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总裁宠妻超给力

(总裁宠妻超给力)在线阅读完整版《总裁宠妻超给力》(花舞轻轻)

来源:SPY|小说:总裁宠妻超给力|时间:2019-05-28 19:07:12|作者:花舞轻轻

《总裁宠妻超给力》花舞轻轻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夏如歌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小三竟登堂入室。“要么离婚,要么让于佳悦代孕,你自己选!”丈夫留下这样残忍绝情的话,全然不顾她的死活。小三步步紧逼、丈夫处处绝情,婆家和娘家双面夹击,她不堪重负,答应了离婚。五年后,她另嫁他人,他也另娶新欢,本该各自安好,没想到天意弄人,他们竟会再次纠缠在一起。她只想守着自己的婚姻平静一生,他却霸道的宣布:“夏如歌,我们注定纠缠一生,不死不休!”曾经,他虐她似仇敌,如今他宠她如至宝,她究竟该怎么办?!

总裁宠妻超给力傅奕铭夏如歌

傅奕铭夏如歌小说总裁宠妻超给力推荐章节

第4章 婆婆上门

  夏如歌哭着跑出去,因为没看路,迎面就撞上一个人,两人双双摔倒。

  “哎呀……”

  夏如歌听到这声惊呼,这才看清楚,她撞上的竟然是婆婆!

  “妈,妈您没事吧?”

  夏如歌一向怕婆婆,赶紧慌慌张张的将婆婆扶起来,但马上就被她甩开。

  江辛月一边掸掉身上的土,一边厉声斥责:“慌慌张张干嘛?你还有点傅家少奶奶的样子吗?!”

  夏如歌低下头,强忍着眼泪:“对不起,妈。”

  江辛月狠狠瞪她一眼,越过她走到于佳悦跟前,精致的脸上漾起一抹笑容。

  “你就是于佳悦吧?”

  于佳悦心下一喜,没想到傅奕铭的妈妈这么喜欢她,她赶紧点头:“是,伯母您……”

  啪!

  不等她说完,江辛月就狠狠甩出一个巴掌,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

  “原来就是你这个狐狸精勾引我儿子?!”

  傅奕铭赶紧把于佳悦搂进怀里,皱眉道:“妈,您这是干嘛,这事跟佳悦没关系!”

  “你竟然还护着她?!”

  江辛月冷眼看着自己儿子,“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你和夏如歌的结婚纪念日!”

  “你就算在外面玩儿女人,也不该这个时候带回家来,你是怕别人内不知道你有小三儿?!”

  傅奕铭狠狠眯起黑眸,随即走到夏如歌跟前,一把扯起她的手腕,恨不能捏碎她!

  “你竟然跑到妈那里告状?!”

  夏如歌疼得蹙眉,却只能摇头否认:“不是我,我不知道妈会来。丈夫出轨这么丢脸的事,我怎么可能让第三个人知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威胁佳悦,她不妥协,你就搬出妈来,你除了搬弄是非,还有什么本事?!”

  傅奕铭满眼杀气,那浓烈的憎恨深深灼伤着夏如歌的心。

  她眼泪不停往下掉,他不只讨厌她,甚至对她连一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她在他心里到底是多糟糕的一个人?!

  夏如歌忽然惨笑出声:“是,是我找的妈,我老公出轨,我管不了,只能找婆婆来管教,我有错吗?”

  她话音刚落,婆婆立刻沉声喝道:“够了!都给我进屋来,别在外面丢人现眼。”

  一行人进入别墅,傅奕铭立刻去拿冰袋,拉着于佳悦坐下,之后亲自用冰袋给她敷脸。

  “疼吗?”他的声音很温柔,是夏如歌不敢奢望的温柔。

  于佳悦摇头,红着眼眶的样子尤其惹人怜爱:“这是我应得的,伯母打的对。”

  江辛月瞪了于佳悦一眼,坐在单人沙发上之后,看着夏如歌:“还杵在那干什么?!”

  夏如歌刚要坐,傅奕铭便不悦的斥责:“你站着!你刚才摔倒,身上沾了土。”

  夏如歌喉咙一涩,火辣辣的疼,可她还是安慰自己:没关系,他不是针对你,只是因为有洁癖,见不得脏。

  江辛月皱皱眉,微微仰着下巴,一脸严肃的说:“今天我来就为了于佳悦的事。你肚子不争气,所以奕铭才会跟佳悦在一起,这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你承认吗?”

  夏如歌指甲陷入掌心,屈辱的点头:“是,妈说的对,是我的错。”

  对,是她的错,是她三年都怀不上,十五年都无法让傅奕铭喜欢上她,是她没用。

  江辛月脸色稍稍缓和:“既然你也知道错了,那佳悦的事就这么定了,让她给奕铭生个孩子,你奶奶也就放心了。”

  夏如歌猛然瞪大眼睛,只觉得气血上涌,反问道:“妈,您竟然也同意?您不是最厌恶小三吗?”

  “住口!”江辛月气得站起来,“她只是代孕的!根本连小三儿都算不上!”

  夏如歌摇头,“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满眼泪光的哀求:“妈,我求您帮帮我,我不能让佳悦来代孕!”

  江辛月一把抓住夏如歌手臂,“你给我起来!身为傅家少奶奶,你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

  “不,妈,您帮我劝劝奕铭好不好?”

  “你……好!你愿意跪就跪着。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明天你奶奶让你们都回老宅去,她要见见这个代孕的。”

  江辛月说完,审视的看了一眼于佳悦,“你只是个代孕的,明白吗?”

  于佳悦心里有气又怒,真恨不能弄死这个老女人,但表面上她还是乖顺的点点头:“伯母放心,我知道。”

  江辛月眼神微眯,她自然能看出来这个于佳悦不是省油的灯,不过无妨。

  她要的是一个孙子,只要孩子的父亲是她儿子,孩子的母亲是谁都无所谓。

  江辛月再转向夏如歌,眼神已经冷下去,“如歌,你跟我过来。”

  夏如歌知道婆婆有话要说,赶紧跟上去,两人就到了别墅外面。

  “妈,您说吧。”她的嗓子有些哑。

  “你给我记住,明天回老宅,必须表现得大度一些,你越是小家子气,小三就越是张狂。”

  夏如歌低着头,轻声说:“妈,我知道了。”

  “还有,对于佳悦好一些,她毕竟是代孕的,生的是咱们傅家的长子嫡孙。”

  夏如歌死死的攥紧拳头,喉咙里艰涩的逸出一个“好”字。

  婆婆也认可于佳悦的存在,她还有什么能说的?!

  夏如歌送婆婆离开之后,再回到别墅的时候,丈夫已经和小三坐在一起,享受她的烛光晚餐。

  于佳悦虚伪的冲着她招手:“如歌快来,坐下一起吃吧。”

  夏如歌没理会她,三个人的结婚纪念日算怎么回事,她如果坐在那,等于被小三打了脸。

  她没心情和他们周旋,直接上楼。

  回想这三年,好像每一个结婚纪念日都不美好。

  第一年傅奕铭借口在国外出差,其实和朋友一起喝酒,她一个人守着一桌子菜直到天亮;

  第二年她被车撞了住院,傅奕铭依旧和朋友一起喝酒;

  最糟糕的应该这是第三年,他虽然没有再去喝酒,可小三却代替她和丈夫一起庆祝,这多讽刺?!

  夏如歌迷迷糊糊的睡着,不知道几点钟被傅奕铭推醒。

  “去客房睡。”

  她心口剧痛,忽然想起他之前就说让她搬去客房,这里让给于佳悦和他。

  她重新闭上眼,倔强的不愿意妥协,但下一瞬就浑身一疼,竟是他直接把她摔在了床下!

  “夏如歌,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他的俊脸上布满寒意。

  夏如歌泪流满面,“你要我不要挑战你的耐性,那我呢?原配把房间让给小三儿,我不需要有尊严吗!”

  “呵,你还有脾气了?”傅奕铭嗤笑:“可你别忘了,你这个所谓的原配,不过是我傅家花钱买来的东西!”

  夏如歌脸上血色尽失,她想抗争,想反驳,却无法否认他说的是事实。

  这时候,于佳悦进入卧房,搂着傅奕铭脖子亲了他的下巴,丝毫不避讳她在场。

  夏如歌瞳孔骤缩,好害怕看到他们亲热的画面,立刻狼狈的跑出卧室。

  她在逃避。

  夏如歌坐在沙发上,听着楼上暧昧的喘息声,又是一夜没合眼。

  

第5章 傅家老夫人

  第二天早上,傅奕铭出去运动的时候,夏如歌开始去厨房准备早饭,等他回来,早饭也准备好了。

  这是她这几年养成的习惯,为的是他能按时吃到热乎乎的早饭。

  “没有佳悦的份?”

  傅奕铭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冰冷的质问。

  夏如歌心口一疼,故作冷静的回答:“她不爱早起,所以一般不吃早饭。”

  “你抓紧准备,我去叫她。”

  傅奕铭直接上楼,之后夏如歌就听到他温柔的说:“小懒猫,起床了,不吃早饭对胃不好。”

  紧接着是于佳悦懒洋洋的笑声:“哈哈,好痒啊。人家知道啦,你亲我一口我就起。”

  夏如歌攥紧拳头,胸口疼得她站不稳,不得不双手撑着桌子。

  昨天她一整天都没吃,他却问都没问过。

  她从十岁就到傅家,整整十五年,傅奕铭从来没关心过她,更别说对她这么温柔。

  但对于佳悦,他似乎有用不完的耐心,有说不尽的温柔。

  他就是要用于佳悦狠狠碾压她,把她伤得体无完肤,之后再逼着她离婚,她绝对不会妥协!

  夏如歌又准备了一份煎蛋,多热了一份牛奶,弄好之后,于佳悦也下来吃早饭。

  以前都是她和丈夫两个人,可今天却多了一个女人,而且还依偎在她丈夫怀里,张嘴等着他喂。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夏如歌,她一阵反胃,立即站起来:“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她需要去透透气,可不等她走,傅奕铭就冷冷说:“你留下,你走了,这里谁来收拾?!”

  夏如歌呼吸一滞,胸口像是压了一块石头,压得她透不过气。

  她僵硬的站了一会儿,忽然坐下来,大着胆子拉住他的手。

  “奕铭,我们试试别的方法好不好?我们可以继续试管婴儿,上次……”“上次已经失败了一次了。而且……”

  傅奕铭憎恶的甩开她的手,声音中透着骇人的寒意:“我说过,我不在乎孩子,我要的是离婚,是甩开你这个包袱!”

  夏如歌死死的咬住嘴唇,她知道自己对他来说只是包袱,可她还是不想放手。

  吃过早饭之后傅奕铭到公司上班,临走的时候于佳悦坐着他的车一起。

  夏如歌没问她跟去干什么,她怕丈夫会质问她:“你有什么资格过问?!”

  收拾好家里,她就一直在想她和傅奕铭的事。

  他是铁了心要用于佳悦逼她离婚,现在唯一能阻止他的,也就只有奶奶了。

  傅奕铭的奶奶是个很强势的女人,当初傅奕铭爷爷死的早,偌大的傅氏就靠她一个女人支撑。

  傅氏集团能有今天,老太太功不可没,也因此她在傅家有绝对的话语权,傅奕铭也最听奶奶的话。

  如果奶奶像挑剔她一样挑剔于佳悦,让他不要和于佳悦在一起,他会听的。

  想到这,夏如歌忍不住苦涩一笑,她守不住自己的婚姻,竟然要靠别人,真讽刺。

  中午过后,夏如歌穿戴整齐,之后自己开车去傅家的老宅。

  傅家老宅在南城西侧,那附近都是老宅子,但价格却比市区的别墅更贵,傅家发家的时候就住在那里,已经几辈子了。

  夏如歌到了傅家,把后备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这是她给奶奶准备的营养品。

  这时候,傅家的管家跑过来,“大少奶奶,您怎么没跟少爷一起回来?”

  夏如歌一愣,“奕铭已经回来了?”

  “嗯,还……”陈叔有些为难,四下看了看,小声说:“少爷还带了一个挺漂亮的女人回来,您心里有个数。”

  “还有,您有日子没回来了,老夫人有些不高兴,您进去别惹她。”

  夏如歌勉强笑了笑,原来陈叔专门在这等她,是为了提醒她。

  她平时是不太愿意回老宅来,因为她怕会惹奶奶不愉快,毕竟她老人家年纪大了,要是因为她有个好歹,她良心过不去。

  “谢谢您陈叔,我记着了,麻烦您帮我停车。”

  “不麻烦。”

  夏如歌拎着东西往里面走,刚穿过花园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笑声。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什么笑话,竟然惹得老太太笑得那么开心,这真的是很少见的。

  夏如歌进门之前做了一次深呼吸,之后努力扬起笑脸,“奶奶,我回来了。”

  傅家老太太叫石岚,此刻正坐在单人沙发上哈哈大笑,傅奕铭和于佳悦则挨着坐在一边,脸上也都挂着笑。

  看到夏如歌出现,三人的脸色都瞬间变化,尤其是傅奕铭,笑容尽失,取而代之的是彻骨的寒意。

  石岚笑容微微收敛,“嗯,如歌来了,快进来吧,就等你呢,你既然不上班,怎么也不早点回来陪陪我?”

  “奶奶,我去给您买了些补品。”夏如歌把东西都放在茶几上,这些都是奶奶爱吃的。

  石岚立刻皱眉,“赶紧拿下去,果盘刚放上面,沾上灰怎么办?”

  夏如歌脸色一僵,赶紧赔笑说:“奶奶,是我忽略了。”

  “你啊,做事总是不够周到,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当得起这个傅家少奶奶的身份。”

  “农村出生的野丫头就是不行,就算把你当成千金小姐来养,可骨子里还是低贱。”

  夏如歌死死的攥紧双手,她告诉自己,没事,没事的。

  奶奶一向对她挑剔,这些刺话她从小听到大,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有什么可难过的?!

  石岚发现她低着头不说话,莫名有气,“行了行了,你去厨房看看需不需要帮忙,别在这碍眼。”

  夏如歌应了声“好”,苍白着脸去了厨房,紧接着就听到于佳悦笑着说:“奶奶,您别生气,如歌十岁之前都生活在农村,难免有些局促。”

  “哼!”石岚沉声说:“这些年也算不错,各种宴会场合倒是没给傅家丢脸。”

  于佳悦听完,心里的嫉妒一下子填满胸腔,夏如歌岂止是不给傅家丢脸那么简单?!

  别看她这几天一副柔柔弱弱、唯唯诺诺的样子,可在公众场合,她总是挺胸抬头,脸上也笑容得体。

  夏如歌向来一副高贵冷艳的模样,身边之所以没什么男人缘,不是条件不好,而是大家觉得她高不可攀!

  那次宴会的时候,她穿着白色的礼服,头发盘起,举手投足都透着贵气,多少男人私下瞄着她。

  如果不是大家都知道她是傅家的少奶奶,是傅奕铭的人,不知道得有多少人惦记她!

  于佳悦嫉妒的双手绞在一起,不想谈夏如歌,赶紧为自己争取:“奶奶,我想给奕铭生个儿子,您会答应吧?”

  

第6章 你是不是怀孕了?

  石岚挑了下眉梢,她一打眼就知道这个女人有野心,没想到竟然这么直白。

  她暗暗打量于佳悦,又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犹豫一会儿才问:“丫头,你之前没流过产吧?”

  于佳悦脸红的摇头:“奶奶,我第一次给了奕铭,之前虽然也交过男朋友,但一直很介意婚前发生关系。”

  万幸她有先见之明,认识傅奕铭之后就赶紧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不然还真不好办。

  石岚脸上略过一丝笑意,“那你平时不逛夜店吧?不喝酒抽烟吧?”

  “不,我爸妈管的严,我也不喜欢去那些地方。”

  “好,好啊。你没生养过,又没那些不良嗜好,第一胎的孩子聪明健康。明天让如歌和奕铭带你去做个孕前检查。”

  厨房里,夏如歌忽然“啊呀”一声,左手食指不断的冒出来鲜血。

  于佳悦第一个冲过来,“天哪,好多血!奕铭,快来,如歌切手了。”

  傅奕铭半天才出现,皱眉嘲讽:“怎么,连切菜都不会了?”

  夏如歌脸色惨白,顾不上手指还在滴血,推开于佳悦就冲出去,然后跪在石岚跟前。

  “奶奶,您让我带于佳悦去孕前检查,您也认可她吗?你同意让她代孕?!”

  石岚目光凌厉的看着如歌,“从小我便调教你遇事不要慌,可你看看你,弄得到处都是血,还不赶紧擦了?”

  夏如歌死死的咬住嘴唇。

  老宅里十几个佣人,都各司其职,这种事根本轮不到她来做,奶奶是在惩罚她。

  同时也是在告诉她,她的决定不容置喙!

  夏如歌忍住眼泪,去工具间拿了拖布,低头擦地的时候,眼泪也不断的往下掉。

  她原本还以为奶奶不会同意,毕竟她也算跟在奶奶身边长大,就算奶奶平时对她很严格,但终究是疼她的。

  可原来,又是她一厢情愿啊。

  夏如歌正默默的哭着,门外忽然进来一个大肚子的女人,看到她直接啧啧两声:“哎呀大嫂,怎么自己干起活了?又惹奶奶不高兴了吧?”

  夏如歌浑身一僵,手指倏地收紧。

  这人是她的弟妹孟洁,她老公叫傅逸荣,是傅奕铭同父异母的弟弟,也就是公公在外面养的小三生的孩子。

  傅奕铭的家庭比较复杂,兄弟感情不好,所以她和孟洁这个妯娌之间也不算和谐。

  孟洁喜欢找她麻烦,冷嘲热讽是常事,平时她都淡淡一笑,不跟孟洁计较。

  但今天,她没有搭腔。

  夏如歌看着孟洁的肚子,从未像现在这么羡慕,这已经孟洁的第二胎,可为什么她却连怀孕都那么难?!

  孟洁进屋,石岚立刻笑着,“小洁,快来,奶奶看看。”

  “奶奶,我肚子里可是你的曾孙哦,这次是个大胖小子。”孟洁说着,再次朝着如歌得意一笑。

  石岚立刻眉开眼笑,“哎呀,这是真的?那你婆婆怎么没告诉我啊?”

  “嗐,我妈肯定是想给您一个惊喜,是我自己忍不住想让您先高兴高兴。而且……”

  孟洁顿了顿,笑着说:“我听说大哥找了个代孕的,所以想来看看,想必这就是小嫂子了吧?”

  于佳悦站起来伸出手,“我是于佳悦,你好。”

  “小嫂子,我叫孟洁,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请多多关照弟妹和你的小侄女哦。”

  于佳悦喜上眉梢,“那是当然。”

  这边孟洁和于佳悦聊得火热,夏如歌独自在一边备受冷落。

  她收拾好那些血迹就躲进洗手间,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冰冷一片。

  她赶紧洗了把脸,一转头,孟洁竟然开门进来。

  “嫂子,不是我说你,竟然能容忍那个狐狸精。我要是你,非撕了她不可。”

  夏如歌苦笑,温声说:“我没有你有魄力,而且连奶奶都默认她的存在,我还能怎么办!?”

  她要出去,孟洁却一把拉住她,“嫂子,我有办法帮你,保证让她怀不上,你想不想听?”

  夏如歌一愣,“你……什么意思?!”

  孟洁冷笑一声,双手抱胸的靠在墙上,“你就别装出了。你肯定心里也这么想的吧?”

  “咱傅家可是南城首富,家产无数,哪怕百分之一的股份都够吃一辈子的。”

  “但现在大部分股份还都在奶奶手里,大妈为什么那么着急让你怀孕?还不是为了能多争一份财产?!”

  “我呢,第一胎是个姑娘,没分上,这胎总算争脸,再加上你肚子不争气,所以反而成全了我。”

  “老太太如果一高兴,多分我们点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我当然不可能让那个半路跳出来的于佳悦得逞。”

  “怎么样?跟我联手吧,我保证让那只骚狐狸连蛋都生不出来。”

  夏如歌垂下眼睑,“孟洁,别乱说,被人听到,对你对我都不好。”

  说着,她无声的退出了洗手间。

  她是恨于佳悦,可到底是闺蜜一场,她不想害于佳悦。

  更何况她和傅奕铭之间的问题不是孩子,而是他想跟她离婚,就算于佳悦一直没有孩子,他也不会在意。

  夏如歌用创可贴包好了手指就又到厨房帮忙,这些活她干着顺手,而且也了解一家子都是什么口味。

  六点钟的时候,婆婆和公公一起回来,一家人到齐,可以开饭了。

  这次二妈和傅逸荣倒是没来,不然不知道会有多么混乱,她不喜欢应付这样的家宴。

  “都坐下吃饭吧。”

  石岚说了一声,一家人都上了桌。

  夏如歌本来应该坐在傅奕铭旁边,可于佳悦却比她抢先一步,“奶奶,我和奕铭一起坐好不好?”

  “也好,奕铭能照顾你。”

  石岚说完,冷眼看看夏如歌,“你坐孟洁身边。”

  夏如歌没办法,只好入座,而她对面就是她的丈夫傅奕铭。

  他嘲讽的看她一眼,开始给于佳悦夹菜,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待遇。

  夏如歌本来就没什么胃口,所以动筷子不多,可偏偏孟洁是个左撇子,她俩的筷子总碰一起。

  “哎呀嫂子,你就让着我点嘛,我肚子里怀的可是咱家的金孙呢。”

  夏如歌还没开口,婆婆就沉声喝道:“如歌,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不知道让着孟洁?!”

  “对不起。”如歌轻声道了歉,更加如同嚼蜡。

  就在这时候,对面的于佳悦忽然一阵干呕,之后就冲进了洗手间。

  夏如歌脑袋“嗡”的一声,下意识的追上去。

  她双手死死的抠着门框,艰涩的问:“佳悦,你……你是不是怀孕了?”

  于佳悦用水冲了冲嘴,之后看着夏如歌高深一笑,“你猜呢?”

  她话音刚落,傅奕铭也跟了上来。

  “让开!”

  傅奕铭直接把夏如歌扯到了地上,她当时就觉得肚子很疼,似乎这次痛经比之前严重,她竟然疼出了一身冷汗。

  可傅奕铭并没看她,而是着急的看着于佳悦:“怎么了?”

  于佳悦摆手,“我没……呕……”

  

第7章 流产

  夏如歌傻了,这两年她一直在备孕,当然对孕期反应十分了解,于佳悦这分明是怀孕了啊!

  可她竟然这么快?!

  她到底和傅奕铭在一起多久了,为什么她才发现他们的奸情,于佳悦就已经怀孕了?!

  石岚和江辛月等人也都跟过来,却没有一个人向她伸出手,把她扶起来,而是十分期待的看着于佳悦。

  “丫头,是不是有了?”

  于佳悦脸红的摇头:“我、我还不知道呢。”

  “快,带她去医院检查,这可是我们傅家的头等大事啊。”

  石岚说了一句,立刻转过身安排,可看到夏如歌还坐在地上,刚要斥责她就猛的瞪大眼睛,又惊又怒的大喊:“你、你……混账东西!”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夏如歌,她自己也看向自己的两腿,鲜红的血正顺着大腿根流下来。

  夏如歌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蠢货,你怀孕了自己不知道吗?

  江辛月一声厉喝,炸的夏如歌脑袋嗡嗡直响,她忽然眼前一黑,隐约听到婆婆大吼:“快,送她去医院!”

  ……

  夏如歌再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婆婆就坐在床边,脸色十分难看。

  她想起昏倒之前的事,急得想要坐起来。

  江辛月一把将她按回去,不耐烦的斥责:“行了行了,还起来干嘛?孩子都没了!”

  夏如歌曈孔骤缩,像是被五雷轰顶,心脏的地方更是传来一阵尖锐的痛。

  她竟然真的怀孕了,等了两年她终于怀孕了,可这个孩子竟然就这么没了?!

  为什么老天对她这么残忍?!

  夏如歌死死的咬住嘴唇,眼泪瞬间决堤,“妈……你骗我的对吗?”

  江辛月瞪她,厉声道:“我骗你?!我倒是希望是骗你,也就不用接受孙子没了的事实!”

  夏如歌一听,再也忍不住呜咽出声:“啊……为什么……我的孩子……”

  “行了!现在哭有什么用?你早干嘛了?”

  “身为一个女人,自己怀孕竟然都不知道?!”

  “你这两天就已经先兆流产,如果及时发现,这个孩子完全能够保住,可就是因为你大意,孩子没了!”

  “奕铭出轨,完全是你的错。你看不住自己的老公,甚至连孩子都保不住,你还能干什么?!”

  “看着你就有气,我也走了,你自己好好反省吧!”

  江辛月说完直接摔门离开。

  偌大的豪华病房里,只剩下夏如歌一个人,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放声大哭,将所有的委屈、愤怒、悲伤都化为眼泪流出来。

  是她没用,她早该知道这次肚子疼和每次痛经不一样,为什么就不注意?!

  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丈夫身上,因为他和于佳悦的事不吃不睡,所以她的孩子才会选择离开?!

  她不只是一个失败的妻子,更是一个失败的母亲,她不配有孩子。

  夏如歌悲痛欲绝,可也只能一个人痛哭不止,没有人安慰她,也没人能安慰她。

  她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听到开门声,立刻抬头看过去,多希望是傅奕铭来看她了?!

  然而进来的不是她的丈夫,是一个年轻的男医生。

  那人无奈的叹口气:“既然能听到开门声,怎么就没听到警报声?”

  夏如歌一脸茫然,直到他走到跟前换液,才发现原来输液器里的药已经没了。

  “你的家人呢?”

  夏如歌苦笑,“他们……很忙。”

  “那你丈夫呢?你流产,他怎么不陪着?”

  夏如歌抿紧嘴唇,好半天才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也想知道他在哪。”

  想知道他是不是和于佳悦在一起,想知道于佳悦是不是怀孕了。

  医生愣愣的看她一眼,无声退出房间。

  ……

  夏如歌在医院住了三天,除了陈叔会到医院给她送些鸡汤之外,婆家的人和傅奕铭都没出现过。

  这些,她都的默默的忍受下来。

  第四天早上,夏如歌一个人办了手续,拿着自己的东西在医院门口打车。

  一辆车忽然停在跟前,车里的人摇下车窗,“我送你吧。”

  夏如歌微微愣了一下,竟然是之前给她换液的值班医生,她赶紧摇头拒绝:“不麻烦您了。”

  她和这个人不熟悉,而且总归是个年轻男人,她该避嫌。

  那人笑了:“上来吧,我正好想跟你聊聊你的病情。”

  夏如歌皱了下眉头,“我的病情?”

  “先上来说吧,南城的夏天太热了。”

  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可说话却透着一股威严,不容拒绝的样子。

  夏如歌咬了下嘴唇,开了后座的车门坐上去,急声问:“医生,您想跟我说什么?我怎么了?”

  “别紧张,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我看过你的病例,你有输卵管阻塞。”

  “嗯。不过一年多前就已经做过手术,这段时间也在吃调节身体的药,但一直没能怀孕。好不容易……”

  夏如歌说不下去了,想到那个失去的孩子,她就觉得呼吸都掺着玻璃碴子,痛彻心扉。

  医生沉吟了下,又继续说:“你的血检里有米非司酮,这是流产药的成分,我看你失去孩子十分痛苦,这孩子不是你的主动流掉的?!”

  轰!

  这医生的话对夏如歌来说,简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她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您说……流产药?!”

  医生从后视镜看她一眼,脸色微微凝重:“看来你果真不知道。”

  “我……我不知道!”她拼命的想怀上孩子,怎么可能吃流产药?!

  “那你就小心了,应该是有人给你吃了这个药。以后你不要乱吃药,有问题随时找我。”

  医生说着,递过一张名片来。

  夏如歌接过来,上面写着“段然”两个字,她狠狠握紧,心里翻江倒海的难以平静。

  到了家,夏如歌跟段然道过谢就进了别墅,楼上楼下的把她最近吃过的药都捣腾出来,然后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手指都是冰的。

  这么多药,到底哪个有问题?是谁要害死她的孩子?!

  别墅外面,段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下车点了一根烟,看着别墅沉思。

  夏如歌在南城也算是名人,毕竟这个时代,很少人家还会买童养媳,偏偏又是南城第一豪门傅家。

  大家都说她是麻雀变凤凰,上辈子积了大德才能嫁进傅家,可在他看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她流产之后,她丈夫一次都没出现,婆婆也是斥责几句就离开,她的处境相当不好。

  傅家对这个看起来坚强但骨子里柔弱的女人这么苛刻,她自己也不知道争取,真不知道该怒其不争,还是觉得她可怜。

  不过,身为医生,他最介意的还是那流产药,她吃的剂量不小,这对身体的损害是不可逆的。

  

第8章 流产药的事他知道

  段然还在想着夏如歌的事,可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霸气的声浪,是傅奕铭的柯尼塞克。

  他回到车上重新发动引擎,车开走之前还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

  那个从跑车上下来的男人,身材修长笔挺,一身名贵的西装更是将他衬得英气逼人。

  他还是第一次见傅奕铭本人,这个傅氏集团的执行总裁比杂志上更有魄力。

  只是,这么一个英俊非凡的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出轨的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段然的车子彻消失不见,傅奕铭才收回冰冷的目光,漆黑的眼底闪着一簇火光。

  刚才那个男人和夏如歌是什么关系?

  从小到大,他对夏如歌的生活虽然不关心,不过她身边的异性他基本都知道,不记得有这么一个男人!

  傅奕铭心中不悦,关车门的时候力道极大,车子都被震得一晃。

  于佳悦被他的火气吓得一个激灵,不过她似乎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这可有意思了。

  “难怪我们去医院扑了空呢,原来是有人送如歌回来啊。”

  “说起来,如歌的异性缘一向很好,每次宴会结束都有人抢着送她,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过这样也挺好,等你跟如歌离婚,我们也就不用担心她会孤单一个人了。”

  于佳悦趁机火上浇油,傅奕铭听完,脸色顿时更加冰冷,一句话没说就大步流星的往里走。

  “我应该让崔秘书给你打过电话,说过会去接你出院,为什么不等我?!”

  傅奕铭进门就冷冷质问,对她的身体丝毫不关心。

  夏如歌听到他的话,动作猛的一顿,心口一阵冰冷的寒意。

  她看着他,嘴角扯出一抹惨笑,寒心的说:“崔秘书跟我说的是昨天,可我一直等到今天也没见到你,干脆就自己回来了。”

  “你可以打电话!”

  “我是打过电话,是崔秘书接的,他说你太忙了。”

  “可你是真的忙吗?难道不是在陪小三逛商场,买钻石项链吗?!”

  夏如歌正说着,于佳悦也从外面进来,脖子上那闪耀的钻石刺得她眼睛生疼。

  她仓促的收回目光,继续悲伤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发红的眼眶被雾气浸染。

  “奕铭,我流产住院,因为大出血,差点连命都没了,你却还有心思陪小三?!”

  “住院这三天,我要忍受失去孩子的痛苦,还要时不时收到于佳悦发来的照片,都是和你在一起亲热的画面!”

  “你知道我这三天有多痛苦吗?!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你根本不关心我的死活!”

  最后这句话,夏如歌几乎是喊出来的,之后跌坐在沙发上,用冰冷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傅奕铭沉眉,脸色越发不悦:“你又在闹什么脾气?我不喜欢医院,你应该知道。”

  “是,我知道。”夏如歌笑中带泪,“可你是我的丈夫,难道就不能来看我一眼吗?”

  “在我心里,你从不来不是我妻子。”傅奕铭沉入沙发,黑眸充斥着怒火,却在隐忍没有发作。

  夏如歌脸色一白,仿佛被人打入冰窖,浑身冷得彻底。

  这就是她深爱的丈夫,他总是能用一句话将她伤得鲜血淋漓,让她无力反抗。

  她死死的攥着拳头,感受指甲嵌入掌心带来的痛意,忽然站起来,歇斯底里的大吼:“傅奕铭,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会没了?!”

  “因为有人给我吃了流产药,他是被人害死的!”

  傅奕铭蓦地眯紧黑眸,他吸了一口气,随即沉声道:“流产药的事我知道。”

  夏如歌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知道流产药的事……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再谈这件事!”

  傅奕铭越过她,余光瞥到茶几上的那些药,他眉心微微一折,弯腰将那些药都扔进了垃圾桶。

  “这些都处理掉,孩子已经没了,再追究这些没有意义。”

  夏如歌心如刀割,眼泪终于忍不住决堤,“什么叫没有意义?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她心里有个可怕的念头,却不敢继续往下想,她怕自己知道答案会活不下去!

  傅奕铭冷冷的看她一眼,没有回答便转身离开别墅,只留下于佳悦和夏如歌。

  于佳悦坐在沙发上,啧啧笑道:“夏如歌,我真心觉得你可怜,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夏如歌抹掉眼泪,咬牙道:“你给我说清楚!”

  于佳悦嘲讽的笑着:“你还不明白吗?谁最不希望你有孩子,就是谁下的药,你猜那个人是谁?!”

  夏如歌脑袋“嗡”的一声,被于佳悦这句话炸得一片空白,等她回过神的时候,于佳悦已经不在了。

  她喃喃的重复着于佳悦的话,傅家很多人不愿意看到她怀孕,孟洁、二妈,还有此刻的于佳悦。

  然而我最不希望她怀孕的人,应该是……她的丈夫!因为一旦有了孩子,她更不可能答应离婚!

  可那是他的亲生骨肉啊,他真的忍心亲手杀了她吗?

  夏如歌呆呆的看向垃圾桶,把里面的药盒都翻出来,她想要查清楚,却又害怕查清楚。

  她问自己,如果真的是他,她要怎么办?!

  夏如歌跌跌撞撞的上楼,之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没有出门,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准备晚饭。

  她觉得好累,更感到害怕,所以选择懦弱的躲起来。

  晚上六点多的时候,于佳悦来敲她的门,假装好心的问她:“如歌,奕铭来接我,要带我去吃法餐,你要一起去吗?”

  夏如歌眼睛一厉,猛的开了门:“于佳悦,不要再来跟我挑衅,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于佳悦得意一笑,靠近她后压低声音挑衅:“好啊,我等你来咬我,我倒要看看你的牙齿到底有多尖利!”

  “于、佳、悦!”夏如歌红了眼睛,为什么之前没有这个所谓的“闺蜜”竟然有这么丑恶的嘴脸?!

  于佳悦笑了两声,踩着高跟鞋下楼,还耀武扬威的冲着她举起中指。

  夏如歌在原地愣了几秒钟才追下去,却看到于佳悦挽着傅奕铭的手臂,上车的时候丈夫体贴的给于佳悦开了车门。

  她刺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回想这些年,她和丈夫极少那样亲密,为什么于佳悦可以?!

  她无力的靠在门边,直到他的车子消失不见才回到客厅,看到那些药发呆,她死死的咬住嘴唇。

  想了想,她终究是拨通了段然的电话:“段医生,我是夏如歌,您什么时候方便见我一下?”

  

总裁宠妻超给力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宠妻超给力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宠妻超给力全部精彩内容