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秘史》(莫子曦苏子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 时间:
  • 太后秘史烟雨红尘
  • 来源:ysg

《太后秘史》(莫子曦苏子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本

《太后秘史莫子曦苏子沫》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太后秘史免费试读章节

一旦开始怀疑昨天闯入椒房殿给我送资料的人是中州王莫子曦之后,我就越来越觉得他的声音和昨天相似,虽然昨天晚上有刻意压的低沉的感觉,但是感觉是不会变的。

我还记得那个似乎是被触碰到嘴唇疑似亲吻的触感,这让我感觉道自己的脸颊似乎有些发热。

可好巧不巧的,那中州王莫子曦看了一眼焚影带回来的那个刺客的家人之后,突然道:“皇后娘娘怎么脸这么红?莫不是哪里不舒服?”

明明是一本正经的询问,但我却从莫子曦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丝的戏谑。

我心中恼恨,却也消了那害羞的感觉。

“倒不至于不舒服,只是有些生气罢了,毕竟人心该是多么残忍,才会陷害幼弟刺杀父皇。”说罢,我还拿出手帕抹了抹我那不存在的眼泪。

见我这个姿态,三皇子简直气得要死,也顾不得装作温文尔雅的样子和我讲道理,而是愤怒的指控道:“皇后娘娘,我敬你是我的嫡母,你休要信口雌黄。”

我等的便是三皇子这句质问的话,顺势接话道:“本宫信口雌黄?认证可都在这里了,不如就让这跪着的人说说,你家那个在宫里当差的亲戚,到底是给谁办事儿的,把你们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兴许还能留你们一条命!”

我的声音轻轻柔柔的,但说出的话却事关性命,想来但凡是有点脑子的,都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说谎了。

这下子,这大殿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刺客的家人身上。

假如是我排的秋岚去找到了这一家人,也许我还会胆怯下,担心下。

但既然是中州王莫子曦派手下的干将焚影去的,我反而不担心了。

这不,只见那一家人最年长的男性磕了个头:“小的不知道家人犯了什么错,但是那孩子曾经是在七皇子身边当差的,可三皇子也曾经派人给小的家人送过东西……”

三皇子的脸色沉了下去,我本以为三皇子还会狡辩一番,谁知道那上官丞相却厉声道“三皇子,你竟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枉老臣和贵妃娘娘这般相信你!私下传递的书信是物证,现在也有了人证,三皇子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的视线扫过义正言辞的上官丞相,和面无表情的三皇子,心说这三皇子当真是爱极了上官贵妃,不然怎么会在被当作弃子舍弃的时候,还如此的淡定。

可以说意料之中也可以说是意料之外,这个时候的三皇子显然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大笑起来:“哈哈哈,自古以来成王败寇,输了便是输了!我,无怨无悔。”

是啊,无怨无悔,这本就是一个险招,没有兵权,甚至在朝堂上名声不怎么好的三皇子,在阴谋被戳穿的那一瞬间,已经没有人会站在他的身后,就算是上官丞相也不会,因为他到底还是不想为了别人担负一个乱臣贼子的名声。

说罢,三皇子那毒蛇一样的目光突然看向我:“但你也别以为今日中州王帮你洗清太子殿下罪名你就可以逍遥了,他之所以帮你,不过是因为太子殿下那个年幼的废物,比我更加合适做一个傀儡罢了!”

而与此同时,三皇子竟是不等侍卫们捉拿,从腰间拔出一把软剑,引剑自刎了。

三皇子的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阻止。

“三皇子!您这是何苦啊!”上官丞相哭喊着,但我觉得他内心应该是开心的,毕竟只要三皇子一死,很多事情就死无对证了。

我木然的看着这一切,动了动嘴唇,到底还是没有说话。

虽然是我第一次看到死人,但我却没有怜悯,因为我很清楚,假如今日不是三皇子死,那死的只能是我。

成王败寇,便是如此。

我侧目看了一眼身侧的莫子曦,他也恰好看了我一眼,并给我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这让我清晰的意识到,我的路才刚刚开始。

其实就算不用三皇子离间,我也从来就没打算过相信中州王莫子曦,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三皇子的话根本就是真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敌人。

但是再除掉共同的敌人之后,便也不是盟友了。

我并不觉得我可以像一些故事里的女主人公一样,可以让男主人公为之放弃江山真心辅佐。

毕竟,我不是大玉儿,莫子曦也不是多尔衮。

入宫月余,我所能体会的,就是深宫之中的残酷,争夺皇位的勾心斗角,那些女子穿越到古代之后被万千宠爱的剧情,本就是存在于小说中虚构的,我所看到的现实,只有踩着敌人尸骨前行的模样。

三皇子死了,三皇子的部下们自然不敢再做什么,便立刻释放了莫君傲。

当小小的莫君傲穿着太子的服饰,却一脸狼狈的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眼圈红了。

看到满朝大臣,莫君傲略急躁,却不卑不亢的辩解道:“真的不是孤让人行刺父皇的,父皇都让孤做太子了,孤怎么还会做出那种本末倒置之事!”

一口一个孤,便是急切也没有失了身份,莫君傲第一次出现在大臣的面前,以一个幼帝的姿态留下了一个相对好的印象。

随后莫君傲走到我身边,拽住我的衣角,轻声说:“母后,孩儿真的没有谋害父皇,儿臣真的没有恨过父皇。”

我摸了摸莫君傲的头顶,轻声说:“傻孩子,本宫是相信你的,诸位大臣也是相信你的。如今,也该去见见你父皇了,因为你父皇也是相信你的。”

也许是巧合或者是莫文帝早就已经醒来一直在寻找机会。

在我带着几位重臣,还有莫君傲去探望莫文帝的时候,莫文帝竟是醒了过来。

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也只是骂了一声逆子,便在群臣面前下旨,命太子莫君傲登基为帝,皇后苏子沫册封太后,于新皇亲政之前垂帘听政。

上官丞相作为文臣之首与中州王作为武将之首一同辅佐新帝莫君傲。

交代完了一切之后,莫文帝便驾崩了。

群臣皆悲,遍地缟素。

至于三皇子莫君少谋害莫文帝,陷害太子殿下莫君傲。

本该凌迟处死,但既已自缢,便也只能按照皇子的礼仪下葬了。

再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之后却得了这个结果,也算得上是体面了。

 

第十五章

这一日,我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太后服饰,腰间系着白色的腰带,为已经穿上了龙袍的太子殿下莫君傲,系上了一样的白色的腰带。

犹记得前几日我还为刚刚册封太子的莫君傲系上太子服的腰带,那时还在他耳边轻声软语,没想到,只是过了几日,莫君傲便从一个太子变成了新帝。

身为莫文帝的皇后,我本该一直穿着孝服的,但奈何今日是莫君傲登基之日,我作为垂帘听政的太后,无论于情于理,都是要穿朝服的。

为莫君傲整理衣衫的同时,我不忘柔声告诫道:“你虽做了皇帝,但却需知你尚未登基,虽有皇帝之名却无皇帝之实,切忌不可贪于享乐,可切莫荒废了你父皇对你的一片期待。”

莫君傲那年幼的脸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郑重:“儿臣晓得,一定不会辜负母后对儿臣的期待。”

莫君傲还身为七皇子的时候,便不被重视,备受欺凌,过的还不如那受宠的奴才。

好不容易熬上了太子的位置,却被三皇子陷害。

太子的位置还没有坐热乎,没来得及学到什么的时候,莫文帝便驾崩了,直接把年幼的没有一丝一毫自我势力的莫君傲推上了新帝的位置。

我想,单凭莫君傲的经历,他也该知道他的路到底有多么的难走,而我也相信,他不会变成一个傀儡皇帝。

想着,我对莫君傲伸出了手,莫君傲愣了一下,也把手放入了我的手中。

我便牵着他的小手,轻声说:“如此便好,接下来的路,就让母后陪你一起走。”

莫君傲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我只当他是年幼过于紧张,却不知道他早在做好了成为一个孤家寡人的时候,身边却有人愿如此陪伴,又如何不会仅仅的握住,生怕一个握不住,就消失了。

群臣跪拜,我神情有些恍惚。

我是一个现代来的女子,无父无母无牵无挂。

来到了古代之后,我也想过我也许会同一些穿越女一样,轰轰烈烈的谈个恋爱。

也想过自己会像个普通闺中女子一样,随便嫁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做个正妻和一群小妾斗上一辈子。

可哪里想到,我竟是在做了一个月的皇后之后,便成了太后。

登基大典过后,便是后宫的安顿问题了。

因为新帝莫君傲年幼并没有后宫的原因,所以,莫文帝的妃子们并没有迁移居所,仍旧住在原来的位置,便是我这个做太后的也仍旧住在皇后住的椒房殿里。

其实这倒不是我的意思,反而是莫君傲的意思。

用莫君傲的话说,他现在也没有后妃,这后宫空着反而冷清清的,不如就让太妃们先住着,等他亲政之后再行定夺,我一想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便应运了莫君傲的想法,毕竟这是他登基之后,自己做的第一个主,我也该顺着他的。

随后,莫君傲便去上书房上课听课去了,毕竟他还是一个没有亲政的皇帝,不能处理政事,但总是该学习处理政事的。

说起来,这给莫君傲上课的老师凌少烨也不是个一般人,如今二十八岁,其祖父是莫文帝的老师,据说是家学渊源,饱读诗书却不涉及朝政,是很值得信赖的存在。若不是莫君傲刚刚册封太子的时候莫文帝亲自下旨,便是我这个新手太后,一时半会还找不到这么合适的人选。

莫君傲去上课,我也懒得去和那群妃子们见面,便一个人在椒房殿那小花园的亭子里喝茶看花,享受着堪称老年人的人生。

可我还没休闲多久呢,便有太监急冲冲的跑过来说:“太后娘娘,中州王求见。”

若是我还是个皇后,莫子曦见我是于理不合的,但我现在是个垂帘听政的太后,莫子曦有事求见我倒是理所当然了。

我也摸不准中州王莫子曦到底是什么想法,便决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中州王?让他进来吧。”

那小太监又飞快的跑出去通知莫子曦了,不一会儿,我便看到莫子曦大步走了过来,只见中州王莫子曦穿着一袭墨色长衫,腰间也是系着白色的腰带。

他从花丛中走过来,恍惚中,竟是让我觉得此时的画面同初见时没什么区别。

那莫子曦走到我面前不远处便停了下来,拱手道:“臣弟见过太后娘娘。”

这一声请安倒是让我从恍惚中醒了过来,我心中埋怨自己一定是在深宫呆的太久了,竟是看莫子曦这张脸看痴了。

但我自然不会表现出来,所以故作平静的说:“不必多礼,只是不知中州王来见哀家所为何事?”

我只是告诉莫子曦不必多礼,但那莫子曦却蛮自觉的直接坐到了我对面的石凳上,动作流畅自然,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架势:“今日前来共有两件事,一是担心太后娘娘深宫寂寞,特意送上民间的话本给太后娘娘解乏的。”

我瞄了一眼莫子曦放在石桌上的几本书倒是没有动手去翻,而是示意身侧的宫女收起来之后退到一旁伺候。

而后故作哀痛的说:“深宫寂寞?本宫心系先帝不知多么悲痛,又哪里有时间寂寞呢。”

莫子曦倒是没想到我会来这一套,愣了一下之后,半真半假的劝说道:“还请太后娘娘节哀顺变,身子要紧,您比起当年都瘦了,明日本王便把那千年灵芝送过来给太后娘娘补上一补。”

不得不承认,莫子曦愣了那一下很好的取悦了我。

于是,我也懒得演下去了,收敛了自己那悲痛的表情:“中州王倒是有心了……那第二件事,又是什么事儿呢?”

莫子曦显然被我那堪称川剧变脸的速度给弄的一愣一愣的,不过他适应能力不错,很快就恢复正常了:“第二件事便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了,新帝登基,周围国家于礼都会协礼而来祝贺,只是南夏国这次派遣了他们的二王子和六王子还有郡主而来,显然是有联姻之意。”

“联姻?那郡主年岁如何?”我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南夏国想要往莫君傲身边安插女人了。

莫子曦不知我为何问这个,但却也从善如流的答道:“郡主的年纪大概是和太后娘娘您差不多的。”

“原来如此,那哀家倒是不担心他们要把郡主嫁给皇上了……”如此,我倒是松了一口气,随后不怀好意的看了莫子曦一眼:“中州王忙于战事尚未娶妻,如今三国停战,那郡主若是生的貌美,中州王大可以把那郡主娶过来,便是身份做不得王妃,做个侧妃也是可以的。”

我也说不准我是出于什么心态对莫子曦做出这个意见的。

可谁知道,那莫子曦竟是反映颇大,他站起身弯腰越过桌子靠近我,轻声说:“太后娘娘就不怕本王娶了那郡主之后同南夏国勾结,窥视……皇位?”

刹那间,我竟是产生了一种毒舌吐着信子观察我的感觉,倒是没有顾及到莫子曦现在的动作和我是多么的暧昧了。

想着输人不能输阵,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说:“中州王自然不会做出这档子事儿,不然当初三皇子谋害先帝的时候,中州王可不就顺势而为了吗?”

我微微抬起头看着莫子曦那张靠近的脸,明明心中紧张的要死,但却不肯示弱。

莫子曦笑了起来,坐回了刚刚的位置,状似随意的说:“哈哈哈哈,本王不过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太后娘娘居然这般信赖本王,本王可是感动极了。只是,那匈奴郡主……本王还是不会娶的,倒不是为了避嫌,而是因为本王早就有心系之人了。”

 

第十六章

莫子曦这个人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在白马寺后山初次相遇的时候,他英俊冷漠,英雄救美,分明是烂俗的段子,但不可否认的是,那一刻他的影子就像他那掉落的玉佩一样,留在我的身边,映在了我的心里。

我不否认,那一刻我真的动心了,我以为我和他之间至少会发生什么。

但上天爱开玩笑,我做了皇后又变成了太后,可他却偏偏是莫文帝曾提醒过我的,有窃国之心的中州王。

他给扮作黑衣人给我送能搬倒三皇子的证据,虽然是戏弄于我,虽是利用之心,但我到底还是有着一分感激的,但是我很清楚,我和莫子曦之间本就是有缘无分的遗憾,可不知为何,听到他说有了心系之人之后,心脏还是会缩紧了一样的疼。

但难受归难受,我也故作轻松的回应道:“哀家也是开个玩笑而已,毕竟中州王身份尊贵,万万没有为了国家和亲的责任。不过,中州王若是有喜欢的女子娶了便是,哀家就给你做主了。”

只见莫子曦叹息一声,拿起茶壶自顾自的给他自己倒了杯茶:“哎,奈何佳人已嫁做他人妇,任凭本王身份再怎么尊贵,也不能做出有违人伦之事。”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好巧不巧的,我听到那小太监通报道:“皇上驾到!”

随后,便看到穿着龙袍的莫君傲快步走了过来,看也没有看莫子曦一眼便扑向我:“母后,帝师欺负朕。”

我尴尬的看了莫子曦一眼,但莫子曦却是淡笑应对。

我也不好说中州王你先退下去,哀家要和哀家儿子讨论人生了,只能硬着头皮对莫君傲说:“你这孩子,怎么还告上凌大人的状了?母后可对你说过的,对待凌大人要尊重,他是你的老师,会教给你有用的东西,不会害你的。”

莫君傲抬起头看着我,一脸委屈的说:“不是的母后,朕没有不尊重帝师父,只是帝师讲的东西本就是自相矛盾!”

“自相矛盾?如何矛盾,同母后说说?”其实自相矛盾这个我倒是可以理解,现在也是个百家争鸣的年代,所以不同的思想互相矛盾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矛盾的点是什么,就比较值得在意了。

见我问了,莫君傲也不含糊,直接表达了他的迷茫:“帝师说,法之所以为法,便是不可以因为外力更改的,又说法理不外乎人情,又说法不责众,朕都弄迷糊了。”

我本以为是什么儒家道家思想的冲突,没想到竟是这简单的事情。

“帝师说的没有错,只是不同的事情要靠不同的角度去分析。”我余光瞄到莫子曦正兴致勃勃的看着我,我也有心敲打他一下:“比如说,有人不满当今圣上的统治,揭竿起义,这乃是大逆不道的死罪,不管是何人求情也是不该饶恕的。但跟着他叛乱的那群人,就可以适当的减少惩罚,小惩大诫,从而换取人心,这便是治国之道。”

如此,莫君傲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更多的东西需要他自己去思考了。

也只有莫君傲自己知道,这东西他是懂得,而且清楚得很,只是在椒房殿的心腹通知他中州王来拜访太后娘娘,他唯恐出了什么岔子,自己找借口回来的。

而事实证明,莫君傲的担心是对的,以莫君傲的角度来判断,便是中州王莫子曦看自家母后看的眼珠子都要出来了,那个玩味的笑容,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心怀不轨一样。

但偏偏莫君傲现在还不能发作莫子曦,也只能忍了,心中狠狠的记了自己这个小皇叔一笔,面上却做童贞状:“哎呀,朕才发现小皇叔在这里,小皇叔怎么有空来看母后啊?”

“见过皇上。”被点到名字的莫子曦先是对莫君傲行了个礼,便自顾自的坐下回答道:“您刚刚登基,匈奴国和南夏国都要派使臣过来,南夏国更是把郡主带来有和亲之意,所以本王来和太后娘娘商议让谁来和亲更加合适。”

莫君傲完全没有因为莫子曦的无礼举动表示不满,反而一脸纯真的说:“小皇叔可以给朕娶个婶子啊!”

我可很怕莫子曦再开什么联合南夏国窃国的‘玩笑’,抢在莫子曦之前直接说:“你小皇叔心里有人了,可不愿意娶那匈奴郡主呢。”

莫君傲心中冷哼一声,嘴上却说:“哎,若是三哥还在,倒是可以让三哥娶。”

我倒是没有想到莫君傲会突然提起莫君少,毕竟莫君少这个名字已经成了皇宫的禁词了。

但既然莫君傲自己提起来,我也不好不回应,便顺势问道:“怎么,你还愿意叫他三哥,他可是害过你呢。”

莫君傲顿了顿,很是认真的对我说:“他可以无情,朕不可以无义,朕本就没有像他当初说的那般当了皇帝就处置当初待朕不好的兄弟姐妹……便是五姐当初把我当个玩意般戏耍,朕也没有动过处置他的心思。”

“仁者为君,他们不懂你,是你的损失。”我却并未想到莫君傲有这般胸怀,一时之间爱倒是有些感动。

突然,莫君傲右手成拳敲打在左手心,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既然是和亲,也不一定要北莫国的王孙贵族娶匈奴公主,朕可以把五公主嫁给匈奴王子啊!”

“……”刚刚才说完没有处置五公主的心思,现在就要把五公主嫁到南夏国

看着莫君傲那纯洁的小表情,我倒是一时半会看不出莫君傲是不是想要报复了。

我本能的去看莫子曦,谁知道莫子曦却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五公主年纪不小,胞兄三皇子偏偏还做了那档子事儿,在北莫国也是尴尬,不如册封个好的品级去南夏国和亲,倒也会比在北莫国自在一些。”

见莫子曦和莫君傲一唱一和的,我不知怎么就觉得我面前站着的两个可不是什么北莫国皇族身份最尊贵的两个,而是一大一小两个狐狸,而且都是蔫坏那种。

而这个时候,莫子曦和莫君傲不约而同的把视线转移到了我的身上,我只能故作淡定的说:“既然你们叔侄都决定了,哀家自然也是没有意见的。明日哀家便同李太婕妤商量一番,五公主出嫁总该是体面一些的。”

就这样,五公主的婚事就在这番谈笑之间直接解决了。

我心中不由得感慨古代女子的身不由己,我这种战功累累的大将军的女儿要嫁给可以姑父参与这皇位之争,分不出敌我,一个走错便要万劫不复。

而五公主这种直接生于皇家,对皇位没有威胁的尊贵的公主,她的婚姻和未来,对于掌权者来说也不过是一个交易的筹码,一个可以利用的道具而已。

古代的女人,不管身份尊贵还是卑微,都是可怜人啊。

太后秘史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太后秘史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太后秘史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