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神医嫡妃)在线阅读完整版《神医嫡妃》

来源:zsy|小说:神医嫡妃|时间:2019-05-29 11:42:27|作者:华夜听风

《神医嫡妃》华夜听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轩辕暝,你休我出府,残害我儿,此生此世,我与你不共戴天。”她是他的下堂妻,一朝生死,记忆重启。“瑶儿,本王死了,谁又来爱你、护你呢?”他是独霸一方的靖安王,桀骜强横,情痴成魔。为她,他杀她祖母,屠尽蔚府满门,一路厮杀夺下皇位。站在漫山遍野的白骨中,他嗜血一笑,“瑶儿,朕的后宫无妃,只有你。”

神医嫡妃做慕容久久百里煜华

做慕容久久百里煜华小说神医嫡妃推荐章节

第4章 灭口

半盏茶以后。

蔚家宗祠。

“孽畜,你给我跪下!”

蔚青瑶刚一进屋,就遭到一阵劈头盖脸的责骂。

她微微一抬眸,只见大夫人沈氏黑着一张脸,早已等候在宗祠内。

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一身藏蓝色绸缎华服,脖上戴着皎白的南海珍珠,装扮精致而奢侈,可惜面相太过凶狠刻薄,生生毁了这张好看的脸。

此刻,她端正而板直地坐在太师椅上,怒容威严地逼视着蔚青瑶,沉声道:“小贱人,你还有脸进蔚家的宗祠?”

“娘亲,我是您的大女儿,允儿便是您的大孙子啊!”她情真意切地看着沈氏,随后又低头慈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如今王爷不认他,那他就只能入蔚家的宗祠了。”

虽说她已知道她并非蔚家女儿,但既然她已经回了蔚府,那便要继续同他们演绎这母女情深。

“你......”沈氏语塞,很想说她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小乞丐,她怀里的死婴,也是一个没人要的小杂种,可是她不能这么说。

“你如今做出这等败坏门楣之事,我没有你这个女儿,这孽畜也万万入不得蔚家的宗祠!”她咬牙道。

“娘亲,你不仁,那别怪我不义,倘若你不让允儿入宗祠,那我便立刻去告诉王爷,他翻牌翻到的是蔚南烟,而不是我这个失散在外的蔚青瑶。

”她语气陡然转冷。

沈氏吓得身子一软,身后婆子立刻扶住了她,这才没有失态跌坐在地。

“你你你......你敢威胁我?!”

“是你们逼我的。

”蔚青瑶咧嘴一笑,额头依旧鲜血淋漓,笑容冷艳而凄美。

沈氏从未见过这样的蔚青瑶,面容微白。

婆子蒲妈妈是沈氏的陪嫁,老谋深算,一直是沈氏身后的军师。

见势,她赶紧附到沈氏耳旁,低声道:“大夫人,这蔚青瑶为了自己死去的儿子,就是急疯了眼,狗急了还跳墙,您切莫与她硬碰。

依老奴看,您暂时将这孩子的灵位放在蔚家宗祠,日后怎么处置还不是您的一句话?”

沈氏觉得言之有理,便默认了。

蔚青瑶便抱着怀里的死婴,拿出匕首,临时为他刻下了一块灵牌。

完成这一切后,她看着蔚家的列祖列宗们,唇角冷冷一勾。

蔚南烟虚荣,沈氏狠毒,蔚安丧尽天良,为了一己之私,软硬兼施让她进了王府,间接导致了允儿的死。

他们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她如今就要蔚家的列祖列宗看着,她是如何让这些人为她儿赎罪!

“你红杏出墙,已然成了全京城的笑柄,靖安王府都装不下你,为娘的也不能再留你了。

”沈氏站在她身后,冷漠地说道。

言罢,她从身边的婆子手中接过一条白绫,双眼平静得毫无波澜,随即扔到蔚青瑶的脚下,“随你儿一同去吧,蔚家会给你母子俩留一块灵位的!”

蔚青瑶看着脚下的白绫,唇角微扬。

他们想灭口?

还是迫不及待地想除了她,赶紧为蔚南烟铺路?

可她已经不是原来的蔚青瑶,又岂会轻易就被她们逼死?

第5章 陪葬

很快,蔚青瑶眼眶微红,我见犹怜,“娘亲,就算我没有在您身边长大,好歹也是您的亲生女儿啊,何故您对女儿绝情至斯?难道女儿不是您亲生的,就是大街上捡来的小乞丐,只是为了给大姐姐替嫁的吗?”

“你胡说什么?!”沈氏心头一紧,赶紧斥责了一句。

难道是这小贱人知道了什么?

还是就是一句气话?

“娘亲,你快管管蔚青瑶这个贱人,她居然敢扇女儿耳光!”

宗祠外,很快传来蔚南烟告状的哭诉声。

当她一进屋便看到了地上的白绫,微微一怔,随后开心一笑,“对,娘亲赶紧除掉她!”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她这一笑,瞬间暴露了她的野心。

“闭嘴!”沈氏怒喝道。

蔚南烟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有些委屈和无知。

难道她说得不对吗?

这时,蔚芙也款款走了进来,见这屋中阵仗,心中了然。

很快,她面上一阵愤然,立刻将沈氏的好事提上日程,“蔚姐姐,但凡做一件事,就得承担起它的后果,如今你是想让大夫人与靖安王府作对,让整个蔚府都不得安宁吗?”

“靖安王是何等人物,会留一个给他戴绿帽子的人苟活于世?”蔚南烟这才醒悟大事要紧,赶紧附和一句。

不待蔚青瑶反驳,沈氏立刻按下话头,先斩后奏,“蒲妈妈,即刻送这孽障一程。”

“是!”蒲妈妈当即走到蔚青瑶身边,捡起白绫就欲缠上她的脖子。

岂料蔚青瑶不慌反笑,大声地说道:“娘亲如此急于除掉女儿,可是想要将女儿替嫁之事瞒天过海?”

“你胡说什么?!”沈氏脸色微变。

蔚南烟一看形势不对,立刻提醒蒲妈妈,“还愣着做什么?快动手!”

“老奴遵命!”蒲妈妈用力点头,握紧白绫就朝蔚青瑶的脖子缠去。

谁知她的白绫还没绕过蔚青瑶的脖子,膝盖处忽然一痛,紧接着她便滚落到了地上,“哎呦”惨叫了一声。

在场所有人无不震惊地看着出手的蔚青瑶。

“孽障,你是要反了吗?!”沈氏气得站起身。

相比她的愤怒,蔚青瑶却显得极其的云淡风轻,“娘亲言重了,相比女儿被人污蔑赶出王府,女儿还有一件更为严峻的事,不得不马上告诉娘亲。”

“娘亲,你别听她的,她一定又想玩心思了!”蔚南烟急得跺脚。

只要蔚青瑶一日不死,她蔚南烟就一日只是嫡次女,她如今已有十六,等不起了。

蔚青瑶根本没管她们,自顾自地说道:“由于事发突然,我还没有收拾行礼就被赶出了王府,金银细软倒是其次,重要的是女儿觉得自己欺瞒了王爷,心中十分惭愧,便写下了一封信想向王爷悔过,恰巧这信就放在厢房中还没处理,倘若现在就被王爷发现了......”

“孽障!你又来威胁我?”沈氏恶狠狠地指向她,恨不得立刻将她大卸八块。

看到沈氏紧张又奈她不何的嘴脸,蔚青瑶心里很是痛快。

是啊,她就是在威胁她。

蔚府堂堂一个刑部尚书府,为了不让真正的嫡长女蔚南烟,嫁给一个十恶不赦又恣意妄为的活阎王,在十年前蔚府嫡长女和靖安王亲事初定的时候,就筹谋好了一切。

从人贩子手中买下她,告诉她,她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嫡长女,从而让她顶替蔚南烟,嫁到了靖安王府受罪。

如今,她的儿子不但被那活阎王给硬生生饿死,她回到了蔚府,还要被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女人灭口。

他们打的主意真好,灭了她的口,好让自己沦为嫡次女的长女蔚南烟重新高嫁,简直是丧心病狂!

三人何等聪明,蔚青瑶只需轻轻一点拨,立刻就明白了。

最着急的当然是蔚南烟,她也顾不得自己是否会失态,挽起裙摆就走到了沈氏身边,压低声音急道:“娘亲,这可如何是好?”

倘若查出来,后果不堪设想,这疯女人是想拉上他们全家给她陪葬啊!

第6章 火烧王府

沈氏现在也是一头乱麻,回不了话。

所谓当局者迷,现下蔚芙最是清醒,娇俏地低笑了一声,“青瑶姐姐还真是会说笑,如此欺瞒大罪,怎可轻易写在书信上呢?”

“还不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蔚青瑶直言不讳道。

蔚芙不做多言,看向不知所措的蔚南烟,乖巧地宽慰道:“大姐姐莫急,蔚姐姐如今和蔚府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又怎么会真的将那书信交给王爷呢?”

蔚南烟闻言,这才恍然。

是啊,她怎么没想到,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要欺瞒,都是一起欺瞒了王爷!

见蔚芙已经转了风向,沈氏也知道现在不可硬取。

她暂时收敛了杀心,看向蔚青瑶,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适才是娘亲冲动了,现在你也累了,早些下去歇息吧。”

蔚青瑶微微颔首,也没有继续纠缠。

她深呼了一口气,抱着怀中已经僵冷的婴儿,走出了宗祠。

让允儿入宗祠只是第一步。

这一切才刚开始。

从今日起,她要他们将欠她的账,一笔一笔还回来!

待蔚青瑶一走,三个女人的脸色很快便沉了下来。

蔚南烟最先沉不住气,焦急道:“娘亲,难道咱们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了吗?”

蔚芙走了过去,轻轻握住蔚南烟的手,甜甜地安抚道:“大姐姐莫急,如今这蔚青瑶就如同一条丧家之犬,只要她在咱们尚书府一日,她就难以逃出大夫人的掌心。”

“好妹妹,你快给大姐姐想个好办法吧。

”蔚南烟瞧着她,她是府里出了名的聪明伶俐,点子也最多,不信除不掉蔚青瑶这绊脚石。

蔚芙弯起唇角,立刻献上一计,“不管靖安王府是否有那封书信,只要一把火烧了她住过的院子,一切不就任凭大姐姐和主母处置了吗?”

“好!”沈氏激动地一拍手,看向她,“就这么做!”

蔚南烟转向沈氏,眉头紧蹙,“以免夜长梦多,娘亲今夜就动手。”

“为了不让靖安王起疑,就让蔚青瑶身边的婢女青梅去做,这样就算被抓到了,也能栽赃到蔚青瑶的身上。

”蔚芙微微一笑。

“如此甚好。

”沈氏坐定以后,长出了一口气,立刻着人下去照办。

与此同时。

蔚青瑶回到了曾经住过的院子。

她用手刨了一个坑。

大雪一直落,掩埋了所有的污秽和鲜血。

她将她的儿子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没有马上埋上土,而是一动不动地、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呼啸的雪风,一遍遍吹刮凌掠着她娇小瘦弱的身躯,将她身上的破布衣衫吹得“呼呼”作响。

这样,一直过了半个时辰,直至大雪几乎快要将她堆成了雪人,她才伸出冻得通红的手,一点一点埋上了她的儿。

她一言不发,起身以后漠然地回了屋。

以防沾染上什么月子病,她彻彻底底洗了一个热水澡,利利索索的,以便随时加入下场战斗。

“王妃!”

果不出她所料,屋外很快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喊,紧接着只见一个相貌秀气精致的丫鬟,穿着粉色的绣花袄子,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她朝门口一看,双眸微眯。

这不是一直跟随她的贴身婢女青梅吗?

青梅一边跑,一边观察周围是否有人,气喘如牛、面如土色。

来到床头,她一把抓起蔚青瑶的手,“王妃,你快逃吧,蔚府您是待不下去了!”

“出什么事了?”蔚青瑶问道。

第7章 下毒

“大夫人适才派奴婢去王府放火,说奴婢如果被王爷抓到了,就说是您指使的。

”青梅一脸慷慨赴死的紧张神情,“您快逃吧,如果大夫人追究下来,青梅愿意替您挡着!”

放火?

蔚青瑶唇角一勾,为了杀她这个废弃的冒牌嫡女,这帮人还真是拼了,居然敢去火烧王府。

“你且莫慌,”她先安抚好青梅,拉着她坐了下来,“大夫人吩咐的事,你先去执行,但不要全部照做。”

青梅一脸疑惑。

她稍稍靠近青梅,低声耳语了一番。

青梅先是一惊,随后问道:“那王爷追究下来,奴婢该如何应对?”

她唇角浮现一抹弧度,幽美的双眸流露出一股自信,“你只需三缄其口,其余,我自有安排。”

青梅了悟,左右看了看没人,立刻下去行动起来。

蔚青瑶看着她的背影,眸色渐深。

这个青梅,跟了她已有四五年,虽说是沈氏派过来的人,但却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从来没有做出过背叛她的事,是她唯一信赖的人。

但如今她已不再是那个单纯的蔚青瑶,此人究竟能不能深用,还有待观察。

青梅离开以后,沈氏这边果然有了新动作。

没多久,蔚芙就带着一个婆子,迈着优雅的小碎步,笑意盈盈地来到了她的院子。

“这院子怎么一个下人也没有?”

蔚芙柳眉微蹙,像是朝身后的婆子斥责了一声,随后又恢复了笑容,“可不能委屈了青瑶姐姐,一会儿就让人派两个得力的丫鬟过来伺候。”

婆子应声点了点头。

蔚青瑶淡笑如风,双眸平静地扫了一眼婆子手中的托盘。

婆子将托盘放到桌上,蔚芙则过去帮忙搀扶起身的蔚青瑶,小嘴殷切乖巧,“青瑶姐姐小心点,这还没出月子呢,得仔细养着身子。”

“妹妹费心了。

”蔚青瑶笑道,任由她将自己扶到了桌边。

蔚芙挂着甜美的微笑,“这是大夫人送来的膏药,让我代她向你赔不是,还望大家莫要因为一场误会而伤了和气。”

“娘亲如此有心,我感激都来不及呢。

”蔚青瑶说笑着,手抚上白瓷小瓶装着的药膏。

这哪里是治外伤的药膏,明明就是让人顷刻丧命的落日散。

倘若她没有22世纪的医术,恐怕还看不出来。

思及此,她唇角扬起一抹讳莫如深的弧度。

还不错,居然懂得通过血液致人死地。

“既是如此,那妹妹就亲自替青瑶姐姐上药吧。

”蔚芙说完,也没过问蔚青瑶的意思,竟直接拿起药膏就欲往她的伤口抹去。

只是半道,蔚青瑶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笑着看向她的手腕,“妹妹怎如此不小心,竟弄伤了自己的手,还是让我先为你上药吧。”

蔚芙面色微惊,低头一看自己手腕,不知何时擦破了一道小口,眼看蔚青瑶的药膏就要抹上来,她吓得立刻就站了起来,“你做什么?!”

蔚青瑶笑看她的惊慌,“妹妹这是怎么了?”

蔚芙瞧着她神态略带嘲讽,就自知暴露了,便也不再伪装,沉声道:“这是大夫人的意思,还望青瑶姐姐好好配合。”

说罢,她冷冷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婆子。

婆子会意,当即拿起药膏快步走向蔚青瑶。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蔚府后宅难道就只有这点把戏了吗?

蔚青瑶心中冷笑,早有防备的她迅速倒退一步,躲开婆子禁锢的同时,准确地握住身后的洗衣棍,朝着婆子的脖子,猛地就是一下。

这一棍子打得婆子措手不及,摇晃了两下,就倒在了床头下。

“不中用的废物!”蔚芙咒骂了一声,看向屋外,“还不快上?!”

蔚青瑶心中顿觉不好,朝外一看,只见四五个家丁早已蹲在院外,蔚芙一声令下,他们便冲了过来。

第8章 一眼万年的大妖孽

蔚青瑶不过才生产完第三天,加上又跪了三天两夜,身上早已吃不消,哪里又是这些身强力壮的男人对手。

她握着洗衣棍的手指泛白,紧紧盯着鱼贯而入的下人,目色冷如冰窖。

“你们好好给青瑶姐姐上药,谁要是疏忽了,家法伺候!”蔚芙双目轻蔑,唇角微弯。

四五个下人,很快冲到蔚青瑶身旁,挽起袖子就要对她下手,然而就在这时......

“靖安王驾到,大夫人让蔚小姐立刻去前厅接见!”

这时,蒲妈妈突然闯了进来,看到完好无损的蔚青瑶,这才放心地长出了一口气,幸好赶上了。

蔚芙柳眉紧蹙,难以置信地瞪向泰然自若的蔚青瑶。

靖安王怎么会亲自来了蔚府,这个贱人不是已经被休了吗?

收敛起自己的厉色,她很快又变成了那个甜美如初的少女,“蒲妈妈,靖安王是来找青瑶姐姐的?”

蒲妈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随后转向蔚青瑶,褶皱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蔚小姐,请?”

蔚青瑶微微颔首,淡然地走在了前面。

看着她的背影,蔚芙手中捏着的绣帕都变了形,脸上的笑容却依旧明媚。

靖安王的出现,难道是她暗中搞的鬼?

前厅。

意识到事态的变化,蒲妈妈贴心地请了一台步辇,将蔚青瑶抬到了大厅门口,这才落了下来,随后又让两个丫鬟搀扶着她进了屋。

前脚才踏进屋子,蔚青瑶就听见了沈氏阿谀小心的欢笑声,“王爷哪里的话,您能大驾光临寒舍,这是我们的荣耀。”

说罢,她又看了身边的丫鬟一眼,“老爷还没回来吗?还不快再去催催?”

吩咐完以后,她这才顺势看到了刚刚进屋的蔚青瑶,脸上的笑容愈发亲切了许多,“丫头,快快过来坐着,当心身子。”

看到如此异常的沈氏,蔚青瑶没有回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位居高位的靖安王轩辕暝。

这个男人,以前她只见过一面,还是新婚夜那一晚。

印象很模糊,但他的容貌却很清晰,气宇轩昂,身量如天神般修长高大,却又偏偏长得绝美妖艳,浑身上下笼罩着一种神秘傲慢的贵气。

来到近前,她朝高位上的轩辕暝,微微一抬眸。

只一瞬,便让人知道什么叫视觉冲击,什么叫万千景色皆失色,什么叫一眼万年。

他就是那么随意一躺,便美得像一幅画。

一袭绛紫色宽大长袍,以大片大片的红色山茶花点缀,金丝银线穿梭其中,明艳、夸张、奢华,却丝毫没有夺走他的光辉,反而像绿叶一般衬托着他的美貌。

都说世间越美丽的东西,越是危险,眼前这妖孽,便是这世间最致命的毒物,没有之一。

蔚青瑶内心有些复杂。

好在两人总共没见过两面,否则就凭此人的洞察力,她不敢保证不被查出端倪。

平稳好心绪,她规行矩步地朝着身前的男人拂了拂.“臣女拜见靖安王。”

轩辕暝仿佛没有听见,狭长的凤眸静静地打量着她,半响都没有做声。

不知对方来路,蔚青瑶也不敢轻举妄动。

难道青梅的行动失败了?

不对,就算失败了,也不该他亲自过来找她问罪。

根据府里人对她的态度,他明显不是来者不善。

就在她的思路千回百转之间,屋外的通传声打断了她。

“禀大夫人,老爷回来了。”

下人话音刚落,有些微微发福的尚书大人蔚安,就满头大汗地赶了回来。

走进院子,他一边抹去额头汗水,一边跨过门槛,来到轩辕暝跟前,立即摘下官帽,单膝跪下,“臣叩见靖安王,靖安王驾到,臣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起来吧。

”轩辕暝就像没有骨头一般,毫无形象地斜躺在太师椅上,凤眸平静,淡漠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暧昧不明的态度,顿时让大厅里的人紧张不已。

蔚安坐到一旁,情不自禁地又抹了一把虚汗。

他不过才上了一个早朝的功夫,蔚青瑶就被休书在家,靖安王也亲临尚书府,难道蔚青瑶的身份被他知晓了?

神医嫡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神医嫡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神医嫡妃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