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主角夏婉江邵白)

  • 时间:
  • 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雪涩
  • 来源:WD

《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全文完整版(主角夏婉江邵白)

《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夏婉江邵白》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六章少看一眼都可惜

白皙的肌肤如刚剥壳的鸡蛋,吹弹可破,一双水润大眼睛潋滟清澈,仿佛纯净的一汪池水。

浓密褐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看着优雅妩媚。

一袭粉紫色的短款蛋糕裙穿在她身上,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身上玲珑有致的身材,短款披肩小外套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又带着几分俏皮可爱。

这真的是准备去领结婚证吗,确定不是去拍婚纱照?

透过对面那面大镜子,夏婉的眼神忽然瞥见左边角落里,江邵白眼神当中转瞬即逝的惊艳目光。

夏婉故作不在意的起身,走到江邵白身侧,懒懒的道“走吧。”

虽然把她打扮这么好看她心里的确很满意,可要她向他道谢,休想!

江邵白若有深意的抬眸看了她一眼,脸上并没有过多表情,只是抬手示意保镖可以出发了。

抵达民政局门口的时候,还不到八点钟,可今天日子特殊,民政局门口早就已经排起了长龙。

夏婉坐在车内,盯着外面的人山人海,迟疑的道,“我看……我们还是回去,改天再来吧。”

身旁的人久久没有回应,夏婉疑惑的扭过头,发现江邵白不知何时已经在保镖的搀扶下,已经下了车。

他该不会,要准备去排队吧,这么长的队伍,起码得排到中午才能轮到他们。

不过转念一想,他坐着轮椅,就算排一整天队也不会感觉累的。

收到江邵白疑惑的目光,夏婉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下了车。

黑衣保镖推着他走到队伍最后边的时候,却并没有停下,而是顺着队伍继续往前走。

难道他还想强行插队?

周围不断的有好奇和惊艳的目光冲着他们投过来,夏婉被这么多人盯得有些不自然,于是只能低着头跟着江邵白的轮椅继续往前走。

终于走到队伍最前面,夏婉这才发现,排在最前面的五个人都是清一色的黑衣保镖。

原来江邵白早早的就派人过来排队了,好吧,服了。

“小叔?”队伍当中,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夏婉听到这抹声音之时,身体忍不住僵硬起来,正廉?

她缓缓抬眸,看到队伍不远处,江正廉和夏温正手挽手的在排队。

而江正廉一开始显然没认出她来,待到他缓缓将视线从江邵白身上转移到夏婉脸上时,脸上的表情瞬间怔住。

这个身材姣好,面容美若天仙的女人,居然是他前不久才甩掉的未婚妻夏婉?!

江正廉一开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是认错了人,可等到他看清对面人脸上那颗痣和夏婉脸上的痣在同一处时,这才相信这个不争的事实。

只是,她的变化为何会如此之大。

两年不见,回想起昨天早上看见她时,他还带着当初她又丑又胖的记忆,所以连看也不愿看她一眼。

而当时她的身体都被被子给遮住,双眼也由于哭泣而红肿,他向来烦女人的眼泪,以至于忽略了她这两年来的变化。

可现在,少看她一眼都觉得可惜。

夏温捕捉到江正廉眼里的那一抹贪婪的神色,气呼呼的拽了拽他的手,“正廉,你还看那贱人做什么!”

江正廉收回了视线,微微蹙着眉,语气有些不悦的道,“我就看一眼怎么了?”

说话间,他的眼神还禁不住时不时的朝着夏婉细长的大腿瞧去。

夏婉看见夏温和江正廉紧靠的身体,心里还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正廉会和姐姐在一起了?

她不在的这两年,他们都一直在一起吗?

夏婉想到此,眼神忽然变得有些黯淡。

江邵白感受到身侧的小女人魂儿又被牵走了,淡淡的伸手捏着夏婉的掌心,对她说道,“我有话对你说,把耳朵凑过来。”

夏婉低下头看着他,有些不情愿的道,“干嘛?”

即使不愿在江正廉面前跟江邵白隔得太近,但为了夏家整个家族,她不得已还是微微弯下腰,“说吧,什么事。”

江邵白并没有吱声,只是抬起一只手轻轻抱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在她的红唇上一印,然后又将口红印到了自己衬衣领口上。

夏婉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不解的看着被他弄脏的衣领,心里暗骂,马德智障!

好好的一件白衬衣,他非得搞脏才满意。

夏婉不知道的是,刚刚她和江邵白的互动,在别人眼中,就像是一对恩爱夫妻在说悄悄话。

拍照的时候,摄像师看见了江邵白衣领上有一抹杂色,忍不住皱了皱眉,“怎么搞的,怎么衣服弄脏了也不洗洗,这么重要的证件照怎么这么随意,这样拍出来像什么?”

摄像师嘴里一边嘀咕着,一边拿着相机试看了下镜头。

摄像师又抬头看了看夏婉的嘴唇,忽然就豁然开朗,“嗯,还蛮有创意的,拍出来效果也不错。”

两人离开民政局的时候,与正要轮到拍照的江正廉和夏温迎面撞上,江正廉看见江邵白衣领上那一抹艳丽的口红,双眉禁不住皱起。

夏婉,明明应该是属于他的!

“小叔,既然你已经和婉婉登记了,那以后,是不是也该带婉婉回本宅住了?”江正廉拦住了两人的去路,忽然问道。

夏温就站在他身侧,听到他这么问后,瞪着一双眼生气的看着他,但江正廉并未理会,眼神依旧落在江邵白的脸上。

江邵白盯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手,眼皮抬也懒得抬一下,淡漠的道,“以后住哪,我们夫妻俩自会商量,不牢大侄子费心。”

夫妻俩……江正廉在听到这个词时,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

夏婉原本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看着江正廉,听到他的话之后,心里正窃喜,今后她和正廉,还是可以住同一屋檐下。

所以当听到江邵白的话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说道,“你昨晚不是说,领证后,就带我去本宅住吗?”

语毕,就见江邵白如同刀子一样的眼神射了过来。

夏婉立即闭上了嘴巴。

难道她说错了吗,昨晚他本来就是这么说的呀。

“走。”江邵白冷冷的对着推轮椅的保镖道。

江正廉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也放下了挡在他面前的手,挽唇笑道,“那我就在本宅恭候小叔与……小婶。”

——

 

第七章以后都是一家人

在回去的一路上,江正廉始终都紧绷着一张脸。

夏婉自然不会主动跟他说话,纵然现在两人已经领证成为夫妻,但他们仍是两个不同世界的灵魂。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对江正廉投怀送抱?”江邵白低沉的嗓音打破了车内的沉寂,却也使得气氛更加的阴沉。

夏婉没搞懂他忽然抽什么风,怎么会这么问,只是很随意的道,“我哪有。”

“停车。”江邵白在一个路口忽然叫停了司机,然后对着夏婉冷冷的道,“下去。”

夏婉扭头看了一眼车窗外,很是不解的道,“但是,还没到家啊。”

“下车!”江邵白的语气又加重的几分,话语当中隐隐透着愠怒。

夏婉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这男人怎么老是说变脸就变脸啊。

她迟疑了一阵,“那你去哪?”

“公司。”

“那也得先把我送回家吧。”

“难道你听不懂我的话?”江邵白转过脸来瞪着她,双眉紧蹙,眼神阴鸷,“还要我再说第三遍?”

“好好好,我走。”夏婉无语的拿起自己的包,打开车门下了车。

她才刚下车,踩着高跟鞋都还没来得及站稳,车子就已经嗖的开出了老远。

夏婉吃了一嘴的灰尘,站在原地无语的咬了咬牙。

神经病啊!

由于今天早上的精心打扮,走在路上时不时的会有人把视线投到她的身上,夏婉不得已只能站在路边,准备打个车回去。

这个路段不好打车,等了很久也没见一辆出租车过来,倒是有一辆私家车停在了夏婉跟前。

夏婉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前排的驾驶座的位置上,不过只能看到自己的倒影,正好这会车子的车窗也缓缓的被摇下,一张熟悉的脸赫然出现在夏婉面前。

江正廉缓缓摘下脸上的墨镜,看向独自一人站在外面的夏婉,“婉婉,怎么一个人?我小叔呢?他怎么把你一个人丢在这?上我车子,我送你回本宅。”

坐在副驾的夏温沉着脸,不悦的道,“江正廉,你刚才不是答应我,要和我一起去新开的那家刺身店尝鲜吗?还不赶紧走!”

“哦对,正好,婉婉既然一个人,那就和我们一起去吧。”江正廉的视线此时已经被夏婉紧紧的吸引住,并没有注意到夏温脸上似乎要爆发的表情。

夏婉迟疑了一阵,虽然心里的确很想上车,但她在刚才已经知道,自己已经嫁给江邵白,而正廉,也已经娶了她的姐姐。

从今往后,她和江正廉的距离将越走越远,如果现在再有过多的牵扯,恐怕以后,心里对他会更加放不下。

“不用了,我一个人打车回去就好可以了。”夏婉口是心非的摇摇头,嘴角噙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明媚动人。

在国外读书的这两年时间里,她不仅仅是拿到了高学历,还拼命的练习减肥,学习美容、化妆、礼仪。

短短两年时间,已经修炼得德才兼备,整个人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的就散发出一股秀丽端庄的迷人气质。

而此时,已经容不得夏婉再有任何拒绝得机会,因为江正廉已经打开车门,假装很绅士的牵着她的手,却硬是将她塞进了车的后座。

夏温见状,眼神冷冷的白了一眼后座的夏婉,不屑的哼了一声,嘴里默默的嘀咕着,“贱人,就知道欲拒还迎!”

“我就不去你们说的那家吃饭了,反正现在时间还比较早,要不麻烦正廉先送我回去吧。”最后一句话夏婉说的有些口是心非,“我不想打扰你们。”

江正廉时不时的会从后视镜里往后座看,听到夏婉这话,冲着后视镜笑了笑,道,“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何必这么见外,既然这样,我也不想去吃什么刺身了,就回家吃吧。”

夏温的手,在两人看不见的地方,紧紧的握成拳。

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夏婉回想起昨天江正廉才冷冰冰的对着她说了取消他们的婚约,今天又乐呵呵的对她说他们是一家人。

也不知她到底该感到庆幸,还是感觉不幸。

本宅的人都知道江邵白和江正廉今天会各自带着妻子回家,所以特地准备了两间新房。

因为江邵白脚的原因,所以住在一楼,江正廉和夏温的房间,则是在二楼。

夏婉还没来得及看房间是怎么样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从夏家打来的。

夏婉拿着手机一个人走到卫生间,接起了电话,“喂,爸爸,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出什么事了吗?”

夏振南的声音饱含沧桑,“婉婉,你跟江先生说过挽救夏氏集团的事情了吗,现在债主还是在不停的给我打电话,你找个时间给江先生说说这事,不能再拖了,你和他不是都结婚了吗,你可不能白白的嫁过去啊。”

夏婉抿了抿唇,“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跟他说的。”

“婉婉,我也是才知道温温和正廉的事,原来他们也是两情相悦,额,反正背景都是江家,其实你嫁得也不错了……”夏振南原本只是想说两句安慰夏婉的话,但没想到却适得其反。

而他也不经意的,说出了心里的话,与其说夏婉是嫁到江家,其实她更像是被他当做筹码,被卖给了江家,以此来换取拯救夏氏的希望。

夏婉顿了顿,随即直截了当的道,“爸,我还有事,以后再聊。”

挂断后,夏婉脸上不经意的露出一抹苦笑。

原来,在父亲眼里,她所嫁的,只是江家的背景,只要是嫁给江家人,无论是谁都可以。

夏婉出了卫生间,回到房间里,此时,江正廉和夏温也已经回到了属于他们两人的房间,偌大的房间里就只有夏婉一个人。

陌生的大房子里,她心爱的人在隔壁搂着别人开心,而她,背负着整个家族的兴衰存亡,和一个她不爱的人结婚。

夏婉越想越觉得这段婚姻可笑,笑着笑着,眼泪却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她努力吸了吸鼻子,走到卫生间,打开热水,将脸上的装卸掉,洗了个脸,顺便的又冲了个澡,裹着一条浴巾便走出了浴室。

哪知才刚踏出浴室一步,迎面就撞上一个坚实的胸膛,夏婉抬起头一看,微微有些愣住。

——

 

第八章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此情此景,她曾在梦里期待了无数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听着他铿锵的心跳声,是多么的美好。

但下一秒,夏婉就从梦境里走出来,抬手推了推江正廉,“正廉,你怎么会在这?”

江正廉看着夏婉脖子上晶莹剔透的水珠,喉结动了动,双手将夏婉搂得更紧,“婉婉,其实我心里喜欢的人一直是你,我是特地过来看你的。”

夏婉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眸,惊讶的看着江正廉。

“正廉……”

他说,他喜欢的人是自己?

理智与感性起了冲突,她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江正廉已经娶了别人,而她也已经嫁给了别人,他们俩以后是不可能的。

但另一个声音又在不断的怂恿她,这是她爱了那么久的人,为了他,她付出那么多,只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和他在一起。

“婉婉,你跟着我小叔是肯定不会幸福的,以后,就让我来满足你好不好?”

江正廉看着夏婉眼底的矛盾,不等她有任何反应,就埋头吻住她的双唇。

房间门“咔擦”一声被打开,夏婉耳朵灵敏的动了动,下意识的就猛地推开了江正廉,随即看向了门口,身体顿时一僵。

她没想到,江邵白会忽然在这个时候回来。

“小叔,你回来得正好,我跟小婶,正聊到你……”江正廉反应倒是挺快,脸上并没有太过慌张的表情。

江邵白的眼神,从始至终看着愣在一旁茫然无措的夏婉,冰冷的语气没有丝毫的起伏,“哦,裹着一条浴巾和别人聊到我?”

夏婉背脊有些发凉,并不只是因为她没穿衣服,而是被江邵白那针尖似的眼神给盯的。

即便对江邵白没有什么感情,但毕竟他们已经领了证,现在是合法夫妻,看见他的大侄子在房间里和没穿衣服的妻子搂在一起,鬼才会相信他们俩只是单纯的在聊天呢。

“小婶担心你的腿,问我是怎么回事。”江正廉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既然你回来了,那你就自己跟小婶解释吧,我先走了。”

夏婉对命运有些绝望,为什么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昨天尚且还是她的未婚夫的江正廉撞见她和江邵白躺在同一张床上,今天就是已经成为她丈夫的江邵白,撞见她和江正廉搂在一起。

夏婉真的好想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江正廉走得倒是挺快,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江邵白和夏婉两人。

空气,静得有些可怕。

夏婉缓缓走到江邵白跟前,小心翼翼的抬眼看了他一眼,有些忐忑的道,“你该不会,生气了吧?”

“其实……我原本一个人在房间的,洗了个澡出来后,就看见正廉,在这房间里……”夏婉如实的向江邵白说道。

江邵白坐在轮椅上,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淡淡的抬眸,道,“所以,你现在是在想我解释,你没有主动去勾引江正廉?”

拜托,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好不好,什么叫主动勾引,她像是那种人吗?

夏婉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所以,你信了吗?”

江邵白并没有回答她的话,他信不信已经不重要,若她真的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情,那么时间,自然会证明一切。

他的眼神停留在她肿肿的眼睛上,看样子,她先前哭过?

“我已经联系了几个人,他们会着手处理夏氏的事情,相信不出几日,就会见到成效。”江邵白忽然开口说道。

“哦。”夏婉原本还想着该怎么开口问他这件事的,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出,顿了顿,还是道,“谢谢……”

江邵白的眼神无意间扫过她露在空气当中的双腿,轻咳一声,故作毫不在意的道,“赶紧把衣服穿好,父亲要回来了。”

“哦。”夏婉这时才回过神来,理了理身上的浴巾,然后看着江邵白转动着轮椅准备出去。

夏婉这会才意识到,原来江邵白今天一大早的让她起来做美容,做造型,其实并不单是为了结婚照,还是为了接下来的见家长。

夏婉换好了衣服走出房间的时候,发现江邵白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等在房间外面。

江邵白朝着夏婉示意一眼,“你推我。”

夏婉听话的走过去,推着他缓缓朝着客厅走去。

客厅里沙发上坐着江正廉和夏温,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江家的家族夏婉虽不是很了解,但毕竟江家名声在外,所以对于他们家族的一些关系也是略有耳闻。

老人的想必就是江邵白的父亲江志安,也是江正廉的爷爷,坐在他身旁的就是江志安的继妻沈婕,也就是江邵白的生母。

虽也年过半百,但仍旧风韵犹存,举手投足之间,优雅气质十足。

江志安身为江式集团董事长,又作为这里的一家之主,哪怕半个身子已经快要入土,但整个人看上去还是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江志安看见推着江邵白走过来的夏婉,犀利的眼神虽带着些许琢磨,但也有慈爱。

“小婉,过来座。”沈婕笑眯眯的对着夏婉招了招手,示意她座到身边来。

“两个孩子今天同时结婚,我和老江都很高兴,你们两个又是姐妹,相信以后肯定会相处得很好。”沈婕边说着,边从茶几上的一个口袋里拿出两个盒子,交道二人手中,“这是我给你们选的礼物,希望你们能喜欢。”

夏温打开盒子一看,发现是一条全球顶尖设计师设计的一条项链,奢华美丽,全世界总共不超过十条。

她再抬头瞥了一眼夏婉手里的盒子,发现只是一只很普通的镯子,虽看上去质地上乘,但也远比不上她手中的这条项链。

夏温得意的挽唇,可接下来却听沈婕拉着夏婉的手说道,“小婉,这是我们江家祖传下来的镯子,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意义非凡,就像我对邵白的期许是一样的。”

“邵白前不久伤了腿,到现在还没好,以后,你可要好好照顾他。”

“你放心,既然你嫁给了我儿子,以后我们江家肯定是不会亏待你的。”

——

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小说全文

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宠妻成瘾:高冷老公来袭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