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前妻太撩人)在线阅读完整版《前妻太撩人》(张小灶)

来源:SPY|小说:前妻太撩人|时间:2019-08-28 17:43:06|作者:张小灶

《前妻太撩人》张小灶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四年前她被利用之后狠心抛弃,四年后,她携萌宝华丽归来,讽渣男,斗小三,却无意中发现惊天秘密。最后,从未低头的他无比悔恨: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她:你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见!

前妻太撩人顾天骏安然

顾天骏安然小说前妻太撩人推荐章节

前妻太撩人第四章:让那个女人消失

  “梦芷,你知道我舍不得你的!”周汉卿抬起眼睛,眉头快要皱成了山丘。

  “那你就闭嘴,好好当我的表哥!当顾氏公司的经理,当别墅里的管家!然后享受你的荣华富贵!”周梦芷盯着周汉卿,冷冷的说道。

  周汉卿看了看周梦芷那张绝情的脸,慢慢的低下了头:四年了,自从周梦芷嫁给顾天骏,已经过了四年了,这四年来,他天天看着周梦芷和顾天骏如胶似漆,举案齐眉,他的心就像撕裂了一般的疼。

  虽然他能趁着顾天骏出差的时候和周梦芷温存一下,但是,那一点点的温暖,根本不足以抵挡着四年来带给他的痛苦!

  他顾天骏算什么东西?顾天骏和梦芷在大学的时候才认识,可是他,从自从有了记忆以后,就开始守护梦芷了!他看着周梦芷上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他一直追随着她的脚步,陪在她的身边,保护着她,爱护着她!

  可顾天骏呢?他除了有钱有权长得帅了一点,他还有什么?顾天骏凭什么让梦芷受了那么多的苦!

  “汉卿,不要让我为难好不好?”周梦芷看到周汉卿那失落的神色,语气缓和了很多,她用双手捧起周汉卿的脸,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汉卿,你答应过我的,要守护我一辈子的。无论我要什么,你都会给我的。”

  “是,我答应过你,所以,我一定会做到的。”周汉卿对周梦芷痛苦的点点头,这个他从小爱到大的女人,就算她让自己去死,他也是愿意的。

  所以,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又有什么呢?至少,他还可以天天看着她!

  想到这里,周汉卿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勉强的对周梦芷笑笑:“梦芷,刚才是我情绪太激动了。”

  “没关系的。”周梦芷对周汉卿轻轻的摇头,善解人意的说道,“我知道你是因为在乎我,才这么激动的。”

  周梦芷说完,伸出手摸摸周汉卿的头发,温柔的说道:“我的胃还是有一些疼,能把我送回别墅吗?”

  “嗯,我马上把你送回别墅里好好休息!”周汉卿连忙点头,从后座走下车,坐上了驾驶座上。

  周梦芷坐在后座上,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她满意的看着周汉卿紧张的转动方向盘,急急忙忙的要送自己回别墅。

  这样挺好,有一个男人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卖命,还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并且有钱有权的男人养着自己,她周梦芷还有什么好奢求的呢?

  想到顾天骏对自己的的温柔体贴与呵护,周梦芷的心中一阵的满足。

  然而,就在这时,周梦芷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个在洗手间,让顾天骏失神的女人。

  虽然现在周梦芷都想不起那个女人的样子了,但是刚才顾天骏失神的情形,却让周梦芷刻骨铭心。

  周梦芷咬咬牙,她觉得任何事情都必须防患于未然,那个女人既然引起了顾天骏的注意,那么,为了不让自己的地位有丝毫的动摇,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那个女人没有机会出现在顾天骏的面前。

  周梦芷眯眯眼睛,然后抬起头,对正在专心开车的周汉卿说道:“汉卿,你还记得刚刚,我们在洗手间遇到的那个女人吗?”

  “哪个女人?”周汉卿皱皱眉头,他从来不注意看别的女人,因为他的眼里只有周梦芷。

  “就是在我胃疼的时候,还要闯进来的女人。”

  周梦芷这么说,周汉卿倒是有一点印象了:“记起一点来了,怎么了?”

  “帮我处理一下吧,既然天骏对她有些另眼相看,那我希望她永远不要出现在天骏的面前。”

  此刻周梦芷那柔美的脸上,出现了一股与她气质不符的阴狠:一般试图靠近顾天骏的女人,她都不动声色的解决了,这个引起顾天骏的女人,当然也不例外。

  “梦芷,你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周汉卿透过后视镜看着周梦芷美丽的脸,黯然的想到到:梦芷,顾天骏在你的心目中就那么重要吗?

  “汉卿,你刚才还对我说过,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答应的。”周梦芷一看周汉卿有些不太愿意的态度,立刻压着火,装作很难过的样子,“难道你说的都是骗我的吗?”

  听到周梦芷如此失望的声音,周汉卿立刻着急了:“梦芷,我怎么会骗你呢?你知道的,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

  “那就请你再帮我一次好吗?帮我把那个女人赶出H城!”周梦芷继续对周汉卿说道。

  周汉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点点头,说:“好的,等把你送到庄园,我马上就去办。”

  “那你先给我说说你的计划。”周梦芷不放心,要求周汉卿所以说一下具体计划。

  周汉卿抿抿嘴唇,无奈的说:“我会像以前一样,调查那个女人所在的公司,通知一下那个女人的上司,说是顾天骏的意思。让那个女人离开。”

  听到周汉卿这么说,周梦芷终于放心的点点头,她欣慰的看着周汉卿说道:“谢谢你,阿卿。”

  周汉卿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声轻轻的叹息声回答了周梦芷。

  林氏公司的宴会上……

  顾天骏打发了一群想要和他套近乎的老板之后,便自己一个人独自的坐在角落里,静静的喝酒。

  他的目光游离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心中还是担心周梦芷的身体状况。

  与此同时,在洗手间和安染相遇的情景,还是久久的萦绕在顾天骏的脑海中。

  四年了,已经过去四年了。

  在那个雨夜,他在暴怒和酒精的刺激下,伤害了安然。而从那天起,安然也消失了。

  对于和安然的婚姻,顾天骏刚开始的心态全部都是两个字——利用。

  但是,渐渐地,顾天骏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冰冷的对待安然,她总是用那么明媚的笑容看着自己,还带着一些让人忍不住怜爱的小心翼翼。

  当自己将离婚协议书放在她的面前时,顾天骏也忘不了安然那张悲伤绝望的脸。顾天骏也忘不了,当他回到别墅里,发现了已经签字了的离婚协议书还有那张支票时,心中涌出来的愧疚。

  而四年后的今天,安然已经变成了陌生人,对自己带着恨意的陌生人。

  那么,以后也当做成陌生人吧。当顾天骏下了这个决定的时候,心中有着微微的失落,他不知道是因为是自己对安染的怀念,还是对她的愧疚。

  “喂,三哥,想什么呢!”林敬泽——林氏集团的总经理,他穿着一身骚包的粉色休闲西装,手里端着一杯浅蓝色的鸡尾酒走到了顾天骏。

  

前妻太撩人第五章:搭讪

  林敬泽就是这个生日宴会的主人,今天是他二十六岁的生日,商界上的大人物都来了。

  在林敬泽的身后,分别跟着顾天骏的好兄弟,大哥厉则天,二哥迟景逸,顾天骏排行第三,林敬泽最小,是最近两年才来H城发展,然后结交了这三个哥哥。

  厉则天的父辈都是军人,自己也在军队担任不小的官职。迟景逸的家族世代都是医生,H城大部分的医院都是他家的。

  顾天骏是管理房地产这一块儿的,林敬泽则是管理珠宝这一方面,他自己也是一个珠宝设计师,当然,四个人当中也属他性子最闹。

  林敬泽和顾天骏勾肩搭背,坏笑着问道:“怎么?三嫂刚走没几分钟,就想的不行了?”

  顾天骏用冷眸看了林敬泽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嫌弃的将林敬泽的胳膊甩到了一边。

  “哎呦呦,嫂子走了,三哥连笑脸都没有了,果然是我这个做弟弟的没地位!”林敬泽捂着胸口,一副“我好难过”的样子。

  厉则天站在一边,就静静的看着林敬泽耍宝,并没有理会他。

  倒是迟景逸,他喝了一口香槟,向顾天骏问道:“天骏,梦芷的病情上个星期我刚刚看过,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身体太虚弱,好好调养就是,今天是不是累到了?要不要我再去一趟!”

  “不用了,二哥。”顾天骏对迟景逸微微一笑,说道,“梦芷是因为太累的缘故,回家好好调养就行了。”

  “嗯。”迟景逸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周梦芷的身体状况迟景逸是知道的了,除了身体天生的虚弱意外,她的身体还有另外一些不能言说的病症,好像是因为多次流产造成后天身体虚弱,再加上忧思过渡才会这样的。

  但是这些话些话他不能明说,也只能偶尔暗示一下天骏好好的注意一下了。

  这个周梦芷,和天骏大学就在一起了,又等了天骏好几年,期间听天骏说,她受了很多苦,以至于身体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只可惜,以她的身体素质,很难再有孩子了。

  这时,林敬泽突然捅捅迟景逸的胳膊,小声的说道:“大哥二哥,我看到了一个美女,你们看那个女人怎么样?”林敬泽用下巴示意他们三个人看看去。

  在林敬泽的提示下,三个男人目光游离,然后定格在一个穿着礼服的身影上,同时愣住了。

  林敬泽看到这个三个人的反应,得意的说道:“怎么样,不错吧?”

  厉则天和迟景逸立刻对视了一眼:安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在四年前和天骏签完离婚协议书之后,就不告而别了吗?

  林敬泽是在顾天骏和安染离婚以后,才认识并且成为好朋友的,所以他并不认识安然但是厉则天和迟景逸认识。

  现在,敬泽好像要上前和安然搭讪,可是,天骏怎么想?

  想到这里,厉则天和迟景逸很明显的看到,顾天骏的脸色僵了一下。

  迟景逸想了一下,便伸手拍了拍林敬泽的肩膀,欲言又止。

  可是林敬泽还是像没事儿人似的,转头就对顾天骏认真的说道:“三哥,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进军服装产业吗?那个美女旁边站着的好像是苏氏集团的一个副总,跟着苏老头子和我老爹还有我见过面,我们去会会他!”

  “副总?苏氏集团的总经理,也就是董事长的儿子没来吗?”顾天骏皱皱眉,林氏集团邀请他们也算给了一些脸面,怎么就派了一个副总就过来了?

  “苏老头子给我们家老头子打完电话了,说他身体不适,那个新上任的总经理好像还有事情,也亲自打电话过来说明歉意了,所以也没什么。”林敬泽耸耸肩,说道,“那个老头子的儿子好像叫什么苏清扬,我本来是不认识他的,但是我妹妹晓晓啊,天天就在我面前念道她!”

  林敬泽说道这里,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苏清扬那个小子有什么好的,竟然把我那个骄纵的妹妹迷得五迷三道的,一听说苏清扬回到H城了,吵着嚷着也要从国外回来,还说什么要去苏氏公司工作,我家老头子一听,就说女孩子哪有这么不矜持的,所以还是把她关在了家里。”

  “不过,我对苏清扬那个小子,算是有印象了。”林敬泽说了一那么大通,但是厉则天和迟景逸却完全没有听进去,因为他们还在想象,天骏和安然见面,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林敬泽说完,听到没有人回应他,就莫名其妙的转头。

  结果,林敬泽看到,不仅是二哥迟景逸,就连大哥厉则天,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感兴趣的那个女人!

  “不是吧,连大哥你这个已经娶妻生子的禁欲系军官,也对别的女人感兴趣了?”林敬泽看着三个神情怪异的哥哥,调侃道。

  厉则天连忙将目光收回,看了他一眼:“闭嘴!”

  “好好好,就大哥二哥三哥知道的多,那你们就在这里干看着把,我要去行动了!”

  林敬泽说完,也没顾那三个人已经僵掉的脸色,径直的向安染和胡副总走了过去。

  “林总好!”胡副总老远就看见了林敬泽向自己走过来,连忙一边上前迎接,一边热情的打招呼。

  安染原本就跟在胡副总的身边,自然也跟着胡副总迎了上去。

  “胡副总,好久不见啊!”林敬泽对胡副总微微一下,然后对安染绅士的点点头。

  “林少爷还记得我,真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啊!”胡副总连忙露出殷勤的笑容,和林敬泽说笑着。

  “怎么,你们苏总什么时候才忙完啊?我还想结交结交他那个朋友呢!”林敬泽笑笑,他原本打算拉着顾天骏,和苏氏公司来一场大合作的,结果苏氏公司的总经理,换成了苏老头子的那个儿子。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林敬泽打算先考察考察再说,虽然说听妹妹林晓晓说,这个苏清扬是服装设计和企业管理的双硕士学位。但是实际领导公司的能力怎么样,他还得观望一段时间,毕竟这次和三哥顾天骏联合的投资可是大手笔。

  “苏总经理要去英国领取一个服装设计的国际大奖,回来的时候,得知他的导师生病了,所以就把回国的时间推迟了一下。”胡副总认真的解释说,“我们苏总说,没能参加您的生日宴会,是他的遗憾。”

  “哎呀,不要这么客气,来日方长嘛,反正我们两家公司最近也要合作一些项目,不着急!”林敬泽和胡副总寒暄够了,就拍拍他的肩膀,眼睛转向了安染。

  林敬泽看着安染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问道:“这位小姐是……”

  

前妻太撩人第六章:失业

  “林总好,我是安染,是苏氏公司的服装设计师。”安染看着林敬泽微微一笑,得体的自我介绍到。

  “安染……”林敬泽重复着安染的名字,露出富家公子那种特有的暧昧微笑。安染当然知道林敬泽笑容里的含义,不过她不回应也不拒绝,只是对他微微的笑着。

  “敬泽!”迟景逸很快的来到了林敬泽的身边,他看了安染一眼,然后对林敬泽说,“我有事和你说。”

  “有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现在说。”林敬泽看迟景逸,用眼神说了下半句话:为什么一定要在我勾搭美女的时候才说。

  而安染也同时看见了迟景逸:他不是顾天骏的好兄弟吗?怎么会和这个林敬泽在一起?

  不过安染转念一想,这生意场上,昨天还是陌生人,今天就是好兄弟的事情她见得多了,干嘛在意这个!只要他和顾天骏不找自己的麻烦,就万事大吉了。

  “既然林总经理有事,我也就不打扰了。”安染微微一笑,对林敬泽说道。

  “那好,我们下次再聊。”林敬泽有些依依不舍,目送着安染离开了。

  安染一走远,林敬泽马上发牢骚:“二哥,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情!”

  “其实,刚才那个女人……”迟景逸欲言又止,林敬泽追其他的女人也没有什么,但是安染毕竟和顾天骏有过一段婚姻,如果他们之间有了联系的话,那天骏应该很尴尬吧?

  “二哥!”

  就在迟景逸不知道该怎么把安染和顾天骏之间的关系讲出来的时候,顾天骏和厉则天也来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边。

  “天骏,那个……”

  “二哥,不用说了。”顾天骏知道迟景逸想说什么,但是,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再多说什么。

  “什么不用说了,难道还真有什么事情?”林敬泽皱皱好看的剑眉,问道。

  厉则天和紫迟景逸看到顾天骏不想提起的事情,也就闭上了嘴,不说话了。

  “二哥,刚才你很明显的想要要对我说什么,现在又缄口不言,到底是怎么了?”林敬泽看着迟景逸,自己也暗自思忖着。

  突然,林敬泽不可思议的看着迟景逸,喊道:“难道……,难道……”

  迟景逸和厉则天还有顾天骏也有些微微的吃惊,怎么,敬泽这个样子,是知道了安然和天骏之间的关系了?

  “难道什么?”迟景逸问。

  “难道你也喜欢上了刚才那个美女了?!”林敬泽不可思议的摇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迟景逸一听林敬泽这么说,顿时哭笑不得,他耸耸肩:“对,我就是喜欢上了那个美女!”

  如果这样能减少敬泽对安然的兴趣,也能减少天骏的尴尬,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那好吧,我只好忍痛割爱了!”林敬泽装作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迟景逸星星眼的说道,“二哥,据我多年流连在花丛中的经验,那个女人绝对是个极品,现在我让给你,你要懂得怜香惜玉啊!”

  “滚吧!”迟景逸白了林敬泽一眼,引得平时不苟言笑的厉则天,也微微的抿了一下嘴唇。

  “啊,我居然看到大哥笑了!真是百年一遇啊!”林敬泽还在耍宝,迟景逸和厉则天当然有些忍俊不禁。

  只有顾天骏,望着安染离开的地方,若有所思。

  ******

  一眼望不见尽头的长街,路两旁只有几盏忽明忽暗的路灯在闪烁,已经过了午夜,车辆来往很多,昏暗的光线让安然感觉烦躁,寒冷的北风吹得她那米白色的风衣猎猎作响,她紧了紧自己的衣领,加快了脚步向自己那小小的公寓里走去。

  空荡的长街,只剩下她那双红色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响。

  安染打开自己公寓的门,习惯性地按下开关,在一声清脆的“啪嗒”声之后,室内仍旧一片黑暗。她这才记起:因为欠费,房东已经停了这间房的电。

  噢,她又忘记交房租了!

  可是这一次,安染不能马上补交了,因为现在的她失业了。

  安染自嘲一笑,脱下古板的套装挂在墙上。

  “安染,你在实习期的表现不错,但是你的设计风格,并不适合我们服装公司以往的风格,不好意思,你没有被录用。”

  这句话,久久的回荡在安染的脑海中,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被苏氏公司的总部从S城调来H城是升迁,结果在宴会上见了顾天骏一面,她就失业了!

  安染将公文包里的设计稿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她冷眼看着昏暗灯光下的设计稿,那可是她花了好长的时间研究过苏氏公司的服装风格路线和市场趋势,然后用了将近一个月时间熬夜赶出来的设计方案,什么“不适合”,简直是屁话!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事情在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糟糕!安染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她和同事们没有什么矛盾,胡副总也对自己很满意。怎么突然间就被辞退了呢?

  现在,苏氏公司的苏总还在英国没有回来,安染没有机会见到他,更没有机会问清楚自己被辞退的真正原因。

  安染脱下衣服,走进了浴室里,开始认真的回忆自从那次和顾天骏以后,发生的事情。她被辞退,就是那天以后,不仅如此,自从被苏氏公司解雇以后,H城的任何一家服装公司她都投了简历,可是竟然没有一家服装设计公司公司录用自己!

  难道真的是顾天骏在背后操控着?

  可是,自己不是和他再也没有了瓜葛吗?安染咬咬牙,这个顾天骏,非要把她逼到走投无路才善罢甘休吗?她只是想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养活自己的儿子!并没有打扰到他顾天骏!

  安染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指甲嵌进掌心传来的麻痛感,拉回了她的神智:黑暗中打在她身体上的水根本是冰的!

  房东连热水都给她停了!

  安染立即关掉水,用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水珠,她三两下套上睡衣,想赶紧回到房间给自己倒一杯热水暖暖身子——账上的钱可能连安安这个月的生活费和学费都不够支付了,她可没有闲钱去看病。

  安染从倒了一杯昨天剩下的热水,轻轻的啜着,另一只手那起桌子上她的儿子——安安的照片,目光散发着慈爱的光芒。

  这时,安染的手机响了起来。

  

前妻太撩人第七章:好基友,一辈子

  安染拿起手机一看,是李思琪家里的电话号码。

  安染深吸了一口气,刚刚接通电话,儿子安安清脆的童声就传了过来:“妈妈!”

  “哎。”安染不自觉的扬起嘴角,“安安乖不乖啊?”

  “安安很乖啊!”四岁的安安拿着电话,漂亮的眼睛看着身边的李思琪,笑着说道,“不然,你可以问干妈的。”

  “好好好,我就知道我家安安最乖了!”安染笑笑,此刻真想亲一亲安安那可爱的脸颊。

  “妈妈,明天就是你来看我的日子了,一定要早一点来哦。”

  安安充满期待的声音,让安染忍不住心里一沉。她低头想了一下,继而用开心的声音回答道:“当然咯,妈妈一定会早一点来的。”

  安染说完,就对安安说道:“安安乖,可以把电话给干妈吗?妈妈有些事情想要和干妈说。”

  “好的。”安安似乎察觉到了安染有些不对劲,但是还是一副开心的样子,扬起小手,将电话递到了李思琪的面前,说道,“干妈,我妈妈想要和你说话。”

  “好的。”李思琪微微一笑,接过了电话,然后蹲下身摸摸安安的头,对他说道,“安安去找美美玩儿去吧。”

  安安点点头,跑了过去。

  “安染,在H城的工作还好吗?”李思琪看安安走远了,笑着对安染说道。

  “还可以,只是,我有件事情要拜托你。”安染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

  “嗯,你说就是。”李思琪点点头。

  “李思琪,安安这个月的生活费,我可能会少给你一点,下个月补齐给你好吗?”安染说完,就更加难过了,李思琪帮助自己养儿子,处处都很贴心。

  可是现在她居然还要厚着脸皮要少给一点生活费,况且思琪还有一个女儿美美。

  “我当是什么事情呢!”李思琪摇摇头,有点不高兴,“安染,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不好意思,我么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

  自从安染把安安寄养到自己家里以后,安染每一次都会多给钱,李思琪都很不好意思,现在安染这么说,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好朋友就是用来在艰难的时候拉一把的。

  “谢谢你了,思琪,如果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自己活该怎么撑下去。”安染眼眶有一丝的湿润。

  现在的她,已经很少哭了,但是在这个好几年的朋友面前,她还是忍不住有些脆弱。

  “没事啦,小染。”李思琪连忙安慰安染,她和安染大一就认识了,也目睹了安染从云端坠入地狱,并且勇敢生活的历程,有时候她都不能想象安染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

  “思琪,我还有一点事情要给你说。思琪,我遇到他了。”安染咬咬嘴唇,说道。

  “顾天骏吗?”李思琪知道,能让一向坚强乐观的安染露出如此颓废的语气,也只有那个人渣——顾天骏了。

  “嗯。”安染点点头,她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犹豫不决。

  “那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了吗?”李思琪摇摇头,既然安染要去H城工作,不总会遇到顾天骏的,只不过她没有想到,相遇来的这么快。

  “我们只是擦肩而过而已,而且,我看到了她现在的妻子。”安染摇摇头。

  “一个上位的小三,没什么好看的!”李思琪忍不住撇撇嘴,“安染咱们好好工作,不要管那些个人渣小三什么的,相信我,你一定会找到更好的人!”

  “我现在还不考虑找什么人,只考虑要好好工作好好挣钱!”听到这个好朋友为自己义愤填膺,安染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

  “好好好,都随你,你是知道的,我这个朋友最善解人意了,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李思琪说的很坚定。

  “好好好,你最厉害了,我,啊嚏……”安染一句话没有说完,就打了一个喷嚏。

  “安染你怎么还感冒了?”电话这头的李思琪皱皱眉,担心的问道,“是不只是最近工作太累了?”

  “没关系的。”安染连忙在电话里否认,她倒是想忙工作忙的感冒,可是现在的她的是一个“无业游民”。

  再一次想到自己当前面临的处境,安染不易察觉的叹了一口气,她再也没有了和李思琪聊下去的心思,于是对李思琪说道:“思琪,我会明天会按时去你家的,现在我想休息一下。”

  “嗯。那你快休息,明天我和我老公一起做好多你爱吃的饭菜等着你。”李思琪对电话这头的安染笑着说道。

  “嗯,知道啦!”安染也没有和李思琪太多的客气,只是真心诚意的道了谢。

  “对了!”正当安染想挂断电话的时候,李思琪突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来,她犹豫了一下就对安染说道,“安染,我还有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

  “嗯,你说。”

  “我老公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婆婆来我家了,她的生活方式还有思想观念和我们有些不一样,你明天来的时候,如果她说错了什么话,请你不要介意。”李思琪想起自己家的婆婆的样子,就有点头疼。

  “当然不会介意。”安染连忙说道,“伯母是老人家,思想观念和说话方式有些也不一样也是应该的,你放心,我不会介意的。”

  “那就好。”李思琪微微的舒了一口气,但时悬着的心还是没有放下来。想起自从婆婆来到她家之后,给当着安安说的那些话,李思琪就有些为难。

  现在她也只能好好的和自己的丈夫说一下,让婆婆明天在和安染见面的时候,嘴下留情吧!

  第二天……

  阳光普照,秋日里的H城,并没有显得多萧条,依旧车水马龙,行人匆匆。

  安染一大早就起床了,她坐了3个小时的高速列车,这才赶到了S城。

  拎着礼物的安染来到了李思琪家的小区内,刚刚走到李思琪家的楼下,安染就远远的看见小区花园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孩子,样子很像安安。

  安安一个人坐在长椅上,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肉嘟嘟的小脸看上去有些孤单。

  安染心疼的加快脚步,一边向安安走去,她来到安安的面前,故意加粗的声音问道:“这位小朋友,要不要和我一起玩儿啊,我带你去吃好的!”

  “妈妈说,不能和陌生人说话。”正在玩儿手指的安安头也没抬,很认真的回答。

  “要是你不愿意和我说话,我可就走啦!”安染笑笑,恢复了自己原来的声音。

  安安听到安染的声音,这才抬起头。

  “妈妈!”安安一看是安染站在自己的面前,惊喜的叫出了声音,扑向了安染的怀抱里。

  

前妻太撩人第八章:拖油瓶

  “快让我看看宝贝长高了没有!”安染也连忙将安安揽进自己的怀里,用手爱怜的抚摸着安安的小脑袋。

  “妈妈我好想你。”安安那软软糯糯的童声,听的安染是又心疼,又难过。

  安染能感受到安安对自己的想念,但是特也能感受到,安安试图不让这份对自己的想念太过强烈以避免让安染心头的愧疚更深。

  安安他才四岁啊,就这么敏感的想到这些,想到这里的安染,心里更难受了。

  安染抱着安安好一会儿,在远处照看美美的温美兰——温美兰这才发现安染。

  温美兰看上去有五六十岁了,身上穿着一身灰底印花的衣服,脚上踩着黑底色手工缝制的布鞋,她不认识安染,于是高声的对安染喊道:“喂,你是谁啊!”

  “干妈!”温美兰的话音刚落,美美认出了安染,立刻跑了过去。

  “哇,美美又变漂亮啦!”安染没来得及回答温美兰,美美立刻扑倒了安染的怀里,看的安安的小鼻子气哼哼的。

  这时,温美兰也来到了安染的面前,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安染,发现是长得不错的一个女人,打扮也很有气质,怪不得看不上别人,现在还没有结婚,还连累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为她养孩子!

  不过看到安染提了好多的礼物,温美兰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下,问道:“是李思琪的好朋友吗?”

  “是的,伯母你好!”安染连忙站起身,对温美兰笑笑。

  “来都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啊!”温美兰又看了看安染手中的礼物。

  “思琪帮我照顾安安这么辛苦,这点礼物是应该的。”安染笑笑,满是真诚,她有时候真的很感激自己能有这么好的一个朋友。

  “嗯,李思琪是挺疼这个小家伙的。”温美兰说到这里,心里有些不满,也不知道这个李思琪这个儿媳妇儿是真傻还是假傻,不知道美美和安安那个孩子谁是亲生的吗?竟然吃穿用度都是和美美一样的!

  “安染啊,今天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也没带个你的什么什么朋友个安安认识认识?”温美兰向安染的身后看了看,话里有话,“要说这个安安也是怪可怜的,这么小就没有了而爸爸,要我说啊……”

  “伯母!”安染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一种行为,但是她是在不愿意温美兰当着安安的面这么说下去。

  现在的她已经心如死灰,根本不想去找什么男朋友,当然,她相信安安这么小的年纪,也绝对不会愿意去叫一个陌生男人叫爸爸。

  安染现在只想好好的工作,挣更多的钱,等到她有了一定的存款,她就会把安安从思琪的家里接走,到那时候,她会好好的照顾安安。

  “怎么,还不乐意了!”温美兰听到安染打断他的话,顿时就不高兴了,“我这是为你好,你说,你年纪轻轻的一个女人,挣再多的钱,工作再好也是没有用的,女人最终还是要靠男人。”

  安染费了好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大声反驳温美兰的冲动,要是别人人这么对自己说,安染不和她理论一番,也要转身就走。

  “伯母,我觉得思琪可能知道我也该来了,不然我们先上楼把。”安染试图转移话题。

  “我说你这个孩子怎么不听劝啊!”温美兰也知道安染不想听,但是安染越不想听,她偏要说,最好把这个安染惹烦了,一气之下把这个小拖油瓶接走,省的给她的儿子添乱子!

  温美兰不顾安染已经有些难看的脸色,继续说道:“你总不能一辈子不嫁人把?现在的好男人不多了,你看看思琪,她就有很眼光和福分,我儿子是我们村里唯一出来的大学生,思琪嫁给他,不知道走了多大的运!所以呢,有人能看上你,你就赶紧识相一点嫁了把。更何况你还带着一个拖油瓶,”

  “伯母!”安染高声打断了温美兰的话,她一点也不认同温美兰的话。

  什么叫思琪走了大运?!思琪性格开朗,家境优渥,你的儿子除了一个和思琪一样的文凭,哪一点比的上思琪?

  还有,安染决不允许任何人贬低自己的儿子是“拖油瓶”,她的儿子是她最珍贵的宝贝,任何人都不能这么说。

  毕竟温美兰是自己好朋友的婆婆,她不应该撕破脸,但是也不能任由她伤害自己的儿子。

  “我现在还不想谈论这些事情,我自己过的也很好,所以一些事情就不用伯母您费心了。我们还是上楼去看一看思琪把。”安染说完,就拉着安安就向前走去,留着温美兰和美美站在原地。

  安安被安染拉着向楼上走去,他转头看了看那个被气得胸口起伏的老奶奶,耳边久久的回荡着她的话。

  温美兰看到安染这个强硬的态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抱起美美,迅速的向前走去。

  当赶上安染的时候,温美兰气哼哼的略过安染和安安,径直向前走去,一边走还在一边嘟囔:“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活该没人要嫁不出去!”

  温美兰说完,看也没看安染,径直向前走去。

  安染看着李思琪婆婆的背影,心中顿时一股愤怒而出,她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平静下来。

  就在这时,安安用小小的手拉住了安染:“妈妈!”

  安染一看安安似乎有话说,便蹲下身,视线和安安平齐,努力的笑着说:“安安有什么事情啊?”

  “妈妈,什么是拖油瓶?”安安咬咬嘴唇,晶莹透亮的眼睛里全是小心翼翼,看的安染胸口一疼。

  安安才四岁,应该是一个无忧无虑活蹦乱跳只关心玩具的年纪,可是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敏感了?大人的话,他是不是都听在了心里?

  安染鼻子发酸的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安安那可爱的脸颊,笑着说道:“安安不需要知道这些,安安只需要知道,妈妈很爱你就可以了。”

  安安听到安染的话,并没有很高兴的样子,他慢慢的低下了小小的脑袋,似乎在认真的思考。

  而安染,就蹲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儿子,等着他把话说完。

  安安想了一会儿,就抬起了头,认真的问道:“我,是妈妈的拖油瓶吗?是不是因为我,妈妈才不快乐的?”

  “不!”安染立刻否定了安安的话,她不想让孩子的心中从这么小,就埋下了那莫须有的自责的种子。

  安染捧着安安的小脸,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安安,你记住,你不是拖油瓶,你是妈妈最珍贵的宝贝,你是妈妈活下去的勇气。所以,只有安安开心了,妈妈才会快乐!”

  “真的吗?安安不是拖油瓶吗?”安安的眼睛里突然有了光亮。

  

前妻太撩人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前妻太撩人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前妻太撩人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