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阴婚不散)在线阅读完整版《阴婚不散》(离人)

来源:SPY|小说:阴婚不散|时间:2019-08-28 17:36:17|作者:离人

《阴婚不散》离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自啼风雨。天也妒!”黑暗中,一只冷到极致仿佛千年寒冰一般的手攀到了我的大腿上,它仿佛毒蛇一般吐着芯子一点点的上移,最后落在我的胸口,恶意的用力揉捏数下。

阴婚不散楚雨荨

楚雨荨小说阴婚不散推荐章节

阴婚不散第4章 陈筱姀

  那动静很小,却因为是在我的身体内的缘故被我所清晰的感知到,同学的手机铃声响了,看了我一眼便躲到卫生间里接电话。

  我起身回到了阳台,阳光直直的照射下来,肚子里有细微的动静,想到男人在我耳边说过的话,那双手在我肌肤上游走的感觉,胃里一阵恶心。

  我摸着肚子:不管了,待会儿去医院看看。大不了就打了而已。

  听见卫生间的声音,我起身回了房间。同学说是她男朋友找她约会,有些不太放心我。我安慰她说我没事,刚刚就是因为没吃早餐所以有点儿头晕,歇一会儿就好了。

  她这才半信半疑的离开。

  刚在床上躺下来,门却突然被推开,我起身:“有什么东西忘带了吗?”

  开门进来的却是刚跟我通完话没多长时间的陈筱姀,陈筱姀低着头,我看不清她脸上神色。只把一个餐盒给我,说是给我买的早餐。我问她:“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放心不下你,就早点儿来了。”

  我有些感动,打开早餐,慢慢的吃了起来。吃完之后宿舍里并不见陈筱姀的踪迹,我以为她去了阳台。收拾好垃圾,把垃圾扔进垃圾桶里之后,我准备去倒垃圾。

  “咚、咚、咚……”

  我拖着鞋去开门,门外的却正好是我的陈筱姀。我有些惊讶:“你什么时候出去的?怎么我没有听见声音?”

  她把手里的一次性餐盒放在桌子上:“什么什么时候出去的?我刚回来。”

  “可是……”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拎着的垃圾袋子,浑身发冷。

  “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一个人在宿舍。我放心不下你,而且你今天状态有点儿奇怪啊……”

  陈筱姀看了我一眼:“你不会是被宋超的死吓傻了吧?”

  想起那天那血肉模糊的一团,垃圾袋里我安放好的今天早餐的垃圾似乎变成了一对我看不清楚模样的东西,胃里一阵翻涌。

  陈筱姀看我不对劲,伸手摸我额头:“你头上怎么这么多汗啊?”

  我低头去看周围,光洁的地板上拉出一条长长的黑影,下水道里水滴流动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这几天夜里不知道是春梦还是噩梦的梦境、前天夜里宋超死了还在盯着我的眼珠、昨天食堂阿姨那诡异的笑以及她胸前三号张牙舞爪的印记、丢了又回来的香囊,那灼热的不知道来自哪里监视的视线、在阳光下肚子里的动静。我整个人有些崩溃,陈筱姀给我到了一杯水:“我给你买了早餐,你先吃点儿。我待会儿再陪你去趟医院。”

  看到被递到眼前的和刚刚吃掉的一模一样的早餐,想起刚刚陈筱姀不抬头看我被我忽视掉的细节,胃里一阵天翻地覆,有什么东西涌到了嗓子眼,我推开陈筱姀递过来的水杯,跑到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起来。

  陈筱姀也跟进来,给我拍背,递给我水让我漱嘴,见我吐的眼泪直流,有些担心:“我们现在去医务室看看吧!开点药什么的。”

  我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眼眶通红,脸色惨白的自己,点了点头。

  陈筱姀扶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买来的早餐在桌上静静地散着热气。我看着陈筱姀收拾好东西,过来扶我。

  刚刚出了宿舍门,就听见身后有声音。转过头去一看,是陈筱姀的同学。她不看我,只冲我陈筱姀说:“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有事儿要跟你说,你能过来一趟吗?”

  我陈筱姀看了我一眼:“我同学身体有点儿不太舒服,我要陪她去医务室,有什么事情咱们待会儿再说。”

  “可是这事真的很重要,而且我看你同学也没有什么大事,不耽误你时间,就十几分钟而已。”

  陈筱姀有些为难,我拍了拍她手背:“可能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你跟她先去。”

  “那你呢?”

  “我没事。别耽误了你们的要紧事,而且我又不是路痴,找不到去医务室的路……”我准备冲那同学笑笑,刚抬起头,就对上她的眼睛,空洞的。

  见我看她,她裂开嘴巴笑,笑容有些诡异。我正准备开口说话,发现有一股力量挡在我的嗓子眼。我看那个同学,她也梗着脖子冲我笑,跟食堂阿姨的笑容如出一辙。

  我想拉陈筱姀离开,却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开口说些什么,最后陈筱姀拍了拍我的手:“那你先去医务室,我办完事儿过去找你。”

  我嘴巴开开合合,就像再演一场独角戏。没有人看得见我的动作,没有人听得见我的声音。我只能看着那个人拉着我的陈筱姀渐行渐远,临到拐角处,那个人突然转过身来,冲着我呲牙咧嘴的笑。

  我脚一软,登时坐到了地上。

  四周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却好像没有一个人能看到我的失态。就好像被关在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里,看着人来人往,却接触不到任何人。他们也看不到你,看不到你苦,看不到你笑。我抬起头,看着太阳,艳阳高照,我的心却在一阵一阵的发冷。

  “同学,你需要帮助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周围围起了一群人,陈筱姀和那个人已经不见踪影,我谢绝了她们送我去医务室的好意,紧紧的抱着自己往医务室里走去。

  在路上还在听说几个同学在讨论这几天学校里发生的事儿。

  “这几天学校里不太太平,死了几个人。昨天,一个男生从女生宿舍里跳楼自杀,然后三天前食堂里一个阿姨也猝死了。是不是有鬼啊?”

  肚子里那团东西似乎在耀武扬威的胡作非为,不管走到哪里,不管我的周围有多少人来往,那股阴气如影随形。我拿起手机跟陈筱姀发了条短信,让她小心一点儿,办完事直接回宿舍。告诉她我可能会晚点儿回去。

  刚刚走进楼道,扑面而来的一股冷气让我狠狠地打了个寒颤。刚刚踏进房间,身后紧闭的门又开了,我转过头去看,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转过头来,却有一个医生直直的站在我的面前,我被吓了一跳。医生推了推金丝边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先做个检查吧!”

  

阴婚不散第5章 养胎药

  做了一系列检查之后,医生开始给我开药:“你这几天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多休息几天,否则不管是对你还是对你肚子里的胎儿都不好。”

  我没想到肚子里那团东西真的存在。从医生宣布了之后,小腹里灼烧的感觉愈发明显。我低下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那团东西好似察觉到我的视线,光明正大的彰显着自己的存在。

  “你身体太虚了,我给你开点儿安胎药。这几天多加注意,不要着凉。当然……”他扯开一口白牙冲我笑,“不要想着什么打胎不打胎的事儿,没人敢这样做,也没人做得了这个。”

  “可我不能要这个……我不知道他生下来是人还是鬼,他的来历这么诡异,我不能要他。医生,算我求求你,你给我想办法打掉他吧!或者你给我开药……”

  那医生看了我一眼,慢条斯理的站起来,给我拿药:“小姑娘,阴胎是打不掉的。回去吃点儿药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不管你怎么反抗都是没用的。你那夫君是几百年的厉鬼,生前也是一员大将,手上沾了不少人命,戾气深重。普通人根本治不住他,小姑娘,还是认命吧!”

  我却好像是抓到了一线希望:“那什么人才能治住他?我求求你,你告诉我。”我抓着他的胳膊央求道。

  他一根根的掰开我的手指,把装好的药塞进我的手心里:“谁也没有办法。这是你们家人遭下来的孽,你们只能自己承担。因缘报应,谁也讲不清,也没人理得清。小姑娘,你认命还有一线生机存在。今天的话我只当没听过,否则,那两位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他一个字一个字说的很慢,我却像是听不懂其中真正的意思一样,又或许说是我听懂了又不愿意承认一样,我不想让我以后的生活处于这样的水生火热之中。

  我崩溃的捂着自己的头,倒在桌子上不知所措。医生摘下了眼镜,一边用眼镜布擦拭镜框,又一边看着我笑:“小姑娘,别不甘心,这一辈子你都逃不掉的。”说完,自己桀桀的笑了起来,整个医务室立刻变得阴凉起来。四面八方涌来一股不知道来自哪里的森凉气息。我抬头看着医生,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凑到了我的脸边,那只手里托举着的眼镜有了一道道红色的纹路,我尖叫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落荒而逃。

  “你,逃不掉了。”

  “楚雨荨,你要记得你的话,只要我死了,你就原谅我。”

  “小姑娘,你跑不掉的。”

  “这几天学校里不太太平,死了几个人。昨天,一个男生从女生宿舍里跳楼自杀,然后三天前食堂里一个阿姨也猝死了。是不是有鬼啊?”

  “你我结阴亲之事,已是定局。你恐无力转变。”

  “这两天学校里有点儿邪门啊!接二连三的出事,先是食堂阿姨,再是宋超,现在楚雨荨又这样?是不是真的有鬼魂作祟?可我没听说咱们学校以前死过人啊?”

  “这是你们家人遭下来的孽,你们只能自己承担。因缘报应,谁也讲不清,也没人理得清。小姑娘,你认命还有一线生机存在。今天的话我只当没听过,否则,那两位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小姑娘,别不甘心。这一辈子你都逃不掉的。”

  这几天发生的种种在我头脑里不断的涌现,那些我看到过的人经历过的事似乎都在警告我不要轻举妄动。字字句句都在告诉我:楚雨荨,你认命吧!你跑不掉的。

  可我不能认命,我也不想认命。我要跑,我要跑出这个超越我所有认知的地方,我要使劲跑,一定能跑出去的。

  可是不管我跑到哪里,那股盯着我的视线依旧不紧不慢的坠在我身边,又好像在看小丑一样观看我拙劣的表演。

  我只能使劲跑,拼命跑,不管不顾的跑。不知道是不是我跑累了,还是……我没有看清楚前面的人,最后的意识里就是那个不知道从那里窜出来的路人嘴角诡异的笑容。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是熟悉的布置。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我呆了不长时间的地方给了我一种诡异的安全感。陈筱姀就在我旁边坐着,见我醒来:“你怎么了?那么不小心?来,先把药吃了。”

  我看过去,看见陈筱姀手里拿着的药,倏地睁大眼睛,我明明记得这药被我扔在医务室里没拿回来,现在又怎么会出现?

  我坐起身来,从陈筱姀手里夺回那药,不待陈筱姀阻拦,就把它从窗台上扔下去。只不过瞬间,外面突然刮起了大风,我浑身战栗。陈筱姀过来把窗户关上,拉着我坐到床上,一边给我打水一边问我:“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反常?”

  我想告诉她,想告诉她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可我又不敢,害怕这些恐怖的事吓到了这个女生,又害怕她不相信我的话认为这一切是因为我吓坏了而出现的幻觉,我只能抱着她,放声大哭。

  她温柔的拍了拍我的背,柔声安慰我:“放心吧,一切都会过去的……没事了,一切都会变好的……”劝解的声音戛然而止,她说,“外面怎么这么黑?”

  我从她怀里看向窗外,整个天色已经昏暗了,整个空气几乎令人窒息,风开始乌拉乌拉的刮,张狂的向我们展示他的力气。咯吱一声,我们看见阳台边那颗已经有不少年历史的大树拦腰折断,整个天空阴森森的一片,空气犹如实质沉甸甸的压在心上,令人喘不过气来。

  陈筱姀问我:“台风吗?”

  “……不是。”

  “你有没有感觉到一股冷气?我去看看咱们的窗户有没有关好,你在床上躺着。”

  我伸手拉她:“窗户已经关好了,你不用管了。”我紧紧的抱住她,咬着牙感受着那股熟悉的阴冷气息爬上我的脊背。

  外面,风雨渐来。

  

阴婚不散第6章 工人

  我以为那个人会惩罚我,他会惩罚我的肆意妄为,会惩罚我的不听话。可是,没有。天灰扑扑的,像一个受了很大委屈的小孩子。外面风刮的很大,却再没有那股阴凉的气息。我抱着陈筱姀看见抽屉里那个曾经被我扔掉又不知什么时候飘出来的香囊,屏息片刻,打开抽屉把它拣出来,还不待陈筱姀的阻拦,扔了很远。这次,它没有再回来。

  我用被子蒙住头,想睡又不敢睡。我害怕那个人又进我梦里,又用那种方式来惩罚我。又害怕刚刚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个幻觉,一觉醒来之我又是那个脱离不了那人掌控的楚雨荨。

  那人就好像是在看一个任性的小孩子,等那孩子发完火淘完气,他就可以当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些事一样,足够包容,也足够讽刺。

  我闭上眼睛,梦里却是被恶鬼缠身的场景,从梦中惊醒。低着头细细喘息,低下头解了内衣的扣子,忽然抬头,却发现前方有一道影子飘着,一双眼睛泛着绿光。

  我:“……”

  “鬼啊啊啊啊啊!”

  陈筱姀也惊醒了:“怎么了?”

  我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向那鬼魂飘着的地方:“那儿有鬼。”

  陈筱姀翻了个白眼:“你这真的是被宋超的死吓破胆子了,哪儿有鬼?你让他到我跟前来,我给你揍飞他?”

  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只鬼飘到我陈筱姀前方冲她做鬼脸。

  我无语了,无奈的抹了一把脸。

  突然感觉鬼也没那么可怕了怎么破?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我还在床上思考人生,就听陈筱姀说:“怎么有点儿冷?”

  我翻身起来看,就见那鬼死死地盯着陈筱姀的胸看,陈筱姀穿的是件比较性感的睡衣,曲线玲珑。我活生生的看着那只鬼的眼睛突然一下粘到了陈筱姀的胸上,尖叫了一声,拿起旁边的枕头就冲那鬼砸了过去。

  陈筱姀哎呦了一声,忍无可忍:“楚雨荨,你到底要干嘛?”

  我讪笑道:“你就当我一时抽风。”

  陈筱姀狠狠地吸了几口气:“念你还没从打击里回过神来,先放你一马。”

  我笑了笑,看着那鬼。那鬼被我打扰了好事,向我扑来。我的心骤跳,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在不到我一米的地方,那鬼凭空自燃了起来,火应是红色,可满目望去,一片幽蓝。火应灼热,可我能感受到的,却是一股来自地狱的阴寒之气。

  破天荒的,在这之后我睡了一个好觉。

  于是,第二天我在陈筱姀的尖叫声中惊醒。

  “啊啊啊啊!班导的课呀,还有十几分钟,快快快!”

  我挣扎着睁开眼睛,看着在地上跳脚的陈筱姀:“不要着急,给我五分钟。”

  五分钟,起床、洗漱、换衣服,然后和陈筱姀携手一同朝教学楼奔去。

  班导的课……

  抹了一把脸,不提也罢。陈筱姀顶着班导熊熊欲燃的怒火一个劲的点头,我伸手拍了拍她,她一下就跳起来:“楚雨荨,你还有完没完?”

  我捂着脸,哀嚎:“完了。”

  “陈筱姀,楚雨荨,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陈筱姀沉默了片刻,突然惊叫了起来:“什么?啊啊啊啊!”

  我捂着耳朵,夭寿啦。

  下课之后,陈筱姀拉着顶着所有人同情的目光的我迎风流泪,两人硬着头皮敲开了班导老师的办公室。

  在进行了长达十分钟的思想教育之后,又开始了半个小时的我的梦想这类励志型话题,我看着旁边昏昏欲睡的陈筱姀,突然感觉到天花板上一股好奇的视线。

  抬头看去,就看见一个十七八岁样子的鬼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俩。

  我:“……”

  貌似这两天遇到的鬼都有点儿不太正常?

  那鬼看见我眼神变了,饶有兴致的从天花板上飘下来:“你能看见我?”

  我连忙摇头,示意他其实我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楚雨荨,你这是觉得我说的不对?”

  然后,我就盯着陈筱姀“天啦噜,你今天真帅”的迷之视线进行了和班导老师长达一个小时的关于对人生、对世界的思考。

  简而言之,就是“老师,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做。”和“你就是这么做了,你狠狠地伤了我的心了”之间的对话。

  我:“……”

  莫名心累。

  今天的画风有点儿奇特呀!

  旁边的鬼乐得打跌,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飘到班导老师的上空揪着班导老师残存的秀发。

  我:“……”

  这还能忍?

  “住手。”

  察觉到老师凛冽的视线和陈筱姀愈发崇拜的眼光,我痛苦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人生何艰。

  快到午饭时间了,老师也训够了,正当我们准备告辞的时候,突然听见老师叫了我一声。

  “夫人,您该用药了。”然后双手捧着昨天被我扔了的安胎药微微弯腰。

  陈筱姀:“……”有点儿晕,这难道是我在做梦?

  我从他手里拿了药扔出窗外拉着陈筱姀,一路狂奔。

  吃完饭之,回宿舍休息了一会儿。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大力的敲门声,我打开门,舍管阿姨捧着被我二度抛弃的药站在我们宿舍门前:“夫人,您该用药了。”

  于是,那药,被我三度抛弃。

  这天,天气有点儿热。讲台上讲师孜孜不倦的向我们传达知识,我抬头凝望着窗边那几个冲我做鬼脸的小家伙。那个十七八岁的小鬼坐在老师的讲台上,在空中涂鸦,恍惚间看到是一只猪的形状。

  下课了之后,不知道是来自那个系里的捧着我被N度抛弃的药,又说:“夫人,您该用药了。”

  然后,那药,被我N+1度抛弃。

  天气很热,我趴在桌子上,听着外面知了的蛞躁声,百无聊赖的拿笔坐着笔记,陈筱姀神秘兮兮的凑过来:“你知道吗?咱们学校又出事儿了?”

  “什么事儿?”

  “前几天不是有高校学生被水淹死了的新闻吗?校长怕出事,请工人来维修湖边的围栏。”

  前边有同学听见了,转过头:“然后今天早上就死了一个工人。”

  我拿笔的手微微一顿,在纸上勾勒出一条横线。

  

阴婚不散第7章 英鬼救美

  “听说死的还挺可怕,而且在湖中心特别难打捞。待会儿去说不定还能第一眼看到那人的死状呢!”

  陈筱姀非常好奇:“雨荨,咱们待会儿去看一眼吧!”

  那同学笑道:“你别吓晕了才行。”

  “哎,你这人怎么说话呢?再说了就算我害怕我还有雨荨啊,当时宋超可是活生生的死在雨荨面前啊,雨荨也就只做了几个晚上的噩梦,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陈筱姀挽着我的胳膊,“雨荨,你就陪我去一趟嘛!”

  我心里有些慌乱,不知道该不该去。或许,这又是那人做出来的事儿,来惩罚我这几天的不听话?

  十七八岁的小鬼听到有人死了以后一脸兴奋的奔出了教室,临走时还给我比了个手势。

  我:“……”这难道是乘着那人死了鬼魂还懵懂无知的时候赶快收了小弟?

  过了一会儿,他才满脸幽怨的飘回教师,恶狠狠的拔着班导老师所剩不多的几本头发。

  虽然拔的不是我的头发,但莫名脑袋疼是怎么回事?

  等下了课,陈筱姀拉着我往餐厅奔去,我问她不是要去看热闹吗?

  陈筱姀一脸“我有先见之明”的表情看着我:“听说那个人死相很恐怖,所以咱们去看的话肯定会恶心的吃不下饭。于是,咱们就先吃了。”

  我无语的看着她:“你怎么可以辣么机智?到时候被恶心了照样得吐。”

  陈筱姀默默的揣起奶茶狠狠地吸了一口:“……”我选择什么都没听见。

  我们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一群人。警戒线已经把湖整个的包围起来,几个警察向几位学生做笔录,校长和学校里的保安叔叔们都在,脸上有几分愁绪。

  几个女同学脸色有些苍白,我正想抬头去看看尸体,袖子那儿却传来了一阵拉力。

  我:“……”为什么我如此无奈?

  陈筱姀一只手紧紧捂着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死死地扯着我的袖子:“雨荨,你给我看一眼到底有多可怕?”

  “我给你看了也不代表你看了。”

  “你胆子比我大那么一点儿,如果你被吓到了那说明我肯定也会被吓到,所以你看了之后我才能判断恐怖程度,才能决定我看不看。”

  “……”这个逻辑……我能怎么说?

  抹了一把脸,踮起脚尖,往尸体那里看去。尸体可能是刚刚被打捞上来,浑身湿答答的,已经出现了浮肿的情况,我向前走了几步,隐约感觉到一股恶臭。有法医正在做尸检,我看着她从死者鼻腔里揪出来几根长发。陈筱姀拉了拉我手:“可怕吗?”

  我沉默了一下,悲悯的看着她:“我不知道可不可怕。因为我没晕过去,但那里已经晕倒了一大片。”

  陈筱姀转头去看,果然几个刚刚来凑热闹的小姑娘一看立刻就到地了。

  几个去扶人的警察一脸无奈:“现在的小姑娘心理素质可真差劲。”

  然后我就对上了眨着一双星星眼满是崇拜看我的陈筱姀。

  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脸边突然出现了一股阴风,我汗毛一竖,就看见在尸体的前方飘了一个女鬼。女鬼穿着几年前学校校服的款式,那校服也几乎不能避体,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也是点点触目惊心的痕迹,面目狰狞,眉宇间还有点点黑气溢出。见她快要察觉到我的视线我连忙低下头。

  陈筱姀搓了搓胳膊:“大中午的天气怎么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抬头去看她,然后直直的对上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

  我:“……怎么能长这么可怕?”

  “快,这儿又晕倒了一个。”

  醒来的时候,又在医务室。医生推着金丝边眼镜笑眯眯的看着我:“你这小姑娘,都快成我这儿常客了。”

  我竭力忽视旁边那股阴冷的视线,勉强勾起一个笑:“我体质有点儿弱,这几天麻烦你了。”

  医生还在笑:“我一点儿也不觉得麻烦,可看你似乎有什么麻烦缠身了。”

  我起身摸了个脸:“麻烦您闭嘴成吗?”

  “成,我闭嘴。我闭嘴了你这麻烦也解决不了。”

  “您要不幸灾乐祸我们还能做朋友。”

  “好。”那医生看了我旁边一眼,笑意更甚,“不过我待会儿有事儿要出去一趟。你一个人……应该可以的哦?”

  那股阴冷的视线几乎快要划成实质,我哭丧着脸看着医生挂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笑离开医务室,尔康手:“医生,你快回来,你别走。”

  我倒在床上做死鱼状,那女鬼似乎察觉到我的抗拒,从另一边飘到这一边。我死命催眠着自己说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我枕边的一大块地方被水淋湿。

  我:“…………”这我再看不见,我就是睁眼瞎。

  我能怎么办?我真的好绝望。

  我抬头看着那女鬼,女鬼察觉到我的视线,眼里崩射出一阵喜意,突然有嘀嗒嘀嗒的声音传来,我看向来源,就见那女鬼的脚底已经有了一大滩水。

  溺死鬼?

  她突然张开嘴,一字一句的说些什么,可能是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话,她的声音嘶哑且涩然。我几乎分辨不出她说的话,我努力去听,可还是一片茫然。虽然这几天我确实跟鬼友好的相处了几天,可那些鬼至少不这么可怕好伐?我有点儿害怕,恐惧之下,本来听了三成的话一成不剩。

  “你慢点儿说,或许你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于是,那鬼就冲我扑过来了。

  “……”这该死的画风怎么说变就变?

  “……咳咳咳”女鬼的手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她身上带着的水珠一滴滴的砸在我的身上,阴阴凉凉让人很不舒服。

  我已经做好翻白眼蹬腿的准备了,突然间那女鬼痛苦的哀嚎一声,手一松,还不待我反应,便消失了。

  我只觉眼前一花,原是女鬼的位置站着一个男人,男人身披盔甲,面色冷凝。

  赫然是我那“阴婚夫君”。

  

阴婚不散第8章 夫君?

  “在我面前,这等小鬼也敢造次,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可我还是乐意见那阴森可怖的鬼姐姐,也不想见你这个随时随地都在发情的几百年老鬼好伐?

  “哟,你这模样是受了多大的惊吓。我可记得当初我们第一夜的时候你迫不及待扒我衣服的英姿。”

  我装死一样躺在床上:“人生艰难就不拆穿。”

  那人突然就那么笑了起来,有点儿扎心。

  我十分努力的克制住了自己想和眼前这人决一死战的冲动,因为我还记得这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而且他手底下也有数不清的死的不能再死的人,啊,鬼。再加上刚刚被那溺死鬼突然的举动惊吓到,所以我依然是前几夜在夜里初见他时颤颤巍巍的小姑娘。

  那人见我这般模样,笑了一声,眉梢高高挑起,满是嘲讽:“听手下人我还当你有多大的胆子呢?原来这样的货色就可以把你吓成这般模样?几日不见,你可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所以说,这人是怎么做到语言水平这样突飞猛进的?我可还记得当时的那句“夫君”让我牙酸了不少时间呢!

  “怎么?真吓傻了?也难怪了,不肯吃药,病当然没得治。”

  哎还我冷若冰霜的鬼哥哥形象啊!这人貌似还有点儿话唠的趋向?

  “人傻没事,只要生下来的孩子不傻就可以。”

  这人难道在来的路上灌了一瓶敌敌畏,说话这么毒?

  “早就说了让你安安生生做我的夫人,那个魑魅魍魉不敬你三分,偏偏要跟我对着干,可事实证明,你没我不行。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所以呢?”我打断他。

  “嗯?”那人一愣。

  “所以呢?您青天白日出来要做什么?听说鬼是最怕阳气的,您现在出来不怕减少您的修为?”

  “你……这是在关心我?”

  “……”忍住忍住,你不能翻白眼。你要翻白眼,说不定这鬼就可能把你的小细脖子给咯嘣喽。

  “很好,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貌似这人还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书。

  “您放心,以您现在的修为区区太阳算得了什么,怎么也得来个银河才能衬得上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身份。”

  “呵!”那人突然低笑了一声,我却浑身发毛。

  “几日不见,你我都已今非昔比。”

  我抬头看着那人不坏好意的表情,心中顿生不祥的预感。

  “也是为夫的过错,护着你,不让你察觉这世间人心险恶……”他忽然凑近我,吓得我打了一个哆嗦,“鬼相万态。”

  “十八层地狱,层层都有恶鬼,在你身边的不过只是几个无忧无虑向往自由的小鬼而已,过不了几天就会有阴司迎他们去投胎。而真正的恶鬼,你连一眼都不敢瞧。”

  我瞪大眼睛:“谁说我不敢瞧?”

  “那好,牛头。”

  空间突然变形,还来不及看一眼我就赶快窜到那人后面:“呜呜呜,好可怕。”

  那人身影一僵:“行了,退下吧!”那人一脸好笑的看着我,“我只是叫它去捉几只恶鬼给你瞧瞧而已。”

  “恶鬼有它长的可怕吗?”

  “有过之而无不及。怎么?你可还要看?”

  “我错了。”

  “错哪儿了?”

  我从指缝里窥见那人容貌,想了想:“错在不该跟英明神武的大人您顶嘴?”

  “也罢。”他突然正了脸色,“你身上沾染了我的气息,我们俩人也已成夫妻,所以,你已通了天眼。也就是阴阳眼,能看见世间人看不见的东西……”

  “我不要。”我打断他,看他脸色要变黑,连忙一本正经道,“太丑的东西对孩子的身心健康不好。”

  “你说这话难道不觉得太迟了吗?不过……也罢!我给你的香囊呢?”

  我低下头沉默不语。

  论失踪几天的香囊找回来的可能性有多少?论现在告诉这个人我把他给我的聘礼扔了一次两次有三次这人吃了我的概率有多大?

  我抹了把脸:“你要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会随着时间的推迟而变化的,今天它可能是一个香囊,明天就会变成一块布料,后天就会变成一堆灰尘。”

  那人:“……”我就安静的看着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正准备再接再厉,手腕上一凉,低头一看,一个通身翠绿的镯子已经滑倒了我的手腕。

  我一僵,疑惑的看着他:这镯子,真货吗?

  他看了我一眼:“这镯子跟随我已有几百年,几百年沧海桑田,它依旧光滑如初。”

  我睁大眼睛看着它:貌似是古董?

  那人幽幽的眼神飘来:“所以我不希望它出现在除你手腕以外别的地方。”

  “……”

  论二者的因果关系,“这个我不能要?”要了就真的和眼前这鬼扯不开关系了。

  “嗯?”这人眼帘一撩。

  “得嘞,您放心,镯在人在,镯完人完。”

  他摸了摸我头,“真乖。”说着就去拉我校服拉链。

  我急忙护胸:“您这是要干嘛?”

  “哦。我检查一下你还有没有其它病。”

  “……”这人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最后无奈力气、胆子不如人家大,硬生生的被他在医务室这地方就地正法。

  “你以后有事可以通过镯子唤爷。”

  “得嘞,您老慢走,不送。”

  他似笑非笑的睨了我一眼,狠狠地掐了掐我的脸蛋,然后消失不见。

  “雨荨啊!我来接你回宿舍了。”门外突然传来了陈筱姀的声音。

  “你是?”医生和陈筱姀一起推门进来。

  “我是雨荨的同学。”陈筱姀快步向我走来,挽着我的胳膊,“我来接她回宿舍,这些天雨荨麻烦您了,我在这儿谢谢您了。”

  医生笑得一脸纯良:“医生嘛,救死扶伤是我本分。”

  “您真伟大。”

  “这是我的分内之事。”医生突然向我看过来,想起刚刚和那人在医务室里胡闹了一通,我老脸通红,就听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姑娘,你这身体,不适合剧烈运动啊!”

  

阴婚不散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阴婚不散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阴婚不散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