚刚的事情我也算是从头看到尾,我觉得这姑娘要是真不是这位大婶的亲生女儿,不如把她从家里分出来吧,不然……”

  他的目光凛然地扫了沈秀兰一眼,“那姑娘什么时候被人打死了也不知道,村长总不希望你的村子里出现这样的人命官司吧?”

  “当然,当然。”村长狠狠地瞪了沈秀兰一眼,他早看这沈委兰不顺眼了,以前没进城之前,她还安份一点,最多在家里跟自家男人婆婆吵,可自打从城里回来之后,在什么面前都摆出一副鼻孔朝天的样子,好像她有多高贵一样。

  再看看赵晓雪那一身血肉模糊的样子,他看着都觉得疼,真不知道这沈秀兰是怎么下得去手的,就算不是自己的孩子,可养了十好几年,没有情份也养出情份来了,可这女人……

  罢罢罢,为了村里的安宁,他还是作主把赵晓雪分出来吧,反正那孩子也快满十八周岁了,就要成年了。

  因为这于桥村不过是商河镇下的一个小村子,连同沧县也不过是个小地方,而且有村长和那个县城下来视察工作的男子插手,这些事很快便决定下来了。

  直到赵国华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事情已经成了定论,因为赵晓雪还有几个月才满十八岁,她目前有监护责任就由村委会负责。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第6章 分出来了

  其实赵晓雪这次受的伤不重,把破了的伤口清理一下,止了血就可以了。

  可是当村长媳妇等人看到赵晓雪身上已经结疤的大大小小伤口时,差点儿拿刀砍人,连见惯了世面的村医都红了眼眶,“这是跟孩子有多大的仇啊,不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就不当一回事了!”

  赵晓雪却忍着伤口的疼,扯着嘴角说:“孙大夫,不疼的。”

  “这傻孩子,怎么会不疼,婶子看着都疼。”村长媳妇含泪说:“这么多伤,以前怎么也不知道吱一声,但凡你来找你叔和婶子,总不会叫你吃那么多苦。”

  “晓雪,你放心,那个县上来的顾同志跟村长叔到你家去给你讨公道了。”一边的王思汶都不敢伸手去碰赵晓雪,生怕弄疼了她。

  赵晓雪听了心中一喜,面上却露出期期艾艾的神色,“真要谢谢村长叔了,可是,可是这样一来,我以后再回赵家……”

  村长媳妇听了这话,脸上也变得严肃起来,转头对王思汶说:“你照顾好晓雪,我去看看,不能再让晓雪回赵家了,她既然不是赵国华两口子的亲女儿,就干脆分出来另过。”

  村长媳妇也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交代完了就去找自家男人了。

  “晓雪,真好,你能分出来过了,只要分出来了,就再也不用被他们打了。”王思汶是真心替赵晓雪高兴,“只是以后的日子你一个人要怎么过?”

  “只要能分出来,日子再苦也比在赵家强,我有手有脚,还怕饿死自己不成。”她只担心沈秀兰不肯轻易放过自己。

  这沈秀兰肚子里可还有自己的小算盘呢,她怎么可能轻易地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其实赵晓雪担心的完全没有必要,就算是沈秀兰再怎么不愿意,上有那个县里来的男人镇着,下有村长压着,而且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这分家是分得很痛快。

  不到两天的功夫赵晓雪就已经拿到了只属于自己的户口本,彼时她已经被安排到村里一间没人住的旧房子里暂时安身。

  歇了两天以后,赵晓雪就跟王思汶一起上山了。

  “晓雪,你挖完了吗?”王思汶背着竹篓,从林中的另一头钻出来,走得很是吃力,估计身上的背篓不轻。

  “马上就好。”赵晓雪加快了手上的速度,这几天山上的山货并不是很多,要不是村里人的接济,她早就断粮了,所以她也要想想其他的赚钱法子。

  “晓雪,成绩明天就出来了,你去学校看吗?”

  “当然。”赵晓雪眼中闪过一丝暗芒,前世沈秀兰就是拘着自己不让去看,让她生生错过了上学的机会,后来她还听说学校特地来家里找过她,当时沈秀兰也不知怎么跟人家说的,后来就没人再来找过她,然后她就被卖了。

  但这辈子自己已经分出来了,沈秀兰休想再出什么幺蛾子!

  这天晚上,赵晓雪依旧进空间看书,系统并没有规定多长时间看完那些书,不过这个她的第一任务,只有完成了一个,才能进行下一个。

  这些书,若是按着平常的速度来看的话,可能几十年都是看不完,但是赵晓雪却有系统这样的逆天的存在,一天顶十天,那么一年不是顶了十年。

  虽说她的记忆力也一般,时间却比别人多了十倍,所以现在学习起来也不算怎么难。

  又是看了整整一夜的书,可是第二天一早,她还是早早的出门了,路上的学生也是很多的,大概都是到学校去看分数的吧!

  那时候村里还没有初中,赵晓雪他们这些初中生都是到商河镇读书的,这会儿一大群人一起去镇上倒也挺壮观的。

  只是赵晓雪两人还没走多远,就有一个小姑娘来喊王思汶,“晓雪姐姐,思汶姐姐,快回去,有,有几个学校领导去晓雪姐姐家里找她!”

  王思汶皱着眉头看着小姑娘问道:“小夏,你别急,说清楚一点,是谁来找晓雪,到哪里去找她了?”她们一路过来,根本没有碰到什么人。

  赵晓雪却是心里一动,问道:“小夏,那些人是不是到赵家去找我了?”

  “是,是啊。”小夏喘着粗气回答。

  “晓雪,怎么回事?”王思汶还是不太明白,赵晓雪却已经让小夏去请村长到赵家,自己也转身往赵家去了,如果她没料错的话,这些人就是前世来找自己的却被沈秀兰拦回去的,这一世自己怎么也不会让她得逞。

  “思汶,不好意思,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学校了。”她转头对王思汶说:“那些人应该还不知道我已经不住在赵家了,我得去看看是什么事?”

  “那我陪你去吧。”王思汶对赵晓雪要独自回赵家表示了极大的担忧,义无反顾地说。

  “可是你的成绩……”这话刚一出口,赵晓雪就想起王思汶平时的成绩只比自己差一点点,说不定她也是那些人要找的人,当下没有再说下去,直接点头拉着她往赵家走。

  赵家的大门如果有可能,赵晓雪是一辈子都不想进来了,她和王思汶一踏进赵家的院子,就听见沈秀兰客气地说:“真是谢谢周主任对我家大丫头的赏识,可是我家大丫头不准备再念书了……”

  “诶,赵晓雪同学的妈妈,你家赵晓雪同学这次可是考了全县第一,这种读书的好苗子就这么放弃学业太可惜了,你是不是担心学费问题啊,这个我们都好商量,麻烦你把赵晓雪同学找来,我们当面问问她的意见。”屋内立即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周主任,我敬你是县里学校的主任,可是孩子读不读书还是我们当爸妈说了算吧。”沈秀兰的语气明显不客气起来,“晓雪已经被她表姐带到广城去打工了,你们就不用再费这个心思了,请回吧,我还有很多事要做。”

  随着声音,沈秀兰当先走了出来,一看到院里站着的赵晓雪不竟一愣,随即又立起眼睛喝骂道:“小贱蹄子,你不是能耐了吗?现在大白天的闯到我家来算是怎么回事?”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第7章 我是赵晓雪

  赵晓雪根本没理会沈秀兰,直接朝她身后道:“周主任是吧,我就是赵晓雪。”赵晓雪很大方的自我介绍道:“由于某些原因现在我跟赵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你们如果不嫌弃就跟我到我家里去坐坐。”

  “傻丫头还不快滚出去,再动不动往我家闯,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沈秀兰操起一旁的扃担就要往赵晓雪身上打去。

  那周主任看了也有些傻眼,正想阻止,就听院门口传来村长的声音,“沈秀兰,你又在闹什么?”

  “村长叔,您来了啊。”王思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即招呼道。

  “原来是村长啊,你好,你好,你们村今年可不得了,出了个中考状元呢。”周主任一听是村长,忙上前与之握手,一边以眼神询问这院子里的事情。

  村长瞪了沈秀兰一眼,才热情地道:“几位是县里学校的领导,就请到家里坐吧,晓雪和思汶你俩一起来。”

  赵晓雪冷冷地看了沈秀兰一眼,目光中满含讥讽,拉着王思汶就跟在周主任他们身后走了。

  “村长,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一进村长办公室,周主任急切地问,眼光也在赵晓雪身上转了一圈,“她真的是赵晓雪吗?”

  听了这话,村长有些不乐意了,声音也有些冷了,“周主任,您这是什么意思,我身为一村之长,还会拿这个来哄骗你不成,她不是赵晓雪,那谁才是赵晓雪?”

  “村长您别生气,我们周主任也是被刚才那位婶子弄迷糊了。”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立即出来打圆场,“据我们了解那确实是赵晓雪的家,可是那婶子却说她们家赵晓雪已经跟她表姐到广城去打工了,而后来又冒出这个小姑娘,所以……”

  村长点点头,“可以理解,赵晓雪前段时间就从赵家分出来了,现在她跟那个赵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了,所以你们找她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就好了,正好现在她本人也在。”

  村长没有说得很清楚,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周主任一行人听了连连点头,他们没兴趣知道这里头的事情,既然赵晓雪读书的事村委会就可以决定,他就再次说明了来意。

  原来他们是县实验中学的,如果赵晓雪去他们学校就读高中的话,三年学费全免,食宿全免,每个月的月考成绩好的话,还有一定的奖学金。

  村长听了直咂舌,村里哪个孩子读书不是花钱的,只有赵晓雪从小到大几乎都是自己赚的学费,现在更有学校不收学费让她读书。

  “晓雪,你看咋样?”村长震惊过后问赵晓雪。

  赵晓雪也没想到条件会这么优厚,反正她现在也没有什么牵挂,就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好好好,赵晓雪同学,欢迎你成为我们学校的一份子。”周主任站起来拍了拍赵晓雪的肩膀,随即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道:“这里面是学校奖励你这次考出好成绩的奖金两千块,以后可别让学校失望哟。”

  “谢谢周主任,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赵晓雪当场表了态。

  一旁的王思汶已经看得目瞪口呆,她第一次知道考试成绩好竟能一下子拿那么多奖金,但她心里没有一点妒忌,因为晓雪的成绩一直比自己好。

  “恭喜你,晓雪!”王思汶一脸真诚地说。

  “谢谢,思汶,我陪你去看你的分数吧!”想起王思汶的成绩到现在还没有知道,赵晓雪就这么说。

  “好啊!”王思汶一脸笑意地应着,她真的不觉得有什么的,晓雪成绩比自己好,能有这么好的待遇也是正常的,没什么好妒忌的。

  可是她这么想,不代表所有人都那么想,最典型的就是看了成绩回来的赵晓雨。

  “凭什么,那贱人凭什么能让学校免掉她的学费!”赵晓雨一回家就在自家院子里一通乱砸。

  “我的小祖宗,这些可是都要卖钱买的,摔坏了的话,多可惜。”沈秀兰一脸心疼地拾起地上的葡萄,问道:“你说什么?什么读书不要钱?你读书不要钱?”

  赵晓雨听了这话更气了,伸手又拽了一串葡萄就要扔,被眼明手快的沈秀兰一把拉住,口气也严厉了许多,“不许再糟蹋东西了,你还想不想念高中了?除非你念书不用钱。”

  赵晓雨悻悻地收回手,怒道:“就是赵晓雪那个贱人,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这次中考居然考了个全县第一!”

  对于这个,沈秀兰比她早一步知道了,也不意外,随手整理被赵晓雨破坏的葡萄藤,不在意地道:“那又怎么样,那小蹄子就是考得再好,没钱还是上不了学,你气什么?”

  “妈,你不懂,现在很多学校对考得好的学生很照顾的,不但可以免学费,说不定还会给奖金请他去他们学校读书。”赵晓雨气鼓鼓地坐在房檐下。

  “啥?还有这种天上掉大饼的好事?学校花钱请学生去读书?”沈秀兰不相信地道,猛然间她想到白天来家里的几个自称是学校领导的男人,“怪不得……”

  赵晓雨见沈秀兰的神情有异,立即追问道:“怪不得什么?”

  沈秀兰本不想说出来剌激女儿,可禁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就把白天的事说了一遍,赵晓雨听完后原本就怒气冲冲的脸扭曲地怕人,“贱人,这么大的福气她倒也敢受,也不怕折了她的寿!妈,你有没有问对方是什么学校,开出了什么条件?”

  “好像是个实验什么的,”沈秀兰努力回想着,“妈当时一听他们找那小蹄子就火了,也没细细地问。”

  “你怎么那么冲动,……”说没说完,就听院外响起说话声,“请问赵晓雪同学在家吗?”

  院里的母女俩对视了一眼,沈秀兰刚想要说话,赵晓雨率先走到门边,看着外面的几个男人问道:“你们是谁啊?”

  “你就是赵晓雪同学吧?”其中一个戴金丝眼镜的男人热情地道:“我是县二中的教导主任,赵同学这次可为我们县里增光了。”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第8章 不让她好过

  赵晓雨眼神微闪了一下,眼上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哪里,老师夸奖了,我也是尽了自己的本份,老师们请里边坐吧。”

  说着边给一边的沈秀兰使眼色,沈秀兰笑呵呵地上来,跟几位老师客气了几句,招呼他们坐下之后,才客气地问:“几位老师来找我们家晓雨,雪有什么事吗?”

  许是这几位太激动了,竟没有注意到沈秀兰话里的不对,笑呵呵地说:“你是赵同学的妈妈吧,感谢你为我们县培养出这么一颗好苗子,我代表二中诚心邀请你的女儿赵晓雪同学到我校上学。”

  “那学费什么的怎么说?”赵晓雨瞪了沈秀兰一眼抢先问。

  几位二中的老师倒底也不是傻的,隐隐觉察出里面好像有哪里不对来,却一时又说不出来,教导主任微闪了一下眼光,不动声色地说:“这些当然都好商量,只是我们学校办校不久,师资力量和硬件设施都不及一中和实验中学的好,赵同学会不会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沈秀兰连忙接话,“只要免了我女儿的学费,再给点儿奖金,你们学校怎么样都行。”

  这下所有的二中老师都觉出不对劲来了,他们也不是找过赵晓雪一个优等生,以前对方不论学生和家长对学校都是很挑的,哪里会像这母女俩一样,只要免学费就万事大吉了。

  二中的几位老师听了这话,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那位自称教导主任的男人笑着夸讲了赵晓雨几句,可是实质性的承诺却一点也没作出,只说还要回去跟校长商量一下就告辞出来了。

  之后,直到暑假快结束了,赵晓雨也没等到二中的人来找她,甚至她又去学校问了一下,连一张录取通知单都没有。

  “明明我是考得上二中的啊?”赵晓雨这样问她的班主任,没想到那位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却一脸鄙夷地看着她,“那就要问问你自己干过什么好事了,人家二中的通知书本来已经送到学校,可在我们发下去之前又撤回去了。”

  “为什么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老太太也被赵晓雨气得不轻,自己这是退休前的最后一批学生了,没想到出了赵晓雨这种人,那时二中的人来拿回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因而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赵晓雨问了半天,才从一个在二中上学的学长那里隐约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回到家里就发了一顿脾气。

  “乖女儿,倒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沈秀兰一边跟在赵晓雨后边急切地问,“你不是说进二中是板上钉钉的事吗?”

  赵晓雨突地转身,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咬牙切齿地道:“赵晓雪,你这个贱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什么?又跟那贱人有关!”沈秀兰听了也惊了一下,随后目露凶光地问:“那小蹄子又做了什么阴损事了?说出来,妈给你做主?”

  赵晓雨抽抽嗒嗒地把打听来的事跟沈秀兰说了,末了还道:“妈,怎么办,现在这事都在县里传遍了,我肯定不能在县里上高中了,我要上学,我要上学,你答应过让我上高中的!”

  “好好好,乖啊,咱们晓雨哪能上不了高中,县里上不了咱就到邻市去上。”沈秀兰哄着女儿道:“那贱人不是不让你好过吗,妈就让她上不了高中!”

  赵晓雨听了这话,眼睛一亮道:“妈,你有什么办法?现在实验中学的人都找上她了,那贱人怎么可能上不了高中?”

  沈秀兰听到这里却笑了,笑容中透出森森的冷意,连赵晓雨看了都不免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妈……”

  “你去找那践蹄子,跟她这么说。”沈秀兰凑到赵晓雨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赵晓雨听了跳起来道:“叫我给那白眼狼赔笑讨好,门都没有。”

  沈秀兰拉着要走的赵晓雨,好言道:“就委屈这么一次,难道你想看着那小贱人就这么风风光光去读高中,而你却只能偷偷到邻市去读书?妈敢保证,只要她不在了,那些谣言很快就会散了,到时你就是咱村为数不多的几个高中生之一,所有的风光都是你的。”

  “真的会这样?”赵晓雨有点不敢相信道:“这事你真的有把握会成?”

  “当然,妈本来就跟王家村的王铁匠说好了,把那贱蹄子给他当婆娘,得来的钱存着以后给你当嫁妆。”沈秀兰恨恨地说:“没想到那贱人居然借着村长的势躲了出去,现在既然她不让你好过,妈就索性让她一辈子呆在山坳坳里自生自灭。”

  “那好,我去。”赵晓雨想到等着赵晓雪的悲惨生活,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洗了把脸,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转身往赵晓雪住的地方去了。

  此时的赵晓雪正在收拾行李,前段时间她一直和王思汶一起到山上采山货拿到镇上去卖,王思汶已经定了去镇一中上学,照她的说法是可以帮陈院长多看顾一下那些小孩子。

  赵晓雪也不多说什么,只从奖金里分出一半,强行塞给王思汶,也算是她对陈院长时时照顾她的回报。

  与此同时,她也一直防备着沈秀兰作妖,她算是看出来了,沈秀兰那女人的心理就是扭曲的,不然也不会把别人家的孩子偷出来,给她当牛做马的使唤。

  正想着,就听赵晓雨的嚣张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赵晓雪,你给我滚出来。”

  赵晓雪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眉头,对于赵晓雨的事她也都听说了,还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冒名读书这种事都敢做,她当别人都是傻的吗?

  她并不想理会赵晓雨,继续不紧不慢地收拾着,想着以赵晓雨现在的名声,喊一会儿没人应,自然也走了。

  可是显然她低估了赵晓雨的脸皮,赵晓雨不但没走,还把门拍得啪啪作响,嘴里不干不净地道:“赵晓雪,大白天的锁着门干什么,难不成你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倾城国医帝少的心尖宠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