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自怜》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主角颜卿)

  • 时间:
  • 卿自怜十六笙笙
  • 来源:WD

《卿自怜》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主角颜卿)

《卿自怜颜卿》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卿自怜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六章及时雨

不知为何,看见颜嫣这样,颜礼的心里没有半分高兴,反而是有些沉重。

“嫣儿啊,爹希望你能进宫看看你的大姐。”颜礼语重心长地说道,提起颜卿的时候,他总是最心疼的,“她才十六岁,就成了一朝太后,肩上承担的东西太多,需要有人好好陪陪她。”

“嗯。”颜嫣点点头,她也很久没见过大姐了,正好这次去宫里好好陪陪大姐。

“我也要去。”颜一再次重复道。

闻声,颜礼爽朗地笑了出来,他看着颜一说道:“好好好!你一起去,让你们三姐妹好好聚聚!你们两个是卿儿最亲近的妹妹,有你们进宫好好陪她,相信她心中的忧愁一定会分解不少的。”

颜卿,颜家的嫡女,天生贵命,在她刚及笄的那一年被皇上南宫城看上,这在当时被天盛朝的百姓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话来谈论。当时的后宫里美人无数,可都不及她的美耀眼,南宫城夜夜召她侍寝,却总会在最后让她服药,导致她一直都没有自己的孩子。

南宫城沉迷美色,昏庸无能,可他却很清楚颜卿是一位很聪明的女子,他将她捧在手心里,甚至废了当时的皇后,让她坐上后位。

这在当时可在百姓那里引起了讨论,有人说颜家的女儿是妖女,迷惑皇上;有人又说是这皇帝沉迷美色,昏庸无能,跟颜家的女儿毫无关系;也有人说这是凤命所归,毕竟颜家的嫡女聪慧貌美,坐上皇后之位是理所当然。

所以后来十六岁的颜卿才能名正言顺地成为太后。

她宠冠后宫,却不骄不奢;十六岁成为当朝太后,依旧是宠辱不惊。

今日的天空看起来灰蒙蒙的,毫无平日里清亮的感觉。黑压压的乌云汇集在皇宫上空,一阵阵阴冷的风不时地刮出来,狂风暴雨随时都可能来临。

凤鸣宫外的凉亭里,颜卿面容憔悴地坐在那儿独自饮茶,身着单薄的轻衫,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被风给刮走,可她却浑然没感觉。

沫儿进殿里拿了一件银白色的狐裘给主子披上,眉眼低垂,十分恭敬地说道:“太后,您的身子还很虚弱,莫要着了风寒。”

露在外面的两只手早已经被风吹得冰冷,可颜卿就像毫无感觉,神情木愣地喝下一杯又一杯的茶。此时她脑子里出现的画面全是昨日舒哥哥在大牢里晕过去的面容,耳边回荡的是昨日舒哥哥在凤鸣宫叮嘱沫儿的话。

舒哥哥是关心她的,是在乎她的,可为什么当初皇上要迎她进宫的时候,他不出来为她求情?她从来都不想进宫享受这荣华富贵,她只想和他一起过平平淡淡的日子。

难道说这么些年,舒哥哥都不曾明白她的心意?

虽说今日的视线看起来很是模糊,可沫儿还是一眼就看见了那抹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明黄色身影,她赶紧禀告道:“太后,皇上来了!”虽是恭敬的言辞,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女儿家见到心上人的激动喜悦。

只可惜现在出神的颜卿根本无心留意这些。

“奴婢、奴才参见皇上!”凤鸣宫里的一众人赶紧下跪请安,声音浩大。

南宫欢的身姿还是那么的单薄,今日的他也披了一件狐裘在外面,这样看起来就更加羸弱了。因为天气的变冷,他的一张脸也是愈发的苍白,唯有薄唇还可以看见一些血色。

他朝着凉亭里的颜卿恭敬地说道:“儿臣给母后请安。天气转冷,母后为何不在殿内歇着?”

闻声,颜卿这才从自己的思绪里回来,看着精神不是很好的南宫欢,她的心里不免多了几分心疼,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很温柔,“哀家在殿内待烦闷了,所以才会想在这里吹吹风。既然你来了,那就进殿内去。”

说罢,颜卿迈着轻盈的步子往殿内走去。

沫儿在偷偷地瞥了一眼皇上之后,赶紧抬步追了上去。

殿内着实比外面暖和得多,颜卿的脸色也比在外面的时候好了很多,她解下狐裘,立马窝在了软榻上,此刻的她看起来就是一位活脱脱的娇俏女儿家。

沫儿赶紧抱来锦被给主子盖上,要是太后的身体有了什么闪失,她可是担待不起的。

南宫欢的身子很是虚弱,在走进大殿的时候,时不时地用锦帕捂着嘴咳嗽,脸色也是愈发的苍白。

“欢儿身体不好,就不要来给哀家请安了,好好在寝殿休息便是。”

温软的嗓音在他踏进大殿的那一刻响起,这让他原本冰冷的那颗心温暖了不少,南宫欢虚弱地扬起一个微笑,轻声道:“儿臣以后会养好身体再来向母后请安,莫要母后替儿臣担心。”

南宫欢坐在另一边的软榻上,随侍的小顺子眼疾手快地拿来一个垫子垫在他的身后,这样会让他觉得舒服些。

大殿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开口说话。

颜卿斜靠在软榻上闭着眼假寐,两道秀眉间是深深的疲惫,可眼前浮现的全都是舒哥哥昨日虚弱的面容和他那受伤的手臂,昨日她如果没有去大牢,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她根本不敢去细想。

南宫欢的眼神很温柔,轻轻扫过那颗火红耀眼的朱砂痣,他的嘴角一直洋溢着一抹宠溺的浅笑。

他知道那闭着眼假寐的人正在出神。

外面骤然响起哗啦啦的雨声,就像是有谁往下面泼了一大盆水一般,雨声轰轰作响,这让原本闭眼的颜卿慢慢睁开了眼睛,她透过窗户凝望外面豆大的雨珠。

“这雨真是来得及时”,颜卿的眸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外面,“看来准备的祈雨大典也不用了,正好欢儿你身子虚弱,你这下可以免于辛劳。”

她将目光转到了南宫欢身上,这眼神里面不似平时的死寂,这里面有温柔,关心。

“嗯。”南宫欢低低地应了一声,“这场雨真是及时!”

最后一个字的话音落下,大殿里再次陷入了深深的安静。而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从琉璃瓦上可以清楚地看见雨珠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停地往下掉。仿佛这场雨根本就停不下来了。

“舒大人可还好?”

颜卿柔柔的嗓音自口中传出,虽说外面的雨声很大,很震耳,可南宫欢还是听得很清楚,心底突然就扬起了一阵阵的苦笑,他就知道,她不可能不问舒弦的。

“御医已经为舒大人诊治包扎过,已无大碍。”他说得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嗯。”

 

第七章颜家二女进宫

这一轻轻的应答被震耳的雨声给深深地淹没了。

沉默半晌,颜卿黑漆的眸子盯住南宫欢,“欢儿,如今你身为一国之君,而后宫连一位妃嫔也没有,是否也该考虑选秀之事了?”

闻声,南宫欢的嘴角慢慢溢出了一个苦笑,他与她四目相对,“母后,儿臣后宫里已有一人,心里亦是只有一人。选秀之事,儿臣是不会进行的。就当这个规矩到了儿臣这里被废了吧。”

颜卿的两道秀眉微微皱了皱,继而又舒展开来,她双眸低垂,看不清她此刻到底是什么样的神色。

而沫儿在听见这话后,却是浑身僵住了一般,她的眸子里充满了心疼,在她转眼看向颜卿的时候,眸子里又充满了恨意。

“欢儿……”颜卿又再次轻声唤了一次。她自是知道刚才的那番话是何意思,可是她不能点明,她现在最好的不就是要装糊涂吗?

南宫欢突然扬起一个很是温柔的笑容,眸子里闪着璀璨的光芒,他就这般和颜卿四目相对,他说:“朕的终身大事,朕自己心里清楚,就不劳母后时刻记挂了。”

“可是这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不是那么容易说废就废了的,就算哀家不催你,朝堂里的大臣也会催你。”颜卿还是希望他能够尽快为后宫增添佳人,繁衍子嗣。

提起朝堂,南宫欢眸子里方才还在闪烁的光芒突然就黯淡了下来,他用闷闷的嗓音说道:“朕这个皇帝不做也罢,就算朕现在是这天下的主,可手里还是没有真正的权利,简直就是个窝囊废!朝堂里除了老师真心为朕,其余的大臣有哪一个不是心向着慕决?朕虽是南宫家的人,可朕知道他们都瞧不起朕。”

看着这样自怨自艾的南宫欢,颜卿心里很是心疼,她缓缓道:“你既然坐在这皇位上,你就是这天下真正的主!现在手里没有一兵一卒又如何?迟早有一天所有的权利都会回到你手里。你是皇帝,是天下人心中的顶梁柱,你不能只是沉浸在抱怨中,你要学会把自己变得更强大,让别人不敢小瞧你,让朝堂里的每一位大臣对你心悦诚服!”

听见太后的这番话,小顺子的眼里闪烁着赞叹的光芒,随即他又转头无奈地看看皇上,他希望太后的这些话能够点醒皇上。

南宫欢死寂的眸子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她的双眼,然后他坚定地应了一声“嗯。”

随即他又道:“慕将军随意出入后宫,这实在是坏了规矩,同时也会坏了后宫女子的名声。不知母后可想过要怎么告诫慕将军?”

他的嘴角总是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颜卿看了,心里总是会有一阵阵的抽痛。

想起慕决对她说过的话,她就在心底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这男人为何要对她穷追不舍,“哀家会找慕将军好好谈谈的,毕竟不能坏了宫里的规矩。”

南宫欢点点头,他希望以后不会在后宫里瞧见慕决,他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着邪魅的气息,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危及颜卿,所以他更想慕决和颜卿不再见面。

他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他生气时说过的话,当时她并未做出应答,不过他相信她心里都是清楚的,只不过一直在装糊涂罢了。

颜家不仅和舒家是世交,同慕家也是世交。慕决、舒弦和颜卿三人一齐长大,算是青梅竹马。慕决自小便倾心颜卿,而颜卿却把一颗芳心都放在了舒弦身上。

慕决对颜卿痴迷,同样颜卿对舒弦痴情。

次日,天空中下着朦朦细雨,处处都充斥着安静二字。颜家的马车缓缓驶至宫外,驾车的小厮赶紧拿出长凳放在下马车的地方。

车厢里坐着颜家两位女儿,颜嫣素手撩开车帘,动作优雅且缓慢地下了马车。今日的她一袭湖色罗裙加身,给平日里的俏皮平添了一份温婉,精致的小脸配上简单大方的妆容,让人看起来煞是舒服,三千青丝只用一根碧色的玉簪挽住,落落大方。

颜一的目光平静地扫了一下那个凳子,然后动作利索地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毫无女儿家的优雅,更别提大家闺秀的风范。今日的她一身简单的白色罗裙加身,跟眉间那颗耀眼的朱砂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本就绝美的面容上不施粉黛也可以吸引周边众人的目光。

“一妹,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出行在外一定要有大家闺秀的风范,你怎么总是忘记?”颜嫣脸上两道精致的秀眉轻轻皱在了一起,言辞之间尽显责怪之意。

颜一依旧是目光平淡地瞥了颜嫣一眼,然后说:“我不喜欢。有二姐姐这位大家闺秀就够了。”

“你呀!待会儿让大姐好好说说你!女子没有女子该有的行为举止,以后会叫人笑话的。”颜嫣伸出白皙的指尖轻轻碰了碰颜嫣的额头,眸子里尽是笑意。

颜一布满地投过去一个眼神,然后道:“二姐姐这么啰嗦,也只有舒哥哥受得住!”

听到舒哥哥三个字,颜嫣的脸不知不觉地就开始泛红,脑海里竟然又浮现出了那天在马车上的画面。

在她出神的时候,颜一已经拿着颜家的令牌朝宫门口的侍卫那儿走了过去,金灿灿的令牌暴露在空气中的一霎那,宫门口的侍卫都齐刷刷地跪下,“属下参见颜小姐!”

闻声,颜嫣这才回过神来,然后赶紧走到颜一身边。

虽说颜家是世家贵族,但也还没到让宫里的侍卫都恭恭敬敬的态度,这一点让颜一的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都起来吧。”

待走进偌大的的皇宫之后,颜嫣才兴奋地对颜一说道:“刚才你说话的样子真的好有气势,我觉得你就应该做个男子!要是男子,一定会倾倒众生的!”

闻声,颜一的嘴角无语地扯出了一个笑容,眼底的光芒却显得十分黯淡。

颜嫣和颜一这是第二次来皇宫,第一次是在颜卿大婚的时候。所以此刻的她们完全找不到凤鸣宫的方向,她们只觉得这富丽堂皇的宫殿都快把她们的眼睛给晃晕了,每座宫殿看起来都好像是一模一样的。

“请问一下,凤鸣宫怎么走?”颜一大方地挡住一个行走的宫婢问道。

这位宫婢低垂着眼眸,当她的目光接触到那双精致且华贵的绣鞋时,她就赶紧恭敬地禀报道:“回小姐的话,朝前面一直走,那座最大的宫殿就是。”

 

第八章久别重逢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颜一缓缓露出了一个笑容,“谢谢。”

宫婢抬眼的一瞬间,正好看见了颜一眉间的那颗朱砂痣,她心里猛然一惊,她差点把面前的人看成了太后,不过细看之后,便会发现面前的小姐原来是颜家的三小姐。

天盛朝的人都知道颜家乃世家大族,更有三位贵女,尤其是大小姐和三小姐的容貌最为瞩目,且眉间都有一颗火红的朱砂痣。

宫婢盯着颜一发愣的时候,一旁的颜嫣却抬袖掩嘴轻轻笑了出来,一双晶莹的眸子里更是盛满了笑意,“一妹,你就是长得好看,没想到女子也会被你的容貌所迷住!”

闻言,宫婢忙惶恐地说道:“颜三小姐,是奴婢失礼,请三小姐莫怪。奴婢告退!”

于是这位宫婢怀揣着一颗忐忑的心低眉顺眼地走开了。

颜一无奈地瞪了自己的二姐姐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这位二姐姐总是喜欢拿她开玩笑。

颜嫣笑也笑过了,她要是再下去,肯定会惹一妹生气的,“走啦走啦,我们赶紧去凤鸣宫找大姐。”

凤鸣宫

颜卿身披银白色的狐裘坐在朱漆色的长廊上,三千青丝只用一根简单的发带挽住,微风徐徐吹来,青丝调皮地随风飞舞,乍一看像极了画中的仙子。

沫儿刚刚泡好了一杯茶,她轻轻踱步来到颜卿身边,却没有开口说话,只神情怔怔地看着那张侧眼,很快,她的眼里便浮现出了嫉妒,仇恨的眼神,只是那么一会儿,之后又被她好好地给掩饰了下去。

“太后,喝口茶暖和身子。”她谦卑地双手奉上茶杯。

颜卿轻轻应了一声,恍恍惚惚地伸过手去接茶杯,但却一个不小心直接打翻了茶杯,立马滚烫的茶水连同茶叶全都洒在了沫儿的身上。

沫儿惊呼了一声,然后泪眼婆娑地望着自己被烫红的双手。

茶杯摔在地上的声音这才把颜卿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她赶忙站起身子望向沫儿被烫的双手,原本还算白皙的双手因为她的一个不小心,瞬间就开始红肿起来,有些地方还可以看见水泡。

“沫儿,对不起,刚刚是哀家出神了,你赶紧去太医院看看,这些天哀家身边就不用你服侍了,你好好休息。”

沫儿的眼里噙着泪水,她轻轻咬了咬嘴唇,“谢谢太后。”说罢,她就赶紧朝太医院赶去。

看着地上的茶杯碎片,还有一片零碎的茶叶,颜卿轻轻唤了一声,“来人,赶紧把这里收拾了!”

说完,她进了大殿里歇息。

在她刚刚拿起一卷书准备看的时候,外面的一位小太监就急急忙忙地跑进来通传道:“启禀太后,颜二小姐和三小姐来了。”

闻声,颜卿立马从软榻上坐了起来,眼底不再是那么的空洞无神,充满了激动。

颜嫣和颜一各自带着笑容踏进大殿里,当她们看见有些憔悴的大姐时,心里都是很心疼。

她们站定,不约而同地朝颜卿的方向叫了一声“大姐!”

这一声大姐有多久没听过了,颜卿已经不记得了。此刻的她眼里蓄满了激动的泪水,她几步上前拥住颜嫣和颜一,哽咽地说道:“嫣儿,一妹……”

看见大姐这样,颜嫣的眼眶也不禁开始泛红,上一次和大姐见面还是在大姐进宫的时候,这一次算是她们久别重逢了。

颜一倒是镇定得很,不过她的双眼里同样是充满了激动,她终于见到大姐姐了!

一个小小的拥抱之后,三人围在朱漆的圆桌边,侍女很快地端上来了三杯茶水,清幽的茶香慢慢升腾。

颜卿浅尝了一口,然后温柔地才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来宫里?而且连一个侍女也不带?”

“爹叫我们来看看大姐,带着侍女麻烦,所以就我和一妹结伴进来宫里了。”颜嫣笑着回答道,眼底泛着俏皮的光芒。

“爹,他老人家还好吗?”颜卿的嗓音突然变得有些闷闷的,眼神也不再直视颜嫣。

“爹很好,心里一直都记挂着你”,颜嫣柔柔地回答说,“就是不知道大姐什么时候能回家看看。”

提起回家,颜卿眸子里的最后一点光芒也熄灭了。以前她入宫为妃,就不再是自由之身,就算她现在成了太后,拥有很高的权利,但依旧不是她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也想回家陪陪爹,可是现在不合适。

“再过些时日吧,新帝刚刚登基,宫里还有很多要忙的事。”她的口气淡淡的。

“大姐姐,做太后好吗?”一直不说话的颜一突然开口说道,她睁着一双闪亮的眼睛望着颜卿。

颜卿的嘴角慢慢溢出了一个苦笑,“我也想有平常女子的真性情,可就是因为坐在这个位置上,我不能去做真正的自己。一妹,说实话,大姐姐很羡慕你和嫣儿。”

“大姐,你才十六岁,肩上的东西就承担了这么多,你是很了不起的。你既然不能在别人面前做真正的自己,那在我和一妹面前应该可以吧?”颜嫣扯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望着颜卿。

看着自己的两个妹妹,颜卿欣慰地笑了出来,然后轻轻点头。

另一边,沫儿在太医院包扎好了双手,在路过一座废弃的宫殿时,突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捂住了嘴,直接拖进了那间宫殿。

那一刻,她的心跳得无比快,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

这座宫殿里杂草丛生,凄凉破败,像是冷宫的样子,可又不是冷宫,平日里甚少有人进来。

沫儿被一个陌生男子强行拖入大殿之后,那人一把将她摔在了地上,并且眼疾手快地放了一块布堵住她的嘴,防止她的呼救声引来外面的太监宫女,同时那人也死死地攥住了沫儿的手腕,勒得生疼。

沫儿用惊恐的眼神望着面前这个戴着黑色面罩的男人,她的双腿还在不停地挣扎,她希望能赶紧逃离这个男人的桎梏,因为她从这个男人的眼底看见了潜伏的危险,她很是害怕,害怕得已经忘记了被按住的双手上面还有烫伤。

卿自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卿自怜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卿自怜小说全文

卿自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卿自怜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卿自怜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