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春风》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主角醉春风)

  • 时间:
  • 醉春风暖蔷
  • 来源:WD

《醉春风》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主角醉春风)

《醉春风醉春风》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醉春风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6章神秘人物

她厌恶地闭上了眼睛,若是换了平时,这些人的脏手就是只碰到她的一片衣衫,她都会砍了他们的狗爪子。可是现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吗?都怪自己一时大意,低估了对手。

大胡子皱眉,踱着步子,“不对啊,她的身上不可能一两银子也没有啊?北海分舵的银子可是都进了她的腰包。”

醉春风心里也在纳闷,自己的银票明明就放在腰间,怎会没有?根本无人近过自己的身啊?她的脑中又闪现出了楚十九那赖皮赖脸的笑容,自己抱着他时,天啊,这家伙原来还是个小偷?

那个大胡子瞅着眼前的美人,只是马上就要死了,因为他下了大剂量的毒。突然阴阴一笑,“既然你不肯说出银子的下落,那么在你临死前看来要让我好好地伺候一下你了?”

醉春风眼里的光如烛火被风吹熄了一般,吓得一抖,“你敢?”

“事到如今,一不做二不休,我又有何不敢?就算真有什么事情,这笔账也是算到明月楼的头上,也是青木教和明月楼的火并。说白了都是上层人物的斗争。”

醉春风想着绝对不能让这些人玷污了自己。质本洁来还洁去,大不了一死,现在只有咬舌自尽了。

正在这时,只见一道白光起,一个黑色的身影不知何时来到了醉春风的身边,他的身形有如鬼魅,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到来的。他手中拿着一柄玉质的折扇,全身都散发出清冷的气息。脸上戴着金色的面具。

大胡子惊呼,“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衣男子冷笑,“这个你不用知道,你只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去见阎王爷就对了。”他手一挥一道结界就在面前筑起。

那些冲上来的人撞在结界上,都如被雷电之火击穿了一般,瞬间变成飞灰。那到底是怎样的术法,比之武功又不知高了多少倍。醉春风心里不禁暗暗钦佩,此人到底是谁?如此高深的术法,原来这世上除了师父,还有人有如此冲天的本领。

大胡子已经彻底被骇住了,他想要跑,腿都吓软了,因为他发现那个黑衣男子嘴唇好似动了动,发出一声清啸,不知从哪里幻化出无数只白额吊睛猛虎已经将剩下的人和大胡子团团围住。

剩下的事就不复杂了,这些人都会成为老虎的腹中餐。

黑衣男子解开了她的穴道,并且拿出一颗白色莹润的药丸递给她,“吃了它,你的毒立马就会解除。”

醉春风怔怔地接过了药丸放进了嘴里,果然不到片刻她的毒就解除了。

“多谢公子相救之恩,大恩大德无以言谢,还望公子告知姓名,待我回去后,必备重礼当门致谢。”

黑衣男子挥手笑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若是有缘,当会再见。”说罢已如风一般消失的无踪迹了,来的匆匆,去也匆匆。

只剩她怔在当地,这到底是怎样的人物,有如此高深的术法,有如此狠辣的杀手。经过此事她的一片雄心仿佛被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却不知原来不过如此。今日还差点折在此地。

所以她决定还是先回教里再说,只有一个人又上路了。只是脑中一直盘桓着那个黑色的身影,好像一场梦一样。

到了小镇之上,外面已经黑透了,若不是有几盏灯笼照着,她都看不到路了。可是现在自己身无分文,到哪里去吃饭住店呢?若是去抢,万一被人认出了自己是红云戒的主人,传了出去青木教的脸面可往哪搁?实在不行就去偷吧,可是偷谁的呢?她想了半天,还是先进去吃一顿饱饭在说吧。

她走进了镇上最大的酒楼,因为这家门口的灯笼最亮。面对小二的热情她心里都有些发虚,可是一闻到酒香饭香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吃饱了再说,最好把过两天的量也提前吃出来。

小二也很诧异这个瞧着标致的大姑娘,小身板也不壮,吃起饭来跟饿狼差不多,狼吞虎咽地不一会儿一只烧鸡就进了肚子,吐了一桌子的鸡骨头。酒也喝了一大壶,只是吃饱喝足后,她还在那里蹦豆似地吃花生米,也不见结账的样子。

她也感到了小二目光的灼热,只有东望望西望望,心里在琢磨着对策。

  

——

 

第7章又遇灾星

她的目光突然定住了,因为她看到了那个灾星,对就是那个扫把星。自从见到了他就开始倒霉,而且还把自己的银票都给偷跑了,害得自己个现在好像是个吃白食的,在这受人的冷眼。

“啪”地一声,楚十九脸上就挨了重重地一个耳光,嘴角都被打得流出了血丝。这个女人的手劲还真是不小,居然好像老鹰拎小鸡一般就给自己个拎到了椅子旁,往那一淋达。

这速度太快,反应过来的楚十九,捂着红肿的半边脸叫苦,“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怎么见面就打我啊?我可是帮了你的大忙啊?”

醉春风吹了一口气,冷哼,“你个不要脸皮的小偷,偷了我的银子,打你一巴掌那都是轻的了。我可告诉你赶紧麻溜地把银票给我,否则有你好看。”

楚十九真是委屈啊,“我巴巴地来到这里,不就是给你送银票的吗?要不然我若是躲起来,你以为自己还能找得到我吗?我当时就是见你太过托大,所以想着与其这银票落在那些强盗的手里,还不如便宜了我呢。所以我就一直在后院偷偷地瞧着你,我想着你要是死了,这些银票我就要了,你要是活了,这些东西我就还给你。”

她忙问,“那你一定看见那个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了?你知道他是谁吗?”

楚十九把银票往桌子上一撂,“我一个小混子,哪里能知道那个大人物呀。”

她一想也是,自己真是糊涂了,她数也没数就将银票放入了怀里。心里对他还有些愧疚,自己刚才不分青红皂白还给了人家一巴掌。

楚十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支吾着说:“我才花了一千两,不过这就算你给我的好处费得了。”

醉春风眼睛一瞪,不可置信道:“这才多大一会功夫,你就花了这么多,干啥去了?”她瞥着他涨红的脸,“该不会是去找女人了吧?我都看到了这酒楼的对面就是一家院子。”

他不服气地说:“我不是说了吗?我找女人还用花钱,向来都是女的倒贴给我的。”

她啧啧了两声,“你可别吹牛了,要不银子怎么不见了?”

他硬着头皮说:“我是去了对面的院子,不过不是花在了女人身上,是去还赌债了。”

她旋即明白过来,那院子里一定是开了地下赌场,冷言冷语地说:“都还利索了?”

他尴尬地说:“还是还上了,不过我一时手痒就又玩了两把。又欠了两千两,所以我想着明天我也要逃开这里了。要不然三天内还不上赌钱,那些家伙扬言要剁了我的右手。”

醉春风奇道:“那你为何不索性一起都还了?”

“这次他们赢我的钱是作弊才赢的,我都拆穿了他们的把戏了,他们就把我轰出来了,所以我不打算还了,我要跑路。”

“这赌吗?向来都是玩一些猫腻的。好在你醒悟了,以后还是少碰的好。”她一副教导的口吻,临走还给了他一张百两的银票,算是让他做路费的。

楚十九玩味地扯过银票,“放心,我将来一定会还给你的。”他说的意味深长,让醉春风突然感觉怪怪的。

她住了一宿,第二天,上了官道,醉春风雇了一辆马车,快马加鞭,半个月的光景,她终于回到了晋安城。

眼瞅着就到了青木教总坛的大门口,怎么还没看到大师哥的身影呢?明明飞鸽传书告知了回来的时间。心里有一丝失落,她迈着沉重的步伐推开了大门,来到了绿雪阁。

水千柔正在和阁中的几位护法讨论事情,见醉春风回来了,喜出望外,赶紧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嘘寒问暖。醉春风和师父交接完事务,就先退出来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暖意,已经三个多月都没回来了。屋子里收拾的一尘不染,桌上玉瓶中插着她喜爱的百合花。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准备好的,她对待下属有时是严厉的,要不然一个女人如何能够撑得起偌大的青木教,她需要比男人更敏锐的神经和铁腕的杀伐决断。

可是面对自己她永远像是一个最慈爱的母亲,就像刚才在几位护法面前依然是掩饰不住对自己的喜爱。

自己在七岁那年的灾荒中就失去了父母,若不是师父,自己也早就饿死了,哪来的今日?在刚才和师父的谈话中,师父还告诉自己大师哥也出去执行任务去了,所以才没有来接自己。她就知道要不然师哥肯定会来接她的。

师父说师哥就在城中的翡翠楼里,说是要调查明月楼的奸细。她估摸好时间,躺在床上睡了一觉,睡醒后,她对着镜子打扮了一番,就悄悄出门了。

——

 

第8章情病难医

到了翡翠楼下,她远远地在一棵大柳树旁站着,心里想着师哥见到自己的神情。天色越来越暗,她百无聊赖地用脚踢着树旁的小石子,背着手,嘴里就差没吹口哨了。

她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等到了月上中天,那一轮圆月在树影婆娑中洒落下阵阵清光。晋安是极南之地,这里还是夏季,河边池塘里的花才刚刚盛放,不时还可以听见青蛙的鸣叫。而自己才从极寒的北地归来,想想还是这里比较好。

脱去了厚重的貂裘大衣,一身剪裁时兴的淡紫衣衫衬托着她凹凸有致的曲线。墨发凌乱,束发的金丝带在风中飘扬。时间过得太快了,如白驹过隙一晃眼她已经来青木教十三年了,如今她已经是双十年华。从十五岁开始执行任务,五年的时间她为青木教立下了无数功劳。

从前的她因为年龄小,总是缠着师哥,师哥对她也是颇多娇宠,就连大师姐对她也是几多爱护。可是以后呢,随着时光的推移,自己总不可能一辈子都缠着师哥的。除非……

想到这,她只觉浑身都打了一个激灵,她怎么可以如此想?这是多么大逆不道的想法呀?

头一抬,目光触及了那个翩然的身影,一袭白衣纤尘不染……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从翡翠楼里走了出来。她的心中突兀一喜,眉梢眼角都不受控制地添上了笑意。她的脚步还未抬起,一个绿衣长发的女子已经不知何时走了过去。

李东风一抬头见杨晓风来接,笑道:“这么晚了,你还出来干什么?”

绿衣女子微微一笑,手里还拿着一把油纸伞,“天色好像要下雨了,你又没带伞,我就出来接你一下。”

李东风柔声说:“你来多久了?”

“我刚到,你就出来了。看来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她的眼里晕着深深的笑意。

醉春风赶忙躲到了树后,瞧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他的手扶在她纤细的腰间,那么温柔,心里莫名一阵发酸。是啊,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更何况自己来得也不早,在她来到青木教的时候。他的身边就已经有了师姐,他们才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并且从小就订了婚约。自己还能妄想什么呢?

她抬首望天,自己竟然不知道天都阴了,师姐总是那么温柔,不过她送的又何止是一把伞,那是一把刀。她要割断师哥和其它女人的任何联系。

若是以前,还可以说是自己年纪小,可以整天缠着师哥玩,可是现在就连这个借口也不能再用了。若是还和师哥保持过于亲密的距离,难免会惹来别人的闲话。可是她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她仰头不让泪流下来,望着浓云密布的苍穹,她颓然靠着大树坐下。

浓云密布,一开始是黄豆大小的雨点好像急鼓一样敲打在她柔软的脸上。慢慢地她精心化好的妆容反而让她的脸好像涂满了油彩一般活成了稀泥。渐渐地雨点变成了无数道雨绳狠狠地抽打着地面。

又开始打雷了,这雷声让她猛地一震,又将她带回了五年前的那一晚。那一晚也和今日一样,星月都被漫天狂卷的风云挡住,那时她才刚刚可以单独执行任务,才刚刚进入这所谓的江湖。

往事如烟,看似被尘封,其实一直未曾褪色。只要一个口子撕开,立马回闪在眼前,鲜活如昨。

为了捣毁千金阁,她充当了细作,那个好心的男子明珠哪里知道将自己带进千金阁的那一日起,他们的覆灭就不远了。他是千金阁的副阁主,他的姐姐楼梦庄是千金阁的掌舵者。

他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子,武功文采都是一流的,他谈得一手好琴,人又长得俊俏,是无数闺阁少女的梦中情人。他们的第一次相识,是在一片桃花林里,他坐在树下抚琴,落花纷纷跌落在琴弦之上。他修长的手指灵动地拨弄着琴弦,花树白衣好似天上的谪仙一般。

突然他的琴声停了,虽然还相隔很远,不过明珠却听到了脚步声,他听出了那是一个女子的脚步声,她的身后还有四个男人的脚步。很明显这是一个女子被恶人追赶的过程,一切也都顺利成章,这本就是为了让他英雄救美而演的一场戏。

醉春风虽然初入江湖,但是从小师父对她的训练,她演得很好,当她拼命向那个白衣男子求救的时候,她惊惶的眼神,是那么的无力,她躲在他的身后求着他救命。

他救了她,赶走了那些恶徒,可是她仍然吓得好像一只受伤的鹿惊慌失措,还在瑟瑟发抖,她的纤手仍然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角。她对那个好心的男子断断续续地讲述着自己的身世,她说自己的父亲因为欠了赌债就把她卖到了院子里,她不想接客就逃了出来,她还在不经意间露出了胳膊上的累累伤痕。

——

醉春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醉春风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醉春风小说全文

醉春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醉春风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醉春风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