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借你一夜还我情深

(借你一夜还我情深)在线阅读完整版《借你一夜还我情深》(浅岛溺心)

来源:SPY|小说:借你一夜还我情深|时间:2019-05-28 19:13:55|作者:浅岛溺心

《借你一夜还我情深》浅岛溺心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赵一笙从看到那个男人的第一眼起,便爱上了,痴狂了。为了得到他,她导演了一场戏,让他和唐以宁分手,堂而皇之的和他在一起。可是不管她怎么拼命努力,始终得不到他的心,爱到最后她满身伤痕,选择了退出。她算到他们有始无终,却万万算不到肚子里多了一块肉。“你,你听我说.......”面对逼过来的男人,赵一笙话都说不完整,“孩子不是你的,我发誓!”男人淡淡道:“没事,去医院查查月份就知道。”“.......”

借你一夜还我情深赵一笙陆时亦

赵一笙陆时亦小说借你一夜还我情深推荐章节

第4章 地位很低

  看来,她在他心里的地位挺低的。

  而被陆时亦撇在那的何雯娜,将赵一笙所有表情都看在眼里,她没想到赵一笙竟然和陆时亦认识。

  何雯娜往陆时亦那走去时,看到陆时亦招来一个侍者,在纸条上写了一串数字,连着一张卡拿给那个侍者。

  “去这个牌子店买件礼服,最好长袖的。”

  “是。”

  那个牌子何雯娜认得,价格不菲。

  陆时亦身边不是没女人吗,为什么他会对赵一笙这么好?

  联想到赵一笙刚刚看陆时亦的眼神,何雯娜眼睛眯起,似乎嗅出了什么。

  赵一笙到休息室处理伤口,喷了药,没多久一个侍者就来敲门,送来新的衣服,一条水蓝色的长袖裙子,很漂亮。

  她换了衣服才打算离开休息室,不速之客就来了。

  “裙子很漂亮嘛!”

  “谢谢。”赵一笙淡淡笑着,也没理会何雯娜,就想离开。

  何雯娜快步挡在赵一笙面前,抱胸看着她,口气却有些酸酸的:“赵一笙,麻烦你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那种圈子你以为你有资格进去?”

  赵一笙抿唇。

  是呢,当然没资格,陆时亦的朋友她一个都没认识,何谈混进那个圈子?

  她不说话,何雯娜却以为她在跟自己叫板,语气越发尖锐了,“不是你的,就别妄想得到!而且我这种人,最讨厌别人抢我的东西!”

  “是吗?刚刚好,我这人脾气也不好,讨厌别人呛我。”赵一笙抬头,冷冷看着何雯娜,“难道何小姐忘记自己以前的身份了?”

  何雯娜脸色一点点冷了下去,“赵一笙你什么意思?威胁我?!”

  “怎么敢?”赵一笙笑了笑,口气却硬的很:“不过何小姐,你要是下次再不长眼挡我的路,我可以让观众认识一下以前的你!”

  何雯娜要风得风,何曾被这么威胁过,气急败坏,抬手就要甩赵一笙巴掌。

  赵一笙才不会傻到给她打,狠狠将她的手腕攥住。

  打不到赵一笙,何雯娜更加的气,狠狠瞪着她,“赵一笙,你不过是个小小摄影师而已!我分分钟就能让你在这个圈子里消失!”

  “那我就等着何小姐来解决我了。”赵一笙脸上毫无波澜,似乎一点不被她的言语所威胁,还笑了笑。

  何雯娜胸膛剧烈起伏着,似乎想骂脏话。

  她想到刚刚的事,盯着赵一笙看了近半分钟,冷不丁道:“赵一笙,之前你看陆时亦的眼神我看到了,你爱他,是不是?”

  赵一笙眼中闪过慌乱,冷冷道:“管你屁事!”并且想推开她出去。

  “赵一笙我劝你放弃吧,你没机会的!”

  何雯娜知道戳中赵一笙的要害了,笑的越发幸灾乐祸,“你知道陆时亦这几年身边为什么没女人吗?因为他在等一个人。”

  听到这两句话,赵一笙指尖发颤,仿佛浑身的血液都被冻住,脑海里也随着浮现出一个名字,任她怎么挥都挥不走。

  “我不想听你废话。”赵一笙都没发现,她现在说话声音都是发颤的,也不知道在还害怕什么,“让开!我要出去!”

  何雯娜当然不会让她走,还刻意凑到她耳边。

  “你知道吗,听说陆时亦在等一个叫唐以宁的女人,他无名指上的戒指从没摘下来过,因为那是唐以宁送的,”

  赵一笙脸色越苍白,何雯娜就越发的开心,像是碰到好玩的东西一样。

  “我嘛,勾搭上陆时亦纯粹为了钱,他有钱捧我上位,各取所得而已,就算他玩腻了我,我还可以重新找一个金主捧着。可是赵一笙你就可怜了,啧啧,竟然爱上这种得不到的男人。”

  

第5章 还在等唐以宁

  唐以宁!唐以宁!

  这个名字仿佛魔咒,让赵一笙想到以前的那些事,心中越发的愧疚不安,最后狠狠拽开何雯娜,脚步踉跄地跑了出去。

  何雯娜被拽的遂不及防,蕾丝裙子都被赵一笙坏了,心疼的紧,她盯着赵一笙离开的背影,唇边的冷笑也越发浓郁。

  本来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她还真的猜中了,赵一笙真的爱陆时亦!瞧瞧,这女人听到那些话简直要崩溃了,真是让她心里畅快!

  赵一笙不知道怎么从酒会离开的。

  开车回家,看着她和陆时亦生活了半年的公寓,再想到之前在酒会上,他匆匆离开的样子,只觉得鼻头发酸。

  他们可能也只有在床上的关系亲密而已,其他时候,不过是生活在一个公寓里的两个陌生人而已。

  他是不是,真的还在等唐以宁?

  这个从嘴边呼之欲出的名字仿佛一根针狠狠扎在赵一笙的心上,一下又一下,将她扎的鲜血淋漓,痛苦不堪。

  赵一笙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事,脚步虚软的去浴室,泡了一个热水澡后,上床把被子往身上一裹,心里却害怕的很。

  睡的迷迷糊糊时,赵一笙似乎听到外面有响声,接着卧室内的台灯被打开,她转头就看到是陆时亦回来了,脸色有些疲惫。

  陆时亦见她醒了,问:“吵醒你了?”

  赵一笙摇摇头。

  等陆时亦洗完澡,上床来后,赵一笙往那蹭蹭,伸手搂住他的腰,明明抱着的男人这么近,她却觉得他和她离得好远好远。

  像是察觉到她心情不好,陆时亦说:“这种活动烦闷,我怕你不喜欢,所以没问你要不要去。如果你下次想去,我带你一起。”

  赵一笙是不喜欢这种活动,但是只他要说的话,再烦闷她也去陪着。他却问都不问,以为她不喜欢,去找了别的女人。

  这算什么,借口吗?

  “没事,我知道的。”赵一笙更用力搂着他的腰,她心里压抑着好多话,想问他和何雯娜什么关系,还想问他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

  “陆时亦。”

  “嗯?”

  陆时亦握着她的手,一个冷硬的物体磕到赵一笙的手,赵一笙见是那枚戒指,反射性地将手抽了出来,并翻身背对着他。

  最终,她胆怯到什么都不敢问,只是说:“我好困,先睡了。”

  陆时亦并没说什么,也没像往常一样过来搂着她,不一会,赵一笙就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将脸埋在枕头里,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

  那些问题,问出来只会让她难堪而已。

  早上赵一笙醒来时,身边空荡荡的,陆时亦估计很早就离开了,今天周末,她不用去公司,起床洗漱,厨房放着陆时亦做的早餐。

  赵一笙回想起男人在厨房忙碌的样子,发现越来越不想离开他,也很不安。

  如果哪天唐以宁回来了怎么办?

  赵一笙吃完早餐也没什么事,干脆把床单什么的都拆下来扔洗衣机,打扫卫生。

  后来门铃响起,她还以为陆时亦临时回来了。

  “你是不是有文件忘拿了?”赵一笙一边说一边将门打开,门外却不是陆时亦,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贵妇,贵妇皮肤保养的好,看起来很有气质。

  这个贵妇赵一笙认识,陆时亦的妈妈,她之前也见过两次。

  “阿,阿姨。”陆父陆母都在晋城,很少过来这边,赵一笙和陆时亦同居半年,也没见过陆母,现在见陆母登门拜访,有些手足无措。

  陆母看到开门的赵一笙也有些错愕。

  自从三年前唐以宁出国后,她儿子一直颓废不堪,整日借酒消愁,身边也没什么女人,怎么她半年没来,儿子公寓就多了一个女人?

  

第6章 生育工具

  “嗯。”想问的话太多,不过陆母向来不动声色,嗯了一声,进了屋。

  赵一笙忙去厨房烧了水泡茶,从冰箱拿出昨天买的水果,而陆母则是打量着这个公寓,和以前相比,这公寓现在似乎多了一些生活的气息。

  难道她儿子在和这个女孩子交往?

  “阿姨,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我泡了毛尖。”阿姨将热气腾腾的茶水和果盘放在茶几上,声音带着一些紧张。

  陆母捻了一颗葡萄,一边剥皮一边问:“你跟时亦是什么关系?”

  “我们俩吗?”赵一笙搓着手,表情有些为难。如果她说同居的话,未免显得她不自爱,说是女朋友的话,陆时亦也没承认过。

  赵一笙一时竟不知道说自己和陆时亦什么关系。

  而陆母见她吞吞吐吐,似乎明白了什么,看赵一笙的眼神有些不一样,却还是语气舒缓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你爸爸是谁呀?”

  “我和他大学就认识的,也挺久的。我爸爸自己开了一家酿酒厂,公司小,所以没有上市,不过每年赚的也不少,家里就我一个独身女。”

  “哦,爸爸自己开了酿酒厂呀!”陆母笑着,但是听赵一笙这身世,心里更加地不喜了,压根不认可赵一笙。

  陆母心里的完美儿媳妇只有唐以宁,唐以宁不仅长得漂亮,嘴巴甜,关键父亲做生意的,将来能帮着陆时亦。

  只是可惜啊,两家快谈婚论嫁的时候,唐以宁跟陆时亦吵架,负气出国了,这么多年了,陆母一直在等唐以宁回来。

  想到那些,陆母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是喜欢唐以宁,不过她也就这么一个儿子,陆时亦总是要传宗接代的。

  坐她旁边的赵一笙身材纤瘦,皮肤白皙,一副乖巧的模样,陆母不由多看两眼,心里似乎冒出了什么想法。

  陆母往赵一笙那边移了移,笑着问道:“一笙是吧,你......身体没问题吧?”

  赵一笙被问的有些懵,等明白陆母问的话后,脸色都白了。

  而陆母只是笑了笑,说:“时亦的一个堂哥结婚四年了,不过媳妇的肚子一直没动静,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是不育,也治不好。因为没孩子,他堂哥又是家里的独子,两人就这么离婚了。”

  陆母虽然不喜欢赵一笙,不过既然陆时亦和赵一笙在一起,哪怕只是同居的,两人也有点感情,如果赵一笙能给她生个孙子的话,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赵一笙听了那么多,终于明白了,笑的有些勉强:“阿姨,有话您直说。”

  陆母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了出来:“阿姨希望你跟时亦有了孩子后,再领证结婚。当然了,你不管生男孩还是女孩,都会有奖励的。”

  “唉!都怪我身体不好,所以就生了时亦这么一个儿子,我和他爸的后半生就指望他,当然希望他能过的好点,也希望我跟他爸儿孙满堂。”

  “......”

  赵一笙是听不下去了,脸色越发难堪。

  她爱陆时亦,如果陆时亦喜欢,她当然也想生一个他们的孩子,只是陆母的话让赵一笙觉得自己像个生育工具,让她很恐惧。

  说完后,陆母笑眯眯地问:“一笙啊,阿姨的话你都明白了吧?”

  “明白。”赵一笙勉强笑着,怪不得别人说门不当户不对嫁过去不好过,她还没嫁就体会到了,“不过阿姨,这事以后再说吧。”

  她和陆时亦的关系不清不楚,别说孩子,日后陆时亦会不会娶她还是一回事。

  陆母见赵一笙明显在敷衍自己,脸一拉,似乎有些不高兴,赵一笙则忙说:“我给时亦打个电话吧,他要是知道您来南城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第7章 给她一个下马威

  “不用了,时亦那么忙,打扰他也不好。”陆母不快地说,去瞄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我好久没来南城了,你陪我出去逛逛吧。”

  也不等赵一笙回答,陆母就起身离开了。

  赵一笙见陆母这般强势,真要给陆时亦打电话,陆母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想她,就默默放下手机,跟着陆母出了门。

  陆母明显有些不高兴,脸上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和赵一笙说话却有些阴阳怪气,到商场试衣服的时候也是故意给她摆谱。

  赵一笙说好看,陆母就笑着说年轻人的目光就是新潮,赵一笙不说话,陆母就说她不会打理家务,是怎么照顾陆时亦的,弄的赵一笙有些难堪。

  陆母很喜欢买衣服首饰,只要看到喜欢的,有时候不用试就让人包起来,赵一笙也不好意思让陆母提那么多购物袋,就自告奋勇的帮忙提。

  一个多小时下来,赵一笙疲惫不堪。

  而且她出门穿的高跟鞋,两手提着大大小小十几个购物袋,重量几乎要把她的手臂压垮,脚不小心崴了一下,痛的眼泪都飚出来了。

  “阿姨,要不我们歇会吧。”赵一笙脚髁实在疼的厉害,想开口和陆母说说,走在前面的陆母却仿佛没看到她,进了隔壁的店试衣服。

  见状,赵一笙只好咬牙提着东西进去,到休息区坐下后,迫不及待的脱掉鞋子。

  崴的那个地方已经发青了,她用手轻轻揉着,抬头看着远处挑选衣服的陆母,她则像个跟随的奴仆一样,很无奈又委屈。

  她知道陆母不喜欢自己,不光是家世,还有各方面,恐怕陆母心里的儿媳只有唐以宁一个,尤其是自己说孩子的事以后再说后,陆母更加不高兴了。

  让她跟着来商场,不过是想给她一个下马威而已。

  赵一笙在心里唉声叹气,还在想怎么找借口结束逛商场,包里的手机响了,赵一笙一听这铃声就知道是陆时亦的,忙从包里翻出手机。

  “你不在家?”电话一通,那边的陆时亦就问道。

  “嗯,在外面呢。”他的来电让赵一笙心里的委屈无限放大,鼻头酸酸的,“我等下就去买菜。”

  她刻意压抑了,陆时亦却还是敏锐的感觉不对劲,“赵一笙,怎么了?”

  “啊,我没事啊!”赵一笙怕他听出什么,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就是逛街久了脚有点疼,没什么大事。”

  陆时亦道:“今天没事,我提早回来了,地址给我,我去接你,也不用买菜了,今晚就在外面吃吧。”

  赵一笙没说话。

  陆母明显不想让陆时亦知道她来了,她要是告诉陆时亦地址,陆母就会以为她在跟陆时亦告状,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想她。

  赵一笙还在酝酿着怎么拒绝陆时亦过来,那边在试穿衣服的陆母问她好不好看,赵一笙忙把手机话筒捂住,回了陆母的话。

  重新把手机贴耳边后,赵一笙刚想说话,陆时亦就开了口:“我知道我妈来了,赵一笙,地址给我,我过去。”

  赵一笙睨了那边的陆母一眼,声音有些发虚:“不用了......”

  “嘟!”地一声,电话就被挂断了。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赵一笙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也有些失落,没想到自己这么不被陆时亦在乎,一个电话她说挂就挂。

  赵一笙打电话的时候,陆母都看在眼里,但都没做声,知道结账时,赵一笙过来提购物袋,她才随口问:“看你聊这么久,谁打的呀?”

  陆母看她的眼中带着几分探究,让赵一笙也莫名有些紧张,笑了笑,就说:“我今天休假,公司的人有事找不到我,就打我电话问问,所以聊了几句。”

  

第8章 他怎么过来了

  “哦。”陆母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赵一笙也松了一口气。

  赵一笙以为连着逛了四个多小时,陆母也应该累了,没想到从这家店出去后,陆母还继续往一层逛,她脸更白了,脚髁更是钻心的疼。

  能怎么办呢?

  这是陆时亦的母亲,她要是说脚疼撂担子的话,指不定陆母心里怎么想她,心里叹着气,赵一笙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跟上陆母的脚步。

  而另一边,通过跟赵一笙的通话,陆时亦知道母亲来南城了,几次跟赵一笙要不到地址后,他干脆挂断电话,打开地位跟踪她的所在地。

  陆时亦将车子开得飞快,领带禁锢着脖子让他很不舒服,伸手扯了扯领带,想到赵一笙刚刚打电话的语气,心里莫名有些担心。

  他母亲强势他又不是不知道,还有些势力,肯定是知道了赵一笙的身世,让赵一笙陪着去商场也不知道会怎么刁难她。

  一想到这些,陆时亦心里更不舒服,脚踩油门将车子开的更快了。

  约莫十几分钟后,陆时亦到了美达商场,商场太大,赵一笙的定位就不太准了,他只好一层层的网上找,终于,陆时亦看到了那抹倩影。

  赵一笙手里提着十几个袋子,显得有些吃力,右脚似乎也不太好,走路身子有些歪斜,却偏偏对面前的陆母笑着,一点情绪都没泄露。

  看着故作坚强的小女人,陆时亦紧紧皱起眉头,心尖上的那份心疼无限放大。

  他认识赵一笙那么久,知道她好强,有脾气,从不会忍耐什么,可是现在她明明脚都很疼了,却还在忍着,尽力陪着陆母。

  上来楼层后,陆时亦朝两人大步走了过去,沉声道:“妈!”

  赵一笙正和陆母说着话,冷不丁听到陆时亦的声音还以为是幻觉,结果一扭头,就看到过来的陆时亦,衬衫解开顶端两颗扣子微微敞开,大概是来的匆忙,额头上一层薄薄的汗,她几乎傻眼了。

  她也没告诉陆时亦在哪个商场,他怎么就过来了?

  陆母看到陆时亦也是愣住了,随后往赵一笙那瞥了一眼,刚巧那一眼赵一笙就看见了,勉强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刚刚陆母怀疑时她就说公司打来的电话,而现在,陆时亦来了,陆母大概以为是她受了委屈,特意把陆时亦喊过来撑腰的吧?

  果然,赵一笙看到陆母朝陆时亦走去,给他理了理衣领,笑着说:“我跟你爸来南城办事,想着大半年没见着你,就去公寓看看你。你呀,交了女朋友也不告诉妈。”

  顿了顿,陆母继续道:“而且啊,妈就是太久没来南城,让一笙陪我出来走走,她倒是惦记你,还要把你也喊来。”

  赵一笙听出陆母话里的意思,头低了下去,紧紧捏着手里的购物袋。

  陆时亦瞥了赵一笙一眼,说:“她没给打电话,是这里有家不错的蛋糕店,我陪着客户来买蛋糕,刚巧看到了你们,就过来打声招呼。”

  他走过去接过赵一笙手里的几个购物袋,和陆母说:“妈你逛这么久也累了,我带你去吃饭吧,吃了饭你想逛多久我都陪着。”

  陆母看自个儿子暗里护着赵一笙,心里对赵一笙的不满多了几分,不过她也不好发作,点了点头,“行,就先去吃饭吧。”

  赵一笙看了眼走在前面的陆母,小声道:“你怎么过来的?”

  “你手机定位是开着的,我跟着过来的。”陆时亦说,见她额头都出汗了,显然是脚疼的厉害,让她挽着自己的胳膊,“辛苦你了。”

  

借你一夜还我情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借你一夜还我情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借你一夜还我情深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