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护士奇遇记》(姜玲钱书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 时间:
  • 小护士奇遇记吴三毛
  • 来源:ysg

《小护士奇遇记》(姜玲钱书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小护士奇遇记姜玲钱书腾》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小护士奇遇记免费试读章节

阎院长听了,一把紧握住姜玲的小手说:“谢谢你。也谢谢其他几位护士,日夜照顾这个可怜的孩子。这孩子遇见你们真是他的福气。”

姜玲被阎院长这突然地握住,当时不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听完阎院长说完后,这才微笑道:“没什么,没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姜玲这时感后自己的小手被阎院长这样紧紧地握着很痛,便用劲拔出自己的小手。

阎院长还站在姜运福的床前没走。好象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地说:“那好,我还有事。这里就拜托你了。我走了。”阎院长这时并没走,好象在等着姜玲的回话。

姜玲听到阎院长这么说。便说道:“阎院长您放心吧。这里有我们了。您有事就先回去吧。”姜玲顾意把“您有事就先回去吧。”最后一句声音放大。意思是说院长大人,您快点走吧。您在这时老是感到不自在。

阎院长听了,这才挪动脚步走了。姜玲站在原处好大会,才又坐下照顾姜运福。姜玲坐在姜运福病床前,在看她那双细嫩的小手,现在已经被阎院长捏地微微发红。姜玲不由得撇了撇嘴。心说话阎院长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

姜玲等人在市医院里救助一个无名弃婴的事,被市电视台连续报报几天。后就连全市辖区的各个县电视台转播了这件事。几天过后全市人都知道市人民医院救助一名弃婴。

也就在姜运福离开危重病房的第三天下午。突然,外科来了两位乡下夫妇。男的有一米六五左右,穿着非常朴素,上身穿着一件早以退色的蓝色中山服。穿着一件黑色裤子。脚上一双黑皮鞋看上去好像有半年没擦过。身后还背着一个大大花条蛇皮包。

那个女的还到稍微有所讲究,还烫着卷发。圆圆的脸蛋,胖乎乎地。上身穿着黄、绿相间花小褂。穿着深蓝色牛仔裤。脚上穿着半高跟黑皮鞋。手里提着一个黄色手提包。

他们俩人,一进到外科病区便大声嚷道:“你们捡到那孩子呢?……”

外科马护士长忙上来对他们俩说道:“你们小点声好吗?这里是病房,病人需要安静。”

那个中年妇女听了忙说:“对不起,对不起,俺这不是找孩子心里着急吗?”

那个中年男子只是咧咧了嘴对着马护士长憨笑。

马护士长问道:“哦,你们找谁?病人名子叫什么?”

“他还没有名子呢?俺们还没来得急给他起名呢。他就是你们上天捡到的那个男孩。”中年妇女抢着回答道。

马护士长听是姜运福父母来认孩子。顿时怒发冲冠。对着他们叫道:“那个孩子是你们的?你们评什么说那个就是你们的?”

那个中年妇女听了,一把拉住马护士长的手哀求道:“大姐,大姐,护士大姐。那孩子确实是我们的,您就让俺们看看吧。”

马护士长叫道:“你说你们的就一定是你们的了?我们主任在,你去找我们主任说说吧。”马护士长说着用手一指外科主任办公室。

外科主任办公室这时门敞开着。那对夫妇便忙跑进了主任办公室。外科主任孟主任有五十多了,带着老花眼镜,身体稍瘦,这时正坐在主任办公室里的办公桌前看病历。

那位中年妇女时进门便问:“那位是主任啊?”

孟主任抬一看不认识便问道:“啊,我就是,你们有什么事吗?”

那位中午妇女继续问道:“你们医院里捡到那个孩子呢?”

孟主任顾意反问道:“哪个孩子?”

那位中年男子急忙叫道:“还……还……还是哪个孩子,就是你们捡到的那个孩子。俺们都在电视里看了。”

这时那中年妇女抢过来叫道:“大哥,主任大哥,您就让看看那孩子吧?”

“不行!我知道你是那来的。评什么说你们就是那个孩子的父母?”孟主任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那中年妇女听了,继续说:“大哥,俺就是那个孩子的父母。”

然后,她把那个中年男子拉到身旁,皮笑肉不笑样子对孟主任说:“大哥,您看我们长得像不像那个孩子?”

孟主任瞟了他们俩一眼说道:“那个孩子这样小我怎么看出来,他长得像不像你们俩?”

这可急得那位夫妇直跺脚。那个中年男子突然想起什么?转脸对那位中年妇女说道:“春花,我们临来时找乡里开的证明呢?拿,拿出来给主任大哥看看。”

“对了,我怎么没想起来呢?”那位中年妇女忙从她那手提包里掏一张信纸。这信纸被他们叠地整整齐齐的。信纸上写了几行字,下面还盖了一个鲜红的公章。

这时外科主任办公室门前看热闹地越围越多。大多都是病人的家属,也有两个医生和护士。病人家属站在那议论纷纷。顿时主任办公室门前热闹起来。

孟主任看到人越来越多。这时也无心去看他们的什么证明了。只想早点把他们打发走。他抬看见他们科的护士赵艳菊站在人群后面看热闹。孟主任便指着赵艳菊道:“艳菊,你把他们带去十九床,让他们去看看。”

孟主任这一说,所为的人目光全转到赵艳菊身上。赵艳菊无奈只好说:“你们跟我来吧。”

这时人群主动给那两位夫妇让了一条道。那位中年妇女顺着孟主任指着方向看到赵艳菊,正想抬腿跟赵艳菊走。突然转回头对孟主任着笑着说:“谢谢了,谢谢主任大哥。”说完便一把拉着她丈夫的手,跟着赵艳菊后面来到了姜运福的病房里。

今天,下午孙淑娟和于筱蝶都休息,她们俩都过来照看姜运福。这时赵艳菊带着这两位夫妇来到这间病房。这间病房共有三张病床。姜运福的病床被安排在最里面临窗口那张。赵艳菊用手一指赵艳菊的病床道:“呢,就是最里面那张了。”赵艳菊把他们带来,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就扭头回去做自己的工作了。

那位中年妇女忙合拿谢道:“谢谢你了。”说完便往病房里面跑。

孙淑娟和于筱蝶看到这一幅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忙站了起来。

那对夫妇忙跑到姜运福的病房前。这时姜运福才醒过来没有多会。那位中年妇女用手摸着姜运福的额头和脸蛋哭着说:“俺的孩子,娘来看你了。娘来带你回家了。”

姜运福被她的这一举动吓得在床上哭闹起来。

孙淑娟在旁边一听什么,这位夫妇跑进就说自己是姜运福的娘。还要把姜运福带回家。那怎么行。于是忙挤到那位中年妇女面前,把她和姜运福分开对着那位中年妇女叫道:“什么?你是他的娘?还要把他带回家?”

这时那位中年男子挤了上来叫道:“他是俺们的孩子,俺当然要把他带回家了。”

孙淑娟一听更是火了,指着他们大嚷道:“你们说你们是这孩子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了。我凭什么相信你的?”

 

第十五章

那位中年妇女后退一步。又从她那手提包里拿出那张乡里证明信来,找开让孙淑娟看。接着用更大的嗓音嚷道:“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乡证明信,下面还盖着大红章呢。这还能有假吗?”

他们这一吵闹,把姜运福吓得大哭起来。于筱蝶忙上前,拍了拍孩子,忍不住哭着叫道:“好了,好了,你们说说你们还有点人性吗?看到这孩子病了,便他自己亲生骨肉都扔了。哦,现在看到我们把孩子的病治好了,你们又来认这个孩子了。你们把这孩子当玩具了,想要就要,想扔就扔。是不是?你们就真是他的父母,这孩子也不能让你们把他带走!没准那天你们看到又有什么病了,再把他扔了。”

于筱菊这一说,到是他们两震住了。呆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在旁边病床的病人家属,便走过来把他们俩硬位出了病房。

那位中年妇女被拉出了病房后,还指着房里大叫道:“俺不和你们这两个丫头片子争。俺去找主任说理去。”

那位中午妇女和她丈夫又跑回到孟主任的办公室里,孟主任这时正整理他办公桌上杂物。抬头看到他们又回来了,便问道:“你们看到你们的孩子了吗?”

那位中年妇女哭丧着脸道:“看到了。”她说着便双膝跪在孟主任面前,痛苦地说道:“主任大哥,您们就让俺把那个孩子带回去吧?”那位中年妇女说完瞅了一眼她丈夫。那位中年男子忙着也跪在孟主任的面前。

他们俩这一举动,让孟主任吓了一跳。可是听完那位妇女说的话,又愤怒道:“不行,这绝对不行。你们说把孩子带走就带走了。我可当不了这个家。”

那中年妇女问道:“那谁说得算呢?”

“那是你们的事。”孟主任回答道。

那位中年男子爬了起来对孟主任说:“那俺们去找你们院长去。”

“你们爱找谁找谁去!”孟主任说完脸转了过去,不再理会他们。

那位中年妇女无奈只好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说道:“那好俺们去找你们的院长去。”说完便和她丈夫,背着包走了。

等他们走后,孟主任看着他们的后背苦笑地摇了摇头,心里想这真是嗑瓜子嗑出嗅虫来——什么样人都有。然后把主任办公室门关好。围观的人群看到孟主任把门关上了,也都散了。

再说,这两位农村来的夫妇在医院里找了半天,就快要下班时。这才找到院长办公室。推门走了进去。郭医院长正在看着文件听到门响,抬头一看到二位,也扣门就闯了进来。便假装干咳一声,意思说你们怎么也不敲门就跑进来了。

他们夫妇俩一听郭院长咳嗽声,这才意识到自己不敲门就闯进来不对。忙慌向后退想回去从新敲门再进来。就在这时郭院长说话了:“进来吧,进来吧,你们俩是找谁的?”

那位妇女忙陪笑点头道:“嘿嘿,俺想找院长。”

“我就是,找我有什么事?”郭院长问道。

那位中年妇女一听真是院长,便一下子跪在郭院长面前对着郭院长说:“院长大人,俺可找到您了。”他位中年男子看她老婆跪下了,也连忙跪下。

他们俩口子这一举动吓得郭院长一愣。从椅子上起来走到他们面前说道:“快起来,有什么事起来说。”

于是,那位中年妇女和丈夫又爬了起来。妇女已旧哭丧着脸说道:“俺,俺们就您们捡回来那个孩子的爹娘。院长大人,您就让俺们把这娘子带回家吧。”

郭院长一听到是这事,才明白他们为什么一进房就跪下的原因。便指着他们身后的沙发示意他们坐在沙上好好说。然后对他们说道:“哦,是这事啊,你们先坐下慢慢说。”

他们看到郭院长让坐下慢慢说,便退到沙发前坐在沙发上。那位中年男子说道:“院长大人,俺昨晚看的电视才知道,你们捡到俺们的孩子。还帮俺们把孩子那什么心病治好。俺们万分感谢。俺们今天一大早就赶早班车来了。俺们坐了一上午的车,才赶到这的。你们就让俺们把孩子回去吧。”

郭院长这回坐回了自己老板椅上,听完后。想了一下说道:“哦,你们说你们就是那孩子的父母。可有什么证据?”

“有,有。”那位中年妇女忙说道。然后又从她那提包掏出那张证明来,对郭院长说道:“这是乡里给俺们开的证明。是俺连夜找到乡长给俺写的。要不是孩子他大姑爷在乡里上班,还写不来吗。”中年妇女说完把那张乡证明毕恭毕敬地递给郭院长,然后就站在郭院长的身旁等着他回话。

郭院长接过那张证明信看了看便问道:“谁是陶三贵?”

“俺,俺就是。”那中年男子忙举手站了起来。

“那你就是许春花了?”郭院长问道。

“哦。”那位中年妇女用劲点了点头。

郭院长把那张证明还给了许春花说:“光评这张证明,也不能说明,你们就是这孩子的父母。要是那天我们捡到另外一个孩子,再有人家象你们这样随便就来认领了去。要是孩子亲生父母来认领,我们拿什么给人家?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许春花在一旁忙说:“是,是,是,那可怎么来证明呢?”

陶三贵忙说道:“俺听说,医院有办法,一验血就知道是不是亲生父母了。”

郭院长点头道:“嗯,这到是个好办法。”

许春花瞟了陶三贵一眼心想道:平时看你呆头呆脑的,这会儿还变得聪明起来了。

最后,郭院长站了起来对他们说:“这样把今天也晚了你先找个旅馆休息。等我和其他院领导商量商量。明天上午你们再来,我们看该怎么吧。”

许春花忙向郭院长鞠了一躬谢道:“那就太谢谢您了院长大人。”

郭院长笑道:“你就别叫我什么院长大人了。就叫我郭院长好了。快去找一家旅馆休息吧。”

“还是郭院长讲道理。那明天俺还来这里找您。”陶三贵笑道。

郭院长没说话,向他们挥手示意你们快去吧。

等陶三贵他们夫妇俩走后。郭院长便来到副院长办公室里。把刚才那一幕详细地讲给阎院长听。

阎院长听了便问道:“真得让他们做DNA吗?”

郭院长说:“我看做DNA就没有那个必要了。给他们配个血型吧。”

阎院长说:“嗯,那就这样吧。明天叫儿科梁主任也过来认认他们。梁主任不是见过他们吗?应该能认出他们的。”

郭院长说:“嗯,对,明天把梁主任叫上,如果真是他们的孩子等两天就他们带回去吧。让他们带去整比放在我们这强。”

阎院长说:“那要等孩子拆过线才能让他们带回去。”

郭院长点头同意。郭院长和阎院长就这样商定后,这才各自回去。

再说,今天下午孙淑娟和于筱蝶在外科姜运福的病房里和陶三贵夫妇吵了一架。气得鼻青脸肿得。到了晚上她们回宿舍。这时姜玲和卜小菊都在宿舍里。这一段时间她们除了早上开会外很难碰在一起。今天,孙淑娟和于筱蝶早早回来就想把下午的发生的事情告诉姜玲和卜小菊她们俩。

姜玲和卜小菊这时刚吃过饭从大食堂回来。正想着洗洗去病房照看姜运福。看到孙淑娟和于筱蝶一头怒火地回来了。姜玲忙问道:“怎么了?姜运福有没有人照看吗?”

孙淑娟回答道:“姜运福睡了。病房里有的是人。”孙淑娟说完便一坐在床上。

卜小菊见状吓得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于筱蝶气得把背包往床一扔回答道:“人家姜运福父母来认孩子了。还要把这孩子带回去。”

姜玲一听顿时火了,大叫道:“这对没人心的狗男女。这时我们把他们的治好了,他们想来认孩子了。不能让他们这样轻易就把孩子带走。”

卜小菊在一旁道:“对,不能他们把孩子带走。我们这些天来废了多少功夫。哪能让他们就这样白白得带走了。”

 

第十六章

她们说完,各自坐床头呆呆地坐了一会儿,谁也没有说什么。这样过了二三分钟。姜玲看她们都在斗气什么也不说。便站了起来,打破这个僵局。姜玲站来后,整理整理衣服对卜小菊说:“走吧,我们俩再去照看,姜运福。”

“还去?忙来忙去都替人家空忙。不去看了。”孙淑娟气氛地说道。

姜玲回过头对她们说道:“好了,气归气,孩子还得有人去照顾的。孩子没有错吧。而且这样可怜,我们做好事,上天能看到的。‘举头三尺有神灵。’好了卜小菊我们去吧。”

卜小菊站起来也对她们说:“好了,都别气了。我们走了。”说完便和姜玲一起去照看姜运福了。

第二天一早八点刚过。陶三贵和许春花又背着背包过来。可能是昨天进门太冒失,今天进门好像文明多了。他们俩走到郭院长的办公室门前,看到办公室门关着。便轻轻地敲了几下门。然后听到郭院长在房里说道:“请进。”

他们这才打开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郭院长这时刚刚坐下。抬头看到他们走了进来。身后还背着昨天背来的那个沉重的大包。郭院长便站了起来对他们说:“你们等一下。”郭院长说完。便拿起桌子的电话的拨通院部办公室的电话。在电话里郭院长叫他们过一个人,把陶三贵夫妇带到小会议室里。不多会儿,院办室过来一位工作人员。郭院长指着陶三贵他们夫妇俩对他们说:“你们俩先跟他(院办室工作人员)去。我们随后就到。”

陶三贵和许春花忙向郭院长点了点头跟着院办公室工作人员走了。

郭院长看到他们走后。又拨通了儿科电话让梁主任和姜玲、孙淑娟、卜小菊和于筱蝶都到院办小会议室来。接着郭院长又到副院长办公室叫上阎院长一起去小会议室。

医院小会议室就在院办公楼顶楼,小会议室只有三间宽。郭院长和阎院长推门进了小会议室。小会议室中间有一个圆会议桌。这时陶三贵和许春花正坐在小会议室圆桌后排椅子上,看看这里看看那里。听到门响转脸一看是郭院长带着一位也像是个当官的人进来。便忙站起来向郭院长和阎院长点头。

郭院长向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坐回到原位。郭院长自己坐在圆桌的一头老板椅子上。阎院长坐在郭院长的身边。

这时那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分别为郭院长和阎院长泡上一杯茶。端到俩位院长面前,郭院长端起那白色瓷茶杯浅浅地喝了一口茶。然后放下茶杯对陶三贵夫妇道:“你先呆一会。我叫了你们上次抱孩子过看病时,给你们孩子看病的医生,和捡到你们孩子的我院护士。”

许春花忙点头道:“应该叫他们来,应该叫他们来。”

于是,他们都在院小会议室里等了一会。不多会儿,梁主任和她们四位护士便敲门进来。

他们一进来陶三贵和许春花又忙着站起来向梁主任他们一一点头。

梁主任瞟了一眼陶三贵夫妇,没说话便坐在陶三贵的对面。姜玲等人也坐在了梁主任的身边。

郭院长看梁主任坐好后,便问:“梁主任今天让你来认一下,站在你们对面的这两位是不是上天抱孩子来看病的那俩位?”

梁主任抬头又看了看他们便对郭院长说:“认得,就是上天抱着那个患有先天性心脏婴儿的夫妇。”

“主是吗?梁主任给俺们孩子看的病。”许春花道。

梁主任又狠狠瞟了他们一眼气氛地说道:“当时我看那孩子是患有先心性心脏,我建议你们把孩子带到上级医院治疗。可是万万没想到你们把孩子扔到了太平间门前。你们想把孩子扔给谁管的?”

“都是俺们错,对不起。”陶三贵这时声音有点沙哑。

“你们说你们还是不是人。把自己亲生骨肉扔在太平间门前。还有点人性吗?简直禽兽不如!”姜玲站起来指着陶三贵夫妇大叫道。

陶三贵顿时跪在圆桌前,用手拍打自己的脸哭着道:“俺知道俺不是人。是个浑蛋!不是东西!”

这时,姜玲眼泪也流了下来哭道:“你们把孩子扔下来一走了之。可你们知道吗那个孩子当时多可怜?当时我们抱起他时他哭都没有力气了。要是我们当时不去救他,他可能早就没有命了。”

许春花这时也跪在陶三贵身旁哭道:“俺知道错了。求求你们把孩子还给俺们吧。俺们保证回去好好痛爱他。”

阎院长看到事情变成这个样子,便大声对陶三贵和许春花叫道:“好了,你们起来吧。没人说不把孩子给你们。我们这是想确认一下,你们是不是那个孩子的父母。这也是为你们好。比如别人要冒名把你们孩子领走。我们现在拿什么还你们的孩子。”

陶三贵和许春花听到阎院长这一说,这才从地上爬起来。许春花用手抹了抹眼上泪水谢道:“太感谢这位领导大人了。俺们回去天天给你们烧高香。”

“我看高香就不有烧了。”郭院长说道。接着对他们说:“我们昨天商量过了。今天先给你们配个血型。如果你们真得是那个孩子亲生父母,等过几天,孩子拆了线你们就可以带他回去继续调养了。”

陶三贵又对郭院长点头鞠躬道:“谢谢,谢谢,万分感谢!”

郭院长又对梁主任说:“梁主任,你把他们俩带到外科病去看看孩子后,再去配个血型。”

梁主任点头,便带着陶三贵和许春花去外科看孩子,配血型。

十点种血型鉴定就出来了。姜运福和陶三贵都是A型血。基本可以定下来他们就是父子关系。后来又经陶三贵夫妇的同意把姜运福名子改叫陶运福。

从那以后陶运福就交给陶三贵夫妇照看了。

在陶运福拆线第一天下午。也就是陶运福做过手术第八天。医院里专门派一辆救护车送陶运福一家人回家。这天下午,院里几位领导:郭院长、阎院长等。还有梁主任和姜珍等四位护士们也都来到医院大门前。姜玲和其他三位护士,拎着好多这段时间来各界好心人送给陶运福的东西。有婴儿衣服,儿童玩具,奶粉等。放在救护车,放得满满一车。

许春花跑着孩子。姜玲、孙淑娟、卜小菊和于筱蝶一一和这个孩子吻别。卜小菊看到许春花抱着陶运福要上车时,便眼含热泪对陶三贵夫妇说道:“你们回去一定要好好对侍他啊!”

陶三贵听到后不由自主地双膝跪在院领导和护士们面前。也含着热泪对他们说:“俺知道了。俺们以后会好好对侍这个孩子的。俺在这几天时里,好像突然明白了好多事理。俺……。”陶三贵好像还想说什么,可是怎么也找不出好词来。后来只是说道:“俺……俺嘴笨,不会说话。但是感到这个社会里还是好人多。”

郭院长上前扶起陶三贵对他说:“你们回去吧。回去好好照顾这孩子。这孩子还要精心调养。”

陶三贵满含热泪紧紧握着郭院长的手说:“俺谢谢你们了。”

陶三贵州说完又向大伙深深地鞠了一躬道:“谢谢你们了!”说完和许春花抱着陶运福上了救护车走了。

小护士奇遇记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小护士奇遇记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小护士奇遇记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